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尾行】 (第三十章 母女犬)

无限尾行】 (第三十章 母女犬)

第三十章母女犬

【啊…好舒服…你们姐妹俩配合这么默契,私下里没有少练习吧。】跪在邢

伟左右两边的裸体少女伸着舌头,顺着肉棒的纹路轻轻地舔舐着,王淑芬则在旁

边给两个女儿指导,有时也亲自上阵示范一番。

【自打姐姐答应下来之后,我们没少拿塑料阳具练习,塑料没有热度也不会

变大变小变粗变硬,吃起来还有股怪味,我和姐姐都不是特别喜欢。】陈薇赶紧

表功。上次王淑芬造反之后,连她这样不谙世事的小姑娘都能感觉到邢伟的疏远,

虽然有时还是会来她和妈妈,但大多数时间他都和其他两个狐狸精在一起,让

陈薇嫉妒异常。

陈蔷则是默默不语,自打邢伟进门,她一直都表现的很配合,但细心观察的

话不难发现她的笑容十分勉强,无论是母亲的指示还是邢伟的命令,她都只是机

械的执行。对于妹妹母亲的淫语,她也极少作出回应。

考虑到她之前和邢伟并无感情基础,上次也是被强失去了处女,加上被强

迫和家人共侍一夫,她的心情邢伟也可以理解。

不过邢伟一点都不担心,调教专家这个技能可以潜移默化的影响被他的女

性,只要他继续下去,要不了多久她就会习惯和屈服,然后变的和她妹妹一样

服从。

姐妹两个轮流照顾龟头和卵袋,王淑芬也不再闲着,而是绕到邢伟身后,伸

出舌头舔起了肛门,邢伟被陈家母女前后夹攻,七魂八窍都爽的飞起。

【既然这么热闹,我把丽子也召唤出来,大家一起玩更爽。】邢伟说着,就

打算召唤绫濑丽子出来助兴。

【不要!】出乎邢伟的意料,说话的竟然是一直都很沉默的陈蔷。

【为什么不要?你还没有见过绫濑吧,我介绍你们认识认识。】邢伟有些奇

怪地问道。

【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我们母女三人一起伺候您,还是不要叫外人参合进

来了吧。认识新朋友的事情,可以以后再说嘛。】陈蔷支支吾吾地说,表情有些

不太自然。

【Okay。】邢伟觉得陈蔷可能是有些不好意思,和家人一起就很难为情

了,现在就加个外人进来确实有些太着急。

邢伟有营养专线加持,也不着急立刻干。王淑芬舔了一会儿菊花,又转到

前面。陈家姐妹默契的让开了空间,分别含住一颗卵蛋,而肉棒则留给了她们的

母亲

论起吃鸡巴,还是王淑芬更在行。两个女儿破处不久,虽然私下有配合练习

口交技术仍然十分生疏青涩,哪比得上她们的母亲二十几年丰富的经验

鸡巴已经预热了这么长时间,王淑芬上来便是大开大合。熟女性感饥渴

嘴唇微微外翻,从龟头的边缘一直吃到肉棒的根部,一直到鼻子顶住阴毛龟头

捅进喉咙才拔出,紧窄的喉咙被反复撑开,在王淑芬的脖子上显示出肉棒形状。

这么吞吐了几十下,下身一阵快感袭来,邢伟两手抓住王淑芬的头发,挺起

屁股,把她的嘴当做肉疯狂的抽插起来。陈家姐妹识趣地起身给抽插腾出空间,

陈薇饶有兴致的观察着母亲的表情动作,而陈蔷则面色复杂的待在一边。

摇摆的肉袋撞击在王淑芬的下巴上,发出啪啪的声响。邢伟很快就到了高潮

的边缘,王淑芬感受肉棒的跳动,张开嘴迎合的同时,还努力做出吞咽的动作,

让喉咙按摩龟头,增加主人快感。这可是很要技巧的事情,别说陈家姐妹,就

是邢伟其他的女人里,也只有桑原铃可以做到。

邢伟夹紧肛门狠狠的了十几下,下腹收缩,粗壮的鸡巴顶在了王淑芬的喉

咙里,噗噗射出了浓浆。因为龟头插进喉咙的缘故,省掉了女人吞咽的过程,精

液直接射进了胃里。

【真爽啊!能把嘴当一样随心所欲的,现实中也就是你了。】邢伟不由

得赞叹了一句。口爆并不困难,是个女人都会,但嘴巴如果的太狠,绝大多数

女人都会干呕恶心而无法坚持,很难让男人尽兴。

