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暗盛宴3:多事之秋 (上)

阴暗盛宴3:多事之秋 (上)

《阴暗盛宴3:多事之秋》(上)

“做的怎么样?”李老板面带微笑的问我,“还挺逼真的吧?小伙子刚才给 我演示了半天了。”

这是李老板办公室,皮质的沙发上,妈妈嘴里塞着口球,穿着一套黑色的 蕾丝花边内衣,腿上穿着一双肉色的丝袜,双手反绑在身后,面无表情安静的坐 在椅子上,旁边的地上扔着一件真丝的棕色连衣裙——就像妈妈被肢解前穿的那 件一样。这不是真的妈妈,只是性用品公司提供的实体娃娃样品罢了。

“您看还像吧?”性用品公司的业务员试探的问已经作为李老板合作伙伴的 我。

“恩……”我点点头,意味深长的看着这具妈妈模样的实体娃娃。说实话, 做的简直太像了,不仅仅是脸型,就连身材也不差分毫。虽是硅胶制品,肌肤却 有着真实般的柔滑的感觉,就好像早已被烹煮成肉块的妈妈又苏醒了过来。我情 不自的伸出手,触摸实体娃娃的肩膀。“嗯~ ”的一声轻嘤,带着性的味道, 吃了一惊的我赶忙把手缩回。

看到我沉醉和吃惊的样子,业务员赶忙趁热打铁:“我们公司致力于打造高 仿真级的性爱娃娃,您听这娃娃的叫声都跟原来那个女人一样。”说罢用手握住 妈妈丰满乳房,实体娃娃被抚摸时的叫声像极了妈妈。“这些都是根据光盘资 料处理,模拟原物的声色、音质做成的,”业务员边解释边转到娃娃的背后, “后背这里可以打开,”他边说边抠开一块严丝合缝的盖板,“您看这里,娃娃 的性爱声音可以调换,您看,您还可以转到强。这里有一个充电口,娃娃内部 有一块充电电池,足够连续用5个小时,它还能保证温度在36度8……”我和 李老板都聚精会神的听他唠叨。业务员越来越起了精神,在后面拨弄了几下,然 后分开妈妈丰满而修长的双腿,搭在两侧沙发扶手上,扯下黑色的蕾丝内裤后用 手指捏揉着硅胶质的阴唇妈妈立即强烈的反应,全身蠕动起来,“二位看,连 乳房、阴部的形状都一模一样,全套钛合金的骨骼,而且四肢对于相应的姿势还 能做出不同的动作,我们公司还生产各式衣服,每套产品随包装赠送家居服饰及 SM用品各一套……您看,如何?”

“价格呢?”李老板眯着眼,微翘着二郎腿问。“进价4万,市场上一般卖 价得8万多,您这里来的客人有钱的有的是,再说这女人也是主打产品不是?肯 定会热卖。另外您还可以预定一部分充气娃娃,满足不同的消费档次。”

一来二去的几个回合,终于把这单生意确定了,李老板略一起身,对我说: “这个样品我留下,就送你了。”我微微颔首,业务员机灵的立即把妈妈身上的 内衣长筒袜脱光,整理好衣物,然后用四扣的橡胶手铐将实体娃娃的手脚铐一 个驷马,放入包装箱。

“晚上我的女儿回来给我过生日,”李老板说,“你留下来一起吧。”

女儿?”我一愣,他仅有的一对儿子不是早就毙了?

养女,”李老板脸色有些灰暗,大概想起儿子了吧,“在D市上大学,快 毕业了。对了,不要提这些产业,她不知道。”

我和李老板各自开着自己的车赶往汽车站,我车厢的后座上是包裹着妈妈的 纸箱子,我下车带上车门,想到车里还有一个放在盒子里捆的结结实实的妈妈, 突然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深秋的夜晚不是一般的凉,我不由缩了缩脖子,李老板倚在自己的车上,一 刻不停地盯着来往的车辆,明灭的烟头的火光,看得出他对养女回来的期待。在 失去儿子和夫人之后,他的养女也许是他唯一的依赖了吧。

老婆死后,”李老板突然开口,“我就想,儿子不做这些事情,我就不会 家破人亡。”

“那你还要把这个女人做成标本供人蹂躏?”我随口问。

“总要有人来偿还我失去的吧?”李老板深吸了一口烟,烟头猛的明亮起来, “你认为我是单纯的嗜好才把她做成标本?”

