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少妇的哀羞之狗尾续貂】(13)

美少妇的哀羞之狗尾续貂】(13)

(续13)公用玩具(中)

几天后,一个普通工作日的上午。David 如同往常一样在公司里忙碌着,偶

尔偷空担心下今天早上有点不舒服请假在家休息的未婚妻,却不知道此刻在他们

的爱巢中,正回荡着不堪入耳的淫声浪语……

客厅里,凌乱地散落着一地衣物:精致而性感的女式睡衣、带着蕾丝的粉红

内裤、脏兮兮的廉价白色衬衫、还有那醒目的保安服。一切都似乎在暗示着不久

前,这里发生了什么。

卧室里宽大的双人床上,一对赤裸的身体正纠缠在一起。

欣恬一丝不挂的趴伏在床上,高高翘起着那雪白浑圆的美臀,紧咬着贝齿努

力迎合着身后男子一阵阵猛烈的冲击。

「果然是个当婊子的好材料,就这么几下子,水都这么多了。」男人伸手到

两人身体最紧密结合的地方,用手指轻轻沾满了从耻穴中不断涌出的淫水,带着

鄙夷的口气羞辱着身下的赤裸丽人,一边又大力的顶弄了几下。

「呜……」欣恬已经开始带着哭腔发着含糊不清的呻吟,无奈得承受着男人

羞辱,只有迷离的美目还闪烁着几点晶莹,仿佛在诉说着内心的凄楚。

几天前的噩梦般的夜晚,在丁经理的设计下,最后逼得她「承诺」成为小区

保安们的随叫随到的公用玩具。而今天早上一条短信,就让她不得不用身体不舒

服为借口骗过了未婚夫,留在家里等待耻虐的一天。

目送完未婚夫出门的背影后没多久,就有人按响了门铃,穿着睡衣的欣恬只

能无奈的开门,而当她天真的努力用自己下体的嫩肉吮吸完粗大的肉棒喷出的每

一滴精液后,以为噩梦可以暂时完结时,男人却打电话叫来了下一个。原来一早

上,保安们就抽好签排好了顺序,打算轮流享用这难得的美味肉体。于是,欣恬

只能一次次被迫摆出各种淫荡的姿态,在本该是幸福爱巢的房间里,如同恬不知

耻的妓女一般接客。

两只粗糙的大手已经上移,紧握住欣恬身前垂下的雪乳,让她再次回到了淫

地狱般的现实中。身下美女拚命的忍耐呻吟的样子,其实只会让男人感到更加

兴奋,反而忍不住想进一步加以羞辱,身强力壮的年轻保安用肘部撑在床上,肆

玩弄着之前从未享受过的D 杯美乳,而胯部则继续快速的抽插着越发紧致的嫩

肉。

「嗯……不要……啊嗯……」欣恬脸颊已经变得潮红,无意识的随着男人

节奏不停得摇着头,在男人的攻击下开始哼出淫荡叫床声。感受美女的屈服,

身后的男人呼吸也开始变得急促起来,也许是这样的姿势终究不方便发力,男人

直起身,改用双手抓住纤细的腰肢,开始最后的冲刺,偶尔还腾出手狠狠抽打着

高高翘起的美臀:「贱货……屁股……好好扭……这么多水……果然是……天生

的婊子……」

趴跪在床上的欣恬发出哭泣般的悲鸣,如同母狗般摇晃着美臀,羞耻地迎合

着连姓名都不知道的保安淫。男人的辱骂,只会刺激蜜穴内流出更多淫水,随

着腔穴里越发强烈的侵犯,让欣恬不知不觉中已经杏眼迷离。

小保安感觉到胯下肉棒被颤抖的媚肉紧紧收缩绞缠,还没有太多性经验

年轻男性忍不住加快了速度,一阵毫无技巧全靠蛮力的猛烈抽插后,将一股滚烫

热流疯狂喷出,全部射进欣恬的深处,悲鸣的声音再次高亢的响起,美丽的准人

妻全身颤抖,敏感肉体再次用高潮这种最羞耻的方式宣告着自己的投降。

「好好把自己洗干净,一会把这些穿上等着下一个。别磨蹭,不然后果你明

