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校长生涯 】(第十六章)

【我的校长生涯 】(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重婚有罪么

天色还早,我出了公安局找了个旅社睡了一觉,起来以后拎着行李,来到长途车站买票,在一大堆蓝灰绿的人群中(那个年代人们就这三种颜色的衣服)一个高挑的红色呢子大衣的身影吸引了我的注意,这个女孩子背影好像孙同学啊,发型也很像。

我去买票,那个女孩子也在排队在我前面几个,她买好了转过身来,我心想他妈的,脸长的也很像孙同学,要是有个相机就好了,拍下来给她拿回去看看。

那个女人看到我,张大了嘴,跑了过来,兴高采烈的拉着我:你怎么在这里,我以为你都到家了。

我看着她:你是孙红卫?长的很像么。

她轻轻的踢了我一脚:我当然是了,换身衣服就不认识了?

我一边顺着买票的人流往前走,一边想着:做梦呢吧,在这里能碰到孙同学。

我回头说:红卫啊,刚才看到一个穿红大衣的,就跟你这个大衣很像的女孩子,张的也跟你很像。

她说:那个就是我啊。

我想了想,脑袋有些迷糊:我在学校还是在家乡啊。

我完全清醒了:你怎么来了,你要干嘛?

孙调皮的笑笑:我去看你夫人,看看她多少钱能把你卖给我。

我当时就傻了:你别瞎闹,不可能的,你是不是不想让我们家过年了。

孙撅撅嘴:不是啊,我就是想看看我到底有没有机会。

我不屑的说:没人能拆散我和我老婆的。

孙说:我一定要试一试,你敢不让我去,我就告诉你老婆你骗我吃你鸡鸡的事情。

我苦笑的摇摇头:你爱咋地咋地。

孙伸手挽住我的手臂,就像情侣一样。周围的人都看着我们。我也任由大家看着。

买好了车票上了车,和人换了座位,我们坐在一起,我慢慢的给她讲昨天晚上的事情,听的孙毛骨悚然,心惊肉跳,尤其是我和风衣肉搏时候,她的指甲都插到我手背的肉里了。

到了我们镇上,我们下了车,走在街上不少人都是认识的了,大家看到我都热情的打招呼:

老师回来啦,呀,给我们带了个北京洋师娘回来啊。

老师新媳妇漂亮啊。

老师,这女娃是谁啊。

老师好,2师娘好。。。。。。

我脸红脖子粗,孙同学高昂的脑袋,跟大家微笑的打招呼。

到了家门口,如玉正在院子里和我闺女操练走路呢,我敲敲门,如玉抱起孩子奔过来给我开门。

如玉看到我身后的孙同学:这位是?

我还没开口孙同学就自我介绍:我是刘某的同学,前不久学校发生了一些事情,导致刘同学严重受伤,我来向你们表示歉意的。

如玉看了看我着急的问:那里受伤了?现在咋样了?

我恼火的说:让我进去先,在这里说话,让人看笑话

如玉也发现不少街坊探头探脑的。赶紧把我们让了进来。如玉热情的给孙同学到了茶水,拿了瓜子花生等零食。

如玉简单的介绍了他弟弟把我踢伤的事情,如玉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目光集中在我的裆部。

我说:经过治疗,我已经完全好了,如玉才长出一口气。惨白的脸上才有了一丝血色。

丈母娘也出来了,跟孙同学热情的打了招呼。开始给我们准备饭菜。如玉也去帮忙,孙同学也站起来说要帮个下手,如玉笑着拦住了,让我陪着孙同学聊天。

我闺女摇摇摆摆的走来走去,孙同学上去一把就把她抱起来,搂在怀里,对着我闺女悄悄的说:叫妈妈,快叫妈妈。一脸假装幸福,一脸的花痴。

我被她气乐了:你让她亲妈听到,不跟你拼命啊。

孙同学想了想:叫小妈,快叫小妈。

我心里话,我闺女咋都不能认你。

没想到小丫头口吃不清的说:小马,小马。。。。

孙同学激动的抱着我闺女使劲亲,我闺女也咯咯的乐着。

孙同学放下我闺女,从包里掏出一堆大白兔什么的,塞到我闺女怀里。

然后又是奶粉,又是麦乳精的,一罐一罐的往外掏。我很惊讶你咋拿了这么多东西,不沉么。我都没有注意到。

如玉进来了,我苦笑着对她说:你闺女多了个妈,孙同学给咱闺女当小妈。

如玉愣了一下:是干妈吧,小妈是什么意思?