我摇摇头:“单纯的嗜好的话,应该会深藏在家了吧。不如说是报复了。”

“恩,也可以这么说,”李老板突然话锋一转,“生日了,不提这些丧气事。”

我哈哈一笑:“是啊,高兴的事干吗弄这么晦气。话说回来,您这女儿怎么 认养的?”

“人总得有个依靠不是?我女儿叫陶晓音,16岁那年父母丧身车祸的孩子, 可怜呢,后来就认养了。不过一直是在另一个城市,所以并不知道我的产业,待 会儿别说啊。”李老板又一次叮嘱。

大约等了半小时,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李老板突然扔掉烟头:“来了。” 说罢面带微笑的迎了上去。一个梳着齐耳短发的小姑娘跑了过来,圆圆的脸蛋, 长的蛮恬静。棕色横条纹的过膝毛衫配上褐色的及膝长靴,显得蛮干练。

寒暄过后,一同去了酒店,酒酣之后,结束已经到了晚上10点多。陶晓音 有考试,明天下午要回学校,所以我便应承下了这送人的美差。

回到常住的宾馆,把箱子抱到房间里,迫不及待的拆开外包装。这公司也蛮 有心机,黄色的包装箱里面有一个做的极为精致的内包装盒,是纯白底色的盒子, 上面印着红色的礼品飘带,大小是60* 100* 40,就好像一个放大了的芭 比娃娃的包装盒,妈妈手脚在身后捆了一个驷马放在箱子里,箱子正面是透明的, 可以看到妈妈祥和的脸和全裸的性感身体。我拿开盒盖,盒子里衬着绸缎,捆成 驷马的全裸而又丰满的实体娃娃安详的躺在里面,盒子两边还有几个小纸盒,拆 开来看,规整的整齐的棕色真丝连衣裙和黑色内衣还有肉色长筒袜放在一个小盒 子里。另一个小盒子里则放着口球、乳夹等小型的SM用品。性感的黑色网纹连 身衣和白色黑蕾丝边的情趣内衣还有白色的吊袜带则被放在一个较小的盒子当中, 白色的细带高跟凉鞋和黑色的高跟鞋则单独放在一个盒子里。

我把铐成驷马的实体娃娃搬出扔到床上,由于娃娃里面有骨架和肉感的填充 物,整个重量也差不多有六七十斤了。这么多年,我还是头一次观察妈妈肉体。 捆成驷马的妈妈闭着眼睛,头部安详的向后仰着,四肢垫在身下,却没有任何不 适的感觉。我打开手铐,把肉色的长筒袜、吊袜带和白色高跟凉鞋套到妈妈光洁 修长的腿上,然后让实体娃娃坐起,把白色的情趣内衣套到身上。我拥着实体娃 娃,将它背后的开关打开后放到了床上。5秒后电源启动,妈妈的眼慢慢的睁开 了。我隔着情趣内衣捏搓着妈妈乳头,实体娃娃立即轻轻张开嘴唇发出满足的 叫声。果然是物超所值的东西啊。我拿起乳夹,从情趣内衣下面伸了进去,夹在 两个乳头上,反射性的,实体娃娃的后背弓了起来,发出痛苦的性的叫声。趴到 娃娃身上,用阳具插入那个已经温热的从未想过能进入的洞里,欢快的感觉立即 传遍了全身。娃娃的程序似乎早已经设定好了,在我尽情的欢愉之时,娃娃的双 臂抱住了我,两手不停地死死的抓挠着我的脊背。我来了兴致,坐起来双手抓着 白色的凉鞋的跟,抚摸着柔顺的丝袜,让下体剧烈的冲击着娃娃的阴道,这是夜 深人静时,一个人的狂欢

凌晨一点,关掉妈妈背后的电源,脱掉所有衣物。忽然感觉,原来妈妈真的 很可怜。一个女人,生前被五个生龙活虎的年轻人轮了两天,临死还要感受刀 子划破皮肤的滋味和内脏被人取出的恐惧。死后还要被做成美味留不得全尸,本 以为到此便解脱不再受折磨,还要被人观赏,终日浸在防腐液和精液的浸泡中。 也许这实体娃娃也不是妈妈的终结,为了利益,肯定还会有更多的文章围绕着妈 妈进行。

