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少妇的哀羞的同人】(17 欣恬部分)

美少妇的哀羞的同人】(17 欣恬部分)

“只是咱们两个享受,却不管David 可不太好吧?这个就当做David 的分身

好了,呵呵,估计他那玩意连这么细都没有吧?没事,就当是他的好了!”

刘副总那张平时总是装作道貌岸然的脸上,露出了残忍淫虐得笑容。趁着欣

恬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扳起她一条修长的玉腿,就将那部手机向她蜜穴杵了进

去。

刚刚才被男人粗暴插刺过的私处,淫液淋漓。不仅大阴唇好似河蚌一般张开,

露出着布满湿润淫液的鲜红嫩肉。就连那两片小小的耻瓣,还有蜜穴,都因为刚

刚剧烈交合过,变为红肿张开的样子。挨到近处,甚至就连里面湿润肉壁的一点

蠕动,那微微的一张一盍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刘副总抱着欣恬一只修长的玉腿,将手机往她的小穴里塞去。几乎是在瞬间,

就让明白过来的欣恬脸色一变。

“你要做什么?不要,变态!”女人用哀弱的声音,小声的叫道——不是欣

恬因为现在的环境,压低了声音,而是因为在那一刻,她真是没有力气大声尖叫

了。

欣恬伸出双手想要推挡,但是刚刚才激烈交合过的身子根本没有什么气力,

而且即便是有,只凭那双纤细的手臂,十只秀气葱白的指尖,又怎么挡得住男人

的大力?而且最关键的一点,还是刘副总阴狠的说道:“怎么?要不我干脆打个

电话给David ?”

