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吏】(续)

【恶吏】(续)

前文

县衙大堂中,今日李香莲没来,这并不意味着王进忠的肉棒有闲暇的时间,

彷彿是有着无穷的精力,每日不操弄几个女人他王进忠怎么会舒服,当然还要有

情趣女人

眼前这两个美女就很合王进忠的胃口。大堂上赤裸的站着两位美妇人,说是

赤裸也不尽然,她们身上还是有不少饰物的,不过这些饰物只能使她们更羞耻。

左边的女子年龄稍长,不过岁月并未在她身上留下太多痕迹,反而更添其成

风韵,依然如画般的眉目间隐含春意,丰满的酥乳,紧窄的细腰,肥美的玉臀

吸引着男人们可怕的目光。

优美的颈项上围着一件黑色皮套,套上镶嵌着几颗硕大的红宝石,将美妇

雪颈映衬得更为动人。胸前丰挺的玉乳顶端,那两粒在空气中挺立的乳头被一件

奇异物品佔据,都雕刻着一条黑蛇的玉环无情的穿透了那娇嫩的部位,两只蛇头

像是活物一般将两粒肿胀的乳粒吞入口中,雪白的玉乳衬着黑蛇玉环,一股淫虐

之感油然而生。

继续往下,扫过平坦的小腹,来到那最神秘的私处,本该是芳草萋萋之地如

今却是寸草不生,光秃秃的玉户直接暴露出来,两瓣粉嫩的阴唇护不住主人的蜜

穴,反而因充血而泄漏出蜜穴深处的秘密

右边的女子年龄较轻,显然还不适应在大庭广众之下裸露的淫态,素手不住

晃动,似乎想要遮掩全身要害,可是又犹豫着不敢动作,更给人娇羞柔弱之感。

可能是年龄较轻身子骨还未经男人足够的浇灌,比之身边的一位稍显逊色,

不过一双修长健美的双腿充满力道,予人以异样的诱惑。同成熟美妇一样,这位

美女同样在颈上带着皮套,只不过颜色不一样,是白色的。

胸前没有佩戴乳环,想是为以后生育打算。美妙的下身同样是无丝毫遮掩,

紧闭的玉户显示出主人性事上还很稚嫩

「雪剑玉凤」白瑾,「白衣胜雪」白伊人这对昔日以贞洁闻名江湖的女侠母

女,此时也只是等着被男人操弄的骚货

「朗兄真是好手段啊!」望着眼前一对等着男人採摘的母女花,王进忠感叹

道。胯下粗黑吓人的肉棒直挺挺的指向半空中,显然这对曾是贞洁女侠的母女勾

起了王大人强烈的兴趣。

「王大人过奖了!」胯下肉棒同样是极为粗壮,但比起王大人还略显苗条

几分。郎玉很是得意,不过望向女儿的眼神中带着异样的光芒。

「呵呵!那对乳环很别緻啊!」虽然偷的东西不同,但祖千的眼光还是很好

的。

「如果没看错的话,应该是同一块墨玉打制的,雕功很精细!」张键的眼力

较之众人也差不到哪去。

堂中四人皆是花丛老手,虽将裸艳的女侠母女围坐当中,却并未动手调戏

只以言语和目光品鑑这两朵即将完全开放的母女花

「」雪剑玉凤「白瑾白女侠毕竟生养过,一对奶子鼓胀饱满,吮起来一定很

过瘾!」挑明女子女侠的身份,祖千下流的语句同时刺激着场中所有人。

男人们的肉棒更为坚挺,而场中母女身体也是一阵扭捏,显然是听人提起昔

日名号有所反应。