想到这里,不由叹了口气。把赤裸的实体娃娃装入包装盒之前,不由心动, 也不知是什么心理,把黑色的蕾丝花边内衣穿在了妈妈的身上,不再裸着,而后 重新用橡胶手铐铐成驷马,放入箱子。

第二天上午,李老板看到不停打哈欠的我,会心的笑了笑。和陶晓音聊了会 天,还没毕业大学生简直单纯的可爱,随后找个了理由搪塞他的养女,独自一 人来到恐怖岛转了一圈。这里的客流已经越来越多,妈妈的头几乎都在单间里工 作,大部分时间客人都无法在玻璃帷幕外一睹芳容,只有上个客人在操弄完头颅 后,才有那么一分钟的时间,头颅是放回到小格子间里的。

一个心满意足的男子刚刚出来。妈妈的头颅被他放在了长筒袜里吊在了小格 子间里。下一个客人立即进去,于是,小格子间里就只剩了那条长筒袜。我默默 地看着,李老板的偿还论让我感到一阵战栗。为什么他的儿子做的孽,要让一个 已经痛苦的女人来偿还?他还有个养女能尽享天伦,老天是不是太不公平?

中午吃完饭,便捎带着陶晓音回她的学校。X市的郊外林荫道上,秋日的阳 光温和的透过树缝洒到车上,落叶在车后打着旋。明暗的光线照在陶晓音的脸上, 突然让我感觉这女孩还是蛮诱人的。我们聊着天,女孩很开朗,也很健谈。我瞄 到她放在大腿上的手,很修长很白皙,黑色的紧身线裤和褐色的及膝长靴让陶晓 音的腿型显得极其柔滑。女孩不是清瘦的那种类型却也不算丰满,顶多称得上是 圆润吧。突然有一种冲动,就这样把她拉回N市做成美餐好了,这样的女孩很适 合做成艺术品不是么。然而我却没法这么做,如果我现在做一道清炖陶晓音出来, 消失的女孩,李老板立即就会怀疑到我的身上,我想要夺回妈妈的肉块也会变得 寸步难行。

“后面这个是什么?”陶晓音看着后座上黄色的长方形包装箱好奇的问。

“我绑架了一个人扔在箱子里了,你信不信?”我故作神秘的说。

女孩大笑起来,似乎认为是个玩笑,并没对这箱子产生太大的兴趣,又转向 了其他的话题。我却感觉蛮有趣,副驾驶座上是一个可爱女孩,后排盒子里躺 着被紧紧绑成驷马的妈妈。不知如果陶晓音看到盒子里的东西,会是什么表情… …

虽然有些可惜,可还是把陶晓音送到了她的学校。女孩彬彬有礼的冲我告别。 叹了口气,驱车返回N市。

(下)

桌子上白嫩赤裸的许倩胸腔与腹腔大大的敞开着放在青花瓷盘中,刀口从脖 颈下的锁骨为止直到阴部的耻骨,两个奶子在体侧无力的垂着,胸腹部的肉向外 翻卷着。瘦瘦的脸上嘴大大的张开,两只眼睛瞪得圆圆的现出惊惧的眼神。她的 两手无力的举过头顶,双腿略略张开的平放着。敞开的胸腹中盛着热热的下货, 酱成深红色的肝脏和肠子以及子杂乱的摆在许倩的胸腹中,可这些脏器并不是 她的,而是属于她的妹妹,只有17岁的许曼。

许曼此刻正浑身散发着热热的香气,侧身熟睡在姐姐的身旁,两只小手枕在 绯红的小瓜子脸下,双眼微微闭着,红彤彤的小嘴里散发出奶油与板栗的香味儿。 吸收了牛奶的皮肤比生前还要嫩滑光洁,小小的乳房上,牛奶滋养过的小乳头泛 着晶莹的光泽。腹部略显微胀,这是奶油和板栗的作用吧。少量的奶油已经从少 女嫩嫩的阴道渗出到光洁的大腿根上。穿着肉色水晶丝袜的细细的美腿微蜷着, 加厚的丝袜口缚在大腿根上,略显紧的收缩。玲珑的小脚上十个小巧的脚趾隐隐 的藏在略白的袜尖里。

