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女的劫难】(01)

【侠女的劫难】(01)

(一)女侠盟会

人力之于自然,阴阳之于平衡也。人乃自然力运转之道,自地至于天,自阴

至于阳,皆须人力,方可运转。---------------------《易神经》

未时才过,天色却像是已经近夜了。层层浓云互相挤弄,让这天都散不出多

少光来。作为小镇中唯一一处较大的大酒家,悦来客栈也是早早地点起了火烛,

远来的人看着不妙的天色也都纷纷入店歇息。一层倒有七八处桌子坐着人,左侧

一处坐着四人,正在谈论这最近武林发生的一些奇人异事,旁座的也都饶有兴趣

地一起听着。

「你们最近可有听说那凤晴仙子的事了吗?」

「有有有!我可是听说那仙子已经失踪三个月了,神不知鬼不觉的,没有音

讯也就罢了,连尸体都找不到。」

「莫不是有贼子见仙子美貌,将其强行收了,当压寨夫人不成?」小眼睛的

那个不偷偷地笑了起来。

「哼,那凤晴仙子可是灵汐派二长老,纵然是那武当掌门宋剑仁出手,也难

以在一刻内拿下,岂会毫无风声便就匿迹了呢?」

「宋剑仁虽强,却仍非登峰,我倒是知道有人能三招制服那凤晴仙子。」

「呸!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说谁,那少林方丈了悟武功天下第一没错,不过你

当人高僧跟你似的专门做那些勾当?」

此时,四人中一直未发声的一人却用手势压下了三人的争论,紧接着压低了

声音说道「其实这事也不是不可能,兄弟我月前走镖曾路过那灵汐派附近,倒是

从村民那听到了一个天大传闻。。」

顿了顿后又说:「我听说那凤晴仙子失踪后一个多月,有人将装有凤晴仙子

全身衣物的袋子扔到了灵汐派门口,听说大长老楚雨姗因此勃然大怒,几乎全派

出动搜寻消息了。」

接着喝了口水道「而且,以这样的方式失踪的还不只是凤晴仙子一人。」

那猥琐样的人听着甚是激动,急忙问道:「是谁是谁快说。」

「我还听说,那曾经在武林绝色排行第七的钟茹和她的两个未嫁的俏丽女

儿钟怡、钟心婷在一个月前也失踪了。钟茹的丈夫而后不停寻找,竟然在一个星

期前也收到了装有妻女三人衣物的包裹!」

「这可是真事?。!。。。」

……客栈内的讨论声越来越大,正如外面大雨拍打地面的频率一样

密集。

三天后,在距离小镇三十里的玉琼山山谷,一场声势浩大的盟会正在进行,

这不是一场普通的盟会,因为所有的参与者皆是武林之中已经成名的侠女,或者

女性门派的代表!

最先的武林里,侠女们多是散落各处门派,各行其道。以至于数百年来,给

了无数淫贼各个击破的机会。而最近两百年,侠女们开始集聚,实力竟开始飞速

增长,以致于形成了多个全门皆是女性的门派。相反,男性的实力则整体有所下

降,甚至武林男士的寿命都普遍有所缩短,因此,门派增多使得侠女在女性之中

的号召力也显得重要了起来,而这代表着武林侠女级别最高的盟会正是各个门派

以及个人体现自己实力的舞台。

玉琼山,传闻是第一个实力足以号召武林女性门派所居之地,掌门诸葛玉

琼以自己的名字命名了这座山,定下了每隔二十五年在玉琼山举行侠女盟会的规

矩,如今虽然门派已经灭迹,但是后世侠女在此举行盟会的习惯却一直不变。

这玉琼山山谷中心乃是一处建起的基台,面积足有数亩,周围则有不同高差

的平台供各派侠女落足。因为盟会的重要性巨大,因此只允许有一定名气和实力

女性才能进入玉琼山参与盟会,其余随从则被阻于五里之外的玉琼山脚。

此次与会的侠女乃是以四个门派为代表,亦有众多女中豪杰参与!