「白伊人白姑娘奶子也长得不错啊!以后稍加调教就不输其母了!」张健

接着道。

「白家母女的奶子都还不错,却不知为何只将白女侠带上乳环?还有朗兄,

她二人不会是天生白虎吧?」对四人来说,自然不会介意白虎之说,王大人此问

纯属好奇。

「我想下面是被朗兄剃了后涂上了特殊药膏吧!不过这乳环,我还不知道朗

兄有如此嗜好呢!」祖千言道。

「呵呵,祖兄还是错了!她二人确是被剃去阴毛,不过我只对白姑娘动手,

白女侠的乳环和阴毛可不关我的事,不信你们问她自己!」

昔日的贞洁女侠现今被男人扒光后在大庭广众下肆意品鑑,白瑾在感到强烈

羞耻的同时,剧烈的快感也同时传遍全身。

男人下流语句和目光下,饱受调教成熟敏感肉体做出了反应。暗红的乳

珠因充血而肿胀起来,却被那对乳环弄得麻痒难忍;下身无毛的蜜穴如吸气的鱼

儿的小嘴般一开一合,同时分泌出芬芳的蜜汁;俏脸上红霞满佈,迷离的星眸,

红润的小嘴,构成一幅媚人的图画。

「人家才不说呢!」摆出一副小儿女的情态,白瑾此举进一步刺激众人的情

欲。

而此时早经不住刺激的白伊人依然跪坐在地上,一对白嫩小手在全身不停游

走。

没有理会自渎的少女,众人都将注意力集中在成熟妇人身上,除了郎玉。大

手探出将少女扶起,简单的动作却已落入王大人的眼中。

「啪!」一巴掌拍上妇人肥美的丰臀,张键笑道:「快说!不然就打肿你的

屁股!」

哎呀一声惊呼,白瑾一双玉手轻抚已然红肿起来的美臀,眼中却流露出满足

的神情。「好啦~~~好啦~~~人家说了~~是~~~是任黩武那廝作践人家

啦~~」一朵红云瞬间浮上女侠的俏脸,娇美的身体一阵不安的扭动,下身淫穴

中渗出大量蜜汁。仅仅一个人名就让女侠骚浪如此,此人显然身份不一般。

「喔?难不成是雌雄大盗中的淫蛇任黩武?」祖千闻言双眼一亮,喜道。

「哈哈!却不正是那淫蛇任黩武!」郎玉得意的笑道,「如若不是那廝,我

贞洁的白女侠怎会成为如今的骚女侠呢?」

众人闻言哄堂大笑,如此下流粗俗的言语大大刺激了众人的感官,而骚

侠一词更是让白瑾感到无比的羞耻与刺激

也难怪众人因一人名而大受刺激。雌雄大盗乃是十数年前江湖上一对恶名远

扬的夫妻大盗。雄盗淫蛇任黩武好色如命,最喜调教淩辱美女;雌盗媚蜂花十娘

更是江湖上有名的荡妇,专好採补俊美少年。此二人作恶多端,不知坏了多少女

贞洁和男子性命,却因武功高强兼且狡猾多端而一直得意逍遥。

而当年「雪剑玉凤」白瑾成名一战正是落在此二人身上。当年白瑾武功大成

受师命闯荡江湖,一出来就遇上这对雌雄大盗劫了一对新婚夫妇,正分别作恶。

白瑾遇此情景愤然出手。

也是活该那二人倒楣,在最紧要关头被人撞破,当场重伤。幸而本事了得才

得以逃得性命。哪知白瑾本着除恶务尽的原则千里追杀,终於将媚蜂花十娘斩於

剑下,而淫蛇任黩武在被削下一耳后重伤逃逸。白瑾也正是因为那一役而获得了

「雪剑玉凤」的名号。

可想而知,这样的深仇大恨,「雪剑玉凤」白瑾落在那任黩武手中会受到怎

样的对待!