晚上十点,我开车回到N市,时间已晚,但想到后座妈妈的实体娃娃,还有 近在眼前却吃不到嘴里的陶晓音,不由有些郁闷。车子百无聊赖的沿着河边走, 突然看到前面有一对扎马尾的姐妹姐姐骑着电动车带着妹妹。后座的妹妹披着 一件黄灰色相间的外套,下身则穿了一件蓝色的牛仔短裙和肉色长筒袜,在初春 的风里瑟瑟发抖。做姐姐的数落着:“我说晚上肯定会冷吧,你非不听,这还得 让我来接你。”妹妹好不服气的顶着嘴,一面贴在姐姐的背上,剥着板栗,“还 是姐姐知道我喜欢什么。”骑着电动车的姐姐上身穿一件红色黑长袖带裙摆的线 衫,腿上则是黑色的厚裤袜,脚上一双黑色高跟鞋踏在电动车的脚踏板上。我来 了兴致,把车挤过去轻轻蹭了她们的电动车一下。

两人惊慌的跳下车子,我把车停在了她们前面,做姐姐的立即停车气愤的过 来跟我理论。正中下怀,我迅速打晕了她们,连同电动车扔到了我宽大的车厢中。

姐妹醒来时,发现各自被成手脚岔开绑在木板上。两块木板被我成60度 相对斜放着,这样这俩女孩能相互看见对方。我从她们的个人物品中知道了名字, 现在正在单向透明的玻璃外观察着,许曼和许倩她俩努力地挣扎着想要挣脱束缚, 可惜只能是徒劳。许倩明显属于脾气个性火爆的那种女孩,24岁的她一边拼命 地拽着绳子,一边大声叫嚷着,她嫩黄色的脸上眼睛大大的瞪着,下巴有些尖尖 的,说实话不是太好看。可妹妹明显比姐姐漂亮多了,红扑扑的瓜子型脸蛋显得 十分稚气可爱,眼睛不大,可小而翘的鼻头弥补了不足,而且许曼可要温柔的多 了,她不是使劲的拉扯绳子,而是试图将手腕处的绳子弄松,动作倒也蛮柔和。 姐妹两个都瘦瘦的,做妹妹的许曼反倒比姐姐高一些。

我拿着我的玩具推开房门,姐妹两个出现了不同的反应。许倩大喊大骂着, 而许曼则紧张的哭了起来。我撩开许倩上衣的裙摆,扯下她的厚黑丝,里面的内 裤居然是喜庆的红色。我把电刑器的线圈松开,把带着锡箔片的线头贴在她两片 肥嫩的阴唇还有大腿根的内侧。许倩大骂着剧烈反抗,两腿想要并拢却又无法做 到。我把活塞式的电动阳具插入她的阴道,又将一个电动跳蛋塞入她的肛门。插 入阴道的那一刻,一直不停喊叫的许倩的声音突然变成了颤抖的呻吟。我把她的 内裤和黑色厚丝袜重新提回原位,电线则从腰部的袜口拉了出来。我撩起许倩的 上衣,发现她的胸罩和内裤是一整套,同样红色的胸罩上绣着金黄色的图案,喜 庆的颜色下是深深地乳沟,别看许倩挺瘦,奶子倒是很丰满俊俏。我将电极贴在 许倩的乳头上,圆形的电极正好覆盖住她鲜红的乳晕。随后,我又在双乳的下边 和乳沟间贴上几个电极,整理好许倩的衣服,把电线同样从裙摆下拉了出来。随 后我用电极夹夹住许倩的手指,然后脱掉她的黑色高跟鞋,把电极夹夹在厚厚的 黑裤袜上。适应了最初阴道插入玩具刺激,许倩又开始了对我的吼叫,趁她张 开嘴的瞬间,我把带着铃铛的电动震动口球塞到了她的嘴里,这样就只剩下呜咽 声了。

我站到许曼旁边,小姑娘披着的外衣已经在打晕时滑落了,现在只剩下粉红 T恤和蓝色牛仔裙。我把她解下来吊绑在房梁上,穿着肉色长筒袜的小脚放在一 个直立起的支柱上,这个支柱不大,仅能容下她的两脚尖踩在上面,支柱比她身 子要高,如果她从支柱上滑落,就会被悬空吊起。而支柱顶端是我特意放上的压 敏电阻,如果她的重量消失,就会触发许倩身上的电刑器。

