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到可以随便做爱的世界

(一)

我迷迷糊糊地苏醒过来,但随即感到一阵头痛,不禁呻吟了一声。但身体下边软绵绵的非常舒服,我用左手摸了几下,同样是软绵绵,是床垫,我正躺在一张床上!

“我现在是在那里?是在自己家里吗?”

睁开眼睛,刺眼的灯光令我马上合上,过了一会才渐渐适应。

环目四顾,这间睡房装饰很简单,就一张床,一个床头柜和一个衣柜,而在正对床的墙上还有一幅西洋风景画。床头柜上放着水杯、闹钟等等杂物,还插着一瓶假花,闹钟显示时间是晚上十点左右。再看,房间的窗户外,是一片静寂的夜空,看不到有其他景色。这样判断,我是在一个高层住宅里边。

但是,这里并不是我居住的地方。

我连忙摸摸自己身上,T恤西裤都在,但没有鞋祙,应该是有人帮我脱了。

再摸一摸,和钱包都没有了,我不禁暗骂一句。但现在也没有办法,在床上坐起来,虽然头还痛着,但我开始思考,我是谁,为什么在这里。

我叫陈瀛威,在一间食品公司当市场主管,平时一个人住……很快我过往的一切映入脑海,看来我没有失忆。而我最近一个记忆,是过马路回家……一辆车亮着车头灯沖了过来……我吓得不知所措……然后就是一阵眩目的白光和巨痛……我应该是被车撞了?连忙再摸摸四肢,除了头痛,身体没有其他地方受伤,这更不可能,撞了车身体会一点事都没有?还是我太幸运了?

但我的运气一直很一般,不然女朋友也不会离开我了,我摇摇头想将思绪集中一些,然后下床走走核实一下身体的情况,随便翻翻钱包在不在房间的柜子里边,忽然,房间门打开了……谁要进来?是医生?员警?父母?朋友?同事?甚至是老闆?但门完全打开之后,我惊呆了,探身进来的居然是一个二十多岁左右的美女,而且……美女身上居然是全裸的!

严格来说她不是全裸,因为下体还穿着一条黑色的小内裤,但除此之外,再无寸缕。她精緻的面容,高挑的身材,丰满的乳房,修长的双腿和平坦的小腹,藕臂葱指,还有一头长发,全都无遮无挡地映入我眼帘中……我当时的表情一定很古怪,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头脑里一片混乱,下体自然也不争气地挺了起来。

而更怪的是,她的表情,丝毫没有因为我看见了她的裸体而害羞而尖叫,看上去还很高兴,转身说了一句我差点崩溃的说话:“老公快来!他醒了!”

我靠!老公!!

这个女人和其他男人一起串通抓奸勒索!一定是了!全裸的目的是好栽赃!

我虽然好色,但色心还是要让位於理智!想也不用多想,我连忙从床上跃起,沖到窗边看可不可以钻出去!

“啊!你干什么呀!这是十楼呀!”那个美女沖了过来,伸手拉着我。

“妈的,借故倚在我身上,靠!百分百是想抓奸!”我心里虽然这样想,但手臂让美女抓住,肘弯处碰到她的乳房……不单又大又软,弹性还相当好,我本来有些低头的小弟弟又肿了起来,脑上一缺血,我整个人不争气地软了下来……一个人影沖进了房间,在我身后抱住我,我想挣扎,但这个男人力气太大,我完全动不了,然后他用力一甩,我整个人被甩回到床上……我惊魂未定地躺在床上抬头一看,甩我的是一个长相还算英俊的男人,身上的衣服倒也完整,而且有些惊讶地望着我,而那个女人表情同样惊愕,站在他身后。妈的,如果让我和这个女人上床,之后再抓奸我也认了,但现在……现在抓奸的真是一点职业道德都没有!

“好了,算我倒楣,但我是个穷鬼,没钱,而且我又没搞过你老婆,脱了衣服进来就他妈想诬陷我,你们想勒索多少?!”

居然是一阵沉默,这对男女表情一阵错愕,而且不像是装出来的。我正奇怪,那个男人开口了:“朋友,你在说什么呀?什么勒索?”

