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混血女友】15

【我的混血女友】15

(十五)姐妹

告別了跟我一直亦師亦友的白老師,讓我這幾天都有些傷感,不過隨著考試

結束,假期也來了,不敢說榮歸故里吧,但我考試第一名的成績估計也足以讓父

母高興好一陣子了。

我正在宿舍上網搶著火車票,已近年關,春運小高峰已經開始了,還好學校

放假比較早,不然真不知道能不能搶到回家的票。

這幾天宿舍都只有我一個人,錢多多的早早就坐飛機回家了,耗子和彪哥卻

不知跑到哪鬼混去了。我正猶豫著要不要幫耗子也訂張票,他和彪哥就嘻嘻哈哈

的回到了宿舍

我頭也不回的問道:「耗子,放假回家不?我正在訂票。」

耗子坐到了我的身邊,說道:「回,怎麼不回?第一個假期嘛,肯定要回家

看看的。不過這次,你得幫我訂兩張了。」

我有些疑惑,問道:「哦?還有朋友?」

耗子突然用一種牛逼閃閃的目光看著我,得意的說道:「兄弟這不給你找了

個弟妹嘛!放假帶她回去玩玩。」

啊,怪不得幾天不見人,沒想到耗子都找到女朋友了!不過想想也是,我們

這幫子人現在在學校可是風雲人物,耗子也算是個小頭馬,加上他嘴巴又甜,找

個女朋友也不足為奇。

我心想這可太好了,耗子有了女朋友,就不會再惦記著馨兒了,於是笑呵呵

的答道:「兄弟可以啊,什麼時候把她帶來給我們看看,我這就幫你訂上票。」

耗子顯得很開心,拍著我的肩膀說道:「好說好說,下午我就帶她過來。」

訂好了票,我又轉頭看向彪哥:「彪哥,你回家不?還有空座,我幫你訂了

吧!」

彪哥正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嘴裡叼著煙,答道:「不用了,我一個小弟硬

要客氣,幫我弄了張機票,下午我就走啦!」

當了大哥就是不一樣,有人巴結. 不像我們這些人,雖然表面風光,其實撈

不著多少便宜。

正說著,我就接到了馨兒的電話:「老公,火車票多訂一張呀,妍姐姐說要

回去跟我們玩兩天再回家。」我暈,這陸佳妍大過年的不趕緊回家而要跟著我們

去玩,這回可熱鬧了。

我應承下來,趕緊又訂了一張票。

下午我和耗子到機場送走了彪哥,現在宿舍就剩下我們兩個人了。我收拾著

行李,耗子卻在一旁玩著電腦,我問道:「喂,你還不快收拾東西?明天一早我

們可要走了。」

耗子正玩得興起,看也不看我的說道:「沒事兒,有人幫我收呢!」

真是說曹操,曹操到,宿舍的門響了。見耗子沒有起身的意思,我便放下了

手上的活,過去開了門.

門外站著的,是一個嬌小玲瓏的妹子,「曉華,來了啊?快進來!」耗子興

奮的對門口的女孩說道。

現在是假期,學生都走了大半,宿管也不怎麼管了,所以眼前的女生才能走

進男生宿舍,想必她就是耗子的女朋友吧!

