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美艳校长妈妈】第十四章 袒露心声

【我的美艳校长妈妈】第十四章 袒露心声

第十四章袒露心声

看着自己的儿子一步步向这边靠近,温婉婷的心跳噗通噗通地几乎要跳出来,

甚至已经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深埋在胸前的凶器跌宕起伏,如果今天温婉婷穿

的不是浴袍而是披着浴巾,恐怕这个时候会被冲破束缚,让浴巾崩开脱落下来。

她真的很怕,怕徐胖子会突然爆发,那就意味着她在徐胖子心目中的完美母

亲形象可能就会一朝崩塌。她可以不在乎其他人怎么想,但是她却不能不在乎她

唯一的儿子,她为什么那种药的副作用这么大,她都依然坚持服用,即便知道副

作用的可怕,她都无怨无悔,不就是为了不让自己的儿子知道自己的劣迹吗?

她知道自己罪孽深重,可是她已经没有办法,她也不知道能瞒多久,但是能

瞒一天,她就会尽全力的去瞒一天。她心里的那个秘密,没有哪个母亲会愿意让

自己的儿子知道的,尤其是这个秘密如果一旦爆出来,那么她现在所拥有的一切,

包括她的儿子,可能会就此失去。

而且这一次被她诱惑上床的人,不是他人,正是她儿子最好朋友,从小玩

到大的朋友。所以温婉婷真的好怕好怕,如果她的儿子真的目睹了她和其他男人

做爱,甚至那个男人还是他最好兄弟。温婉婷真的无法预测将会发生什么事。

或许她这个儿子会不会就此疯掉,知子莫若母,以温婉婷的了解,不是可能

会,而是百分百会疯掉,甚至更严重……

随着徐胖子的脚步一步步逼近,徐胖子每跨出一步,温婉婷的心就颤抖一下,

脸色更是苍白一分,霎时整个人的神情凝重得快要滴出水来。

这不够几步的距离,仿佛过了几个世纪那么长,对于温婉婷来说。这个时候

徐胖子已经走到了跟前,无论徐胖子看没看到,温婉婷都想拼一拼那一丝运气。

于是她挤出了一道勉强的笑容:「小沛回来了?听兰姨说,你下午急匆匆地

跑出去,怎么了吗?」

温婉婷毕竟是社会女强人,即使在不安的情况下,依然能保持良好的理智,

还有很好的伪装,丝毫没有被心里的紧张影响到。甚至还能强逼自己的忐忑想法

往好的希望方向想,反正结果没有揭晓,这样反而让她更加镇定。

「是呀,小沛少爷,当时看你很紧张地跑出去,搞得我一整个下午担心得

神不宁」,这时兰姨插话道。她从徐胖子没出世就已经在温婉婷家做佣人了,可

以说徐胖子能长得这么胖,兰姨她有着很大的功劳,在她心里一直把徐胖子当作

是自己的儿子。所以对于徐胖子,兰姨有时比温婉婷还要紧张。

「没什么了,就是有点急事」,面对自己妈妈和自己最敬爱的兰姨的关心,

徐胖子一笑而置,没有仔细说他到底是去做什么。

看着徐胖子的模样,温婉婷心头的重担一下子卸载了下来,以她的阅历当然

能看得出徐胖子的微表情绝不是伪装的,虽然眼神里面有些心事,但不是关于她

的,而是另一回事。至于温婉婷为什么这么自信,呵呵,如果一个十多岁的小家

伙,可以如此完美地将自己的心情掩饰,伪装到连她都辨认不出来,那么她就要

真的怀疑眼前这个是不是她儿子,会不会是什么人穿越灵魂借壳到她儿子身上的。

「你能有什么事,居然连小枫都晾在一边的?」,不愧是温婉婷,在知道徐

胖子应该没看到放下心头大石后,迅速回复到母亲的角色。

温婉婷的质问,徐胖子只好灿灿然笑道:「没什么啦,就是有点事,原本以

为很快就回来的,没想到拖到这么晚」

