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武王朝之后宫琐事】(01)

【圣武王朝之后琐事】(01)

『呼』圣武帝放下了手中的奏折,大华王朝现在幅员万里、驯致九泽,每天

不知道有多少军国大事需要他处理,这当皇帝,也真是天下第一等劳心劳力之事。

他站起身来走向御书房的偏殿,这里乃是五谷清净之所,坐了这么长时间,

需要起来活动活动,小解一下。

偏殿内跪着一个裸体美人,巨大的屁股压在白嫩的双腿上面,使得整个人

看起来如同不倒翁似得,有些滑稽,丰硕的双乳傲然的鼓立着,每只都足足有着

西瓜般大小,乳房表面一道道淡白色的波纹微微凸起,使得两只乳房看起来有些

貌似裂开缝隙的骨瓷,有着葡萄大小的乳头上面却绽开着两朵玫瑰。

这两朵玫瑰花都是镂空的雕饰,花瓣都是黄金制成,栩栩如生,而花的中间

部分,则是一个透圆的夹具,将整个乳头根部狠狠的夹紧,两粒因为充血而膨胀

的犹如玛瑙石般的乳头则成了花芯,花芯正中,乳孔大大的张开着,这是乳房

奶水已经涨到极限的标志,可是因为乳头根部被玫瑰花紧紧的夹住,使得奶水

一滴也无法溢出来。

美人正用两只手支持着自己跪坐在地上,因为她的腰实在是太纤细了,让人

有着动作幅度大一点就会被折断的感觉,这样纤细的腰根本无法长时间支撑那么

巨大的胸部,只得用双手撑在地上才能让她保持这样跪坐的姿势

听到圣武帝的脚步声,美人连忙仰起头,露出一张美得令人惊艳的脸庞,耸

鼻凤目,樱唇香舌,而且娇艳的脸上还透露出一股英气,实在是天下罕见的美女

可是圣武帝根本看都没有看身下的美人一眼,只是走到她的面前直接掀开龙

袍,掏出半软的阳具就开始准备撒尿。

「父皇,贱婢吞尿的技术另有乾坤,请您将鸡巴插入贱婢的口中再撒吧!」

跪在地上的美人见圣武帝的鸡巴离着自己的檀口还有数寸的距离,连忙慌乱的开

口说道。

『咦!』圣武帝听到这话才仔细的看了一下跪在地上的美人,他每天的尿器

都会更换,久而久之他也没有什么兴趣去观察一个马桶的长相,要不是这个美人

突然开口说话,他撒完尿之后还要去处理一大堆的国家大事,哪有时间注意一个

马桶长什么样子。

「你是……」圣武帝看了看跪在自己脚下,一张精致的脸庞离自己的鸡巴不

过几公分,貌似有点眼熟,可是却想不起来了!

