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绿色的爱情】(12)

【深绿色的爱情】(12)

***    ***    ***    ***

(十二)重逢之欢(中)

「求求你给我个机会!不要再对爱说无所谓!留下了太多伤悲!告诉我你到

底爱着谁!」

KTV包间里,阿哲完全不在调上的大嗓门儿,几乎响彻了整个三楼,好在

这个时间段里基本上没有其他顾客,不然的话,以阿哲的鬼哭狼嚎,估计会把其

他人都给吓跑。

茶几上,已经摆放了不少的空酒瓶,吴郡和李文涛还坐在那里胡喝海吹,丝

毫没有要停下的意思,倒是那个叫张洋的已经完全喝醉了,此时正躺在沙发上呼

呼大睡,也实在难为了他,在阿哲的狼吼声中居然还能睡着,看样子真是醉的不

轻。

回到唯依身边坐下,我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心跳依然很快,刚刚和阿哲一

顿乱吼下来,而且又喝了不少的酒,久违的兄弟重逢让我们两人都相当兴奋和高

兴。

「怎么样唯依,你还好吧?」我看向身边的唯依,在这半个小时里她也多少

又喝了两杯。

「嗯,还好,只是稍微有一点热,云斌你不用担心我的。」唯依的脸色已经

一片绯红,意识倒还算的上比较清醒。

「那要不要出去走走,透透气?」听到唯依说热,我的目光不由得落在了她

的一字肩领口里,完全裸露在外的性感锁骨,以及隐隐可见的深邃乳沟。

「不用啦,没事的,嘻嘻。」

「不要勉强自己。」

「我知道的,放心吧,我真的没事。」

看了唯依的领口两眼之后,不止是唯依感觉到热了,就连我的喉咙也是感到

有些发干,如果不是此刻在场的还有其他人,恐怕我早已经忍不住把唯依给就地

正法了。

「哎呀,文涛,不行了,我得先去放个水!」这时,坐在我和唯依里面的吴

郡突然站起了身子,向门外走去,看样子是要去洗手间方便。

经过我和唯依两人的时候,吴郡早已喝的通红的脸上,一脸淫荡笑容的看着

唯依,随后又莫名其妙地看了看我,眼神里似乎略带深意,最后倒是什么话也没

说,在我和唯依疑惑的目光中走出了包间。

「这家伙,也不知道他刚刚是不是又在脑子里意淫你了。」看到吴郡走出门,

我忍不住在唯依耳边说道。

「嘻嘻,云斌你不要说的这么难听好不好。」酒精的作用下,唯依红彤彤的

脸蛋上,双眼中竟显现出些许媚态。

可能真的是喝了太多红酒的缘故,今天的唯依与以往比起来,似乎稍微放开

了一些,至少不会因为我的几句话就害羞到不好意思看我了。

我撇了撇嘴,没有再说什么,耳边继续回响着阿哲的歌声,顿时感觉脑袋又

晕又疼,于是只好靠坐在沙发上,轻轻闭上了双眼。

过了没多久,我突然感觉到唯依在身旁轻轻推了几下我的胳膊。

「怎么了,唯依?」睁开眼,我重新看向唯依。

唯依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反而把手中亮着屏幕的手机慢慢伸到了我的面前,

低垂着脑袋满眼含羞。

「来男洗手间,里面没人,我在最里面的隔间等你。」

这是……等等,发件人是吴郡!?

我的精神瞬间清醒了大半,目光惊讶的看向唯依,随后更是很快就明白了过

来是怎么回事。

吴郡居然在这个时候约唯依去男洗手间?这不是摆明了要在洗手间里操唯依

吗?

「我就说这家伙又有坏心思了吧。」明白了情况之后,我轻笑着对唯依说道。

「那我应该怎么办呀,云斌?」唯依的脸上除了紧张,便只剩下羞涩。

「嗯……怎么办,那就要问唯依你自己了,难道你可以接受在洗手间里和他

做吗?」

我猜想唯依应该是不会答应的吧,虽然我的心里其实还挺想让她去试试的,

毕竟从半个多月前我就想让唯依再约吴郡出来一次了,只是她一直都没有答应我,

而今天的这个机会倒是刚刚好,可惜就是在KTV这种环境下,以前的唯依可是

从来都没有尝试过这种体验

听到我的反问,唯依没有立即给我回答,反倒若有所思的低下了头去,好像

是在认真思考我的问题。

不是吧,难不成唯依你还真的在考虑答应他吗?这可是在KTV里,我此刻

还在你的身边呢,你真的能做出这么大胆的事情?