见到徐胖子依然在规避她的问题,温婉婷也没有继续问下去,毕竟她今天也

没有尽好一个作为妈妈的本分,面对徐胖子,终究是心虚底气不足。

于是温婉婷自顾自地走向了厨房,兰姨也回去休息了。突然徐胖子在上楼时,

想起了什么。

「是了,妈,小枫他回去了吗?」

「早就回去了,你放了人家这么久的鸽子,还想小枫等你这么晚啊」,厨房

传来了温婉婷的声音,此时徐胖子没看到,温婉婷有些悻悻然。

「哦」

得到了回复后,徐胖子也上了楼,只是他的表情并没有多好就是了,一副被

割了肉死了爹妈似的。满脸的肥肉不停地在抖动。

——万恶的分界线——

一晚没回家,原本我以为我会被妈妈严刑侍候,可是当我第二天回到家时,

打开门碰巧遇到妈妈正要出门。

我已经准备好受训的准备了,却是没想到妈妈居然只是冷冷地看了我一眼,

什么也没说,低着头穿鞋。

我当然不会以为妈妈是放过我,这可是妈妈诶,如果真是这么轻易放过我,

她就不会是市一中最可怕的灭绝校长了。

只是奇怪了,按照以前妈妈的性格,是不会如此沉默的啊,这次我可是彻夜

未归,虽说我可以掰理由是在徐胖子家,但是怎么说也是一夜不回来,照道理妈

妈这个时候应该是要眼睛喷火似的看着我,然后对我一阵训斥,再然后一阵教训,

晾我个几天不跟我说话。

怎么前面的步骤全部跳过了,直接到最后不跟我说话。诡异啊,比上次笑脸

对我还要诡异。事出反常必有妖,这是我此时心里的想法。

看来妈妈心里还在介怀上次的事情,也是,妈妈儿子发生关系,这可是大

逆不道,违背了人伦道德。对于从小接受传统教育,无论外在内在都是极度保守

妈妈来说,无疑是重大的冲击,让她一是无所适从也属正常。

就连我都痛苦了这么久,好不容易在昨晚才想通,妈妈更加不用说了。

这时我见到妈妈,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何时我和妈妈再不对方都好,寻

常的母子交流还是挺不错,我没有做错事的时候,妈妈对我还是挺关心。但是现

在,连见面都尴尬,这到底是招谁惹谁了。

的,我心里面恨死了李和清,如果没有他,我和妈妈至于变成这样吗?

不过想深一层,如果没有他,我也没机会可以尝试到妈妈的滋味,靠我自己,

或许一辈子都不可能跨出那一步吧。

「妈」,我还是不放弃的叫了一声。

妈妈并没有理我,只是冰冷地瞪了我一眼。看来虽然妈妈依然沉默,但是心

里面对我彻夜不归还是很不满,不过是因为某些原因,不说我而已。

「砰」,大门合上。

空荡荡的家里只留下我的一声哀叹。

果然接下来的几日,每次遇到妈妈,我都能感受妈妈投射过来的锐利眼光,

近乎要把我洞穿一般,不过每当我看向妈妈的时候,妈妈又会露出很复杂的神情,

眼神闪烁,想对我说些什么却开不了口。

直到我的月考成绩出来,自从和妈妈那一次之后,我感觉我一下子成熟了许

多,难道真的是男孩子要破处后才能算长大?加上那一夜在海边我想了许多,虽

然说单凭这样让我懂事是不可能的,但至少成长了不少。

起码在学习方面,我开始懂得规划自己以后的道路了。读书或许不是唯一的

出头,可不读书就永无出头的一天,爸爸妈妈不可能养我一辈子,将来还是要

靠我自己一个人走下去的。

于是从来未及格的我,这一次破天荒的居然考到了平均分七十分以上,把我

的同桌吓了一跳,人家都说物以类聚,我的同桌毫无疑问的也跟我一个卵样,都

是一路货色,考试从来没有及格过的,第一次见到我的成绩居然合格了,他能不

惊讶吗?

