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后初夜

和一波面对面坐着,开始谈谈双方的工作,实在没有话题又说说时事新闻,

后来还是以沉默收场。这就是我结婚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相亲的无聊经历

可没有想到的是,没过多久,双方的父母居然开始讨论买房子结婚的事情,

我哭了很长时间,最后还是只能抹着浓妆走上了婚礼殿堂。那天我一直不敢看一

波,我怕我会忍不住哭出来,只能虚假的向前来道贺的人们微笑应酬着。

宴席散去,即使前来闹洞房的人们也因为丈夫和我的家庭关系而不敢胡乱为

难,这是那天唯一让我欣慰的。凌晨,一波送走最后几个客人后,涨红个脖子来

到床前,我则坐在床上看电视,故意装作不知道什么似的,他的双手搂在我的腰

上,我突然变得很紧张,抛开一波就不是那种我喜欢的类型不说,我对这个人甚

至是感到陌生,可怕的是,可我却偏偏成为了这个「陌生人」的妻子

房间里的灯灭了,只有电视的光线在视觉上闪烁着,一波搂住我的肩,另一

只手在我的胸部抚摸起来,我没有拒绝,也没有理由拒绝。

好像革命烈士上刑场,心一横反倒觉得轻松了,也许是身体不可控制的快感

给予了我宽容、接纳……

我们就在这种环境下做了,感觉似乎没有快感,只有电视里报道的新闻和压

在我身上喘着粗气的一波,我都没注意他到底兴不兴奋。似乎只是一个眨眼的功

夫,随着他进入我的身体,我们就算是经历感情与现实最难过的一关,脑子里

还暗自回想起相爱了三年的男朋友知道我要和别的男人结婚后,对我怨恨的眼神

和咒骂我的每一句恶毒的话。

可我没有一滴眼泪,甚至内心也没有悲伤的踪影,我甚至怀疑自己就是他嘴

里那个为了利益而出卖自己的女人

我忽然主动的用手抱住了在我身上运动的一波,那一刻我需要一个坚实的臂

膀……一波起身去冲澡的时候,我才知道做完了。

他在洗澡时,我就在想今晚怎么睡?我害怕两人赤裸着身体盖着一床被子,

他又要做怎么办?我反感这种应付,从我自身强烈想要一个人。当然,说出来肯

定会或多或少地伤害到他。我不知道怎么开口,我突然有一种悲哀……情绪瞬间

跌到谷底。

卫生间里哗啦啦的水流声引出了当晚我第一滴眼泪,接着就一发不可收拾,

我忽然很想任何一个在乎我的人,任何一个关心过我的人,哪怕是平时对我频频

示爱的其他男人,温热的泪水打湿在枕头一角,迅速变得冰冷……

一波从卫生间出来了,跪到了床上,感觉想看看我怎么了,最后他还是离开

了床,到沙发上休息了。这使我有些歉疚,又想叫他上床来睡吧?又怕自己提心

吊胆,睡不安稳,我还是比较自私的,就这样怀着各种复杂多变的心情,我算是

平和的度过了这一个艰难的夜晚。

记得后来对我最要好的一个朋友说:「第二天看见留在我下面和床单上的东

西,我非常恶心和绝望。」就这样,婚后,我们很少做,我总能找到不舒服或者

别的各种借口,因为我根本不用去考虑他的感受。只要一纸婚姻存在着,似乎就

是对各自的家人一个交代。

迈出第一步很难,可迈出后,回头想想反正就那么回事了,还能怎样?接受

现实,阳光照旧早起夜落,很长一段时间,同事问我你老公怎么怎么,我都会停

顿刹那后冒出一句:「哦,你说一波啊?!」

接着同事们就会认为我是幸福来的太突然,而被胜利冲昏了头脑。而我只能

对他们羞涩一笑来掩盖我的无奈,而在他们眼里,却认为我笑得妩媚,笑出了幸

福,就这么着吧,要怪谁?可自我的欺骗却如同一颗隐形炸弹,自己都不知道什

