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第三部】(01-04)

【鬼故事第三部】(01-04)

序章俱灰

战士在很多人眼里都是坚强的,英勇的,然而他们也只是人,当面对变故,面对不可预知的事,会惊慌,会灰心,也会恐惧。

查来是见惯生死的人,他以为自己看淡了生命的全部,也懂得了怎样去珍惜自己平淡的生活,和享受生命。然而此刻他却不知所措,坚强的双膝跪在了地上。

丽雅是个倔强的女人,她从不知后悔为何物,因为她有自己的原则,有自己的信仰,然而今天她泪流满面,如最下贱母狗去恳求别人的侮辱。

第壹章归来

查来坐在回家车上,看着胸前链坠里妻子的照片,露出久违的微笑。他实在太累了,自从退役以后,查来被招聘到保全公司上班,然而这公司的业务实在不壹般,从保护整治首脑到暗杀,假如不是心爱妻子希望给孩子们更好的生活,他是绝不愿意再冒着生命危险赚钱的,然而如今的高端生活又是如此实在。

回到他那远近闻名的豪宅后,壹个靓丽的身影冲了上来,壹把跳到他的身上,四肢也随之缠绕在他健硕的身上,献上饱含爱意的热吻。

像查来这么精壮的军人肯定对性的需求也是极大的,下体的大棒是瞬时就充血顶在了美女胯下,只是他知道家里还有孩子,壹个父亲的本能战胜了兽欲,她赶紧把女人托了下来,带着笑意说:“别急啊宝贝,孩子还在家呢。”

丽雅的回答是壹手捉住那几乎要撑爆裤子的肉棒,用极其挑逗的声音在他耳边低吟:“我让爸妈把他们都接走了,今晚就我两。”

这话壹听,查来马上就兽性爆发了,公主抱起丽雅直接就往沙发跑去,房间都懒得回了。

查来坐到沙发上,丽雅的丰臀则坐在他的大腿上打着转,查来壹生中最大的成就就是自己的家人,而妻子丽雅是他最感谢上天的赐予。丽雅出身农家年轻时常要下地晒出的肤色却只是古铜色并未很深,脱去衣服后里头的肤色却又白得亮眼,光滑细致壹点都看不出是从农户中走出的女孩。她的脸蛋不是那种很精致的瓜子脸,有点方,五官却很深刻异于壹般的泰国人,很有性格的长相。年轻时的清贫,劳作使她整个身形都很消瘦,四肢很幼,很修长。成婚后坚持锻炼使丽雅既使已经生了两个小孩依然保持着母亲特有的丰胸翘臀,更锻炼出了壹个有马甲线的小腹。

此刻两人已脱下衣服,两个健美的身躯毫不保留的纠缠着,厮磨着,双唇紧紧合在壹起,唇枪舌剑先行交锋起来。

无论战场还是职场总是处于领导地位的查来在自家床上却是个被征服者,尤其是战后回来,他更发现妻子变得主动很多,开放很多,也许有人会怀疑自己的妻子红杏出墙,但家里头除了两个孩子还有两老,假如在如此繁重的生活压力下她还能去勾引别人,那,他也认了,谁让自己深爱着这个女人呢?

沙发上,丽雅开始骑行起来,下体壹对肥硕的肉臀上下起伏着,吞吐着那坚硬的肉棒,她拨起壹头的秀发,露出胸前那对虽然只有32D但因为配合着21寸的小蛮腰和纤细的四肢晃动的格外激烈的球形双乳,壹边满脸的满足,壹颦壹笑都足以令查来高潮不断。

也许是因为两人太爱对方,又也许是查来的工作总是很长时间在外,致使每壹次他们做爱的时候总是如此剧烈,如此的激情四射。

只见查来双手托着丽雅的丰臀,壹边维持着抽插,壹边向厨房走去,到了流理台前,他把丽雅翻了个身,放到台子上,致使丽雅双腿悬空,而高大的查来刚好从后插入那依旧往外泛着白沫的小穴,到这里来查来肯定不是只是换个体位,只见他左手把着那不盈壹握的小蛮腰,右手打开冰箱拿出壹瓶啤酒,喝上壹口,然后把其他的都倒到了两人的结合处。

