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架下的浪漫】

【葡萄架下的浪漫

「好热啊……」在葡萄架下蹲着,直希不高兴地说道。

「嗯,确实就算到了九月末也还是太热了呢」虽然只是随声附和,但阿倍的

声音听上去心情不错。一边仔细端详着葡萄硕大的果实,一边用剪子小心地采摘。

「不行了,腰痛得受不了了」

「确实,这里的架子太低了点」比直希还要个高的阿倍维持着屈膝的姿势

笑道,即使这样也没有受教源源不断地把葡萄摘下放进脚边的小笼子里。

「你摘那么多干什么啊。在园内吃不完的部分可是要额外付钱的哦」

「当然是要带回去才摘的啊,你啊,不是喜欢吃吗?」

「还好啦,虽说水果的话我基本都喜欢的。但是,在这种地方买很明显要贵

吧」

「娇生惯养的你也会在意这种事情,真是意外啊」

「……反正又不是我付钱随便你啦」直希粗声敷衍道。其实一开始就是直希

自己提议要来摘葡萄的,可现在却是一付极不耐烦的态度。而阿倍却是没有一点

不高兴,反之完全地兴致盎然。

「就是说啊,你不用在意这种事情。我只要能和你这样享受周末就已经很满

足了。满足到就算把这个架子上的葡萄全都买走都可以哦」虽然一付不耐烦的表

情,但实际上心情并不坏。不,可以说心情相当不错。之所以想要来摘葡萄,是

因为昨天在学校食堂里听到朋友们的聊天。板桥想送珠宝给刚交往的女友以讨其

欢心,就带女友去了御徒町的首饰店街。想说在那里用同样的预算就可以买下足

以媲美一间公寓的好东西让她高兴,可不知怎的女友反而生气了,之后就连短信

也不发了。

不明其中而唉声叹气的板桥,被可奈和莉子驳斥道。「这是理所当然的吧,

都那样了。女孩子都不喜欢男生在买首饰的时候追求划算。」

「在礼物上还想省钱的男人,最差劲了」

「才不是呢。我是觉得用相同的价钱买到更有价值的东西对方会更开心才对。」

「板桥君所说的价值,不过是价格啊性价比之类什么的吧?可女孩子的价值

观可不是这样的哦,想要的可是无价的添加值哦,气氛啊情调之类的」

「就算你说气氛什么的……东西在哪里买都是一样的吧」一旁的康太也微妙

地点着头。

莉子叹了口气,捏起装饰在午餐甜点上的黑加仑摆在两个男人面前。

「那么,打个比方说,一个是在超市里买甜度有保证价格又划算的葡萄,另

一个是去葡萄园里摘葡萄,这种感觉明白了吗?」

「诶……,可是那样,自己摘又耗体力,还要付入园费超重了还要收钱吧?

