【欲望的黑蟒淫乱的归宿】16放纵

16. 放纵

夫妻卧室里的黄白灯光依旧照亮着房间里的一切,可伴随着不绝于

耳的呻吟声起,弥漫在此的气氛除了更显热烈淫霏之外,便没有其他可预见的可

能性了。与此同时,宽阔温馨的夫妻卧床上,除开一位已然闻声不动的沉睡裸女

之外,尚有一位全身弥漫着绯红春潮,且仰躺在床的年青女性,但见她一丝不挂

展露着自己的妙曼身姿,毫不忌讳地将最为隐私宝贵的部位暴露于黑色男子的面

前,在双臂悠然张开,深情拥抱着压在自己身上的魁梧雄性之余,更是扬起一双

脚趾屈伸的修长玉腿,呈相互层叠交叉之势收紧在对方的雄壮腰后,透着一股依

依不舍的势头。

「啊……啊……公公……你真的比诚厉害多了……都顶到我的子宫里去了…

…」

伴随着巨阳黑魔的猛烈的抽插,春情荡漾的淫叫之声自是连绵不绝,不过夹

杂在这股欲望之音里的,还有稀稀落落的放荡言语,既露骨大胆地显露着交媾者

之间的禁忌关系,又毫不顾忌地向外彰显着坦陈。

是呀……公公的肉棒着实比自己丈夫的强上太多了……自己怎么以前就没有

发觉呢……公公呀……请更激烈地爱着芮雪吧……怀着如此之荒诞堕落的感想,

双目含情的欲望人妻顿时将双手爱抚至博尔巴的脸庞两侧,与其来了个深情拥吻,

在滚烫舌头相互间激烈纠缠之余,两人间就如同一对相恋已久的情侣般亲密无暇,

在当两对嘴唇缓缓分开之时,更是拉出了些许藕断丝连的唾液细丝。

感受到娇欲儿媳的爱欲用心,中年黑色男子的抽插力度顿时又强上了好几分,

其深入对方子宫深处的巨阳黑屌,更是为身下的欲望佳人带来了进一步的快感刺

激,令其娇喘呻吟不止地攀向新一轮的欲乐高峰。

对意乱情迷的洁芮雪来讲,虽已在昨天晚上深切体会到那胯下巨蟒的蛮横强

劲,但毕竟只是以单一姿态承受的,像这么仰躺下来,以这种男上女下的传统体

位来迎接博尔巴的奋力抽插,倒还是有人生中的第一次……罢了,第一次就第一

次吧,反正对方的巨伟黑炮也是无与伦比,即便是最为普通的性交体位,相信也

能为自己带来销魂入骨的快感,压根不会令自己失望。

本着对黑色公公的无比信赖,迷欲儿媳在仰躺上床之后,便乖顺冉冉地分开

勾勒着流线曲线的绝美玉腿,呈玉门大开之势,将溪流潺潺的桃源蜜穴奉献给顺

势待发的巨伟黑炮,并心甘情愿地将交媾的主导之权拱手让与征伐自己的魁梧雄

性。

感受着黑根巨蟒在自己子宫深处里深度冲击,纵情肆欲的洁芮雪在本能淫叫

之余,也在有感而发地惊叹于博尔巴阳具的强力惊人,对方抽插的频率与力道一

开始虽并不激烈,但得益于那无与伦比的硕壮尺寸与火热硬度,自己即便是在脑

海空白一切的情况下,仍可清晰体验到粗黑龟头在叩开紧窄的玉门关口之后,领

着雄伟茎身贯穿着整条湿热饥渴的阴道,挤开布满层叠不休的紧致褶皱不说,而

后更是以巨根尽没之势挤进深藏于阴道尽头的子宫颈管,畅游于一片温暖的海洋

里,猛烈重击在子宫顶上,从而制造出令自己无从抗拒的深邃快感。

「啊……啊……公公……你插得我好舒服……请你再大力点……让我更幸福

吧……啊……啊……」

伴随着巨伟黑炮在子宫深处翻江倒海之势的加剧,迷乱人妻的呻吟之音更显

悠长且发情,还夹杂着语无伦次的放荡之言,不经意间,其娇靥跎红的绝色面孔