「要不……」片刻之后,唯依抬起头重新看向我,满脸的红晕让我分不清到

底是醉意还是春意。

「我答应他?」

「你真的敢那么做?」

「我也不太清楚,那要不……要不还是云斌你帮我拿个主意吧。」

「这……」

结果,问题还是抛给了我吗?可是我该怎么抉择呢,刚刚唯依所做出的决定,

是她内心的真实想法吗?她居然真的想要去洗手间里和吴郡做爱?虽然这和以往

的唯依比起来好像开放了不少,不过,这不正是我心中期待她慢慢变成的样子吗?

「那你是真的想去吗,唯依?」

「也不全是,主要还是因为云斌你肯定是想让我去的,对吧?」

「这个……你也知道,我早就想让你和他再联系一次了……」

「嗯,我知道,所以我才会想,要不然就刚好借着这次机会再满足一下云斌

你吧,嘻嘻。」

「真的吗?那唯依你不会在意洗手间那种环境吗?」

「我……我好像……我怕如果说出来的话,云斌你会认为我变坏了……」

「呵呵,是吗,那不是刚好吗?我一直都是想让唯依你变成一个坏女人的呀。」

「哎呀讨厌,云斌你怎么可以这么坏呢……」

唯依嘤咛一声,轻轻倒在了我的怀里,看的出来,即使是借着酒意,唯依也

还是非常放不开的那种女生,不过今天的她确实喝了不少的酒,看来我和阿哲的

兄弟重逢也着实感染到了她的情绪。

「那么唯依,你到底想要跟我说什么呢?」怀抱着唯依的娇躯,我在她的耳

边问道。

「就是……其实我还挺想试试在洗手间里的……」

唯依后面的声音已经小到几乎让我听不出来,脑袋更是一个劲地向我的怀里

鉆,不过我还是听明白了她的意思。

「哈哈,原来唯依你现在也会有这种坏心思了啊,看来你真的不纯洁了哦。」

「哎呀讨厌,云斌你不准笑话人家,还不都是因为你一直跟人家说些关于你

绿帽心理的事情,而且当初还非要把人家送到吴郡手里……」

「嘿嘿,所以你现在就喜欢上这种感觉了?」

「才没有呢,人家只是……只是会偶尔控制不住的有一些小想法……」

「就比如说现在吗?」

「嗯……」唯依的声音,几乎细不可闻。

「呵呵,那既然这样我也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唯依你赶紧去吧,不然一会

儿吴郡该等急了。」

「哎呀你真的好讨厌……」

「哈哈哈。」

得知如今的唯依已经经常会有自己的一些情趣小念头,我的心情顿时大好,

我知道,这是唯依在心理上终于有了至关重要的一大进步!

「可是,阿哲他们……」没一会儿,唯依幽幽的声音,再一次从我的怀里传

来。

原来唯依还在担心阿哲他们几个啊,说的也是,如果被其他人发现了唯依和

吴郡的情,那么场面想必会是十分尴尬的。

回过头,我看了看身后的几人,那个叫张洋的依然躺在沙发上睡着,看样子

一时半会还醒不过来,而李文涛则在吴郡出去之后就离开了座位,走上前和阿哲

一起扯开了嗓门乱吼,丝毫没有闲心注意到我们这边的情况。

「没关系,他们都喝多了,不会注意到你离开了的,如果一会儿真要问起来

的话,大不了我就说你去洗手间了。」

「哦,那……那我真的要去吗?」

「嗯,去吧,反正你和他又不是第一次了,只不过是换了个环境而已。」

「嗯……」

我的心里,感到深深的幸福与抑制不住的窃喜,看来经历过前两次和吴郡的

偷欢,以及之前被黎冰的醉酒,如今唯依面对出轨的心态,真的已经在潜移

默化间慢慢发生了改变,这对于我这个绿帽癖来说,无疑是相当幸运的事情吧?

我在唯依的耳边轻声倾诉着自己心里对她的深深爱意,同时也在不断鼓励着

她,夸赞她如今越来越性感开放,越来越具有成熟大胆的想法了,结果逗的唯依

的脸颊越发羞红。

「那我真的要去了,坏蛋。」

「嗯,去吧,再不快去的话,唯依你心里就该要急坏了吧?」

「讨厌,人家才没有呢……」

虽然嘴上还是不好意思承认,可是今天的唯依,显然已经和前阵子一直拒绝

我要求的那个时候不太一样了,今天的她,似乎变的开放了许多,妩媚了许多…

在我的目送下,唯依终于无比羞涩的走出了房间,去洗手间里找吴郡挨操了,

在临出门的时候,唯依回过头来看向我的那一眼,眼含春情,妩媚动人的模样,

在我的脑海里久久挥之不去。

唯依出去之后,我的心情无疑是兴奋中夹杂着急切的,既想让唯依在洗手间

里被吴郡狠狠地操弄,又想要亲临现场,亲眼目睹发生的一切,毕竟以前我只是

在电话里听到过吴郡对唯依的操弄而已。

可恶,如果真的能够亲眼看到一次吴郡对唯依的凌辱,那该多么让人激动啊!