此刻的许倩脸上已经显出性奋的红色,活塞式的阳具不停地顶着她的菊花, 能看到腿间略略的蠕动,而她本人则正努力地坚持着,这种坚持变成了躯体微微 的颤抖,嘴边的铃铛也清脆的响起来。呜咽混着清脆的铃声和电动玩具马达的蜂 鸣声,很是好听。

我手从许曼的小腿肚往上抚摸,右手穿过短裙摸向大腿根,左手则向上捏住 乳房。许曼害怕的颤抖,想要挪开,却又顾及着脚下的电刑器开关,不敢妄动, 只是在害怕的轻声哼着。我右手摸着肉色长筒袜紧收的袜口,然后轻轻触碰许曼 的私处,左手则隔着衣服慢慢揉搓许曼的乳房。小姑娘明显没受过这种刺激,脸 涨得通红,身体不停地抖动。我听到身后传来许倩抗议的呜咽声。我加重了力道, 将两手深入了许曼衣服的内部,开始抚摸胸罩下的乳房,身后做姐姐的抗议的呜 咽更大了。我抽出双手,猛的插到小女孩私处,右手食指深入了那个未曾被男 人触摸过的洞。许曼大声惊叫,慌乱中再也没法维持平衡,从支柱上掉了下来。

几乎同时的,许倩愤怒的抗议变成了痛苦的尖叫。我回过头,许倩的身体绷 得直直的,原来因为抗拒阳具的深入,双腿略略夹着,现在则挺挺的微张着。后 背也反挺着,胸部硬硬的高耸,仿佛要突破那红色的外套一样。脖子在努力地后 仰,露出美丽的前颈,马尾辫靠在后面的木板上有些散乱了。脸上现出绯红的色 彩,呜呜的声音带着颤抖传遍浑身上下。强电流的刺激进行了3分钟,随后,尿 液混着淫液湿透了黑色的厚裤袜。许倩也昏了过去,只有活塞式阳具还在两腿间 不停抽插。电流变成了时强时弱的震荡电流,和阳具一起,刺激女孩性欲

看到被电刑的姐姐,许曼慌乱的低着头,蹬着腿想要够到那根立柱。我抓起 许曼的双腿,将绑着她手腕的绳子放下近一米。被我牵住两腿,小姑娘失去平衡 向后仰去,直到双手吊在胸前,接近平躺着。我解开女孩的牛仔短裙脱了下来, 然后将粉色体恤衫拉到胸以上,女孩哭着求饶,蓝色的胸罩和内裤展现在我面前。 解开胸罩肩带,褪掉内裤,将许曼带着肉色长筒袜双腿搭在我的双肩,右臂揽 住小女孩的细腰,左手揉着尚未发育完全的乳房阳具高挺着插入许曼稚嫩的阴 唇之间开始抽插。不一会,听到许曼一声尖叫,丝丝血迹已经沾到了我的阳具上。 女孩浑身颤抖。

听到尖叫声的许倩醒了过来,仍在电流的刺激下,许倩的抗议声变得有些撕 心裂肺,电流虽已不如开始那么强烈,可也还要10多分钟才会停。她已经全身 香汗淋漓,似乎也已经经历高潮,显得比较疲惫。而黑色厚丝袜大腿根已经 湿透变得亮晶晶的了,部分淫液还顺着丝袜沿着腿的内侧淌到了双脚下。我继续 操弄着稚嫩的许曼,首次经历性的小女孩很快受不住了,高潮之后面色红润的呻 吟着。我放开她,许曼半坐着瘫在地上,手臂仍被吊绑,上身软软的直立着。

差不多了,处理处理做成艺术品。稚嫩小女孩总能引起人的胃口,先处理 许曼,也好让许倩看着自己的妹妹做成美味佳肴。把许曼的衣服脱光,然后结结 实实的绑到医院用的生育台上。两条细细的美腿被我捆到两旁,少女的阴户大开 被我观赏。我拿出手术刀,用手撑开还略带血迹的阴唇,把手术刀伸进去深深地 切了一个圈。受到疼痛刺激的许曼清醒了起来,开始尖叫。我怕她失控不小心咬 破嘴或者咬断舌头,赶忙用口球塞住了她的小嘴。随后,用同样的方法肛门处 的直肠切断,而后伸手进去把肠子及子拽出许曼体外。少女因为疼痛的刺激不 停地做着深呼吸,用牙咬着口球。我把手伸入许曼体内,撕扯着不宜下来的脏器, 然后把它们扔到盆里。弄干净后塞入水管,冲了个干干净净。看着这一切的许倩 先是激烈的呜咽着抗议,当妹妹的肠子被掏出时,呜咽变成了哭声。