孙同学白了我一眼:就是干妈,我们那里管干妈叫小妈。

如玉乐了:闺女,谢谢干妈的奶糖。

饭做好了,大家一同吃饭。

吃晚饭,我陪着丈母娘洗碗,如玉陪着孙同学说话。

丈母娘悄悄的问我:这个女同学到底咋回事?

我苦笑的说:她非要嫁给我,让我跟如玉离婚。我不同意,她自己就跟过来了。

丈母娘笑了:这女孩子很勇敢么。你有没有祸害人家?

我脸更苦了:妈,你说哪里话,我能做对不起你们的事情么。

丈母娘甩了甩手上的水,揪着我的耳朵:你把江局长都办了,还敢说没做对不起我们娘俩的事情?

我心里大惊:妈,你咋知道的,如玉知道不?

丈母娘说:我跟江局长是老姐妹了,她跟我招了,如玉不知道。

我挣扎着想从丈母娘的手里把耳朵抽出来,丈母娘不松手,我只好轻轻的伸手咯吱她,丈母娘娇笑的放开了我。

丈母娘笑着跟我说:你呀,到处留情,别以为我们啥都不知道。

洗完了碗,我们出来到客厅,我发现孙同学激动的两眼红通通的,刚才肯定哭了,如玉面色平和,但有一丝丝的哀伤。

我问她俩怎么了。

孙同学说:如玉妹子同意我们在一起了。你夫人太好了,我再也不贪心了,我做你的好朋友,绝对不会破坏你们的家庭

我没听懂:你说啥呢,乱七八糟。

如玉坐在椅子上,孩子抱在怀里:孙家妹子对你是全心全意的,以后你毕业呢,就是孙妹妹照顾你了,她能在工作生活上更好的帮助你,你们在北京生活对你发展好,只要你每年能回来看看孩子,我就满足了,等孩子大了,就给你们送过去,让他们在北京上学。

丈母娘也愣住了:咋回事?你不要你男人了?

如玉看着丈母娘:妈,他现在要发展事业,在北京比在这里强多了。

我明白了孙同学跟如玉摊牌了,没想到如玉很爽快的答应了,搞得孙同学感动的稀里哗啦的。

我乐了:你们谁能做我的主?如玉你说离婚离婚啊,小孙你说让我去北京就去北京啊。

如玉我告诉你,想跟我离婚,除非杀了我,小孙你要想跟我在一起,你就当小的。还得来我们这里生活,放下你北京大小姐的架子。

如玉和孙同学一起骂我:你想得美。然后两个人相视笑着。

晚上,我和如玉睡在床上丈母娘带着我女儿睡,孙同学在厢房睡。

我给如玉讲了为小雨报仇的事情,如玉也听傻了,讲到我被风衣差点掐死,如玉吓的用手捂住了嘴巴。大眼睛里全是泪水。

如玉想起来我的鸡巴受伤的事情,起床开了灯,脱了我裤子抓着鸡巴仔细检查,确认没有问题了,才握着它准备睡觉。

我暗示如玉想跟她乐乐,如玉说例假还没有结束呢,然后悄悄的问我:要不要把闺女接过来,让我去找丈母娘乐乐。

我想起来丈母娘病的事情,如玉说在我妈介绍的大医院治疗了半个月,回来吃了一个月的药,就全好了。

我说算了,睡觉吧,如玉想了想,捅捅我,悄悄的问我:要不要去厢房,跟孙同学乐乐。

我吓得蹦了起来:我可没那个想法,我们之间可没有那种事情。

如玉说:有我也不在乎,我现在有两个娃了,我的心思都在娃身上,你爱干嘛干嘛。

我说你就不挂念我了?

