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赌注一个公司总裁的性奴史 【1-13】完本

我叫阿雯,是一个从小在优越的环境中长大的女孩,人虽长的不算很漂亮,却天生生就了一付性感的身材。E 罩杯的乳房,细细的腰,大而性感的臀部。父母是做生意的,且生意做的很大。因此我从小到大也没缺少钱花,我可以说从小一直到大学毕业都在父母的呵护下无忧无虑的成长。但也正因为这样,我在大学毕业后进入父母的公司,做了一名高级主管后,每天不思上进,养成了赌钱的坏毛病。而且赌的很大,一次输赢都在几十万上百万。父母为此忧心冲冲,但也管不了我。

直到有一天,一场祸事降临到了我们这个家庭。我们全家开车去郊外旅行,遇到了车祸,当我在医院里昏迷了多日后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从此成了孤儿,父母在那场车祸中双双不在了。我陷入了深深的悲哀之中,同时又感到是那么的孤立无助。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精神慢慢好起来,开始独自承担起父母留下的庞大公司,每天没白天没黑夜的工作,也不再赌博了。同时,我也变的沉默寡言起来。整日脸上很难见到一点笑容,别人很难接近。每日工作完,就独自一人回到家中,在上消磨时光。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在上闲逛时,无意当中闯进了一个SM站。里边的那些内容叫我大大的吃了一惊。我从没想到在这个世界上还有情愿做奴隶,叫别人随意羞辱,随意虐待的女人。同时,我也被里边的内容所吸引,天天通过各种链接疯狂的寻找这类站点。国内的,国外的。我发现,每次我进入这些站,看到那些文章和图片时,总是心情非常的激动,下边总是马上就湿露露的。晚上躺在床上,满脑子都是上的那些情景。慢慢的。我开始幻想我自己成为了那个主人公,每天在受很多人的羞辱和玩弄。同时开始用手不停的抚弄自己的乳房和阴部。我意识到我这是在手淫,但我发现自己很喜欢这样,它能给我带来快感,终于有一天,我* 自慰迎来了我人生第一次性高潮。感觉是那么的强烈而痛快。从那以后,我算是彻底的陷在了其中。

那时候我还是个处女,从来没叫男人碰过。我每日不再去想工作的事,把公司交给主管们去打理,自己经常是一连十天半个月不上班,也不出家门。整天在各类SM站里逛。同时还买来了很多的自慰工具。天天叫自己一遍又一遍的享受着高潮给我带来的刺激,可以说我是自己叫自己结束了处女的身份。后来发展到自己捆绑自己,有时还把自己吊起来。我越来越发现我离不开SM了,我渴望做奴隶,在人们的羞辱和虐待中一次次的迎接高潮的到来。

在我沉迷于络SM一年后的一天,我在一个SM聊天室遇到了他:阿陈,一个SM俱乐部的老板。那天,他见我进来,就主动的和我打招呼,于是,我们就聊了起来。我们那天聊了很多,从SM的发展史,到为什么很多人喜欢SM这种行为。他对这方面懂的很多,叫我大开眼界。从那天开始。我们几呼每天都在上聊很久,但他从来没对我提过任何要求。直到有一天,他突然问我:“阿雯,你就没想过要叫自己走出这一步,真正去追求自己向往的生活吗?”他接着说:“通过这段时间和你的接触,我发现在你的身上有着很深的做奴的潜质,同时你也对做性奴有着强烈的渴望,你的奴性远远超过别的女人。你之所以到今天还没走出这一步,是因为你还没找到一个能实现你愿望的途径,和改变你现在生活现状的理由。”这时,他突然问我:“你喜欢赌博吗?我觉的你很喜欢,假如叫你用自己的身体,人身自由,做人的人格和尊严当赌注,你敢吗?你要赢了,可以得到很多得金钱,但要是输了,你就输掉了你的身体,你的自由和尊严,成为了别人的性奴。这不也正好给你自己去做奴找到一个很好的理由吗?我就知道一个这样的赌场,你好好想想,如果想赌,我可以给你地址。去试试自己的运气吧。我知道你需要这样的赌博。”

结束了和阿陈的谈话,当晚我失眠了。满脑子全是去赌的想法,我好赌的瘾又被他勾起来了,同时,SM的刺激也在深深吸引着我。但我又很犹豫,一但赌输了,我就真的成为了别人的性奴,再也回不了头了。之后的几天,我都没有上,也没出家门。满脑子都是赌啊赌的。一遍遍的下决心,又一遍遍的犹豫。最终,我下定了决心,我去赌,就是赢了,也不再做那该死的公司了,我要换种活法!!

我走出了家门,来到公司,宣布了我的决定:“我要卖掉公司,去海外去发展了。”

很多公司跟了我父母很久的老员工都坚决的反对,但我主意已定,谁也改变不了。接下来就是很多天的忙碌。清算资产,找买家等。一个月后,公司终于转手了,我同时还卖掉了其它所有产业,只留下了我住的房子。把产业全变成现金存入了银行。现在,我可以进行我的下一步了,去豪赌一把,拿自己的身体,自由和尊严做赌注。

我办完所有的事回到家后,打开电脑,来到我和阿陈经常见面的聊天室。我一进来,阿陈就在里边,主动的和我打招呼:“嗨,阿雯,一个多月都不见你的面,想来是这个决定很难下吧?”他好象总能猜出我的心思。我没理他。只是简单的说了两个字:“拿来!”他在那边沉默了半天:“什么?”我说:“当然是地址啊!”接下来又是一阵的沉默,他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我就知道你会去赌的,这是你的天性决定的,快去吧,我会在那里等你的。”接下来,屏幕上出现了一个地址:S 省F 市天台路,皇家假日酒店2818房间。“你来了就说你是阿雯,是和我约好的,就会有人带你来见我了。”我没理他,只是简单的给了他一句:“三日内我会去的,你等我好了。”接下来,我去订了机票,又把家里的房子收拾了一番。第三天的早上,我终于登上了飞往F 市的飞机……