可是……眼前还有阿哲他们两个。

不过,就算这个时候我偷偷离开的话,他们应该也不会注意到我吧?

看着阿哲和李文涛两人依然还在声情并茂的狂吼着,我心里对于此刻洗手间

里正在发生的情况,越来越感到好奇,屁股更是已经快要坐不住了。

眼看时间无比缓慢的过去了五分钟左右,也不知道唯依此刻是不是已经在洗

手间里被吴郡的大鸡巴给插入了……妈的!真的好想要知道那边的战况啊!

不行!这么千载难逢的机会,我真的不能这么轻易放过,我必须要去看一眼,

哪怕只是一眼!

终于,在唯依离开后五分钟左右的时间,我再也坐不住了……

包间里,阿哲和李文涛两人惨绝人寰的嘶吼声还在继续,而我已经悄悄溜出

了门,轻步走在空无一人的走廊上。

走廊尽头的洗手间,距离我们所在的包间比较远,所以当我走到这里的时候,

包间里阿哲他们传出来的噪音明显已经小了很多。

没有直接走进洗手间里,我站在男洗手间的门外,竖着耳朵努力想要听清清

楚里面的声音,不过却并没有听到什么,于是我只好大着胆子探进头去,小心的

打探着洗手间里面的情况。

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怎么回事,难道唯依和吴郡他们两个人不在这里吗?

「嗯……你轻点儿吴郡……」

「别墨迹了,赶紧转过身去趴好,刚刚差点就被你给吸出来了,唯依你的小

嘴可真是越来越骚了!」

就在这个时候,男洗手间最里面的那个隔间的门内,突然传来了一男一女的

对话声,而那两道声音明显就是吴郡和唯依的!

对了,刚刚吴郡发给唯依的短信上就说了会在最里面的隔间里等她,看来他

们这个时候就在那里面呢。

回过头观察了一下身后的情况,没有一个人影,于是我强压下心中的紧张,

大着胆子缓步走进了洗手间,在唯依和吴郡毫不知情的状态下,轻声走进了他们

旁边的那间隔间,然后慢慢关上了门。

顺利做完这一系列动作之后,此刻站在隔间里的我,仍然能够感觉到自己的

心头正在狂跳,而且呼吸都有些困难,明明已经紧张到在胸口憋着闷气,可就是

不敢深呼吸喘出来,生怕会被隔壁的吴郡听到。

「啊……」就在这个时候,隔壁突然传来唯依的一声惊呼。

「噢……真的是又湿又紧,唯依你今天好像很饥渴啊?」

「嗯……没有……人家才没有呢……嗯……你轻点儿……吴郡……嗯……」

看来就在刚刚,唯依已经又一次被吴郡的大鸡巴插进小穴里了吗?

意识到隔壁此刻正在发生着什么,我心中那份紧张的情绪瞬间被兴奋所取代,

犹豫着,纠结着,但最后还是忍不住抬起脚,轻轻踩在了身后的马桶上……

视线越过隔间中间的隔板,我偷偷露出脑袋,从隔板上方看向隔壁,仅仅是

一眼,我就感觉到自己胯下肉棒噌的挺立起来,刚刚的紧张情绪更是早已忘到

了脑后!

隔壁,唯依的双手扶在抽水箱上,上身的一字肩红色上衣领口已经被拉到了

胸部以下,露出一对仅贴着胸贴的饱满双乳,下身的蕾丝短裙则被推到了腰间,

黑色的蕾丝内裤被轻易的拨到了一边,一根长长的鸡巴从身后在唯依的小穴里缓

慢进出着,带出一丝丝淫水,已经有些站立不稳的脚上还穿着那双红色的高跟鞋,

配上双腿上的黑色丝袜,勾勒出一幅无比淫荡的画面!

这就是唯依被吴郡的肉棒插入的画面吗?我终于看到了,终于亲眼看到了!