深喉已经很不容易,能让男人把嘴巴当一样随便,更是难上加难,能做

到的都是口交的专业人士。别说现实中难碰到,就算是靠卖肉吃饭的AV行业,

也不算太多。女性在这个过程中不但没有快感,而且颇为痛苦,现实中不靠这个

吃饭的,也就是王淑芬这样有些受虐倾向的人才能做到。

当然,如果碰到小鸡巴的男人,那当我没说。

感受到喉咙里的肉棒不再颤抖,王淑芬小心的将鸡巴吐出,然后示意陈薇去

主人做清理工作。

【这个技巧叫做「一步到胃」,看上去简单,但实际上并不容易。深喉是基

础,家里有不同型号的塑料阳具,你们姐妹两个平时要多加练习。】王淑芬擦了

擦嘴角的口水,语重心长的教育道。

她现在可是彻彻底底的性奴隶,一切以邢伟的利益为上。亲情虽然还在,但

在邢伟面前,女儿也得靠边站。

射完精的邢伟鸡巴有些疲软,想要再战就必须补充能量。

陈蔷主动去厨房盛了一碗早就准备好的热羹。

【请主人品尝我们精心调制的母女丼】她有些不自然的说道。。

【母女丼?是什么名堂?】邢伟有些不解,他以为母女丼就是母女一起

难不成自己理解的有问题?

哥哥,这羹可是加了我们的「蜜汁」喔!】陈薇谄媚的说道。

【什么?秘制?】邢伟没听懂。

【不是秘制,是蜜汁。熬羹的材料里有我们母女三人高潮时候的淫水,所以

才叫母女丼. 这是陈蔷的主意,我也觉得很有象征意义。】王淑芬在旁边解释。

【果然有意思。】邢伟将汤放在鼻子跟前闻了闻,确实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

的的味道,很像是女人淫水的骚味。

女人的骚水最能刺激男人的荷尔蒙,还没喝下去,邢伟就感觉到小腹阵阵发

热。

【难得陈蔷你有这份孝心,就没什么要和我说的?】邢伟意味深长的问,他

觉得这是个好开端,陈蔷愿意放下心中的芥蒂,是个很好的信号。

【没…没什么…请主人喝羹。】陈蔷的眼神有些躲闪。

【哈哈哈哈!】邢伟端起碗来一饮而尽。

【不对…咳咳…咳咳咳…】邢伟突然剧烈咳嗽了起来,显出痛苦的神色。王

淑芬关心的拍了拍他的后背,而陈薇则有些疑惑,只有陈蔷,脸上露出恶毒的表

情!

【恶贼!去死吧!】她迅速拉起妹妹母亲,和邢伟保持一定安全距离。

【噗!】邢伟嘴里猛地喷出一口鲜血!

主人!你怎么了主人!】王淑芬大惊,挣脱了陈蔷,扑向邢伟。

【你!是你!!下毒害我!咳咳…咳…】邢伟又惊又怒,他万万没想到陈蔷

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你这个恶贼!有了我妈妈还不够,还用计强占了我们姐妹的身体,还逼

我们母女给你当性奴隶,你做梦!我恨不得吃你的肉,睡你的皮!】一向沉稳的

陈蔷狠狠的朝地上吐了口痰。

【可惜我打不过你!妈妈妹妹也被你灌了迷魂汤,既然我是家里最后一个

清醒的人,那就让我来亲手终结你这个恶魔!】陈蔷知道邢伟厉害,亲人也都站

在敌人那边,自己万万不能露出破绽,所以忍气吞声,卧薪尝胆,假装屈服。等

到邢伟射完精放松警惕,这才突然下杀手

陈薇已经吓呆了,发生的一切远远超出她的想象。面目狰狞的姐姐和平时那

个温文尔雅的形象截然不同,让她觉得十分的陌生和恐惧。

王淑芬不断给邢伟使用妙手回春,然而出乎意料她的是,邢伟的情况并没有

好转!

【噗!】邢伟又吐了一口血,他感觉自己的肚子里好像有无数把刀,把内脏

切的支离破碎。这才一会儿的功夫,他就疼得几乎要说不出来话了!

【别浪费精力治疗了!既然要下手,我当然要了解你的能力。我早就从妹妹

妈妈那里了解到妙手回春的效果。刚才在厨房里,我给羹里加了无药可医,一

吃必死的百草枯!就算你的能力再强,这次也难逃一死!只要你一死,我们家就

能回到过去!重新过上正常人的生活!】陈蔷疯狂的脸上写满了得意。看着邢伟

痛苦吐血的惨样,她感觉比多重高潮还要舒爽!