白的。」留下一个袋子,甩下一句恶狠狠的要挟,穿好衣服的保安意犹未尽的关

门离开。

满身香汗的欣恬,呆呆的躺了会,忍不住叹了口气,认命的站起身缓缓走进

一旁的浴室,扭开了淋浴的开关。

随着洒落的水流打在身上,纤白玉手不自觉跟着在赤裸美丽胴体上来回轻

抚,温热的水流冲刷着敏感的身体,不知怎么欣恬又开始感到了几分燥热,从而

眼神也开始了迷离。

自从那个噩梦般的夜晚以后,她知道自己的身体似乎已经被彻底改变了。这

几天晚上,她几乎每晚都向David 求欢,但每次性爱都不能让她满足。于是每当

David 沉沉睡去后,无论怎么想克制自己,最终欣恬都会情不自的偷偷躲进洗

手间,哭泣着把手伸向自己湿滑的蜜穴,最多的一天居然连续反复自慰了三次,

才勉强让自己的肉体中的欲念暂时平息。而自己每次自慰的时候,几乎都会想起

那晚就在离自己跟David 爱巢不远处的小区保安值班室里,自己一次又一次变换

着各种最下贱姿势去讨好男人,不知廉耻的主动用自己身上每一处肉洞去迎合

与侍奉着他们那陌生的肉棒,哀叫着祈求他们把滚烫的精液射进自己的身体……

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的自己真的就是一个无性不欢的饥渴荡妇,可每次回

想起当时的淫虐场景,自己那恬不知耻的肉体居然都忍不住会越发的兴奋与火热,

高潮也会变得格外的易到。她开始感到害怕,但是或许自己真的就如同男人们所

说的一样,骨子里刻着淫贱受虐性奴基因。

熟悉的浴室里,如今似乎已经成为自己专用的自慰密室。走神的欣恬胡思乱

想着羞人的画面,可修长的玉手却不自觉的习惯性开始爱抚起自己刚刚被男人

精液浇灌过的曼妙肉体

「呜……不行……怎么又会……」

原本苍白的脸色泛起了娇艳的红晕,欣恬觉得自己简直就是疯了,本来如同

性奴一般屈从于保安们的上门轮,已经够屈辱的了,而自己现在还为了迎接下

一个男人玩弄,在清洁自己的时候,居然会在这里情不自自慰起来,简直

比最淫贱妓女都不如。可尽管理智上明白什么是不该做的,纤细的手指依然不

受控制的熟门熟路伸向了已经开始隐约有些肿胀感的下体。

「唔……我……我到底怎么了……啊……不可以……嗯……为什么我会老想

着做这种事……嗯……可是真的好舒服……」

本来带着几分倦意的脸庞重新开始变得艳光四射,原先只在穴口徘徊的手指,

在这一刻已缓缓伸了进去,扣弄起淫浪敏感的湿穴,而另一只手则用力地搓揉

起丰硕雪白的美乳

随着手指的激烈动作,敏感的淫蒂开始充血肿胀突起,晶莹的蜜汁不断地自

穴口欢愉的涌出。开始变得混乱的大脑逐渐被肉体的欲念占据上风,受到淫荡

意识驱使,欣恬发现自己居然开始幻想男人粗大的阳具

「嗯……我……我真的是个离了肉棒就不行的贱货?……可是为什么以前我

不是这样的?……呜呜……好舒服……一定是哪些男人给我用了各种乱七八糟的

东西才这样的……可是……真的好想要……」

任凭温暖的水流击打在春情泛滥的肉体上,美丽绝色OL绝望的闭上双眼,

脑海中立刻幻想出粗大而充满热力的肉棒在自己的淫穴里大力抽插的画面,而自

己则在男人的猛烈冲击下大声浪叫着扭动腰肢迎合。

是的,其实之前的每一次自慰时的幻想中,欣恬都是心甘情愿的迎合男人

侵犯自己的,这也是她每次清醒后不能原谅自己的地方。可是下一次,却还依然

是这样。就像现在闭着眼睛瘫软着坐在潮湿的瓷砖地面上的光滑雪白的躯体,双

