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洁全14

“白洁那是怎么回事儿啊?”

“呵呵,整远了,说孙倩领白洁去了,正好刚子认识孙倩吗,就介绍东子给白老师认识,完了就喝酒,又出去喝酒,东子说他就偷偷在酒里下上药了。”

“操。”老七骂道。

“孙倩那是老条子,就领他们都去了她家,进屋没一会儿,她和刚子就干上了,这边俩人干材烈火加上药劲,东子就在沙发上把白老师给上了,这事儿为啥说是真的呢,因为这事儿我早就知道,东子总说他上了个极品,乳房啊,大腿啊,脸蛋啊,屁股啊,说连脚丫长得都贼美,说是刚结婚的小媳妇儿,我就是不知道原来是白老师,那就对了,白老师确实是极品。”

“这样就给上了,白洁没骂他吗?”

“都是你情我愿,白洁有什么急眼的,东子说他干了白老师一次就四点多了,俩人就在沙发上睡了,早晨起来在沙发上又干了一次,说干的时候白洁他老公还来了,东子说白洁一边接,他这边都还操着呢。”

“这么骚,白洁?”老七有点不信。

“这事儿他妈的东子说了快八百遍了,我他妈的都能记住他用过几个姿势了,肯定是真的。”

“那东子这帮人玩过了怎么就拉倒了呢?没再纠缠白洁?”老七想着白洁风骚的样子,听着小晶娇声娇气但绘声绘色的讲述,阴茎又一次坚硬起来,他把小晶的丝袜内裤往下拽了拽,让小晶躺着腿朝上举着,湿漉漉粘糊糊的阴部朝上挺着,把阴茎又插了进去,一边抚摸着裹着丝袜的小腿,一边继续问。

“嗯……”小晶呻吟了一声,下身涨的乎的,还有点麻,“大哥,你要还听我唠嗑,就轻点干,还那么干,我喘气都不够用,还能说啥啊?”

“怎么好象比刚才紧了呢?”

“肿了当然紧了,东子说白老师下边贼紧,还软,说进去就不想出来。啊……你轻点。”小晶腿抖了一下,“东子还能不想,不过孙倩说过,白洁愿意的话,她不管,白洁不愿意他们不能乱来。再说孙倩也没说过白洁是谁啊?”

“那帮玩意儿还能怕孙倩,一个老师。”

“呵呵,还真怕。嗯……”小晶呻吟了两声,用手把住自己的两腿方便老七抽送。“我只是听说孙倩家挺苦的,父母死的早,只有她和弟弟两个人,她一直把她弟弟带大,后来她结婚了,弟弟就出门打工去了,在后她出了什么事儿,挺惨的,离婚了,到这边来当老师,她弟弟才又找到她。”

“这有什么是让人怕的呢?”老七解开了小晶的胸罩,玩着小晶的乳房,一边用力的顶送着。

“啊……你要是总在外边走的,肯定听过孙小妖的名字,啊……”

“我在外地打工来的。”

“那可不是一般的大哥,听说最开始贼惨,没钱,因为长得好看就装成女的去坐台,后来让人抓了,蹲大牢的时候没少让人干。出来销声匿迹一段,再后来就领老多兄弟成了大哥了,贼狠,听说得罪他那你就赶紧自杀,要不你肯定后悔生出来。啊……大哥,我来感觉了,咱先玩儿啊。”

“说完,咱再好好玩儿。”

“我见过孙小妖一次,不男不女的,长得确实好看,装女人应该比孙倩好看,但看着眼睛就有一种阴气,肯定杀人不眨眼。他就孙倩这么个姐姐,真惹了孙倩,孙小妖还不得给谁变成叉烧包啊?”

老七没有说话,而是加快了抽送的速度,小晶很快就变成淫声荡语一片了。

老七想着小晶刚才说的话,仿佛能看见白洁风骚放荡的在和别人做爱,心里火气越来越大,也越干越快,屋里很快就充满了小晶上气不接下气的呻吟和阴茎在阴道里出入的水渍声。

“大哥……不行了……啊……我不是你嫂子啊……唉呀……你操死我了……啊啊啊啊啊”老七一边干着一边把小晶一只鞋子脱了下来,把一条腿上的丝袜拽了下去,小晶马上熟练的把腿向两边劈开,两手抱着老七的腰,两腿在两侧翘起着,一边是光光的脚丫,一边穿着黑色的丝袜和凉鞋,两腿之间被一根坚硬的东西快速的抽送着。

老七还是不歇气的狂插,小晶只感觉浑身跟过电一样快感越来越强烈,脑子一阵一阵的眩晕“啊……大哥,……你这样肯定……啊……能干死人……啊……啥逼能……啊抗住你这么干啊……我来了……啊……完了……啊……”老七射了精拔出阴茎,小晶两腿往两边一分,一看屁股底下又湿了一片,在那浑身不停的颤“大哥,你这是操逼还是打桩啊?”