如玉哼了一下,我挂念你有用么,你现在是大学生了,能回我这个窝,我已经很高兴了,我还敢说什么呢。

我搂着如玉光滑的肩膀,吻了吻她的额头:玉啊,你是我的恩人,我在外面干什么最终都会回到你身边的。

如玉说:你是感恩,那你到底喜欢我不。

我紧紧抱着她:我一辈子都喜欢你。

如玉眼泪也下来了:我知足了,我这上半辈子有你就啥都不在乎了,下半辈子我就给你带大这两个娃。

我抱着如玉:再给我生一个才能完成任务。

如玉说:政府都不让生了,你还要。

我说:就生一个了。说着我吻到了她的唇,两人的舌头纠缠起来。

吻了很久,如玉推开了我,翻身趴在床上,褪下了裤衩,自己双手向后掰开自己的屁股,我明白她的动作,爬了上去,龟头顶住了她的肛门

没有润滑,我的龟头没法顺利进去,如玉抬起头,慢慢吐着气,放松自己的身体。我配合着她的呼气,有节奏的用着力,慢慢的龟头挤了进去,如玉把头放在枕头上,承受着我的进入。

小半年没有进来了,她的肛门很紧,没有润滑,也很涩。我的龟头完全进入了,如玉低低的说了一声:轻点啊,很疼。我慢慢的往里插着,如玉双手抓住了床单,屁股微微抬起配合我的动作,想把最顺利的角度提供给我。

我全部都插了进去,我舒服的趴倒在如玉的背上,小腹压着她丰腴光滑的屁股。微微一动作,她的屁股就荡漾起来,宛若春节做的肉冻一样。

慢慢的,她的肠油分泌了,我的鸡巴开始可以滑动了,我慢慢的向外拔着鸡巴,当冠状沟卡在肛门的时候,我又向下压去,如玉舒服的哼了一声,我得到了鼓励,开始加快了速度抽插着,如玉身体完全放松了,我顺利的进出着。

我的双手伸到她身前,握住她的奶,轻轻的揉捏着,如玉低声说:慢点,别把奶挤出来,床单打湿了没法睡了。

我说:插完了,我帮你嘬,如玉说:只能嘬几下,要给闺女留着。

我闭上了眼,全身心的体会着如玉的肛门

肛门是那么紧,紧紧的的握住我的阴茎,不让我顺利的动作,直肠是那么润滑,里边一圈圈的肉肉欢迎我的进入。

我完全插入后,肛门紧紧的勒住我的根部,我根部为轴,屁股画着圆圈,挺立的鸡巴调皮的在如玉的肠道里搅动着。这本来是我进入如玉阴道常用的一招,这次走后门用起来了。如玉反手在我大腿上拍了一下,嘴里娇声骂道:不许乱搅,搅出屁来把你崩飞了。说完我俩都笑了起来。

我只好老老实实的抽插着。如玉美得直哼哼,脸侧放在枕头上,眼睛眯缝着,长而浓密的睫毛扑扇扑扇着。

肠道里的温度比阴道里高,我的鸡巴热乎乎的,太舒服了。

我趴在如玉的背上休息,我悄悄的问如玉:插pp舒服还是,插妹妹舒服(如玉管我的鸡巴叫弟弟,我管如玉的BB叫妹妹)。

如玉说:插妹妹舒服,插屁屁刺激。感觉完全不一样。

我又问:你喜欢舒服还是刺激

如玉说:舒服完了刺激刺激完了舒服这才好呢。

我哈哈大笑。

如玉问我笑啥。

我给她讲了一个笑林广记的故事哥哥发财了,弟弟一直照顾父母很辛苦,哥哥感谢弟弟,请弟弟吃饭喝酒嫖娼。弟弟很高兴。玩了几天,哥哥弟弟不满意,问弟弟这些天干啥最舒服,弟说:靠(山东人操的意思)。哥哥弟弟玩过女人了,该换换花样了。又问弟弟:啥比靠更舒服?弟弟想了想说:靠完歇会儿再靠!

