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猎艳生涯】(09)

【我的猎艳生涯】(09)

第九章

「喂……孟姐,你还没睡呢?」我接通电话,见对面不说话,就主动打招呼

道。

「你……你回家了吗?」对面终于传来孟姐有些犹疑的询问。

我想了想,说:「还没,朋友挺热情的,估计要晚一点才回去。」

「哦……那,我不打扰你了,我挂了。」说完,孟姐挂断了电话。

我盖着一条毛巾被躺在白松家的沙发上,握着手机想了一会,问不远处腻在

一起看碟的白松两口子:「我领导估计有戏,要不我就先走?去探探口风。」

白露已经被我们两个男人喂饱了,显得很无所谓,但是白松就不一样了,一

听我要去攻略让他垂涎欲滴的白领大奶人妻,猴急的跳起来穿上衣服,要开车送

我过去。

半个多小时后,我已经站在孟姐家的楼下,对白松说:「你先回去吧,就算

有戏,今天你也玩不动了,能成的话,改天咱再约一次。」

白松也知道心急不得,就嘱咐我几句,开车回去陪老婆了,我调整一下心情,

上楼敲响了孟姐的房门。

等了超过一分钟,我才听见屋里传来孟姐有些惶急的询问声:「谁呀?」

「姐,是我。」我在门外答道。

门一下子就开了,孟姐身上套着一件淡紫色的真丝睡袍,目光复杂的望着我。

我闪身进门,一把把她抱在怀里,发觉她的睡袍下面竟是真空的,根本就没

有穿胸罩。我的手向下滑,嗯……内裤倒是穿了,可是当我的手指顺着她的臀缝

探进去之后,就立刻发觉,她内裤的裆部有着一丝潮意。

「姐,我想了半天,还是感觉抱着你,才睡的踏实,没吵到你吧?」

一边说着话,我搂着她进了卧室。里边开着一盏昏黄的床头灯,床上单薄的

夏凉被明显被匆忙的整理过,整齐中带着一丝凌乱。

可就是那床被整理过的被子出卖了她,都这个点儿了,谁家被子会这么整齐,

明显是干坏事了,惶急下没经大脑,匆匆整理过的。

孟姐看我望着被子,突然也回过味来,娇嗔的拧了我一把,说:「都怪你,

不来陪我。」

我嘿嘿一笑,搂着她就滚到了床上,胡天胡地起来。可是过了没一会,我就

知道坏了,哥们刚不久才射了两次,鸡巴还带着微微的酸痛感,根本就硬不起来

了。

要说那几天,我确实太放纵了一些,性能力比刚一开始玩女人时明显下降了

不少,虽然硬度和持久度上没有出现问题,但是短时间内可以连续勃起射精的次

数,却是明显的不如以往了。

我记得,刚刚初尝女人滋味,正和雯雯以及珺姨(详见《大学那些事儿》)

情热的时候,可是曾经在一个昼夜之内放过五六炮的。但如今,刚刚射过两

次之后,至少也要等到第二天晚上才能完全恢复战斗力了。

孟姐很快也发现了我的问题,意味难明的望着我,我有些尴尬,也有些觉得

对不起她,最后一把心一横,伸手把她身上的衣服扒了个精光,咬牙道:「我就

不信了,今天还伺候不了你了!」

分开她的双腿,我就一头扎进了她的腿裆里,含住她那两片殷红的肉唇,卖

力的嘬弄起来。

我记得,那是我第一次舔弄她的阴,她好像受宠若惊一般,阻止我不果,

随后就迅速的沉迷在了我的口舌进攻之下。

我玩女人有一个习惯,感觉不够的女人如果曾经被别人干过,那我绝对不回

去舔弄她的阴,这时我肯给孟姐舔,一是心中有愧想要取悦她,再就是感觉确

实到位了。舔了她的,她在我的心里就不再单纯只是一个炮友,而是融入了感

情在里面。

孟姐很享受我的舔弄,从她的反应来看,她以前多半从来都没有经历过如此

阵仗,她不住嗓子的娇喘,身躯扭动着,两只手一会去抓我的头发,一会又开始

拼命的揉搓自己的一双大奶子。

卧室里,女人的娇喘和小狗舔食般的舔声交杂在一起,让从没有享受过此

等待遇的孟姐很快攀上了兴奋的顶点。

等她下身的淫水和上身的奶水都开始濡湿床单的时候,她的身体突然猛烈的

挺动了几下,然后伴随着一阵压抑着的嘶吼声,身体扭曲着颤抖了一会,然后缓

缓的放松了身体,迷醉的闭上了眼睛,独自沉浸在高潮的余韵中。

「真舒服。」缓了一会劲后,孟姐眼色迷离的望着我道。

我的手指仍在她的下身缓缓的抚弄着,闻言活动了一下酸麻的舌头,坏笑道:

