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娇妻的深渊 】(五)

娇妻深渊 】(五)

虽然柔媗已经做好了面对所有不情愿状况的心理准备,可徐胖子这如狼似虎

的样子,太让她不安,甚至是惶恐。尤其还同时面对刘司机和徐局长,这种难堪

几乎要崩溃了。

娇羞地望了眼徐胖子,这个猥琐的家伙竟然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的三角地带,

目光中放射的都是饥渴欲望的光芒,好像很久没有见过女人似的,那种眼神让柔

媗心里发毛。虽然两手挡着,但他的视线好像能穿透一般,还深深地吞咽了口口

水。

" 姐姐,你好美……!" 徐胖子几乎看呆了,蕾丝内裤服帖平顺地包裹住女

人的臀胯,白皙两腿之间形成一条窄窄而饱满的凸起。柔媗的芊芊细手根本当

不住她期望的全部,而娇羞的样子反而更有种羞涩的娇美。

" 你不要这样看……。" 柔媗的声音显的那么柔顺无力," 难为情……。"

说完后精致的嘴唇又无奈地抿了一下。

" 今天姐姐会让我满足的对吗?" 低能的徐胖子仰起头地看了眼柔媗,目光

中有种对女神般的虔诚,与柔媗目光接触的刹那,又感觉到她哀羞的柔顺,仿佛

能体会到她平时的柔情。

" 我……!" 柔媗只感觉心乱如麻,唯一的选择就是把头撇开。而更让她恼

心的是刘司机好像不想错过一点好戏,将王鹏丢到床上就立刻出来了。就在离自

己不远的位置,以观众的姿态加入观看。

徐胖子吸了口气,小心地握住那两个遮挡的小手,那小手手感软软的,还有

那种冰清玉洁的凉,把她们朝扶手上放去。那纤细的手臂很听话,完全服从安排,

没有丝毫抗拒。

" 姐姐好听话……!" 徐胖子说话的时候,眼睛已经离不开,那被包裹住的

女人私处的位置。这些天他无数次想想过柔媗裙底风光,每次幻想都让他心跳不

已。此刻终于像谜底揭晓般,那耻丘微微隆起,那弧度显的如此浑圆柔美,盖在

上面的淡色内衣微微透出些许黑色,那就是柔媗的阴毛

" ……。" 柔媗侧脸,已经能清楚地听到刘司机沉沉的鼻息,他就在旁边,

他就是靠在后面的墙边。余光还能觉察到徐胖子火辣辣的目光,在自己羞耻的腹

根位置,贴近了,审查般端详。真不知道是不是其他人,被他们玩弄的时候也是

这样难堪卑微?

徐胖子肥大的身体在柔媗两腿之间扭了扭,视乎柔媗两膝之间的宽度让他感

觉局促。

他是为了要看的更仔细?太恶心了!

柔媗想到这里,脸上立刻感觉火烧般的烫。两腿小心而配合地着张了张。不

过椅子扶手的限制,提醒她已经张到最大宽度了。

" 嘻……!" 自然徐胖子能感觉到柔媗温柔的顺从,满意的嬉笑中带着淫邪

我……我……!

柔媗只觉得自己好下贱,好像是怕被领导发现自己不是个好员工般偷看了眼

徐老头。而徐局正托着腮帮子,欣赏着傻儿子玩弄女人的样子,而那女人就是自

己。看不出他有色眼镜后面的目光,但很明显他发现了自己在偷看他。徐老头仰

起嘴角一个满意的浅笑。柔媗只觉得自己羞的都快晕过去了。

" 姐姐……,这样……。" 徐胖子说着肥大的双手各托起柔媗的膝弯,把它

们挂到扶手上。

" 不…不…徐少!太羞人了……!" 这个姿势,让柔媗觉得实在是太淫荡了,

真的太淫荡了,紧张地望着徐胖子连连哀求。可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他挂上了,

还被他用力地朝上推。

王鹏醉了,那是他希望自己醉,可躺在床上,还是忍不住眯着眼朝外看,尤

其是看到老婆被徐胖子弄成这个样子,心里又痛又恨,把胡乱盖在身上的被子又

紧了紧。好像是睡梦中的无意识动作。

" 我来帮你!" 刘司机硬生生挤到柔媗椅背后,高大的身体,有力地把柔媗

大腿按住,顺势还在她腿上摸了一把,只感觉那白皙的皮肤很嫩很滑很有弹性。

" 不……不要……。" 柔媗对自己的羞耻的样子几乎无法形容了,大腿被该

死的刘司机朝后拉后,下身就像刻意送给男人般,淫荡地朝外凸。哀求的声音是

从喉咙深处发出来的,听上去哑哑的,两只纤细的小手惶恐地放在嘴边,水汪汪

的大眼睛里全是少妇的无助。

" 黄带里的女人都这样做的……。" 徐胖子对柔媗现在的样子非常满意。

" ……。" 柔媗剩下的好像只有轻微摇头的能力,她只想告诉他们,自己和

那些女人是不一样的。

徐胖子小心地把手掌压到那性感的耻丘上,慢慢的摩擦,仔细玩味,好像能

听到,柔媗的阴毛在自己手掌和她身体之间的婆娑。很快,有力的大拇指按倒女

人最柔软的位置,他的拇指只隔着棉布和柔媗的嫩肉做着亲密接触

就在徐胖子拇指按上的刹那,柔媗挂在空中的小腿敏感地抖动,套在脚丫上

的凉拖惹人怜爱地一摇。柔媗脑袋摇的比刚才幅度又大了些,那是女人对于身体

被人如此猥亵的本能拒绝。

司机机警地察觉到,老成持重的徐局喉结动了。" 妹子,自己扶着。" 刘

司机说着,抓着柔媗的双手,用手腕勾着自己的膝弯。掏出香烟,朝徐老头丢过

去。" 徐局,烟!"

