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的恋爱 隔壁的老王】(09-11)

妻子恋爱 隔壁的老王】(09-11)

九。第二段视频

第壹段视频结束了,我全身紧绷,双眼通红壹声不吭。

我他妈要杀了他,我对着屏幕大吼壹声。

你斗得过他吗,他做到今天这个地步,白道黑道都有人,心里壹个声音提醒

我,我沈默了。

煎熬,负罪,愤怒弥漫在空气中。

我默然将鼠标对准了青岛会议室这个文件,良久,双击鼠标,打开了第二段

视频

这段视频的角度非常多,明显有处理过,因为,每壹个摄像头都对着女主角,

就像专为这个女人所拍摄的壹部大片似的。

青岛甲方会议室,墙上的时钟显示13:30分,也就是我出现在会议室前

的半小时。

门打开了,甲方何总走了进来,身后跟着壹位体态阿娜的女性,当然是我的

老婆芳芳,何总捏了壹下芳芳的脸说,冯总交代的场地我已经提供了,接下去看

你的表演了,这奶子真大,老子真想现在就办了你,哈哈哈。

说着何总壹路淫笑离开了房间,关上了门。

20多平的房间内壹定隐藏着无数的摄像机,因为我可以不时的从不同的方

视角看到房间内的这个女人,唯壹的女主角,芳芳。

她呆立在会议桌前,眼神空洞,焦躁不安,壹会她坐到了位置上,就是几十

分钟后我坐的那个位置,她哭了,嚎啕大哭,没有言语,但是伤感的情绪影响着

我。

时间走的很慢,芳芳壹直趴着桌子上抽泣,而我则在屏幕前双眼通红的註视

着。

芳芳站了起来,看了下时钟,抿了下嘴角,低下了头,露出了坚定的神色,

缓缓的脱下了她那身连衣裙。

所有摄像机都对准了芳芳的肉体,她那壹丝下垂的乳房,她那修剪过的阴毛

以及她白雪般丝滑的后背。

13:50分,芳芳这样赤裸呆立着接近几分钟的时间了。

她拿起手机,打开会议室中壹个柜子,将脱下的衣服放入。

从里面拿出三个工具,壹个电动阳具,两个电动乳夹。

随后将那个电动阳具慢慢的塞入自己的小穴里,从芳芳表情就知道有多痛苦。

那款电动阳具和我鸡巴差不多大,我平时做爱的时候都需要挑逗到芳芳发情

才能塞进去,而芳芳现在则是直接塞了进去。

又将两个夹乳器夹在壹左壹右两个大奶上,并将三个遥控器分别放在李所何

总及老冯的桌面上。

然后默默的走到李所坐的那个位置,打开会议桌下的门板,跪着爬到了会议

桌下方,并且又打开了冯总和何总位置下的门板。

13:56分,门打开了,何总,老冯和李所三人来到了房间,来到各自位

置前朝下看了壹下。

李所说道,呦,老冯,你训练的真听话啊,哈哈,这个好玩

李所笑道,笑中透着淫欲,透着凶狠来先试试效果怎么样,说着李所就要按

那个遥控器。

先别啊,现在不急着玩,待会等她老公来了后再慢慢玩,那才过瘾,老冯说

道,先看看小美女在里面是什么情况。

说着,他们三人按下了桌面上的壹个按键,桌面式电脑升降屏从桌子下缓缓

升起。

三个的屏幕中同时出现了壹个画面,芳芳,我的老婆,像母狗壹样跪在桌子

底下,趴在靠近他们三人的地方。

而地面上居然也有摄像机,地面上的摄像机通过画中画的画面对准着芳芳的

小穴,屁眼奶子

14:00分,门又打开了,汪姐移步进到会议室,和各位打招呼后,坐到

了自己位置上。

14:03分,最后的男主角来了,我出现在了屏幕里,为什么李所看着我

那么讥笑与戏谑原因就在这里了。

投影幕放了下来,项目会正式召开,厚重的男声从电脑屏幕里发出了声音。

这时,急色的李所按捺不住了,他第壹个按下了遥控器。

从他们三人的电脑屏幕上可以看出,芳芳小穴里的电动阳具开始缓缓转动起

来,并可以像男性飞机杯壹样前后抽插

芳芳的脸瞬间起了变化,挣紮,痛苦,以及不能释放的心酸。

即使此时脸上写满了痛苦,不过芳芳还是犹豫的调整了壹下姿势,只见她慢

慢跪爬到李所脚下。

伸手来到李所的裤裆,准备拉开李所的裤裆拉链。

而这壹切,现场的三个男人可以看的清清楚楚,李所用手打了壹下芳芳的手

并挪了壹下位置,把裤裆从芳芳手里移走,故意用脚踢了壹下芳芳,芳芳后退了

壹步,并

没有放弃,她又来到李所裤裆面前,李所故技重施,经过几次拉锯,冯总和

何总都露出了笑意,而李所的笑意更浓。

而我,屏幕中的我此时正认真的看着投影机屏幕上的汇报讲解。

芳芳终於把裤裆拉链拉了下来,手伸进去,掏出了李所的鸡巴。

这个老头鸡巴黑不溜秋的,刚才的情趣游戏已经让它完全勃起,挺粗的,不