从我居住的C 市到F 市,一个半小时的行程并不算漫长,但我坐在飞机上却感觉时间过的很慢。我在焦急的盼望中渡过了这一个多小时的旅程,终于,我所乘坐的班机落地了,我知道,我人生的赌博就此开始了。是兴奋?刺激还是不安?总之,我当时的心情真是用语言难以表达的。

一下飞机,我打了一辆出租车,直奔皇家假日酒店。一路上也没心情去观赏F 市的风光。满脑子都是赌的事。直到出租车停在一家豪华的五星级酒店的门前。我才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这家酒店。这是一家很豪华的高级酒店,四周的环境很美,整个酒店可以用奢华来形容。在这里住宿的客人很多,人来人往的。大堂门口站着许多的服务生,都在忙着迎来送往客人。我坐的出租车一停,马上有个领班模样的人为我打开车门:“小姐,欢迎您光临皇家假日酒店,请问您是来住宿的吗?”我回答我找2818房间的陈先生。那位领班立刻用一种很异样的眼光把我上下打量了一番,马上引导我走进酒店,送我乘上电梯说:“2818房间是我们酒店经典的豪华套房,在28楼,您请乘坐电梯上去,上边有服务生会引导您去见陈先生。”说完话,对我露出一种暧昧的笑容。

我乘坐电梯来到28楼,电梯门一开,门口早有一位服务生等在那里,好像是知道我的来意,没等我开口,就直接说道:“小姐您好,请问您是找2818房间的陈先生的吗?”得到我肯定得答复后,他也用同样的眼光把我上下打量了一番,搞的我很不自在。很快带我来到一间双开门的客房前,门牌号上写着2818的数字。他轻轻按了一下门铃,不大一会儿,一位穿着很体面的中年男人打开了房门:“小姐请问您找谁?”我回答找陈先生,他又问到:“请问小姐是…?”“我是阿雯,和陈先生约好的。”我回答道。那人听后,把我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一番,眼前一亮,马上面带笑容说道:“是阿雯小姐啊,你终于来了,一路辛苦了,陈先生一直在等你,快请进吧!”对我做了一个里边请的手示,我随他走进了房间。

这是一个非常豪华的大套房,一进来里边的厅很大,摆放着名贵的沙发。有两个同样打扮很体面的男人正在低声谈论着什么,看到我进来,都微笑着冲我点点头。我随那中年男人穿过大厅,来到一间房门前,那男人轻轻敲了敲门,然后为我把房门打开,对着里边说道:“陈先生,阿雯小姐到了。”然后对着我笑了笑,做了个请的手式:“里边请。”我走进房间,这房间很大,四周摆放着名贵的家俱。中间是一张很大的圆桌,桌上摆放着很多赌钱所用的器具,有些我很熟悉,但也有很多我没见过的,圆桌边正坐着两个男人,其中一位很高很帅的中年男性看见我进来,忙笑着站起来说:“是阿雯吧?我们终于见面了,我们一直都在等候你的到来,快来这里坐。”我在他所指的椅子上坐下后,他接着说道:“一路辛苦了吧,我先叫人领你去吃点东西,然后再休息一下,我们再谈赌的事好吗?”他好象并不急于马上和我赌。我不知怎么了,好像恨不得马上就想出来个结果似的,一点休息的心情也没有。于是我对他说:“不必了,我们现在就开始吧!”阿陈没有马上回答我,只是用一种奇怪的眼光上下打量了我好几遍,又和坐在旁边的一位上了年纪的老者相对看了一眼,很暧昧的对笑了一下说道:“好吧,既然我们的阿雯小姐等不急了,我们就开始吧,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商会的钱会长,今天就由他来和阿雯小姐赌,我和外边那两位先生做公证人”说完冲着外边喊道:“外边的两位也请进来吧,我们现在就开始了。”

随着外边的两位男士走进房来,那位钱会长笑着站起来说道:“阿雯小姐,今天由我来和你赌一场,你也看到了,这里有很多的赌具,赌的方式由你定,价码嘛就由我开好了,你说行吗?”我点了点头说:“我希望越简单越好。”钱会长回答道:“这样啊,那我们掷硬币猜正反可以吗?我来掷你来猜。”我点了点头。他笑了笑说道:“那我可开价了,第一把一百万,第二把加倍,第三把再加倍,我们以三把为限,小姐要是猜对第一把,我就输给小姐一百万,小姐要是三把都猜对了,小姐就拿着四百万走人。但是…”他停顿了一下,接着说到:“小姐要是猜错一把,就要在这里做性奴一年,我们会把小姐赢的两百万直接打到小姐指定的帐户,小姐要是猜错两把,我们还给小姐一百万,但小姐要在我们这里做三年的性奴隶,要是小姐不幸三把都错了,就要在这里做五年的性奴隶。我劝小姐考虑清楚,一但输了,小姐将失去自由,失去做人的人格和尊严,成为我们的性奴隶呦。”我这时有点犹豫了,我不停的问自己:“我赌吗?输了怎么办?”反过来一想,那不正是自己所希望的生活吗?于是我下定决心点了点头。