【你这个混账!】王淑芬听了大怒!她如同母豹一样跳起,狠狠向陈蔷抓了

过去!

陈蔷不闪不避,反而放声大笑。

【打吧,打吧!等他死了,你会感谢我的!你们都会感谢我的!】陈蔷知道

百草枯杀人于无形,邢伟很快就要死了!胜利就在眼前,她怎么能不高兴!

邢伟心里又悔又恨,他早就看出陈蔷有问题,却低估了她的决心。仗着自己

有妙手回春,他根本没在意安全问题,没想到陈蔷心思如此缜密,竟然利用了妙

手回春只能治疗被攻克疾病的弱点对自己下狠手!

他强忍痛苦,瘫软在沙发上,用尽力气喊道:【淑芬…喂我…吃药…】邢伟

的话对王淑芬来讲就是圣旨。王淑芬也顾不得陈蔷,立刻转身回来护住邢伟。

邢伟颤抖着用手指指向自己的胸口,王淑芬立刻伸手进去,摸出一个奇怪的

胶囊。

邢伟又吐了一口血,眼看就要不行了。

陈蔷虽然不知道那胶囊是什么东西,不过看邢伟这么郑重其事,怕是什么能

起死回生的灵丹妙药,这个时候可千万不能让他翻盘,便冲上前去想要抢夺。

王淑芬可比陈蔷强壮太多,她一脚踢开陈蔷,迅速将胶囊塞进邢伟的嘴里。

邢伟用尽最后的力气将胶囊咽下,眼前立刻出现了技能升级的选项。

不错,这个胶囊正是邢伟刚刚从孙正义那里得到的技能升级药剂!

他刚才绝望之下,突然想起自己还有一次升级技能的机会,现在已经到了最

后的时刻,如果死了,那未来什么的也都成了泡影,药剂留着也就没什么用了。

邢伟马上选择了升级妙手回春,连新技能看都没有看,立刻用在了自己身上。

他也没有把握有没有用,但死马当活马医,这已经是他最后的希望。

陈薇还傻傻地坐在地上,陈蔷和王淑芬仍然在搏斗,而邢伟…

邢伟竟然站了起来!

【救死扶伤:只要还有一口气在,救死扶伤就能将目标从死亡线上拉回,甚

至有断肢重生的奇效。】新技能救死扶伤是妙手回春的加强版,可以称得上是医

学上的奇迹!

可是此时的邢伟,却是满腔怒火!

这个升级胶囊如此珍贵,效果如此强劲,却没有机会用在更好的地方!这都

怪眼前这个可恶的女人

【臭婊子!你们全家都是臭婊子!】付出了信任,却再次被背叛!邢伟后悔

莫及,恨意滔滔,简直恨不得将眼前的女人们都撕成碎片!

【你妈妈是条老狗,你就是条小狗!我已经原谅这条老母狗一次,这次绝对

不会再原谅你这条小母狗!】恢复力量的邢伟三步并作两步,一脚狠狠蹬在了陈

蔷的肚子上!

【啊!!】陈蔷痛苦的呻吟了一声,捂着肚子坐在了地上。

【为什么会这样…】她不敢置信的看着邢伟。

明明一切都很顺利,明明他都快死了,为什么…

【你不是想救你妈妈吗?好!我就让她亲手杀了你!】愤怒的邢伟直接给王

淑芬下了必杀令,刚在鬼门关走了一圈,新仇旧恨一起浮上心头,他要暴走了!

报复!我要报复!!好人没好报!你们这些狗娘养的婊子!我要让你们付出

代价!

王淑芬只犹豫了一秒钟,便上去将陈蔷按倒在地,骑在她肚子上,双手用力

掐住她的脖子!

【别人都说女人窒息的时候最紧,我还没试过,既然你就要死了,就让我

好好享受享受吧!】邢伟冷笑,将鸡巴撸硬,然后跪下对准陈蔷的肉,狠狠地

捅了进去!