如玉乐的浑身哆嗦,她的屁股在我肚子底下颤抖,那凝脂般的双臀揉动我的小腹,那种柔软,细腻的感觉让我的鸡巴在她肝门里狂跳。

如玉感觉到我的变化,知道我到了关键口上,她的大腿向两侧打开,小腿弯曲,屁股完全撅起,肛门呈现给我一种最方便出入的角度,我趴在她的背后,双腿半跪着,她努力的承受着我的体重,我的屁股犹如上了发条,疯狂的抖动,鸡巴在屁股的驱动下,快速进出着。

我两人都口吃不清的哼哈着,如玉被刺激的已经把手指头塞到嘴里生怕自己克制不住狂喊出来。

不知到过了多久,我被如玉的直肠烫的是在受不了了,我闷吼一声,使劲一挺,抱住了如玉的腰身。整个人石化了。

终于发射了,我从石化状态变成了一滩烂泥瘫软在如玉背上。

如玉被我的精液烫的直哼哼,嘴里说:好多呀,看来真没跟孙同学咋样。

我翻身从她背上下来,躺着说:真没跟她怎么着,你还不信我。

如玉笑了:那妹子走路一看就还是个处,我当然相信你了。

我不相信她的话:走路能看出女人是不是处?如玉笑而不答。

如玉起身拿了毛巾给我擦拭,一边擦一边问我:如果我跟你离婚,你妈那头你能说的过去么。

我舒服的享受着如玉的伺候:你咋就那么没有自信,我就喜欢你,我就不跟你离婚,你咋办吧。

如玉说:不离不行,我可不想霸着你,那女人能帮你,我就让给她。

我舒服的连嘴都懒得动,嘟囔一句:离婚等我死了再说吧。

然后闭目昏昏睡去。

一夜无话,早晨起来了,洗漱完毕,丈母娘端出早餐,如玉去叫了孙同学起来,大家吃了早餐,坐在厅里聊天。

孙同学没有再提北京咋样,一直关心的问着我们这里的人文环境。

我透露了我已经是镇中学的代理校长,孙同学很是吃惊,提出要到我们学校去看看。

我让如玉陪她去了,我和丈母娘在家里看着闺女学走路。

单独跟丈母娘在一起,我们又聊起了孙同学,没想到丈母娘也支持我跟如玉离婚,跟孙同学在北京工作。

我很是感动,但更加坚定了我跟如玉相守一生的信念。

闺女操练了一会就累了,抱到床上就睡了。

我色迷迷的看着丈母娘肥硕的屁股,上去就拧了一下。丈母娘打开我的手:不许使坏,我身体刚恢复。

我把丈母娘搂到怀里,亲着她的嘴,摸着她的奶,丈母娘几下就被我弄的像泥一样软了。

丈母娘弯腰从我裤裆里掏出了我的鸡巴,含在嘴里,舌头在口腔里和我的龟头充分接触,我也软了,就鸡巴梆硬。

丈母娘自己的手伸进自己的裤裆手淫着,嘴里吞吐着我的鸡巴,鼻腔里发出若有若无的哼声。

10多分钟,我就在丈母娘嘴里发射了,丈母娘全部都咽了下去,然后用舌头把流出来的也舔干净,吞了下去,那毛巾给我做了清洁,让我睡下,她去做午饭了。

追坏蛋那天确实给我累坏了,我很快昏昏沉沉的睡着了。中午饭好了,如玉和小孙也回来了,大家一起吃饭。孙同学脸上阴晴不定,好像很多心事,我也没问。

接到一封电报,钱多多老师要来了,说要祭拜小雨。

我去镇上接钱老师,顺便给孙同学买回去的车票,还有3天就过年了,她也要赶回去陪老爸春节

老师和小雨两家是世交,小雨的父母过世很早,亲人不多,钱老师一直把小雨当亲妹妹看。

我送钱老师到了小雨生前工作的公安局,那里边专门有个礼堂还有小雨和男友的照片放着,追悼会开过

很久了,大家都舍不得撤掉他们的照片。

我陪着钱老师给小雨和男友的照片鞠躬。

老师哭的像个花脸猫。

我搀扶着她出来,送她到了一个招待所开房间住下。

