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岁的高中生御鏡響子】

【18岁的高中生御鏡響子】

18岁的高中生? 御鏡響子

「哦。对不起。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啊………」

佐藤直巳(♂18岁)又向御鏡響子(♀18岁)表白了,结果又被拒绝。

这已经是他的第10次失败了。

直巳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就被人欺负。在幼儿园被欺负了3年,在小学被欺负

了6年,在初中被欺负了3年,在高中被欺负的记录还没有完全统计。

他没有好友。没有女朋友

直巳出生得晚,出生的时候父亲60岁,母亲50岁,所以他是长子。也许

是那个原因,他一直体质很弱,从小到大最不喜欢上的是体育课。同学们也基本

都不和他一起玩,不过,他自己却很自强,由于本身聪明,又学习刻苦,他的成

绩在全校都是不错的。

他在学校里经常被人集体围攻,他是在年级里被当做笑柄的人物,直巳从没

有过自信的时候。生活中也没有什么爱好。也产生过轻生的念头,不过,他始终

没有胆量面对死亡。

父母因为生他的时年龄都很大了,当直巳十岁的时候,父亲先去世了,升高

中那年,母亲也由于多年的劳累而死去了。父母在时很溺爱直巳这唯一的儿子

不过,他们离世后直巳的生活就成了问题。最后。直巳被姑母接到家里抚养,虽

然嘴上不说,不过,从姑母的表情里能清清楚楚地感觉到,她其实也不愿意抚养

直巳的。那可是要多一张嘴吃饭呢。姑母有三个儿子,其中两个在念初中,另一

个在上小学。平日里,直巳忍受着堂兄弟们的白眼。时常会被那三兄弟痛骂,甚

至直接踢打。以至他后来只要一回家就立刻躲在自己的房间里。

渐渐地,直巳已经习惯了。也没有了怨恨周围人的精力。

高中2年级的一天,直巳放学后像平时一样漫无目的的走着。当时是春天,

人流汇集在大街上。不时会有一家三口在他眼前嬉笑着走过,一粒水珠从他的瞳

孔中滴落下来,悲伤的情绪在他心中蔓延开来,还带有着一丝孤独的感觉。

(啊,我要发疯了……)

就在他失魂落魄,身体晃里晃荡的时候,一个人的身影吸引了他,那通过眼

球直接跳入了直巳的感官的,是御鏡響子的姿容。

于是,他恢复了自我。眼前的一起变得清晰起来。御鏡響子就像个美丽的女

神,她的出现,仿佛是将直巳从地狱深渊直接带到了天堂。

他重新用眼睛追随着她。

御鏡響子属于健康的美丽,有一头金色流动的头发。穿着大小适中的茄克描

衫,女孩子的凹凸曲线完全展现出来。而那扎起的发带更让她显得高贵

漂亮,真是个美人……)

直巳的眼泪像瀑布一样地流着。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流泪,总觉得心

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甜蜜抑或是兴奋

他知道自己已经喜欢上那个人了。但这也太奇怪了,他们不是是同学,也不

是青梅竹马,甚至都谈不上相识,二人之间好像连邂逅都没有。但是他觉得那个

人比谁都漂亮,一看见就喜欢上了。

(我要那个人成为我的女朋友……)

直巳开始与響子搭话,他说出了喜欢对方的话。

而响子则对于向自己表白的事早已经习以为常了。即使是那样的突然,响子

直接用看变态的眼光看了他一眼,随后躲开直巳继续向前走了。

那天夜晚,直巳立即找了家便利店的工作,第二天就开始工作。

并且根据響子的制服找到了她所在的高中,下班后就在校门前等着。当響子

出来后,偷偷跟在她的后面,一直到她进入家门。直巳已经了解到她是独女,也

知道了她的名字叫御鏡響子。

他也知道自己的行为会使響子很不高兴,不过为了追求她,已经顾不上那么

多了。但只是跟踪是起不到什么效果的。因此,他决对她展开进一不攻击。

直巳开始给響子写信:

(我是你前几天在大街上遇见的那个男人。我叫佐藤直巳。是XX高中3年

级的学生。我偷偷调查了你的名字,学校和家庭地址。对不起。我知道你还不认

识我。但你真的太漂亮了。因此我非常喜欢你。请接受我的表白,与我交往吧)