许曼的体内被我塞入了整整一斤的板栗,既然小女孩喜欢板栗,就让她在板 栗中幸福一下。然后我把奶油注入许曼的体内,将一只玉米插入女孩的下体, 为的是紧紧地封住屁眼阴道,不至于让内容物流出。疼痛刺激下的许曼依然十 分清醒,剧烈的刺激使得少女的脸显得红彤彤的。我解开生育台上的许曼,把她 放入我特制的煮锅。

这个锅很像放大了的盛放生物标本的玻璃罐。许曼被我整个放入锅中,头则 被卡在上面锅盖外面。头要等女孩彻底没有意识之后再沉入热水。我将牛奶做汤 加入锅中,开始炖煮许曼。

许倩看着这一切的发生,似乎来的太快,本来还快快乐回家的二人,转眼 妹妹已经要变成熟食。全身香汗淋漓的许倩充满了荷尔蒙的味道。她似乎也已经 没了力气,为了来点刺激,我又扳下了电刑器的开关。一边,被热水蒸煮的许曼 痛苦的发出哭叫声,另一面,被电流抚摸的许倩颤抖的发出性的嚎叫,好听极了。

我冲洗了许曼的胃肠,还有被我射入精液的子。然后,拿出一口锅,放入 酱料开始炖下货。许倩已经被电动阳具做到精疲力竭,我停掉电源,把绑着她木 板平放过来爬上了她的肉体。许倩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汗湿透,黑色厚裤袜被淫液 浸了个透,我脱下她的外套和裤袜,然后剥开那喜庆的红色胸罩和内裤,扯下电 极,拔出仍在尽职工作的活塞式阳具和跳蛋,开始了我的快乐生活。许倩已经无 力反抗,只是轻轻哼着。那头,锅里的水已经开始快活的翻滚起来,许曼的哭叫 已经弱了下去,渐渐的开始混杂着水汽冒出的声音,板栗和奶油的香味已经在屋 里弥漫开来,混着另一个小锅里煮着的许曼的下货的酱香味。

让许倩舒服完,许曼也彻底没了声响,而小锅中的酱肉的香味表明着差不多 要熟了。我扔开许倩,将许曼头部的卡子打开,让她彻底浸入牛奶汤中随着水翻 滚。小女孩的发带脱落了,俏皮的马尾在汤中散了开来。麻烦了,待会儿整形的 时候还要捞发带给她扎起。许倩则无力的躺在木板上,绝望的看着在锅中翻滚着 做牛奶浴的妹妹。我把许倩赤裸着重新绑在木板上,刮掉了她的阴毛,这一举动 居然没有遭到任何反抗。

我拿起解剖刀和骨钳走到许倩面前,知道了自己命运的女孩重新焕发了生机, 不停地挣扎。我只能将绳子牢牢地捆紧。我首先沿着许倩突出的漂亮的锁骨深深 地划开一个V字形开口,女孩立即疼痛的抖动起来。顺着锁骨的开口,我把手术 刀深深地切入,然后掠过前胸,割开乳沟,划开腹部,直到阴部的耻骨。可爱的 是女孩居然抬头想要看自己的伤口到底多深,我在许倩头后垫了块枕头,然后分 离开她的皮肉,让她看到自己鲜红的内脏。我取出骨钳,绞断许倩的肋骨,把这 片大大的排骨取出。许倩的泪水一刻未停,却始终大胆的盯着自己被处理。失去 肋骨的许倩渐渐开始呼吸困难起来。

捞出煮熟的许曼,给那双晶莹透明的细长玉腿穿上那诱人长筒袜,许倩定 定的看着自己被煮成玲珑剔透的妹妹,我抚摸着她的头,轻声告诉许倩要把她做 成容器盛装妹妹的下货。许倩没有任何反应,只是呼吸已经明显重了。我迅速的 切断了许倩的直肠和食道,然后是子,接着是横膈膜,最后是气管和血管。许 倩温暖的脏器被我取出扔到盆子里,心脏还在鲜活的跳动。我把她胸腹中的血水 冲了一遍,把赤裸肉体搬到了青花瓷盘上许曼的旁边。许倩仍活着,只是意识 已经微弱。我赶忙把带着酱香的还烫的许曼的肠子和子倒入许倩的胸腹,女孩 被烫了一下,嘴张得大大的,再也没有了声息。