我给钱老师讲了追捕风衣的事情,钱老师知道坏人大部分落网,也有一丝欣慰。然后她鼓励我好好学习,争取好的成绩毕业

陪钱老师住了一夜,什么事情都没有干,就是讨论我毕业的发展,走什么样子的道路,钱老师给我一条建议:该干嘛干嘛。

早晨,钱老师坐上了回上海的车。

孙红卫也到了市里,我接上她也送到了车站。

候车的过程,她告诉我,我们学校太破旧了,跟她心目中的环境相差很远。言下之意就是不是很想来我们这里工作。还是希望我能留北京。我没置可否,到时间送她上车,我转身回家

坐上长途车到了我们镇,还没有走到家里,就碰到了如玉,又是一封电报:我们家老太太驾到,我只好又返回市里火车站接上了老妈儿子,再次长途车回到镇上,到了我们家里。

我妈跟我丈母娘见面很亲,两个人叽叽嘎嘎说着,老妈抓着孙女不撒手,丈母娘几个月没见到外孙子,也抓着不撒手。

我跟如玉准备了晚饭,老妈也知道了孙同学的事情,在饭桌上就大骂我一顿,严格规定不许跟如玉离婚,要好好生活。我唯唯诺诺的答应着,如玉和丈母娘很是感动,但如玉还是坚持希望我能留在北京发展。甚至提出退返学校给的这段时间的工资,我妈不同意,我也不同意,我说孙看不上我们学校,但我一定要把它建设好。成为一流的名校。我比手画脚,涂抹乱飞的勾画着毕业后工作的蓝图,听得3个我最亲的女人目瞪口呆。

春节大家热火朝天的庆祝着,四人帮粉碎了,很多问题干部都平反了,经济已经有了发展的苗头。每个人脸上都有了光彩。

如玉对北京很有好感,去了一次就念念不忘,只要我们单独在一起,她就说希望我能在北京上班,以后孩子也能在北京上学。

她不断地给我妈做思想工作,我妈也有些动心了,问我什么打算,我都没有正面回答。

老妈要回去毕竟扔下老爸她不放心,我送老妈去车站,老妈很严肃的跟我谈判,我承认了对孙同学有强烈的好感,但是也不可能抛弃如玉母女。

我感叹要是能娶两个就好了。

老妈看我对孙同学有真挚的感情,知道我内心矛盾。老妈提醒我不能犯生活错误,语重心长的告诉我:重婚是犯罪,会判刑的。

我仰天长叹:重婚有他妈什么罪啊。老子喜欢两个,就他妈娶两个,影响谁了。

老妈看着我:咱是普通人,娶一个好的就可以了,咱不贪多啊。

我送老妈上了火车。一个人慢慢的走到长途车站,上了车往家里走,我觉得路很长很长,车也开了很久很久,怎么还没有到。我有些烦躁了,孙同学到北京了么?钱老师到上海了么?

要是能有个电话就好了。

我下了车没有直接回家,到了镇上的邮电所,跟值班的一个小姑娘说我要打长途,然后给她孙同学北京家里的电话号码。

孙同学家里是军线,通过民线打进去很费劲,拨了半天,终于通了,我哆嗦的接过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小伙子的声音:找谁啊。

我说找红卫。那个小伙子声音停顿了一下很高兴的语调:姐夫啊,等等啊,我帮你叫。

然后电话里传来小伙子声嘶力竭的喊声:姐,姐夫电话。

然后小伙子说:姐夫等等啊,我姐蹦跶的就过来了。

就听到电话里传来红卫的骂声:瞎说什么,又欠收拾了,快给我话筒。快点。。。。

小伙子声音变远了,估计话筒已经到了红卫手里:姐夫,我姐欺负我,你要给我做主啊。

接着话筒里传出来红卫的声音:你咋想到给我打电话的?

我听她的声音气喘吁吁的问她怎么了。

红卫笑了:听说是你的电话,不会走路了,真的蹦跶过来的。

我也乐了:一个电话你就变蚂蚱了?