「难怪难怪!那任黩武倒是好手段,不过郎兄的心思更是了得啊!」同是花

丛老手,张健感叹道。

当日「雪剑玉凤」白瑾因关心爱女被郎玉设计擒了去,两母女被郎玉带到秘

密山庄中调教淫玩长达三月之久,三个月中未曾着过片丝寸褛,每日都要接受郎

玉的各种调教。可尽管如此,身体被人用药物和各种手段玩弄敏感无比,「雪

剑玉凤」白瑾依然不负贞洁之名,未曾屈服过。

可是一切在郎玉找来一位猥亵老头后完全改变,尽管十数年过去了,可是凭

着对自己成名一战的深刻记忆和来人眼中抹之不去的强烈仇恨,白瑾认出了这个

猥亵的老头正是当日差点成为自己剑下游魂的淫蛇任黩武。

后面的事情就简单多了。郎玉将赤裸的白瑾单独交给了任黩武,而自己则去

对付年轻的白伊人。

面对着杀妻削耳的仇人,任黩武表现得非常平静,不过那眼中掩不住的强烈

火焰使女侠知道自己的下半生可能真的完了。

也许郎玉还算是惜花之人,可是对於本就爱好淩辱调教的任黩武来说,面对

自己的仇人哪来惜花一说。

所以在三个月后,郎玉搞定了「白衣胜雪」白伊人后再来见白瑾时,见到的

是胸前被穿了乳环,下身被剃光阴毛蜜穴后庭都插着粗大伪具,跪伏在地上

飢渴的舔吃着老人粗黑肉棒淫贱女侠。

「哦,这么说来,那淫蛇任黩武现在还在朗兄的庄子里做客了?」面对着这

武林中以美丽贞洁着称而今却被男人完全驯服任人採摘的美艳母女花,王大人依

然神闲气定,充分表现出一个花丛老手的风范。「可以把那位任黩武任大侠请来

一起品鉴品鉴嘛!」王进忠悠然的说道。

习惯于称呼武林人士为大侠,王大人顺口也给任黩武安上了大侠的名号。至

于任黩武所作所为是否配的上大侠二字,或者是否会玷污大侠二字,这就不是一

位朝廷命官所该关心的了。又或者王大人仅仅是小小的嘲讽一下,这大概就只有

他自己心里明白!

听到王进忠欲邀请任黩武前来,白瑾的表情起了些微变化,不只脸白了白,

连保持微笑着的嘴唇都有些发颤。那三个月的疯狂经历现在想起来都觉得浑身战

栗,不期然一阵惶恐。

「呵呵,恐怕要让大人失望了。那任黩武不满足干了白大女侠,还想向我要

求干干这白女侠,贪心不足被我顺手解决了!」朗玉满不在乎的说道。黑道中人

本就很少讲道义,更何况朗玉等人平日里的行事连黑道中人都不齿,杀一个没利

用价值的人实在是很平常。

「哦,那还真是可惜了!本想看看白女侠被任黩武的时候会是一副什么样

的表情,想来是看不到了!」常言物以类聚,王大人仅仅露出点遗憾的表情,笑

了笑说道,同时眼中一道异样的光芒一闪即逝。

「哈哈!白大女侠?白小女侠?朗兄叫的真是有趣啊!我看不若叫大骚

小骚。」张键哈哈笑道。

同是淫道中人,张键对落入朗玉之手的这对母女花可谓是垂涎已久。可是一

直以来朗玉都将此二人视若珍宝,藏的极为隐蔽。张键等人多次旁敲侧击提示再

三,朗玉依旧不为所动。若不是今日有棘手人物寻上了朗玉的藏娇阁,朗玉只怕

也不会献上这对母女花以托庇王大人。毕竟还是民不与官斗啊!

也幸好如此,张键才有了一亲芳泽的机会。此时的他已是满心的淫念,满嘴

的癡妄张狂之言,若不是王大人在场只怕是要当场扑将上去,将面前的白瑾白女

侠压在身下好好的淫辱一番了。

朗玉闻言,眉头微皱。不同于张键的淫暴,朗玉自诩惜花爱花,何曾说过此

等粗鄙言词加上今日被迫献上平生最宝贵的珍藏,一时间总有稍稍不满。倒是祖

千与张键性情相近,听得此言嘿嘿的淫笑几声。

一只枯瘦的爪子同时探出,抚上白瑾那雪白粉腻的臀丘,重重的抓了下去。

瘦黑的手指顿时陷入雪白肥美的股肉中,白嫩的玉股衬着祖千枯黑的爪子显得份

外淫糜。这祖千能称淫盗,手下自有独到功夫;也想藉这个机会对众人显摆一番

自身数十年功力。当下暗暗运起内力,以催情手法揉弄起眼前美妇的丰美臀部,

打算让这女人等等的反应更加淫浪,也好让大夥儿看看淫贼祖宗的手段。

--------------------------正 文----------------------------

白瑾长年练武,肌肉的弹性本就不是一般千金小姐松垮垮的软嫩肉可以比拟;