写好后,直巳将信投进了邮筒。虽然直巳对響子毫不隐瞒地说出自己是谁,

但他不认为響子能直接接受自己。

「你说喜欢我,谢谢。但是不能这样简单的就交往……」

響子那样断然拒绝了直巳,然后碎步急行的从那个场合消失了。

大约一个月后,直巳又在同样的地方对響子表白。響子先是感到吃惊,随后

又一次清楚地拒绝了他。但也有一个小小的收获,当时直巳提心吊胆地伸出一个

明星的签名照,響子收下了。之后也没多说什么,直巳与響子就那样分手了。

又一个月后,直巳又在響子面前出现,接着有是一如既往的表白,響子还是

以前的态度。

次日,写着"你真的很漂亮,我非常喜欢你"的情书被投进了邮筒。

再一个月后,又一封内容是:对響子非常喜欢,但字数明显加长的信来到響

子手里。

直巳只是单纯的用情书攻击響子。也有一次尾随到響子的家门口。许多次都

是从远处看着她的身姿,就那样守护着她,他在心里告戒自己,绝不能打搅她的

日常生活。直巳大体上每隔一个月就会对響子表白一次,期间也得知了響子的年

龄。

现在是高中3年级的春天,直巳对響子的表白已经10连败。

直巳在追求他与響子那纯洁爱情连遭挫败时,心理慢慢起了变化。也许是

由于各种各样的因素,直巳的心里有了阴影,他又变成了原来的状态。他那仅有

的自信也失去了。同班同学轻视自己,全都将他当做笑料。而且比以前更加欺负

他。这样一来,他的身体日见消瘦。甚至连堂兄弟都挖苦他:「你就是个没用的

废物,臭虫,狗屎」

但他并没有向姑母传舌,到底是姑母在养活着自己,每次吃饭的时候他都会

说:「谢谢,饭真好吃,我以后工作了一定会报答姑母的」。这话使他们夫妻

高兴,直巳也得以继续在家里住下去了。

将近1年的时间里,直巳在工作单位中经常喝啤酒,也学会了吸烟。而他的

工资已经积攒了10万元。直巳用这些钱购买了一条银色的项链。项链的尖端还

镶嵌着红色的宝石。

(如果響子戴上它一定很漂亮吧……)

今天,直巳在等着響子。已经一个月没见到響子了,他在内心里想着響子的

样子,一边想着,一边吸着香烟。

这时,对面走来一个美少女。是響子。直巳连忙搓灭香烟,用双手捧起买给

響子的礼物。面对她的瞬间,几度的紧张感袭来,直巳做了个深呼吸。可是,響

子却像根本不认识直巳一样,脚步没有停留的与他擦肩而过。

奇怪……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直巳措手不及,对響子将近一年的求爱,竟然让她一丝感

觉都没有。再怎么也不能一句话都不说就走了。

「啊,那个,響子…」

響子回了头。

「烦死了!也不知道我的心情怎么样,你就单方面地纠缠…!」

響子发怒了。好像连空气颤动起来。

直巳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不过,他全当是自己的错,并不断地道歉。但是,

项链无论如何也要在今天送给她。

「啊,实在抱歉,是我太无理了…。那个,我想给你看一样东西…」

直巳取出了那个项链,是用美丽地包装纸和丝带包好的礼物盒。

「这是什么?够了!你还是适可而止吧!」

響子瞬间就抖落了直巳的手。小盒子一直滚早车道上。而恰巧有辆拖车通过

那里,将盒子的后边压瘪了。

「啊」

「啊…!!」

两人同时发出惊呼。響子更是掩上了嘴。響子的本性是善良的,发生这样的

事让她心里很不安。

这时,直巳急忙横穿过道路,慎重地将小盒子抱在怀里。

「啊,那个。实在对不起…」

「算不了什么哟。啊,那个是………」

「啊!?」

直巳这次没有忧郁,直接从小盒子里拉出项链。

「啊,那个是……,这个没有弄坏吧」

「一点都没坏,響子小姐,很漂亮吧,一定和你很相称…,如果你能戴上的

话,我实在是太高兴了…」

「哼…」

響子偷偷地接过项链,然后垂下脸,快步向前走去。

(哇!!她收下项链啦!!)