贱婢万惠儿,是万萼华那个骚货淫荡女儿,两个月前承蒙父皇错爱将贱

开苞,可是贱婢无福,却没能好好的侍奉父皇,所以今日来承当父皇的便器!」

看到圣武帝有些疑惑,万惠儿连忙开口说道,这个便器的身份可是她这个月好不

容易才轮到的,要是这次还不能在圣武帝这里讨到一个位份,容嬷嬷和杏儿那个

白眼狼估计绝对放不过她。

——————————————————————————————————

小姐!该喝汤了!」杏儿浅笑着将一碗暗红色的液体端了过来。

「这可是御膳房特制的玫瑰养颜汤,能养颜丰胸、益寿延年,小姐你快喝吧!」

此情此景,怎么看都是一个忠心耿耿的小丫鬟,可是万惠儿却感觉她的微笑

是那么的邪恶,那碗她以前超喜欢喝的汤,看起来就如同毒药,不,是比毒药还

更加的恐怖。

她已经如同母狗般跪爬在地上半个时辰了,四肢都酸痛无比,整个膝盖都感

觉不是自己的,可是最让她难受的,却是两只如同皮球般挂吊在身上的乳房

大胸女人一般最讨厌的性爱姿势就是狗爬式,因为那对巨大的乳房会沉甸

甸的挂在身上,短时间还好,时间长了的话,会感觉乳房连接胸口的皮肤都好像

被扯掉一般,那种疼痛的感觉,根本无法用言语描述,更何况万惠儿现在的胸部

根本就不能用大来形容,只能用巨硕来表达,一对乳房吊在她的身上,就像两只

被挂起来的哈密瓜,这样巨大的乳房,就算是在西洋人中也能算得上名列前茅,

更何况她还只是一个十七岁的东方美人

一般来说,大成这样的奶子,肯定会有着各种各样的不足,可是万惠儿的一

双玉乳,表面上毫无瑕疵,浑然天成,而且拉伸下来后一对玉乳呈现完美的水滴

状,让人看上去就忍不住想去把玩。

而她的雪白巨臀上方,则平铺摆开了两只花纹海碗,就是那种超级巨大的大

海碗,可是就算是这样的大海碗,放在她的屁股上面,也只能遮挡住两只巨臀的

中间部位,她那雪白的屁股仍然透露在外面。

这是容嬷嬷给她下的课程,她必须在这里用跪爬的姿势爬一个时辰,而且不

能让碗掉下来,如果掉下来,就要接着从头爬。

万惠儿小心的仰起头,对着杏儿露出一丝谄媚的微笑:「杏儿,能不能不喝?」

可惜这个从小陪她一起长大,从来不敢违背她丝毫意愿的丫鬟,却立刻扳着

一张冰冷的面孔,冷冷的说道:「不喝!哼!这可是容嬷嬷的交代,两个时辰一

碗,小姐我劝你还是乖乖的喝了为好!」

「可是我真的受不了了!杏儿,看在我照顾你这么多年的份上,你就帮帮我

吧!」万惠儿真的是不敢再喝了,这个汤喝一碗胸部就会变大一丝,开始她还不

知道,可是连续几天的汤喝下来,奶子越来越大越来越涨,她岂能不知道这汤有

古怪,现在她的奶子就已经让她无法承受了,要是再喝下去,真的是胸比头都要

大了。

「少啰嗦,赶紧乖乖的喝汤。」杏儿根本没有理会她的哀求,用银勺直接舀

了汤直接塞进了万惠儿的口中。

「赶紧多喝汤,多长大,你要是上次被操的时候能讨得皇上欢心弄一个位份,

现在自然是有的人巴结你,可是你个没用的东西!」

说道这里,杏儿恨铁不成钢的拍了万惠儿那几乎纤细的快要折断的腰肢一下,

引起她全身的肌肉一阵波动,差点将两只放在屁股上的海碗震下地来,吓得万惠

儿感觉夹紧双腿,生怕一不小心将碗掉下来,那可是又要从头跪起了。

「我六岁就被调去给你当了十年的丫鬟,被指望着你能好好用点心,伺候好

皇上,哪怕不封个贵妃昭仪,就是能封个才人之类的,我也能算有功,好让我弟

弟继承我那死去爹爹的百户之位,可是你!」

杏儿说道这里气愤的将碗放在地上,万惠儿赶紧的挺直身躯跪好,她可真怕

杏儿把她的碗打掉了,她现在可不敢将杏儿当成那个听话呆呆的小丫鬟了,这几

天的调教,杏儿可是真的下狠手,比容嬷嬷还狠啊!

「没有用的东西,你说皇上操你操的那么开心,你竟然能晕了!晕了!你知

道你错过了什么!皇上肯操你,那是天大的福分啊!要不是因为你是皇上的女儿

皇上肯操你!」

杏儿一把抓住万惠儿那硕大的乳房根部,当然,她的手掌肯定是无法整个抓

住万惠儿的一只奶子的,只能抓到一半不到的乳肉,狠狠的捏了下去。

『啊!』最脆弱的地方被杏儿用这么大的力气捏下来,万惠儿本就疲惫的身

躯那还承受得住,『啪嗒』一声软倒在地,屁股上的两只海碗也跟着掉了下来,

发出『啪、啪』两声脆响。

万惠儿有些呆滞的看着碎了一地的青花碗,里的瓷器都是用的最新秘方

制,就算碎开也不由锋利的缺口,因此也不担心这碎开的青花会划破她那吹弹可

破的肌肤,可是想到又要从头跪一个时辰,她可是心中无比的恐惧。

可是紧跟着一阵疼痛却将她的精神又拉了回来,杏儿正捏着她那鼓胀的犹如

成熟葡萄大小的乳头,一边狠狠的捏着一边骂道:「没用的骚货,老娘白瞎了眼

给你做牛做马这么多年,你说皇上捏你两下奶你就能晕,你是不是故意的!你说!」

说完,杏儿还双手用力狠狠的抓住她的两粒乳头捏了起来。

杏儿也是跟她后面自幼习武,虽然武功不高,但是手力也是有的,现在含怒

出手,万惠儿只感觉自己的两个乳头都要被捏烂了,连忙哼哼叫道:「杏儿!疼!