上甚至浮现起一种小女人才有的娇羞神态,但在这幅媚态横陈的渴望表情的背后,

又隐隐游离着一丝理智,而这,正是巨阳黑魔所特意保留的。

「芮雪,主人的大黑鸡巴是不是很厉害呢?」

不知在什么时候,同样裸身于房间里的安琪拉,骤然欺身侧躺在娇欲好友的

旁边,在轻抬起不含一丝赘肉的修长右腿的同时,还展露着点缀着些许金色阴毛

的娇艳玉胯间,从而摆出了一副轻佻诱人的窈窕姿态,还不忘明知故问着。

「啊……啊……当然厉害……公公的肉棒不知比诚的要强大多少倍了……甚

至都能顶到我子宫的最里面了……啊……啊……」

虽经受着无与伦比的快感冲击,可洁芮雪在大力承欢,神识朦胧的状态下回

应着对方的问题,靠的正是博尔巴先前特意赏赐给她的一丝理智。

「那你知道你的子宫为何能承载如此之强大的阳具抽插吗?」

苗条裸女嫣然一笑间,顿觉其天真无暇的面孔上的淫媚意味更浓,还透着捉

弄他人的邪欲趣味。

「……啊……啊……我不知道……安琪拉……请你告诉我吧……」

显而易见,尚没意识到自己是淫魅荡女一员的迷途人妻自然不懂得问题的答

案,可她除了眼神迷离地承受黑根巨蟒的无尽征伐之外,就只能双目宛若空洞无

物地等待着对方的解惑。

只不过,杰奎琳的女儿所预料不到的是,双颊绯红的洁芮雪在呻吟不止地等

待答案的同时,实则也在尝试着自我解惑,寻找着问题的答案……黑色公公明明

昨天就跟自己做过了,但在今晚依旧龙精虎猛一般,再加上他那壮硕持久得不像

人类的巨黑阳具,直令自己不禁怀疑博尔巴是否是一个真正的人类……但如果对

方不是人类的话,那自己又是什么……难道也不是人类……因为人类女性的子宫

口向来十分狭窄,根本无法接受来自于雄性阳具的挺进。

「那是因为你与我一样,都是人类女性中的异类——淫魅荡女。」

安琪拉如春风沐浴一般道出问题的答案,而后便面露饶有兴趣之色观望着洁

芮雪的反应。

「啊……啊……淫……淫魅荡女……」

在巨伟黑炮闷声不息的连绵抽插中,但见迷情儿媳面色兴奋,且夹杂着更进

一步的绯色困惑。

「是呀,淫魅荡女啊——天生的放荡女性,一个个都需求强烈且性器异常,

根本不是人类男性所能满足得了,因为他们的鸡巴都太弱小了,勃起来后都一个

个顶不到子宫的最里面,真不知道有什么用,所以呢……」

杰奎琳的女儿如乐于助人的使女一般,笑意冉冉地解释着,其淡雅如仙的纯

洁面孔上,顿时明目张胆地显露着推人落深渊一般的邪意。

「所……所以……什么呢……啊……啊……安琪拉……请你告诉我……啊…

…啊……」

娇喘呻吟不止的洁芮雪迫不及待地追问着,与此同时,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

意,伴随着在她体内的黑根巨蟒征伐力道的加剧,其前者脸上那有感而发的欢愉

神情更显兴奋扭曲。

「所以呀……幸好有巨阳黑魔一族,他们胯下的鸡巴可是又粗又长,可以毫

不费力地顶到淫魅荡女的子宫深处,把对方一个个操得魂不守舍,正因为如此,

我们淫魅荡女注定成为他们的性奴。」

安琪拉话在说,脸在笑,其精致玉雕一般的双颊顿而浮现起堕落的媚红,宛

若在为自己的真实境遇而感到兴奋。

「啊……啊……我……我……不要做他们的性奴……」

宛若在为自己的未来命运感到悲哀一般,娇欲人妻在呻吟不止之余,其沉醉