直巳高兴极了,他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高兴过。

另一方面,角落里正有一双男性的眼睛看着这边一切,也许是響子的男朋友

吧。

響子到底有没有男朋友先不管,但是我想,直巳的出现一定会使她与男朋友

不愉快,再者,直巳已经前后写过5次情书,響子的父母不会察觉吗?说不定角

落里的男人正是她的父亲?还可能……,总之有各种各样的可能性。不过之后的

二个月里,他们换了见面的地点。那期间,他们去过电影院公园……。

直巳自从遇到響子之后,不知不觉变得开朗起来,同时更加发愤学习,各种

各样的音乐。文学。艺术等也加深了造诣。

2个月后。大街上往来的人们已经穿上了夏服。而直巳也很长时间没有见到

響子了。

今天直巳还像往常一样等着響子,不过,在他怀里多了一束白百合。那是他

花了5千日元买的。

(響子小姐,你可一定要来啊……)

「啊!?」

「嗯?」

直巳也很吃惊。響子的身影突然出现在马路对面,而且響子也发现了他。

「啊,你……」

「啊,那个……」

因为好久没见,他们一时间都不知道说什么好,本来想好的对白也不知丢到

哪里去了。结果,直巳就像大街上的鹦鹉一样,"漂亮喜欢,请和我交往",

又说出了他不变的主题。

響子红着脸听他说着。最后伸出了手,接过直巳的白百合。这对直巳来说真

是喜出望外的喜悦。

「啊,谢谢,御鏡小姐…!那么我……」

「啊?到底什么事……」

「那个………」

「喂,请你快点儿说吧………?我没有多少时间………」

「啊,那个………」

「什么哟……,请你快说……,我要走了……」

響子已经将后背朝向他了,看起来是要走开,直巳立刻惊慌起来。

「麻烦你!啊……,你现在有没有时间!我想……我想和你约会……」

「呵呵………」

響子露出了笑容。那是自然的笑容。直巳简直看得入迷了。

在向咖啡店走的时候,直巳没想起来一句恰当的言词与響子搭话。就一直那

样沉默的走着。

这一年里,直巳始终没有中断对響子的追求,他不疯狂地读书,为的就是能

使写出的情书显得语言优美动人。结果,虽然情书没有什么效果,但他却向报社

发表了文章。并且,直巳的文章获得了大奖,当证书和奖杯送到家时,姑母很是

吃惊,更吃惊得还是他的堂兄弟三人。这对直巳来说是好事,姑母也对他令眼相

看了。跑题了~~,不过,总之直巳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響子。

「啊,那个,御鏡小姐………」

「………什么………」

「你真漂亮………」

「你说什么哟,真是的………。你就不能说点儿别的………」

尽管如此,響子的脸上还是浮出了喜悦的表情。

(她今天对我的态度真友好………。好棒!万岁!)