这冰凉刺激的啤酒被肉棒带入丽雅的下体,激灵的丽雅整个人壹哆嗦,壹股尿意随之而来,金黄的液体也不知是啥就顺着那笔直的美腿滴到了地上。

:“啊~~~老公,妳坏死了,啊~~~受不了了,啊~~~要死了~~~”随着这刺激的到来两人双双到达了高潮

丽雅被内射热精刺激地四肢直挺,瘫软在台子上,查来也伏在丽雅的美背上享受着这壹刻的温存

:“滴滴滴滴。”急促的电话声惊醒了查来,他发现妻子已经在给他整理装束了,他接过电话,身边两个孩子和妻子笑容满面的出门了。他觉得很幸福,只是不知为何总觉得很短暂。。。

泰国,也许是最多国人去的外国了吧,临近我国,消费便宜,还极具当地特色。丽莹就跟着自己的土豪男友来到了这里。

说来也巧,这位男友正是那天在酒吧和丽琳在厕所打了壹炮的纯情小男孩,自从那天以后,他就用尽各种方式想找到他的第壹次,可惜这位多金的王子最后找到的却是个双胞胎姑娘,那天他终于找到了丽琳的电话,谁知打得不是时候,丽琳当时正被申辊按在墙上爽,忙着呢,结果代接的姐姐发现有人送上门,不吃白不吃决定答应了小纯情约会

初次见面,丽莹就发现这男孩很特别,特别的废,明明是个富二代,样貌也不差,却硬是因为怕妈妈,到上星期被丽琳开苞前都还是处男。和壹些比较废的富二代壹样,各种不良爱好他都有,只是因为胆小加上家里严嫖只试过飞机场,赌都是熟人开,还得家长陪同,饮到是有,只是他品味也不低,壹般都是品酒,至于吹吗?他觉得吸烟有害健康所以只是偶尔抽抽大麻。如此的废柴,丽莹也就当个免费快餐,准备吃完就跑。

于是在咖啡厅就开始主动出击勾引,打算速战速决。两人对坐正有壹搭没壹搭的聊着,突然丽莹那条穿着白色丝袜长腿就悄悄的伸了过来,修长滑腻的美腿隔着男孩的裤子从小腿轻轻的往上摩挲着,越来越上,越来越靠近那重要部位。

血气方刚的小男孩,哪是大仙附体的美女的对手,不到三分钟就按住充血的下体,叫上服务员买单,带着美女到附近酒店去了。

壹边是红旗高举,另壹边是饥渴难耐两人壹拍即合就开了房间,也从此走到了壹起。

[ 本帖最后由鬼故事于2018-7-2 10:37编辑 ]第二章异地

泰国的红灯区和世界各地壹样,是黄,赌,毒的聚集地,但也和其他地方不壹样,这里的地方特色也十分明显,各色的美女到底是男是女无从知晓,纹身店,酒吧处处透着廉价但神迷的意味。

丽莹跟着男友梁泰来到了泰国,两人刚进酒店就不受控制的纠缠到了壹起,原来的快餐如今成了她的长期饭票当然不是因为他富二代的身份,只见泰来褪去裤子,下面露出壹根长20厘米,易拉罐大小的畸形巨阳,巨阳在丽莹纤手的揉搓下慢慢充血,高高昂首,丽莹躺在床上,双眼看着眼前的凶器几乎冒出绿光,当然,看着面前白嫩的肉体,泰来更是不堪,呼吸顿时急速起来。没有过多的前戏,直接就是两个性器官的直接交流,只因难得已经涨得发痛,女的已经淫水直流。

:“啪啪啪啪”密集的声响中夹杂着丽莹的娇喘呻吟,她的双手紧紧的把着泰来的屁股双腿男人身体的两侧摩擦着,双眼紧闭,面色桃红,明显对这又硬又长的肉棒非常满意。她的樱唇凑到男人的耳边壹边低吟着:“用力点。。。哦,再深点。。。啊。。。快。。。”壹边又偶尔伸出灵活的小舌舔舐着男人的耳珠,刺激男人的各个敏感点。

泰来没有太多的技巧,但仗着自己年轻力壮,又是天赋异禀,半个小时下来,在丽莹的各种勾引下硬是没射出来,还把这小淫娃干上了壹次高潮

:“哦——————不行了,哦,妳的大棍把人家干坏了啦,啊~~~讨厌死了。”看着眼前被自己干的双颊布满红晕,下体流出阵阵阴精,双腿不由自主夹紧的靓丽女孩,泰来不想起早些时候的炮战。

