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爱】(12)

爱爱】(12)

(12)逆袭

经理起身脱掉裙子跟丝袜,只剩内裤在身上,她一转身,哇!竟然是丁字裤

丰腴的臀部比起小八只是略为逊色,尤其她年纪应该大小八10岁以上,肌肤状

况看起来平常有在保养跟运动。

我站起来,脱掉上衣,露出全身的肌肉。看的经理只点头,露出满意的眼光。

她在我眼前弯腰脱掉内裤,下体只有一小撮阴毛

我走到窗户边,坐在沙发上,用手套弄肉棒,让它达到最佳状态。

[ 我要戴套吗?] 我拿着保险套准备打开。

[ 戴套做爱怎会有乐趣?不要射在里面就好!]

经理伸出手,上下套弄着肉棒龟头前缘被挤出一滴的前列腺液。

经理接着跨坐上来,两粒大奶放在我眼前,我看着她的眼神,将乳头含进嘴

里,在嘴内用舌头刮着乳头跟乳晕。

她缓缓坐下,让肉棒碰触阴唇肉棒随着她的湿度滑进穴内。

[ 啊……] 经理将手撑在沙发上,控制肉棒进出体内的速度跟深度。我的手

则是在她乳房、腰间跟臀部间游走,这女人的肌肤好嫩,比起年轻女生根本无

差异。

[ 啊啊啊啊啊啊……难怪小女生日本妹都会愿意让你搞,你的手好会摸,

肉棒好硬!!] 就这样我们在沙发上开始抽插的动作,经过快5分钟的抽插,经

理胸前已经冒出微微的汗滴。

我将手肘放到她的膝盖下,人站了起来,她双手赶紧抱住我的脖子,我先是

上下的摆动,然后转换成前后。

啪啪啪啪啪啪……肉棒用力撞击着穴。经理似乎也没有体验火车便当,相

当的兴奋这个初尝试的体位。

[ 啊啊啊啊啊啊……好深啊!!!这个姿势好深啊!!!]

我转换到窗边,两人站着,改由后面进入体内,一面看着远方的神户塔,一

面干着眼前这个女人,手用力的揉着她的大奶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受不了了!!啊!!……我心脏快受不了!!

啊……] 原本撑在窗台的双手无力地瘫软下来,腿同时瘫软。我扶着她的腰让她

维持着姿势,继续干着穴。慢慢地穴内涌出淫水,随着她的大腿滴下。

我抱起她回到床边,翻回正面,撑开她的双腿,此时才看到她的阴唇阴唇

也是淡色的,小小的像是一线鲍。我用中指跟无名指进入穴内抠起阴蒂,经理弓

起身体,[ 啊……] 我的手掌马上充满淫水

我将肉棒重新插进体内,让龟头继续刮着皱褶,经理已经高潮好几次,人都

快昏厥过去,但是肉棒在体内乱窜的感觉,却又舍不得喊卡。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以后我要常找你出差,啊啊啊……好久没这

么爽了……啊……] 经理大口的喘气,讲着淫语。身体不断地抖动,高潮持续着。

我看再搞下去,等下换她腿软没法去拜访客户,於是中断肉棒的工作,趁着

她大口喘气之际,爬上床将肉棒塞进她嘴里。

她大概很久没有被男人这样做,舔肉棒的舌头有点生疏,但却意外地让我的

龟头变得敏感,噗一下~ 精液就这样喷进她的嘴里,还好早上有喷过一发,这一

发的制作时间不足,只有少量的精液喷进嘴里,我等她吞嚥完才将肉棒拔出。

[ 你要死啦!!我老公都不敢要我舔肉棒,你竟然还射到我嘴里。] 经理伸

手抽出面纸,吐了几口口水,不过大部分的蛋白质早就吞下肚了。

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我进入浴室沖水,经理也跟着进来。

[ 表现还可以吧?] 我用沐浴乳抹着她的背。

[ 叫我蓉姊就好,跟你做爱像是做瑜珈或是跑步到最后低氧状态,人都感觉

快窒息了。但是又不想放弃一样。]

言谈间,我跟蓉姊年纪差一轮,我34她46。狼虎之年,但是老公已经快

60岁了,所以两人鱼水之欢的频率跟张力慢慢下降,那个日本社长跟结婚前的

蓉姊老公是大学同学,两人出社会后常常一起去找女人,等蓉姊结婚后变成也跟

蓉姊有一腿,所以才能将订单从上一家公司接续到我们公司。我在想该不会他们

两对夫妻其实有换妻的可能?