你放过我吧!」

『哼!』杏儿看到万惠儿被捏的泪水狂飙,知道她肯定是疼的受不了,这才

将她的两粒乳头放了开来,她也知道,自己小小的泄愤没什么事,可是要是真的

把万惠儿弄坏了,估计全家也就当头了。

万惠儿费力的用双手轻轻抚摸着自己的乳头,因为奶子太大的缘故,她必须

伸开手臂才能摸到自己的奶头,两粒奶头被杏儿捏的变形,乳头根部被挤压到一

起,而她摸上去之后,却感觉到乳头顶端貌似有个针眼大小的孔洞。

『咳』一阵咳嗽声从殿外响起,杏儿连忙一路小跑出去跪在地上喊道:「奴

才给容嬷嬷请安!」

「起来吧!」

走进大殿的乃是一个约莫六十多岁的老嬷嬷,长相倒是挺富态,就是眉宇间

一股凶悍之气,正是负责调教万惠儿的容嬷嬷。

万惠儿上次第一次面圣,结果被圣武帝操到一半操晕了,绕了大帝的兴致,

皇上当时急着去操慕容曦,也就忘了她。

本来像万惠儿这种私生女第一次开苞之后都会封个采女,稍微表现

好一点就能封个才人,以圣武帝当时高兴的兴头,万惠儿要是不晕,估计能封个

婕妤,可惜,她却在圣武帝最高兴的时候晕掉了。

圣武帝当时急着找人射出阳精,也就忘了她这茬,后来进贡的那个慕容曦也

算的上人间绝色,又识的大体,把圣武帝哄得服服帖帖,一下子封了她一个贵姬,

上下都去拍慕容贵姬的马屁去了,谁还能想的起来万惠儿。

后来还是怀恩想起来了她,可是因为圣武帝没有任何指示,所以也就将万惠

儿打发到了这承思殿里来,这承思殿也就比冷好那么一点,万惠儿又没个名分,

自然也就没得下人愿意来服侍她,不得以,只好叫她原来的丫鬟杏儿来了。

这杏儿原本也是锦衣卫世家,老爹死在军中也算是有功之臣,封了一个百户,

可是这年头,官少人多,想拿个实缺百户哪有那么容易。

所以在她六岁的时候,就被锦衣卫安排到了万惠儿身边做监视和保护,既要

监视万惠儿言行,也要保护她不被别的男人操了去,好不容易年前得到消息要让

万惠儿来寻亲,于是下手弄死了万萼华,护送着万惠儿来千里寻操。

本来万惠儿进了被操之后就没她什么事了,她就能靠这个功劳回家捧他弟

弟接手实缺百户,可是没想到,万惠儿竟然被圣武帝操了之后一个位份都没有,

连个秀女都没有。

这下可把她郁闷坏了,十年辛苦,毁于一旦,若不是顾忌万惠儿的身份,她

真是杀了她的心都有,现在让她照顾万惠儿,她还不好好的用心伺候她!

然后怀恩这老东西也不知道是为了报复还是真的为了万惠儿好,又去找了容

嬷嬷来调教万惠儿,这容嬷嬷可是整个大内中最严厉最刻薄的老嬷嬷,提起她

来,好多犯了错的女宁肯自尽,也不愿落到她手里。

不过这容嬷嬷虽然刻薄,但是手里可是有着真家伙的,多少不听话的主在她

手里调教过都得了圣武帝的欢心,怀恩找她,也不知道到底心里存了什么心思。

容嬷嬷看了在地上碎成一片的残渣,皱了皱眉。

「杏儿,去再拿两只碗来!」

「嬷嬷,我……」万惠儿有些恐惧,想说那两只碗其实是杏儿打碎的,但是

她看到了杏儿在容嬷嬷背后对着她摆出凶恶的眼神,又沉默了下去。

「主子,虽然你是我主子,但是目前你还没有位份,所以只能自称贱婢,还

请主子牢记!」

容嬷嬷自然知道那两只碗是杏儿打破的,只是对她来说,杏儿跟万惠儿之间

发生了什么不归她管,她只要把这个小主好好的调教出来就行了。

「嬷嬷,贱婢知道了!」万惠儿屈辱的说道。

这个寻亲简直就是个噩梦,她当时从梦中惊醒的时候狠不得一死以表清白,

自己竟然被亲生的爹爹强了,简直是不想活了。

可真的想死了,她又有些犹豫不决,结果没等她下定决心自尽的时候,这个

容嬷嬷就出现了。

开苞之后想自尽的小主,容嬷嬷见的多了,她把万惠儿上了刑床,一番调

制就把她弄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现在万惠儿在她手里,连求死的心都不敢有,

乖得跟才出生的小狗似得。

「主子,爬个狗式看看,万岁爷喜欢养你们这些主子做狗,你这爬功可要练

好了!」

听到容嬷嬷的吩咐,万惠儿赶忙爬好,四肢齐平,脊背挺直,还仰起脑袋伸

出半截香舌,活脱脱一只等待主人宠信的美人犬模样。

不过在容嬷嬷眼里,万惠儿还是缺调教,她直接举起手中的五马鞭(一种打

人虽然疼但是绝对不会留疤痕的特制刑具)抽到了万惠儿的雪白屁股上,打的她

臀肉一片翻滚。

屁股要摇起来,主子,你看哪家的狗不摇屁股的!」

万惠儿被打的泪水汪汪,可是却不敢发出一丝惨叫,赶忙将那巨大的屁股

右摇摆起来,就好像撒娇的小狗一样。

这时杏儿已经将两只新碗拿了过来,正准备放到万惠儿的屁股上面,不过容

嬷嬷却说道:「给两只碗装满水!」

她将两只装满清水的海碗放到万惠儿的屁股上面,还在摇晃屁股的万惠儿连

忙绷紧了屁股,动都不敢动,生怕把碗再打碎了。

「主子,你的跪爬已经练得差不多了,不过这屁股还要再练练,你现在估计

得宠的几率不大,所以老奴只能对你严格点,必须一次就能让皇上注意上你,所

以这全身都要好好练练,你这几天的功课,就是要在摇屁股的时候,将两碗水全

部摇出来,但是却不能将碗打碎。」

听到这个苛刻的条件,万惠儿却只能说道:「嬷嬷,贱婢知道了!」

「杏儿,好好的看好小主练习,还有,这玫瑰汤以后就不用喝了!」

听到这个消息,万惠儿心中一丝窃喜,可是还没等她高兴起来,就听到容嬷

嬷接着说道:「以后叫御膳房改作青玉丰乳汤,那个下奶,主子现在要攒攒奶水

好让万岁爷玩的高兴!」

万惠儿眼前一黑,恨不得早点死了才好!