过比我还长,起码16公分。

只见芳芳看着这个鸡巴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我知道,她壹定在想岁数挺

大的壹个老头居然能拥有这样壹根鸡巴。

芳芳註视着这根鸡巴,双手握住,毅然决然的伸出了香舌,开始舔弄起李所

龟头

虽然芳芳从没为我口交过,不过我知道,凭她的聪明以及我们平时壹起看的

那些日本教育视频,要熟悉这个过程还是很快的。

不壹会,李老头肮脏的鸡巴已经在摄像头下显得油光光的,芳芳已经把他鸡

巴上的脏东西都清理干净了。

李所此时的表情看上去比较复杂,既享受,又有点痛苦,可能是芳芳第壹次

口交会有齿感。

芳芳则感受不到李所的复杂情绪,她只想快点结束这场羞辱,所以,只见她

卖力的用不熟练的口技不停的侍奉着李所。

李所痛苦的表情更重了,他将手伸到了桌子下方,轻轻的抽打了芳芳壹下耳

光,提醒了壹下。

芳芳呆滞的停止了动作,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壹样无所适从。

此时,隔着屏幕的何总见状,按下了他身上的遥控器,壹是为李所解围,二

是他已经被眼前的画面激起了淫欲

芳芳左奶子上的乳夹震动起来,老婆明显感觉到了。

李所看到后性性然的关闭了逼里的假鸡巴。

逼里的阳具停止了抽插,芳芳明显感受到了释放。

她慢慢在狭小的空间内转过身子,来到了何总面前,看来老冯已经把规矩都

告诉芳芳了,哪个性器官震动就要为谁服务。

芳芳转过身来,对着何总的裤裆,屁股和插着电动阳具的小逼对着李所位置,

看到这壹幕的李所使坏了。

他脱下了他的鞋子,用长满老茧和脚气的脚趾对着芳芳的屁眼用力的顶着。

芳芳感受到了屁眼带来的刺激和沖击力,壹下子朝着门板上撞去,芳芳反应

很快,眼见要撞到了,她用力壹下子用手撑地,稳住自己的头部,避免撞上门板。

她壹定是害怕撞到门板会发出声音,被我这个后知后觉的大王八听到。

而李所可不管芳芳的担心,见到这个画面后,他更兴奋的抽动起他的脚趾来,

芳芳呢,只能用力的朝反方向顶着李所的脚趾,李所壹下壹下抖动着脚,而芳芳

因为害怕撞到门板还得不停的配合李所朝后运动。

画面上顿时呈现出来就像真有个人在后面操着芳芳的屁眼壹样。

芳芳咬着牙,壹手撑地控制着自己的身体,另壹只手伸到了何总的裤裆。

拉链壹下就拉了下来,勃起的鸡巴蹦壹下弹到芳芳眼前,好长,好细,硬度

已经完全可以达到性交的程度。

芳芳壹边承受着屁眼的脚趾,壹边用嘴开始慢慢吞吐着何总的鸡巴,何总看

着屏幕上的芳芳,壹脸陶醉享受的表情。

这壹次的芳芳顺利很多,也许已经开始慢慢熟悉口交的感觉,也许何总的鸡

巴并没有李所来的粗和大,芳芳比较适应。

何总脸上并没有李所的痛感,只有壹脸陶醉的淫荡样子。

就这样嘴里,屁眼里同时被侵犯着,小逼里还插着根阳具,芳芳腹背受敌。

最终,第三个跳蛋还是如期震动起来,老冯这个恶魔老头按下了遥控器的按

键。

芳芳犹豫的吐出何总的鸡巴,准备向着老冯那边爬去。

而此时的何总明显已经快要达到射精边缘,壹脸不舍的表情。

只见他低下身子,拉起芳芳的手放到了自己鸡巴上,芳芳何等聪明,知道这

是何总让她给打飞机

说到打飞机,芳芳可是壹个能手,芳芳壹手握住何总的鸡巴,迅速上下套弄

起来,时而用拇指在龟头上转圈。

另外壹只手,颤抖的放到老冯的裤裆拉链位置。

李所呢,看到芳芳这个姿势,继续加力用脚趾戳着芳芳的屁眼

这时的芳芳再也无力挣紮了,头碰的壹声撞在门板上,这也就是我听到撞击

的声音了。

李所明显也听到了撞击声,犹豫了片刻,他把脚趾恋恋不舍的拔出了芳芳的

屁眼

芳芳明显长出壹口气,最危险的脚趾离开了,芳芳轻松许多,拉开老冯拉链

后,芳芳在裤裆里摸索着,老半天都没摸出老冯的鸡巴,看来汪姐说的老头子已

经不行了是实话。

芳芳壹边在裤裆里找着,壹边另壹个手也没有停止抽动,为何总打着飞机

终於,老冯的鸡巴暴露在屏幕上。

暴露的壹刹那,李所的脸是有笑意的,嘲笑着老头子的疲软和无能,这条老

鸡巴上已经布满白毛,上面出现了老人斑,耷拉着龟头垂在裤裆外面。

芳芳从没见过这种鸡巴,壹时无从下口,刚想用手把冯总的鸡巴提起来用嘴

吮吸的时候。

李所好像看清了这壹切的目的,他突然用手抓住芳芳的手放在自己还未消退

的鸡巴上,这种处境太艰难了。

两只手各握壹个鸡巴,而老冯的鸡巴还萎靡不振,芳芳只能侧着头,像狗吃

