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情娇妻绿帽公】(03)

纯情娇妻绿帽公】(03)

(三)

很长一段时间,我和琴儿都默契地没提起关于我绿帽癖的事,仿佛那天在餐

厅的事从没发生过。我不想把琴儿逼得太紧,这事先放一放,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至于琴儿是什么想法,我猜测她是不愿去触碰这个尴尬且无解的话题。

让我惊喜的是,琴儿并有没完全忘记自己的承诺,也是从那天开始,她一点

点的在改变着,穿着走上了性感成熟的路线。衣橱里的衣服,使用的布料越来越

少,越来越薄,风格也开始多变。平底鞋,运动鞋一双一双收起来,换成了各式

各样的高跟鞋。

最让我热血沸腾的是,琴儿给我打飞机用的内裤,也越来越性感。以前她最

喜欢少女风格的纯棉内裤,现在换上了一些丝质的,甚至还有数条前边透明的情

内裤,根本就是用三根带子绑了一小块布片。这几条情趣内裤是琴儿在我不知

情的情况下买的。

当我第一眼看到琴儿换下来的情趣内裤时,我他妈差点就射爆了。联想到琴

儿白天就穿着这种内裤上班,我的天,太骚了吧!不过,我喜欢

当然,这也是有我一份功劳的。每次陪琴儿逛街或者网购,我都会身体力行,

为琴儿出谋划策。琴儿一开始只要稍微穿着性感点,就会面红耳赤,不敢见人,

但现在已经完成适应了。那些陌生男人射来贪婪的目光,似乎也使琴儿产生了一

种成就感。她甚至还偷偷买了一些特别辣的只能在家里穿的衣服,比如只能遮住

某些关键位置的死库水,半截式的水手服配上齐逼小短裙,还有开叉开到大腿

的旗袍,配上长筒黑丝袜,简直要了我的老命!