我打量了她一番,更加堅信了一個傳說:每個人在造出來的時候,都被上帝

劈成了兩半,而我們落地以後就要去尋找自己的另一半,有的人找對了,有的人

找錯了,但不管怎樣,一定會有一個屬於你的另一半,我想耗子應該就是那個找

對了的人。

耗子要找到一個比他還矮的女朋友,可真不容易。眼前的女孩估計只有1米

5出頭,比耗子還矮上半個頭,而且兩人很有夫妻相,都是小小的眼睛。不過她

可比耗子好看多了,細細的丹鳳眼裡透著清澈的目光,她不僅身材嬌小,就連五

官也是玲瓏精緻,身上透著一股平易近人的氣息。

雖說這樣的女孩在M大可能算不上美女,但俗話說得好,每個女人都有自己

的美麗,這個女孩屬於那種很容易就能發現她美在哪兒的人,而且非常耐看,唯

一的缺點,就是她身上帶著一股股濃濃的村姑氣息。不過耗子能找到這樣的女朋

友,也真該回家給祖墳上高香了。

「喂!別一直盯著人家看啦!怪不得耗子說你也是個大色狼!」見我一直盯

著她,曉華有些害羞的說道。雖然她刻意的糾正著自己的發音,但那濃濃的方言

還是揮之不去。

耗子不是瞎扯嗎,我哪裡好色了?但我還是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機智的答

道:「沒有啦,我只是奇怪你是怎麼走進男生宿舍的。快請進. 」我做了一個邀

請的手勢,眼睛也不再看她。

「呵呵呵,開玩笑的啦,別當真。你就是紹偉吧?我叫陳曉華,耗子的女朋

友,以後請多關照啦!」陳曉華滿臉微笑的看著我,那笑起來的樣子頗有幾分馨

兒的神韻,耗子這傢伙,看來找女朋友都已經以馨兒為標準了。

寒暄了幾句,陳曉華就坐到了耗子旁邊,興緻勃勃的看著他打遊戲。我不再

打擾他們,開始收拾著自己的東西。

兩人就這樣玩了一個下午,動都不動一下,而我已經餓得肚子咕咕叫了,於

是我對耗子說道:「耗子,吃飯去吧,肚子餓了。」

耗子依舊陷在遊戲裡無法自拔,漫不經心的答道:「我們懶得出去啦,等下

幫我帶個便當吧,多謝啦!」

這傢伙玩起遊戲來估計姓什麼都不知道了,我也不想再管他們兩個,出門找

馨兒吃飯去了。

……

吃完晚飯,我跟馨兒纏綿了一會兒之後,各自回了宿舍,畢竟明天要早走,

今天得早點休息。

半路上我才想起耗子可能還沒吃飯,於是買了兩盒泡麵帶了回去。

我進門的時候,他倆總算是關了電腦. 此刻陳曉華正坐在耗子身上,小臉紅

紅的,不知道在說什麼情話。

見我進門,耗子叫道:「偉哥,你怎麼才回來,餓死我了,給我們帶了什麼

好吃的啊?」

又不是我不讓你吃,現在反倒來怨我了,我沒好氣的答道:「食堂已經關門

了,外面也沒什麼吃的,你們就吃點泡麵算了。」

耗子一臉的失望,陳曉華倒是很開心,她從耗子身上起來,說道:「沒事啦

乖乖,我給你煮泡麵,絕對比外面的便當好吃哦!」說著,她笑嘻嘻的接過了我

手裡的東西,然後開始在宿舍裡東翻西找的,把所有能吃的東西都翻了出來,還

真給耗子煮了一碗連我看著都流口水的泡麵.

原來陳曉華從小在農村長大,燒火做飯、洗衣服什麼的都是拿手好戲,當然

這都是後話了。

兩人說著情話,美美的吃了一頓,耗子滿足的拍著肚子,整個房間突然充滿

了戀愛的感覺,而我這個電燈泡則顯得愈發明亮。

我自知無趣,便翻到了床上,說道:「明早9點半的火車,你們可別睡過頭

哦,我先休息了。」其實我哪睡得著,畢竟已經晚睡慣了。

陳曉華收拾好了吃完的東西,又開始幫耗子打理行李,忙得不亦樂乎,儼然

一副賢妻良母的樣子,連我都不暗暗羨慕,馨兒要是這麼勤快就好了。

等他們收拾妥當,已經快11點了,但陳曉華絲毫沒有要走的意思,而是跟

著耗子去另一邊洗漱了。難道她今晚就要在這裡睡嗎?我心裡不知道為什麼有些

小小的期待。

我的猜測果然是對的,耗子關了燈,而陳曉華已經躺在他的床上了。我趕緊

假裝睡著,發出輕輕的鼾聲。

耗子躡手躡腳的鑽進了被窩裡,那邊頓時傳出了嬉鬧的聲音:「壞蛋,別摸

啦,紹偉還在呢!」

「怕什麼,他都睡得打呼了。快讓我好好親親. 」耗子猴急的聲音讓我有些

想笑。

沒一會兒,陳曉華拒絕的聲音消失了,取而代之是兩人親嘴的「滋滋」聲,

或許她本來也就沒想過拒絕吧!耗子這傢伙,色膽可真不小啊!

我也受到他們的感染,腦海裡浮起了馨兒火辣的嬌軀,悄悄用手握住了勃起

的下體.