那天约她出去喝咖啡,当然是想着打上壹炮,所以提前交代侍应生在她的咖啡里下了药,谁知她咖啡没喝几口却已经把腿伸过来撩我的裆了,被她那裹着白丝袜的软脚丫在鸡鸡那里踩了两下,我裆下就给了她反应。

出门转个弯,我就把她领进了早已安排好的宾馆,我当时心里头已经是火急火燎的了,谁知美女比我还猴急,壹进门反过来把我推到了床上,手脚麻利的就开始解我的裤袋,当她看到我硬起来只有8厘米的小钢炮时,我从她的脸上看到了壹丝失落,当时就有点“垂头丧气”,但美女还是很尽责的用她鲜红的小嘴给我口上了。

只是我也是在是太不争气,她才刚开始,我被她小嘴壹吸,小舌头在马眼处几个来回,加上小手玩着下头那两颗弹珠,我不到3分钟就射了人家壹嘴,看着她满足的吞下我的精液,然后挽起长发,淮备离开。我赶紧叫停了她:“给我三分钟。”

说完我也顾不上她到底有没有等我就拿上衣服冲进了厕所厕所里,我拿出带了多年的平安福,这是从小我的小姨给我的,说等我结婚了就用上,能保美满幸福,后来我长大了知道原来小姨是泰国著名的降头师,这平安符我则查到是种叫巨阳降的邪降,会令男人沉迷色欲直到脱阳而死,本应翻脸的我,却被告知原来我从小被小姨虐待竟把我练成了壹种从所未有的降头,如今的我不但精力旺盛还专治各种降头,因此,巨阳降留给我的就剩下好处了。只是这玩意只有不是处男才能用,而且真的身体变动我还从没经历过,不过今天被美女这么小瞧终于让我下定了决心。

三分钟后,我围着浴巾再度走到美女的面前,她从容的壹只手指玩着头发对我投来了询问的目光,我当即脱下浴巾,露出已经成长到20厘米,粗如儿臂的紫黑色巨阳,这壹下让她原本就圆溜溜的大眼挣得更大了,看着我脸上戏谑的目光,她好像有点气不过,再度把我推倒床上

这壹次,她明显认真了很多,只听手机里传来悠扬的爵士乐,她则扭动着细腰,翘臀随音乐舞动起来。双手拨起壹头的秀发,当手放下时,纤纤的玉手停在了衬衣的第壹个纽扣上,壹个,两个,直到纽扣开到了小腹处,她的手开始在若隐若现的肌肤上游走,不露出身上的壹点重要部位,只是偶尔调皮的跑出的壹对白兔,裤子被脱到刚好露出里头那条紫色的T字裤上檐,两瓣白肉露了个头,加上那迷离的眼神,使得我终于化身成野兽猛扑了上去。

我双手捉着半张的衣领往外壹拉,早已不甘寂寞的两团乳肉马上就跳入我的双眼。:“啊。”壹声嘤咛仿佛壹声催促,我粗暴的把她推倒床上,伴随着逐渐高亢的爵士音乐,我终于让开下头最后的防线,她那浓密的雨林终于暴露在我的眼前,:“轻点~~”伴随着她最后的壹声渴求,我的巨炮终于向前进攻。

很紧,但是水很足,虽然我的阳具已经很是怪物,但还是壹次就进入了半根。我再次往外整根抽出,粗大的直径把里头的嫩肉都带翻了出来,再次插入,又是进了半寸:“噢~~~要死了,哦,好深。”就这样来来回回的开发了3分钟,我的整根巨阳终于尽根而末,下头的春袋已经贴到那白嫩的屁股蛋上,我能感到下头的紧窄感,尤其是龟头部分又壹层紧箍的感觉,看来我是干进子里了,而此时丽莹从我闯入子的壹声长长的尖叫后,已经翻着白眼,下头也冒出黄色的尿水来,全身已经在发抖。

看着眼前失神的美女,那种满足感实在无法言喻啊。只是眼前的惨状也太激烈了点,为防止闹出人命,我把阳具壹寸寸的往外退着,退到只剩龟头的时候,失神的丽莹双腿往我臀上用力把我又重新推了进去。:“嗯,老公~~人家还要吗~~”满脸潮红的美人娇爹的说着,下头的阴唇还咬了两下,靠,够骚,我喜欢

于是我们又重新投入了战斗,也从此我们建立了男女朋友的关系(炮友),虽然她很大吃,每次见面我们的主要节目都是打炮,但我有小姨的特殊照顾,应付起来我还是游刃有余的,而且除了性,丽莹在各个方面都十分完美,所以我决定带她来泰国见见家长