这种变化,导致现在的我,一下班就火急火燎的跑回家,周末更是懒得出门。

如此善解人意的琴儿,在家里穿得这么清凉,白花花的肉体任我过足眼瘾,还能

上下其手,我感觉我起码能多活十年。

遗憾的是,这一切都只有我一个人享用。老实说,我十分期待,能多一双眼

欣赏琴儿的肉体

又是一个美丽的周末,琴儿的姐妹约了她晚上一起吃饭。以前琴儿从未把我

带着一起参加闺蜜饭局,对此我表示理解,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私人的空间,

就像我,去参加好友的饭局,也很少带着琴儿。所以琴儿去参加饭局时,我就乖

乖在家玩游戏,琴儿还会尽量在赴约之前,把饭菜做好,完美地履行作为妻子

任务。而且她会准时回家,从未夜不归宿。

今天忽然把我也叫上了,让我有些意外。我从未见过琴儿的闺蜜,不知道她

们性格如何,好不好相处。不过,既然是琴儿的闺蜜,我想应该也是和琴儿差不

多的类型吧。总之,认识一下总是好的。

「老公,今天第一次见面,你得好好打扮一下,留个好印象,不然她们俩得

在我面前损你了。」琴儿亲自给我挑起了衣服。

「不好吧,我表现得太帅,万一你的闺蜜犯花痴呢。」我说道。

「臭美!丽丽的男朋友可是健身教练身材比你好多了。菲蓉的男朋友就更

了不得了,富二代,家里钱多得花不完。」琴儿一边说着,一边把我没穿过几次

的休闲西装翻了出来。这是一件深蓝色的休闲西装,我穿着它与琴儿第一次邂逅

「不会吧,我是最差的那个?」我心里微微不爽,「好吧,难怪你从不约我

跟你闺蜜见面。」

「哼,你知道就好。现在想想,我都觉得我吃大亏了。」琴儿帮我穿上了西

装,整理袖子。

「蛤,那你要不要另外再找个。」我开玩笑地说道。

「你愿意吗?」琴儿贴在我跟前,用手在我头上抹了点发胶,给我梳理头发。

我闻到了来自于琴儿身体的香味,琴儿丰满乳房,也蹭上了我的胸部

「傻子才愿意。」我犹豫了一会儿,嘀咕道。其实内心的想法刚好相反,但

是打死也不敢说。

「我怎么感觉你这话说得有点不情不愿呀?」琴儿准确地捕捉到了我的情绪。

「你感觉出错了。」我连忙解释,话没说完,腰间穿来一阵疼痛。

「哼。」琴儿也不多说什么,把我推到了镜子前。我一看,好家伙,镜子里

的俊俏小伙让我眼前一亮,梳着小油头,一件蓝色短款西装,里面穿着一件黑色

衬衫,下面是一条露脚踝的九分裤,让我看上去挺拔了一大截,整个人也精神多

了。

不得不说,人靠衣裳马靠鞍。我被琴儿这么一打扮,还真有点像模像样了。

尤其是琴儿看我的眼神,也多了几分莫名的柔情,这分明就是在看自家的情郎,

越看越爱啊。我十分满意。

琴儿自己则挑了件黑色吊带连衣裙,光洁的双肩与背部几乎全部可以看到,

仅仅只用两根绑带扎起来,柔美的曲线暴露无遗。下面裙摆到膝盖上一点,长短

适度。端庄中,又不失性感

一头茂密的青丝,用发卡夹住高高挽起,露出细嫩的脖颈,这随意的造型,