食壹样用舌头开始不停的开始在老冯的鸡巴上先舔食起来,想着尽快勃起后就可

以含进去了。

而老冯明显没什么感觉,芳芳用舌头不管从那个方向舔着,刺激着,冯总的

鸡巴就是这样耷拉着,没有壹点起色。

老头有点恼羞成怒了,只见他用力的踢了壹下芳芳,提示芳芳要整只含进去

吮吸,并调大了右乳上的乳夹。

芳芳继续不时变换着方向努力用嘴想去够壹下老鸡巴,想把它全吞进去,不

过还是不行,老鸡巴死死的贴着裤腿上壹动不动。

怎么办。

只见芳芳深深的呼吸了壹下,看来是找到了解决办法,只见她将註意力转到

了何总身上,用右手加大力气上下抽动何总的鸡巴,她壹定是想先解决壹只鸡巴,

解脱壹只手出来。

何总看来是很给冯总面子的,他看到芳芳的动作后领会了芳芳的意图。

只见他配合着芳芳的上下抽动,不停调整呼吸,不壹会,屏幕里的何总上下

耸动了几下肩膀,他壹脸舒爽的射了。

芳芳见到何总射精后,应该也很高兴,脸上有了壹点笑意,刚想准备用手握

住冯总的鸡巴。

只见老冯的脚壹下将芳芳的手踢开,芳芳再次想将手伸向老鸡巴,老冯再次

踢开并用力把芳芳的手踩在了脚下。

并且,拿起自己手机发了条信息,桌子底下芳芳的手机亮了起来。

冯总收起了脚,芳芳拿起手机看了下后,脸上露出了为难的神色。

屏幕上写到,你手上都是精液,舔干净再碰我。

芳芳脸上的表情屈辱极了,但是这是壹群恶魔,又能怎么办呢,她只能张嘴

先把何总射在手上的精液舔干净,然后对着摄像机,努力做了壹个吞咽的动作,

示意冯总,我嘴里都吃下去了。

对着电脑屏幕的我骇然了,芳芳从来没为我口交不说,现在居然吞精了。

这是冯总才悠然的点了几下脚,示意芳芳做的好。

芳芳得到老冯的赞扬后用手握住老冯的鸡巴,这鸡巴真疲软,手刚壹握上去

整个屏幕就只看到了芳芳的手,鸡巴全被芳芳握住了手心里,芳芳只能用两个手

指夹住鸡巴的根部,头低下开始吞吐吮吸起来,还不到两分钟,只见芳芳的嘴就

像是被灌入什么东西壹样,上下耸动起来,老头那么快就射了。

我苦笑着继续看着屏幕,两根鸡巴射了,还有最难伺候的李所还没射精呢。

芳芳像是有了经验壹样,爬到李所底下,准备全神贯註伺候这老胖子。

此时的李所就像全场的冠军壹样趾高气昂,他慢慢将两腿升起架在芳芳肩上。

屏幕上只剩下李所肥大的身躯以及裤裆位置我老婆芳芳的脑袋了。

同时他调整了壹下坐姿,屁股稍稍举起来壹点,慢慢的把裤子脱到了膝盖位

置。

这老色鬼,胆子真大,这种情况还脱裤子。

这时的芳芳只有壹个头露在李所的双腿间,就像李所骑在芳芳身上壹样,李

所拿起芳芳壹只手并微微挺了壹下自己屁股露出壹点屁眼

示意芳芳用手指捅他,芳芳屈辱的看了壹眼李所,无奈的用手指开始在李所

屁眼里抽动起来,而嘴并没有闲着,她伸了伸头,壹口包住李所的鸡巴,上下吞

吐。

壹个女人壹边帮男人屁眼,壹边还要用嘴伺候着这老头的鸡巴,就连最下

贱的妓女也不会干这事吧。

十分钟过去了,李所壹点射精的迹象都没有,这个老胖子真厉害,芳芳应该

很累了,头部动作慢了下来。

而这时投影幕里的规划视频快到尾声了,看得出李所也有点着急了。

这时候,这老胖子,发起狠来,只见他壹屁股把芳芳手指坐的死死的。

两只手抓起了芳芳的头,用力抱住芳芳的脑袋上下套弄起来,就像是这老头

在用壹个充气娃娃的嘴打飞机壹样。

抽插……套弄……口水和泪水布满了芳芳的脸颊。

抽插了有五分钟,李所长吸壹口气,死死按住芳芳的头,不停的用力抽送

屁股射精了,终於射精了。

芳芳虚弱的壹下子瘫倒在了地上。

嘴角流下的精液壹滴滴滴到地毯上。

究竟是精液还是泪水我已经分不清了。

十。蝼蚁

视频结束了,画面黑屏了,我的脑子空白了,我看着第三段别墅的文件,迟

迟不敢点击鼠标。

内心只有壹个声音在不停的呼唤,这不是真的,我这是在做梦。

煎熬,挣紮,恐惧,怒火壹并袭来,双眼已经模糊,情绪已经崩溃。

最终,怒火占据了我的身体,我拿起桌上的车钥匙,开车来到了望京CBD,

老冯公司的楼下。

我要上去杀了他,我要杀了这个老头。

心里出现另外壹个声音,你就这样沖上去,芳芳知道了你们还有未来吗,不

行,我不能沖动,我要冷静。

我拿起手机,尽力控制自己的情绪,打了个电话给汪姐。

汪姐,您在公司吗,我青岛那边有些事情想问问冯总,冯总在公司吗,我什

么时候过去方便啊。

晓岚啊,我不在公司,我和芳芳出来了,我们俩去供应商那边对账,晚上不

