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九尾天狐第一部41

一、逆穿越

疼!好疼!骨头似乎断掉了!

一个皮肤白皙留着长发的娟秀女孩儿被疼醒,皱着眉头,支起身子张望着。

先是一愣,而后脸上爬满了喜悦。

这个少女正躺在高速路的边上,旁边是倾倒的大客车,四周一边狼藉,可以

说是很惨烈,痛苦的呻吟声接连不断。

虽然这个少女浑身是血,但是她的内心却是异常喜悦,甚至可以说是狂喜。

「我刚刚不是还是在辕门外等待被斩首。虽然,用魅术迷惑了雷震子、杨戬

等人,无奈姜子牙这个老混蛋居然对我的魅术免疫,毫不怜香惜玉,用一个宝葫

芦取了我的性命。」

「这里也不是阴曹地府啊?!这是那?我怎么会在这?」

「这不是我穿越成妲己之前,去牧野市号称高考工厂的云顶中学读高三的路

上吗?!」

「天呐!莫非?!」

岳思盈在自己的脸上狠狠地掐了一下。

「好疼!」

「这不是梦!而且这触感,就是我原来实实在在的身体!」

「太好了!我又回来了!」

岳思盈兴奋地跳了起来!不想,却昏了过去。

想想也是,因为车祸受伤失血,都已经把衣服都染红了,再这样兴奋地乱蹦

乱跳,还有个好?!

岳思盈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躺在医院的床上。四周一片白。

这次小姑娘有记性了,虽然心里依旧是高兴地不知道如何好,但也只是笑着。

「我没有死。我又回来了。那我穿越成为妲己的事,是真的?还是就是一场

梦?一场因为车祸,脑子被碰撞产生的错觉?」

「但是,作为妲己的记忆好真实啊。几乎记得每一个细节。从一只小狐狸开

始,由姥姥带着我开始修行。开始修出两尾、三尾,直到成为九尾自尊的存在。」

「后来被女娲娘娘看中,成为娘娘殿前的护法。」

「纣王大胆,公然在娘娘店内留淫诗,触怒了娘娘。娘娘盛怒,派我等姐妹

去霍乱纣王的江山。」

「我们按照娘娘的指示,完成了任务。却被送上了断头台。」

「说我们祸害忠良。试问,如果不釜底抽薪,断掉商朝的中流砥柱,又如何

毁掉他纣王的江山。不过是狡兔死走狗烹罢了。」

「穿越成妲己时,说学的修行心法还历历在目,清晰地记载脑子里。等有时

间修炼一下就知道是不是梦了。」

「虽然,还没有验证,但是,我相信是真的。因为,之前的我是只知道学习

的乖宝宝,更是不知道修行为何物,道家的修行功法从未听闻。我就是在撞坏了

脑子,也不可能在脑子里多出那么多匪夷所思的东西。」

「更何况,我这具身体还是处子。但是,脑子里和纣王的缠绵悱恻,是那么

的真切。纣王的刚猛、威武、持久,都不是我这处子身体该有的体验吧。」

岳思盈在慢慢回忆自己作为妲己的记忆时,渐渐发现,迷惑纣王以后,自己

也堕落了。修行越来越不刻苦,安于享乐,最后甚至把修行都荒废了。

要不是这样,以自己贵为帝后的身份,修行用了灵药、灵石不是挥之即来嘛。

要不然,也不会到最后,连逃跑的能力都没有。要不说呢,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穿越回来的自己,可不能把以后的时间再荒废掉了。