「直巳,这两个月你都在干什么呢?」

「那个,什么都………」

「什么都没干吗?那为什么忽然消失不见了」

「那样的事………。我一直都想见到你」

「那样的话我不想听哟」

「………」

「好吧,你不是坏人,也不是很差劲的人。就是喜欢多嘴多舌……而且说不

定哪天出现在我面前,哪天又消失不见了…」

「啊!!你说的是真的!?」

「哼………」

一直以来,直巳没关心过響子的背景。只是觉得她漂亮,所以喜欢她。

「那么,那么,一个月见一次………!」

「嗯?什么………。不行!一周见一次!」

「啊,真的吗?」

「好像很吃惊哟。你是不是只想着泡妞就行了。但是,我的事你一点儿不知

道,那样的话,直巳慢慢会变得讨厌我……」

「啊,实在抱歉,但御鏡小姐真的很漂亮…」

「呵呵呵,那样的话说给一般女孩子听也许会有效………。但是,我御鏡響

子可不是那样的女孩

后来,他们二人开始反复约会了。由于響子的要求,直巳不能先联络她,不

过一到周末,直巳必定会接到響子的电话。直巳也逐渐没有当初那种紧张感了,

各种各样的话题都可以与響子侃侃而谈。而響子也对直巳的人品有了好感。不时

的,響子也会主动去等直巳。穿便服见面的时候,響子会戴上直巳送她的那条项

链。

"響子小姐漂亮,我非常喜欢響子小姐",每次约会,直巳必定说那句话。

终于在某一天,響子的口中说出了:"我也喜欢直巳"……

圣诞节临近了。直巳特意为響子买了一只戒指。这些日子里,他发奋于每天

的工作。虽然很辛苦,不过,只要看见響子,疲劳就立刻被赶跑。

最近一个月以来,響子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消失了。完全没有电话,圣

诞节也早就过了。直巳很伤心,信已经投进了邮筒,不过没有回信。只好在她上

学的路上埋伏,但还是一无所获。可直巳还是不死心,周末的时候,直巳又到他

们倆人去过的那家咖啡店去等她。3,4个小时过去了,響子始终没有出现。

两个月后,直巳正在那家咖啡店喝咖啡,響子的身影出现了。只是她的瞳孔

湿润着。

「直巳………」

「響子小姐,你来了!」

「直巳,你什么不发怒?」

「那是没办法的事哟。因为我想着念響子小姐

「我不想听那样的话……呜呜,你真是个笨蛋小子………」

響子哭成了泪人。店内的焦点马上集中在他们二人身上,不过,直巳对那个

毫介意。此刻,他的全部心思都在響子身上,他预感到这次的会面可能最后一次

见響子,響子说不定是来与自己分手的,他已经开始做心里准备了,最后,他慢

慢地从口袋里拿出那特地为響子选的戒指。

「啊………響子小姐,请你不要哭了。这个………」

「什么………。呜呜………。是给我的吗?」

「哦……是的…」

「真的吗? 谢谢………」

「那么,響子小姐………。我们说不定不能再见面了,不过,我一直喜欢

………。是真的」

「啊!你说什么说?」

「………什么………」

「是我太任性了吗?还是……直巳已经开始讨厌我了……」

「不是那样的!!! 啊,我喜欢你」

「那你为什么说以后不和我见面了,直巳?」

「事情不是那样的,恰恰相反,我以为響子小姐要离开我了………!」

他无时无刻不再盼望着见到響子。但是见到以后又是这样的局面。归根结底

是直巳没有自信。

「不!!不是的………,直巳总是对我那么好………我不要离开直巳!!」

「真的吗?那么说今后还可以见到響子小姐。以后不管有什么事都要告诉我

哟,别再一声不响的走了」

「………。谢谢你,直巳………」

響子从咖啡店出来了,同时还邀请了直巳。她先是东张西望了一下,不过,

马上又用双手捧起直巳的脸,偷偷地贴了二人的嘴唇。

「………!!」

「………………」

直巳的眼睛瞪圆了。瞬间,他的胯股之间仿佛充血一样,某个不雅的物体发

生了变化。

「直巳……,我们下周见!!」

響子浮起像太阳一样的笑容,羞答答地离开了那里。

对直巳来说,这是他人生中最快乐的一天。

************

「我与先前的男朋友结束了关系」电话里,響子毫不隐瞒地对直巳说道。

「我现在只有直巳一个人了。别离开我………」

直巳和響子已经是名副其实的恋人了。这时距二人高中毕业剩一个月。直巳

由于成绩特别优秀,获得了入学(大学)的奖学金。并是推荐式的入学考试,因

为他已经被一所有名的私立大看中。据说響子也考上了大学。

这天,他们二人来到平总时去的那家咖啡店。響子的手指上带着那只戒指,

胸前挂着那条镶嵌着宝石的项链。我想还是直巳和響子很相配。

「那个……,直巳………。我们,我们做吧………」

「嗯?什么,你说什么?」

「哼,没说什么哟。那样的事怎么能从……从女孩子嘴里说出来呢」

「你到底在说什么哟」

「………。就是触摸乳房……,那样的事哟。哎呀,先要接吻的事。别再让

我说下去了」

「啊!?」

「哎呀,笨蛋小子哟,就是我会害羞的事………」

「啊,抱歉,明白了,那么………立刻」

「啊。这么突然!?」

「呵呵~」

说着,直巳在众目睽睽下将響子领到单人房间的厕所里。虽然是響子主动提