——————————————————————————————————

听到万惠儿如此说,圣武帝也没有矫情,直接将那半软的阳具插入了万惠儿

额檀口之中,他后无数,私生女也几百,虽说用女儿做便器有些浪费,但是既

然怀恩安排了这个便器,肯定这个女儿有什么别的玄机。

圣武帝虽然没有硬起来,但是那阳具也有五寸多长,一下插入进来,直接顶

到了万惠儿的咽喉口,咽喉被异物侵入的感觉使得她不自觉的有些反胃,下意识

想将阳具吐出去,可是瞬间万惠儿就压制下反应,使足力气将圣武帝整个阳具

入喉中,龟头都直接插入她的喉道,噎的她满面通红。

万惠儿整个小嘴被圣武帝的阳具塞得满满当当,尽管如此,她还是竭力的用

香舌费劲舔舐着圣武帝的精管,好让他顺利的撒尿。

圣武帝马眼放开,一股暖流从她的喉管中射了出来,憋了多时的尿液直接在

万惠儿的喉管中流淌起来。

片刻后,圣武帝将阳具从万惠儿的口中抽了出来,直接插入喉管撒尿他撒的

多了,就算是往子内和直肠内撒尿也不知道撒过多少次,虽然说万惠儿的身份

是他的私生女,但是他也有好几个不得宠的私生女是专职的便器,他也没感到有

什么不同。

『这小丫头竟然敢忽悠朕,胆子倒是不小!』并没有感到什么特异之处的圣

武帝正准备抽身离开,却发现万惠儿正瞪大了双眼看着自己,而在她的眼角四周,

正涓涓的往外喷着水雾。

『哭了?不至于吧!』圣武帝心存疑惑,怀恩不知道办事这么不靠谱吧!

「父皇!贱婢的喉管经过改造,可以将父皇的尿液从眼角喷洒出来,这叫做

美人迎风,迎接父皇甘霖雨露之意!」万惠儿断断续续的说道,因为现在她的气

管内注满了圣武帝的尿液,所以说话的时候有些气喘不匀。

「不错!」圣武帝看着万惠儿双眼冒的水雾,感觉这个创意倒是挺好玩的。

「父皇,请允许贱婢帮您清洗龙根!」万惠儿说完,连忙奋力的挺直腰板,

将两只巨大的乳房挺了起来。

她轻轻的将圣武帝的阳具捧起,然后将阳具放入她那一对被挤压的毫无缝隙

巨乳之中,然后将两只乳头旋转一百二十度对准了圣武帝的阳具,打开了玫瑰

花中的机括,两道乳汁瞬间犹如利箭般喷射出来,冲射在圣武帝的阳具上面。

天知道!为了这一刻,她整整练习了一个多月,而且自从得知怀恩安排她今

天来做便器的时候,她已经整整七天没有挤奶了,为了防止她自己忍不住偷偷挤

奶,杏儿直接用锁死的机簧将她的两个奶头锁了起来,刚刚才给她打开,而且不

仅这几天的奶水无处释放,杏儿还每天加量的给她喝生乳汤,简直将她当成了奶

牛在养。

她这几天哭过闹过,可惜只是遭到更严厉的镇压,容嬷嬷做了四十多年的调

教嬷嬷,知道她的极限到底在哪,所以不管她怎么哭闹,都无法动摇容嬷嬷一丝

的决心。

她的两只乳房都已经被满溢的奶水涨满,整个乳房的皮肤下面都是乳汁,如

同两只装满了水的水球,连青色的血管都被奶水渗成了乳白色,如果现在划破她

乳房,淌出来一定会是充盈的奶水

洁白的乳汁在万惠儿的双乳之间汇聚成一个小水洼,深邃的乳沟成了天然的

清洗池,万惠儿看到乳汁已经快要渗到地上了,连忙将玫瑰花上的机括锁死。

好不容易喷射的乳汁又被锁上,钻心的疼痛让万惠儿忍不住皱了皱眉,经过

容嬷嬷这么多天的训练,她已经可以无视一些基本的疼痛了,但是这种乳房内还

有好几斤奶水没有射出却骤然被扎住奶头的感觉,还是让她有些无法忍受!

她现在恨不得赶紧的将奶头上的机关打开,狠狠的将乳房内的奶水全部挤出

来,可是她不能,也不敢!