其中,四个最大的门派包括峨眉掌门薛宛柔率领的十来位派中长老及出色的

弟子,情花教教主云魅盈以及其手下四大护法和十三个教众,亲自从蜀山派动身

前来的蜀山四美秦慕瞳、宁韵心、程绫以及柳静依,以及近年由于女性之中武林

人士增多而新成立的大帮「女丐帮」,其帮主常箩玉,手持极硬玉晶所磨「打狼

棒」,身后则是尾随着三位女长老。这四个主要门派分坐基台最近的四个大平台。

至于其他前来的女性英杰、美貌侠女则是数不胜数

灵汐派大长老楚雨珊乃是一人前来,缘是她将大部分实力干将都派出去搜寻

凤晴仙子的踪迹去了,但此等盟会自己却不能错过,否则灵汐派日后威信全无,

因此只好只身前来。

此时,与会侠女大都进场完毕,视此情形,「女丐帮」帮主常箩玉竟是率先

跃下,稳稳落于台上。将打狼棒举过头顶,说道:「值此盛会,各位女性豪杰到

场,常某不说客套话,我今日前来,是为了来参选武林盟主,有没有豪杰前来指

教?」

「哈哈哈哈,啊~哈哈!」话音刚落,西侧台上传来几声大笑,只见那云魅

盈立于台上,一身黑绿相间的披风随风摆动「你们丐帮刚刚成立二十年,连上一

武林盟会都没有参加过,却要来参选这武林盟主,我问你哪来的底气?」

「哼!我丐帮虽立帮不久,然帮众遍布九州,其势之大,其力之广无派可与

之相配,若要推选武林盟主,自然便是我丐帮帮主常萝玉担任了。你们情花教却

有哪一点比得上我丐帮?。」

「汝帮虽众,却是一群乌合之众而已,不然亦不至于如此大帮竟只能来得此

地四人而已,我情花教却有十八人之众,你如何与我争锋?哈哈哈!!」那云魅

盈却不下台,只在上边与常萝玉放话。

「你也只能在边上逞口舌之便,有能耐便上来与我会一会,便知谁高谁低。」

那常萝玉却是不耐烦了。

「那我便让你输得心服口服!」只听「呼」的一声,那云魅盈猛然在平台上

失去了踪影,只留下黑绿色的披风飘落原地。常萝玉手持打狼棒,忽然对这脚下

基台不停敲打,每一下都敲得周围基台发出响动,忽然那云魅盈从常萝玉右侧现

身,对着常萝玉就是一掌,而常萝玉右手持棒,对敌不及,只好以左手预先增持

好的掌力迎击。

「碰」!只见两人对掌后竟是互相后退十步,对掌处灰尘四起,但是接下来

云魅盈却反而跃回台上,常萝玉也不趁机讨她便宜。

却是那云魅盈先脸色有异地问道「请问阁下为何闯入玉琼山,打扰我等进行

盟会?」

在场众侠女定睛一看,只见方才二人对掌处竟浮现一个年老男人的身影,而

其身旁则放置着五个大到足以装下一个人的长盒子,以及无数个小盒子。

「哼哼。。各位侠女莫忙,我乃是一位年衰老头而已,得知今日乃是众位侠

女盟会之时,因此值此良机有求于各位。」

「你一个大男人有什么求人之处我不管,今日乃是武林侠女的盟会,却不容

你来撒野!」只见常萝玉怒道。

「帮主莫急,我今日来此,也是给各位一个立威之机,实不相瞒,我年轻

曾号淫道子,那被人唾骂五十年的老淫贼便是在下了」老道不慌不忙地说道。话

刚说完,台上一众侠女毫不意外地露出鄙夷之色,原来,这淫道子当年是臭名远

扬,无数侠女欲杀之而后快。

「我今日来到此地,意图与众侠女单打独斗,若是我输了,我愿自尽于此。」

淫道子顿了顿「若是某位女侠输了,那么我将取走她的性命,而她的尸体也要

归我!」

「什么!」「这淫贼真可恶!」「各位何不齐上将其斩杀?此等淫贼无需留

情矣。」只见部分侠女开始激动起来,似乎是被淫道子的言语所激怒。

但是有一位侠女却并非这么想,只见那位身着浅衣的侠女跃下基台,正应一

声「那就让我来会会你,为武林除害!」

众人定睛一看,此人竟是大侠骆易峰年轻美貌的妻子黄芳怡。月前,骆易峰

曾在曼陀山庄的一场大战中连输给两位年轻才俊,名声败毁,而听说黄芳怡武功

并不弱于骆易峰多少,想必黄芳怡想借助此次除贼之机,为丈夫挽回些许名声!