一声话语,让欣恬身子一僵。那刚刚就要到达高潮,因为生理的原因还留在

脸上的绯红色泽,在那瞬间,又多出了一抹无法形容的僵硬。可怜的欣恬用满含

水雾的双眸,凄苦地瞧着对方。她绝望地摇着自己的脑袋,白皙贝齿和红唇微微

张合,轻弱的念道:“不……不要……”,低声的,哭泣着哀求道。

“那就赶紧把腿张开!干你娘!自己扳着!”面对着这个恐怖的男人,欣恬

真想大声喊叫救命,甚至在这一刻,当隔间外面的小便池又响起水声后,她甚至

都知道只要自己一叫,肯定会引来注意,肯定可以有人来救自己。但是……呜…

可怜欣恬最终还是不敢这么做——为了可以和David 在一起,她已经承受太

多。她实在是不能在这个时候放弃……

你这个魔鬼……屈辱羞耻的泪水从眼角落下,顺着那还有是绯红色泽的脸颊,

一直向下落去。

欣恬压着胸中啜泣的哀羞,娇小的身子因为悲哭而颤抖,单薄的锁骨在这一

幕景色下都显得更加清秀,美丽的双乳、乳尖,都因为哀羞哽咽而一点一点地轻

颤着——在刘副总的恶相下,身子还很力弱的欣恬悲泣地扳起自己修长的双腿

让自己的双腿尽量屈伸张开,化为M 形的样子,羞耻的在这个男人面前,展露出

自己双腿间处还淋漓着蜜液的私处。雪白的大腿根部向两侧拉开后,露出了那湿

润的鲜红,好似鱼嘴一般含粘着淫液蜜汁的小穴,在刚刚激烈交合过后,就连那

黑色的耻毛上都沾着丝黏的露珠的私处

呜……

男人看着欣恬双腿间的密唇,那红润湿腻的色泽,自己的喉咙不可控制的咕

噜了一下——一向以超薄出名的苹果手机虽然不厚,甚至还可以说比和铅笔还要

细。但是那宽宽的造型,却真不是女人阴道可以接受的形状——“呜……”当

刘副总将手机使劲往欣恬小穴里塞进的一刻,那疼痛的感觉,让欣恬承受不住的

咬紧了银牙,倒吸着凉气,使劲的仰起了自己修长的脖颈。

呜……不……

在那一刻,欣恬只觉自己的小穴就好似要被撕裂一般,她使劲咬紧自己的嘴

唇,为了不让自己叫出声来,甚至在慌乱中将文胸从衣服上面拿起,叼在了自己

的红唇贝齿间。

呜……

紧靠在水箱上的她,修长的颈上,现出大片汗水。湿黏黏的汗液,让白皙

脖颈都变成了充满肉感的深色,连颈部地一根根大筋,都因为她使劲仰起头部的

动作,变得更加明显起来。两腿间处,从蜜穴里流出的液体都沾在了男人的手指

尖上,涂在了粉色的手机上面,那有着她和David 一起合照照片的屏面上面。

呜呜……被男人的手指还有手机一起插入私处的欣恬,只觉自己的小穴好似

要被刮烂一般。娇小的身躯颤抖着,因为这非人得折磨,呼吸加快,白皙贝齿都

似乎要将文胸咬透,将自己的芳唇咬烂一般。

但是即使在这样的折磨下,她那修长的十只纤纤玉指,秀气的指尖,却还是

使劲扳着自己的双腿——因为她实在是不敢将双手放开——在那一刻,欣恬的十

只玉指都陷在了自己本来白皙得可以滴出水来的大腿肌肉中,将那耀目的白皙

为一道道被纤纤玉指压迫得浅红。就连那裹满香汗的大腿根部,紧挨着阴阜私处

的腿肌,都拉伸绷紧到了极限,就像展开的河蚌一般,将她湿润红艳的秘处完全

暴露在空气之中。

白皙大腿根部,红色的嫩肉密唇,就好像受到压迫的湿润花蕊一般,被男

人挤压得变形。淫液粘滑的液体,再配上男人发着深色的皮肤、手指,粉色的手

机,裹着长长丝袜还有黑色高跟鞋的双足,鞋跟,几乎抵到了隔间的板面。雪白

诱人身子,弯曲如虾米一般,受到男人凌虐的样子……

“怎么样?是不是很爽呢?”

在刘副总的恶声中,欣恬的小穴被手机撑成了丨字形,好似一个竖起的硬币

一般,让欣恬感到一阵求死不得的疼痛。原本自己和小芬一起购买,帖子手机后

面的粘饰,那一粒粒小星星、假钻、月亮,在此时就好似刀子一般,划楞着欣恬

小穴里的嫩肉。直使她那紧闭的双眸中都忍不住的,随着身子的颤抖,落下了大

滴的泪水……呜呜……早知道……就不买这些了……可怜的欣恬在心内想道。

由于手机外形和女人阴道的差距实在太大,当手机插进一半,刘副总想把左

手手指从欣恬小穴里抽出来时,甚至感觉自己的手指被欣恬的小穴还有手机夹紧

得,抽都抽不出来了!

“呜呜……”可怜欣恬强忍着小穴好似已经被完全撑裂,里面的嫩肉都好似

被用刀子刮一样的剧痛,使她使劲的咬紧嘴里的文胸,不让自己因为疼痛叫出生

来。阴道好似撕裂般的疼痛,让她浑身都好似被水浇过一般,裹满香汗。一双美

眸都受不住的翻起了白目。但是仅仅只是如此,仍不能让刘副总满意。

这个显得有些瘦削的男人使劲地把手机往欣恬的小穴里杵着,使劲的,不管

这个女人是不是受得住挤压的,直把欣恬的小穴撑得好似一道薄薄的皮筋一般,

包裹着那部手机。

“呜呜……”

可怜欣恬强忍着剧痛,使劲的仰起着脖子,美丽的小脸都因为疼痛戚紧了眉

头。丰满奶子都好似女人在生孩子一般,随着拉长的呼吸,夸张的一下一下地

起伏着。修长的双腿都在哆嗦着——直至刘副总在手机大半塞进欣恬的小穴后,

把手机使劲一拧。

“呜!!!”

宽版的手机,几乎瞬间被转了九十度的方向。在那一瞬,欣恬只觉自己的下

身真的被撕裂了,不是感觉,而是真的撕裂了!连耻骨都被折断的撕裂了!