手中丰软弹润的触感让祖千忍不住抓了再揉、揉了再抓;而经过了朗玉及淫蛇近

一年来以摧毁人格为目标调教﹐被玩的满脑都是肉棒的白瑾被祖千这么一抓,自

然而然地挺动起了肥白的屁股迎合祖千技巧高超的揉捏,粉白肥腻的臀肉像是舍

不得被侵犯的感觉似的吸住了祖千肆意揉捏的怪爪,手中肌肤的滑腻粉嫩让祖千

大乐,大声调笑:「好个肥美的大屁股!真不愧是当年迷倒江湖众生的『雪剑玉

凤』啊!真他妈的白,真他妈的嫩!我说白瑾白大女侠呀,是不是也让大家看看

你那大骚是否一样的白一样的嫩啊!」说完这极尽羞辱的言词,祖千哈哈大笑

起来。

白瑾在众人赤裸裸地视之下本就快要无法抑止体内的麻痒,暗暗运功夹的

塞在阴穴内的伪具一上一下的干自己,这样的动作再加上男性私处浓厚的雄性

羶味;撩拨的这个骚淫美妇两眼水光滢滢地看着位绕周身的好几根粗壮肉棒,似

乎早已等不及要含住一根粗大的鸡巴来满足口中的空虚;后来再被祖千暗暗用催

情手法在嫩臀上摸捏抓打之下无毛私处早已泛出水光。

而听到这番对人身羞辱至极的言语后,本该大发雷霆;奈何早已堕落淫奴

玉女门主不由自主地忆起被朗玉收入藏娇阁后,多次被当作玩具用来招待江湖

豪客的绝顶经验;再加上淫蛇那三个月深入骨髓的调教,这位一年前还英姿飒爽、

只能远观的雪剑玉凤竟咬着下唇,跪在地上几乎以首触地,撅起了白嫩的屁股

骚媚至极的抓起了祖千的手放在另一片臀瓣上;羞不可抑地道:「那…那就相烦

老爷打开凤奴的……大屁股让众位爷品评……哈啊……一番……」说着,像是

下定了决心,娇吟一声分开了大腿,再将像求欢一样的美臀撅的更高;抓着祖千

仍在臀瓣上作怪的手向两边分了开来。众人对视一眼,被白瑾发浪的淫贱表现撩

拨的气血翻涌,下身的肉棒更怒涨了几分;再向白瑾自愿献上的秘处看去;眼前

的景象让众人更是暗暗佩服朗玉玩女人的手段。

朗玉此来是为了求一个安稳的靠山,下了重本将这对自己极为珍视的母女花

献给王进忠,来到之前自然将这对母女好好「打扮」了一番。众人只见美妇白瑾

高高翘起的妙处果然与众不同,无毛光洁的艳红阴唇上扣着三个鸡血玉环,与墨

玉的乳环相映成趣;因长期发情而大如黄豆的阴蒂上扣着一个最大的,不同的是

这个玉环咬住阴蒂的地方被雕成了古朴的虎头,显见是朗玉收了白瑾这骚淫美妇

后扣上用以彰示主权的。玉环的中间穿着一条细细的晶亮银炼,银炼尾端连结着

插在穀穴中直没至底的的大号伪具;往前由两个环中穿过并没入了白瑾的因发情

而湿的一塌糊涂的淫穴之中;眼前这美妇人发情的蜜穴中显然插着一根不小的伪

具,小腹都因之胀起了长条的形状。

也不知是朗玉交代的,还是白瑾有意挑逗众人,那胀起的形状看起来还在缓

慢的前后移动,每次往前一挪就挤出一股清亮的淫液,同时让白瑾发出一声动人

心魄的娇哼…这个淫妇竟然浪到在这么多第一次见到的男人面前用内功干着自己。

众人虽於淫欲一道少说也有十数年工夫,但却很少看到像眼前这样让人口乾

舌燥的景象。抓着白瑾屁股的祖千,自诩见多识广,像这样的美景也是平生首见,

手上的动作都看得忘了继续,惹的白瑾不满的抖了抖白嫩如脂的屁股;祖千嘿嘿