「等等!去拿個套子啦,你下面髒兮兮的!」陳曉華突然發出一聲輕輕的責

怪,看來耗子要插入了。

一種偷窺的欲望油然而生,我悄悄扭過頭,藉著透過窗簾的淡淡月光,勉強

能看清兩人的輪廓。

耗子先是在自己的抽屜裡翻了半天無果,又悄悄來到我的桌前翻了起來。好

嘛!我說我的套子怎麼會用得這麼快,原來是因為這個傢伙!我暗暗心疼起自己

昂貴的杜蕾斯,因為生怕馨兒懷孕,我用的都是最好的套子,這對於我這個窮酸

的屌絲來說,可是一筆不小的開銷.

我的抽屜裡剛好有幾個贈送的散裝避孕套,耗子輕而易舉的就找到了,興沖

沖的拿了一個就回到了床上:「寶貝,這個可是螺旋的哦,今天晚上讓你好好爽

爽!」

拿著我的套子去幹自己的女朋友,還得意洋洋,耗子真是狗改不了吃屎,屌

絲就是屌絲.

正想著,耗子晃動的身影就已經把陳曉華剝了個精光,雖然我很想看,但無

奈她被耗子壓在身下,屋裡又黑,根本看不到,我也只好作罷,只能看著耗子搖

晃的屁股意淫一下下面女孩的樣子了。

漸漸地,陳曉華開始發出嬌喘,耗子也「嗯……嗯……」的喘著粗氣,肉體

摩擦的聲音傳到我的耳裡,無異於一劑春藥,我不加快了套弄的速度。

幹了一會兒,兩人換姿勢了,而我也終於能看清陳曉華的大概。她用觀音坐

蓮的姿勢坐在耗子身上,正賣力地晃動著屁股,我努力的看去,陳曉華胸前一對

跳動的乳房輪廓印入眼簾。別看這女孩個子小,胸卻發育得很好,從那份量上來

看,怎麼也有D罩杯吧!

兩人漸入佳境,床開始「咯吱咯吱」的響,陳曉華也將雙手放在了耗子的胸

膛上,便於下半身發力。

「哦~~好舒服!寶貝,你好會幹啊!」耗子享受著身上的佳人,開始說話

了。

「乖乖,你的雞巴好大,頂得人家舒服死了。」陳曉華附和著。

「哈哈,是我的大還是他的大啊?」耗子突然淫笑著說道。

「討厭,每次都要問這個,你的大啦!」陳曉華的語氣雖然帶著幾分責備,

但明顯的興奮起來。

「那下次回去,我和他一起幹你好嗎?一定讓你爽翻天!」耗子愈發得意。

「不行啦,他還不知道我在這裡找了男朋友呢!」陳曉華很是緊張。

我心想,耗子該不會是誘騙良家婦女吧?陳曉華似乎已經有男朋友了。他還

真是個畜生。

「那你以後會跟誰結婚啊?」耗子的聲音變得有些嚴厲。

「當然是你啦!我才不想回去呢,那裡窮死了,我要跟你到大城市享福。」

陳曉華似乎害怕耗子生氣一樣,更加賣力地扭動著屁股

「哈哈,那你的老相好不是氣死了?不過沒事,以後我一定會帶你回去讓他

操的,你不是說他最喜歡你的大奶子嗎?」耗子的話語真是變態.

「不,不給他操了,他每次都弄得我生痛。要不是家裡訂的娃娃親,我才不

會給他操呢!」

聽到這裡我才反應過來,原來陳曉華在農村老家訂了娃娃親,現在到了大城

市不想回去了,在M大跟耗子好上了。不過我想這個姑娘也真是傻,耗子雖然是

城市裡的,但也就屌絲一個,哪裡給得了她幸福,她一定是被耗子的花言巧語給

蒙蔽了。

雖然我很不屑耗子的這種行為,但那邊火熱的交合很快讓我不再去想這些。

隱隱約約的,我看見耗子抓住了曉華的乳房,貪婪的吸吮著,我突然回想起

了火車上的一幕,如果此刻耗子身上的那個人是馨兒的話……想到這裡,我如被

電擊一般,興奮得不得了,差點一下射到被子裡.

終於,兩人在一番激烈的肉搏中,同時高潮了。曉華明顯已經忘我了,發出

了足以讓隔壁聽見的聲音,而耗子的雞巴也在她的小穴裡不停地跳動。

……

第二天醒來的時候,曉華已經不在了,大概是很早就起床回宿舍去拿行李了

吧!