唇之间已经是娇喘连连,盈盈一握的柳腰迎合着幻想中的淫靡动作而微微扭动,

饱满而无毛的阴埠紧紧含吮着修长的手指,可手指在肉穴中抽动的速度却不断加

快,每一次的动作都会带出喷溅的淫液,飞洒在四周的地面上。

「啊……嗯……不管了……快要……快要……啊……好舒服……浪穴好爽…

…」

幻想中顺从着男人的各种调教指令沉迷于淫乱中的欣恬,只觉得自己肉壁

一阵痉挛,热烫的阴精自子倾泄而出,曾经清丽冷艳绝色丽人,就这样在连

自己觉得下贱淫乱自渎行径中,迅速达到了高潮,以至于迷乱中忍不住在现实

里也把「浪穴」这样不知羞耻的淫语主动叫出了口。

线条迷人性感肉体高潮的余韵后一阵阵地微微抽搐着,欣恬逐渐开始回

过神来,却发现自己的手指却依然在抚弄着仍然微微张开的肉瓣。

「呜……我真的是贱货……不要脸的贱货……高欣恬……你怎么会变成这个

样子……呜呜……」

雪白的肉体无力地坐在地上,任由花洒中的水柱冲刷着身体,欣恬忍不住双

手捂脸,流下了无奈无助又惶恐不安的屈辱泪水。

她却并不知道,David 的家里的每一个房间,都早就被丁经理偷偷派人装上

了微型高清摄像头,自己今天这每一场淫戏,都会被录下来传到某些人手里,就

连这看起来私密浴室中的一举一动,都被送到了小区里停着的一辆豪华越野车

里的平板电脑上。只是这一幕并不在计划内的香艳表演,让车里忍不住传出了阵

阵的淫笑声。

平息了下自己高潮后的娇喘,欣恬无神的裹着浴巾走出浴室,拿起来刚才的

保安留下的袋子,里面除了些意料之中的淫乱道具外,还「贴心」的附有一张A4

纸打印而成的「说明书」。欣恬拿起来才看了两眼,脸色就布满了红晕,可想到

如果自己不配合的可能后果,比如身败名裂、婚约破弃,甚至更可怕的可能。心

经历了剧烈挣扎后,她还是无力的松开了身上的浴袍……

没过多久,欣恬就屈辱的跪在客厅的地板上,背后防盗门的门锁已经打开,

只是悄悄的掩上而已,如果有人推开,第一眼就能看到雪白的赤裸美臀。按照

「说明书」上的要求,欣恬一丝不挂的带上了象征性奴的项圈,项圈前方附带有

两根银色的金属链条,连在了束缚双手的皮质手铐上,链条的长度不过一尺左右,

限制住了双手的活动范围,也让欣恬真正明白了什么叫「俯首帖耳」。这样的姿

势,势必只能把臀部高高抬起,向即将进门的「客人」展示着完全不设防的美臀

而八字形左右张开的一双玉腿,让蜜穴也完全暴露在了空气里,摆出了一副任人

宰割的诱惑姿势

此外,一个黑色的眼罩遮住了欣恬全部的视觉,使得她拼命竖起耳朵,如同

受惊的母兽一般,努力捕捉着门外的每一丝动静。她知道,等一会,一定会有个

男人会推开自己背后那虚掩的门,然后走进来,随心所欲的享用已经摆好姿势

全任人鱼肉的自己!可一想到自己现在摆出的这副完全抛弃了人格自尊的淫贱姿

势,欣恬的脑海里就下意识浮现出自己接下来会如同母狗般在男人胯下凌辱

的情景。一股背叛未婚夫罪恶感,在夹杂着难以言喻地羞愤与兴奋的复杂情绪中,

逐渐升腾成了倒错的快感

门外传来了「叮」的一声脆响,随后就是电梯门缓缓打开的机械声。欣恬这

才后知后觉的浮现出可能被陌生人发现的恐惧感,如果是送快递的推开门怎么办?

或者是其它路过的陌生人敲错了门?欣恬明白自己现在的样子,不管被谁看到都

会认为自己是沉迷于男人肉棒的淫贱母狗,可是已经是现在这个样子了,又能怎

么办呢?