这次可能是她最后一次见着皇上的机会,如果在搞砸了,很可能会被打入冷

,在哪里,真的是死都是奢望。

万惠儿连忙对着圣武帝挤出一丝微笑,经过这些天的训练,她的笑容已经标

准无比,哪怕是被容嬷嬷用五马鞭抽打阴部的时候,她也能露出轻柔的笑容。

圣武帝的阳具泡在万惠儿的双乳之间,两只乳房是如此的巨大,使得里面的

乳汁都不会有一滴滴落到地面上,经过刚才的挑逗,圣武帝的阳具已经有着丝丝

硬化的迹象,整个阳具慢慢的膨胀起来,可是哪怕那将近有着一尺长的阳具,也

只是堪堪的将万惠儿的乳沟顶住,由此可见万惠儿的双乳最少有着一尺的长度,

真正的是奇尺大乳

万惠儿双手捧着圣武帝犹如鸡蛋大小的两个睾丸轻轻抚摸,而双臂用力夹紧

了两只巨大的乳房,用那丰盈的乳肉去按摩圣武帝的阳具,随着她的动作,圣武

帝的阳具如同在湖面内飘荡的小船,被两边丰嫩的乳房和内里摇曳的奶水浸泡着。

「你这婊子,手法练得倒是不错!」圣武帝开心的说道。

万惠儿用手从乳沟内舀了点奶汁涂在圣武帝的睾丸上,用两只充血紫红的乳

头在他的睾丸上轻轻摩擦。

「能让父皇开心,是贱婢的责任!」

「难得你有这份孝心,来!婊子你说说,你还有什么好的!」被万惠儿的一

番动作挑起了情欲的圣武帝不由得有些性奋。

贱婢的逼,乃是上品,还请父皇品鉴!」

万惠儿见圣武帝的阳具已经完全的挺拔了起来,连忙捧着双乳将里面的奶水

倒掉,背对圣武帝,双腿站直分开,将雪白的大屁股高高的翘起,还笨拙的想用

双手将自己的阴部分开,可是因为双乳太过巨大,导致有些不平衡,摇摇晃晃的。

『哈哈!』圣武帝看到万惠儿笨拙的表现有些好笑,他知道万惠儿那对奶子

怎么看都有二十多斤重,想摆出这个造型估计有些困难。

「去书桌那边!」

「是!」万惠儿连忙走到偏殿的书桌前面,双腿站直大大分开,上身靠在书

桌上,巨大的乳房如同两个防护垫一般被她压在身上,导致她的脑袋根本不可能

碰到桌面。

万惠儿的双腿因为调教的缘故所以非常修长,虽然她的身高比圣武帝矮上不

少,但是单从腿来看却不比圣武帝短,所以当她摆出这幅造型时,她的阴道口正

好与圣武帝的阳具成一道直线,这也是怀恩特地要求将小主们的腿全部改造成统

一尺寸的缘故。

万惠儿用手努力的扒开自己的两片阴唇露出那深邃的桃花源,桃花源下方,

一颗硕大的阴蒂从前方裸露出来,几乎有着黄豆般大小。

圣武帝伸出手捏了捏那个有些硕大的阴蒂,惹得万惠儿发出一阵阵母猫般的

叫春声。

这个硕大的阴蒂也是容嬷嬷这些日子的教程,这些天她通过真空抽压的方法

将万惠儿的阴蒂从米粒大小活活拽成了黄豆大小,这还是因为万惠儿的身份毕竟

不能随意折腾的缘故。

「啊!……啊!……父皇,欢迎你品鉴贱婢骚逼,还请父皇你御驾龙根啊!

……」被圣武帝恶作剧般捏弄阴蒂的万惠儿有些痴迷,连忙开口叫喊道。

不过这也是容嬷嬷这些天调教的结果,其实圣武帝这种捏弄,对万惠儿来说

已经是小菜一碟了,在容嬷嬷的手里,如果万惠儿真的被揉弄到高潮的前一瞬间,

容嬷嬷就会用一根特制的银针扎入她这可怜的备受摧残的阴蒂,那痛入心脾的感

觉,能够瞬间让她的浴火冷却下来。

但是既然是被皇上玩弄,哪怕是不发骚,也要表现出发骚的样子!容嬷嬷作

为大内调教第一人,自然有着她的手段,止万惠儿随意高潮就是为了控制她的

忍耐力,如果她再次被圣武帝操到一半就晕掉,岂不是丢了她这第一人的脸。

圣武帝挺起阳具,昂然直入,直接插入了万惠儿的阴道内。

却只感觉到一阵火热,万惠儿的阴道内仿佛火烧一般,至少有着七十多度的

高温,饶是圣武帝神功通神,也感到阳具上阵阵燥热。

「你这贱货,逼怎么如此之烫,莫非在逼里下毒想要谋害朕?」圣武帝一巴

掌拍在万惠儿那巨大的肥屁股上,瞬间一道五指手印都浮现出来。

当年五毒教教主蓝婷,就是在自己的处女子内喂养了一条噬魂蛊,准备以

此来谋害圣武帝,却不料圣武帝早已达到陆地神仙的境界,区区蛊虫,被瞬间破

解,可是也让圣武帝受了一场惊吓。

万惠儿连忙回头对着圣武帝笑道:「贱婢怎敢在逼里下毒谋害父皇啊!父皇!

