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同学】(1初遇女同学)

【女同学】(1初遇女同学)

(1) 初遇女同学

一个月前我结束了我的三年婚姻生活离婚后我谈不上有多伤心,毕竟成年

人了,结束婚姻前也是做了很多事情挽救,实在没有办法才走到这一步的。虽然

不伤心,但总是觉的不太适应,回到单身有了很多自由,但有时的确感到一些孤

单,这一个我还没有从以前的那种下班就回家的习惯中转变过来。

顺便说一句,结婚以后我对老婆是绝对忠诚,从没有出轨回家后面对家里

空荡的四面墙又有些伤感。

下决心要改变生活,又走出家门,路灯下看着街上人来人住,这时有一些东

西改变了我现在的心情,迎面走来两个年轻女孩子,都很高,身材火爆。

一个留着长发,走路时上下颠簸,长发在两个耳边轻轻的飘动,穿着一件白

紧身包臀短裙,V字领开的不算太低,但刚好可以看到一点乳沟,因为身高的

原因,那双腿显的特别修长,没有丝袜。她绝对有本钱那么穿,因为她的皮肤太

好了,又白又嫩,没有必要用丝袜来遮掩,直接穿着一双黑色鱼嘴高跟鞋,露出

两个可爱的脚趾,还擦着红色指由油。

旁边那位也不差,可能是位上班族,典型的OL打扮,同样有一双可以谋杀

男人的腿,透明的丝袜加上高跟鞋,让人想入非非。

我们这个小县城什么时有这么多美女,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呢,可能以前太关

老婆了。我老婆,不应该说我前妻那也一个大美女,不过现在不属于我了。

一阵淡雅的香味飘过,美女巳经和我擦身而过,我喜欢这种香味,本能地转

身再去看这两个美人,并抬起脚跟着她们。我很矛盾,老实说尾随,我一直认为

是无聊的,不过现在我却有这样的举动,最后还是本性占胜了理智,给自己的借

口是我现在是单身,我也要朝那个方向走。

一路上两个女人都在小声的说话,准确的说是OL女郎不停的在安慰长发美

人。我不是那种不理智看到美女就能像那些兄弟写的H文里做出狼行为的人,我

转身打算放弃我人生来第一次尾行,因为我觉的这样上前打招呼认识她们,会吓

到她们,毕竟这不是美国的街头,我也做不出来。

突然OL放大声音说道:「李景秋,你有什么事你应该告诉我,我们是好姐

妹。」

听到这里我也突然站住了,李景秋这个名字我的印象深刻,高中时有一个同

学就叫李景秋,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我进行了我人生中第一次搭讪,「我刚听到

她叫你李景秋,你是二中93届的毕业的吗?」听到我对她们说话,两个美人

愣过后又反应过来,可能也明白我的意思,「是呀,你是……」

「93届三班钟卫,十几年不见了,不是听到她叫你名字我都认不出你。」

长发美女听到我名字嘴角轻轻上扬一笑,「认不出我也正常,我能理解你对

我名字记的这么清楚的原因。」

大家不要误会我和她在高中有什么情愫,只是这个名字让我着实吃了许多苦

头,这里不详细说了。

「你们这是去哪,看你好像不太开心,老同学见面找地方坐下来聊聊吧。」

两个美人对视了一下应了我的邀请。红茶馆是一个环境不错的茶楼,两位美

女点了些点心,我叫了三瓶啤酒。

这时知道OL也是93届的不过不是一个班,叫张敏,慢慢的也和我聊熟起

来。只是李景秋话始终不多,张敏和我用了好多办法才让她看上去稍稍好点,这

时张敏接了个电话说她男朋友找她有急事要先走,看李景秋也好点了,就让我们

好好聊聊。

「你走好,我没事了。」李景秋对张敏挥挥手。

「到家后给我打电话。」张敏嘱咐一句就走了。

我们又聊了一些高中时候的事,说到我因为她的名字吃的苦头时,她笑的好

开心,笑容真的能让人沉醉。十几年不见,她现在出落的那么美丽,再加上少妇

风韵,绝对是一种让人无法逃脱的诱惑

当我问到她现在过的怎么样时,她的情绪来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刚才的笑

容不见了,拿起酒一口就干了。

「是不是你老公对你不好?」我问她。

「不是,我老公对我很好,他很爱我。」

「那你为什么这样呢?有什么我能帮你吗?是不是经济上有什么困难,你可

以跟我说。」

她也摇头回答不是,不管我怎么追问她都不说真正的原因。我想我错了,不

应该说这个话题。她在不停的灌酒,我感到她有点醉意时我劝她别喝了,当然女

人喝醉了会给男人一些机会,何况是这样的美人,我也一样,但这时我却没有这

样的想法。

不知道她住哪,只能开一个房间让她暂时休息。看到她躺在床上的样子,长

发的发梢搭在嘴角,紧身短裙因为躺着的关糸显的更短。一条雪白的长腿弯曲

的搭在另一条腿上,我要是弯下腰我想肯定能看到短裙里的内裤,这景像简直让

我发疯,老二瞬间就硬了起来。

现在的我不像是在茶楼里那样了,只管安慰她出于对老同学的关心,可以什

么都不想。现在在一个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房间里,她又那么漂亮,那么性感,我

还什么都不想那还是男人吗?