【嗬!果然出人意料的紧!差点没插进去!】邢伟的肉棍一进去便被肉

狠的箍住,加上不够湿润,抽插起来十分的艰难。

【唔…唔…】陈蔷根本顾不得下身被插入,她翻着白眼,脖子以上被勒的通

红,手努力想将王淑芬的手掰开,两只脚在空中乱蹬着,反而方便了邢伟的插入

仅仅二十秒,陈蔷的白眼仁里就布满了血丝,眼看就活不成了。

【不要!不要杀姐姐!求求您!请您不要杀姐姐!】在一旁呆坐的陈薇如梦

初醒,看姐姐危急,哭着爬过来,拉着邢伟求情!

妈妈!不要杀姐姐!她是你女儿啊!你怎么能下得了狠手!】陈薇看邢伟

不语,便转身拉妈妈

这么一拉倒是让王淑芬重心失衡,手里一松,给了陈蔷喘口气的机会!

她剧烈的咳嗽了几下,眼泪鼻涕一起喷了出来,大口大口呼吸着珍贵的空气,

恨不得把肺撑炸才好。

王淑芬推开陈薇,再次掐住陈蔷的脖子。

主人,要不就绕过她这么一次吧。奴婢就这么两个女儿,留着一起给您

不好吗?】王淑芬也出言求情,到底是母亲,她也不希望女儿真的被掐死。

当然,求情归求情,王淑芬的手上可一点没闲着,陈蔷再次被掐的翻起了白

眼,眼泪口水流了一脸。

这一松一紧的窒息玩法,可把邢伟爽的飞起。他倒有点舍不得这么快把陈蔷

掐死了。就算要死,也得让自己完了爽够了再死吧!

妈妈推到的陈薇爬起来,再次想要从妈妈手里救出姐姐。可惜她力量太差,

最多能帮陈蔷减轻一些压力争取到一点空气,完全无力救人。

就这样,陈蔷的松了紧紧了松,邢伟头一次有这种体验,一会儿龟头

像被强力皮筋绷住举步维艰,一会儿肉又像是绽放的花朵一般张开,的新

鲜感还没过去,邢伟再次感到精关一松,大股精液就射进了陈蔷紧窄的肉里。

反复的挣扎已经使得陈蔷彻底脱力,她像一条死鱼躺在地板上,嘴边流着口

水,只有微微起伏的胸口能够证明她还活着。

【够了,给她治疗一下。】爽完了的邢伟坐回沙发上,不紧不慢的给王淑芬

下令。

王淑芬立刻停手并给陈蔷使用了妙手回春。因为她只是有些窒息,所以完全

救得回来。

大难不死的陈蔷并没有立刻回过神。她两眼无神的躺在地上,一幅被彻底玩

坏了的模样。

肉体上的伤痛容易治疗,心理上的创伤却很难痊愈。

陈薇赶紧过去将姐姐扶了起来抱在怀里轻声安慰着,帮她清理脸上的污秽。

【缓过劲了吗?给我继续掐!】邢伟冷酷的给王淑芬下了新的命令,他根本

没打算放过陈蔷!

他要把刚才受到的痛苦,加倍的报复回来!那么轻易的掐死她,太便宜这个

小婊子了!

王淑芬再次扑了上去,陈蔷像一只受惊了的小鸟,吓得花容失色。陈薇则勇

敢的站了出来保护姐姐,她张开双臂,像母鸟一样将陈蔷护在身后。

【哼!你以为这样就够了吗?绫濑,把她给我拉开!】邢伟召唤出绫濑丽子,

并立刻给她发出了指令。

绫濑不敢违背,将陈薇拉到一边。王淑芬仗着力量优势,再次将陈蔷压在身

下。

【不要…妈妈…我是小蔷啊…】陈蔷发出绝望的呐喊。

【小蔷,妈妈也不想这样。可是既然你想杀主人,这是你应有的惩罚。】王

淑芬话说的温柔,可掐在陈蔷脖子上的手却渐渐收紧。

【就像刚才那样,掐一分钟缓十秒,然后再接着掐!】邢伟看都不看,起身

厨房拿吃的。

哥哥,求你了!饶姐姐一命吧!我们母女三个后半辈子做猪做狗来报答你!

还不够吗!?】【做猪做狗?你们的比我的命都值钱?两次想要杀我!要不是

我命大早就被害死了!你们付出的代价就是做猪做狗这么简单?!给我狠狠的掐!

】邢伟说完头都不回的离开了,任凭陈薇在后面苦苦的哀求。

等邢伟回来,陈蔷已经陷入了昏迷。王淑芬再次对她实施了抢救,然后坐在

旁边等待邢伟的进一步指示。

哭了这么久,求了这么久,陈薇知道,如果她再想不出什么办法,姐姐就要

妈妈活活掐死了!