您再多插一点就知道了!」

圣武帝艺高人胆大,听到万惠儿如此说,也没有多虑,将阳具猛插下去,只

插到一半距离,就感到一团软肉阻碍了龟头去处,他知道这乃是万惠儿的口,

连忙运足腰力,直插而入。

『啊!』万惠儿这次是真的被插得惊叫出来,她的口已经被容嬷嬷下了

止,紧缩无比,圣武帝如此狂暴的插入进来,直接将止打散,剧烈的痛苦使得

她感觉好像被一根烧红的烙铁直接从阴道插入了肚子里一般,这种剧烈的痛苦使

得她不的绷直了全身的肌肉,如果不是容嬷嬷这些天对她进行的意志调教,她

保准现在已经晕过去了。

圣武帝只感觉龟头瞬间从沙漠的戈壁进入了北国的风雪,万惠儿的阴道内燥

热无比,可是子内却冰寒彻骨,仅仅一道子口的距离,内外竟然将近有着七

十多度的温差。

圣武帝将龟头从子内抽出来,瞬间一股燥热感从龟头敏感处袭来,将刚

刚那冰凉的感觉褪去,他稍作停留后,又狠狠的插入万惠儿的子,一阵阵的清

凉冰爽又从子内传到他的阳具上。

「爽!」

骚货,你这逼果然别有乾坤,叫什么名堂!」圣武帝兴奋的在万惠儿的阴

道和子内来回抽查,忽而冰冷,忽而火热,两种交替的感觉让他有些乐不思蜀。

「嗯……回父皇,贱婢这个……嗯……逼!叫……冰火……嗯……两重天…

…了……啊……!」万惠儿被圣武帝巨大的阳具阴道内来回的抽插,连声音都

变了腔调。

她的子内是被容嬷嬷涂满了惊寒散,而阴道内则是涂满了赤火粉,这两种

药膏本来都是毒药,经过容嬷嬷的开发,使得这两种药物不在具有毒性,可是那

火热和冰寒两种特性却被保存了下来。

第一次被涂满这两种药膏时,整个人抱着小腹在地上来回翻滚,药效过后,

她全身的肌肉都痉挛掉了,好像一个数九寒天内全身赤裸被浇满火油点火之后又

被推入了冰水之中,想死却又死不成!

经过这么多天的调教,她已经可以忍受这种冰火两重天的折磨在这里跪爬着

接受圣武大帝的临幸,人的适应力果然强悍的可怕。

可是她目前不仅要忍受体内两种温差的折磨,对圣武帝来说,这个冰火两重

天自然是难得享受,可是对万惠儿来说,每次口被打开的那一刹那,子内的

寒气和阴道内的热气相冲,那种感觉实在是令人钻心的难受。

而且不止这样,为了防止两种药膏药力相冲,容嬷嬷施的止让她的口不

断紧缩闭合,这样每次圣武帝抽插的时候龟头都会有种冲锋陷阵的感觉,使得皇

上的阳具更加的刺激,而且子口的软肉犹如层层花瓣般来回梳理着皇上的阳具

这样能加大皇帝的敏感,使得皇帝日起来更加的有叠皱感。

但是对于万惠儿来说,圣武帝的每次抽查几乎就是将她的整个子用一根带

刺的铁棒狠狠的插进来,然后再毫不怜悯的抽出来,反反复复犹如刮般的痛苦。

圣武大帝越日越有感觉,他的阳具每次抽查,都能感觉到两种不同的温差,

而且万惠儿的阴道口和子口两处,都层层叠叠的紧闭着,这使得他不由得要加

把力气才能将阳具狠狠的插入进去,已经有一段时间没玩过这么精致的逼了!

他甩开双手,左右开弓在万惠儿雪白的屁股上来回拍打,虽然没有用上内力,

但是那粗暴的力道还是使得万惠儿的大白屁股上呈现出一道道血红的掌印。

「父皇啊……」

「父皇……!你好厉害啊!……贱婢……贱婢……贱婢要上天了啊!」

万惠儿一脸媚态的对着圣武帝叫喊道,那变声的腔调,让圣武帝更加的兴奋

起来。

圣武帝一把抓住万惠儿的长发,一只手扯着她的长发将她整个人上半身扯了

起来,另一只手则抓住了她那巨大肥硕的乳房

万惠儿的乳房刚才虽然已经挤出来一些奶水,但是相对她那乳房内积蓄的奶

水来说,只不过是沧海一粟而且,她的两只乳房还是鼓胀的跟西瓜一样。

这只乳房是如此的巨大,即使是圣武帝的大手也无法一把握住,只能抓住大

半的乳肉,然后他就犹如一道铁箍般狠狠的压了下去。

「啊!……」万惠儿的右乳剧烈的疼痛起来,这种激烈的痛苦都使得她眼前

一黑,瞬间晕死过去!