于欲望快感的迷离面孔上赫然闪过一阵不安的挣扎,可在这转瞬即逝的挣扎背后,

却又隐隐透着一股别有意味的动摇,就好像其本人在下意识地为这种淫荡堕落下

场感到兴奋。

「芮雪,别挣扎了,你最为需要的根本不是纯洁美好的爱情,而是一个能用

大黑鸡巴完全贯穿你阴道,狠插进你子宫里的巨阳黑魔……而魁梧雄壮的博尔巴

先生就正好是他们中的一员,所以你注定会成为他的性奴。」

杰奎琳的女儿的语气显得兴奋与肯定,像是在为挣扎中的迷途儿媳下达着最

后的审判一般,其满面魅笑的脸上也毫不忌讳地显露着落井下石一般的快意。

「不……不要……啊啊啊……」

就好像在呼应安琪拉先前淫欲恶意满满的话语一般,但见博尔巴的勇猛雄胯

赫然一个提速,以前所未见的力道与频率开始驰骋于淫水四溅的阴道口,伴随着

粗黑巨槌在红肿丰满的阴道口处带出无数条散发着欲望气息的细丝,其隐然显现

于洁芮雪下腹处的凸起轮廓也顿时变得更为明显,可见那巨伟阳具之强劲。而在

经受着黑根巨蟒疯狂窜动的同时,嘴唇大张的惊惶儿媳也完全可清晰感受到那硕

壮龟头一次次撞击在自己的敏感子宫顶,从而带来着从丈夫那永远都体会不到的

欲裂快感。

被席卷于如此之令人窒息的高潮风暴之中,洁芮雪自是瞳孔微张,其本人的

神智也宛若游离于自己的妙曼肉躯之外,去到了另一个世界,然而,在这位欲望

人妻的脑海里到底浮现的是怎样的一番光景,想必也只有她自己一人知道了……

不过从某种程度上来讲的话,此时浮现于迷欲儿媳脑海里的景象确实来得有够淫

荡荒诞的,要形容的话……就是在茫然一片间,她发觉自己来到了一间空白无一

物的房间,在那,一位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端坐在洁白无瑕的石椅上,赤裸着一

身油亮健壮的褐黑肌肉,且肆无忌惮地炫耀矗立于胯间的雄根阳具。

那位出现于古怪房间的黑色男子并不令洁芮雪感到陌生,除了是自己的公公

博尔巴之外,还能有谁呢?且像前者一般,知性人妻也是一丝不挂,从头到脚间,

将精致性感的锁骨,精雕玉琢般的香肩玉臂,点缀着娇红蓓蕾的坚挺乳房,性感

矫健的苗条腰腹,饱满曲致的胯臀部位,窈窕挺拔如杨柳的矫健长腿皆一一展露

于欲望雄性眼前,完全没有因两者间的禁忌关系而有丝毫忌惮。

而后,迎合着巨阳黑魔那颇有意味的火热目光,情欲交加的年青儿媳也是欲

尘蒙眼,外加星眸凄迷,但见她在清眉轻佻间,用手撩拨了下垂落于肩胛骨处的

青丝秀发后,便迈出了义无反顾的风情步伐,双眼直盯着前者的巨伟黑炮来到对

方跟前,继而抬起右腿且张开隐秘的胯下,将淫湿不止的桃源口对准着青筋缠绕

的雄伟阳具,轻缓着一口气坐了下去……受无边情欲的感染,两片丰满如蚌的唇

瓣自发地张开着,里头娇艳如花的阴唇蜜肉也是欲流不息地分泌着雌香的阴液,

从而溪流涓涓地滴落在散发着雄性气息的雄壮龟头上。

鉴于迷欲人妻的阴道内壁已是如此的湿滑热烈,所以自能毫不费力地将整个

浑圆粗大的龟头包裹而住,即便如此,顺着逐步下落的轻盈翘臀,外加整条阴茎

棒对褶皱壁肉的挤压与挺进,晚霞一般的跎红春潮不仅仅在她的骨感双颊之处显

现,也在羊脂白玉一般的全身肌肤上泛滥而起,令到洁芮雪就如同现实里的自己