转动的手机就好像绞肉机一般,绞动着小穴的嫩肉旋转,化出无数折痕。欣

恬的小腹纤腰,猛的向上弓到极点,在那一瞬,甚至连她的括约肌都不再管用,

剧烈的痛楚中,一股腥臭的热流从她的尿道里猛然喷出,向撒开的喇叭花一样喷

了出来!浇满了刘副总一手、一脸……

“不要!!!”

在那一瞬,欣恬的身子真是再也承受不住的,失禁了。剧烈的疼痛下,甚至

连她的魂魄都好似飞出了体外。

“干!你母亲没教过女尿尿要去厕所吗?”被欣恬忽然喷出的尿液弄湿了手

指、袖口,甚至连脸上都沾了不少的男人,没有在意自己的语病,恼羞成怒地向

失禁美女喊道。

“不是……呜……求你……”

但是他身前处的这个女人,已经没有能力回答他的问题了。

脸上沾满美女尿液的男人恶狠地吼着,恶狠地继续扭旋着手机,报复着欣恬

将尿水尿在自己脸上——不是因为嫌尿水脏,而是因为完全没有准备!

男人粗暴的动作下,欣恬无法忍受的松开了扳着双腿的手手,真是在身子

都在抖着的,颤抖哆嗦着,就好似快要死掉一般地戚紧着眉头,将自己纤长的指

尖伸向私处,想要阻止男人的粗暴。

大股的汗液和失禁的小便一起,从欣恬的身上不断涌出。直让这个娇滴滴的

女子在那一刻,就好像一个刚刚出水的美人鱼一般,白皙身子满上是粘滑。丰

满的奶子都因为纤细的双臂向着下身伸去,被挤压得更加突出的起来,就连上面

那两粒明显充血勃起的好似红宝石一般的乳尖,都随着那被挤压得变形的美乳

颤抖地弹跳着。

女人挣扎着,哀啼着,想要挣脱男人的魔掌,摆脱插进自己下身的手机。在

那一刻,欣恬真是都觉得自己的下身都被手机撕成了可怕的大口子,因为那疼痛,

都让她都升出希望自己不是女人的想法——因为要是这样,自己就不会感觉疼痛,

不会被这个男人这么折磨了——但是偏偏,那手机却好似和自己的肉洞连成一体,

男人的拧动下,没有一丝要脱离的迹象。

欣恬的小穴,真是就好像箍紧的皮筋一般,紧啜着手机。她那落满汗水的身

子抽搐着,就连那大腿根部的嫩肉都在手机的拧动,男人的大手下,肉眼可见的

抖颤着。

“呜……求你……停下……唔……”

望着身前哀求的欣恬,刘副总的嘴角露出了残忍的淫笑,脸上被喷了尿液的

恼怒,化为了控制不住的立即想要把自己的鸡巴再次插进欣恬小穴里的冲动!

“起来!你这个贱货!”