昨晚的一切還歷歷在目,導致不太會偽裝的我有些不敢看耗子的眼睛。耗子

倒是大大咧咧的,還故意當著我的面把昨晚用過的避孕套扔進垃圾桶裡,真讓我

懷疑他是不是故意的,他就不怕我揭穿他偷用我避孕套的事情嗎?

8點半,一行五人在學校門口集合了。陸佳妍和馨兒無疑還是最耀眼的,兩

人打扮得體,舉手投足間都散發著迷人魅力;而一旁的曉華則有些相形見絀了,

半土不洋的打扮加上矮小的個子,活像兩人的小僕從。

而她們三個人的舉動也頗有意思:馨兒依舊一副純真的樣子,對曉華這個嬌

小的姑娘愛不釋手,噓寒問暖;曉華則對面前這個混血美女不太感冒,眼裡甚至

充滿了妒火,不過對著一旁的陸佳妍,她卻大獻殷勤,彷彿真的把自己當成了陸

小姐的僕從;陸佳妍雖然表現得不明顯,但她眼裡分明是看不起曉華這個農村

姑娘的,她依舊一副大姐頭的樣子指揮著我們,只不過會時不時的偷瞟我一眼。

當然我們之中最高興的還是耗子,他沒想到陸佳妍竟然也和我們一起回去,

心得不得了,畢竟他還從沒有過如此接近陸佳妍的機會,況且身邊還有他朝思

暮想的校花馨兒以及自己的女友,耗子的臉上簡直樂成了一團花。

擠著人群,我們終於上了火車,雖然車上也很擠,但好歹有個坐的地方。

一路上陸佳妍都很興奮,原來她還沒坐過火車,頭一次的新鮮感讓她對什麼

都很好奇,不過我估計坐過這次以後,她不會再想坐第二次了,況且她跟馨兒說

的是,她是想體驗一下生活

一路上,我才發現陸佳妍真是個開心果,那開朗的性格以及寬廣的知識面,

加上頗為風趣幽默的說話方式,讓她成為了我們當中的QUEEN,一路上不僅

給我們帶來了不少笑料,也給我們增長了不少見識.

馨兒被逗得一直「咯咯」傻笑,根本停不下來,那天然呆的性格展露無遺.

而一旁的曉華則頗有心機,一直在勤手快腳的幫我們忙這忙那,不停附和著陸佳

妍,但她的馬屁確實拍對了地方,陸佳妍看她的眼神柔和了不少。

時間過得很快,到了該睡覺的時候了。本來我還很擔心耗子這傢伙會不會又

搞出什麼事情來,不過昨晚打的那一炮,似乎已經消散了他的精力,幾個人也很

累,倒頭就睡。

這一趟旅途,確實很愉快,我第一次覺得有點喜歡坐火車了。

……

陸佳妍昨晚明顯沒睡好,黑著兩個大眼圈,看來嬌貴的大小姐還是習慣不了

在搖晃的火車上睡覺. 不過已近目的地,她還是顯得很興奮,同樣興奮的,還有

曉華.