看看时间珮瑜也快回来了,两人穿好衣服后,珮瑜刚好敲门回来,她提着刚

刚买的冬季内衣到经理房间。

[ 你们两个觉得我要不要换上她们家的内衣才去拜访?] 经理看着新内衣

问我们,我们同时点头。

[ 你们先回去吧!等我换完衣服就出门。] 经理拿着新内衣进入浴室更换。

回到房间,床上多了几袋战利品。[ 你干嘛拿我的内衣给经理看啊!] 珮瑜

抱怨着,我编了理由说她说要看的,所以我只好拿你的内衣做简报。她也信了。

[ 那我也要换上新内衣。] 珮瑜当着我的面,脱下身上衣物,重新穿上新买

内衣裤。

等我们下楼时,经理已经在等了,还好脸上没有不耐烦。

******************************

我们搭着计程车到达神户市外围的一栋旧大楼外,还在想说有没有弄错时,

已经有个中年日本妹站在门口等着我们。双方交换名片后,这位女生叫做光子,

公司的部长。

我们先到5楼的会议室,由她跟我们简报公司的历史,原来这家公司原本是

制作浴衣跟和服的,不过因为时代转变,销量大减,她母亲接下棒子后,转型制

女性内衣裤。

当简介完,社长才一脸严肃的出现,也就是光子的妈妈。不过真应该佩服蓉

姊,她没几话就拉近跟她们母女的距离,听珮瑜翻译着,原来蓉姊跟光子母女竟

然都是同一间女子学院的校友,社长大概60几岁,女儿看起来年纪大概在我跟

蓉姊之间。

寒暄后开始进入正题,一开始蓉姊跟对方说着他们内衣的好穿,价格不贵之

类的场面话。再来就是感谢先前愿意批货给我们卖。最后提到到访前,我们也去

採购冬季新品。

突然间,社长指着我问我都没有发表看法,珮瑜解释我不会日语。结果他们

母女换成用英文跟我对话,不过不怎么流利。

[ 你对於我们家产品有什么建议或是看法?] 社长严肃问我,蓉姊想解围都

被制止,我请经理跟珮瑜脱下上衣,只剩胸罩。两个女人有点尴尬的脱掉上衣。

[ 由於罩杯挤压的效果会让乳晕快要跑出罩杯之外,因此对於乳晕比较大一

点的女性多少会造成问题。] 我指着经理的罩杯边缘隐约看到乳晕,社长对着她

女儿交代事情。

[ 还有,男生看到女生脱下衣服后,爆乳的视觉有时候会想要不脱内衣就乳

交,但是胸罩中央的水钻不是会被弄掉就是刮伤肉棒。] 我指着珮瑜胸罩中央的

装饰。

听的社长瞪大眼睛,她女儿摀嘴偷笑,大概心想这个台湾男人变态吧!

[ 社长说她没有听过男性的意见,第一次有人跟她反应这两个问题。她很高

兴。] 珮瑜翻译着。[ 社长说她请我们去参观产线跟设计部门,将刚刚的建议提

供给她们参考。]

我们三人走出五楼办公室,往楼下走,四楼是设计部门,几个女生听过我刚

刚跟社长讲的话,有人点头有人偷笑,看得我都快脸红了。

二三楼是生产的地方,里面大概超过30人在车缝胸罩,另我讶异的是车工

有几个是欧吉桑。一楼是成品出货区跟展示室。

[ 社长说想请我们对於春季新品的建议,这还不能曝光,但是欢迎我们给意

见,还有她们也想进军男性内裤市场。] 我们又回到五楼。

[ 社长问你愿不愿意当模特儿?] 蓉姊已经替我答应,我被部长引领到更衣

室,里面已经有两个日本妹正在脱衣服,看到部长跟一个陌生男人进入暂停了动

作,那个女部长跟她们讲了几句,两人只穿内衣裤走到角落拿出几件男性三角内

裤给我。就这样我光明正大看着两个日本脱光,穿上内衣裤,弄得我肉棒自然

又站立变硬。我坐在旁边看着光子调整瞭个女职员的内衣裤,确认妥当后,请她

们先去会议室给会长及蓉姊看。

确定她们离开后,光子过来调整我的内裤,一开始她们准备的内裤大小件,

我的龟头都从松紧带位置跑出来。

光子又去拿大一点的内裤给我,也无意回避,我只好当着她的面脱穿内裤

女人看到肉棒的眼神,不自觉的吞嚥了口水,跟舔了自己的嘴唇。

她假借替我调整,蹲在我眼前,我一直觉的她在趁机乱摸我的肉棒。直到两

个女职员又走回更衣室后,她才缩手连忙站了起来。

她问两个女生的意见,有什么好意见的,内裤前肿了一大包,眼神只有惊讶

而已。我走进会议室,社长频频点头。

又请我回更衣室多试穿几件,这下子换那两个日本妹故意逗留在更衣室看我

内裤,反正你们想看就让你们看个够。

[ 社长说能不能请你跟女员工一起拍几张照片,做为型录使用。她们愿意付

钱。] 珮瑜帮忙翻译。看着经理的可怕眼神,我只能答应。

我又莫名其妙的跟着两个日本妹去拍了半小时的照片,当然中途换衣物的空

档又欣赏了人家的肉体。我还不要脸的请她们两个只穿内衣裤跟我合照。她们也

留下她们的推特帐号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