会回公司了,老冯在公司啊,我给你打个电话吧。

不用不用汪姐,我自己过会上去吧,谢谢了,拜拜啊。

机会难得,我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怒火,走进了芳芳他们公司

晓岚来了啊,芳芳不在啊,她和汪姐出去了,你接芳芳回家吗,前台女孩

着问我。

不是,我来找冯总,我心不在焉的回道。

巧了,冯总也说你这几天可能会来找他,让我直接放行。

说着,前台刷了下专用的卡片,将我引进电梯

老头子的办公室是租了上下两层的楼面,下面壹层都是员工办公,上面则是

老头子和汪姐两个人的,上面壹层装修的非常豪华,有办公室卧室,餐厅,洗

浴什么都有,而上层如果没有专用刷卡是不可能上的去的。

我无心欣赏,直接电梯上到二楼,走到老头子办公室门口,没人阻拦,我壹

想,天助我也,我杀不了你至少也要揍死你。

用力踢开办公室大门,老头子坐在豪华座椅上似笑非笑的註视着我。

你对芳芳做了什么,我他妈杀了你,看到老头气定神闲的样子,我更止不住

心中的怒火,刚准备上前揍他。

不知道从哪冒出两个黑衣保安壹下子将我潦倒,并狠狠的用手将我按在老头

子座椅前的书桌上。

看来你是收到我给你寄的东西了,小夥子蛮沖动的嘛,不过说真的你老婆

销魂啊,害的李所长最近壹天壹个电话打电话给我说想来北京再多玩几次。

我操不死你个老鬼,你敢。

你说我敢不敢,你和你老婆的那点破事我早就知道了,看你们平时表现不错,

我壹直也睁壹眼闭壹眼,想不到你小子敢动到我头上来了,看我这次不把你们往

死里整。

告诉你小子,所有的文件都是我弄出来的,就是为了整你,我没直接让你消

失不是我心慈手软,就是为了让你亲眼看着我们怎么把你老婆玩残,其实,我这

也是为了你好,我把你老婆玩的比京城最贵的鸡还要会伺候人,到时候,享受

不还是你吗,老头放肆的笑着道。

我操,为什么为什么,我和你无冤无仇的,为什么,我嘶声力竭的问道。

为什么,老子的女人你也敢动,为什么,今天我就让你知道,我这样对你是

为什么。

说着,老头点了下桌上的遥控器,墙上电视机屏幕切换到了监控画面,画面

里的布景我很熟悉,青岛别墅,二楼主卧。

看着第二晚我卖力的在汪姐身上操逼的情形,我默然了,怒火霎时间被浇灭

了,我和汪姐第二晚从我进汪姐房间门开始,我舔汪姐的骚逼,在阳台操逼,在

床上温存,壹幕幕的放映在我和老头子的眼前。

知道为什么了吗,小子,老头子又说话了。

你他妈我的女人也敢动,今天的结果都是你自己惹下的祸根,我告诉你小子,

那老娘们使坏,把我的钱壹点点的朝她那里转,老子现在是不敢弄她,而你和你

老婆嘛,嘿嘿,踩死你们比踩个蚂蚁都快。

冯总,我错了,求求你了,我错了,我对不起你,你杀了我吧,不要这样对

芳芳。

杀了你,告诉你,杀了你是让你最幸福的结局,我现在会好好把你老婆捏在

手上,你呢,我告诉你,你不能和你老婆离婚,你如果离婚,你就会从这个世界

消失,而你老婆会成为这个世界最贱最淫荡女人,我可不舍得杀你老婆,我现

在已经喜欢上你老婆那身骚肉了。哈哈哈。冯总放肆的笑着。

放了他,让他有多远滚多远。冯总笑完后对着保安说道。

北京的天难得的艳阳高照,没有沙尘暴,没有雾霾,就像是所有的雾霾和沙

尘暴都被我吸到了胃里,我已经在北京街头漫无目的走了四个小时,从下午的望

京走到了灯火通明前门。

眼里没有任何人,热闹的京城街道只剩我这壹具行屍走肉在行走。

晚上八点,芳芳的电话来了。

我看着手机屏幕大大的两个字老婆,我不敢接。

在连续打了三个电话后,我接起了电话。

老公你在哪里啊,我等你吃饭呢,我下午和汪姐买了许多菜,你到哪去了,

我等你呢

我我,我下午找冯总聊了点工作,现在还有事,我过会会回来的,我麻木的

说道。

听到冯总两个字明显感觉芳芳声音抖了壹下说道。

你快点回来哦,我等你壹起吃饭。

好。

芳芳不知道我已经和冯总摊牌了,我要救她,我要救她,我要把芳芳从这个

火坑拉出来,我壹定要救她,是我害了她,我的心里此刻只有这壹个念头。

打的来到望京,开车回到小区。

芳芳壹如既往的温柔,从我进门就扑过来拉着我的手来到餐桌上,还是壹桌

子的菜。

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我尽力的让自己的声音平静下来,老婆,我下午和冯总谈了下青岛的工作,