别说他了,连我都有些愕然,显然也不太相信自己能考出这样的成绩。当我

把成绩单给妈妈看的时候,妈妈居然笑了,即便是我偷偷把成绩单放在妈妈房间

桌子上等留妈妈查看的,可可足以让躲在门外的我激动万分了。

这可是我和妈妈莫名其妙的发生关系后,漠然了一个多月,第一次看到妈妈

的眉宇不再是忧愁。要知道平时妈妈虽然也不苟言笑,但没至于沉默寡言,这一

个多月我几乎快要疯了,好几次我宁愿妈妈骂我一顿,也不愿意每天在学校遇到

或者在家里,两母子相见尴尬得发窘。那种气氛简直就是要逼人自杀。

这也证明了妈妈的心中还是很在乎我的,不过这是废话,天下间有哪个做母

亲的不在乎自己的儿子的,尽管相比其她人的妈妈的慈爱,妈妈就显得比较严格,

但终归到底都是为了我好,我有想过,如果没有妈妈这样从小的鞭策,我会像现

在一样吗?的确,我以前的成绩方面是惨淡了点,可只不过是我小孩子心性,心

太野无法收心努力学习罢了,至于其他方面,我不抽烟不喝酒,想当初连AV是

什么都不知道,在21世纪的今天,你能找得出第二个吗?别说那些零零后,幼

儿园就已经开始谈恋爱,收小弟的了。就连我周遭跟我同岁比我小的,抽烟喝酒

打架嗑药,样样都有。我自问如果没有妈妈的严格教育,我或许也会跟这些芸芸

烂仔小瘪三一样吧。

值得高兴的是,我总算勉强打开了妈妈的心房缺口,那么接下来想要弥合我

妈妈的关系也不会显得遥遥无期,看不到希望。只是能不能回复到以前那样平

母子关系,我也没多大信心。不过起码可以看得到希望的曙光了不是吗?