许曼的四肢带着牛奶的味道,腹胸部的肉在奶油的作用下味道十分浓郁,板 栗香也充满了整个肢体,板栗也带入了奶味和鲜嫩的肉味,显得别有一番滋味。 因为小女孩比较瘦,吃了三天肉就没了。

许倩在那次做完女体盛之后,就一直被我吊在经过紫外线杀菌的玻璃容器里。 容器中垂下的绳套套住她的双腕,呈一个吊绑的姿态,那可爱的小嘴已经被我闭 上,头颅低垂在前胸,胸腹大大敞开着露着里面红白相间的肉,两条不算十分漂 亮的腿无力的搭着。许倩的内脏早已和许曼的内脏煮在了一起被我享受完毕。事 后我居然又从许倩的包里找到一双肉色短丝。现在,轮到享受她的肉体了。

已经宰杀3天的许倩的肉体失去了最初的鲜美,所以我决定把她的肢体分解 开来各自烹饪。很快的,许倩被我分解成几个部分。还睁着眼睛扎着马尾的可爱 而倔强的头颅连着脖子,瘦瘦的细长的手臂,两只从脚踝上方断开的玉足,带着 膝盖的小腿,从臀部上方切开带着大腿的股肉,连着两个乳房的前胸肉,还有剩 余的被我剁碎的肉馅以及排骨。

我将许倩的头制成美丽标本,然后将许曼和许倩的头一起放在厨房看我烹 饪。姐姐看了妹妹美人出浴,妹妹当然也得欣赏姐姐的。这天中午,我油炸了许 倩的小腿。许倩的小腿带着金黄色,金灿灿的让人食欲大增。腿肉纤维很嫩,连 接骨头处的胶质又十分劲道,两只小腿让我吃的饱饱的。

当天晚上,我用肉馅做了一顿水饺,由于肉馅多来自于许倩光滑的躯干,所 以肉质细腻,而且不肥。纯肉的水饺我吃了整整一大盘,还剩下一些作为第二天 的早餐。

第二天早上炖了些骨头汤,就着昨晚的水饺吃饱。中午,我把许倩带着大腿屁股从中间阴户处一切为二,反正太多了也吃不了。左腿连着翘臀还有一半的 阴唇被我扔进了微波炉。啃着许倩的臀肉,喝着小酒,品着骨头汤,下午没事, 伸个懒腰美美睡了一觉。

这晚,我用炖姐妹俩下货剩下的酱汤好好地炖煮了一下许倩的双臂,酱成深 红色的玉手,肉中渗入酱汤的浓香,不用下酒,就让人迷醉三分了。

第三天早起,发现许倩的肉也已经不多了,我把她的双乳放入调匀的鸡蛋中, 蒸了个鸡蛋嫩乳羹,嫩黄的鸡蛋上挺着一点白白的乳房,上面点缀着一圈鲜红色 的乳晕,乳头挺起在鸡蛋羹的最上方。加点香油,喷香爽滑的鸡蛋嫩乳羹很快就 被我吃了个一干二净。

中午拿出许倩的右大腿做了个烤肉,鲜嫩的油汁滴到火上冒着烟,肉的喷香 立即腾上来。由于是一点点切割着烤来吃,这顿饭从中午一直吃到晚上,没饱, 也不饿。可最后还是得享用那双美足啊。

最近老是吃油的,那两只小脚还是清淡点好。由于宰杀时没多加清理肢体, 只是烹饪时再处理,两只小脚还带着一点点女孩特有的脚臭。我拿出从许倩包里 搜出的那双带着她体味的肉色短丝,套在她脚上,抹上蜂蜜后穿上那双黑色高跟 鞋。这两只小脚丫被我烘烤了,肉质变成了金黄色,味道香甜可口。

姐妹俩扎着马尾的可爱头颅被我用许曼的肉色长筒袜捆住马尾根部吊在一起, 许曼嘴里是许倩的肉色短丝和带金色花纹的红色内裤,许倩嘴里则是她自己那条 厚厚的黑色裤袜

而后,我搬来实体娃娃,打开包装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