「你刚刚叫我什么,唯依?我说没说过以后只要我操你的时候就必须叫我主

人?」

「啊……不要……好深……吴郡……人家……」

「你说什么?还叫错是吧?」

正当我满足于眼前所看到的这一幕淫秽画面之时,吴郡正在唯依身后扶着她

纤细的腰肢,一下又一下用力抽插着唯依湿嫩的小穴,以示对唯依的惩罚。

「哦……不……不要……人家错了……人家知道错了……啊……主人……是

主人……慢一点儿啊主人……」

「这还差不多,我就说唯依你今天好像有些不太一样啊,不仅下面的小嘴湿

的要命,而且上面这张嘴也老实了不少啊,怎么,是不是想我了啊?」

「嗯……没有……才没有……嗯……主人你胡说……嗯……好深……顶到里

面了……嗯……」

「呵呵,看来我刚刚判断错了,唯依你上面的这张嘴还是比较硬啊,那我就

帮你男朋友好好调教调教你,看他以后还怎么和你在我面前秀恩爱!」

「啊……不要……主人……太深了……你的太长了啊……啊……顶的太深了

啊……」

唯依今晚的状态,确实有些出乎我的意料,看来女生欲望之门一旦被打开,

那么接下来的开启速度明显不是男人所能够预见到的,不过让我完全没有想到的

是,吴郡居然会在这种时候提到我,而且听起来他还在对午饭时候的事情耿耿于

怀。

「嗯……人家……人家才没有……和他秀恩爱……哦……你乱说……」

「还不承认?之前在饭桌上的时候,你男朋友不光和你秀恩爱,而且还他妈

的敢怼我,操!结果你现在还不是在背着他让我操,傻逼一个还把你这个骚货

成是块宝呢,呵呵呵。」

「嗯……不……不准你再说云斌了……嗯……」

「哎呦,小骚货你这是不满意我说他了吗?那既然你这么爱他,就别跑过来

被我的鸡巴操啊,明明就是个骚货,还在这跟我装什么清纯!」

「唔……啊……不……不要……不要说他……不准你这样说云斌啊……啊…

…不行了……人家受不了了呀……」

「我操!这么紧?怎么感觉我一说你男朋友你这小骚货就更兴奋了呢,下面

夹的我好紧啊!」

「啊……不行……人家……人家也不知道……今天……今天突然……好想要

……唔……」

「啊!妈的夹的太紧了,你果然就适合做我的性奴啊,以后就老老实实的给

我操,听到了没有?」

「嗯……啊……是……知道……知道了……啊……插的太深了……真的太深

了啊……」

这么高强度的抽插,真的不会把唯依的小嫩穴插坏吗?而且今天的唯依果真

是放开了好多,就连吴郡侮辱我的言语她都会感觉到兴奋,只是不知道她是真的

喜欢听到这些,还是更多的在配合吴郡呢?

唯依胸前的胸贴,已经在身后吴郡的一边操弄一边揉搓之下掉在了地上,一

丰满乳房完全被身后的吴郡抓在手里,肆意揉捏的同时,下身狠狠撞击着唯

依挺巧白皙的双臀,不断发出淫靡肉体撞击声和淫水声。

「啪啪啪啪啪……」

「啊……感觉……每一下都在顶到最里面……嗯……好像一直在高潮一样…

…唔……好舒服……」

「那你喜不喜欢这样啊,骚货性奴?是不是比你那废物男友让你满足多了

啊?」

「呜……不……不知道……人家不知道……呜呜……」几乎被大力抽插到快

要站不住的唯依,口中竟然已经开始出现了哭腔。

「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吗!如果你不知道的话,那为什么我一找你你就老老

实实跑过来了啊,是不是因为刘云斌那小子平时根本就没有喂饱过你啊!」说话

的同时,吴郡抽插的力度进一步加大,顿时把唯依干到双腿发软,差点儿站立不

住摔倒。

「啊……不行了……要到了……要到了啊主人……啊……快……快点……再

快一点儿……哦……」

「想要我快点是吧?那你就回答我,你是不是更爱我的大鸡巴啊,你男友

云斌他到底是不是个没用的废物啊!」

「啊……是……是啊……快……人家爱你……爱你的大鸡巴……啊……快一

点儿啊……快一点啊吴郡主人……」

「我操,今天真是太他妈的爽了!看我不操死你这个骚货!」

「啪啪啪啪啪!」

「唔……来了……来了……嗯……」

天哪,眼前的唯依,真的还是我记忆中的那个清纯女友吗?恐怕此刻的她,

真的已经完全陷入到欲望的海洋里了吧?

「噢!好紧,骚货你今天的高潮好强烈啊,我的龟头被你喷的好爽!」

已经停下抽插的吴郡,胯下肉棒依然紧紧插在唯依的小穴里,感受着唯依

高潮带给他的异样舒爽,而我更是早就把自己的肉棒从裤子里拿了出来,看着

唯依在吴郡的淫下达到高潮的魅惑模样,无比兴奋的狠狠套弄着。

就在这个时候,当我和隔壁的唯依还有吴郡三人纷纷陷入了舒爽无比的享受

中时,一道不和谐的声音,突然在此时安静下来的洗手间里响了起来。

「我操,吴郡,你在里面和谁操逼呢,该不会是唯依吧?」

这个声音是……李文涛!?

糟了,他是什么时候进来的,我居然一点都没有注意到!

下意识的迅速低头,在听到李文涛声音的那一刻,我已经赶紧缩回了身子

生怕他会发现我的存在,可是从他刚刚的话里我已经知道,至少他已经发现了正

隔壁和吴郡偷欢的唯依的存在,那么接下来,唯依和我,该怎么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