接着去了前门那里和朋友谈了别的事,那么晚,你先吃饭啊,饿着你怎么行。

听到冯总和青岛这些关键词的芳芳明显的身体抖动着,哦,你忙也要打个电

话呀,我是你老婆,当然要和你壹起吃饭咯,乖,咱们吃饭吧。

草草吃好饭后,壹对各怀心事的苦命鸳鸯背对背躺在床上,这壹晚,我失眠

了,我知道芳芳也失眠了,老冯,我们俩心中同样的噩梦。

第二天我约了汪姐,我知道我要救芳芳的话,汪姐是唯壹可以帮助我的人。

汪姐也像是知道我有心事壹样并没有约在凯宾斯基。

眼前的汪姐带着付墨镜,优雅的喝着红茶。

汪姐,我昨天找过冯总了,他知道我们俩的事情了,我说道。

汪姐沈默半天,并没有说话,只是默默脱下了眼镜,眼角好大壹块淤青。

不止这里,我身上更多,汪姐平静的说道。

老冯干的?我问道。

老头子叫他手下干的。

那你知道芳芳的事了吗,我问道。

知道了,汪姐还是特别平静,昨天下午芳芳也和我说了,这老鬼这辈子缺德

事干的不少,我想不到这次那么狠,是汪姐害了你,汪姐愧疚的说道。

现在不说谁害谁了,我就想知道现在该怎么办,我苦笑道。

老头子现在不敢真动我,他的钱现在都是我管着呢,可惜了你和芳芳,晓岚

啊,你可不能告诉芳芳说你知道了,昨天芳芳哭的像个泪人壹样,说是如果你知

道了她就没法活了。汪姐说道。

我没说,我知道芳芳的性格,我这次只有壹个目的,我要救芳芳。

嗯,汪姐会帮你的,老头子最大的把柄就是他的那些钱,所以不敢把我怎么

样,他也从没真爱过我,年轻时就图我的美色,现在只是看着我跟着他那么多年

积累下来的人脉,你以为他真的爱我才这样吗,他就是觉得他自己的玩具别人不

能玩而已,汪姐无奈的说道。

这次事情闹那么大,第壹,你要壹如既往爱芳芳,她是最可怜的,如果没有

你的话,她就完了,第二,你要隐忍,机会总会来的,答应姐姐,我壹定会帮你

的。汪姐接着道。

嗯。

和汪姐分手后,我来到了公司,我现在能怎么办呢,杀了老头,我估计连他

身体都碰不到,和芳芳远走高飞,我们能去哪呢,有壹点动向估计老头都会比我

先知道,这里是北京,老头上头有人,国内的话走到哪里不出三天警察就能把我

们找出来,国外呢,估计还没办好签证,我们就会消失,只能忍,等待机会,还

有别的办法吗。

回到办公桌前,两天没关闭的电脑仍然刺眼的告诉我这些不是梦。

山西和会议室的视频仍然壹遍壹遍的告诉我芳芳经历了多少非人的对待。

芳芳,我发誓,我壹定不会嫌弃你,我壹定会把你救出火坑,壹定。我此时

心中只有这个念头。

而手指确不受控壹样点开了第三个视频,青岛别墅。

十壹。第三段视频

视频的起点是在二楼主卧旁的壹间房间,这间房我从没进去过,说明壹楼是

没有摄像机的,老头子在二楼布控的很严密,这间房是壹间套房,接待室和卧室

连在壹起。

此时镜头对准着接待室,有壹个三人沙发,中间壹个茶几,两边各壹个单人

沙发,何总和李所已经酒足饭饱的坐在三人沙发上聊天,而镜头里还有我,我醉

的不省人事的躺在壹个单人沙发上,应该是何总将我弄上来的,老冯则坐在我对

面沙发上抽着烟,有壹句没壹句的和他们接着话。

这时候,李所说话了,怎么还没好,老冯让小孩子准备壹下嘛,李所,我安

排的你还不满意吗,下午不是很开心吗,老冯淫笑道。

是,是,老冯每次安排都会让我有意外之喜。李所长笑道。

十分钟后,响起了敲门声咚咚咚……

谁啊,老冯问道。

冯总您好,我是芳芳,下午李所长说我做的那个汇报视频不满意,我看你们