「舒服了吧?那是鸡巴让你舒服,还是舌头让你更舒服?」

孟姐经过我一阵子的调教,早就不惮于开这个淫浪的玩笑了,也笑眯眯的哼

道:「不太一样,这个就是挺刺激的,不过还是觉得里边空落落的,好像少了点

什么。」

我当然知道少了点什么,但是看看我仍旧半硬不软的鸡巴,不敢接她话茬,

想了想,干脆把手指插了进去,问:「要不,我用手指再让你爽一回。」

孟姐娇笑着扭动身体,想要躲开我手指的插弄,不过她的一条大腿早就被我

牢牢抱住,任她再怎么挣扎,也逃不开我的两根手指。

后来,变成了三根手指……

过了一会,又变成了四根……

我从来没有想到,她洞里的弹性竟然那么竟然,我把四根手指合在一起,

抠进去之后,那手指的根部比我的鸡巴还要粗两圈不止,但是孟姐却没有表现出

丝毫的不适,只是那么微蹙着眉头,低低的喘息着,迎合我的玩弄

「姐,你生宝宝的时候,是顺产的对吧?」我问。

「嗯……」孟姐闭着眼睛轻哼道。

「那,这样你疼吗?」我又问,但孟姐没有反应,我就继续道:「我在网上

看人家玩拳交,都可以把整只手插进女人里边,姐,我给你试试吧?」

说完,我心中忐忑,生怕她突然翻脸,骂我变态什么的,可是让人惊喜的是,

那个女人沉默了一会,仍是轻轻的哼了一声。

我心中一喜,一股凌虐欲望,在我心里蓬勃升起。

玩阴,没玩过拳交那叫玩阴吗?可是那种玩法,绝不是普通的女人可以承受

的,现在的女人生孩子多半都他妈剖腹产,没真的生过孩子,可接受不了这种玩

法。

不过,孟姐毕竟生孩子已经两年多了,阴道虽然经过扩张之后,已经恢复了

不少,我尝试着把拇指也塞进去,还勉强能够承受,但是再想往里边探,手掌上

形成的那个关节却是卡在了外面,让我不敢用力。

又玩了一会,我抽出手掌,摆在眼前端详道:「怪了,我觉得手掌比宝宝的

身体要细的多呀,怎么会插不进去呢!」

孟姐睁开眼睛掐了我一把,娇嗔道:「生宝宝的时候差点把我疼死,你要是

不怕我疼,就再试试。」

我讪笑着说:「那我刚才弄疼你了不?」

「疼到不疼,就是有点涨,要不,你再试试?」孟姐顺从的把腿叉开一些说。

我又一次把五根手指插了进去,卡到关节的时候,我对她说:「我慢点用劲,

你要是觉得疼,就赶紧出声。」

这一次,有了孟姐的准许,我更加大胆了一些,五根手指先是在她的阴道

上一下一下的扩张着,感觉比之前扩开了一些之后,就并起手指,再一次往她阴

道里插了进去。

这一次,我明显感到插得更深入了一些,手指的关节几乎都要插进去了,恰

好是卡在洞口的那圈括约肌上。

「姐,疼不?你放松点,再放松一点……」

我安慰着她,等察觉到她的身体缓缓放松之后,手上突然一用力,立刻感觉

手上一送,整个手掌全部滑进了她的洞里,一股微微的束缚感出现在我的手腕

上,手掌插在洞里边,却没有感觉到太大的压力。

在我插入的那一瞬间,她只是痛呼了一声,随后就放松了下来,支起上半身,

低头去看自己的阴

「你真的全插进去啦?坏蛋……」孟姐低头看了几眼,听听锤了我两下,就

躺平身体,一副任君品尝的样子,慵懒到:「玩吧,小心别把自己全塞进去咯!」

我嘿嘿一笑,舒展手指在她柔软湿滑的洞里做着各种动作,一边按摩她的

颈,一边调笑道:「可不敢,我要把自己整个人都塞进去,可就得喊你妈啦!」

「咯咯咯……像你这么色的儿子,我可不敢要……」

我俩一边调笑,一边玩,过了一会,我就没意思了。除了新奇的刺激之外,

真的没有什么好爽的,而且我那是没有太大的性欲,玩着就更没意思了。她呢,

刚刚爽过一次,也是性欲大减,再加上手掌那么粗的东西插在她的身体里,也确

实有点不舒服,就说让我拔出来吧。

拔出来的时候,遇到了一点小麻烦,不知道是她紧张的缘故,还是我的手被

淫水泡涨了,反正一开始往外拔了几次,都让她大声呼痛。

我看她有些紧张,为了缓解气氛,就玩笑道:「我靠,万一真的拔不出来,