这时候一边的阿陈突然插话:“阿雯小姐如果觉得赌注不够大,你还有权选择加倍和再加倍。但你如果选择再加倍输了,你就要做十五年得性奴隶了。”我咬了咬自己的嘴唇,看着阿陈冲我笑得那么暧昧,心里来气了,心说:凭什么我就一定输呢?我要是赢就狠狠赢你们一笔,也叫你们知道疼!于是我说:“我要加倍再加倍”,我话音刚落。在场的几个男人同时鼓起掌来,钱会长笑着说道:“想不到阿雯小姐还真是赌场上的女中豪杰啊,佩服。好,阿雯小姐的赌注我接了!!”于是,他从桌面上拿起一枚硬币说到:“阿雯小姐,这就是我们今天的赌具,一面是字,一面是人头,我掷完后由小姐猜,猜对为赢,猜错为输。我们开始吧?”我点了点头。硬币掷向了空中,当落下得一刹那,钱会长双手接住硬币并合拢,然后看着我微笑道:“阿雯小姐,该你了。”我咬了咬自己的嘴唇,心一横:“字”钱会长双手打开了,当我往钱会长手里一看,脑子嗡得一下“完了,我输了,我成人家的性奴隶了。”钱会长手中的硬币上面清楚的是个人头。虽然我早有做奴的思想准备,可当这一刻到来的时候,我还是难以接受,整个大脑一片空白,有个声音不停的在问自己:“你真的就这样成为人家的性奴隶了吗?”这时钱会长的声音传来:“阿雯小姐,你没问题吧?我们可以再开始了吗?”我连想都没想,茫然的点了点头。硬币又抛了起来,又落下。“字”我依然选择了字。可我又错了,难道我真的注定是做性奴隶的命吗?我都快要哭了,我不信命,我要再来!!硬币第三次起落,我第三次又猜错了。结束了,一切都有了结果,我要在这里做整整十五年的性奴隶。这就是我的命,从还没开始就已经决定了。我无力的瘫坐在椅子上……

五分钟,只有那么短短的五分钟,我就输掉了自己的一切:自己的身体,人身自由,及人格和尊严。事情来的是那么的快,那么的突然。我居然没能赢一把。这在以前是从来没有过的。我有些不知所措了,瘫坐在椅子上发呆起来。这时,我的耳边响起一个声音,很冷漠、很无情的声音。我听的出来是阿陈在冲我说话,但语气已不像我进来时那么彬彬有礼了:“怎么了,阿雯小姐?是不是成为我们的性奴一下子还不是很适应啊?但这是事实,愿赌服输嘛,赌是你自愿来赌的,没人强迫你,条件也是你事先答应了的,现在你输了,想反悔怕是不大可能的了。”

我听到阿陈这样讲,心里想:没错,一切都是我自愿的,没人逼我做什么。我必须接受这个现实的。于是,我抬起头来看着他,用一种挑战的语气回答他道:“没错,是我自愿的,那个要反悔了,我当然愿赌服输了!”阿陈听我这样讲,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这样很好,你和钱会长的一场豪赌已经结束了,钱会长是我们俱乐部的第二号大股东,你输给他,也就等于输给了我们俱乐部,你从现在开始就是我们俱乐部的一个性奴隶了,你明白吗?”我没有回答他,只是点了点头。阿陈又接着说:“虽然你和钱会长的豪赌已经结束了,但还没有完,你还要接着赌下去的…”我听他这样说,感觉到很吃惊,心想:人都输给你们了,还赌什么?难道要我的所有钱也输掉吗?阿陈好像每次都能知道我在想什么,他接着说:“请别误会,没人对你的钱感兴趣,我们感兴趣的是你这个人。你虽然已成为了我们的性奴隶,但还需要给你做个明确的定位,因为我们俱乐部的性奴隶分好几个等级的。本来,按规矩是我们根据每个奴隶自身的条件来定位的,但对于你这样一个赌中女杰来说,我们到情愿给你自己一个争取自身地位的机会,我们依然通过掷硬币猜正反的方法来决定你的定位好吗?”我心想,猜就猜,反正自己都已经是人家的性奴隶了,还在乎什么定位吗?

阿陈接着说道:“我先来给你讲一下我们的规矩。我们俱乐部的性奴隶分五个等级,不过,因为你的到来,也有可能会出现第六个等级的。我们就用猜正反的方法,来决定你是那一个等级的性奴。我们一共猜五次,假如你五次全猜对了,那你就是在性奴隶当中地位最高的一级,是私奴,你只属于某一个主人,在一般情况下,不能随意改变你的主人,我们这里有一百零八项奴隶要接受的SM行为,你只需选择其中的二十项就可以了。我们会根据你所选择的所能接受的项目为你选择合适的主人。你的身份将是不公开的。假如你只猜错了一次,你依然是私奴,但不同的是你必须接受四十项SM行为,且我们有权随时更换你的主人,但你不必同时伺候好几个主人的,你的身份同样是不公开的。”说到这里,阿陈稍微停顿了一下,看了看我的反应,我没理他,于是他接着说道:“假如你猜错两次的话,你就不再是私奴了,你就要经常同时接待好几个不同的主人,接受大家的公调,而且为了适合更多人的口味,你必须选择接受六十项SM行为,但你只是在本俱乐部内做公奴,不外出,也不公开你的身份。但如果你要猜错三次的话,你的公奴身份将有所变化了,你必须接受八十项SM行为,同时不但要在本俱乐部里做公奴,还要去参加各种不同的SM聚会,接受大家的调教,但我们只限在本圈子内公开你的照片及录像,不对外发布。如果你猜错四次的话,嘿嘿,你就成为了我们这个俱乐部最下等的一种性奴隶了,也就是贱奴,在我们规定的一百零八项奴隶需要接受的SM行为当中,你只有权选择八项不接受,其余的都必须接受,任何人在任何场合都有权随意的羞辱你,玩弄你,虐待你,任何要求你都无权拒绝,你将完全的失去自我,失去人格与尊严,同时也完全的丧失一切自由,我们将可以在任何场合任何媒体公开你的各种照片,录像等,同时还要在你身体上刻下抹不掉的耻辱的奴隶印记。你明白了吗?”说完,他看着我问道,我冲他点了点头,他接着说:“不过呢,由于你很好赌,今天运气好像又没那么好,所以万一你五把都猜错怎么办呢?所以我们专门为你设定了一个特殊的位置,假如你真的五把全输了,那个位置就属于你了。那个位置就叫做最下贱的贱奴,这样的贱奴在我们俱乐部中只有一个,不管是以前来的奴隶,还是以后加入进来的,你在所有奴隶当中的永远是地位最低,最下贱的一个,你不但要伺候你的主人和其他所有人,任何奴隶同样有权随意羞辱你,玩弄和虐待你。我们所规定的一百零八项行为,你一项都不能不接受。我们会在所有的国内外色情及SM站和杂志上定期公开你的所有照片和录像。”