刘副总使劲地拧着手机——在这个动作中,他的手指似乎碰触了手机的照相

开关。宽大的触版上,显出了欣恬小穴里一层层湿润的红色褶肉的特写。在不知

觉的情况下,欣恬一张张小穴的特写都被手机拍了下来。

男人使劲的拧着手机,将手臂向上提起。不!不要!!!欣恬受不住身子

疼痛,小腹纤腰,随着刘副总的手臂,就好像她的小穴被手机的塞子完全塞住一

般,扭着自己的屁股,在四肢几乎无力支撑自己的身子下,白大的屁股随着手机,

使劲的向上抬了起来。

可怜的女人在痛苦中根本不能自己,被男人提着屁股,完全是靠男人的力量

才站了起来,再次变为后背冲着刘副总的姿势。真是全是靠着那部手机的拉拽,

才没有瘫倒在马桶上。

女人大大的奶子压在自己珍惜的新衣上,脚下的高跟鞋和男人的皮鞋在隔间

挡板下面,站在那发出着骚臭和黄色的尿液里面。在隔间下面微小的隔板缝隙间

露出着。

“求你……放手……”欣恬小声的乞求着刘副总,那微弱颤抖的声音充满了

娇弱的音感。她希望刘副总可以放过自己,不过在此时此刻,这想法对男人来说

真是天真到可笑。

男人再次举起自己粗大的肉棒,粗暴的将自己的鸡巴插进了欣恬的菊穴——

刘副总那刚刚马上就要射精肉棒,在间隔了一会儿节后,已经略微缩小了一些,

不过这并不妨碍它依旧怒挺的狰容。

当自己的鸡巴抵到欣恬的菊肛的一刻,因为下身蜜穴里的手机得缘故,那一

刻,男人真是觉得欣恬已经被自己玩了不知多少次的屁眼,真是紧到难以想象的,

甚至,就连把自己的鸡巴杵进去都费劲的紧致!

“贱货!把屁眼松开!”男人粗鲁的,对着欣恬小声的吼道。那西服外衣紧

贴着汗水粘滑的香艳裸背,男人的嘴唇在自己耳畔念出的声音,吐出的气息。在

那下身的蜜穴仍然被手机插入中,那痛苦的好似要死了一样的折磨中,在那一刻,

却又有着那么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在欣恬身体内升出。

不再去管自己在的地方是那里,自己的动作过大,会不会被人发现!刘副总

一手继续扭着手机!一手使劲的拽起欣恬千怕、万怕,被弄乱的秀发,让她滑美

的香背使劲地向后弓起,使劲地挺动起自己的屁股

“呜!”

在那一刻,男人因为自己巨大的鸡巴被女人屁眼夹的紧紧,真是差点都要

受不住,双腿都要颤抖起来的喘息中。女人,真是感觉自己的下身又一次撕裂了

——本来在承受了男人变态的折磨后,都不应该觉得还有什么疼痛可以超过刚刚

那种疼痛的她,在现在,这小穴里面插着手机,屁眼又被男人鸡巴插入的疼痛,

却明显得比刚才还要厉害。那疼痛的感觉,真是让欣恬在一瞬间都感觉自己的灵

魂都被男人的鸡巴顶出了身子

David !!!

旋钮的手机绞着娇嫩的耻瓣,就好像刀子一般在里面转动,让女人身子

的继续失禁,尿道就好像完全不是自己的一样,那淋漓的小便继续控制不住的,

贴着她裸白的大腿,一直流到了她的丝袜上面,弄湿了她的鞋里。直觉男人的鸡

巴杵在自己没有一点湿润的菊肛里,“呜……”那种疼痛,就好像自己已经死了

一般,只能在心里念着自己男友的名字,咬紧自己的文胸,使劲的忍着,让自己

承受下去。

David ……

在那一刻,欣恬身后的刘副总清楚地感到自己的鸡巴是怎么用力的,才插进

女人的菊穴。欣恬被疼痛绷紧的身子,菊穴,再加上下面那个长长的手机造成

的向上凸起,是怎么挤得自己的鸡巴寸步难进。这紧,真是紧!但是在这要命的

紧至同时,自己的鸡巴被女人菊肛夹紧的压迫力,又是那么的爽!简直是爽到极

点!

“干!”男人发出着低低的吼声,额头上也冒出汗珠。完全不顾欣恬的痛苦,

将自己粗大的鸡巴向着她娇嫩的菊穴里,一捅到底!