颇有点少妇风韵

我的心又痒痒了,忍不住说了句轻佻的话,「打扮得这么美,给谁看呢?」

「给想看的人看。」琴儿白了我一眼,提起小皮包,检查一遍看漏了什么没

有,然后挂在我手腕上。

亲爱的,想看你的人那可就太多了,我心想道。

出门前,我还是说道:「要不要再穿件外套?」

琴儿笑了笑,说道:「怎么,终于知道担心你老婆了?」

「我怕你感冒了。」我说道。虽然说是盛夏时节,夜里的风还是有些凉的,

多穿一件别感冒了。

「好想打你一顿啊。」琴儿莫名生气了,朝我举起了粉拳,却没下手。

G市是国内新晋的一线城市,生活节奏非常快,三个闺蜜要抽出空来聚会

说实话也不是很容易。现实中很多老同学明明在一个城市,却一年到头难得见一

次面。由此也可以窥见,琴儿,丽丽和菲蓉的关系定是匪浅了。

约定的时间在下午6点,所以也不着急。地点是在一家农家饭店,我在地图

上找了一下,评价还挺好的。这个安排不错,一般来说,消费不会很高。这样被

请客的人也会安心很多。

我们提前了大概二十分钟到,琴儿的闺蜜打电话来告知包间已经开好了,貌

似是菲蓉和她的富二代男友。进了包间,只见一男一女坐在那玩手机游戏,正起

劲呢。妹子歪歪斜斜地戴了个鸭舌帽,头发染成紫色,耳钉打了一排下来,身上

穿得像个嘻哈族似的,裤子上全是洞。玩着游戏还不忘巴着烟,一看就是个会玩

的。不过长得确实漂亮,跟琴儿的柔美不同,她是那种十分张扬的美。

这种妹子我一般招架不住。

旁边她的男朋友风格迥然不同,没有大金链子小金表,就看表面,我还以为

就一程序员,普通的T恤,普通的裤子,普通的休闲鞋。哦,外加一副普通的黑

框眼镜,没看到什么特别的闪光点。当然,也可能是我见识太浅。

老实说,感觉这两个人坐在一起怪怪的。

两人见我们进来,菲蓉只顾着玩手机,倒是她男友客客气气的让我俩坐下了,

我们互相握手认识,问候了近况。得知他比我小两岁,姑且就叫做小飞吧。聊了

没一会,丽丽和她男朋友就到了。

就如琴儿所说,丽丽的男朋友一看就是健身教练啊,个子貌似接近一米九,

倒三角的身材,只穿了件紧身背心,下面是条短裤,全身上下的肌肉一块块鼓起

来,视觉上的冲击十分强烈。站旁边的丽丽,留了一头短发,身材娇小可人,貌

似比琴儿要矮上几分,在他面前跟个小女孩似的。

不敢想象这两人在床上会是什么场景。

人到齐了,气氛一下就活跃了起来。我们三个男人互相认识了下,丽丽的男

朋友年纪最大,就叫他大涛吧。

服务员上了菜后,我们边吃边聊。席间我也终于了解了,为什么琴儿的酒量

会比我好了。感情这三个小妞是把白酒当饮料喝的?菲蓉直接点了两瓶茅台,分

了任务,女人一瓶,男人一瓶,不干掉不准走。结果是我和大涛,小飞以要开车

为由,躲过了一劫。菲蓉,琴儿,丽丽三人喝了一瓶半还多。

三女都是越喝越敞亮,虽然面色绯红,但是没有半点醉意。我开始相信女人

酒量天生比男人大这个观点了。

简直就是三只酒鬼啊!