而且还要付高速公路费和汽油费。这样算一颗葡萄要多少钱根本就说不清了不是

吗?」

「嗯,说实在的用那些钱直接去购买葡萄都足够了」

「啊,但是,听说像那种乡村的农园,周围有很多爱情旅馆呢,要是算上这

个的话可能很划算哦」

面对这两个男人的对话,莉子和可奈露出被打败了的表情。

同是男人,直希非常理解板桥和康太的所说的话。基本上,就算自己不主动

出击女孩子也会叽叽喳喳地靠过来,过着这样人生的直希从来没想过要用礼物来

讨好女孩子,也无法想象像摘葡萄那样麻烦的约会。事前先调查好开车,付钱,

还要作农务,谁会喜欢啊。可是,换个立场来看,假如自己说想去摘葡萄,阿倍

却说「在超市里买又方便又便宜」,会是一种什么心情呢。大概,女孩子所说的

摘葡萄,目的并不是为了吃葡萄,只是为了以此名目粘在一起的意思吧。

直希想,要是阿倍那样回答的话,我们搞不好会以此而分手。回去路过阿倍

的研究室,直希试着问了阿倍。

「要是我说想去摘葡萄你会怎么做?」

之后的答复就变成了今天这样的情况。被一大清早就到公寓来接人的阿倍,

哼着歌驱车两个小时带到了这家观光农园。

「过来吧,去对面的树荫下尝尝摘的葡萄」摘了满满一个笼子的葡萄,阿倍

心满意足地拉着直希的手站了起来。虽然放任这种接触,但直希还是有点尴尬地

注意起周围。

「不要像这样突然地牵什么手啦。会被人当成是同性恋的说。」

之前去水族馆也是如此,游客基本上都是一家人,光是成年男子的二人组合

就已经够人浮想联翩了。

「就当我们是关系亲密的兄弟好了」

「怎么看都是牵强附会的设定吧。再说了,都多大年纪了就算是兄弟也不可

能手牵手啊」

「谁知道呢。比起这个你啊还真是没礼貌呢,没有学生老师说『啊』的吧」

「可是,说到底你和我之间就没有直接的师生关系吧」

「那么,我们之间是什么关系呢?」貌似开心问道的阿倍认真地盯着直希,

一用力就将直希扑到在空桌上。

「……这种事难道要整天都挂在嘴边吗,臭大叔。」

「一这样马上就炸毛这点,你就是个小处男」被阿倍开了玩笑脸马上就变热

了。

「……已经都抢走了人家的处男身,亏你还说得出口」

直希一说完,阿倍就睁大了眼睛。

「诶?你还是处男吧?」

被这样反问,直希不解道「哈?」

「你说什么呢。明明把人家……都那样了……」

「嗯,虽然一直我都很享受,但说起来我得到的只能算是你的处女身,处男

身你还是留着的吧」

照这样说的貌似也的确如此,直希哑口无言。

完成初次= 脱离处子之身一直这样以为的自己更是十分挫败。明明就不想守

什么处男身的说。

「……什么时候一定要脱离」

面对小声嘟囔的直希露出坦荡的笑容,阿倍用桌上准备好的纸碟,开始剥刚

摘下来的葡萄。修长的手指很灵活地将葡萄籽小心地取出,就像是理所当然地动

作那样把盘子放到了直希面前「请用,王子殿下」

直希也还以再自然不过的表情将葡萄放进嘴里。

「啊。超级好吃」

浓密的果汁以及芳醇的香气在嘴里蔓延开来。让人一扫之前的诸多不满,刚

摘的葡萄非常美味。

「真的呢,很好吃」

阿倍也边剥着吃了一颗,突然注意到了桌上摆着的类似葡萄品种说明的东西。

「这种BIONE,据说甜味和酸味的平衡感非常棒」

从说明书上抬起视线,阿倍饶有兴趣地看着直希。

「简直就像你一样」

「……不要老是用水果来比喻我好吧。反倒是这种黑黑的皮,更像老师腹黑

的地方吧」

「也许吧。BIONE在意大利语上有开拓者的意思呢。归根到底,第一个

开发你的人是我……」

「给我差不多一点,色大叔

直希干恶心了一声,阿倍怪怪地哧哧笑了起来。

「说到色大叔,可以再说一个吗?」

「……就算我说不行,你还是会说的吧」

「嗯,你说想去摘葡萄的时候,我觉得非常抱歉。」

「哈?为什么?」

「你知道吗?葡萄的话,在解梦一说中貌似代表睾丸。」

直希被刚吃进嘴里的葡萄给呛到了。