凌乱的脚步声在门外停下,似乎并不止一个人,这让欣恬更多了几分不安,

可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防盗门的门轴转动着,发出「吱吱」的摩擦声。可能暴

露在陌生人面前的紧张与恐惧到了顶点,反而变态的激发了肉体中奇异的兴奋

刺激,欣恬新奇的感到了一种近似高潮的奇特快感。跪着的赤裸躯体居然开始微

微地发抖了起来,紧贴地面的脸颊在变态的激奋下迅速变得通红,使得情欲迅速

燃烧。

门被完全推开,身后不知名的观众们不知道是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还是别

的原因,沉默的一言不发。在被陌生人发现的恐惧,与违背调教而被惩罚的胁迫

间,左右挣扎的绝色丽人,最终还是选择屈辱的按照约定的命令,发出恬不知耻

的邀请:「欢迎光临……希望母狗……能有这个荣幸……用下贱的嫩穴或者菊穴

……为您提供……肉棒按摩的服务……」

再也无法继续说下去的欣恬,屈辱的满面通红,她闭上双眼,等待命运的宣

判。可下体刚刚被提到的两处肉洞却似乎却完全不顾主人的窘境,媚肉开始自发

地一波又一波的蠕动起来,完全没有想过在这种羞耻的场合下,抛开人格和自尊

地展示自己的欲望是多么的下贱

「啊……」

高高抬起的美臀中央突然间被粗糙的手指轻轻抹过,让毫无防备的欣恬发出

哀羞的惊呼,却又担心会引来更多的人,而努力把声音压抑在唇间。

「这婊子被调教的还不错吧,光是被人看到,水就流了这么多了。」

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从背后响起,另外还有另一个男人满意的低声淫笑声。

失去视力的赤裸美女努力用耳朵捕捉着身后一切的动静,似乎就是两个人,声音

都有点奇怪的沙哑,但是现在欣恬在意的事并不是这个,听这调笑的口气,应该

就是来玩弄自己的吧?想到自己接下来即将陷入耻虐的轮,按常理本该是惊恐

不安避之不及,可赤裸绝色人妻反而似乎如释重负般松了口气,就连肉体

仿佛感受到了主人内心的莫名期待,不知廉耻的产生了异样的快感。她不知道,

此刻的屈辱表现,实际上标志着曾经清纯的冰山丽人身心已经全部沦陷,她可怜

性奴生涯,即将踏入新的耻虐深渊

「提供肉棒按摩的服务吗?先让我来考察考察。」换了一个声音,可身后的

侵犯依然在继续,男人的手指挑逗一般在蜜穴肛门之间來回轻轻摩擦,仿佛在

考察着两处肉洞敏感度。于是,相比已经被淫了一个早上的蜜穴,被药物

教过而又很久没得到满足菊花蕾立刻变得如同千万只蚂蚁爬过一般的麻痒,又

如同被火烤一般的灼热。突如其来的快感迅速如海浪般扑满全身,然后转变成了

难以忍受的饥渴

「呜……嗯……」忍不住发出呻吟声的欣恬,身体随着本能的驱使摇动着,

罪恶快感再一次压制住了羞耻心,淫水习惯性的又一次从熟悉的腔道里直泄而

出。

男人的手指继续深入,立刻有了新的发现:「用手指轻轻刺激后庭,前面的

骚穴就会开始缩紧,还有点轻微的吸力……呵呵,居然连屁股都开始扭起来了。」

「这妞前面的骚穴本来就是极品,后面的肉洞被开发过之后,就更贱了。我

敢保证,只要两三天没男人操她屁股就会发情到难以忍受,可如果被男人操了

屁股,保证又会爽到失禁。」

「呵呵,真的假的?不过骚穴里面确实湿透了,还会像小嘴一样吸我的手指。

确实有够贱的。」

两人用鄙夷的口气闲聊般对母狗般趴着的绝色美女肆意羞辱,可被蒙上眼的

欣恬此时完全无法反击男人淫秽的言语攻击。男人的手指已经逐渐深入,有两根

手指正顺着沾满晶莹液体的耻瓣,轻轻的来回抽插着已经露出殷红媚肉的蜜穴

发出嗤嗤的水声。而顶在菊蕾外的手指则只是浅尝辄止,让欣恬修长的十指忍不

住紧紧握拳,无法忍受的开始扭着腰肢,主动的晃动起那高高翘起的浑圆紧绷白

美臀

「哈哈!果然好贱,比一般的婊子浪的多。不过,这样在未婚夫家门口光着

屁股发情真的没关系么?」

没等欣恬回过神来,男人的手掌「啪」的一声狠狠地打在高高翘起的性感