买单的事情,交给了菲蓉。我们也没客气,原来三女商量好了的,由她做东。

吃完饭,节目还没完,继续去K歌。开了包厢,几个人乱吼一阵,爆出彼此

的丑态,陌生感就彻底消失了。三女抢着麦不肯放,抱在一起又跳又唱。我们三

个男的就玩骰子喝啤酒吹牛逼。白酒我喝不来,啤酒喝个七八瓶没丁点问题。

我还是第一次见琴儿玩得这么疯,看来这才是未婚妻的真面目嘛。琴儿跟我

在一起那么久,就没像今天这么开心过。我打定主意,以后一定要多带她出来聚

聚会

我们喝得正嗨,只听歌声突然停止了。三女脑袋凑在一起,商量着什么,隐

隐约约还能听见丽丽放肆的笑声,琴儿有些羞涩的看向我们这边。

菲蓉甩掉鸭舌帽,一头秀发飘扬着,对着麦说道:「先生们,请欣赏三位美

女的表演表演!」接着包厢里的灯光开始变幻,动次打次的节奏响了起来。

我看呆了,不知道这几个小妞想干嘛。看看大涛和小飞,两人也有些不明所

以。

菲蓉一马当先,只见她一只手放在脑后,一只手放在裆部,身体随着节奏律

动。亏我原本以为她是嘻哈迷,没想到她居然是MJ的粉丝!不过我也是MJ的

迷就对了。老实说,她的动作还是挺到位的。只是这个动作由杰克逊做出来十分

潇洒惬意,菲蓉这个小姑娘做出来却有点骚浪的味道,琴儿和丽丽两女在她身后

捂着肚子笑得前仰后合。

我看了看小飞,他对我无奈的耸耸肩,在我耳边大声喊道:「习惯就好,她

就是喜欢疯!」

菲蓉还是有两把刷子的,最后走了一个十分飘逸的太空步,看得我们几个连

连喝彩。本以为她就要下场了,不知道是玩嗨了还是故意的,菲蓉嘴角微微一扬,

一个原地360度的转身,身上的外套飞了过来,好巧不巧落在了我脸上。我连忙

嗅了嗅味道,还挺香的。拿开外套一看,菲蓉上半身穿了件黑色运动内衣,俏皮

性感

菲蓉跳完了之后,走过来直接坐小飞腿上。小飞平时看有点像个闷葫芦,这

时候就露出狐狸尾巴了,一双手趁机在菲蓉的蛮腰上摩挲着。菲蓉也不管,任他

施为,对我说道:「来,陪我喝酒。」

接下来的表演是丽丽,只见她吐了吐舌头,背过身,双手举过头顶,身体随

着音乐摇摆起来。她跳舞很简单,其实就是扭屁股。但是扭屁股也分好看和不好

看的。

丽丽属于那种好看的,大概是专门练习了提臀,再加上她穿着紧身裤,所以

她的屁股看上去特别翘。她扭着扭着,就开始往我们这边移动,在三个大男人

前过了一圈,手指勾住裤带子轻轻拉开,我操,里面是一条黑色的丁字裤。最后

停在涛哥面前,两腿分开,屁股撅起,像装了马达一般,狂野地震动起来。

这就是传说中的电臀?我就在涛哥旁边,看得一清二楚,丽丽的臀肉都在高

速颤动,让人想上去掐一把体验一下。大涛似乎并不介意被我们看到丽他女友

骚样,和丽丽跳起了贴身舞,两个人下体凑在一块疯狂的扭动,把场面搞得十分

火爆。

没扭一会儿,两个人动作越来越奔放,几乎就是隔着裤子做爱了。大涛把丽

丽扶到了沙发上站稳,让她的翘臀刚好对着自己的裆部,然后毫不客气,扶着丽

丽的小蛮腰来回抽动,让自己鼓起来的裆部,一下又一下顶在丽丽的臀部上,屁

股蛋子都被撞到变形了。丽丽也是骚得可以,脸上露一副爽歪歪的表情。

香艳的一幕,看得我目瞪口呆。身为闺蜜的琴儿也是面红耳赤,双手捂着

小脸,一副想看又不好意思看的模样。

等大涛和丽丽爽完了,就该琴儿表演了吧?该死的,没想到琴儿的两个闺蜜

都这么会玩,这一点也不符合逻辑啊。琴儿怎么会和她们玩到一起,还成为死党?

尤其是丽丽,简直就是个小浪蹄子,给大涛隔着裤子操了一顿之后,我总觉得她

看人的眼神都变了,像要吃人似的。

菲蓉把烟熄灭,连饮了三杯啤酒。走上前去把蹲在地上装傻的琴儿拉了起来,

琴儿似乎有些不愿意。但因为音响的声音太大,我也听不见她们在说什么,只看

到菲蓉面带不悦的和琴儿交换着意见,接着丽丽也加入了说客行列。琴儿这下是

怎么也推辞不掉了,最后咬着嘴唇点头了。

其实从琴儿的表情来看,要说她不愿意,也不见得,更多的是害羞。那模样

就如同第一次见公婆的小媳妇,紧张却又期待着。

菲蓉对着麦喊道:「来吧,为我们最美丽的琴儿喝彩!」并带头起哄,丽丽,

大涛,小飞也配合著跟着欢呼了起来。只有我一脸懵逼。

琴儿这时候终于看向我了,吐了吐舌头,对我做了个嘴型,但是我哪看得懂

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谁把灯光和音乐彻底关掉了,包厢内一片寂静与黑暗,这时候我听到