么时候爆炸,甚至不知道它的存在。

结婚半年后,两家这种「亲人」的互助下,身为省领导公公也带给了我父

亲,这场婚姻的操作者和最大收益者,理所应当的回报,从一个处级干部提升到

了主持一方的副市长。

当晚,单位里专门为我搞了个庆祝,那天晚上吃饭的时候我喝了很多酒,然

后又约了同事继续去唱歌喝酒,我疯狂和身边的人频繁干杯,没见过我这种状况

同事们怕出事,纷纷说要回家了,见我不想走,众人背着挎包只能坐在包间里

干着急,最后,还是一个平时被我认作弟弟男同事主动说负责送我回家,大家

才再三嘱咐一番后离开了。

我还想喝,尽管我的头痛得要命,我吵着再来,这个被我戏称为小弟弟的同

事则强行搀扶着我出了包间,好像一路我都在胡言乱语,不小心看到他因我而在

众人面前尴尬的红着个脸,我放肆的笑了,到了地下停车场的时候,因为光线灰

暗,我和他重重的摔了一跤。

他想要扶我起来的时候,手不时触摸到了我上身敏感的地方,不知怎么了,

我没有丝毫不快,反而抬着头,散发着挑衅的对视着他,从他的眼神中,我看到

他对我的这种反应很意外,最后,他还是艰难的把我弄上了车,然后就躺在位子

上喘着粗气。

我心里想,我今年26岁,他比我小几天,不至于我对他一点吸引力都没有

吧?他伸手去发动汽车,我不甘心,借着酒醉,假意拉住他拿着钥匙的手,暗示

他熄火,发动机依旧响着,可车子并没有动,沉默了一会儿他柔和的说:「我送

回家。」

一向对外表自信的我听他这么一说,真想发火骂他,可我没有,我只是将头

向他靠近,我的举动无疑明示了他,最终随着发动机熄火后,他低下头开始亲吻

我,我没有反对,热情的回应了他的吻。

不一会儿,我感觉到了他的手伸进了我的衬衣,在我的胸部抚摸着,而此时

我的乳房已经胀得憋在胸衣里等待被释放,特别是我的乳头鼓得受不了任何刺激

敏感

虽然我是在酒精的作用下毫不掩饰的随心所欲,但毕竟内心还是有些不安和

惶恐,所以我闭上眼睛,接受着男同事的吻,和抚摸,我的胸衣松开了,我的裙

子被掀到了腰部,丝袜内裤一起被退到了半抬起的大腿处,我不会拒绝将要发

生的事情,反倒觉得我激起这个男人欲望满足了我的某种虚荣.

我渐渐散失着自知,他也开始了他的动作,我的下身被插入了,这一刻才稍

微有点酒醒了,忽然想到反抗,可不听使唤的身体却在迎合着他的每一次冲击,

他时而抽动的很厉害,时而不得不在狭小的空间里调整体位,某种说不出的心理

刺激和报复感促使我享受快感,我在他身下纵情的娇喘着.

他忽然狠狠地进出我的阴道,我恳求他轻点,他也可能觉得兴奋过头了,一

边小声向我道歉,一边赞美着我下面如何舒服,我们的舌头不时的交织在一起,

我的乳房也在他手中感受爱抚,可很快他就射了。

我假装睡着了,他黑灯瞎火的在车上找着卫生纸料理后续,还帮我重新整理

好衣服和裙子,可这并没有完,我被拉到了酒店,把我放在床上后,他开始吻我

的耳垂、全身,我们整晚做了几次记不得了,但全身和床单最后全都湿了。

第二天醒来,我发现手机上居然有三十多个未接电话,除了几个朋友同事

外,几乎是一波打的,我才意识到自己做了荒唐的事情,没等他起床,我便匆忙

穿好衣服出了酒店,一路上不断反悔和自责,如同杀了人的犯人一样极度不安,

甚至跑到医院去做了一个阴道清理。

但有些事情发生了一次,就很难当作没有经历过,在后来的一段时间里,我

依然和这个同事保持着这种暧昧关系,在他家、酒店、郊外甚至下班后的单位

公室里,我们疯狂做爱,我甚至觉得我爱的就是他,我不能没有他.