既然有所突破,我自然不会就此停歇,为了能早日修补我和妈妈的关系,我

变得更加勤奋学习,就连徐胖子给我的AV珍藏我都没时间看了,甚至徐胖子邀

请我去他家我都不去了,其中虽说也有着不知道怎么面对温阿姨的缘故,但更多

的是为了追赶上以前落下的进度。

我的学习热情似乎也感染了同桌,尽管他没有我那么疯狂,至少上课终于翻

开课本了,这对他来说也算是个极大的突破了。

皇天不负有心人,有了付出自然就会有收获,其实初中的东西并不难,初中

不像高中,若是高一基础不打好,到了高三就算多努力都没有用。初中只要肯奋

下心去学,想要赶上还是能做到的。

诚然在我的努力下,周测的成绩再次迎来了新的突破,全科几乎全都达到了

八十分以上,冲上了班里的中上游水平,临近第一行列了。我的班级虽然不是什

么尖子班实验班,但也是在年级里总成绩排名前几的。

要知道我妈可是校长诶,哪个父母不想自己的子女成才,她帮我找的后门

入了市一中,自然不会让我进太差的班级。

也就意味着我的成绩也从年级的一千名以后,升到了五百名左右,这可不是

开玩笑的,我们年级一整个初三也就一千五百人,我算是从吊车尾提到了中部位

置。看似只是升了五百名,要知道这里可是市一中,除了一些跟我一样走后门的,

其他想要进来都是要经过考试筛选才能进来,可谓是聚集了Z市下面所有乡镇县

的学霸,你在努力的同时人家也在奋斗,或许在其他学校一分的差距可能不算什

么,顶多是一两个名次,可是在市一中那就是几十名甚至几百名的跨越。

正因为这个缘故,市一中的周测月考试题几乎都是近乎奥数级别的题目,没

有几分几,想要挤进前五百名是不可能的,然而历史证明,凡是能挤进前五百名

的,将来升高中都不会差到哪里去,上一线本科几率达到百分之七十,这就是为

什么市一中称霸Z市教育界无人能及,连其他城市的达官贵人都想把自己的孩子

送进来,不惜代价去走后门

要说起市一中,除了考试试题程度远远超越其他中学外,还有监考的严格也

是堪比高考级别的。尤其是妈妈上台后,大刀阔斧地改革了考试制度,使得原本

就极为严格的监考制度更加升级,电波屏蔽器?过时了好么,妈妈动用了市一中

的资金,购买了一批电波扫描器,谁敢用电子仪器作弊的,呵呵,无所遁形。

就因为这件事,徐胖子向我不知道哭丧了多少次,说我妈妈惨无人道,还让

不让他这种学渣活下去啊。

正是如此妈妈在看了我的成绩单后,才会没有怀疑我是作弊的,要不然一个

从来没及格过的人突然及格了,还考到了七十分,任谁都会产生怀疑的。可见妈

妈对她制定的新监考制度有多么自信了。

我的改变妈妈也是看在眼里,毕竟家就这么大,朝不见面晚见面的,有好几

次我学习的时候妈妈经过我房间都会偷偷瞄一眼,曾经每次被瞄到我都会被骂,

因为以前的我学习总是好像应付性的一样,为了不让妈妈轻易骂我而已,然而即

使坐在桌子上也是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甚至无聊得还玩起了桌面上的一些小

玩意。

总之根本心思都不在学习上,所以妈妈每次经过看见,能不骂我吗?任哪个

家长看到自己孩子学习时在打混,不生气才怪。尤其我妈还不是一般家长呢。

俨然在我的改变下,我和妈妈的关系终于有所起色,至少不会装作陌路人那

样相见无言,妈妈的脸上的笑容也渐渐变多了起来,让刚刚出车回来的爸爸都感

到奇怪。虽然他不知道其中发生了什么事,但是自己的老婆,多少也能感觉到什

么。不过爸爸只是当作我又惹到妈妈不高兴了,以前也发生过不少次,只不过没

有这次的这么久罢了。

虽说爸爸没有怀疑什么,但阴霾了一个多月的妈妈突兀天气转晴,爸爸也是

挺奇怪的。然而爸爸在了解到我的成绩后也释然了。

渐渐的,妈妈对我不再是沉默,相反的对我比以前显得更加亲切了一点,有

时放学和徐胖子在外面浪得忘记了时间,晚了点回家,但妈妈却没有打骂我,甚

至还为我留了饭菜。这可是我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以前要是晚了回来,妈妈干脆

就把饭菜倒掉,还恶狠狠地对我说,不想回来吃饭那就别吃了,在外面玩够了就

行了。

现在居然会为我留饭菜,这真的是我的改变带来的么?我也不知道,我直觉

告诉我没有那么简单,或许里面有着我不知道的原因吧。都说女人心海底针,妈

妈的心何止是海底,简直就是接近地壳的地心针。

一天放学的路上,我就跟往常一样走在回家的道路上,时不时张望一下风景,

或者是街上的美女少妇,要说以前我是没有这些想法的,自从被徐胖子开启了我

的思想区,加上我身体发育也是到了这个年纪,自然而然的会被异性吸引。

突然我的脚步停了下来,因为我见到了一个既特殊又熟悉的身影,不是我妈

妈还会有谁?

妈妈今天依然还是穿着非常保守的灰色职业装,即便如此妈妈丰满曲线

然没有被掩埋,纤细的腰肢跟随着身体的幅度而摆动。窄狭的套裙包覆着妈妈

翘的美臀,从我在后面的角度,正好把这靓丽的风景线收拢在眼里,让我不

要将头埋入其中狠狠地磨蹭这大屁股的芳香。窄裙下露出白皙小腿,其实妈妈

的脚长是长,但算不上细。妈妈的脚相较于那些模特,多了一点肉感,却正因为

如此,令我觉得妈妈的脚比那些模特有味道多了,带了一种成熟的韵味,而且我

还想过,妈妈的脚若是穿上丝袜会是怎么样的呢?

可惜,以妈妈保守的性格,很少愿意会去主动穿丝袜,别说黑色,肉色都非

常少。除非是参加某种活动,或者是什么正式场合。

我突兀联想到妈妈穿着丝袜全身赤裸地在我面前,不断交错摇晃着那双美腿

眼神迷离地看着我。只是一阵激灵,瞬间把我从美好幻想中拉了回来,现实果

然是骨感的,我旋即苦笑地摇摇头。

想要妈妈做出那样子的动作,恐怕比登天还难吧。我想我这一辈子都别想了。

旋即我迎了上去。叫唤道:「妈!」

「嗯?」,妈妈回过头来看见是我,微微错愕。

「小枫,放学了?」

经过这一段时间我的努力,妈妈对我算是消除了那份尴尬,至于她心里是怎

么想的我不知道,但起码表面来看比之前还要亲切了一点。做一个从事教育的母

亲眼里的好孩子,可不是那么容易滴。

「嗯,妈妈今天怎么会这么早下班?」,我问道,毕竟妈妈校长,不要以

校长的工作就是上上台喷喷口水那么简单,还是有很多工作要做的。很多时候

妈妈都会工作到很晚,即便下班回来在家,也会在家里写备案。所以妈妈很少会

比我还早回家的。

校长的工作相对于副校长,没有了那么多繁重,现在刚过了月初,学校近

期没什么事要处理,所以就早点回家

我和妈妈并肩走着,打完招呼过后,我发现我好像不知道该和妈妈说些什么,

完全想不出任何话题是可以和妈妈聊的。于是我和妈妈两人一路上静默无言。

看来尽管我和妈妈的关系因为我成绩的原因算是缓和了一点,但是还是有一

道无形的隔阂挡在我和妈妈之间,不知要如何跨越。

「小枫……」

走着走着,突兀妈妈停了下来。

「嗯?」,我有些奇怪,这里离家还有一段距离呢,妈妈怎么不继续走了?

