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袋有洞系列──SQUEEZ学园】(17)

【脑袋有洞系列──SQUEEZ学园】(17)

(17)

-------------

躺在床上

(第一天就干了钢琴家跟雪女,还喝了格斗女仆的母乳……)

超有成就感的,今天到底射了几次?

而且因为喝太多母乳的缘故,让我晚饭还差点吃不下了。

每个女生对我的好感度,似乎都点满了,对於身体接触毫不在乎,应该说会

主动把胸部贴过来。

果然是H-GAME的世界。

(对於我这种人来说,这里根本是天堂吧?)

周围都是巨乳美少女,而且还住在女生宿舍里的学园生活,就连宿舍管理员

都是巨乳美女

根据我打听来的小道消息,想要就读这所学校,胸围至少要有100CM,

这是最低的入学标准。

也就是说,胸部已经很大的俄罗斯冬将军米莎,胸围100CM的K罩杯,

竟然还算是最小的?

今天跟昨天遇到的每个女生,胸前都有着高高隆起,彷彿在衣服里面塞满东

西似的,让我怀疑她们走路到底是怎么保持重心的?

(……跟之前不一样的世界,应该不是作梦吧?)

美梦化为现实,只有巨乳的世界。

不过,看看宿舍里的成员,以及学校里的同学,她们似乎都不认为有哪里奇

怪,跟我的来往也很亲暱,根本就是色情游戏的展开。

她们应该不知道,我跟之前的我,完全换了一个人吧?就算我说自己是穿越

过来的,也应该不会相信。

这也代表,我可以尽情对女生胸部性骚扰了。

「还在睡觉吗?真是……」

一名少女偷偷摸摸进入『安云寮』的某个房间。

穿着黑丝袜的美丽双腿,用彷彿舞蹈的高超脚步踏在地板上,没有发出任何

声音。

当然,她有跟管理员雏子妈妈打过招呼。

雏子因为要负责所有人早餐的缘故,通常起得很早,穿好围裙在厨房料理,

家事的相关技能可以说点到满了。

幸好没看到明日香,少女暗暗在心里喘了口气,如果远山同学在场的话,就

没办法赢过她青梅竹马的特殊气场了。

「唉呀呀,小奏真大胆呢~~不过要早一点,否则小香看到会生气喔。」

雏子歪着头,单手捧着脸颊,露出有些为难的笑容,没想到会有其他学生

么早过来。

不过,雏子也不打算阻止,直接说了宿舍房间的方向后,哼着歌继续料理,

一副很乐在其中的模样。

这位天然呆的管理员,是不是有发现些什么呢?