了琴儿说了一句:「开始了。」紧接着一首慢摇播放了起来,强劲的鼓点震得我

的心脏也跟着节奏跳动着。频闪灯一下一下的闪烁着,让我产生了一种时间被切

割的感觉。我知道是因为我的眼睛被欺骗了。

然后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影子在灯光下摇摆着,就是琴儿。她的外套已经不

见了,因为光线的原因,分辨不出她在跳什么舞。只看到一片光洁的背部,一个

扑朔的黑丝蝴蝶结。我心里微微一酸,这是我熟知的那个未婚妻吗?原来她也有

不为我知的一面。最让我介怀的是,涛哥和小飞,是不是已经先于我见过琴儿的

妩媚。

节奏仍在继续,琴儿似乎进入了状态,摇摆的幅度渐渐增大了,裙子的下摆

飞得越来越高,两条大白腿都给人看了个遍。

心里虽然不爽,下体确实老实的,看着琴儿露出来的白花花的肉体,我有点

性奋了。瞧了瞧大涛和小飞,两人都目不转睛的盯着琴儿的身姿。大涛更是色胆

包天,让丽丽坐在自己的大腿上,一双大手插进了丽丽的紧身裤里,贪婪地揉搓

着她的屁股

大涛在意淫琴儿。想到这里,我就一阵悸动,连忙把手伸进裤兜里,按住那

有些肿胀的阴茎,我可不想待会当众出丑。

一直到音乐结束,琴儿也没做出什么太出格的动作。我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有

点失望。灯光亮起,旁边的涛哥和丽丽赶紧装出一副正襟危坐的样子。琴儿擦了

擦额头上的香汗,坐到了我身边,我赶紧给她开了软饮料。琴儿拿着空杯子递给

我,撒着娇说道:「我要喝酒。」

「小酒鬼,你怎么这么能喝啊?」我只能给琴儿满上了啤酒。

琴儿一口饮尽,打了个嗝,意犹未尽的说道:「还要。」

「琴儿,你是不是忘了啥?」菲蓉骑了过来,压在琴儿的身上。「丽丽,还

过来帮忙,今天要给琴儿好好上一课了。」

「对哦,琴儿这么重色轻友,我实在看不下去了。」丽丽抓住了琴儿的双手。

「不要嘛,我错了,我认错还不行嘛?」琴儿做出可怜的模样。

「你们在玩什么把戏?」我莫名其妙的问道,完全不知道这三女闹哪一出。

涛哥和小飞也凑了过来。

「呜呜呜,老公救我,她们两个想欺负我。」琴儿可怜兮兮的说道。

「看吧,果然是有了男友忘了朋友,今天要执行家法了。小鲁子你别插手,

这是我们的家务事。」菲蓉严肃的说道。好吧,我一下成为小鲁子了。

「别,我真的错了,两位姐姐饶命呀!」琴儿一听执行家法,脸红到了脖子

根,赶紧认错。

「你们看琴儿都认错了,就放她一马吧。」我虽然不知道家法是什么,但是

看琴儿的模样,怕不是什么好事,也出言相劝。

丽丽贼兮兮地说道:「秀恩爱,撒狗粮,罪加一等。」

「行,二罪并罚,立即执行」菲蓉说道,「小飞,大涛,你们想看福利就帮

忙按住小鲁子啊。」

什么家法,我还没理解,只听一声抱歉兄弟,就被人高马大的大涛架住锁了

喉,身体纹丝不能动。小飞也来凑热闹,反铐住我的双手。说真的,要不是琴儿

跟他们认识,我差点以为这几个人是一帮犯罪团伙。

这下琴儿吓得花容失色,讨饶道:「别这样,菲菲,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你们说什么我都答应你们好不好?」

菲蓉不为所动,把琴儿的腿掰开,用膝盖压住,一只手探到了琴儿的两腿

间。

这时候用脚指头想也知道菲蓉想干什么了,但是我不能说难听的话,只能冷

静地安抚道:「菲蓉,像你这么识大体明是非,个性又迷人女生,没必要跟琴

儿一般见识嘛,而且她也诚恳地道歉了,就给她一次机会吧,换个别的处罚方式

吧。」

老实说,这是一次挺好的露出机会,但是这种强迫式的,琴儿会有快感吗?