把手揖紧,不明觉厉。

「跟妈妈去个地方吧」

「哦」,我自然不会拒绝。

很快我们就去到了一个僻静的地方,这个地方我并不陌生,因为这里离我家

不远,是我家所在的小区开发商所建的一个人工绿化公园,以前就跟徐胖子来过

这边不少次。而我和妈妈所在的正是绿化公园的一个角落亭子,平时没多少人经

过这里,加上这亭子不是很大,一般那些无聊大妈也不会选择在这里跳广场舞,

所以这里算是一个比较幽静的小天地,这个小区情侣幽会的上上之地,只不过现

在还是白天,没到时辰,那些偷食果的情侣不至于这么疯狂

「坐下来吧,别紧张,妈妈只是想和你聊聊」,说着妈妈就先坐了下来。

我怀着忐忑的心跟着妈妈一同坐了下来,我不知道妈妈这到底有什么意图,

妈妈多年积累的凶威,还是让我感到有些磋磨。

「可以跟妈妈说说,你这一段时间的改变是因为什么吗?」,妈妈问出了她

心里的疑惑,一个长久以来不爱学习的孩子,突然变得勤奋起来,任谁都会觉得

奇怪。

「我……」,我不知道怎么回答。

「是因为……妈妈之前说得对,快要中考了,我此时不学习更待何时,我不

想读高中还要让妈妈帮我走后门才能在市一中继续读下去」,我编了一个连我自

己都不相信的理由。如果妈妈的训诫真的有用,我的成绩就不至于会差成这样,

现在才想到要学习,应该早早就开始努力了。

妈妈略有深意地轻笑了一下,没有出声。知子莫若母,自己的孩子是什么样

的个性,作为母亲妈妈会不知道吗?她没有去揭穿我,而是拂了拂脑后的长发,

虽说不知道什么原因,但我终究是改变,而且是往好的方向去改变,这已经足够

了。

想当初她花了多少心思,都没能让我扭转心态认真去学习,我的突然转变让

她有些措手不及,其中我肯定发生了什么,这也是为什么她会找我谈话的原因,

她并不是那种只会打骂孩子的妈妈,教育出身的她很清楚孩子的心灵健康比学习

更重要。不过终究我都没说出原因,不过总的来看,结果还是挺不错的。

妈妈望着我,突然她发觉好像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好好地看清楚自己的孩子了,

不知不觉小枫都长这么大,越来越有他爸爸的一些神韵,尤其是爸爸那让人非常

有安全感的坚毅,几乎完美地继承在了我的身上,一刹那妈妈仿佛看到了爸爸

轻的时候,当初让她迷恋不已的男人

「小枫」,妈妈忽然打破了沉寂。

「我们两母子好像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平心气和地坐下来谈谈心」

「嗯」,我应答道。我原本很想说,妈妈你以前那么凶,谁敢跟你谈心啊。

但我知道我要是说出来,我今晚绝对只能在这睡了。

「甚至很久都没有正常地说说话了,自从那次……」

妈妈的话锋骤然一变,居然会再次提及那件事。这让我心里惊起千层大浪,

这,妈妈到底想干嘛?妈妈她平时不是很忌讳这个话题的么?怎么会……?

妈妈,我……」,搞得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妈妈抬起手似一阵轻风,放在我的头上,「对不起小枫,我知道不是你的错,