围裙的胸前高高隆起,图案整个都扭曲变形了,中间出现一道深沟,手伸进

去想必能够轻易夹住吧。

乳房跟着煎蛋摇晃锅子的节奏晃来晃去,一上一下,煎蛋表面就跟雏子的脸

颊一样光滑,肯定很美味吧。

音羽奏点点头,偷偷比了个胜利姿势,得到管理员的许可,脸上的笑容快要

藏不住了。

一早就换好制服过来拜访,胸部像是灌饱空气的气球那样,将制服底下仅有

的狭小空间塞到爆满,领巾呈现很不自然的曲面角度,制服上衣虽然已经大一号

了,却还是觉得有些呼吸困难,胸部绷得很紧,

每天要将钮扣扣好,对奏来说是很辛苦的一件事,现在钮扣也是随时都快弹

开的样子,上下钮扣之间露出很大空隙,所以奏总是随身携带针线包。

从正面看过去,爆乳特有的美丽弧度一览无遗,锁骨底下彷彿出现了高音才

有的波长,从身体往前延伸出十几公分,越过最前端后,再度用同样波长往身体

收拢,小腹自然也被阴影覆盖了。

红色蝴蝶结的下方,制服浮现出一些水蓝色线条,那是胸罩罩杯撑到快要爆

开,完全贴住制服的缘故,可以略为瞥见胸罩花纹。

奏压抑急切心情,来到『那个人』的房间里面,看见有些髒乱的空间,闻到

男生特有的气味,光是这样,就让她心跳加速,脸也红了起来。

胸部感到一阵异样疼痛,这股疼痛渐渐汇聚到最前端,变成乳头摩擦胸罩的

刺激感,奏的嘴角有些失守,彷彿重新回忆起昨天早上的快感

「呵呵、这样的话……奏就给苏同学一些早晨服务喔。」

奏抬起包裹着黑丝袜的肉感臀部露出有着水蓝色线条跟可爱蕾丝的小裤裤,

偷偷钻进被窝里面。

昨天晚上回家之后,也成功弹奏出钢琴的奏鸣曲,努力忍耐『绝对敏感』的

副作用,获得妈妈称讚,让奏很高兴,却也更期待『色色的训练』了。

因为跟苏同学的训练,贯穿私处的『火烫指挥棒』、在胸部上敲打节拍的双

手、爱抚乳头带来的酥麻刺激比起来,弹奏钢琴的快感弱上许多,奏还能够勉强

忍耐。

就算身体一样出现生理反应,但依然弹奏完整首乐曲,这代表训练出现成果

了吗?终於能够重新体会音乐的美好了吗?

奏很清楚并非如此。

不是弹奏钢琴的『绝对敏感』没有出现,而是自己喜欢上跟苏同学训练的感

觉,喜欢上被性骚扰快感

越是弹奏钢琴,想被苏同学抚摸胸部的渴望就越是强烈,好想坐在苏同学的

身上摆动腰部,下腹部一直感到疼痛。

「哈啊、哈啊……胸部的前端、摩擦到了……咕噜……嗯嗯、嗯啊……」

比起钢琴,更想要苏同学的『指挥棒』,弹奏钢琴的时候,奏不自觉冒出这

个念头。

如果能够被苏同学性骚扰,想必能够演奏出更美妙的音符吧,当时苏同学揉

胸部的节奏,正好是四分之一拍。

……奏变成好色女孩子了。

不过,妈妈虽然听完奏弹奏的奏鸣曲,为什么脸却是很红,还要夹紧大腿呢?

而且身体也好香呢。

妈妈跟奏交代了几句话,就回去自己的房间了。

离开的时候,地上有一滩水渍。

「对了……好久没听秋乃唱歌了……嗯嗯……难道、她也跟奏一样吗?嗯嗯、

嗯啊啊……是不是……也有跟奏相同的体质呢?」

想起另一位出身演歌世家,却立志想要当歌手的青梅竹马,也是同班同学。

记得是在国中入学的时候,秋乃演唱校歌到一半,突然感到很不舒服中断,

之后就再也没有听过她唱歌了。

晚上奏的身体火烫烫,胸部一直流出母乳,胸罩跟睡衣不知道换了好几件,

小裤裤也是整个湿透,最后乾脆全裸睡觉了。

结果就是今天早上起得特别早,因为棉被跟床单被母乳弄得湿答答,胸部

黏着许多乾掉的母乳,早上是冷醒的。

奏红着脸把胸罩、睡衣、棉被、床单丢进洗衣机,赶快洗了一个澡后,换好

制服准备上学。

平常的话,奏都会提早到学校弹奏钢琴,想要克服『绝对敏感』的体质。

不过,今天她的脚步却是走向安乐寮,『绝对敏感』的后遗症,让她的胸部

都是母乳,感到很难受。

因为昨天晚上弹奏钢琴的缘故吗?让身体快要忍不住了,母乳让胸部变得很

涨,今天早上很费事,才把胸部塞进胸罩里面。

奏钻进被窝里面,光是乳房轻轻压着『那个人』,就让她舒服到差点忍不住

呻吟,前端感觉湿湿的,胸罩应该又被母乳弄湿了吧,乳头现在感觉好麻,好想

被吸。

幸好书包里面有放了备用的胸罩,虽然这是最后一件了,今天上课该怎么办?