活着才是最重要的。而活着的保障,就是力量。其他的一切都是过眼云烟。

没有足够强大的自保能力,是你的也不是你的,就是性命本身也是如此。

在岳思盈不自知的情况下,一颗坚毅稳固,稳如泰山的道心在她的心中生成。

岳思盈尝试着用内视法,内管自身的状态。内视法居然真的被催动了。但是,

也发现,作为妲己时的那一股傲视群妖的妖力无影无踪。想想也是,自己那副妲

己的身体,早已在几千年前陨落在姜子牙的手上。

不过,还是有好消息的,自己的精神力异常强大。这也是自己能够催动内视

法的原因。

是啊!岳思盈是灵魂穿越。理所当然的,灵魂上的修为——精神力,随着穿

越会了,也跟着回来了。

不要小瞧这精神力。可是在修行中的关键点上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精神力

强大的人,意志坚定,修行起来更容易心无杂念。在破关突破的时候,就更少收

外物、心魔的影响。境界提升更容易。

简单点说,精神力越强大,就像游戏里升装备的祝福值越大一样,更容易提

升。

「看来自己要重头修起了。」,岳思盈噘嘴,看着天花板,思索起来。

「我这是回归了,还是姜子牙将我的灵魂拘禁在环境之中?」

「不太可能。以我现在的精神力,别说是姜子牙,就是女娲娘娘亲子设的,

我也能感知得到,只是出不起罢了。这真是和虚幻的分别,但凡感知过的人,都

会体会到其中的微妙差别。」

「现如今,我的体内没有一丝法力,甚至这身体也没有强化过,就是一具平

常人的身体。唯一的好处,就是还是处女之身,原阴未泄。在筑基之前,不破身,

修行起来,会省去很多时间。」

「打好基础之后,再行差补,即可一日千里了。」

「虽然,身为妲己已经是几千年前的事情,但是,那一身绝世的妖力,也是

自己努力修行得来的呀!更不要说,那不知多少用惯的法宝、道器,通通没有了。

如今,这样勃然一身,怎么都觉得好凄凉。」

「不过,转念想想,那些种种有自己的性命重要吗?!自己奇迹一般的穿越

回来,这就是最大的幸运。修为也好,法器也吧,都是身外之物,都是可以慢慢

积累的。」

岳思盈如此想着,脸上的沮丧褪去,开心的笑了起来。

「作为妲己的时候,是妖精,是畜生身,修行起来异常缓慢。如今得回人身,

而且保留了强大的精神力。只要我努力修行,一定会重回原来的境界。」

「不!要超越原来的境界,修成仙身。」

岳思盈嘴角微微上扬,眼神如一对儿利刃摄像窗外,瞳孔里似乎有幽曳紫色

火苗。

岳思盈抬手掐算了一下,摇头笑道。

「虽然自己现在没有法力,只能掐算一个很模糊的大概。但是,……」

「还真是多亏了自己曾经穿越成为妲己,要不然自己的未来还真是够惨的。

用一句话『家破人亡』就可以概括了。」

「既然自己有了这一身的本事,就不能任由别人伤害我,伤害我的家人。想

要欺辱我,我看是谁欺辱谁?!」

「什么女娲娘娘,什么姜子牙,我现在是惹不起。但是,一群凡人,如果敢

来欺负我,就摸怪我把你们当出气筒。」

「爸爸、妈妈、大白兔哥哥,以前是你们一直守护着盈盈。以后,你们就由

盈盈来守护吧!」

「敢于伤害你们的人,我一定不会放过他们。我会吃他的肉喝他的血,让他

尸骨无存!」

岳思盈目光坚毅的望向远方。

***********************************

岳思盈出生在荆州市云阳县内一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小家庭。

但是,实际上呢,这个家庭一点也不普通,夫妻双方的背景都很显赫。

岳思盈的爸爸岳远华是帝都一个家族的长房长孙,曾经的家族继承人。