妈妈自己太急进了,才会导致发生了……的事情」,看来妈妈也没有完全放开。

「即便妈妈知道怪不得你,可是妈妈良心的谴责,还有不安,总是不自而然

地联想到你,见到你就会让我想起那天……」

说着妈妈的眼角居然泛起了水雾。「这几乎成为了妈妈的梦魇,这一个多月

来,妈妈想了很多,妈妈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我觉得我根本不配做一个妈妈

我……」

「不是这样的!!!」

突然我爆发而起,「或许我不懂妈妈你的想法,但是我从来都没有怪过妈妈

你,反而我觉得是我没有保护好妈妈,我……」,我不知道怎么讲下去。

「小枫……」

妈妈含泪而泣,她没想到我会说出这番话。

「但无论如何,妈妈还是做了一件母子之间绝对不能做的事情,我觉得浸一

百次猪笼都无法弥补我的过错,我简直就是个千古罪母」

妈妈很激动,娇艳的小脸陷入了非常痛苦的纠结,泪珠泊泊流出。显然妈妈

还是放不下内心的谴责,原本我以为我的改变,可以让妈妈渐渐放下。没想到妈

妈的心里面会是如此痛苦,可想而之妈妈在和我发生关系后这一个多月,内心深

处究竟受到了何等的煎熬与折磨。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妈妈这样痛苦无助的样子,曾几何时,妈妈在我心中一直