“操,你还不是舒服的都尿床了。”

“大哥,你这鸡吧是厉害,可你这么整不舒服啊,就好象挠痒痒似的,我是笑,可它难受啊。”

“呵呵,还他妈真会比喻。给你钱,记着我喜欢白洁这事儿别和别人说。”

“知道了,大哥,谢谢了哦。”

小晶简单的洗了洗就回到东子那儿去了,一进屋“我操,你干啥去了,这么长时间,干几炮啊?”

“两炮”

“从那儿整的这身衣服,怎么穿的跟极品似的,还真挺有味儿”

“换的,好看吧。”

“另一股骚劲儿,看你那样怎么跟让人轮了似的呢?腿合不上还站不住了。”

“去他妈的吧,这逼太能干了,家伙还大,一口气不歇狂干半小时,歇一会儿这第二炮能有四十多分钟,两回都给我干失禁了,床都尿湿了,再干一会儿,我估计大便都得失禁。”

“哈哈,碰这样的你就得让他干屁眼儿,咋干感觉都不强。”

“真的咋的,那我还真得跟你练练后庭了呢?我晚上可不接了,这是两炮六百,还有一百小费,再干我就得让人破我后庭的处女了。”小晶把准备好的七百给了东子,东子大方的把一百块还给了小晶,“老规矩,五五分成,你三百。”

太阳在慢慢的升起,但幽暗的角落里还是总有阴暗和污秽,不知那一天,能让阳光洒满万水千山,忘记曾有的一切阴霾……

第十二章 多情不敢难自抑

一周多过去了,这几天老七很忙,很少到王申家里来,白洁心里有那么一丝丝淡淡的感觉,好象牵挂又好象不希望看见的滋味。

初秋的午后,热辣的阳光混合着干燥的空气给人一种要干裂的感觉。

白洁穿着一件雪白的半截袖紧身衬衫配着一条黑色带着无数圆圆的小白点的及膝布裙,莲藕般嫩白的胳膊从袖口裸露,一双黑色的高跟鞋衬着秀美浑圆的小腿,腿上裹着黑色极薄的丝袜,正坐在办公桌前批改着学生刚刚送上来的作文。黑黑的长发都从肩头右侧垂落,一只白色的钢笔在白白的小手中晃动,纤细的腰肢弯成一个柔柔的曲线,裙下的双腿优雅的叠架在一起微微的晃动着。

李明从门口晃进来,坐在离白洁不远的地方和几个老师混侃着国家的教育制度、美国的伊拉克政策,仿佛自己比国务院外交部的人还要懂得社会形势,眼角却会时不时的扫过白洁白嫩精致的脸颊,苗条中带着掩饰不住的丰满的身材,回想着在记忆中白洁曾经在自己面前裸露的丰满浑圆的乳房,雪白细腻的皮肤。

看着一个学生作文中写道:“姥姥给了我一个漂亮的小花猫,我非常喜欢,在我的悉心照料下,它终于死了。”不由得莞尔一笑,心里想着,这个学生到底要说什么?坐在不远的地方的李明看着一丝笑意从白洁的眼角飞起,带动着整个精致柔美的脸颊荡漾起微笑的涟漪,秀丽的双眼流露出一种水一样的媚意,李明不由得看得呆了,连旁边老师诧异不屑的目光都没有在意。

白洁忽然感觉到了李明那种贪婪火热的目光,抬头不满的扫了李明一眼,心里很厌恶这个猥琐卑鄙的男人,动了动自己坐的姿势,扭过脸去。走廊里传出一声咳嗽声,接着高义推门进来,李明赶紧站起来,回自己办公室去了,白洁抬脸看了高义一眼又低头批改作业了,心里一下想起好几天没看见高义了,连学校的老师都在议论校长怎么这么长时间没来了。