听他说了这么多,其实我并没有认真的去在意他说的那些条件,我觉的反正自己已成了性奴隶了,是什么样的奴隶就随它去吧,不过,我的潜意识当中好像在希望自己不要赢,这叫我自己都感到吃惊,难道我真的是一个非常淫荡而下贱的女人吗?阿陈看我听完他说的没什么反应,就拿起了那枚曾决定我命运的硬币说到:“可一开始了吗?”我点了一下头,赌博又开始了。一次、两次……五次。很快的结果出来了,我真的一次也没赢,今天真是奇怪了,我居然连输了八把。从某种程度来说,这不是在赌了,而是上天在刻意安排我成为人家的性奴,而且还是最最下贱的一个。我认命了……

虽然赌的结果叫我很吃惊,但我还能够坦然接受,可接下来的事就叫我难以接受了。我虽然成天沉醉于SM当中,可我到底还从未真正接触过男人的,更不用说叫我当着好几个男人的面脱光衣服了。结果一出来,阿陈就冲这屋外喊道:“阿东阿义,你们把东西拿进来吧。”他的话音刚落,从门外走进两个身高接近一米九的粗壮男人,两人长像很相象。穿着一样的服装,一看就知道是双胞胎兄弟。一个手里端着个盘子,里边放着一些衣物和饰品,还有一双鞋跟很长很细的高跟鞋,最上边还放着一只又粗又长的电动假阳具,另一个手里拿着一只空箱子。两个人来到我面前停下,其中一个人把空箱子放在我脚下。

阿陈又说话了,不过这回完全是命令的口吻:“把你的手袋,还有你身上的所有衣服及饰品,以及你的鞋全放进箱子里,你现在不需要它们了,等你获得自由那一天我们会还给你。”我听明白了,他是叫我在这里当着所有的人脱光衣服。我的脸一下自红了起来,我可从没叫男人看到过我的身体呀。我把手包放进箱子里,抬起右手去摸我的衣扣,可马上就停住了。抬起头来用乞求的目光看着阿陈,意思是想说:别叫我在这里当着这么多人脱衣服好吗?可阿陈没有理会我的目光,很不耐烦的对那两个男人说道:“阿东阿义,我看这个淫荡的贱女人还有些不适应,还在这里装呢,你们去帮帮她的忙吧。”他不再叫我阿雯了,我在他的口中一下变成了淫荡的贱女人了。他话音刚落,那个叫阿东的放下手中的托盘,轮起手狠狠的就给了我一个嘴巴,嘴里同时说道:“淫贱的东西,没听到主人叫你做什么嘛?还在这里装?”这一嘴巴打的真狠,我半个脸马上肿了起来,眼前金星乱窜,身子整个向后倒去,后边的阿义一下子抓住我的双臂,扭在后边,阿东上来双手抓住我的上衣襟向两边一扯,就把我所有扣子全扯开了,他俩很快脱掉了我的上衣,同时扯下了我的胸罩。然后阿义把我往起一举,使我双脚离开了地面,接着又重重的往地上一摔,我就倒在了地板上,阿义蹲下来,双手狠狠抓住我的两个大乳房,把我上身按在地上。阿东马上上来扒掉了我的裤子,内裤和鞋袜,把这些全都放进箱子里,上了锁,然后两个人一人抓住我一只胳膊,把我从地上拉了起来,一丝不挂的推到了阿陈的面前…

阿陈托起我的脸,用手摸了摸被打肿的那半边,说道:“打疼了吧?”突然,他的手向下一沉,狠狠抓住我一只乳房,手上一用力,我疼的差点哭出来。他恶狠狠的对我说:“这就是你敢违抗我的命令的下场,今天对你还算留了情了,要是再有下一次,我会叫你生不如死的,听明白了吗?”他抓的我疼死了,我的眼泪在眼圈里打着转转,带着哭腔答道:“听明白了。”听到我这样回答,他才满意的把手松开,转过身去,在他身后的柜子中拿出一份文件来递到我面前,对我命令道:“这是你的卖身契,签上你的名字,并按上手印。”我接过那份文件一看,是一份奴隶契约,内容大概是:

奴隶契约

一、我叫阿雯,我自愿成为XXXSM 俱乐部的最下贱的性奴隶,同时自愿放弃自己的人身自由,人格及尊严,完全服从主人的意志,按主人的命令行事;

………………………………………………

………………………………………………

七、我自愿接受以下SM行为:

1 、裸体暴露 2、多人调教 3、…………………………………………

…………………………………………………………………………………

…………………………………………………………………………………

………………………………………………………… 108、黄金圣水

八、………………………………………………

………………………………………………

性奴隶签名:按手印:

其实不用看我也知道上边是什么内容了,这类的奴隶契约我在SM站里看过很多,我甚至自己还给自己写过一份类似的契约的,所以我也没多考虑,反正都已经这样了,不签行吗?我很快在契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并按了手印。把契约递还给阿陈。阿陈接过契约看了看我的签名,说道:“好了,现在叫这个贱女人穿着好,到楼下大厅去等候我的命令,阿东,你跟她去楼下。”

接下来,阿东和阿义拿起托盘里的东西,开始帮我穿在身上。首先是高跟鞋,说叫高跟鞋,其实也就是一个鞋底加一个又细有长的鞋跟,全部是金属做成,没有鞋梆和鞋面,只是在鞋底四周焊了许多的小铁圈,用细尼龙绳穿着。阿东蹲下来,把我的脚放进绳套里,再把绳套一下一下的勒紧,他勒的很用力,把我的脚紧紧的固定在鞋底上,使我整个脚看起来就像一只捆紧的粽子似的,勒的我非常的疼。然后再在我的脚腕打绳结的地方扣上一只雕花的金属圈,上了锁。这样我就没有办法把脚上的绳结打开了。阿东帮我穿好鞋后,对我说:“你试着走几步吧。”

我按他说的试着走了两步,发现每走一步,脚面都勒的钻心的疼,而且很难迈开步子走路。接下来,他又帮我穿上一条看起来最多不超过三十公分长的超短裙。没有给我穿内裤。我的屁股本来就很大,那超短群又那么的短,只要稍一弯腰,我的整个屁股就会露在外边了,所有人都会看的到。再下来是上衣,说是上衣,只有一半长,我的小腹全露出来,并且胸前整个空着,只是穿了一个脖套和半袖,我的两的大乳房完全裸露出来。他给我脖子上扣上一只金属项圈,又在我的两个乳头夹上了两只亮晶晶的金属乳饰。最后,他把那只又粗又长的电动假阳具和一部塞在我的手里,说道:“走吧,去楼下大厅等候主人的命令。”

天啊!他竞叫我这样去一楼大厅,我现在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我来的时候就从大厅路过的,那里人来人往的,可他叫我这样裸露着自己的乳房,一身这样的穿着打扮去那个地方,人们该怎么看我啊?太难为情了,真是要羞死人的!

我开始犹豫了,腿一步都迈不开。这时,阿东推了我一把说:“还不快走?本来就是个下贱的烂货,你那东西不就是叫别人看,叫别人玩的吗?你还磨蹭什么啊?难道你想违抗主人的命令吗?再不走我就把你下边的裙子扒下来,叫你光着屁股去大厅。”我听了他说的话,吓坏了,心想,认了吧,顾不了许多了,要是真把我的裙子再扒下来,那可更难看了,于是,赶紧迈步朝门口走去…

我和阿东走出2818号房间,迎面看到了上来时的那个服务生,那服务生看到我这样的打扮走出来,走上前来斜笑着说道:“哈,真看不出来,原来小姐是个这么淫荡的骚女人,喜欢露出自己的奶子给别人看。”他说着话用手撩了一下我的短裙:“看看啊,里边连内裤都不穿,是不是想给大家展示展示啊?哈哈”

他的话羞的我满脸通红,头低到胸前,狠狠咬着自己的嘴唇,来到我上来时的电梯门口,那服务生见了,忙说:“小姐,你走错了,那部电梯是只往上接客人,下楼请乘这部。”他用手朝另一部电梯门一指。我也没多想,转身来到他指的电梯门口。不一会,电梯下来了,门一打开,我差点昏过去:天啊,里边站了满满一电梯的人,有男有女的,我记的我上来时乘的那部一个人都没有的。我终于明白了,那部是专用的,而他们为了羞辱我,叫我难堪,专门叫我来乘这部公用电梯的。电梯里的人们看到我这样的穿着,每个人都张大了嘴,有的还发出“啊”的声音,我羞死了,真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可那是不可能的,我只好硬着头皮和阿东一起走进了电梯。

电梯开始下降了,我听到有人在小声议论:“真不要脸啊,穿成这样!”“就是,暴露狂”“太不要脸了”我还发现竟然有一只手在伸进我的短裙摸我的屁股。我也不敢回头去看是谁在摸我,只能咬紧牙硬忍着。这时我发现在听到别人意论我,骂我时,我的内心里竟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冲动,阴户也潮湿起来了。天啊,难道我真是像他们说的是一个下贱、淫荡的女人吗?终于,电梯在底楼停下了,我走出电梯,楼下大厅里有很多的人,看到我这样走出来,每个人都睁大了眼睛看着我,有的还纷纷议论着:“快看啊,这个女人真骚,穿成这样,”“你看啊,她手里还拿着电动JJ”“我还真没见过这么淫荡的女人呢?”“真不要脸啊”

这时,我发现阿东离我远远的站在一边,好像这件事和他没什么关系,任凭满大厅的人对我评头论足的。我的处境难堪死了,站在那里不知所措的,任由别人在那里羞辱我。这时,我手里的响了起来,我接起,里边传出了阿陈的声音:“你在大厅吗?被人观赏的感觉不错吧,哈哈哈”里边传出阿陈邪恶的笑声:“现在你听着,你就在大厅里撩起你的裙子,然后把那假阳具插进你的阴道里,打开开关,然后走到外别,上停在门口的那量灰色奔驰车,听见了吗?”