而另一边的常萝玉已经返回了平台,显然懒得过这趟水。

「若我能在此铲除此贼,易峰就不会被因伤而在曼陀山庄败阵的坏名声纠缠

许久了!」黄芳怡心想。

「原来是黄女侠!那么,请出手吧。」淫道子轻声说道。黄芳怡见淫道子如

此轻视自己,心下微微有些许愤怒,又想到此人虽已垂老,但年轻亦是响当当的

淫贼,便想着要认真出手,用杀招将其快速解决。只见黄芳怡脚步先动,浅衣微

摆,左手一把长剑拔出,直刺淫道子,那长剑的剑尖划着似圆般的轨迹,却又似

势如破竹。而淫道子则是右手握住手边剑把,只待黄芳怡剑到,

只是女侠却不如此,待到剑气近五米时,竟用两手再加一股气力,只见剑尖

的划圆轨迹越来越大,竟然形成了令淫道子难以躲避的大范围剑气!「哼!去死

淫贼,这可是我的独门绝技无形剑阵」黄芳怡的嘴角仿佛露出微笑,但她的眼

睛中随之表露的却是一丝丝惊恐。

「嘭!兹!」淫道子所处位置竟然被剑气炸出大范围的尘烟!以至于二人情

况如何都难以分辨。

「哼,这淫贼也是死有余辜!」「侠女的盟会岂能令淫贼羞辱?」只听众

侠女又纷纷出声,似乎认为黄芳怡那一剑威力甚大,淫贼估计难以抵挡已经没命

了。

但事实却并非如此!

「哼,小女娃子你还嫩着呢。」只听淫道子的声音从灰尘里传出。

而随着烟尘马上散去,只见一具身材姣好的女性躯体立于尘烟之中,脚步不

停地后退却似控制不住平衡!细细一看,女体的头部竟然已经消失,一具无头女

体颈部喷着血不停随着脚步向后倒退着,两只玉手不停摆动像是找不到方向!

这赫然就是被斩下头颅的黄芳怡躯体!

身着浅衣的无头艳尸向后倒退十几步后倒在地上,两腿忽然曲起,两手开始

不停抓弄着穿着浅色亵裤的私部并将裤子抓下,露出其中的美丽黑森林,一手马

上紧紧捏住下方的阴蒂

忽然,黄芳怡的无头艳尸开始全身不停颤抖,尤其腰部上扬,阴部上挺,汁

水横流的美穴猛地射出了数道晶亮的水柱并打湿了亵裤!黄芳怡竟然在被淫道子

砍下头颅后快速达到了极强烈的高潮

尘烟散去,看着身下不停颤抖高潮的无头艳尸,淫道子手捧这黄芳怡掉落下

来的美人头将其装进了身旁的小盒子内。

只见黄芳怡头颅的面部也好似达到了极强烈的高潮一般,表情兴奋而扭曲,

嘴角不停颤抖着留下口水。淫道子接着拖起黄芳怡颤抖的无头艳尸放入长盒子内,

大小竟然刚刚适合。

「还有要给我送尸体的女侠吗?」淫道子接着沉声道。

出人意料的是,如今台上的众多女侠竟然反而是一片寂静,似乎被眼前的景

像惊吓住了。

此时的台上有一位身着墨绿衣裳的绝色姑娘脸色凝重地思考着,她正是唐门

世家的大小姐唐思婧,唐门虽然强盛许久,近百年来,已呈衰落之势,最近风头

已经被同处西南之境的蜀山派抢去,而唐思婧正是近年来唐门所出唯一的武学奇

才。

「我若能除掉此淫贼,必能震动武林,到时我唐门或许又有与蜀山派叫板的

本钱!」唐思婧心中盘算。

于是,大喊一声「无耻淫贼,看我唐门唐思婧替武林同道来取你性命,以祭

黄女侠的在天之灵!」说罢便飞身下台,面对着淫道子而立。

「只是这淫贼武功确实高强,看来是不得不拿出我门的终极秘术,务必要一

招将其毙命才行!」唐思婧一边暗衬一边已经想好了作战计划。

「那就来吧,小女娃子。」淫道子依然是一副轻松模样。

却见唐思婧突然疾步向淫道子冲来,左手抛出一把短剑飞向淫道子,右手也

扔出一拇指大小的珠子,又快行三步后两手一齐抛出数十根银针。

淫道子不得不行动了,只见其道袍一挥,一股劲风意图将那柄短剑和珠子银

针挡在路途之中。只是那枚珠子竟然直接在空中爆炸!