我…我…好下贱!柔媗实在没想到,自己会做这样的事情。自己的双手把自

两腿大大张开,迎候被人的随意玩弄。而徐胖子的拇指对性器官的玩弄,已经

从原来的按压变成了若有若无的拂扫,每次轻微的接触,阴道内就是一颤。

" 姐姐的身体很敏感……!" 徐胖子好像是在公布测试结果一般。目光炫耀

般盯着柔媗脸蛋,好像是说:我在弄你的阴门呢!感觉很不错。

逃避,只有目光的逃避,柔媗不情愿地看向地面,她不想看到这个在玩弄

己隐秘私处家伙,小孩般狡邪目光。

" 那这里呢……?" 徐胖子拇指朝上推,就在耻缝顶点一按。

" 哼……!" 伴随轻柔的鼻息,柔媗只觉得身体被电击般一颤,两腿几乎就

要从手上滑落。

" 对所有女人,这里的刺激最激烈!是吗?姐姐!" 那几乎没有太多指甲的

拇指抠挖的更积极。

" 唔……!" 柔媗脸完全侧过去,后背努力地靠向椅背,去抵抗身体的反应,

但酥麻感还在不断传来。

" 姐姐喜欢吧!" 看着柔媗的反应,徐胖子把小内裤的底裆撩向一边,把

性器完全暴露出来。

" 啊!" 一声轻呼,两腿本能地羞耻夹动。我要死了,太丢人了……!

" 你不勾住,徐少玩起来不方便……!" 刘司机带着浓浓的烟味在柔媗耳边

说。

" 太羞人了!" 柔媗已经没有勇气像刚才那样把两腿放肆地打开了。

" 怎么样嫩不嫩!" 刘司机毫无顾忌地问徐胖子,语气是那么兴奋

" 你来看……!" 蹲在地上的徐胖子还微微侧了下身。

站在身后的刘司机真的绕到前面了,柔媗侧着脸,可余光还是能看到,他的

样子,俯下身,撑着头。修长的美腿,只靠小腿挂在扶手上,膝盖紧张地朝中间

靠。

" 求求你们了!徐少……!徐……," 柔媗几乎都要哭了,原本还想喊" 徐

局" 却发现这老头也转过桌子过来了。

" 弟妹,你那里真的张的很漂亮……!来……!" 刘司机说着,把她一侧膝

盖朝外推。

" 我也看看!" 徐老头用身体霸道地挤着餐桌后移,桌子带着上面碗筷震动,

发出乱心的噪音。

看到眼前三个人的样子,柔媗对那些在路上盯着漂亮美眉看的色鬼,好像少

了不少反感,尤其是眼前还是一本正经的徐局。他摘下有色眼镜,凑的更进,突

出的眼珠好像要掉出来一般。

柔媗也不知道是为什么,看着徐老头一点点的靠近,努力克服心理强烈的羞

耻感,手腕努力地勾着腿,卑微而配合地将膝盖打开,可不情愿的反感还是写在

俏丽的娇颜上。

" 红艳艳的很嫩!" 徐老头说着,直接用拇指和食指将嫩肉撑开。冷峻的样

子就像外科手术。

徐老头接触身体的那一刻,毫无柔情可言,按照他的需要把女人私密处掰开。

柔媗的心就像掉进冰窟,只觉得自己是他们的玩物,此刻就是让他们先检验一下,

而且必须顺从而配合地以他们需要的方式。而娇艳阴道在被人如此暴露时,竟不

自觉地诱人吮动。

柔媗不安地看着徐老头,他依旧很冷峻毫无表情。敏感的小穴能感觉到他放

开了,却又将食指按压进去,淹没在媚肉之间。

面对异物侵入,的心理愤怒抗拒,柔美的眉形痛苦地弯曲。而拥有包容性的

阴道竟然淫靡的把老头的手指温情地吮住,嫩肉在羞耻中收紧。

老头手指僵硬地在里面感受着炙热的温度与柔情,转了下,一勾。带着女人

晶莹的爱液满足地离开了。" 不错!柳老师保养的不错!"

徐老头说着话的时候也没指望柔媗会回答什么。说完又把她露出奶子捏住,

五指紧了紧。

" 咱们王鹏有福气啊!" 刘司机发着感叹,手也趁机快速地在伸向柔媗两腿

之间,伴随那修长两腿惊慌地颤动,也揉压一遍。

" 不错!" 徐老头终于望向柔媗,带着领导气势微微一笑。

柔媗都不知道该怎么回复,也机械地给予一笑,笑的好僵硬。尤其想到现在

的样子,心里更是在滴血。作为女人,王鹏的妻子,如此不堪地架着两腿,和荡

妇般暴露私处供人玩弄。然后……!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