阿陈挂掉了。我却拿着愣在了那里,更大的耻辱摆在了我的面前,他竟叫我在大庭广众之下亮出自己的阴户,把假阳具插进去,我真是难过死了,做性奴竟是这样的啊,我连死的心都有了。这是我看到了阿东,他好像是知道他的老板叫我做的是什么,他恶狠狠的看着我,挥了挥拳头。我意识到我要是再不做,就会有更难过的事情降临到我头上了,于是我把心一横,脸涨的红红的,用颤抖的手撩起自己的裙子,亮出了阴户,这时我发现我的阴户早已湿露露的了,我咬了咬牙,一狠心,把那假阳具插了进去,一开开关,那假阳具在我的阴道内肆虐的震动起来,我差点一下摊在地上。周围看热闹的人们发出一阵惊呼:“快看啊,这骚货就在这里把假JJ往进插了”“我这儿有真的你要不要啊?”我这时已听不到人们在说我什么了,脑子里一片空白,我这才深深体会到什么叫做耻辱了。突然,有两只手抓住了我两条胳膊,我抬头一看,是酒店的两个保安:“你这不要脸的贱货,怎么跑到我们酒店来搞这些名堂,赶快给我出去”不由我反应,两个人架着我走出酒店,又一直走出大门外。把我往马路边一推“不要脸的烂女人,最好不要叫我们再看到你”转身走回酒店去了,我跌坐在马路边上,屈辱的泪水夺眶而出。这时,那辆灰色的奔驰车悄无声息的驶到我身边,阿东从车上下来,把我架上车,向城外驶去……

短短的一个上午,也许做不了许多的事,可就这短短的一个上午,我却经历了我人生旅途中的许许多多个第一次:我第一次单身一个人外出到一个陌生的城市;第一次拿自己做赌注豪赌;第一次彻底改边了自己的身份;第一次在男人面前脱光衣服;第一次在大庭广众之下暴露自己的乳房和阴户;也是第一次被人看作是一个淫荡下贱的女人…

奔驰骄车在F 市的街道上飞快的行使着,我坐在后排的中间,阿东和阿义分别坐在我的两边。自打我上了车,谁也没有和我讲过一句话,我也没说话,眼泪不停的流。刚刚那耻辱的一幕我想我这辈子都无法忘掉了…我终于明白了,这就是一个性奴隶所该承受的。我不停的在问自己:你的选择是对的吗?今后的路还长了,你受的了吗?

渐渐的,我的心情慢慢平静了下来,刚才发生的一切还在我脑子里过着电影。我却发现了一件可怕的事:虽然我很难接受刚才所发生的一切,但我的内心好像并不反感,甚至每当我想到那么多的人在公开的场合羞辱我时,我的内心甚至还有一种满足感,当人们那样羞辱我的时候,我真的很兴奋的。自打我上电梯到现在,我的阴道里一直是湿露露的,以至于我把那么粗的假阳具插进去时,都一点没费什么力,只不过我当时没有意识到罢了…

随着我心情的渐渐平静,我开始注意车窗外的景物了,这时我才发现,车正朝着市外开去,已开到城市的边缘了,四周逐渐出现了一片片的菜地…很快,我们驶离了市区,又走了一段平坦的路后,开始进山了…

突然,一只手放在了我的左乳房上,是坐在左边的阿义的手,他用力捏了捏我的乳房,邪笑着说道:“现在好了,车进山了,不会再有查车的了,我们也该放松放松了。”说着话,就开始摘我乳头上挂着的乳饰。右边的阿东这时也动了起来,开始脱我的超短裙。我明白:他俩又要开始玩弄我了。但经历了刚刚那一段后,我也变的坦然了:该来的就来吧!我没有反抗,任凭他俩脱掉了我的上衣(如果那也能叫上衣的话)、短裙,摘掉我身上所有的饰品,最后,连那双高跟鞋也被拿去了,我于是又成了一丝不挂…这时我才发现,那只电动的假阳具还在我的阴户当中不停的震荡着,我下边早已湿成了一片,车座上也有一滩的淫水。看到这些,我的脸又红了。这时阿东大笑着叫起来:“快看啊,连车座上都流了这么多,这个女人真是淫荡死了,还装什么接受不了?哈哈哈哈…”阿义也接着说:“就是啊,比我上次接的那只骚母狗可骚多了,想来这个贱货一定是觉的那假JJ不大过瘾了,不如我们哥俩一起来满足满足这个骚货吧。”这时,我发现自己虽然脸很红,但并不像刚刚下楼时那么感到羞耻,反而内心里甚至希望他们快点行动起来…他们俩也没再犹豫,一左一右开始行动了。