岳思盈的母亲李云梅是汉东省汝南市人。

无论是帝都岳家,还是汝南李家,在华夏,都是不可小觑的存在。

原本岳思盈的爸爸岳远华是有婚约在身的,而且是指腹为婚。岳远华也与他

的未婚妻相处融洽,只等大学毕业接管家族事务以后,就结婚。

但是,谁料,在大学里岳远华遇上了岳思盈的母亲李云梅,两人一见如故,

很快坠入爱河。但是啊,大家族的家风、长辈的权威怎容挑战。何况是帝都岳家

这样的名门望族。

很自然的,两人的爱情没有得到祝福,而是暴风骤雨一般的阻挠、迫害。岳

思盈的爷爷甚至威胁自己的儿子岳远华,要断绝父子关系。

岳远华不但没有被吓住,而是毅然断了和家族的往来,以及家里给与的一切。

毕业以后,呆着自己心爱的人李云梅离开了帝都,回到汉东,两人正式结婚。

而李云梅也是个要强的女人,他为了证明老公当年选择自己是正确的,没有

留在家族所在的汝南,而是去了荆州市云阳县,凭自己的本事,一步一个脚印干

起。

李云梅一干就是将近二十年,没有动用过身后家族的力量,完全凭借着自己

的实力坐到了市教育局局长的位置上。但是啊,就算她如此的努力,和帝都岳家,

还是犹如蚂蚁与大象一般。

大家族的人,眼里更多的是利益。亲情?!那似乎是用来连接利益的工具罢

了。

就像当年,岳思盈出生的时候,岳思盈的爷爷想要看看孙女。于是夫妻俩带

着女儿回帝都。两人满心欢喜,以为岳家这边会态度好转起来。

但是,等待他们的是冰天雪地。

虽然李云梅在努力的向上爬,但是,在岳家人看来,依旧是个农妇一样的存

在。就是想攀上岳家这个高枝野鸡变凤凰。

岳远华当年毁掉老辈定下的婚约,让他们岳家在帝都丢尽了颜面。而且,还

因为没有联姻成功,还损失掉大量的资源。

所以,岳思盈从小就没有把自己当做帝都岳家的人。有时候,她甚至讨厌自

己的姓。

想了许久,岳思盈收回看向窗外的目光,嘴角一丝狡黠的微笑。

「我的本家,帝都岳家。如果是穿越前的我,只有无可奈何的份。但是,现

在的我……」

「那就话是怎么说的来这?对了,莫欺少年穷!」

「帝都岳家,你们等着。带我恢复修为以后,你们给与我父母的,我会百倍

偿还。」

「从前你们搭带不理,以后让你们高攀不起!」

二、开始修行

岳思盈终于可以下床走路了。

其实,她的伤是没有什么大碍的。既没有伤到骨头,也没有脑震荡之类的器

官受损。就是撞击中撞破了头,割破了大腿的经脉。

这些对于岳思盈都是是小事,只要她的经脉没有因此受损。那样会影响以后

的修行。虽然,也可以静养配合药物恢复,但是,受过伤的经脉就像一个定时炸

弹,在突破或者危机时刻,有可能要了自己的命。

既然可以走动了,那么现在岳思盈最着急的事,就是修行。

与作为妖狐的时候不同,人类的寿面只有百年。就是筑基,金丹,元婴,化

神这样的修为,与妖族同等级比起来,多出来的寿命也是有限的。

而此时的岳思盈已经十七岁了。也就是说她的百年寿元已经空度过十七年了,

空度了六分之一。想想就恐怖。

「我要立即开始修行!」,岳思盈如是想着。

人的修行她是不大清楚的。岳思盈作为妖狐的时候,从涂山姥姥那里学来的

修真心法讲修行分成十四各阶段:锻体、练气、筑基、开光、融合、心动、灵寂、

金丹、元婴、出窍、分神、合体、渡劫、大乘。

她的老师涂山姥姥当年已是五千年的高寿,修到合体期。当年要是能寻得师

父出上,纣王和她也不会是那样的结局。只可惜,自从她入朝以后,就没有再见

到过师父。

「不知道师父是不是渡劫以后飞升了呢?别因为自己的原因被连累了就好。」

虽然现世流传的《封神榜》在结尾讲死去的人都封做神仙镇守一方。但是岳