雖然同是興奮,但兩人的心境卻完全不同,我的故鄉K市只能算個三線小城

市,對於陸佳妍來說,這叫下鄉,而對曉華來說,這叫進城。

火車懶懶的發出了汽笛聲,終於停靠下來。現在的K市,氣溫已經很涼了,

對於從L市這個熱帶地方過來的人,三個女孩略顯單薄的衣服已經開始讓她們瑟

瑟發抖了。

因為我和耗子家是兩個方向,所以出了車站後,我們就兵分兩路了,盡管耗

子是那麼的依依不捨。

回家路上,陸佳妍一直在跟馨兒商量買點什麼東西好,而我則給家裡打了電

話:「媽,我們剛到,馬上就回來啦,今天可是有貴客哦,你多弄點好吃的。」

遊子歸家,父母是最開心的人,雖然我算不上遊子,但半年沒有回來,也讓

家裡的老兩口很是期盼了。

進了家門,馨兒就撲到了母親的懷裡,噓寒問暖的說著話,而陸佳妍則是極

有禮貌的跟我的父母打著招呼。

「小偉,快招呼你的同學過來坐,茶都泡好了,就等你們呢!呵呵!」父親

的臉上少了許多嚴厲和死板,增添了一些慈祥,我突然覺得他真的老了。

馨兒嘰嘰喳喳的跟母親訴說著學校裡的見聞,陸佳妍跟父親探討著K市的風

貌,整個氣氛其樂融融。我突然覺得好幸福,如果我們真的是一家人就好了。

晚飯時間到了,母親果然下了血本,山珍海味的弄了一桌子菜,看得我和馨

兒食指大動,好久沒有吃過母親做的菜了。

父親喝了一口酒,說道:「陸同學,快嚐嚐這些菜合不合胃口。自從小偉走

了啊,他媽飯都不煮了,手藝也荒廢了,要是不好吃,你可別見笑啊!」父親似

乎很是喜歡陸佳妍這個長得漂亮又很有家教女孩

陸佳妍夾了一大筷子菜送進嘴裡,說道:「伯父,您太客氣了,伯母這手藝

都能去當大廚了,我還沒吃過這麼好吃的東西呢!」母親在一旁「咯咯」笑著,

很是開心,催促我們幾個孩子趕緊多吃點.

從陸佳妍的表現來看,她確實很喜歡吃我媽煮的東西,在我印象裡似乎從沒

見過她吃得這麼多。馨兒也很是開心,不斷給陸佳妍碗裡加著菜,當然也不忘了

幫父親斟酒。我在一旁靜靜看著,這就是許久未嚐的家的味道。

晚飯已近尾聲,陸佳妍突然有些傷感的說道:「伯父、伯母,今天真是謝謝

你們,我好久沒有這樣一家人吃過飯了。我父母工作都很忙,他們從沒時間陪我

吃飯,所以再怎麼好的山珍海味我吃著都沒味道,你們不要再這麼破費了,只要

幾個簡單的小菜我也能吃得心滿意足。」

父親說道:「呵呵,謝什麼呀,來了就是自家人,看你們吃得這麼開心,我

們也高興,以後有時間多來家裡坐坐。」

馨兒也在一旁附和著:「就是啊,妍姐姐,乾脆以後放假你都跟我們回來好

了,不然你回家也是一個人冷冷清清的。」

馨兒話一出口,陸佳妍明顯的傷心起來,馨兒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趕緊打

了打自己的嘴。我這才知道陸佳妍為什麼放假不回家而是要跟著我們,肯定是她

父母工作忙,她回去也見不到他們,孤苦伶仃一個人還不如跟我們來玩。

吃過了飯,馨兒和陸佳妍幫著母親收拾好了東西,真沒想到嬌生慣養的陸佳

妍居然還會做家務。

「小偉啊,你準備帶你的同學去哪裡玩啊?」一家人在客廳裡喝著茶,父親

問道。

說實話,我還真沒想過這個問題,從小在K市長大,對故鄉的一切都有些麻

木了,實在想不出什麼好玩的地方,我尷尬的搖了搖頭.

「你啊你,都是大學生了,還這麼稀裡糊塗的。這樣吧,我給你們一個建議

好了。不知道陸同學有沒有聽過一句話,叫做『K市的山,L市的海』,離K市

一百公里的雲霧山可是很有名的景點呢!」

父親的話點醒了我,我怎麼把這茬給忘記了,到了K市,雲霧山可是必去的

地方啊!

陸佳妍點了點頭,答道:「嗯,我早就聽說雲霧山的雄奇俊美世間難尋了,

正好有這個打算。」

父親滿意的點點頭,說道:「哈哈,那就好。不過爬山是很累的,你們得作

心理準備哦!剛好我一個朋友是跑旅遊車的,我幫你們聯繫聯繫,你們就坐他

的車去吧!」

父親說得沒錯,想爬雲霧山,可不是什麼簡單的事情,就連我這個本地人,

也沒去過最高的入日峰,聽說想到那裡,需要爬整整兩天山。

陸佳妍答道:「那就多謝伯父費心了。」說著,她又從包裡翻出一樣東西,

遞給了母親:「阿姨,這次過來也沒什麼準備,一點小小的心意你可要收下。」

我放眼看去,這哪是什麼小小的心意,這簡直是價值連城的寶貝啊!陸佳妍

手心裡是一塊通透圓潤、翠綠無瑕的玉石吊墜,這個東西放到市場上,起碼也值

個幾十萬.