臀上。丰满翘臀泛起一阵肉浪,敏感肉体忍不住微微痉挛了起来,如同母狗

一般全身赤裸的趴在地上被男人屁股的事实,带来了强烈的被征服感,让本来

就充满渴求的心灵再也无法维持理智,红唇中发出让人血脉贲张的呻吟

「呜……嗯……」  弹性十足的丰满雪臀屈辱地向后方高高翘起,如同祈

主人怜爱的小母狗,羞声吟呜着迎接男人每一次有力地抽打,仿佛在邀请着男

人进一步的凌辱。但在彻底迷乱前,最后残存的理智,让欣恬忍不住发出哭泣的

哀求:「求求你们,先关上门好吗,我一定会乖乖的当好母狗的……」

可是身后的两个男人,显然不想轻易的放过已经被玩弄到媚态尽显的可怜准

人妻。两人毫无怜悯地在诱人犯罪的美臀上继续抽了几巴掌,着看着像狗一样趴

跪在地板上,诱人无比的摇着肥嫩多汁的美臀,浑身颤抖地不断发出香喘与低吟

的欣恬,发出恶魔般的淫笑声。

「要关上门吗?关上以后干什么?」

「好好享用我的肉体……我会努力服务大家……」

「什么服务大家,别说的那么高尚。其实就是你自己欠操吧?刚才屁股扭的

那么开心?」

男人无情地淫秽话语,让羞愧不堪的芳心更加屈辱,可被调教扭曲的身体,

却不由自主的在赤裸羞辱下,彻底抛弃了女性的自信与尊严,崩溃的迈向堕落

的道路,蜜穴间紧致的嫩肉如同无数的蚂蚁在胡乱爬咬着,开始了无助的抽搐,

而被男人抽打的微微红肿的翘臀,在酥麻的侵袭下,再一次忍不住轻轻扭动。欣

恬在绝望之余,哀羞的屈从在男人玩弄下,说着自己平日都无法想象的无耻祈

求。

「是,是的,小母狗屁股浪穴都好欠操,所以才扭屁股,请大家关上门

好好惩罚我吧……呜呜……」

「别急,好好先做个自我介绍吧,一会会给你机会,让你哭着求我们操你的

屁股的。」男人的手指又开始按住了粉红色菊蕾轻轻抚弄,刺激臀部的肌肉开

始绷紧,全身颤抖着泛起了病态的潮红,

知道自己如果不好好配合,那么也许会落入更难堪的地步,既然无法反抗,

那也就只能不由自主投入其中,扮演无法逃避的性奴角色了,羞苦的声音再次呜

咽着响起,「我是下贱母狗,为了勾引男人来操我……才这么自己脱光了跪在

门口……呜呜……」

过于羞耻的话几乎让欣恬差点哭出来,实在无法说下去。可男人示威般加强

了手指抚弄的力道和速度,却始终不肯深入,于是一阵又一阵的快感自麻痒不堪

后庭菊蕾,迅速传到了欣恬的大脑,残存无几的羞耻感终于彻底被欲望的洪水

卷走,动人的樱唇贴着地面,哭泣着发出让男人觉得兴奋的淫叫。

「呜……求求你们……不要再欺负我了……我什么事都可答应……做一条乖

乖的小母狗……随你们怎么玩……」

「说清楚哦,说一半是不行的。勾引男人操你可以去夜店,可以去当小姐

为什么一定要选择把自己脱光了跪在门口的方式呢?还开着门?」

为什么要这样过分的羞辱我……可是……屁股越来越热……肉体里强烈的情

欲再无法压制,颤抖的声音已经分不清是哀羞的哭泣还是愉悦的呻吟:「因为我

是一个淫乱而且变态的贱货……我喜欢暴露自己……被大家看……越看越兴奋

喜欢被人绑起来调教……对不起……请大家原谅我这个不要脸的母狗……请大

家好好惩罚我……呜呜……不行了……嗯……啊……」

「哈哈,到了,这婊子这样居然也能到,拍下来拍下来,哈哈……」

未婚人妻在这种赤身裸体摆出羞辱不堪的母狗姿势的情况下,哀羞的屈从于

男人操纵,主动说出恬不知耻的淫浪话语,本来已经是羞耻到了极点了,却还是

没能仰止住变态的澎湃春情,反而在男人的嘲笑下当场泄了出来,从蜜穴喷出一

股又一股晶莹的淫液。

「我操……都喷到门外去了……有这么兴奋嘛?都没人操你,只是摸了几下,

就能骚成这样?」

「呵呵,正好把她拉出去,把门外地上的淫水舔掉,不然多污染环境啊,哈

哈……」

男人们的声音突然变了,仿佛突然换了另外俩个人,眼罩被取下的欣恬忍不

住扭头向身后看去,看到的却是两个从喉间取下变声器的熟悉身影……

「怎么……会是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