[ 本帖最后由鬼故事于2018-7-3 01:44编辑 ]第三章红灯区

入夜的泰国多姿多彩,其中又以天堂和玛莎两间娱乐城最为兴旺。当然兴旺的背后必然不会过分简单。对门开着的两间娱乐城正是市内最大的两大黑帮所开,只是为了钱财,水火不容的双方暗地里阴招无数,明地里却有着默契,保持着表面的和平,和气生财吗。

天堂是集夜总会,赌场,桑拿按摩于壹身的综合型娱乐场所,玛莎只是大型的按摩和轻娱乐类场所。双方能维持均势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是天堂在情色行业方面略逊色于玛莎。近些年泰国国内对赌博的监控越来越严,致使天堂的生意和玛莎开始出现了差距。

因此身为大降头师的老板坤沙只好对自己的按摩师,其实就是妓女使用邪术了。

在他金碧辉煌的办公室里,有着壹尊四面佛,然而佛像后却是壹间阴暗古怪的房间。

房间低矮,壹张竹桌子,壹个蒲团,内里没有灯具只有蜡烛照明,诡异的是蜡烛的火光泛着幽蓝色,房里四面和外头正好对立,外头的墙上是当地神话史诗,里头四壁是赤红的壁画,画面是副副地狱图,桌子上只有简单的几样东西,壹个小竹筐,壹撮头发,和壹缸散发腐臭的黑水。

坤沙此时正正坐在桌前,只见他打开竹筐,里头竟是壹条大拇指粗细的黑蛇,而黑蛇正缠绕在壹个人头骨中,令人毛骨悚然。他壹手拿起头骨,黑蛇也随之被提出,然后他把头发塞入颅腔里,黑蛇仿佛感受到了什么,竟钻入颅腔开始吞食毛发。

另壹边几个正在上钟的技师同时感到壹阵晕眩,这几个技师都是天堂里出了名有姿色但问题多多的分子。昏眩过后,几人看着正在按摩的客人都有壹种心悸的感觉,下体处也仿佛被触动般丝丝的流着淫水

蛇性最淫,此刻被黑蛇吃了头发的女人都仿佛被蛇附体壹般,性欲膨胀起来。

最快起反应的是最年轻的莎莎,泰国和菲律宾混血儿的17岁学生妹,身上达到50%面积的纹身和青春靓丽是她最大的资本,因此除了壹些帅哥可以享受她的服侍外,那些秃头大肚的大叔常被她敷衍的招呼过去。今天又是个大肚子的中年人躺在按摩床上,本厌恶的只愿用指尖随意按着的莎莎,被施法后,明明还十分抗拒那油腻的大叔,心里却有种希望被猥亵被玷污的冲动,不知不觉,那手指开始向隆起的下体摸去。

要说这大叔还真只是来按摩放松壹下的,这壹下子被人捉住要害,还玩起了蛋蛋来顿时整个人弹了起来。可当他看到眼前已是娇喘连连,身上宽松的

工作服已经被拉到了肩下,露出里头各色鲜艳图案的纹身时,下面刚被吓了壹跳的鸡鸡马上就充血了,同时充血的当然还有他上面那颗光头。

大叔为人是正经的,但不是呆,这鲜活的美人已经爬到床上,开始自己主动给自己吹喇叭了,他还不动手就真是禽兽不如了。

大叔整座肉山壹般,翻起身子,嘴巴还叼着那小香肠的莎莎自然被压到了下面。这壹身的肉几乎把莎莎那娇嫩的身子整个埋没,这正经的大叔壹旦动弹起来比那些猥亵的家伙狠多了,完全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这野性美女在她手上几乎沦为壹座肉便器,只见那肥硕的大屁股贱肉横飞,就这么骑着少女的脑袋壹轮抽插大叔那小香肠到不至于深喉,但那阵阵肥人独特的体味,加上下体处的腥臭,熏得莎莎是白眼直翻,但就是这种恶臭下,莎莎的性欲却进壹步被加强,下体处不由自主的又是大量淫水分泌出来。

就在莎莎快被熏昏过去前,大叔终于被勤奋的美少女吹了出来,壹坨坨浓稠,白中还带丝丝黄色的精华被射到了莎莎的口中,本应十分嫌弃的莎莎却鬼使神差的开始吞咽这浓稠的精液,双眼直直的看着大叔,每次喉头滚动都仿佛得到滋润壹般,眼神里满满的渴求。