红卫说:正想你呢,就接到你电话了,算不算心有灵犀?

我压低声音说:我也想你,想你想的难受。

红卫的声音哽咽了:我也想你,天天想,从你家里上火车,我哭了一路,一直哭到北京。

嗓子都哑了,喝了好几天胖大海,现在才好了。

我眼眶也湿了,我鼓足勇气说:红卫,我。。。。我爱你。

那头红卫终于克制不住自己了,哽咽变成嚎啕大哭:你个没良心的,现在才说,我等了好久了。再说一遍,再说一遍。

我哆嗦着说:我爱你,我爱你。

旁边的邮局服务员说:肉麻死了,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我瞪她一眼:闭嘴,再捣乱老子掐死你。

服务员吓坏了,老老实实躲在一边不敢偷听了。

红卫很奇怪的问:你要掐死谁啊。

我说:一个邮局小丫头,捣乱。

红卫气哼哼的说:跟我打电话还勾搭邮局小妹妹,小心我掐死你。

我不知道该咋解释了。

红卫问:啥时候回来?

我说:想明天就回去,可是不知道该怎么跟如玉说。

红卫沉默了,憋了半天来了一句:恨不逢君未嫁时啊。

我哑巴了。

红卫也没话了,大家沉默着。气氛很尴尬。

红卫先开口了:别打了,很贵的长途,定了车票告诉我一声。我去接你。

我们默默的挂了电话。

我心情很沉重的往回走,邮局的小丫头战战兢兢的说:师傅,8块钱。

我看着她面色沉重,小丫头哆哆嗦嗦:你电话费8块。

我掏出一张10块钱扔到服务台,小丫头找我两元,递给我,我看都没看,也没有接,直愣愣的出了邮局。小丫头追了出来:大哥,找你钱,两块啊。

我回头看她一眼:不要你,给你买糖吃。

我垂着头往前走,小丫头追过来抓住我:大哥,你不要想不开啊,大过年的,啥事过不去啊。

我被她气乐了,我回头跟她说:大哥啥都想得开,大哥高兴才这样的。

小丫头更晕了,小脸蛋一脸的认真:大哥,你真的没事?

我拍拍她的头:才工作吧,不错很认真。

小丫头点点头:上班一个月。

我说:好了,回去上班吧,要不邮票给人偷光了。

小丫头仔细看看我,看我确实不像想不开的,把两块钱塞给我,一步三回头的跑回了邮局。

(这个小丫头也逃不过我的魔掌,邮局艳遇白虎的故事以后给大家讲)

我来到合作社改成的副食品商店,买了一些点心,我儿子有点吃不惯我们的饭菜,爱吃些点心,我老婆给我的任务。

拎着点心,我一回头,一个14,5岁的小丫头蹦过来站到我面前:干爹!!!

我定睛一看,高兴地叫出来:殷静,静静。

姑娘高兴地抱着我,我也高兴地搂着她毛茸茸的小脑袋。

她身后站着笑眯眯看着我的殷平。

我好久没见到这对母女了,大家都很高兴。

她们也来买点心,看着她们挑好了,我抢着付了钱。大家一起出了商店。

殷平告诉我,孩子还有一年就上高中了,现在学习很好。干爹是偶像。

我也很高兴:还有一年,我就回来当校长了,说不定还能给静静当老师呢。

我跟殷平说:孩子上了高中改个名字,别叫殷静了,让人听的以为是鸡巴呢。

殷平笑了:那你给孩子该个名字。

我想了想:孩子很纯洁,叫殷纯把?

女孩高兴地跳着:以后我就叫殷纯了。。。。

我目瞪口呆。

假期结束了,我给红卫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我回北京的时间。

告别老婆孩子丈母娘,踏上了北京的列车

下了车,我一眼就看到了鹤立鸡群伴的红卫站在接站人群中,我跳了跳,挥手,她也发现了我,也使劲挥手。

我挤出人群,放下行李,紧紧把她抱在怀里,好像怕她跑了一样。

我抬头看看北京灰蒙蒙的天,心里发出一声呐喊:老天爷,重婚为啥有罪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