一片浓雾瞬间蔓延开来,唐思婧见状,绝色俏脸微微一笑,又在浓雾之中挥

出数把匕首,并对着浓雾中的淫道子上方撒下两手毒粉,最后又连续朝着淫道子

周围3米扔下数十个铁盒子,「啪、啪」每一个铁盒子上都有一个小口,而由于

唐思婧的手法极其熟练,这所有的小口竟然都对着淫道子。

淫道子运气意图先震开匕首,不想竟未成功,原来那些匕首皆是由铁丝相连,

而一柄短剑在前方牵引着匕首的方向,因此,并没有成功将匕首震开,而只是

稍微改变了方向而已。

淫道子纵身一跃,用气震开毒粉时,那数十个铁盒子一齐开启,数百枚毒针

竟然同时刺向淫道子!

唐思婧见状大喜,看来今日该是自己扬名立威之时。。!高兴得竟没晓得身

后一股剑风袭来。

「啊~」只听得浓雾之中一声高叫,众侠女分明认得这是方才唐思婧的喊声!

望向浓雾所在之处,唐思婧那身着墨衣的身体正步履阑珊地走出浓雾,只是头

颅竟被砍下,鲜血正从那脖子上喷涌而出!

只见唐思婧的无头艳尸浑身颤抖地跪趴在地上,包裹着墨衣的秀美臀部高高

翘起。

唐思婧的两只手紧紧向后抓着自己的美丽臀部,手指隔着墨衣,深深地陷进

柔软臀肉之中。

而后两腿猛然绷直,下体一下子喷射出来大量的淫液,只是大部分被包裹其

上的墨衣挡住,只有一些汁液隔着墨衣的缝隙溅射出来。墨衣被唐思婧无头艳尸

的淫液喷得都湿了大半,但尸体仍旧在不停地高潮颤抖!

浓雾之中浮现出淫道子的身影,其手上捧着一个女性头颅,头颅上正是唐思

婧的那绝美俏脸!乌黑的长发未有任何的损伤地附着在断头上,可见淫道子的剑

法之准。

此时的唐思婧脸上似乎不只是高潮带来的兴奋和激动,还有更多的吃惊,不

知道是因为淫道子躲过了她的绝技而吃惊,还是因为被砍下脑袋之后所享受到的

高潮感受是如此的令人震惊?

正在台上的峨眉派掌门薛宛柔脸色甚是严峻,刚才虽有浓雾阻挡,但她很清

楚,淫道子竟能挡下唐思婧的绝技而毫发无损,实力绝对超出众人的想象,必须

趁早铲除为上!

「静仪、静慧、静莲、静尘,此淫贼非同小可,我们上!」薛宛柔立即对着

身后四位长老发话。

「是!掌门」

于是峨眉弟子十三人一齐下台准备迎敌。

「此等淫贼天下人共诛之,薛掌门你可不能吃独食啊!」却见女丐帮帮主常

箩玉亦手持打狼棒,带着三位长老上前,两派一同将淫道子围于中间。

原来那常箩玉见此淫贼若要被峨眉先收拾了,峨眉本已够强的威信将更盛,

便要一同来分一分这「道义」羹。

而仍处台上的云魅盈则心想,若是这淫道子将二派力气耗尽,自己待会便可

收得渔翁之利,何不坐视之?便示意手下教众镇守原处。

只是身处台中的淫道子仍然安定地将唐门小姐唐思婧的绝美头颅和依旧仍在

不停高潮喷水的无头艳尸放进第二个长盒子中,似乎并不认为现在的情况特别紧

急。

并说道「还有那位女侠想送给本道尸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