高义和几个老师打了个招呼,在白洁办公桌前走过去,想叫白洁去自己办公室去,又碍于屋里这些老师,犹豫了一下回去了。

白洁看高义转来转去就知道高义是想叫自己出去,怕影响不好没说,心里想着是应该过去看看还是装胡涂呢,正犹豫着,放在抽屉的小包里的发出轻微的嗡嗡的震动,白洁不用看也知道肯定是高义打的,呶了一下粉红的小嘴,拿出看了一眼,没有接,挂掉就又放回抽屉里了。她知道高义是叫自己过去,她却没有动地方,想等一会再过去。

高义站在自己办公室的窗边,望着前面宽敞的操场,一排斑驳的运动器械稀落的摆布在操场边上,几棵粗大的老杨树已经开始衰老,凌乱的花池里飘落着花的枯叶和一些雕落的花瓣。

这些天高义一直在为自己前途的事情奔忙着,承包教学楼的包工头子给了他30万元的回扣,高义赶紧给了王局长10万元,帮着王局长在这次市里的调动中当上了主管教育、交通的副市长,虽然不是省城但也是为官一方,王副市长自然忘不了高义,力荐高义升任教育局的副局长主持工作,现在就是时间问题,和半年后能不能顺利扶正了。

事情都办顺利了,高义就想着了娇柔妩媚的白洁了,这个娇美的少妇是自己这次升迁最大的功臣,已经成为王副市长的原王局长至今对白洁仍是魂牵梦绕,特别是高义和他说了白洁在车里和他那次,车头有个男人是白洁的老公,王副市长更是兴奋莫名。

应该说是白洁彻底拉近了他和王的关系,两次王局长都几乎是在他面前和白洁发生了关系,这就应了那句四大亲密关系“一起苦寒窗,一起扛过枪,一起分过赃,共同嫖过娼。”之一。

高义很想这次离开把白洁也带走,高义除了妻子美红外有过很多女人,对女人,特别是年轻的时候更是有着非常的热情,但很少对女人有过留恋,白洁却给了他一种不愿离弃的感觉,这个介乎于青春与成熟之间,徘徊在贞节和放荡之间的美丽少妇让高义每次看见他都有一种冲动的欲望,但在人前却不敢有所亵渎。

他身边的女人和他有了关系之后或者为了他的权力去得到一些好处,或者经常粘粘糊糊的纠缠高义,但白洁被高义迷奸之后,虽然和高义发展到近乎情人的关系,但从没有为此和高义有什么不同,总是淡淡的让你摸不到她的心在想着什么?这种感觉反而让高义对白洁更有了一种距离和想要去征服的欲望。

正在思绪飘飘对自己的前途和未来充满了豪情壮志的高义听到了走廊里传来的清脆的有着节奏的高跟鞋声音,高义知道白洁来了,甚至高义都能想到白洁走路时摇曳扭动的屁股。

伴随着两声轻轻的敲门声,白洁推门进来,高义迎到门边,一边反手关门一边胳膊就伸向白洁柔软纤细的腰,白洁却将身子一扭,从高义身边走过,手从身后抚平裙子,坐在了沙发上,眼睛没有看向高义,而是远远的看着窗外。

高义关好门,回身看着坐在沙发上的白洁,黑色尖头漆皮的细高跟皮鞋在红色木质的地板上以尖尖的鞋跟为轴来回晃动着,紧身的白色半截袖小衬衫显得白洁一种端庄淑雅的样子,可衬衫下丰满挺拔的胸部却无法掩饰的表露着白洁的成熟性感。

高义站在白洁身边,目光从白洁领口看进去,一对白嫩的仿佛奶油一样的乳房被水蓝色的半杯胸罩托着挤出一条深深的乳沟,薄薄的胸罩下圆挺的乳房有着一种随着呼吸一样颤动的肉感,胸罩边缘白色的蕾丝花边衬托着白腻的乳房。

高义觉得心里一团火又在慢慢升起,真想把手伸进白洁衬衫的领口,抚摸那丰满圆润的一对乳房,高义在白洁身边坐下,手揽住白洁的腰,透过白洁薄薄的衬衫能感觉到白洁平坦的小腹有着动人的弹性,高义的手顺着白洁的圆臀想滑下去,白洁扭动了一下身子,抓住了高义的手。

“别这样,让人看见了。”白洁的手顺势被高义抓在手里抚摸着,白洁没有太过火的把手抽回来。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淫香淫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