邢伟吃饱喝足又拿了一盒酸奶,陈薇看到邢伟回来,立刻连滚带爬的冲了过

来,丽子想要阻止她,邢伟挥挥手让她闪开。

陈薇跪到邢伟脚边,主动舔起了邢伟的脚趾。

【哀求是没有用的,你应该庆幸自己上次帮了我,不然受到惩罚的就不只是

姐姐了。】邢伟心硬如石,对陈薇的低姿态无动于衷。

哥哥说的对,我们母女确实对不起您。就算您想要杀了姐姐,也是应该的。

】陈薇抬起头,闪着泪花哽咽道。

邢伟没有开口。

姐姐一直都很照顾我,这次虽然自作主张想要害哥哥,却也是为了我和妈

妈好。如今哥哥想要惩罚姐姐,小薇可以理解,但却不愿让姐姐一个人承担后果。

哥哥如果一定要杀了姐姐,那便连小薇也一起杀了吧…】陈薇擦了擦眼里和鼻涕,

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呵呵,威胁我?你以为我不敢杀你?】邢伟怒极反笑,没想到这个小妮子

铁了心要维护她姐姐,居然用自己的命威胁!

【不敢威胁哥哥哥哥是真龙,并不在乎我们这些池塘里的小鱼。我们就算

死,也不足以弥补两次试图害哥哥的错误,只是小薇心里过意不去。小薇觉得,

死太便宜我们了。如果哥哥能再给我们母女最后一次机会,让我们用下半辈子来

赎罪,哥哥并没有损失什么,却得到了三条母狗,难道不是皆大欢喜吗?】冷静

下来的陈薇表现出了和她年龄不相称的成熟,努力为邢伟分析利弊,只为救姐姐

一命。

【三条…母狗?】邢伟意味深长的看了陈薇一眼。

【不错,三条母狗。小薇愿意和妈妈姐姐一起赎罪,做主人最忠诚的母狗

如果主人能够看在小薇之前努力帮您脱困的一点点情分上,请答应小薇的要求吧!

】陈薇重重的磕了个头,她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如果邢伟还是不答应,那她只

能和姐姐一起死了。

邢伟有些意动,陈薇分析的话让他冷静下来。除了泄愤以外,杀掉陈蔷确实

没有什么好处,再说他也舍不得杀陈薇。既然如此,不如顺水推舟答应下来。

【哼!陈蔷呢?你妹妹的话你听到了吗?】邢伟的语气仍然不客气,但话里

明显有了余地。

【小蔷再也不敢了!小蔷愿意和妈妈妹妹一起,当主人母狗!用下半辈子

来替今天的愚蠢赎罪!】陈蔷真的是害怕了!一次次濒临死亡,一次次被拉回现

实,女孩早就吓得大小便失禁了,如今看到能活的机会,赶紧拼命的表态!

【真不敢了?别又是骗我吧?】邢伟淡淡地问道,吓得陈蔷一阵哆嗦,又忍

不住尿了出来。

【真不敢了!若是小蔷再有对主人不敬的心思,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

陈蔷赶紧用自己能想到的最严重的话赌咒发誓,生怕邢伟不相信。

她从小养尊处优,虽然有些小聪明,却根本没受到过挫折。万无一失的计划

被邢伟绝地逆转,给她造成了不可战胜的心里阴影。

而她看重的东西,尊严,伦理亲情和未来的幸福,在对生的渴望和死的恐

惧面前根本不值一提。这朵没见过风雨的花朵其实早就屈服了,只不过因为被掐

住脖子,连求饶都做不到罢了。

【好吧,既然要当母狗,就要有母狗的样子!王淑芬!】邢伟突然大喝一声。

【在!】王淑芬答道。

【你负责明天给她们两个选择合适的项圈和狗链。房子也不要住了,给她们

买个大点的狗窝!】邢伟想了想,接着补充道:【你还有点用,平时不用跟她们

一样。给自己弄个不起眼的项圈带上,在人前就跟正常人一样。】邢伟转过身来,

对着陈家姐妹说:【你们吃的东西都要打碎盛在狗盘里,除非我允许,不然你们

两个不许走路,不许说话。只能像狗一样爬,像狗一样汪汪叫!听到了没有?!

】【汪汪!】陈蔷伶俐地趴下,学狗叫了两声,她可是真怕了。陈薇眼里充满了

屈辱,却也听话的趴下。

【学的很快嘛!】邢伟满意的点了点头,心里充满了快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