他们先是把我的两条胳膊背在身后,叫我用身体压住。接着把我的两条腿一左一右最大限度的分开,分别担在他们的腿上。我很顺从的接受着他俩的摆弄。这时,阿东低下头来,用嘴开始吸允我的乳头,他吸的很用力,还不停的用舌头舔,我的乳房就像触了电一样,酥麻嘛的,那种感觉我从来没有过。阿义也没闲着,弯下腰,用手抓住插在我阴户里的假阳具,开始用力的抽插,这下我可真受不了了,情不自禁的开始呻吟起来,同时把自己的乳房和阴户使劲的往前挺,我知道自己是在纵容他们…慢慢的,我的意识开始模糊了,呻吟声也越来越大了,很快,我的呼吸开始急促了,伴随着阿义不停的抽插,我也开始用力的把身体前挺再前挺,突然,阿义把那假阳具拔了出来,阿东的嘴也离开了我的乳头,一切都停止了,当时那种感觉真是用语言难以形容,难过死了,我知道自己马上就要来高潮了,可偏偏他们在这个时候停了下来…这时,阿义说话了:“没想到这骚货高潮来的这么快,我也不过才插了她几下子,差点就叫她捡了便宜了,兄弟们还没爽呢,她到自己先爽起来了,阿东,你先上吧,我们也该爽一爽了…”阿东没有说话,把我的身子转了九十度,叫我躺在阿义的腿上,把我的两腿拉起来向阿义的方向推,阿义接住我的双脚,向自己的方向用力拉,阿东脱下自己的裤子,拔出了他的阳具,他的阳具是那么的粗,而且很长,早以直立起来了,上边的筋一条条的看的很清晰。他用手把阳具的上下掳了两把,对准我的阴户,狠狠的插了下去,他每一次抽插都那么的有力,直接顶到我的子宫里,而我的阴道也被他那粗大的家伙撑的满满的。于是,整个车里又传出了我大声的呻吟声…

阿义呢?他一手抓着我的双脚,另一只手在拼命的揉搓着我的两个乳房,又掐又捏,还用力拽我的乳头,我整个人都进入了无意识状态,很快,我的高潮到来了,是那么的激烈,一次、两次、三次…一直到我第三次高潮到来后,我发现阿东开始颤抖起来,接着,他把自己的阳具从我的阴道里拔了出来,用手使自己的精液射在了我的身上。接下来是阿义,又是很长时间激烈的碰撞,又是一次次的高潮,直到他也把精液射在了我身上…

我的人整个瘫软了,好满足好满足啊,整整六次的高潮,我从来没有过的美妙的感觉,是那么的激烈,那么的痛快!再看看现在的我,那里还有什么羞耻啊,难为情啊?早就抛到九宵云外了,唯一有的就是满足、就是享受…我已不再是坐在车里了,而是整个身子躺在阿义和阿东的腿上。阿东呢,他这时好像一点反应都没有,自己闭上眼在养神,而阿义的手还在我的乳房上不停的游走着,还不停的和我说着话:“怎么样啊我的小骚货,感觉好吗?”我看着他,脸微微一红,点了点头,他又问到:“以前给男人这样干过吗?”我摇了摇头。这时他突然问道:“你觉的你自己是不是一个最最下贱的骚女人呢?回答我!!”我这回连想都没想,就说“是的,我是。”他又问了一遍:“是什么,正面回答我。”“我是个最最下贱的骚女人!”我毫不犹豫的回答,其实到现在,连我自己也开始相信我就是这样的女人了…

这时,传来了阿东的声音:“快到了,我们该准备一下了。”于是,阿义的手离开了我的乳房,转过身去取东西,这时,我才发现我们的座位后边的后窗边放着一只箱子。阿义把那箱子拿起来打开,里边是一捆绳子,一副很粗很沉重的金属脚镣。我明白,这都是为我准备的。

他俩先给我的双脚戴上脚镣,在脚镣的中间的铁环上拴着两根细绳,细绳的另一头各拴了一个塑料夹子,他们把这两个夹子分别夹在了我的两片阴唇上。接下来是捆绑,标准的中式五花大绑,绑的很紧,绳子深深的勒进了我的肉里。一切准备好之后,他俩都不再理我了,也不再说话。

这时,我透过车窗往窗外看去,车在山中行驶着,窗外除了树什么都看不到,很密很密的,有点原始森林的味道。很快,车转过一道山弯,停在了一道铁栅栏门前,司机按了按车喇叭,没有看到有人出来,那门无声无息的打开了,车开了进去,前边还是茂密的树林,还是依然什么都看不到,又走了几分钟,来到第二座大门前,这回和上一回不同了,是一座带门楼的大铁门,门上雕着很漂亮的浮雕,两边的围墙足有三米多高,墙上同样雕着精美的浮雕。车驶进大门,我眼前一亮,里边的景色和外边完全不一样了,就好像是一个很大的欧式花园,满地都是各式各样的花坛,花坛的外围是树林,再往里走,是一个很雄伟的欧式风格的楼,楼的周围是一大片同样是欧式风格的别墅。我们的车并没有在楼前停下来,而是绕过这座建筑向后开去。接下了又进入了不见天日的密林当中,最终,在一座大铁门前停了下来。这时传来的阿东的声音:“到了,下车吧。”

我被五花大绑着,脚上戴着沉重的脚镣,光着双脚走下车来。这时我才看清楚:前边这座大铁门是嵌在山中的,我明白了,里边是个山洞,也许这就是我今后这十五年要居住的“家”了。

这时,大门上的一个小门打开了,走出来一个酷似打手一样打扮的男人,这个男人的样子好凶啊:光头,很大很圆的眼睛,浓密的落腮胡子,身上肌肉很发达。这时,阿东开口说话了:“水手,老板给你打了吧?这就是那个一连输了八把,成为这里最下贱的性奴隶的贱女人,我现在把人交给你了,你可要好好照顾她呦。”我知道了,那个家伙叫“水手”,可能是专门看管奴隶的。水手把我上下打量了好几遍,这时我也不知那里来的勇气,在他盯着我看的时候,不但没有羞涩的感觉,反而挺起自己的胸膛,同样直视着他。“嘿,还是一个满有勇气的小骚货啊,没问题,交给我了,你们走吧。”说完,对着我说到:“跟我进来,下贱的奴隶。”抓着我的臂膀就往门里扯。我才一迈步,就感的自己的阴部火辣辣的疼痛,原来,那脚镣很沉重,被两条绳子拉离了地面,全部重量都集中在了夹在我阴唇上的夹子上,撕扯的我的阴唇疼痛难忍。我咬紧牙,一步一步艰难的走进山洞的门。