奏已经管不到那么多。

吞了口水,做一些色色的事情也没问题吧,这是昨天的报复喔,呵呵呵。

奏偷偷拉下『那个人』的裤子,脸上的笑容停不住了。

「嗯呼呜呜……嗯姆……嗯啾……嗯嗯、啾噜噜……哈嗯……呼噜……嗯嗯

嗯……嗯啾……哈啊啊……嗯嗯嗯、啾呜!」

像是全身冒在热水里面的舒服感觉,让我意识慢慢清醒。

很类似昨晚泡澡的感觉,在宿舍里面最后一个泡澡,热水是美少女们泡过的

洗澡水,简直跟甘露没两样。

而且还听见更衣室传出吵杂声,似乎是米莎想要进来帮我擦背,却被法孃寺

同学跟舞拖出去了。

这种恰到好处的湿润感觉,应该说是舒服上好几倍、又热又湿的水润触感,

而且都集中在肉棒──不妙,快射出来了。

靠北,在女生宿舍梦遗也太难看了,我连忙掀开棉被──

「啾啪、嗯嗯嗯……啾噗……嗯嗯……啾啪、嗯嗯嗯……咕噜……嗯嗯……

啾噜……」

看见有着一头漂亮黑发的美少女,整张脸埋在我的跨下,虽然面无表情,但

双眼有些瞇起来,似乎显得很陶醉,嘴角流出几条透明口水。

原本应该跟着钢琴演奏哼出节拍的美丽嘴唇,则是换成细碎的吞嚥声音,以

及像是在品尝的咂舌声响,把口水跟前列腺液一起吞进肚里。

黑长直的同班同学,一大早就钻进我的被窝里含肉棒,而且应该不是刚刚才

舔的,因为连我的阴毛都被口水沾湿了。

因为趴在床上的缘故,美少女的胸兜露出明显开口,软绵绵的乳房压在我身

上,肯定有好几公斤的重量,可以瞥见互相推挤成『γ』文字的白皙乳球。

因为衣服里面的空间都被塞满,过度成长的乳肉往上挤压,几乎都快满到锁

骨了,跟肌肤一样雪白柔嫩的北半球看得很清楚。

「呃……奏,你在做什么?」

「啾噗、啾噜……啾嗯、啾嗯……呼噜、吸噜……舔舔舔……嗯啾、嗯嗯?」

听到我的疑问,奏才稍微抬头看了我一眼,不过嘴唇倒是没有张开,继续抿

肉棒

瞬间,像是在思考些什么的样子,用这种嘴巴含住办根肉棒姿势,定格了

几秒。

口水来不及吞掉,沿着嘴角跟肉竿表面的空隙慢慢滴落──

「啊姆、哈姆……嗯嗯、啾嗯……嗯嗯、啾噜……啾噜噜……哈啊、哈啊…

…吸噜……」

接着,奏的视线又回到肉棒,继续低着头舔来舔去。

简直像是昨天进入『绝对敏感』的发情状态,稚嫩嘴唇贴着肉棒表面,舌尖

舔过龟头的每一个地方,感觉刺刺痒痒的。

奏毫无顾虑趴在我身上,P罩杯的乳房直接压着大腿,沉重重量让我很难移

动,善用自己胸前的强大武器,挺着这么重的两颗球体,到底是怎么弹钢琴的?

一大早就有这么一位黑发美少女,钻进被窝里面替我口交,这里果然不是原

本的世界,而是穿越到SQUEEZ的巨乳世界……

「啊啊、等、等等!奏、等等啊!」

「哈姆、啾噜……嗯嗯、嗯啾……嗯嗯、噗哈!怎么了吗?」

我连忙拍拍奏的脸颊,指尖彷彿触碰到牛奶表面似的,感觉超滑嫩的。

轻轻抚摸美少女的柔软脸颊,却又有着异样的僵硬触感,那瞬间龟头也麻了

一下,代表我没有作梦,奏果然把我的肉棒含在嘴里。

不过被我这样捉弄,奏也没办法继续舔了吧,她一脸不满吐出肉棒后,用有

些不开心的眼神扫过来。

即使如此,她的脸蛋看起来依旧很漂亮,而且嘴唇跟龟头之间,还牵着好几

条透明细丝,就连AV女优也不会表现得这么色吧!