一般,双目失神地深陷于高潮的深渊里而不能自已,只能顺着抽插于阴道与子宫

的巨阳黑屌,做出本能地性激反应。

另一方面,眼见涉世未深的同辈女子已然彻底沦陷于黑色主人的勇猛抽插,

脸带笑意的安琪拉也觉得不用再多说什么了,即便如此,未及片刻,她依旧用着

意犹未尽的语气悠然道:「芮雪,你就好好享受主人的大黑鸡巴吧,很快,你就

会像我一样,彻底臣服于他的胯下——做他的性奴。」

「啊……啊……啊……」

欲望人妻仰面朝天,依旧六神无主地呻吟着,其空洞无物的朦胧双眸也是茫

然微张着,宛若昭示着她并没有把对方的话听进耳里。然而,就在杰奎琳的女儿

欣赏着洁芮雪深陷于肉欲流沙所流露而出的种种窘态之时,前者并没有留意到一

具魁梧雄壮的黑色身影正从自己的背后接近……

稍一片刻,伴随着一对粗壮雄臂的悄声来袭,安琪拉便在一记娇叱惊呼声中

落入了博尔巴分身的火热怀中,并被后者轻而易举地仰面推倒且被分开双腿,以

此迎接着巨伟黑炮的挺进……很快,温暖淫霏的卧室里便奏响了另一支欲望的曲

调,并悠长高亢融入先前的那支天澜之音中,某种程度上来讲,就如同两条看不

见的欲蛇在横梁处相互环绕,纠缠不休。

丈夫与婆婆虽还没有回来,但在与自家公公初次偷情后的近一个星期里,洁

芮雪发觉自己宛若换了个人似的,每天都欲壑难填地渴望着对方胯下的巨阳黑屌,

而在这股无边欲望的驱使之下,自己总会星眸蒙尘,眉头舒缓地沉浸在各式荒诞

下流的性幻想里,甚至不由自主地当面接受博尔巴的性交要求,在接连不止的性

爱高潮中呻吟不止,享受着被雄性巨物征伐所带来的种种激颤快感。

更令人讽刺的是,虽然在每次云雨过后,知性儿媳总会暗下决心说这是最后

一次了,可在第二天面对丈夫的黑色继父的索求之时,她却悲哀地发觉自己整副

身心早就沦陷于肉欲的深渊之中,乳头在本能一般地挺翘之余,玉胯也随之变得

欲流兮兮,就好像有只可怕的恶魔躲藏在身后,操控着自己的神识,令自己迫不

及待地粉碎先前的决心,做出种种背叛新婚丈夫的出轨之举。

「啊……啊……啊……」

对洁芮雪来说,她已经不知道自己这是第几次在博尔巴的勇猛抽插下放荡呻

吟了……与此同时,但见灿烂的阳光透过玻璃撒了进来,点亮了整间书房,也为

这对交媾中的火热肉体蒙上了一层更为诱人的朦胧光华。面对着黑色公公的勇猛

冲刺,切身体会其无边力道多次的欲情人妻早就放弃抵抗了,懂得自己就该全裸

着一身羊脂玉凝的雪肤娇躯,端坐在宽大的办公桌上,将线条分明的有力玉臂置

于其矫健美背之后,从而支撑起雪乳挺翘的曲致上半肉躯。

当然,满面欲求之色的洁芮雪也没有忘记将修长挺拔的雪松美腿抬起,像海

虾的铁钳一般紧紧箍在博尔巴的粗壮腰部,与其说是在以矛盾为难,倒不如说是

在用乐于其成的态势在渴求着对方的强劲征伐。就在两人沉醉于这血脉贲张的性

交淫戏之时,书房的大门依旧毫不介怀地敞开着,似毫不在意他人的踏入,不过

考虑到现在这栋豪宅里的人数,便发觉除了这对还在放纵淫乱的公媳之外,就只

有杰奎琳母女了,更何况这对各具风情的淫欲肉体早就沦为了巨阳黑魔的胯下性

奴,所以更不会干出丝毫干扰那两人苟合的傻事。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