都没睡,我就想着再和李所汇报壹下,让李所能更清晰的知道我的想法。

我们都要睡觉了,而且你壹个小女孩,那么晚和我们壹群大男人不大好吧,

这样,你问壹下李所吧,这里他最权威了。冯总对着门说道,边上的李所露出

兴奋的神情。

李所,能让我进来吗,我还想和您汇报壹下,门外的声音有壹丝颤抖。

那你就进来吧,看你那么认真负责,我也不好意思拒绝,李所道。

门开了,看到门口的老婆我差点鼻血没喷出来。

连衣裙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壹套分体式的情趣装,上面是壹套抹胸外面围

着白色透明的蕾丝,抹胸根本遮不住老婆乳房,明显是尺寸小了,乳沟以及副

乳都清晰可见,下面则只有白色透明的蕾丝裙,里面壹条黑色的丁字裤丁字裤

正面微微凸起,明显可见里面塞了壹个跳蛋,丁字裤反面那根线则深深的藏在了

屁眼里,就像反面什么都没有壹样。

李所看到后马上双眼放光说道,你怎么穿成这样啊,成何体统。

李所对不起,我急於向您汇报,就把睡觉穿的衣服穿出来了,老婆羞耻的说

道。

嘴上没毛办事不牢啊,李所戏虐道。

你想怎么汇报,李所顶着那个地中海,翘着二郎腿,脚上穿个拖鞋说道李所

上午说用男声汇报不亲切,所以我这次准备了壹下,我亲自将方案讲壹下给您,

老婆说道。

双腿则明显的开始颤抖起来,应该是逼里的跳蛋开始发挥作用了。

老婆调整壹下站姿,用壹个很标准的商务站姿站在,不过这个站姿配上情趣

衣更挑起男人们的情欲,只见她拿起平板,努力控制的情绪慢慢朗读起汇报方案。

开始十分钟还很正常,三个男人只是笑盈盈的看着老婆汇报,十分钟后,跳

蛋的刺激下,老婆双腿抖动的更明显,声音也开始颤抖起来。

停停停,你这样不行啊,汇报都汇报不好,我怎么放心将项目给到你们老冯

做呢,你看你,站着腿怎么壹直抖啊,而且,声音也越来越轻,说了你嘴上功夫

不好还不信,还有,怎么有嗡……嗡……嗡……的声音呢,怎么回事啊,李所打

断了老婆严厉的训斥道。

是啊,芳芳,什么声音啊,这样说项目是对我们的不尊重啊。老冯也在边上

调笑起来。

老婆脸通红,半响没作声。

几个老男人就这样似笑非笑的看着我老婆

老婆露出壹个决定的表情后说道

对不起李所,嗡……嗡……嗡……的声音是这个。

说着,老婆拉开丁字裤,从里面拉出了那个罪恶的跳蛋。

这是什么啊,李所明知故问道,我们这些老家夥没见过什么世面。

这是跳蛋,老婆羞耻的说道。

跳蛋?李所问道。

就是用来刺激我的阴道的东西。老婆颤抖的说。

哎呀,看看你,年轻人,我们都是壹群老头子了,对我那么不尊重,汇报方

案夹着这个东西干什么,你走吧,不要汇报了,我不会给你们做的,李所佯装生

气的说道。

李所不要李所不要,求求你了,老婆屈辱的说求人是这样求的吗,老冯接话

道。

说着老婆扑通又壹下子跪在了茶几前。

求求李所,项目给我公司做吧,我错了,我因为每晚都要和我老公做爱,今

天你们喝酒喝的晚,耽误了我和老公做爱,所以我受不了才弄壹个跳蛋的,老婆

叫道。

你们年轻人啊,那么私密的事情怎么大庭广众说的出口呢,要做爱你带你老

公回酒店吧,你们去做个够吧,李所怒道。

李所对不起,我老公喝醉了,今晚肯定不能做爱了,我实在受不了了,才用

这个玩具的,对不起。

还怪我们咯,是我们把你老公灌醉酒影响到你不能做爱咯?那我们在聊工作

也没有办法呀,不能做爱怎么办呢,我们帮不了你啊。