慢慢的我向床边靠近,她的鞋跟碰到了我的腿,用一只手托着她的脚。转身

我也坐在床上,轻轻的脱下她的高跟鞋,一只粉嫩的玉足出现在我的眼前,由于

没穿丝袜可以看到脚上的青筋,五个脚趾都涂了红色的指甲油,脚步趾也很嫩看

上去像上五个葡萄紧紧的摆放在一起。对于我这样一个不是恋足的人,我都想亲

一口。

我用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小腿和脚,她可能真的喝多了,没有什么反应,因

为是侧躺,只是把头在身下的手臂上动了一下。不管你们怎么看,是不是说我趁

人之危,我想这时候是个男人都没法忍住。把她的小腿轻轻的提起放在我的大腿

上,又用手捞起另一只腿慢慢的脱掉她的鞋,把她的两条腿抱在怀里,用手轻轻

的抚摸,一股淡淡的香水味加上女人身上特有的体香,让我陶醉。

我的嘴离她的大腿越来越近,最后我的嘴碰到她的大腿,温温的,软软的,

这种感觉太好了,嘴巴在大腿上移动,性的冲动让我越来越快,亲吻的更有力,

慢慢的向上。

一只手伸到她身后揉着屁股,直到吻到她短裙的边缘,另一只手伸到她的脸

下面慢慢的让她平躺在床上,她把头左右摆动了一下又不动了,看着涂着淡淡口

红的小嘴,胸部随着呼吸不停的起伏。右手按在她的乳房上揉了起来,同时我用

我的嘴巴包住了她那可爱的小嘴。

可能用力太大,李景秋开始挣扎,但她眼睛始终没有睁开,我的体重有一百

五十多斤,她怎么可能挣的开,我不管不顾的继续吻着她,慢慢的她也不再那么

用力的挣扎,因为嘴被我吻住只能发出「嗯嗯」的声音。

继续吻着她的小嘴,两只手伸到她的肩膀,把她那个大V字领的从两边肩膀

往下扒,V字领扒到胸部以下,用手把她的胸罩往上推,这样两只手就直接的在

她的两个丰满乳房上揉搓。

感觉到她的乳头在掌心里硬了起来,迅速的用嘴占领了她那一个乳头,另一

只手的手指在拨动另一个乳头,左手伸到裙下,抓住短裙的边缘往上拉,把短裙

揭到腰间。

手顺着大腿往中心地代抚摸直到摸到她的内裤内裤边上还能摸到阴毛,内

裤的布料很少,是丁字裤。用手掌盖在她的阴部上,慢慢往下,四个手指弯曲抚

摸她的裆部,并左右摆动,让我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我的食指和无名指都在她

内裤上,而我的中指却碰到了一块嫩嫩的软软的,还湿湿的肉。

她穿的是丁字裤而且是开裆的那种。这种答案迅速在我脑子里形成,真没想

到老同学这么开放,这么骚。

中指稍稍用力,就陷入了一个温暖的世界,那里很多水,用手掌贴着她的阴

阜上下滑动,中指也跟着一进一出,淫水越来越多,手掌在她阴阜上磨擦着,整

个手掌上都被淫水打湿了。

抬起头看着老同学的脸,发现在她满脸红晕,我知道她也发情了。

利用这个空档解开皮带脱掉裤子,用手引导着龟头碰到她那满是水的阴部,

龟头在她阴部上下移动,为的让龟头被她的淫水打湿,等一下好进入那温暖的

小穴。双手再次来到她的乳房上,腰一用力,就听到她发出很长的「啊啊」声。

离婚一个月了,一个月都没碰过女人,这时的我就像一只野兽,双手用力的