咱就去医院让医生帮忙,你也算把我的手生了一回,以后我这只手就只能管你叫

妈了!」

孟姐怔了一会,突然眼睛一红,吓哭了。我了解她的想法,这事真要闹到医

院,她就没法做人了……我想起网上一个事件,说一个女孩让自己家的大狗上了,

结果被狗睾丸卡在阴道里拔不出来,闹到了医院……我这事跟那有异曲同工之妙

啊!我擦,我也急了。

最后,孟姐咬牙忍着疼,让我终于把手掌抽了出来,事后她抱着我大哭了一

通,以后就再也没有那么玩过了。

哭够了休息够了,孟姐趴在我胸口上,一边那手指在我胸口画圈,一边开始

审问我。

「今天你怎么回事啊,一直都不硬。」

「呃……估计太累了吧。」

「你今天去哪玩了?」

「一个朋友家,我跟你说过了啊。」

「什么朋友啊,男的还是女的?」

「呃……一男一女,两口子,我去做客来着。」

「哦……」

孟姐问了几句,不说话了,我心里那个急啊,心说姐诶,电话春你都听过

了,就不能问点干货么?

她沉默了一会,果然开口了,悠悠道:「当时,你没有挂电话。」

「什么电话?」我装傻道。

她抬起头来看着我,盯着我的眼睛道:「你跟我通完话之后,你没有挂电话

……我也没挂。」

我不能装傻了,盯了她一会,侧身拿起收起,翻开通话记录假装看了一眼,

然后盯住她的眼睛道:「你都听见了?」

她的脸有些羞红,但还是迎着我的目光点了点头,咬着嘴唇问:「跟你一起

那个的,男人女人,真是两口子?」

我吐出一口气,双手枕到脑后道:「真是,淫妻游戏而已,我之前不是跟你

说过吗,你自己也在网上看过那种小说的。」

她像小猫一样缩在我的怀里,嗤嗤笑道:「我以为那些都是瞎编的呢,没想

到还真有那事儿啊。」

「怎么是瞎编的呢?」我有些不满,说:「咱俩这事,也是瞎编的么?」

孟姐拧了我一下,哼道:「咱俩不算,我和他……怎么说呢,反正咱俩不算!

要知道,你和人家两口子,人家老公被人当着面带绿帽子啊,那也能接受啊!」

我笑道:「那有什么的,他们家经常开换妻派对的,他老婆被别人上,他也

别人老婆,都在一块玩的,图的就是一个刺激。」

「真有好多人玩那个啊?」孟姐一副惊奇的神色。

我点点头,说:「很正常啊,中国算是发展晚的,欧美国家的换妻俱乐部

流行好多年了。」

「到底图的什么啊!」她仍是不敢相信。

「就是新奇,刺激嘛!」我循循善诱道:「两口子在一起,有再多的激情

不住几年的消磨的,等对方的身体比自己的身体还熟悉,面对着自己的伴侣

就很难激发出性欲激情来了。那么大家交换一下,完善一下各自的性生活,你

情我愿的,又不影响各自的家庭,有什么难以理解的啊!」

「你说的倒是……」她的眼中突然蒙上一层幽怨的神色,「他就是那样,刚

结婚的时候,对我还点有兴趣,没过几个月,就……」

「说,你是不是已经玩腻了,对我都硬不起来了!」她的脸色突然一变,咬

牙握住我疲软的小弟问道。

我苦笑:「真不是,我的亲姐诶,你轻点!我刚在那娘们身上射了两次,的

给我时间让我回回气吧?」

孟姐放过我,伏在我肩膀上不说话了,过了一会,她又问:「那你女人漂亮

不?」

「还行吧,不过没有姐又味道!就是那哥们缠的我不行了,不得不去应酬

下。」我说。

孟姐的好奇心又被挑起来了,拉住我追问,怎么跟那种人认识的。

我想了想,觉得这事要想让她参与,一开始就不能骗她,于是就把来龙去脉

跟她讲了一遍。

她听完,得知白松在这几个月来一直都对她念念不忘的,惊诧之余,竟然路

出一丝兴奋的神色。

能让一个男人对自己念念不忘,不管是因为情爱还是欲望,都是极大的满足

了孟姐的虚荣心,更是抚慰了她心底那道被丈夫冷淡对待的隐形伤口。

从一开始,孟姐就没有因为白松对自己身体的欲望,而表现出太大的恶感或

者厌恶来,这就为以后的事情发展,奠定了很高的基础。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