“咣铛”一声,山洞的门关上了,水手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一直往前走,快点。”借着山洞里昏暗的灯光,我开始打量这个山洞。这像是一个人工开凿的隧道,很深,我看不到尽头,洞壁两边每隔几步,装着一盏不是很明亮的灯,地面是用石子铺成的,而且有的石子还是有棱有角的立在那里。这时候,我不襟想起了那些被捕的女英雄,我现在不就很像是她们吗?我以前也曾不止一次的幻想过自己作为一个女英雄,被捕后被敌人押进监狱的情景。想到这些,我情不自禁的抬起头来,挺起自己赤裸的胸膛,强忍着铁镣撕扯阴唇和地上的石头扎脚的疼痛,一步一步艰难的朝洞的深处走去…

山洞很长,我走了足足有好几分钟,总算走到头了,面前是一道门,看起来很像是电梯门,水手按了一下门边的按钮,门开了,果然是部电梯。我们走进电梯后,电梯开始下降,过了好一会儿,终于停了下了,门开了。我走出电梯。眼前出现的是一幅标准的监狱的场景:一连两道铁栅栏门,每道门口都坐着一个同样是打手模样的人。门一道道的打开,我们进后又一道一道的关上了。里边是一个大厅,厅中间有一张很大的方桌,方桌的后边一排坐着三个很粗壮的中年女人,我被领到桌子前边,水手向中间那个中年女人说道:“范大姐,这就是老板交待的那个赌输了的贱女人,我把她交给你了,她要是不听话,你就通知我,我叫兄弟们好好伺候她。”那个叫范姐的女人点了点头:“知道了,辛苦你了。”水手扭头走了。这时,那范姐把我上下打量了一番,问道:“多大了?”“23了”

她又问:“你真有他们说的那么淫荡,那么贱吗?”这句话叫我很难回答,我迟疑了一下,心想:难道我能说不是吗?“是的”我回答说。范姐朝她的左边一指“阿香,你带她进去,叫她先吃点东西。”坐在范姐身边叫阿香的那个女人应声站了起来,“跟我来。”领着我走进了旁边的一个房子,那是一间不很大的空房间,里边只有一张木头桌子和两个圆凳,阿香帮我松了绑,又摘掉了我的脚镣,“你坐在这里等着。”转身出去了。不一会儿,她端了一个托盘又走了进来,里边有一碗米饭,一碟肉菜和一碟煎鸡蛋,还有一大杯牛奶,她把这些放在桌上说:“快吃吧,好好给自己补充补充,要不今晚有你受的,不吃你会撑不住的。”说完转身出去了。这时,我才发现自己真的是很饿了。从打来了到现在还没吃过东西,也没喝过一口水呢。于是我也不再犹豫,狼吞虎咽的把东西全吃光了…

吃完饭后,阿香走了进来,看到我吃完饭了,问道:“你需要方便一下吗?”

我不明白她为什么问我这个,但我确实需要去方便了,于是我对她点了点头,我被带到靠里点的一个小门前,里边是厕所,我进去方便了一下,又被领进了另一房间里,这个房间是个空房子,房间的中央立着一根柱子,地上钉有一个铁环,还扔了一堆绳被油浸过的麻绳。阿香这时对我说道:“因为还没有正式为你举行成为奴隶的仪式,所以你还不能进入奴隶们居住的地方,就先在这里休息一下吧,仪式今晚进行。”说完,她冲着外边喊道:“阿莲,过来帮我一下。”不打会儿,另一个叫阿莲的女人走了进来,她俩先拿起一段绳子,捆在我的腰间,接着从我的裆下绕过来,狠狠的一勒,就勒进了我的阴户中,疼的我“啊”的叫出声来,她们并不理会,先是给我捆了丁字裤,接着把我五花大绑起来,每一道绳子都勒的非常的紧,手法也很熟练,一看就是经常捆绑人的。接下来,她们叫我坐在地上,上身靠在柱子上,先把我的双脚套进铁环里,用绳子紧紧捆住,连我的脚趾头都紧紧捆住,一下都不能动,接下来是小腿、大腿。然后在我的腹部、乳房的下边和上边各勒了四道绳子,勒在柱子上,而且勒的很紧。最后,她们叫我闭上眼睛,然后在我的嘴上、眼睛上和额头上各勒了两道绳子,同样勒在柱子上,这下,我的全身上下一动都动不了了,连眨眼都不可能的。全身上下处于半麻木状态,这时,听阿香说道:“好了,你安静的休息一下吧,仪式开始前我会来叫醒你。”说完,我听到关灯关门的声音,接下来,四周安静的一点声音都没有了,只有我的心在不停的跳动着…

我被捆在房里,开始回想我这一天的经历,回想着我所受到的羞辱及虐待,我开始问自己:阿雯,这就是做奴,是你想要的吗?你后悔吗?我发现自己并没有什么后悔的感觉,反而每当想起那一幕幕时,就不禁热血沸腾,甚至希望快点再次降临到我身上,想着想着,渐渐的,我睡着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