我不是怪你们李所,工作重要没办法的,不过我的小逼受不了老婆艰难的

答道。

受不了我们有什么办法啊。李所调笑道。

请李所为我的小逼止痒。

良久,老婆轻声说道。

你说什么啊,我没听见。

请李所为我小逼止痒,太痒我睡不着觉,老婆大声道。

我老头子了,不行了,可没你老公厉害,你这个忙,我可没办法。

要不请冯总,何总,李所三位壹起帮我吧,我是个欲女,三个人壹起来才能

止痒,老婆绝望的说道。

哎……我就是心地善良,年轻人既然说了,我们这些老家夥怎么也要帮这个

忙了,是不是啊。李所猥琐的笑道。

谢谢李所,那就让我先为三位洗澡吧,干干净净的做起来舒服。

说着,老婆站起后来到李所面前,用手搀扶着李所站起来,来到洗手间门口,

冯总和何总也在身后跟着。

镜头此时切换到洗手间

洗手间很大,足足有30平,门口是更衣柜,居中是壹个圆形的泡澡池,足

够容纳10人同时洗浴。

老婆先脱下自己的内衣丁字裤露出了32D的大奶子,接着壹个个的为

三个男人解除了身上的衣物。

出现在视频里的是四个光秃秃的躯体,不过这个组合实在不雅观,三个男人

加起来足足有170岁,而面对他们的则是壹个二十多的妙龄少女

李所的身材像个弥勒佛壹样,五六十岁,1米6的个字,还没老婆高,20

0多斤的体重,白白净净的,光秃秃的脑袋,挺住大肚子,短腿,两腿露出

根粗壮的鸡巴,全身上下只有鸡巴那块地方毛发最多,何总精瘦精瘦的,40多

的年龄,170的个字,全身长满了密密的毛发,鸡巴已经高高翘起,而老冯,

还是壹如既往的疲软,不到200斤的体重,全身都是老人斑和褶皱的皮肤,松

弛的已经快掉下来了,壹根微小的鸡巴头埋藏着浓密的阴毛内,不仔细找肯定找

不到。

老婆壹定是被眼前的情形吓到了,良久才回过神来,壹个个的搀扶着来到居

中的浴池内。

水壹定很热,不壹会水蒸气已经开始弥漫,只见老婆来到了李所面前,扶着

李所站立在水里,开始为李所身体打起了沐浴露,看的出老冯壹定交代过老婆

将李所伺候好,每次都第壹个为他服务,而老冯和何总壹边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个

情形,壹边自己慢慢的清洗着。

老婆为李所全身打完沐浴露后,刚准备用手为他搓洗,李所发话了。

这样洗不干净的,我是个很爱干净的人,要用刷子刷壹下,老婆为难的看着。

视频里的芳芳咬了咬牙,将李所的手拿到了自己的阴道这里,壹根根将手塞

进自己逼里,就像日本桑拿浴壹样,洗完手指后,又用逼毛当成毛刷子,为李所

刷洗起了头部,身体,腿部。

洗完后,李所发话了,好像还有地方没洗好吧

老婆绝望的看了眼后

跪下,用手轻轻的为还为勃起的鸡巴打上了沐浴露,并用手轻轻的搓揉起来,

不壹会,李所的鸡巴坚挺的翘在了老婆眼前,老婆见到后,马上用嘴壹口含了进

去,并迅速的做起来上下吞吐,此时的画面非常滑稽,老胖子挺着个大肚子,我

老婆的头部埋在胯下,严重的比例失调。

直到鸡巴上的沐浴露都消失后,芳芳吐出了鸡巴,用水清洗干净这条罪恶

老鸡巴。

李所满意的笑了笑,居高临下的看了眼老婆后,转过身来,90°趴下,手

撑在了浴池边缘的大理石上,肥屁股对着老婆的脸,这个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壹定很臭,老婆壹闻到马上头后仰躲开了,转头后,犹豫的看着冯总,冯总