「我怎么可能知道!」

「摘葡萄啊,去买很多葡萄之类的梦,据说是代表对性爱欲求不满。让你感

觉到不满足,作为男人我真是失败。」

「什……说什么……」

「今后,我会为了更满足你,更加努力的」

「更、说什么更加努力!更加努力的话我不是要死了!说到底,我也不是特

地想要来摘葡萄的,只不过,板桥他们说摘葡萄约会很麻烦,不去也好,就想试

试看老师会不会也是这样而已……」太过混乱以至于胡言乱语,直希慌忙收声。

阿倍一直看着那样的直希,满面笑容。

「你真是太可爱了」

「开什么玩笑,笨蛋」

「我只要和你在一起,不管做什么都很开心哦。开车到这里的路上也好,并

排蹲着摘葡萄也好,像这样帮你剥葡萄也好都非常开心。在研究室里和你喝茶也

开心,在床上让你哭更是开心得不得了。」

「……光……光天化日的你说什么啊!下流!」太过害羞,直希不住顶撞

起来。

「说这种甜言蜜语,到目前为止骗了不少男人吧」

阿倍的表情突然变得认真,慢慢地摇了摇头。

「和你相遇之前的我,大概和板桥君一样的感觉吧。本来,男同志之间的关

系,比起精神上更重视肉体。就是如此。」

阿倍的眼神一下子温柔起来。

「这样开心的心情,在和你相遇之后第一次尝到。搞不好,这才是我的初恋

也不一定哦」

「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虽然粗鲁的敷衍着,直希却抑制不住那悸动而来的幸福感。

为了掩饰流露在脸上的表情直希往嘴里塞满了葡萄一口吞下。入喉之后有些

异样,不皱起了眉头。

「籽,吞下去了」

「是还没除籽的吗?抱歉」

「据说吞了西瓜籽还有葡萄籽,会进到盲肠里是真的吗?」

直希露出对小时候所听到的迷信感到不安的神情,阿倍却笑着说道。

「不会进到盲肠哦」

「也是哦。我也觉得只不过是迷信而已」

「即使会,也因该是阑尾炎吧」

「……你最讨厌了」

阿倍凝视着直希慌张的脸。

「抱歉抱歉。因为你实在是太可爱了,让人想要逗你。那么一顆小小的籽不

可能得阑尾炎的啦。说起来,你知道吗,葡萄籽曾经被作为汉方药的原料使用哦」

「诶哎。有什么功效呢?」

「作为强壮剂,貌似能让男性机能持久哦」

「……你的博闻强识,难道全部只有色* 情的东西吗。真是下流。」

「为了今天晚上做准备,我也吃吃籽吧」

「笨蛋!」

桌下被狠踢了一脚膝盖,阿倍叫了声疼却笑得一脸幸福。

「……啊。不,那里,不要……」

胸前小小的突起被舌尖肆意地舔弄,直希难耐地扭动着身体。

阿倍用温柔中夹杂着猛烈的笑容轻松化解了直希的抵抗,侵犯着后面窄穴的

手指又增加了一根。

「不……不要。不……」

「不是不要吧。这里,还有这里,只是这样弄,」

「嗯……啊。啊……」

「你,已经变成这样了哦」

想要克制变成这样的地方暴露在阿倍的视线下,直希已经快被羞耻和屈辱燃

烧殆尽了。一次还没被碰到的地方已经变成了什么样子了,自己是最清楚不过了。

就算有舍弃羞怯和面子自己让自己释放的冲动,只露出脖子双手被还套在背上的

衬衫绑住,身体想动也动不了。

摘完葡萄之后,参观了附近的葡萄酿造厂,沿着溪流享受兜风,接着就被带

到了景点的酒店。和阿倍已经不只一次肌肤相亲了。已经没有了初次的紧张,在

酒店里吃过晚餐之后,先使用浴室的直希,在阿倍洗澡的等待时间中还有闲情对

搞笑节目兴致勃勃。可是,一被扑倒在床上,心跳就乱了节拍,之前的游刃有余

早就风吹云散了。

「总之,是想先去?还是想要我进来呢?」

紧贴着耳畔轻启嘴唇喃喃细语,光只是这样就已经快忍不住了。想去,也想

要阿倍进来。但对自尊心比天还高的直希来说,妥协的难度太大。

「……摘葡萄摘得腰疼,累了,想睡」

想着怎么能让阿倍的计得逞呢,就说出了这样没心没肺的话。要是阿倍顺

势中断了行动,难受的明明是直希自己。突然抽出了刚才还在直希里面打圈的手

指,阿倍直起了身体。