时间尚早,并非每个技师都在上钟,覃雅和安吉就刚好在抽烟。两人是很要好的壹对姐妹。要好的原因是两人的共同爱好—赌博。

她们是泰国底层的壹个缩影,做着皮肉买卖,却把买卖的钱倒入烟酒,赌博各种欲望的无底洞中。为了钱,她们可以说什么都愿意做,只是她们性格里的堕根性让她们更愿意不劳而获,因此迟到早退,工作敷衍,甚至偷钱,仙人跳什么的两人都敢做,只是两人做得隐蔽也不算太过分,再加上两人今年才27岁,正是脱去稚嫩女人美好的年华,才令无数客人甚至坤沙对她们睁壹只眼闭壹只眼。

此刻被降头术影响的两人看着对方的眼神都不对了,覃雅知道安吉的屁股好看,像很多外国人的壹样向上翘起壹个弧线,配上她那双紧紧闭合的修长双腿,但她第壹次觉得自己想打开她的双腿,像个男人壹样去侵犯去占有她。安吉则是死盯着覃雅随着呼吸急速跳动的双乳,明明没有生过孩子,覃雅却长着壹对竹笋形的美乳,平日里坦诚相见的安吉更知道覃雅的奶头粉红粉红的却有足足长3厘米,很怪异但听说男人们很喜欢,她现在也觉得很喜欢

两人本还淡定得到聊着天,慢慢,话题开始越扯越远,两人却越走越近,最后终于两对奶子先碰到了壹起,然后是两人的嘴唇,舌头迅速的纠缠到了壹起。

安吉的双手壹下就攀上那对圣女峰,覃雅明显更温柔,她被安吉推到墙上后,双手插入对方蓬松的大波浪中壹阵爱抚,也不知是不是安吉更有经验,壹阵湿吻后也是安吉先有了下壹步动作,她的进攻开始慢慢下移,从修长的脖子,到双峰,又到那平滑的腹部,最后隔着裤子深深的吸了壹口,舔了壹下。“亲爱的,妳都湿透了,真骚。”安吉仰起头狡猾的壹笑。

覃雅的脸已经红彤彤的壹片,她是个性工作者,但从未和女人有过如此亲密的接触,尤其还是自己的好姐妹,此刻她已被这种混乱的情况和突如其来的性欲冲昏了头脑,壹把按住对方就往胯下塞去。

壹时,这肮脏的后巷春色无边。

[ 本帖最后由鬼故事于2018-7-3 12:03编辑 ]第四章降头

查猜的降头术的确已经出神入化,把三大类降头术药降,术降,飞降融合在了壹起。先用情降放到性淫的毒蛇身上,然后以药降控制毒蛇,最后以飞降令毒蛇与受降者联系起来。

这降头受降者越多,效果越薄弱,以查猜计算四人是他目前的最好效果,正如前面三人,明显已被深深操控,虽不知所以,但都已成为降头,欲望的俘虏。

然而事事总有意外,或者说例外。这降头最后的壹个目标正是如此。女人名叫丽雅,细看之下,不但与查来的妻子名字壹样,眉宇间也十分相像,只是少了几分养尊处优的贵气,多了壹份生活重压带来的忧郁,然而那精致的五官,火辣的身材分明就是同壹个人。

丽雅可以说是这里最受欢迎的技师了,优秀的技术,出色的条件,脾气还特别好。可是她却是这里少有的正经按摩师,壹方面是她为人世故,说话不软不硬,客人吃点豆腐的有,但总不会越过底线。另壹边是因为听说她认识军方的人,所以连查猜都不敢对她用强。

此刻丽雅被蛇降影响,正是口干舌燥,下体处也早已湿漉漉的,只见她双腿开合,壹副难受的样子。但丽雅硬是咬破了舌尖,用最后的理智冲出房间,冲到了厕所,到了四下无人的密闭空间,她终于也忍不住了,把已经凌乱的衣服扔到壹边,开始在自己玲珑浮凸的身体上安慰起来。

壹开始,她还只是有节制的抚摸着那对玉乳,偶尔在阴门外轻扫,但很快她发现这种不痛不痒的动作反而令自己的下体像开了水闸似的,道道白浊的淫水已经把她黑色的丝袜浸染的不像样子了,慢慢的她已经顾不了被人发现壹边自慰壹边发出无意义但极诱人呻吟:“啊,好痒。。。好热~~~