母親當然也知道它的價值,當即看傻了眼:「閨女,這可要不得!這可要不

得!你能來玩,阿姨就很高興了,還送什麼東西啊!況且還是這麼貴重的寶貝,

我不能要。」

雖然之前我就跟家裡打過招呼,說這次要來的同學是個超級土豪,但陸佳妍

這闊綽的出手,還是驚呆了父母

陸佳妍托起了母親的手,把玉放進了她的手心裡,微笑著說道:「這個東西

哪裡貴重啊?又不能吃又不能用,喜歡它的人就說它貴,不喜歡的人就說它一文

不值,誰能說清它到底值多少錢呢?所以阿姨你就別客氣了,收下它吧,這也是

我的一點小小心意,您不要,我可是會難過的。」

估計是之前陸佳妍跟馨兒商量好了,馨兒也幫襯道:「伯母,你就收下吧,

可別辜負了妍姐姐的一片心意。」

馨兒這個傻丫頭,常年住在國外,根本不瞭解玉的價值,估計又是被陸佳妍

給忽悠了,如果我告訴她這玉要幾十萬,她肯定也不會讓陸佳妍送。

父母都是老實人,雖然百般推脫,但哪敵得過陸佳妍伶俐的口齒,還是收下

了這件貴重的物品。

我粗略一算,加加我們家自己的財產,我瞬間就變成百萬富翁了啊!都說拿

人手短,母親明顯的換了一種眼光看待陸佳妍,她趕緊翻出了一套新的鋪蓋走進

我的房間,邊鋪邊說道:「小偉,你就去客房睡吧,你的床大一些,讓馨兒和小

陸睡這邊。」

我的親娘啊,一塊玉就把你打發了嗎?

父母已經養成了早睡早起的習慣,歡談一番之後,他們先去睡了,留下我們

三個還在聊天。

聊了一會兒,陸佳妍說昨晚沒睡好,想休息了,馨兒卻纏著她,要她陪自己

一起洗澡。我也見怪不怪了,因為我知道在宿舍她們倆也經常一起洗,馨兒真是

個離不開人的小孩子。

兩人進了浴室,我也放鬆了身體躺在沙發上,一路的顛簸還是挺累人的。

剛躺下不久,我的眼睛就快睜不開了,可此時卻聽見馨兒喊我:「老公,幫

我們拿一下包,藍色的那個。」馨兒真是沒心眼,在家裡也這麼喊我老公,讓父

母聽見怎麼好意思?

我艱難的直起了疲乏的身體,找到了那個藍色的包,送到了浴室門口。我剛

敲了敲門,馨兒就赤裸裸的從浴室裡跳了出來,搖晃著胸前的一對大奶子,開始

在我提著的包裡翻東西。

看著裸露的馨兒,我一下子起了反應,但嘴上還是說:「馨兒,你幹麼呀?

衣服也不穿就出來。」

馨兒也不管我,從包裡翻出了一盒東西,撕掉包裝,然後笑眯眯的對我說:

「怕什麼呀?要不是妍姐姐在,我還想讓你進來一起洗呢!」說罷又走回浴室

上了門.

馨兒這一系列動作可害苦了我,小弟弟已經站了起來。想著兩個絕世美女

裡面共浴,那香艷的畫面瞬間驅走了我的睡意,我站在浴室外,聽著她們嬉鬧的

聲音,一時不想離去。

我撿起了馨兒剛才丟下的包裝,仔細看了看:魔力挺豐胸劑。不是吧?馨兒

都這樣了,還需要豐胸?但裡面傳出的聲音立馬解開了我的疑惑。

「妍姐姐,你這個東西效果怎麼樣啊?」

「嗯,很不錯,抹了之後乳房脹鼓鼓的、熱熱的,就像在發育一樣。」這是

陸佳妍的聲音。

「哦,那給我抹一點嘛!我也想試試。」馨兒天真的說道。

「呵呵,你這個小奶牛,再抹是要長成什麼樣啊?我知道你想玩,來吧,你

幫我塗,還要負責按摩十分鐘哦!」

「再長大一些也沒關係的吧?反正小偉老公就是喜歡大奶奶。」

雖然不知道馨兒有沒有抹,但她們的對話已經讓我血脈賁張了。我抓起了籃

子裡馨兒帶著香味的胸罩,貪婪的聞著,另一隻手則開始套弄起火熱的肉棒

「馨兒……你好會揉哦……弄得我怪舒服的……」陸佳妍的聲音突然變得有

些迷亂.