恐怕更多的是羞耻,因此我必须阻止菲蓉开这么过火的玩笑。

菲蓉淡淡地瞅了我一眼,说了句让我很他妈想打人的话:「少拍马屁,不吃

这套。」

马屁拍在了马腿上,我也只能捏鼻子认了,心里把这个小娘皮强了一万遍,

嘴上却笑嘻嘻说道:「我说的都是心里话,你瞧我这张脸,像那种油嘴滑舌的人

吗?」

「你这还不算油嘴滑舌什么才算,难怪琴儿被你迷得神魂颠倒。」菲蓉嘴角

露出了一丝笑意,一想不对,连忙忍住了。

丽丽适时地打起了圆场,「咳咳,菲蓉姐,毕竟第一次见面,我觉得给琴儿

一个改正的机会也没关系啦。」

「好哇,丽丽,你跟这个坏蛋穿一条裤子。」菲蓉不高兴了。

「我帮理不帮亲,你就真的忍心看琴儿当众出丑吗?还不是便宜了这帮臭男

人。」丽丽翻了翻白眼。

「你意思是我蛮不讲理?」菲蓉两眼一瞪。

难道不是吗?我去,你对自己的脾气没点逼数吗?当然,这话是不能直说的。

「我可没那样说。」丽丽说完,转头对涛哥和小飞说道:「你们两个还不放

开小鲁子?」

大涛和小飞见没有热闹可以看了,就同时放了手,小飞对我歉意的笑了笑。

大涛拍了拍我的肩膀,刚才没感觉到,这厮用劲挺大的,勒得我胸口现在还发闷。

这厮坐下就喝酒,好像没把刚才的所作所为当一回事。要是我有他那个头,一定

跟他干一架。妈的!

联想到刚才三女凑在一起说话的情景,我明白肯定是她们三约定了什么事,

但是琴儿没做到,所以菲蓉这才发难。这事既然是琴儿失信了,只要能补偿回来,

保证到公平公正,矛盾自然就解决了。于是问道:「你们到底想让琴儿干嘛?」

「什么都没有,你们都想当好人,让我一个人当坏蛋?我才不干!」菲蓉赌

气道。

丽丽咯咯笑了,说道:「好啦,好啦,我来做坏蛋还不行?不过琴儿错在先

头,就让她给你敬酒赔罪。」

琴儿从菲蓉的魔爪里逃出来了,长长吐了口气,主动认错:「菲蓉,别生气

了,都是我不好。我自罚三杯,给菲蓉姐姐赔罪了。」

这小妮子,就是心地太善良了,明明刚才还被这个小太妹欺负,反而还要跟

她道歉,我暗自摇头。这三个闺蜜,也是有意思了,忍不住插话道:「哈,都说

三个女人一台戏,还真没错,上一刻吵得那么厉害,下一刻就姐妹情深了。」

「闭嘴!」三女齐声呵斥,甩给我一个白眼。

我们这一场,差不多玩到12点结束。末了,菲蓉小妞似乎还嫌不够尽兴,

硬是要拉着几个人再找个酒吧喝一轮。不过这一提议没有通过。三个男人要开车,

女人喝酒有啥意思啊。

几个人就此别过,各回各家。琴儿一上车就把头枕在了我手臂上,似乎是喝

得微醺了,呢喃道:「老公,我爱你。」

「我也爱你。」我摸了摸琴儿的头,「好了,亲爱的,我要开车了,回家

个澡好好睡一觉。」

「好的。」琴儿乖乖地坐了起来。

我发动汽车上了路,即遍到了午夜时分,G市仍然车水马龙,霓虹闪耀。这

个平凡的夜里,不知道多少红男绿女,纸醉金迷。街道两旁的路灯,射发出昏黄

的光线,透过车窗,打在琴儿的侧脸上,车子快速行驶着,在光与暗的更替中,

琴儿愈发显得美丽,唇上的那一抹嫣红格外令人心动。

「对不起。」琴儿看了我一眼,突然说道。

「干嘛说对不起?」琴儿这话我确实不理解。

「其实本来下定了决心的,我临阵脱逃了,还害得菲蓉和丽丽出丑。」

「你是指跳舞的事吗?」我好像明白了。

「嗯,我们约好了,每个人都要露一点……」琴儿说到这就停下了。

「那为什么最后又改变主意了?」我平静的问道。

「我怕没跟你商量,你会不开心。」

「就是这个原因?」我试探性地问道。

「嗯。」琴儿点点头。

「我的兴趣你懂的吧?」我还是没直接明说。

「哼。」琴儿看向了窗外。

「我真的很想看到一个不一样的琴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