思盈知道,这不过是后人意淫杜撰的罢了。她亲眼看着一个又一个的生命终结,

就连灵魂都破碎,弥散在天地间。更是有几位封神榜上的大人物,是被她结果,

把灵魂吸入自己体内增强自己的法力。就这样,那什么封神,开什么国际玩笑。

神话来源于愚昧。修真是生灵对世界的探索。

人不是女娲娘娘用土捏出来的。天地也不是盘古砍出来的。刮风下雨更不是

龙王调节的。

远古时期,那是修真的天堂,灵气浓郁,天地精华唾手可得。在筑基以后基

本上就可以不需要吃饭,靠吸收的天地精华维持生命绰绰有余。这也造成了修真

者井喷式的出现。也间接促使惨叫和街角的势力争斗。

再看看现如今的世界。还真是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要不是岳思盈穿越过,

也不是知道现在的世界有多么糟糕。现在的地球,森林被大面积砍伐,到处都是

污染,地表的灵气几近枯竭,根本不适合修行。

「要不是我修行的功法可以直接吸收月华的阴气,想要筑基还不得三、五十

年呀!」,

「但是筑基以后,再只是依靠于月华的灵气就不行了,那点灵气太少了。要

么寻找天地宝材,如百年山参、千年灵芝、万年太岁等灵植,或者是灵石。要么

就是猎取生灵,如兽丹、灵角什么的。当然,对于狐族功法来说,最快的,莫过

于直接吸取男人身上的阳气。」

岳思盈想着,无奈着摇着头。也庆幸于自己独特的涂山狐族功法。

午夜,趁着护士小姐打瞌睡的时候,岳思盈溜上了天台。

月光流散。岳思盈面对着月亮盘腿坐下,感受着月华中的阴柔灵气,将灵气

引导到丹田里,储存起来。

在她努力吸收月华的时候,天地间稀薄的灵气也丝丝缕缕的进入她的身体。

她能分辨的出来,那里有点点过去大能修行者留下的气息。但是,都太过古老。

「难道,自商末的那场大战以后,众修行者都逐渐陨落了?」

「不能吧?!」

「会不会是劫后余生的大神们,在修行环境日益恶劣的情况下,选择了离开

地球,飞升其他世界了?」

「就自己现在的观感来看,附近百余里的范围内,感受不到灵气的异常波动。

也就是说,这个范围内,没有筑基以上修行者的存在。」

「我不会是这地球上唯一的修行者了吧?」

岳思盈这样想着,随即又摇头,觉得自己的想法可笑。

「修行的法门,本就是先人们通过不断地探索总结出来的。就算是现在灵气

在枯寂,古修行的心法断了传承,人们还是会重新尝试总结的呀。只是,想要再

回过去那样的巅峰,不知道需要多少的世纪啊!」

岳思盈的初次采集月华所获得的额外信息,稍加分析他便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只要它能够筑基,便是强大的存在,至少是这方圆百里。待她稍加修行,进入金

丹境界,就很有可能成为地球这个世界的强者。就像当年女娲娘娘的存在一样。

之前岳思盈还有些在意占卜到的坏的未来。但是,以上分析可知,不要说自

己修到金丹境界,就是练气期就可以应付任何冷兵器。等到了筑基甚至开光期,

对付一般的手枪、机枪这些简单的热兵器也是可以的。

「所以,只要我成功筑基,保护家人的安全,为他们遮风挡雨,趋吉避凶,

就不再话下。」

其实,锻体和练气虽然作为修行的最初两个阶段。但是,只有筑基了的人,

才能称为修士。前面两个阶段不过是为了筑基更好的打基础罢了。

「锻体和练气虽然是两个阶段,但是其实,一个修的是性,一个修的是命。

是可以同时进行,甚至调换顺序的。我这几天身体还没有回复,就先练气吧。」

月亮在天空中慢慢的画着弧线,最后,隐落在山间。太阳从东边冉冉升起。

岳思盈收功起身。她忙內视自己的丹田。这可是她回归本体,在这个世界,

第一次行气啊!