都是给我一种无比坚强的女强人形象,妈妈就像一座雄伟的巨人,打不倒的巨人,

无论遇到什么事她都能沉着应对,让我有种只要在妈妈的身边,我就无所畏惧的

感觉。

这一刻,我才知道,原来妈妈也是有脆弱的时候,只是妈妈不轻易表露在他

人面前罢了。或许其他事妈妈还能有爸爸依靠,可这件事是绝对绝对不能让爸爸

知道的,自己的妻子和自己的儿子乱搞,爸爸若是知道的话会被活活吐血而死吧。

妈妈这不是你的错,一切都只能怪李和清那个老禽兽,学校里早就有流言

说他祸害了不少女教师,没想到竟然作恶到妈妈的头上,实在太过分了,我现在

真是后悔,当初在酒店为什么不踹多几脚」

听到我这么说,妈妈「噗嗤」一笑,「傻孩子,以你的力劲要是被你全力踢

几脚,人还能活吗?」,不过妈妈的心情明显好转了一点。毕竟李和清几乎已经

成为了她的一个心结,要不是因为这个混蛋,她也不会跟自己的儿子发生关系,

造成她现在的不堪之痛。

「哼,这种坏蛋踢死正好可以为民除害」,我故作神色愤恨地说道。不过也

是我心底的想法,要不是李和清已经被抓起来了,我有可能会去堵他盖布袋一顿

胖揍,以泄我心头之恨。

「好了,李和清的事情不要多说了,事情都已成定局了」,此时妈妈抹了抹

眼角的泪珠,笑骂道。看得出来妈妈说出自己的心情后,确实好了许多。

突然妈妈靠在我的肩膀上,令我有些错愕,这是第一次我和妈妈这么近距离

接触,一股淡淡的幽香传入了我的大脑,让我心迷意乱了起来。

难道妈妈跟AV情节里一样?意外儿子乱伦,释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难

不成妈妈春药药效还没过?开什么玩笑,都一个多月了呐。

在我幻想妈妈接下来会有什么动作时,妈妈却是什么也不做,只是静静地靠

在我的肩头。

阵阵清风轻轻拂过,绿茵茵的小草沐浴着春天刚过,初夏的芬芳,白云沉睡

在蓝天之中静待某种必然的唤醒……

就这样过了好久,不知为何妈妈这样依偎着我,我顿时觉得我从未有过犹如

此刻般的幸福。即便僵坐着不动,我也不想打破此刻的宁静,生怕因此妈妈会离

开我。

「小枫——」

骤然靠在我肩上的妈妈张开了眼睛,轻声说道:「你有怪过妈妈吗?」

「啊?」

妈妈平时那样对你,你应该很恨妈妈吧,不单止,如今妈妈又……」,妈

妈叹了一口气,没有说下去。

我刚开始还没反应过来,不过妈妈的下一句话让明白了她的意思。我讶异妈

妈居然会主动提起了这些,真是奇怪了,妈妈今天是怎么了,怎么以前避讳的话

题今天都无所顾忌了。而且这都是妈妈的心声,这是我从小到大妈第一次对我

透露她的心声。想到这,我霎时感到一阵激情澎湃,妈妈居然会对我表露心声诶。

兴奋过头的我,一下子用手将妈妈扶正,凝视着妈妈美艳的俏脸,想都没想

就脱口而出道:「妈妈,我从来都没有怪过你,我很高兴是妈妈你,也让我知道

妈妈原来是个超级大美女

「至于妈妈以前,没错,曾经我的确好讨厌妈妈你,觉得妈妈你为什么对我

这么严厉,什么都管着我,觉得我一点自由都没有,每次看着小朋友可以冲入他

妈妈的怀抱,而妈妈你总是板着脸冷眼看着我,我有时真的很想妈妈你一句,

为什么!!不过我已经想通了,如果没有妈妈你对我严格教导,我可能现在都不

知道变成什么死样了。所以我觉得自己很幸运,可以和妈妈做爱——」,我故意

在「做爱」两个字后面加重尾音,想试探一下妈妈的反应。

果不其然,妈妈在听到「做爱」两个字后,小脸刷的一下变得通红。

「什……什么做爱,小孩子乱说什么」

看着妈妈支支吾吾害羞的样子,有种说不出的可爱

随即妈妈从亭子的石凳上面弹了起来,转身往外面走。望着妈妈落荒而逃的

身影,我暗暗干笑了两下。

照道理来说,妈妈都已经是一个十六岁孩子的妈了,在性事方面应该不会像

那些十多岁小女孩一样羞怯才对,真是很难想象她会是一个结了婚十多年女人

归咎到底妈妈还真是保守呐。

至于我,连我都没想到,我居然敢出言调戏妈妈,如此轻佻的话,我以前是

想都不敢想的。看来我是真的变了……

不止心态,还有思想……

时间又过去了两个星期,这两个星期里,我对妈妈的感观来了个翻天覆地的

大转变。自从那天妈妈对我袒露心声后,我们两母子仿佛像是没有了隔阂般,阻

隔在我和妈妈之间的那道墙终于消失了。

我和妈妈的关系不单止恢复回以前的样子,甚至比以前更加的亲昵了。至少

回到家后,妈妈会对我笑了,而且有时妈妈还会主动关心我,我学习的时候还帮

我送来了切好的水果。相比以前不是打就是骂,要不就是对我冷言冷语的妈妈的,

现在的妈妈实在是让我有种出身于梦幻中的感觉。

在学校里遇见,妈妈竟没有把我当作陌生人,有时候我上体育课打球满身是

汗,妈妈见到拿出纸巾帮我擦汗,接着责骂我几句亲切的责备。我当时真的觉得

我是不是在做梦,毕竟我以前那种坑爹的成绩,对于妈妈来说就是一种耻辱,堂

堂一个市一中的副校长,在Z市教育界都是非常有名的妈妈,但是她儿子的成绩,

别说全年级了,就连班级之中都是倒数的存在。你觉得妈妈会怎么想?

寻常家庭的孩子考试考差了,父母的脸色都不会好到哪里去,更别论我灭绝

界数一数二的妈妈了。不杀了我就不错了,还想有好脸色?

所以妈妈在学校大多都是装作不认识我,没有看到我,仿佛当作没有我这个

儿子。我可能是妈妈从事教育一辈子最失败的作品,可想而知我在妈妈的心目中

是何等的不堪啊——

周末早上,我依旧八点准时起来了,虽说现在妈妈对我可能松散了一点,但

是我也不敢做得太放肆啊,万一又回到解放前,我之前所做的一切努力不就白费

了么?

我揉着我的惺忪睡眼准备要去洗盥,突然妈妈风风火火地从房间里出来,经

过我面前径直走过,说道:「小枫你起来得正好,刚想去叫你呢,快点洗漱完穿

衣服穿鞋,跟妈妈去一个地方」。

「啊?」,我疑惑道:「什么?」

妈妈的话让我瞪开了双眼,却是让我不明所以。

妈妈差点忘记了,今天是二舅公七十大寿,你颖姨妈前几天打过电话给我,

这几天因为教育局的一些事搞得我都忘记了。快,你别问这么多了,赶紧去刷牙

洗脸穿衣服,没时间了,等下还要赶车呢」

妈妈一边收拾着东西,一边对我说道。妈妈的身影不断在客厅还有房间来回,

看起来的确是很赶时间啊。

「你愣在那里干什么,赶紧的,都不知道能不能赶得上,到时被你姨妈骂死」

「哦,好」

我下意识点头,紧接着冲入洗手间妈妈匆忙的样子感染得我,连我都开始

着急了起来。

一会儿——,「你可以了没有,快点」,妈妈在我的房间门口叫唤道。

「好了好了,知道了,别在催了」

旋即我打开门出来。

「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