「嘻嘻,舒服吧?我當然知道怎麼揉了,我也是女人嘛!」馨兒答道。

「那……那個……小偉也是這麼揉你的嗎?」陸佳妍的聲音變得有些羞澀。

「嗯……差不多吧,但是被男人揉的感覺不一樣呢!小偉老公還會用舌頭舔

人家的小乳頭,那種酥酥的感覺更舒服呢!」馨兒似乎也被撩動了春心。

「馨兒,男人的那個東西插進來是什麼感覺啊?」陸佳妍問道。

第一次會有些痛,但後面就會舒服了。男人肉棒又粗又硬,還燙燙的,

插在小穴裡面,整個人都是軟的,小肚子也會酸酸的,最舒服了。」馨兒似乎已

經發情,陷入了對肉棒的渴望。

「馨兒,除了小偉,你有跟別人做過愛嗎?」陸佳妍的聲音有些奇怪。

「肯定做過呀!但是現在沒有了,小偉老公不准我跟別人做愛了。妍姐姐

我告訴你個秘密,你別告訴小偉啊!」

馨兒緊張的壓低了聲音,而我的心也提了起來:「以前我在國外有個朋友

他是南非的黑人,跟他做愛簡直……簡直像是上了天堂!到了週末,我們就會整

天在酒店裡做愛,到現在我都還懷念他那根大肉棒呢!嘻嘻!」

馨兒的話讓我有些失落,但想起她跟那個黑人做愛的場景,我就更加興奮.

「哇!你還找過黑人男朋友啊?」陸佳妍不詫異。

「沒有啦,他不是我的男朋友,最多算是性伴侶啦!我跟他不算太熟,有時

候他說話我都聽不懂,我們只是單純的性關係. 」馨兒答道。

馨兒的性觀念,曾經衝擊了我,今天則衝擊了陸佳妍這個傳統的中國女孩

她驚道:「不會吧,難道跟一個陌生的男人做愛,你也可以嗎?」

「可以吧,只要大家都願意。不過現在我可能不會了,因為小偉老公不喜歡

我這樣。」馨兒的回答讓我很是欣慰。

陸佳妍好一會兒沒有說話,似乎陷入了思考,過了半天才說道:「馨兒,你

會不會覺得我很傻,都二十多歲了還是處女?」

馨兒笑嘻嘻的說:「我不覺得你傻,只是有些奇怪,做愛這麼舒服的事情,

你為什麼一直不願意呢?真是浪費了年輕的大好時光啊!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想和

姐姐做愛呢!你看現在的女孩,誰不是有了男朋友就做愛呢?」

「或許……或許我真的有點落伍了吧!」陸佳妍似乎被馨兒成功調教了。

我擼得正爽,忽聽陸佳妍一聲尖叫:「馨兒,你……你幹什麼呢!」

姐姐,你別動,把腿分開一點,馨兒讓你感受一下……」馨兒的聲音有些

含糊,像是在吃什麼東西。

接著,陸佳妍發出了嬌喘:「馨兒,別……別舔了,有東西流出來了……」

「沒事,姐姐淫水也是甜的呢!你的小穴好嫩啊!」

我暈,馨兒這個小東西,居然在幫陸佳妍舔穴!她真是男女通吃啊!

「怎麼樣?舒服吧?哈哈!」

大概只兩三分鐘的時間,馨兒似乎就停下了動作,不知道是因為陸佳妍受不

了,還是因為馨兒只不過是一時好玩

「馨兒,你好討厭啊,怎麼可以舔我那裡!」雖說是責備,但陸佳妍的聲音

分明充滿了溫柔。

「嘻嘻,總是被人舔,我也想試試看舔別人是什麼感覺呢!現在我知道男人

為什麼喜歡我們的小嫩肉了!」看來馨兒果然是貪玩而已。

「好了好了,藥也吸收得差不多了,我們沖沖水出去吧!」陸佳妍羞澀的說

道。

我嚇了一跳,趕緊丟下馨兒的胸罩,跑回了客廳的沙發上假裝睡著。

我知道這一夜,陸佳妍步上了我的後塵,成功被開放的馨兒開發了。這一對

姐妹,不知會變成什麼樣子。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