“你们不是想抓住我,想捉我奸,然后想勒索我么?”

“朋友你胡说什么呀,我和颖芝回家的时候在路上看见你昏迷过去,所以将你带回来的。”

“哦?昏迷?在什么地方?”

“就在回这里的山路上呀,当时周围完全没有人,就你一个人躺在马路上,我就将你放在车上带了回来,然后把你鞋子脱了让你睡在客房里。”

“是这样?那你们发现了我为什么不报警或者报120,直接就将我接回来?”

陌生人之间,居然有这种信任?发现有人昏迷不是马上开车离开已经算难得了,居然还带回自己家里休息?太奇怪了。

“报警?没有必要吧,我看你身体上又没有受伤只是昏迷了过去,商量后感觉先带你回家休息一下,如果要报警还是等你醒来再报吧。”

“那你们有看见我的钱包和吗?”

“没有呀!我们没有碰你的东西。”

我被车撞的地方明明是闹市,怎么会躺在一条山路上,肯定是那个肇事司机以为我死了,将我放进车里找个没有人的地方扔下来,而且还把我身上的东西摸走了。嗯,一定是!想想如果身体没事,还是先溜了再说。

“那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里是汇喜社区呀!这是B幢1011房。”这次是那个妻子颖芝的回答。

汇喜?没印象城市内有这个社区,罢了,反正房地产商起的名字乱七八糟,我那记得住那么多。

“那这个社区是在那个区?那条路上?靠近那里?”

“区?这里第三区,这个社区是新婚分配的房子呀”这是颖芝说的。

第三区?什么鬼名?我还第五十一区了,还有,新婚分配?现在还有新婚分房这种福利?

“新婚分房?你们是政府单位还是事业单位?居然还有房屋分配?”我问道-这两夫妻面面相觑,男的说:“什么政府单位什么事业单位?所有人如果结婚的话政府都会分配一套房子呀,汇喜社区就是这个目的建设的。”

我心里一震,隐隐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妥:“那你们有么?借我打打我打给朋友!”

“嗯”颖芝出去一会,转身拿了一个给我,我抬起头接的时候,看见她仍然是近乎全裸,而且丝毫没有因为有生人在而有所遮掩和害羞,我盯着她的双乳看了几眼,她也没有任何不自在的感觉。而且她的丈夫更是没有半点不自然。

我拿着,一样是触屏式,但上边居然没有牌子,和我以前的一样,锁了键盘之后面可以当镜子,我借机端详了一下,自己的外貌倒没变。然后我把键盘弄了出来,按了号码,里没有发应,一会儿才有一把女声出来:对不起,你拨的号码是空号!“我心里一震,又换了一个号码再拨……”对不起,你拨的号码是空号!“再换一个”对不起,你拨的号码是空号!“我彻底崩溃了,把一扔,然后躺在床上。

“这位兄弟,我看你可能撞了车或者什么原因受了刺激,一时之间想不起来了,不着急,我们把你带回来,就会尽主人家的本份。”

“是呀,在找到你的亲人之前。如果没有地方去,你可以一直住下去,反正我们就只有两个人,没关系的。”

我心里很乱,我意识到我可能到了一个古怪的地方,这个妻子奇怪的表现,还有这番更古怪的对话,对一个陌生人居然如此热情?

但这对夫妻说话时的表情不像是作伪,我心里盘算了一下,有了一个想法。

我摸着自己的头,伪装成痛苦的样子,说:“可能,可能我刚才让车撞了一下,老实说,除了我的名字,我现在都记不起其他东西。现在意识还很混乱,不过幸好没有受什么伤。总之,真要多谢你们救了我。”

“那里,小事,这有什么值得多谢的。”这对夫妻都笑了起来。

“刚才你是受了惊吓吧,也难怪,让车撞了,刚醒的时候可能不适应。”颖芝说道。

“是呀,可能刚醒的时候太紧张,吓着两位了……”

“没事,你清醒了就好。”

看起来这对夫妻没有什么机心,都很单纯,接下来自然就要拉拉关系。

“对了,我知道嫂子叫颖芝,请问大哥什么称呼?”

“我叫张勇,我妻子叫许颖芝,兄弟你了?”