终于有一天,做完后,我躺在他怀里,告诉他想给他生个小孩,当时我只顾

着自己幻想妈妈的幸福,却没有注意到他的表情变化。

没过几天,他忽然消失了,打听才知道他被调到了其它城市了,而这一切,

正是因为我一直在父亲面前帮他说话。

那天我感觉我什么都没有了,真的好绝望,想到了死,回家后,一波整在厨

房做饭,看着桌上热气腾腾的菜,我才发现原来这是我一直拥有却忽视的温暖,

一个家的感觉,一波抬着菜出来,看到我,忙问我怎么了?

这种关心平时都有,可我总是加以反感的帽子,可今天听了感觉很温馨,我

觉得自己没有好好的珍惜身边拥有的一切,却自私的责备着自己的遭遇,可毕竟

没有和一波好好说过话,我只是简单地寒暄应付了几句,他放下了菜,叹了口气

才缓缓说道:「心里苦,就哭出来。」

我不知道该回答什么,他接着又说:「其实是我不好,喜欢你而不顾及你的

感受,硬把你和我拉在一起,这些年是委屈了你。」

我没有想到他会这么说,我忽然抬起头看着他,这是结婚以来,我认认真真

的去注视他,虽然依旧没有什么好感,可却不再讨厌他,他可能也没有见我这么

看过他,尽然脸都红了,这一刻给我带来了很多阳光,我微微的笑了,思想里忽

然冷静了很多.

再回过头来想想一波,我觉得我应该真是一个幸福的女人,他没有其它高干

子弟的坏毛病,除了上班就是在家,这么些年对我的态度从来没有抱怨过,每次

看他因我拒绝做爱后的痛苦表情,我其实真不懂幸福的含义。

每天做好的饭菜、热天放在冰箱里的水果,冷天放在枕边的保暖内衣,这一

却我总觉得是应该的,总觉得是他亏欠我的,而现在亏欠的人应该是我。忽然好

希望能找回这种安静的生活感,好好的守住这个家。可现在已经晚了,我走了太

多的错路。我一一的告诉了他我的一切……

看到他震惊的表情,我实在哭不出来,也不想再脆弱了,我只想说完后,尽

快离开这里,离开他,离开我的生命。说完后,我起身准备离开了,这时一波在

后面抱住了我,我挣扎,一波却抱得更紧,我只能任由他抱着,他没有责备我任

何一句话,只是很温柔温柔的说:「对不起,是我造成了你的伤害,请给我一

次机会,我们好好过下去。」

一种异样的感觉涌了上来,可我还是压抑住这种动摇的心理,违心的回答:

「我不配你爱我,我自己也无法原谅自己。」

「不,请让我们重新开始,好吗?」一波依然死死抱着我,不肯松手。

见我没动静,一波把我抱回饭桌前,按在椅子上,然后开始夹菜喂我,我无

法再坚强了,终于哭了,哭得一塌糊涂,我即怜爱自己,也爱怜着眼前这个「陌

生」丈夫,我的头第一次主动的他的胸口,委屈地钻进他怀里,感觉他胸部的温

度和心跳,我打他,掐他,拧他,责怪他为什么对我那么好,为什么不骂我,而

现在我真不忍离开。

过了很长时间,我的情绪才渐渐稳定下来,我们第一次开始了认认真真的享

受二人小世界,一起靠在沙发上看影碟,我靠在他肩上,手轻轻的放在了他的腿

上,可能这种接触在这几年的婚姻时光里还是第一次,我渐渐觉得一波的呼吸有

些变化。

我知道他想要什么,我不再为难他,反而手指在他腿上小范围的绕着,果然

一波有些开始亲吻我的脸颊和耳朵,看我没反对,一波的手摸进了我的胸部,我

居然差点习惯性的试图制止,一波抚摸很温柔的我的胸部,缓缓而有力的让我享

受,不一会儿,我便有了乳房充胀的感觉,一波从来没有在我身上感受过这些变

化,显得有些激动不知所措,也不知道该抚摸还是该揉搓,只知道快频率的在我

乳房上游走。

而我放在他腿上的手,已经能感觉他裤裆里一个硬硬的东西在一跳一跳的顶

着,我想笑,感觉那东西很搞怪,顺其自然地,一波的的手开始向我的腹部滑摸

下,我忽然有些不好意思,因为我下面已经粘湿湿的了。

不想被他觉察到我的丑态,手自然而然的去阻挡一波的侵袭,但还是让他得

逞了,他的手指穿过了我的阴毛,碰到了我湿润的地方。

我看到了他得意的微笑,我忽然觉得羞死了,想要起身去关灯,一波拽住了

我,顺势把我搂在怀里,短暂的四目对视后,我们嘴对嘴开始热吻,一波失控的

的手有些使劲的揉搓我的乳房,本来乳头就比较敏感,这样让我有些疼痛,可我

无法说出来,因为他狂热的吻已经快另我窒息。

我失去了力气躺倒在沙发上,一波也毫不客气的整个人压了上来,他解开我

的衣扣,同时吻着我的嘴一刻也不离开,当他绕过我后背解开胸衣纽扣时,我还

是好奇的追问他怎么这么熟练?

他被我突然一问,只会结结巴巴的解释说本来就很简单,我也不责难他,在

他「笨拙」的爱抚下,我的身体开始发热,下面忍不住阵阵流出液体,黏黏的留

内裤上,有少许不舒服,很想他快点帮我脱去,想到这里,我喘息的声音开始

呻吟起来。

一波伏下头在我的乳头周围用舌尖舔着,这对我很受用,因为我的膨胀的乳

房如同布满了神经细胞,每一个细小的动作都能传达震撼全身的刺激。一波终于

开始脱去我的长裤和内裤,一边脱还一边想看看下面,我连忙说不要,一波很快

也脱去了自己的衣裤。

虽然以前也有做,却没有注意到他下面,原来毛发出奇地浓密、黝黑,很性

感,一根红红的肉棍一进竖起,好像男女第一次,他迫不及待的插入我下面,

进入到我体内的瞬间,我们两人都不住「啊」了一声。

用心去感受,才发现一波的那根充实了我下面,一动就刮到了我阴道内的兴

奋神经,过电一样传遍全身,直冲大脑,我受不了这种刺激,只好抱紧了一波,

由他那根在身体里进出。

一波含住了我的乳头,轻轻的用牙齿摩擦着,我呻吟声更大了,感觉房间里

只有我失魂的叫声,我弓起身体,尽量缓冲一下快感带来的过大冲击,一波时快

时慢的在我阴道抽插着,汗水淋淋沾满了我和他的身上,一波忽然凑到我耳边

说:「老婆,今天好像我们新人初夜啊。」我莫名的万般羞涩的回应了他一声。

看来他很喜欢听到我娇气的声音,下面运动的一次比一次更深,并且问我:

「疼吗?」虽然不痛,但过大的兴奋刺激也让我觉得有些承受不了,于是我手指

紧紧陷入他后背的皮肤中,皱着眉心痛苦状的微微点头。

这种反应让一波不能再把持住自己,一阵抽搐后,我感觉阴道里灌入了很多

热热的暖流,我正想让他退出时,忽然感觉到原本软下的那根又再次打了气似的

充满我体内,我惊诧着一波的能力,再一次在他身体下失去了意识的我似乎虚脱

了,这就是我和老公婚后的初夜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