“呜!”在那一刻,粗大的鸡巴被女人娇嫩的肛肠完全包住,让男人享受

了极点的刺激。而女人却完全相反的,因为那疼痛,自己的身子都控制不住的猛

力颤抖起来,使劲仰起自己修长的脖颈。白色的肌肤,青紫色的皮下筋脉上,布

满了细密的汗珠。一滴滴的汗珠落满了她如镜般光滑白皙的香背。

身后,男人的身体在费力中开始了动作,一下一下,开始享受女人菊穴异

常的夹紧。箍紧肉棒的菊穴,被撑到好似一条细细的皮筋一般,就好似是在啜咬

男人的鸡巴一样,紧到了极点。在男人用尽全力的抽插下,甚至每次鸡巴往外

抽的时候,都可以看到大片的鲜嫩肛肉从里面被带出,刺进的时候,连最后一点

菊穴的嫩红都会挤进肉洞里面。那感觉,就好似男人的鸡巴向外抽出的时候,自

己的肛肠都被生生的拉出了自己腹腔一般。

“呜……呜……”

火热的感觉,随着一下下抽查的动作,龟头上粗大的肉棱,被菊穴里的肠肉

紧紧夹紧的紧至,进去的时候就好似生生硬钻,出来的时候也挤压的分外费力,

化为一下下妙不可言的享受,传到男人的身体之中——不同于女人受到的折磨,

男人在此刻只有因为兴奋性欲疯狂

“嗯!嗯!”

“呜呜……”

隔间里,男人压制着自己越见粗重的喘息,使劲的挺动着自己的下身——虽

然此时他的鸡巴都因为女人的菊穴太紧,有了一些疼痛,但还是受不住那享受

快感,用力的抽插着——而女人呢?则是痛苦的承受着一切。

如果说刚刚自己的小穴被刘副总抽插的时候,欣恬会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沉迷了的话。那么现在,那唯一可以让自己忘记耻辱,绝望,羞辱的可能,那种

无法忍受的性欲快感,都已经完全消失了——现在的欣恬真是再没有一丝享受

的感觉,只剩下无尽的痛苦。

“呜呜……”

紧密的空间中,女人白裸的身子男人身前,承受着巨力的冲击和折磨,光

滑的美背使劲的向后弓起。一双丰满奶子随着身子向后仰起的角度,夸张的垂

在胸前,两粒红色的乳尖,和着大大白腻的奶子一起,随着男人的动作甩动着。

可怜的欣恬在刘副总的淫虐下,一滴滴屈辱的泪水从紧闭的双眸中滴落,David、

David ,她在心里,为了支持自己可以撑过一切,不断地念起自己男友的名字。

甚至幻想,现在这样粗暴对待自己的不是刘副总,而是David.如果是David

的话,那么不管他做出什么,自己都可以……呜呜……

身后,刘副总继续卖力的挺动着自己的腰肢。原本就差点射精的鸡巴,在抽

插没过多久之后,再次到了怒挺的极限。感到自己似乎再也无法憋住,就要射精

的刘副总,虽然使劲夹紧自己的括约肌,想要再享受一会儿。但是因为欣恬现在

的菊穴实在太紧了,实在没法再坚持下去!