揉着那对又白又大的双乳,嘴巴拼命的啃着她的小嘴,腰就像上了发条一样,做

插入的动作。没有花样,因为停下来变换姿势对现在的我来说那是浪费时间,

就样的疯狂的插着她。不知道是干的她很舒服还是被我撞击的原因,她一直「啊

啊」的叫着,之所以怀疑撞击的原因是因为她一直都只发出这一种声音。

鸡巴在她体内疯狂的进出,那种快感无法形容,就像拿一根钢筋对一个西瓜

猛插一样,这个形容可能不太准确,不过真的很爽。

不知道过了多久,感觉腰有点酸了,体力在下降,龟头快感也越来越强,

李景秋在我的身下也越来越配合,现在她的小腰也摆动的越来越快,我感觉她要

高潮了,我也快射了,并附在她耳边说:「快到了,一起来吧。」

她没有出声,但她腰摆动的频律在加快,我知道她认可了我的提议,同时也

认可我和她的关糸,这让我感觉更好。不管怎么样,先前总是有点带强行的,现

在是合法占有。

使出全身力气在她身上冲杀,她的淫叫声也越来越急,「啊……啊……」她

来了高潮,因为她高潮阴道收缩就像一个手紧紧的抓着我的鸡巴,阴道越来越

紧,这对我龟头磨擦也越来越强,最后感觉身体一轻,一股股精液就像水库泄洪

一样从我的鸡巴里喷到她的阴道内。我无力的趴在她的身上,闻着她身上的香水

味和发梢的洗发水香味,让无力的我更加沉醉。

「起来吧,压死了。」这是她和我进入房间到上完床,除了发出「啊啊」的

呻吟声以外的第一句话。

从她身上下来,半躺在她身边,看着她的身体,重要器官都露在外面,但严

格来说一件也没脱下来,显的更为淫糜。她那丁字开裆裤因为被我插入的关糸,

那两片裂裆现在就像两根布条,分开在她的大阴唇两边,中间的小阴唇突起来在

外面,可以看到红红的阴道口,还在一动一动的,一些精液正从里面流出来。

当我看到她的脸时,我发现她也在看着我,这让我有点紧张,当时太兴奋

么也不顾,现在对刚见面就上了她有点愧疚,何况才开始她还在酒醉的情况下,

只好硬着头皮对她说:「真对不起,我忍不住,你太性感了,你要生气你可以打

我一下。」

我开始对她灌蜜糖。女人总是喜欢甜言蜜语的,她相信了我,我又吻着她。

这时她的电话响了,我放开她说:「可能你老公找你了,现在有点晚了。」

她说:「我老公出差去了。」看了一下电话说是她公公打来的,听电话里说

话,好像她公公很生气,她说她马上就回去。

我问她:「你和你公公一起住。」

她只是「嗯」了一声,感觉她好像很怕她公公。她又说,因为老公常出差,

所以她老公希望她和他家人住一起。

我开玩笑的说:「是呀,我要有一个你这样漂亮老婆,自己又常出差,让

你一个住我也不会放心的。」

她看着我突然说:「我老公是不是也是这样想的。我还以为她关心我,怕我

一个在家害怕呢?」

这时她也整理好她的衣服,酒也醒了,说:「我走了。」打开门时又停住转

身对我说:「你离婚这么久了,我可以理解你,我不会怪你,但我不能对不起我

老公,以后可以打电话约出来喝茶,我把你当成好朋友。」

我还能说什么呢,只好说:「你永远是我的好朋友。」

她说:「谢谢。」走出了房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