一笑,大力赏了臀瓣一个巴掌,索性放了手让大夥饱览一顿美景,直让四人看的

个个鸡巴硬的黑红发亮,个个蓄势待发,暗自决定非得使出浑身解数把这俩母女

肉奴到魂飞天外才肯罢休。

白瑾是个生养过的妇人蜜穴自然不会如少女般粉嫩好看,但她生性爱洁,

本就将阴阜清洁的极为乾净;再加上长年练武,气血畅通,淫穴自然长保紧实,

精通玉女门内功的她更是对阴户肌肉运用深有心得,当年白伊人的父亲就是被此

功法牢牢栓在白瑾身边,连看都没看过别的女人一眼。

这位文武兼修的玉女门主被任黩武调教淫荡贱货后,为了取悦自己的主人

对此更为重视;免得主人看了倒尽胃口,不再玩弄自己。尝到了真正鸡巴滋味而

堕落淫妇的白瑾可不愿再次回到三贞九烈的枯苦日子,因而常用玉女门秘药将

阴唇维持在艳红色,比之少女的粉嫩阴户更有诱惑力。勤於饱养果收奇效,不只

淫蛇,连朗玉初收这对母女花时,调教往往进行到一半都忍不住先将白瑾压在大

椅子上暴一顿,再将沾满了她母亲淫水肉棒插进白伊人的秘穴里射精,弄得

白伊人只好常常滴着浓精主人与娘亲用灵活的舌头清理乾净。

朗玉早就看过白瑾这个骚媚入骨的淫样,藉着这个机会,他也打算好好地衡

量这些人好为未来打算。这些人之中,张键虽然长得一脸正气;但看的双眼发赤

口涎直流的模样,看来自控力十分低下,一身功夫供人使役尚可;但说要单独成

事,那可是千难万难;而跟他气味相投的祖千,兴许是佔了年纪的便宜,虽然也

是双眼发直,但也仅止於呼吸粗重,像是欣赏将要买下的艺术品似的摸捏着白瑾

敏感身子

相比之下,朗玉觉得王进忠果然是个人物。

这位大人脸上的微笑一直没有消失,虽然看的双眼发亮,也是一直不发一语,

像是看着即将到手的财产;只要微笑收下就好。他下身益发粗壮的肉棒证明了王

大人对自己的礼物十分满意,但也是一句话没说。彷彿感觉到朗玉估量他的眼神,

王大人闭了闭眼,再睁眼时精光外射地看向朗玉;正好与朗玉看着他的眼神对上,

一时之间朗玉竟然不敢与他对视。虽说自古以来贼都怕兵,但这朗玉年近四十,

也算是在江湖上叫得出名号之人,可不是初出茅庐的世家软蛋;但不知为何被他

的眼神看的心头发虚,如果不是长年在压力下的淬炼,只怕是要双膝一软口称大

人饶命了。正做没打算处,却听得王大人开口言道:「朗兄果然好手段。这两位

女侠一位妖媚风骚,一位清丽娇嫩;骚货兄弟是见的不少,可被教的这么透的还

第一次见;兄弟佩服。今儿算是长了见识,」说着,翘着黑粗肉棍向朗玉拱了

拱手,「朗兄既是明白人,不怕您笑话兄弟被这俩女人撩的一毬火气,看来非

得到后头喝杯凉茶降降火才行,我早已交代下人未经召唤不要来打扰;所以这里

没人会来。众位兄弟该玩甚么,便请自便,告辞告辞。」说着真的转身,也不管

老二还硬梆梆的就要向后堂迈步走去。

「大人且慢。」朗玉果然是「明白人」,知道大人要的是个明白交代-为了

甚么不重要,今天准备了甚么硬货才是王大人想知道的。「这玉女门主还有一项

妙处,大人可愿品评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