「怎么了?那是我要问的吧?」

「奏要让苏同学有个清爽的早晨喔……哈姆、啾噜……啾噜、吸啾……嗯嗯

……」

奏回答得理所当然,这么直接的答案,反而让我这个提问的人反应不过来。

而且,奏才刚回答完,嘴巴都没有阖上,就再次把肉棒含进嘴里,樱色嘴唇

停在竿部中段的位置,嘴角传出阵阵吸吮声。

「好爽……呃,不对,等等啊!」

「噜噜、啾噜……啾嗯、啾趴……呼嗯、嗯嗯嗯……噗哈!又怎么了吗?」

听见我制止的声音,奏一样乖乖吐出肉棒,只是这次很明显皱着眉头,眼神

也透露出许多不满。

而且,她的嘴唇继续停在龟头附近,像是随时都要再次吞掉肉棒的样子,口

水流到下巴,闪烁着异样光泽,这个钢琴家实在太色了!

「如果是要给我一个清爽的早晨,怎么会是一大早就在吹啊?」

「……奏进来苏同学的房间,发现苏同学的被窝搭起一座小山,还没起床就

表现出欲望,真不检点。」

你还有脸说我不检点!但我不好意思吐槽,因为爽到的人是我啊。

而且,奏为了防止我逃跑,双手还捉着我的腰部,十根手指像是在抓犯人似

的,都陷进肉里了,紧紧捉着不放。

跟女高中生的纤细躯体相反,怎么看都是发育过度的饱满乳房,也直接压在

大腿上,感觉到有两颗硬硬的圆点在磨蹭,而且这两颗圆点还湿湿的,该不会又

分泌出母乳了吧?

「所以,奏作为可靠又可爱同班同学,当然要用嘴巴让苏同学清醒,而且

苏同学也确实醒过来了,奏的做法没错,一百分满分。」

「这个……你的心意我很高兴,但这只是单纯的生理现象……」

「看见苏同学的鸡鸡站起来,奏就会下意识想要含住,这也单纯只是奏的生

理现象喔。」

最好是啦!

奏虽然面无表情,但嘴唇被口水弄得黏黏的,呵气直接喷在龟头上,比吹风

温柔几百倍的气息,让肉棒下意识颤抖。

她的语气说得很自然,根本不认为说的话有什么问题。

「昨天晚上奏也顺利弹奏钢琴,奏很高兴,这都多亏了苏同学的帮忙。」

「咦?可是这么一来……」

「弹完钢琴之后,『绝对敏感』让奏的身体很不舒服,晚上几乎都没睡觉,

所以一早才会来苏同学的房间。」

「来我的房间吹?」

「奏又能够弹钢琴了,妈妈也感到很欣慰,说奏一定要找时间带苏同学回去

一趟,想要跟苏同学说话。」

「呃……你该不把昨天的事情,通通都跟伯母爆料了吧?」

「奏必须跟苏同学道谢才行,於是问了妈妈该怎么做,妈妈说早上起床的时

候,能够被穿着制服女孩子舔到醒,可是男生的梦想喔。」

奏毫不犹豫说出这段破天荒的发言,而且位置都没移动过,头继续埋在我的

胯下,保持掠食者的姿势

她双眼直直盯着染成麦芽糖色的龟头屁股抬得高高的,裙子有些乱掉,被

黑丝袜包住的小裤裤,看起来更加可口。

有时候我也跟不上奏的思考。

「所以你早上起床后,不是到学校弹钢琴,而是跑来我的房间,把我的内裤

脱掉含肉棒?」

「奏有得到管理员雏子的许可喔,所以才舔的。」

「雏子妈妈不可能知道你想做什么吧!」

雏子妈妈……应该不可能知道吧?

脑袋里浮现那位天然呆管理员的容貌。

「奏回答完苏同学的问题,奏可以继续舔了吗?苏同学的『指挥棒』抖个不

停,像是在说想要快点回到奏的嘴巴里取暖喔?」

奏这次故意用身体磨蹭,装满母乳的胸部磨来磨去,哼着比钢琴更加悦耳的

撒娇声音,说出很不得了的要求。

而且奏盯着肉棒的眼神很认真,简直就跟她弹奏钢琴的时候一模一样,照这

种态度看来,根本不容我拒绝吧。

「……拜託了,我想射在奏的嘴里。」

「苏同学放弃抵抗了吗?一开始乖乖点头让奏舔不就好了?──哈姆、啾嗯

……啾噜……」

听到我的回答,奏瞇起眼睛,像是很满意的样子。

接着立刻张开嘴巴,再次将肉棒吞进去,像是在演奏音乐似的,发出有着各

种高低起伏的吸吮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