“我叫陈亚一”这个当然是信口胡诌的假名……“那我就叫一声张哥和嫂子了。”

“哈哈,那我们叫你亚一吧。”

“恕我冒昧,张哥你是做那个行业的?”

“哦,我是生产主管,负责看顾生产线的,颖芝以前是行政,但结婚之后就辞职了。”

“哈哈,嫂子当全职太太了?真幸福。”

“全职太太?女性结婚之后就要辞职回家,这是传统呀,也是政府规定的。”

我脑海里“嗡”一声,我似乎想到发生了什么事情。在我的那个城市,或者那个世界,不可能有这种新婚夫妻分配房,更不可能有这种女性结婚后就要辞职的规定!除非,这个不是我以前所在的世界。

於是我试探着再问了一下。

“这个汇喜社区是专门给新婚夫妻分配的社区?有什么条件嘛?”

“什么条件?嗯,政府规定领了结婚证后的夫妻,3个月内就可以来选房入住,没有其他要求,如果有条件,啊,需要没有任何犯罪纪律的新婚夫妻。”

“那,不用钱么?”

“钱?房子那用钱……如果你说要钱,那么水电费还有煤气路和管理费是要我们自己出的。”……尼玛,一句“房子那用钱”几乎是会心一击……击得我一阵眩晕,百般滋味在心头……“我看亚一你还没有结婚吧,你以后结婚了,说不定就是邻居了。”颖芝笑道。

我机械地点点头,挤出一点笑容,看着仍然是近乎全裸的颖芝。

这个妻子全裸,难道,也是这个世界的规定,或者风俗?!如果是这样的话……不禁心中一阵兴奋。

“那这位太太……她为何……”我再试探着问道。

那个丈夫看看自己妻子,妻子也上上下下看看自己,似乎在找有什么地方失礼了,整个表情好像没有把身上的裸露当一回事。

“我有什么不妥么?”颖芝奇怪地询问……“她身上没穿衣服?”我乾脆直说了。

“没穿?”两夫妻的表情非常奇怪,好像他们没有任何不正常,反而是我在问一个很无知的问题。

“我在家里都是这样的呀。”

“家里?没错你是在家里,但,有我这个外人在呀。”想不到两夫妻居然对视而笑,颖芝还嗔道:“这有什么呀。”

张勇也笑接腔:“亚一你太见外了,我明白你意思,毕竟我们之前不认识,可能有些唐突。不过这有什么,颖芝在家里就是这样,而且她以前的公司女员工都是裸体上班的。”

……女……员……工……裸……裸……体……上……上……上班……?!

又是会心一击,尼码这是某国AV的内容呀!怎么他说出来可以如此轻描淡写?!现在我说不出半句话,心底不知是窃喜还是……但一个念头是清醒的,这个肯定不是我原来的世界!撞车的时候,难道我穿越了!

张勇看见我的表情很奇怪,还在解释:“亚一你没听过?虽然要女员工所有工作时间裸体的公司是不太多,但也有几家知名的,其他公司,一般也会要求女员工一个星期裸体一次或者一个月裸体几天呀!”

“是呀,现在政府窗口部门,也要求接待市民的女员工每周裸体一天的。”

颖芝也接话解释道。

这个不但不是我原来的世界,而且这个世界看得出没有那种男女之间的羞耻感和道德观,女性在任何人面前都可以随便裸露身体!

我心中不由得一阵兴奋。但是……还有一个可能性,纯属是有人在作弄我。

因为到目前为止,所有的判断都来源於这对夫妻的一面之辞。

但如果是作弄我,我想不出认识的人会有谁开如此大的玩笑。说这对夫妻精神错乱,看上去又不像,说的话内容虽然荒谬,但谈吐言辞思路还是很清晰。可能我的表情太古怪,这对夫妻小声商量了几句,张勇笑道:“亚一兄弟,你休息吧,我看你累了,明天早上我上班之后颖芝再叫醒你吧。一切等明天再说吧。”