他搂着欣恬的纤腰,将自己的腰胯使劲撞在她那美白的白大屁股上,直将那

充满弹性的白大屁股不断撞的变形。啪啪声中,因为那要命的快感,都似乎不再

去管会不会被别人发现!在那紧至又热到极点的菊肛里,粗大的龟头在夹磨之下,

终于,随着那要命的快感挤压着自己龟头的顶端,男人再也承受不住的,随着双

腿的一阵颤抖,终于将一腔的白浊液体,深深的射进了欣恬菊穴的深处。

***    ***    ***    ***

“嗯!”在那一刻,男人发出了满足的喘息,而女人,则是在被男人终于松

开自己,粗大的都有些被夹疼了的鸡巴离开自己的菊腔后,无力的,滑落在了隔

间的地面上,坐在了自己刚刚尿出的那些腥臭的液体之中。

“呜呜……”厕所的隔间里,女人靠在马桶的边上,纤细的指尖插进自己的

秀发中,披散着头发。因为刚才的折磨,还有自己对自己的羞耻,自己居然在和

男友的定亲宴上,和别的男人在卫生间里发生关系,还被强失禁,而羞耻的

低泣着。一点点白色的浊液,挂在女人男人抽查得厉害的,现在还未完全合并

上的菊穴口处,一点点地向外渗出。

“怎么样?知道我的厉害了吧?”志得意满的男人的嘴角处,露出满足

翘起。他瞧视着这个以前在公司里怎么追都追不到,好似女神般又聪明又漂亮

不过现在确实贱的和母狗一样,连狗都和她做过的女人。忽然,又注意到自己上

衣上溅到的尿液,一脸的骚臭。在一阵皱眉之后,刘副总又揪起欣恬的头发,将

她一把拽起。

“赶紧的,别在这里装死了!赶紧把你那个脏洞里的东西清理一下。干!你

这么个美人儿尿出的尿怎么都是骚的?”刘副总抓着欣恬的头发,将自己还没完

全缩回去的鸡巴挨到她的面前,成心羞辱着她的,敲着她白皙的脸蛋。欣恬悲泣

的闭上了眼睛,再睁开,瞧着刘副总湿腻的闪着油亮的鸡巴,看着上面挂的液体

之外,还有的一点点黄褐色的斑点……

欣恬的心内,产生了一种想要呕吐的恶心。她知道刘副总是要自己用嘴去为

他清理干净鸡巴上的东西,这种事情自己以前不是没为别的男人做过——几乎都

是被人强迫着,或是在自己身上被涂抹了东西后……呜……但是现在……

“快点!赶紧的!”在刘副总的压低的呵斥声中,欣恬痛苦得再次的闭上了

自己的眼睛。修长的睫毛下,动人的双眸中孕积着无人可以看到的泪花。轻轻的,

张开了自己的小嘴。

David ……

全裸的女人,吐出了自己的丁香小舌,红艳艳的满含着口腔里的液体的湿润

的舌头,从着头部开始,沿着龟头下端的和包皮缝隙,贴着龟头滑动着,用自己

的小嘴包住了刘副总的鸡巴。

那种恶心的想要呕吐的感觉,在欣恬的心里衍生更多。但是她却必须忍住。

此时的欣恬是多么希望这一切都是一场梦,自己再睁开眼睛的时候,是在自

己的房间里,自己和David 根本没去那个私人俱乐部,自己实际是在为David 清

理着做爱后的东西。

David 、David.可怜的女人在心里催眠着自己,悲泣的,向着自己现在吃的

男友的鸡巴,而不是刘副总的骚臭玩意。

此时,在她身前的男人自然想不到欣恬心里想的这些,只是看着欣恬乖乖给

自己清理鸡巴而感到十分满意——不过自己身上这身西服弄脏的事情还是让他十

分生气。

在下面的蜜穴还被手机插着的情况下,欣恬卖力的为刘副总舔着鸡巴,光裸

美白的身子,依然在这个人来人往的饭点厕所的隔间里,就那么光着。

上面,刘副总拿起欣恬刚刚激烈肛交时掉下的文胸,擦起了自己脸上的尿液。

白色的蕾丝胸衣,充满了一种女人才有的体香地香气。一面是公司里最漂亮

女人在为自己清理鸡巴上的浊物,一面是自己手里拿她着的乳罩擦脸。这样的

现实,让这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的心里更加地美了起来。

“行了!真是什么事都不会做的婊子!”在又弄了片刻后,刘副总总算让欣

恬停了下来。他压低着声音说着,声音不大,但是那声婊子还是好似一根鞭子抽