出来的,但她心里还是有些不安。

「響子小姐………」

「直巳………」

二人贴上了嘴唇。直巳的舌头立刻缠上了響子的香舌。響子稍稍发抖着。

「………嗬」

「響子小姐,裙子……裙子卷起来好吗?。我想看你的内裤

「啊!?」

「不行?」

「哎………好吧……,不过……,你要自己翻开哟……」

響子通红着脸。而直巳则在響子的前面弯下腰,手指夹着她那稍短的裙子,

慢慢地提升。………粉红色的,響子的内衣跳入了直巳的视野。

「会有坏影响哟……」

「那算不了什么的……」

要说直巳的手指,那可不光是碰触響子的重要部位,而是和善地抚摩,并且

逐渐大胆。響子的身体好像也敏感起来。

「響子小姐,请朝向……后面…。就是那样,将屁股推出去」

響子温顺的照做了,她用手撑住便器的盖儿,屁股向后挺去。直巳用手在響

子的屁股上划动。他兴奋了。接着,直巳用一只手摆弄響子的肛门,另一只手则

攻击響子的阴阜。

「哦…不要…」

響子的屁股颤抖着,并微微出汗。直巳更加大胆了,一只手干脆插入她的三

角裤。直接触摸響子那柔软的屁股

「啊…!?」

響子发出带有媚态的声音。而直巳在充分享屁股的触觉后,手指开始在她

的秘处和肛门爬动。響子的阴毛上已经挂有粘液了,更是粘满直巳的手指。

「啊,等等………。如果谁进来的话………!」

「悄悄的就行了哟。不要发出声音哟…」

「啊………哼………。啊………」

这时候,直巳的中指打算钻入響子的阴道里。从内库外面看的话,手指的蠕

动就像虫子爬一般,那真是淫猥无比的景象。

「啊,别碰肛门………。不要,内裤会弄脏的………」

「那么,还是脱下来吧」

「啊。哦………」

瞬间,響子的内衣利索地被脱下了。被那样做的时候,響子一点儿也没有反

抗。而带有淫菲气味的液体已流到了響子的大腿内侧。

*********

「啊!響子小姐。就是那样,就是那个姿势…。哎呀,真漂亮,響子小姐

一目了然了哟」

「啊……别那么看……。我会害羞的………」

「别合上脚……。这里怎么样?屁股的孔……也让我疼爱一下吧」

「啊!」

響子明显地感到异性器官的侵入。是直巳的舌头开始攻击她的阴蒂阴道

肛门也被直巳的手指插入了。直巳将響子的神秘裂缝打开,并用用嘴唇不停地吸

着。

「啊!!」

響子不断忍耐着。她已经下定决心,她要在这里将自己的全部都交给直巳。

(直巳,我爱你,我爱你……)

響子在心里反复那样说着。

这时,直巳那插在肛门的手指开始在直肠内滑动。

「啊。不可以,已经……,直巳,我们做吧,别再那么过激了………。一般

不是先从乳房………」

「哎呀,我太入迷了………。響子,上衣也脱掉吧」

「是……」

罩衫先被打开,随后胸罩的挂钩也被解开了,響子那漂亮乳房露出来。

直巳的一只手没有踌躇地猛抓上去,使乳房变得歪曲。对于直巳的爱抚,響子高

兴得脸颊挂上了眼泪。

「啊,哼,啊………直巳………」

「響子小姐,我,我想插入……一口气插入………。但是,真的可以吗?」

「是,这种事情是不需要问我的…。女孩子怎么能说出那样害羞的话!」

「谢谢!屁股再抬高点儿……拜托……」

「是………」

響子的秘处被直巳的阳物插入了。那里早已经湿透,所以一点也没有反抗地

接受了异物。響子的媚肉直接缠上直巳的肉棒

「动哟,響子小姐

************

「啊,啊,啊,啊」

与直巳不习惯的腰部运动一起,生殖器互相摩擦时产生了液体撞击的声音。

那被響子撑住的便器盖儿也喀哒喀哒摇曳着。

「啊,啊,啊,啊」

「響子小姐,我要射了,啊……」

「好哟,射出吧,今天是不要紧的日子,射出到我身体里………」

「啊,出了哟,響子小姐,啊!」

「啊………去了………」

直巳的阴茎开始在響子的阴道内震动了。響子也明显的感觉到肚子里有股热

流在注入。

「響子小姐………。我好舒服。请顺便将内裤送给我………」

「是……,就算是项链和戒指的回礼………」

「谢谢,我有了響子小姐内裤手淫时就不会感到为难了。而且,響子小

姐的身体也得到了哟」

「可是………。我已经不是处女了,在你之外的男人面前也做过害羞的事」

「那算不了什么哟,只是……。我想得到屁股处女。我有去宾馆开房的钱

呢」

「笨蛋!即使要去的话,也是以后再去。屁股与那里是不同的!那样的事女

孩子都很忌讳的,讨厌!」

「那里一定也很舒服的哟」

说着,直巳的手指故意挖弄了一下響子的屁股孔。

「啊!」

「是不是很舒服?」

「笨蛋!」

************

直巳的精液开始从響子的胯部流淌下来。

直巳想:“欢一个人是不是没理由的,甚至连她的出身都不计较?很久很久

以前我就不知道什么叫幸福了。但是它又出现了,现在,我只想把小鸡鸡塞进喜

欢人的身体里,我喜欢她,非常喜欢。”

(響子小姐,你真漂亮。请和我好好做爱吧)

直巳的心终于被解开,他仿佛又回到了父母去世前的那些美好日子……

(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