“好的,谢谢大哥和嫂子。”看着许颖芝出去的时候,丰满的乳房一步一摇,我下身又传来硬梆梆的感觉……但我还是把色心收敛了,利用这时间思考一下,是不是真的穿越了。

如果真是穿越了,就会有大问题,我如何在完全陌生的环境生存下去?不过这里的生活环境看来与我原来的世界没有太大区别,或者找份工作谋生也不是什么难事。想到这里我舒了一口气,下了床,走到窗口前看看附近的环境,想再思考一下,但一向下望,却完全让眼前的情景吓呆了-楼下是一片工地,晚上停工,但一边的两层建筑工人居住的工棚仍然灯火通明。在工地的入口附近,有几间出售烟酒零食的小店,晚上下班的工人三三两两围座,中间放些啤酒花生什么的,一切都很正常!但是,旁边居然有人在表演活春宫……而且不是一对,是三对!!没错,就是在露天交媾的,虽然旁边就有十几个人,但他们看上去一点也不在意!

我定定神,心想自己是不是眼花了,但再定睛看下去,仍然是三对男女在交媾!其中一对交媾完了,那个男的抱住女的再乱摸了一阵,然后拉起裤子回到其中一夥人之中继续饮酒,而女的则全身裸体地向我所在这幢楼走过来,边走边理做爱后淩乱的头发。

接下来一幕我更是惊呆得口都合不上,一辆小车在工地门前驶过,几个正在喝酒的工人沖了出来把车拦住拉开车门,从里边拖出一个年轻的美女,也没多说,直接按在车前盖上,把美女的裙子一掀就干了起来!整个过程女人完全没有反抗。

而小车驾驶位置上下来一个男人,看着自己车上的女伴被人强奸,但毫无反应,倚在车门前抽烟。

对於我来说,到底是到了性爱的天堂?还是只是看到了地狱散佈的假像?!

更要命的是,下边一个人操完之后,又走来第二个……继续干着美女,美女丝毫没有反抗和拒绝的表现,而且看得出很享受,而那个开车的男人也继续抽烟,无动於衷。

前后总共有三个男人操了那个美女……开车者才上去扶起她,帮她穿好衣服,上车之前,甚至还和轮奸她的几个男人打招呼。

我实在按捺不住要把事情搞清楚的冲动,打开了房间门想找张勇他们再问清楚。但客厅却找不到人,而客厅的装修倒也正常,都是沙发茶几电视什么的,客厅靠近阳台是饭厅,但阳台旁边却有一个透明落地玻璃做的浴室,我可以通过玻璃看到外边,换言之,外边的人也可以通过玻璃看见谁在洗澡。

而客厅墙上挂着一幅装饰画,是从床上的俯视角度,上边是两夫妻正在用传统的女下式交媾,可以看见张勇的阴茎插入到颖芝体内……而颖芝的一对丰乳也很有动感……这种画可以公然挂在自己客厅……我又一次被震惊到了。

我听到男女交配的呻吟声,从房子的另外一边传过来的,我蹑手蹑脚走过去,果然是他们两夫妻的睡房,而且没有关房门!在床上颖芝正在用女上位交媾,身体前后摇摆,张勇躺在下边,伸出双手揉搓着妻子的一对丰乳。床后边,大落地窗没有拉窗帘,是完全敞开的。他们也不在乎可能让外边的人看见。

估计是刚刚开始,颖芝的动作幅度并不大,只是轻轻摇摆,两夫妻之间还可以对话。

“这个亚一好怪呀。”颖芝握住摸着自己乳房的老公的手,说道。

“哈哈,是个有点古怪的人。”

“好像什么也不知道。”

“不管了,等他恢复了再走就是了。”

“嗯,老公,我想明天早上让他玩玩。”

“好呀,等我上班之后吧。让他尽情玩玩你,”张勇把手放在自己妻子腰间,加大了抽插速度,颖芝的一对丰乳此时也晃动得更加厉害。“你最令人吸引的就是一对奶子,看我讨的这个老婆有多么好玩。”

“老公,别说了,好好操我吧……”颖芝娇嗲道,然后,两夫妻性器官深入接触的声音和颖芝娇柔的呻吟声开始传过来……我此时的心底不知是兴奋还是惊喜,贤伉俪的待客之道果然是热情呀……如果这新世界,可以随便操美女,也是一个不错的所在…既来之则安之,更何况,有这种大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