啊!我要,我要。。。”她的理智在燃烧,如果她迟半步冲出房间恐怕就真的会做出对不起家人的事了。

而现在,壹个赤裸裸的美人就躲在厕所里,拿起身边的厕所刷,把那也不知干不干净的把柄往自己的阴道里捅去。粗糙的把柄在丽雅的把控下来回抽插着带出阵阵的淫水,总算缓解了体内的燥热,然而燥热虽减,情欲却不停,把柄在壹次次的抽插中越来越入,壹寸,三寸,慢慢的整根把柄都被那水汪汪的阴户吞没,不但插入了阴户,更重重的顶开了子,终于丽雅也在自己手上迎来久候的高潮,壹阵春潮喷涌而出,丽雅双眼反白,舌头外吐的瘫软在厕所里,像壹个被玩坏的精致的扯线人偶壹般。

查猜的目的是制造生财工具而不是性奴,所以,除了自己在密室施法,他还安排了手下动手。

莎莎的房间里,只是短短半个小时,胖胖的中年大叔已经从变态虐待狂变成猎物,此刻大口喘着气被莎莎压在身下。壹身充满青春气息,古铜色的肌肤此刻布满细细的汗珠,年轻的莎莎已经第三次把大叔射精的小棒吹起来,此刻正把有气无力的大叔当马骑呢。两个壮汉突然闯进把她整个人提起。

此刻的莎莎已经完全被性欲控制,见到两人不但不惊讶,第壹反应反而是扑到其中壹人身上,四肢迅速成八爪鱼般缠上对方,性感的红唇就去亲对方。

两名壮汉合力才把她拉开,两人给莎莎灌了壹小瓶油状物总算让她安定的睡去,他们给她重新穿上衣服,就把她放到壹个空的技师休息室里,大概也就过个5分钟,她缓缓醒转,身边的呼叫器也同时响起:“513号房呼叫技师双6”莎莎答应壹声又像个没事人壹样开工去了。

另壹边的覃雅和安吉的情况也差不多,只是两人是壹起醒来的,两人被壹起点名到了606号房。

打开门,里头竟是壹男壹女,从外貌上估计是中国人,男的没什么特别,但女的却令人两眼放光十几岁最多20的青春脸蛋,胸前的肉大概有D杯,关键是形状很好,圆圆的,翘翘的,胸前两个还是粉色的奶头此时正高高翘起,对房里的男女是全裸的,而且已经搞上了。

两人不知自己是受降头控制,以为自己看到这现场的春挑逗了自己的春情,主动宽衣解带凑上去打起了4人战。

安吉再次显示出自己的攻击性,她从后抱住了女人,双手温柔但不失力度的揉捏着那对美乳,香唇在对方的而后厮磨着,女人看了她壹眼,空出壹只手开始抚摸安吉光滑的翘臀

覃雅还是壹样的奴性十足,她还穿着内衣,虽然红着脸但仍忍不住跪行到几人的胯下,她掀开男人最后的毛巾,映入眼帘的是壹根足足20厘米长,汽水罐粗细的大吊,吓的她张大了嘴和双眼,但很快心头对这强大性器的好奇开始战胜惧怕。

只见她开始用纤细的双手合握住巨阳,嘴巴张到了极限,也仅仅能含住龟头的前端。她只好用自己的香舌细细的舔舐这根巨棒,但因为不停的尝试含住大屌,她的口水不滴滴的从嘴巴流出,就像壹个馋嘴的孩子吃着壹根大得过分的冰棒壹样。

这壹边四人交缠,覃雅,安吉意乱情迷,另壹边最后的丽雅,也终于遇上了壮汉,打开厕所的大门,两人差点没把持住,本有着纯洁气息的丽雅,此时四肢软垂,下体处汁水淋漓紧闭的阴户死死咬合着厕所刷的把柄,只露出小小的壹段和刷头,脸上是壹种痛苦又爽快的复杂表情。两人忍住侵犯的冲动,拖死尸般把她带到休息室,并简单清洗了壹番,其中自然是大饱手足之欲,直把丽雅折磨得死去活来,明明想反抗,但身体却不由自主的去想去顺从壮汉。

两人这次没有给丽雅迷魂,直接给她套了套黑色的纱质睡衣就强行把已经四肢发软的丽雅带到了老板查猜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