丹田里不再是空空如也,而是雾气缭绕微微泛着阴柔的光,就像月晕一般。

虽然朦朦胧胧,但却凝儿不散。

天那!只一个晚上,她岳思盈就已经是练气一层。照这样下去,不用一个月

就可以筑基了!

「但是,这样一来,她要赶快找到一个灵气浓郁的所在,或者,弄些能提供

大量灵气的灵物来。要不然,筑基以后的境界提升就会慢如牛啊!」

「如果能找到那位上古大神的洞府,利用里面遗留的法阵和灵药,十年内突

破金丹都不是问题。」

岳思盈这样想着,不过转念又无奈的笑道:「现在又有什么好地方是旅游局

没有注意到,没有开发出来的?以现在这样的大兴土木,还会留下什么?是自己

想多了呀!」

岳思盈刚回到病床上,就响起来。

「盈盈啊!到云顶中学了吧。怎么不给爸爸来个呢?让爸爸担心你,昨

天一晚的没睡好觉。做梦说你遇车祸了,浑身都是血啊!都把我给吓醒了。心脏

病差点都吓出来了!「

岳思盈无奈地撇了撇嘴,心道:「爸爸呀,你那不是做梦,那是心灵感应。」

但是嘴上可没这么说:「爸爸,你就不要担心我了。我已经到牧野了,现在

住在旅店,正在找房子。明天就去学校报道。不行的话呢,就先住在学校的宿舍。」

「盈盈啊!还记得我和你说的吴叔叔嘛。要不你就先住到他们家吧。你吴叔

叔和爸爸是大学时最好的哥们。绝对没有问题的。」

「爸!吴叔叔家是个男孩儿,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一个女孩子家很不方便的。」

「盈盈住在外面,爸爸更不放心啊!而且,吴叔叔家的男孩儿叫吴亦凡,成

绩很优秀的。你们将来都是要接手各自爸爸的公司的,趁机会认识一下,不是很

好。而且吴叔叔,也很喜欢你的。你应该还记得小时候,他有多疼你的。」

「我可以出去住,这可是我们说好的。要不我也不会来云顶中学读书的。爸

爸可是商人,要守诚信的。还有,爸爸是让我来读书的,还是谈恋爱的?」

岳思盈有些无奈了,爸妈这是让她来牧野市备考的,还是来相亲的。自己虽

然没有前世妲己那样倾国倾城的容貌,但是也是很秀丽的,爸妈是有多怕自己嫁

不出去啊?!

「好好好!爸爸不说了!盈盈也不怪你妈妈狠心,非让你去云顶读书,你的

成绩你是知道的。只能最后一年搏一把了。乖女儿!就一年,挺一挺就过去了!

啊!」

「我知道的。爸爸那么优秀,女儿也不可以太差了。不能丢了爸爸的脸。爸

爸也要多注意身体,别太累着了。哥哥也快毕业了,有些事务就交到他手上,让

他来办吧。」

「哎!苦了女儿了!有事给爸爸打。爸爸也会注意自己的身体的。还有,

吴叔叔不仅仅是爸爸的同学,也爸爸有生意上的往来,有事尽管去找他。能帮的,

他一定会尽力的。」

「好的,爸爸。我知道了。爸爸放心啦,女儿会照顾好自己的。」

「好的。可千万不要苦了自己」

「知道啦!」

「那爸爸去开会了!一定要照顾好自己。钱不够就和爸爸说。」

「嗯!」

「……」

「……」

「那爸爸真的去忙了!」

在岳思盈的父亲岳远华眼里,他的宝贝女儿只是离开他两天的时间。

但是在岳思盈看来,从她穿越成幼年的小狐狸,到修炼有成,到霍乱朝纲,

到被杀穿越回来,经历的何止两天,是整整千余年。再听到自己父亲的声音,恍

如隔世一般,瞬间心里是五味杂陈。

岳思盈强忍到爸爸挂了,泪水如决堤的洪水一般奔涌而出,大哭了起来。

岳思盈嘴里念叨着:「我回来了!我回来了!爸爸,女儿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