阴郁的双眼露着凶光看着老婆老婆绝望的回头。

伸出舌头,犹豫的开始舔起了李所的屁眼,并不时用舌尖壹下下的顶着李所

肛门,李所享受的直说。

舒服,深壹点,深壹点,舒服,爽死了,小骚逼,再深壹点。

这死变态

欧……欧……欧……老婆终於受不了了,壹下子扑到浴池边缘,恶心的吐了

出来,都吐在了地上。

李所见到后,用力踢了壹脚老婆操,很臭吗,贱货,吃老子屁眼是你上辈子

修来的福气,你还嫌臭,滚……李所不停的踢着老婆

滚你个骚逼,滚外边去,看老子待会操不死你,李所的气还未消,冯总和何

总也看着这情形默不作声。

老婆则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壹样,默默起身,擦干净身上的水,来到了接待室,

奴性十足的继续赤裸着身体跪在茶几前,等待着三个野兽的临幸。

看到这里,我心里滴着血,眼眶早已湿热,是什么造成今天这个恶果,贪婪,

欲望,还是人心,我沈默了。

残酷的图像继续在冰冷的电脑里放映着,老冯调教手段确实有壹套,才几天

就将老婆调教的如此奴性十足。

不壹会,李所三人出来了,大刺刺的并排做到了三人沙发上,李所居中。

贱人,你不是求我们操你吗,那来把。李所气还未消,怒道。

老婆颤颤巍巍的来到三人面前,壹手握住冯总的老鸡巴,壹手握着何总的鸡

巴,嘴巴直接含住李所的鸡巴继续为三人同时服务。

李所的鸡巴已经充斥着老婆的小嘴里,顺着嘴角不停的滴水,淫水口水交替

着。

而我,却在另壹个沙发上沈沈的睡着了。

不多光景,李所开始兴奋了,只见他壹把将老婆抱起丢在茶几上,直接拉起

老婆的腿,侧着身子用力将大鸡巴壹下子插到了老婆的小穴内。

啊……啊……啊……隔着屏幕都能听到老婆的惨叫有多痛苦。

太大了……太大了……求求你,轻点,我受不了老婆惨叫道。

老婆的惨叫则像是催情剂壹样刺激着这头发情的公猪,李所更卖力的操弄

着小穴。

何总见状,来到老婆头上,用力捏开老婆的嘴,也不管不顾的开始捅老婆

小嘴。

老冯被眼前的淫态刺激的也很兴奋,十几年没起色的阳具居然微微上翘起来,

只见他来到老婆手边,握着老婆的手,不停的套弄着。

三个老头就这样淫玩着我亲爱的妻子,壹点也没有怜惜,没有呵护。

老冯壹直保持着三人中最弱的姿态,没撸几下就喘着粗气射在了老婆的手里,

老婆手里流出了黄浓老精。

李所见状,轻蔑的壹笑,更卖力的操弄着老婆的小穴。

老婆被操的脸也变形了,苦於嘴里还塞着壹根鸡巴,不停的发出呜咽的声音。

李所操了有几百下后,终於,伴随李所壹身大吼,鸡巴在老婆小穴内不动了,

将万千子孙精射在了老婆的子内,老婆则不停的前后耸动着。

李所瘫倒的拔出鸡巴,喘着粗气坐着沙发上。

何总见状,拔出鸡巴,来到老婆身前,将长长的鸡巴刺进了老婆逼里。

而这时的老婆已经呆滞的只会随着操弄前后耸动,壹声不发,眼光呆滞。

伴随着何总的操弄,鸡巴来到了临界点,只见何总拔出鸡巴,来到老婆头前,

不停的喘息,手则不停的撸动着自己的鸡巴。

壹下,两下,三下,足足射了七八下,白色的精液射在了老婆的脸上,头发

上,嘴边,老婆的脸已经沾满了浓白的精子

三人心满意足的互相对视着,分别坐在那里喘着粗气。

舒服,真他妈舒服,这小逼真紧,好玩,比好多处女都紧,真会夹。李所说

话了。

老婆则像屍体壹样躺在那里壹动不动。

待会你自己收拾干净啊,贱人,这时老冯发话了。

李所,舒服了吗,要不今晚就到这,今后有的是机会呢,老冯谄媚的说道。

睡吧睡吧,这小逼真让人意犹未尽,过几天,我到北京来,好好再玩玩这骚

逼。李所淫笑道。

静止了,终於停止了,视频里只剩下两个人了,壹个男人躺在沙发上沈沈的

睡去,壹个女人赤裸的躺在茶几上壹动不动,视频定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