在身上一般,抽着欣恬的心里。我……真的是个婊子吗……在那一刻,欣恬的心

里,在她整个人都麻木的当下,没有升出任何想法。但是在脑中的更深处,她的

意识里,却真的对刘副总这句话做出着反应。

隔间里,刘副总粗鲁地推开欣恬,欣恬的奶子就好像两坨大大的冰糕一般,

随着她的身子,显示着触目惊心的抖颤,还有那白腻、弹性。

男人把欣恬的文胸揣进了自己衣服兜里,从墙上的盒子里抽出几张厕纸,擦

了擦自己的衣服,擦了擦自己的玩意。然后,忽然想到一个主意,又一把揪起欣

恬的头发。“呜……”吃痛的欣恬反应不及,发出一声低低的呻吟,恐惧的抬起

头来。胸前处,那对大大的奶子,还是如以往一般,像一对名副其实的凶器一般

轻轻的颤颤着。

男人把刚刚擦过东西的纸巾抵到欣恬的唇边,“把嘴张开!”。一声喝令下,

欣恬几乎没有任何想法地,赶紧张开了自己的双唇——看着这个刚才还很倔强的

女人,现在居然乖到了如此,刘副总的心里又是一乐。

男人将那团肮脏的纸团,塞进了公司里人见人爱的美女的小嘴里,就好像把

她当做一个吞吐赃物的马桶一般。用手指捅着,几乎将那个纸团杵到了她的嗓子

眼——因为这一下太过突然,粗暴,之前完全没有准备的欣恬几乎立即就被喉咙

里有异物的感觉,弄的真要呕吐起来。一双水雾朦胧的双眸中,再次涌出了受不

住得被呛出的泪水。

“记着,今晚在家里洗干净了等着我!干你娘,看什么看,这么喜欢吃厕纸?

下回干脆拉泡大便给你吃好了!“

男人恶狠狠的对女人说道,女人,自然不是因为喜欢厕纸塞进自己的嘴里,

才睁大了眼睛看着刘副总,而是……“今晚我要陪David 还有他父母……”

现实中,在刘副总说话同时,欣即就想到了今晚原本的安排。她勉力的睁着

因为呕吐的感觉而闭上的双眸,长长的睫毛下,一双美目中露出着想要争辩、不

敢相信的目光。近乎是乞求的,在小嘴里塞满东西的情况下,含糊的念着。甚至,

都不及去想刘副总说的其余羞辱自己的话,比如要自己去食便……

不过显然,她想的这些事情和刘副总想好的今晚的安排完全无关。

“干!那和我有什么关系?今晚在家里洗干净等我,不然,哼哼~~”刘副总

阴狠的说着,似乎是为了加重自己的威胁效果,在把手指从欣恬温暖的小嘴里抽

出后,又把鞋尖向她两腿间处一顶。“呜……”当场,就让欣恬又差点失禁一般,

又发出了一声悲泣的哀啼。

大大的皮鞋鞋头,挤压着女人分开的双腿露出的手机。本来就是在手机的

撑迫下,好似肉红色的皮筋一般绷紧的小穴,在这挤压之下,“呜……”那恐怖

的未婚夫送给自己的手机机身,上面的一粒粒粘饰,就好像刀子一般刮着欣恬的

蜜穴,直让欣恬再次翻起白目——对此时的欣恬来说,真是不让自己再次失禁

已经是奇迹了,那里还有任何争辩抗争的能力?

“晚上在家里洗干净了等我,知不知道?嗯?”

上方处,高大的男人继续残忍的折磨着赤裸着雪白身子的欣恬,看着她那白

皙的身子,修长的双腿,在自己脚下激颤。她使劲的仰起修长的脖颈,大大的奶

子都因为这疼痛,光亮亮的起伏着,美丽的小脸都疼痛的变形的样子。露出着一

副阴狠得表情,狠声地说道。

“呜……知道了……”下边,在刘副总的逼迫下,欣恬悲怯的,因为想要快

点摆脱这个恶魔,想要赶紧逃出这里,只能点了点头的,哭泣着,用着近乎是她

自己都听不到的声音,说出了同意的话语。

“哼!”得意的男人冷哼一声。除了文胸之外,将欣恬放在衣服上面的蕾丝

内裤也拿了起来,放在自己鼻尖嗅了嗅,揣进了自己衣服兜里。

“早早乖乖听话该有多好?好了,这个我先拿走了,回头赶紧穿好衣服回David

哪里吧。真是,本来挺简单的事弄得我这么麻烦……”

隔间里,此时的欣恬根本不及有任何反应,只是在男人小心的拉开了隔间的

插销,小心着外面有没有别人,出去之后,才反应过来,不要!你拿走了我的内

衣,我怎么出去啊!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