可是紧着又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将她唤醒了过来,圣武帝根本没有在意到她

刚才已经晕死过去了一瞬间,还在用那铁钳般的大手粗暴的捏着她的右乳,根本

没有顾虑那是他亲生女儿乳房,只当是一块用来握力用的肉块。

万惠儿的整个右乳被圣武帝的大手狠狠的捏成了葫芦状,无处可去的奶水

乳房前方鼓胀成一个浑圆,乳房上端的皮肤仿佛已经达到了临界点的水球,整个

奶子的皮肤被狠狠的撑到了极限,肉眼可见的奶水就在那已经被充涨到薄如蝉翼

的皮肤下面。

金色的玫瑰花还昂然的扎死在乳头根部,如果没有这个雕饰,刚才圣武帝的

大力压榨虽然也会很疼,但是奶水总会有个宣泄的出口,可惜,这个内巧匠打

造的乳夹实在是太牢固了,哪怕万惠儿的右乳已经被圣武帝捏的快要破掉,这个

乳夹还是纹丝不动。

「父皇啊!……疼啊!……您让贱婢把乳夹打开好吗!」万惠儿用尽全身力

气才从嗓子里挤出这句话,乳房顶端的奶水已经把皮肤顶到了马上要破开的程度,

而更加痛入心扉的,则是乳房后部那些被挤压的奶水,几乎顺着她的肌肤和血管

渗入了她的五脏六腑之间,她甚至感觉自己口腔和鼻子中都有奶水的味道。

「打开那还有什么好玩的!」万惠儿的哀嚎对圣武帝来说根本没有丝毫的作

用,他知道万惠儿乳头根部的乳夹根本不是靠蛮力可以解开的,如果不打开机括,

就算真的把万惠儿的奶子捏爆,那个乳夹也会纹丝不动。

「可是!啊……父皇!如果贱婢奶子这次被捏爆了,下次父皇您就没得玩

了啊!」圣武帝还在一下一下犹如打桩机一般在万惠儿的阴道抽插着,手上的

力道也丝毫没有减弱。

万惠儿知道自己唯一的用处就是做圣武帝的玩物,容嬷嬷告诉她,整个内城

乃至整个天下,所有人在圣武帝心中都只是个物件,而她们这些女人,更加只是

个玩物,如果能讨得皇上的开心,就能做一个高级的玩物,但是要是皇上不开心

这玩物可就马上变成死玩物了。

所以哪怕现在全身上下疼痛不堪,奶子几乎要被捏爆,万惠儿也不敢有一丝

一毫的反抗,只是希望圣武帝可以稍微对她轻一点,不要把她变成一次性的玩具

圣武帝看了看万惠儿的右乳,整个乳房顶端的皮肤已经被挤压成紫红色,而

在紫红色的皮肤下面,翻滚的乳汁如同江河一般冲撞着接近透明的皮肤,如果再

捏上两下,估计这个奶子真的会『彭』的一声爆开。

如果是一般的女,圣武帝哪里会管她们的死活,肯定会再加几分力道,看

看这巨大的奶子爆炸开来后是炸出来奶水呢?还是血水呢!

可是这万惠儿怎么算也是自己的骨血,真的一下子玩死了,圣武帝还真有点

舍不得!