不会真的停手吧在这样不安的直希面前,阿倍解开了身上浴袍的带子。浴袍

里面什么都没穿的阿倍,蓄势待发的地方极具冲击力地大刺刺地夺人眼球,让人

不经意地将腰往前送去。

「那么,就用不会给岩佐君的腰带来负担的方法享受吧」

「什……不……啊」

被抱起膝盖成两人面对面的姿势,直希私密的地方紧贴着阿倍的坚挺。

「不……不要……嗯唔!」

就算想要抵抗,可锁骨被吻着什么力气都使不出来。被灼热压倒性质量的东

西刺穿身体,直希发出伴随着悲鸣和泣音断断续续的喘息声。

对直希的弱点了如指掌的阿倍,保持着贯穿直希的体位抚摸着胯骨附近,用

嘴唇和舌头从锁骨到肩头以及胸前的突起来回重复着微妙的刺激

双手被衬衫束缚在身后的直希,对那狂乱急躁的爱抚毫无抵抗力。

「那个,衬衫,解开嘛」

半哭着半怨道,阿倍抬起性感的眼神看着直希,摇了摇头。

「穿着那东西,是你自己不好」被说成坏心眼,阿倍一口咬上了那嘴唇。

虽然打算这次要从容应对,但面对穿浴袍的那任君享用的便利和那高扬满满

的性致,直希还是退缩了,洗完澡后特意穿上了衬衫和短裤的自己,果然还是不

够淡定。

「而且,束缚游戏也很萌哦」

「什么时候了,萌个鬼啊!笨蛋!变态……啊」怒骂的架势牵动身体使得内

部更加刺激,意外地发出了情* 色的声音。

「心和身体可是南辕北辙哦」说着,阿倍抚上夹在两人身体中间早已精神奕

奕的直希的硬挺。

「嗯,啊,啊……」

「比平时还要硬呢。是不是葡萄籽的药效起作用了」

「笨蛋!灭了你哦!」

阿倍不温不火地刺激着直希的前后,直希被迫抬起了视线。

「我说,白天岩佐君说『什么时候一定要脱离』,是指处男?还是我?」不

着调的询问,想释放却无法释放不耐的刺激带来的焦躁,以及不想输给此刻还游

刃有余的阿倍的情感交杂,直希赌气道。

「两个」

「呼唔嗯」

阿倍停下了爱抚的手。直希无视自己过分的回答,埋怨地看着阿倍。不主动

给予快感,取而代之的是无法允许逃开般的冲动,阿倍大掌将直希的腰结结实实

地与自己闭合在一起。

「……呃」清清楚楚感觉到男人的那里就在身体里面,直希压抑着娇喘哼出

一个字。

「坏孩子就要受到处罚

「……搞什么啊,那样」

「要是你不发誓哪一个都不脱离,我们就这样一直到早上哦」

「这……这样?」

「嗯。被我这样一直插在里面,」

「啊……」只是被轻轻晃动了一下腰,直希就已经不住溢出声音。

「硬生生地憋住想射而不得的这种状态下,一直到天明」

「……变态混蛋」

「谢谢」

「我才不是在夸你!……嗯呃」

哪里也不碰,光是稍稍动动腰就已经有感觉得不得了。呼吸也变得急躁。

对象不管是男是女,绝对不准你和我以外的人做。你,这一生都只能是我

的东西、其他人什么的不知道也罢。」

自己明明就很风流,还自说自话个什么劲儿啊……想是这样想,自己对男人

霸道任性的占有欲却感到怦然心动的酸甜。

「……快点,让我去啦」

「我还没听到回答哦」

直希靠着阿倍健美的上半身,不情愿的嘟囔道。

「这样丢脸羞耻的样子,不是在老师面前,就绝对做不来……」

「好可爱啊」

面对直希笨拙的告白迷蒙了双眼,阿倍抱住了直希的身体。

「啊,我想到个好方法

「……哈?」

「这里,剃了如何」

下体淡色的茂密被轻抚,直希条件反射地从男人身上弹开,突然的大动作给

体内带来更猛烈的刺激而更加激情

「那……那样做的话,我真的会灭了你哦!」

「还能死鸭子嘴硬,就只有现在了哦」

「啊呃……」

阿倍保持着插入姿势将直希压倒,覆上身去。

被啃咬般的吻撬开嘴唇,厚实的舌头在整个口腔中肆虐。

「嗯……呃,」

一气呵成开始了新一轮全方位的掠夺,直希发出了甜腻的泣声。

毫不虚度秋天的漫漫长夜,二人充分地确定着彼此的爱。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