但是叫皇帝现在放开她的乳夹让她出奶,他又感觉玩的不够尽兴,真是有点

让人左右为难。

「皇上,老奴有办法!」

看到圣武帝有些为难的样子,缩在墙角的怀恩立刻又站出来了。

「说!」圣武帝根本没有当这个老东西存在,还在努力的耕耘着。

「奴才这有太医院新开发的金身露,只要滴到皮肤上面,立刻能将人的皮肤

韧性在短时间内提升几十倍,到时候别说万岁爷您捏几下,就算拿断龙石压下来,

小主这对奶子也只会被压成纸片,绝对不会碎开。」

「如此好药,还不速速用上!」圣武帝听到怀恩这么说,双手抓住了万惠儿

的两只大乳将她整个人调换了过来,万惠儿整个人又被圣武帝用把尿的方式抱进

了怀里,巨大的阳具插入深处,像个把手似得把她这个娇艳玩具娃娃牢

牢的固定在皇帝的身上,一双无以伦比的巨乳颤巍巍的耸立着。

万惠儿知道自己已经逃不脱被蹂躏的命运了,过度的惊吓使得她全身的肌肉

开始痉挛,子阴道更是被惊吓的紧缩起来,将圣武帝的阳具紧紧的包裹住,

两个奶子更是吓得到处颤抖,可是她还是努力的挤出一丝媚笑:「贱婢谢父皇恩

典!」

圣武帝本来都以为这个私生女会大声抗议了,没想到她竟然如此识趣,不由

得在心中对万惠儿加了一丝印象分。

怀恩出手如风,将太医院新制的金身露滴到万惠儿的双乳上面,然后又瞬间

隐退了出去,仿佛根本没有存在过一般。

圣武帝双手狠狠的抓住万惠儿的双乳大力的捏了一把,只听到万惠儿一声凄

裂的惨叫,两只乳房瞬间被他捏成了葫芦。

万惠儿的整个乳房被一下子分成了三截,前方是滚圆滚圆的乳房乳房顶端

的金色玫瑰还在尽忠职守的保卫着她的乳头,哪怕后方已经被挤压成圆球,两个

金色的玫瑰花还是那么的娇艳,丝毫没有改变。

乳房中部则被圣武帝的大手一下子握成了圆柱,但是紧接着巨大的弹性从乳

房上传了过来,就连圣武帝的神力,如果不运内力感觉都会被推开,由此可想而

知这对巨乳的弹性有多么的巨大。

而整个乳房根部,则完全的变成了一个蒙古包的形状,满溢的奶水在万惠儿

整个身体内来回流窜,没有宣泄口的乳汁,现在如同奔涌的河水,在四处撞击万

惠儿的每一寸肌肤,以求找到突破口。

哪怕被容嬷嬷已经整整调教了三个月,这种非人的疼痛还是让万惠儿哭了起

来:「父皇啊!5555疼啊!5555555!您绕了贱婢吧!」

可是她的哀嚎更加的刺激了圣武帝的施虐心态,他快乐的犹如小孩子得到了

玩具一般,双手将万惠儿的巨大双乳捏成各种各样的形状。

随着圣武帝的双手越来越用力,万惠儿的惨叫声也越来越凄惨,她现在感觉

自己就像一只即将被玩坏的玩具,也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撑得下去。

阴道和子已经被阳具冲击的失去了知觉,而那一对傲人双乳,现在则成了

她痛苦的源泉,如果不是金身散的药效,万惠儿可以肯定自己的奶子一定早就已

经被捏爆了,而现在,她真是宁肯死掉也不愿意遭受这样的折磨。

胸部奶水死活得不到宣泄的出口,而这些天喝下的生乳汤又开始发挥作用,

源源不断的生出乳汁,她现在的胸部已经又膨胀了一圈,本就已经达到极限的乳

房,现在又增添了这么多生力军,不仅仅她的胸部,她的整个胸腔都开始变得鼓

胀起来,那是无处可去的奶水,终于侵入了她的肺腑之间。

她感觉自己就要死了,就连挣扎都没有了力气,奶水被圣武帝挤压的无处可

去,只有侵入她的内脏,她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现在血管内流淌的都是乳汁,如

果从前方看过去的话,万惠儿的一双大眼都已经开始充满了白色的斑纹,这是乳

汁无处可去,已经侵入了她身体的每一寸。

当圣武帝再一次加大力道死命的捏下她的乳房时,仿佛破闸的山洪般,万惠

儿的鼻孔内瞬间喷出两道奶箭,然后紧接着,从她的口中,耳孔内,甚至两眼之

中,都大量的往外开始喷射出奶水

这是她的身体再也无法承受这些乳汁了,所以只好从她的七窍内倒灌出来,

而她的下体,则因为怀恩早就叫容嬷嬷封住了,不然这些奶水早就会从她的肛门

和尿道喷出来了。

对于万惠儿的七窍喷奶,圣武帝感到无比的好玩,他更加变本加厉的挤压着

她那已经膨胀到可怖的乳房,一道道奶水犹如喷泉般从万惠儿的口中射出。

片刻,万惠儿已经处于濒死的状态,她已经无法再发出一丝的声音,也无力

动一下哪怕一根手指,只有圣武帝每次大力压榨她的乳房时,她才会神经反射般

的张开小口,从中喷出一股奶水来。

看到万惠儿已经气若游丝,圣武帝一边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一边用双手抓住

了万惠儿的两只乳头,呈螺旋般扭了起来。

瞬间万惠儿的乳房就被圣武帝拧成了麻花,滔滔不绝的奶水从她的口中喷射

而出,万惠儿的四肢都绷的笔直,阴道口和子口猛地收缩,两只眼睛也顿时张

大到极限,整个人透露出不自然的粉红色。

这是『回光返照』的迹象,没有那个正常的女人能够忍受这样的虐待还能活

下去,但是对于圣武帝来说,这个女儿使得他有了继续玩耍下去的价值,他也就

不会容忍她就这样死掉。

一股纯阳真气立刻护住了万惠儿的大脑和心脉,以圣武帝的神功,他甚至可

以在人死后数个时辰内还把人救活,但是一个活蹦乱跳的万惠儿却不是他现在需

要的。

他现在需要的就是一个发泄玩具,一个垂死挣扎但是却不会完全断气的完

玩具,所以他才会吊着万惠儿一口气,等他玩完了,自然会有太医院的人接手

治好她的。

圣武帝足足拧了万惠儿的奶子有好几分钟,将那巨大的乳房都拧成了长条状,

万惠儿也足足喷了有好十几斤的奶水,将整个大殿的地面都洒的到处都是。

圣武帝再次狠狠的拧了拧万惠儿的乳房,她的两只乳房被圣武当成了毛巾一

样扭了起来,本来一对硕大的乳房已经变成了棍状的毛巾。

万惠儿只是张大了口腔,可是已经没有奶水能吐出来了,圣武帝刚才的暴虐,

已经透支了她整个身体的活力,她现在就是一个坏掉的玩具娃娃,不要说思考,

连神智都已经没有了。

圣武帝放开了双手,两只乳房飞速的旋转着恢复回来,不过本来那一对洁白

的浑圆的充盈的巨大乳房,已经犹如泄了气的皮球般瘪了下来,本来那一对傲然

挺立在万惠儿胸前的完美巨乳,现在拖拉拉的挂在她的胸口,像两只破掉的皮口

袋,乳房上面到处是一道道的伤痕,那是被巨力扭曲后的结果。

圣武帝大喝一声,他那尺余来长的阳具竟然又猛地粗大了一圈,直接捣进了

万惠儿的子深处,狠狠的顶在她的卵巢上面,从万惠儿的肚皮上面,都可以清

晰的看到他阳具的轮廓。

他又狠狠的用力捣了几下,龟头敏感点被子内的寒气深深的侵袭着,圣

武帝再也锁不住精关,一下子在万惠儿的子内射了出来。

狂暴的精液瞬间挤满了万惠儿那小小的子,将她的肚皮狠狠的撑了起来,

过了半响之后,圣武帝才把万惠儿从自己那已经半软的阳具上拔了下来,发出

『波』的一声。

尽管万惠儿的子已经被圣武帝的精液完全的灌满,但是因为口还是处于

紧致的状态,因此哪怕圣武帝将阳具拔了出来,却也没有一点精液从她的阴道

滴漏出来,还全部安安稳稳的赖在她的子内,撑得万惠儿那纤细的腰肢微微发

鼓。

圣武帝顺手将这个被自己蹂躏成一滩烂泥的女儿仍在地上,他还有一大堆的

军国大事需要处理,自然没时间在这照管这个女儿

「封美人!」

「老奴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