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的浪荡】(秦天第一部1)

青春的浪荡】(秦天第一部1)

青春的浪荡(1)入学篇】

「终于可以摆脱老爸的束缚了!以后自由了!」秦天心里呐喊着。

秦天已经十八岁了,一米八的高高的个子,长相俊俏,一副让女生着迷的样

子。在高中就是足球队的前锋,好多女生追捧,但是由于秦天父亲的管束,始终

没有谈过恋爱。而秦天其实哪不想找个漂亮女生啊?可是无奈,只得用心学习了,

凭着不错的成绩考上了省里省会的一所不错的大学。

「小天,我走了啊!你自己好好学习,好好照顾自己。」秦天的父亲看着低

着头想着什么的秦天说道。

「哦,好的。爸,你走好!」秦天爽快的回答。

「哎,这孩子,一点都不会舍不得。」嘀咕着,秦天的父亲离开了。

秦天看着自己父亲的背影,虽说有些不舍,但是心里最多的还是高兴。不由

得叹口气:「终于走了啊!」

「这家伙,巴不得自己父亲走,真不孝。」

秦天随着声音转头一看,是个短发小女生,看样子也是刚入学的,长相挺纯

的。不过听那话,估计就是个野蛮女生。秦天想着,自己今天高兴,不跟女孩

一般见识。也就转身离开了。

转眼下午时分,秦天把入学之类的手续全部办完,把行李搬进宿舍后,整理

完毕躺在床上无事。寝室也没个人,无聊的秦天发着呆。想着自己都一个暑假

踢球了,都忙着学开车。于是,他翻出球鞋换好,就蹦向球场。

「大学的球场就是爽,这草,这跑道,比我们那破地方好多了!」秦天兴奋

的想。往场地一看,两只野队正踢着对抗赛。仔细一看,也没看到什么牛逼的球

员。秦天有点失望,「这都是大二大三的估计,人家都踢着了,估计也不让我加

入了。」

秦天失望的看着双方踢着。正准备走,一方后卫一脚长传想打给边路,可惜

脚法不行,球却偏离向着边线的秦天飞来,离另一方球门也就二十米不到。秦天

一看球来,下意识的起脚对着另一方球门一脚远射。只见球迅速的旋转着向球门

奔去。那门将正好走出小区,没反映过来,足球就应声入网。

于是,一群人就呆住了。那角度,那距离,不是随便一个人就能把球踢进去

的。于是,那伙人就把秦天加了进去踢球。秦天跑在舒服的草坪上,技术发挥的

淋漓尽致,把一场人都看的目瞪口呆。

个把小时,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那群学长留下了秦天的电话,都各自散去。

秦天也准备回寝室洗澡,正走着,一个声音却叫住了他。

「你是秦天?」

「哦,你认识我?」转眼看去,是个长发披肩的女生,纤细的眉毛下一双眼

睛明亮而清澈,眨巴眨巴的望着秦天。

「真是秦天啊,我是你高中的李洁学姐啊!你就忘记我了啊?」李洁有点失

望。

秦天一下想起了这个女孩,当时在高中足球队,这个叫李洁的女孩喜欢

秦天踢球,后来主动向秦天表白,可秦天由于家里的原因,都不敢跟这女孩交往,

直到女孩考上大学。

「是你啊,学姐!原来你也在这个学校啊!」

「是啊,没想到我们还挺有缘的啊。你现在又得继续叫我学姐了哦。」

「呃,那是。你怎么也在球场啊?」

「哦,是来等我男朋友吃饭的,刚好看到你也在,你球技还是那么好。」

学姐过奖了。原来学姐就谈恋爱了啊,是哪个啊?」

「就那个。」李洁指着不远处一个正走过来的男生说,「我又不是长的丑,

你不要我,多着追我的呢!」

秦天正尴尬着,李洁那男朋友走过来了,惊讶道:「小洁,你认识这位兄弟?」

「嗯,是高中的学弟,叫秦天。」

「哦,原来是小洁的学弟。你好,我叫肖强,你球踢得太棒了。」

「强哥过奖了。小弟就那两下子。」秦天谦虚道。

「你太谦虚了。哈哈,哪天得你指导下我。」

「走,别在这说了。咱们一起去吃饭去吧。」

于是,三人就向学校外面的小餐馆走去。点了几个菜,三人开始边吃边聊了

起来。

「哥们,咱喝点酒。」肖强豪爽着说着就去拿酒了。

秦天正准备去拦住,李洁却说:「让他,你就陪他喝点吧。」秦天只得坐住。

秦天想着,学姐男朋友倒也豪爽,虽说长相一般,人倒是不错。想着,肖

强就把酒拿过来了。有了酒的作用,一桌人话也多起来了。连李洁也喝了点,脸

红得像苹果一样,饶是可爱

那肖强随是豪爽,却是不胜酒力。几瓶下肚,就不行了,跑去厕所吐了。

「你强哥就是那样,不能喝却要装豪迈,呵呵~ 」

「强哥人不错,对你很好吧?」

「嗯,还行。就是大男子主义。还不是因为他踢球,才跟他在一起的」说着,

幽怨的看了秦天一眼。

秦天沉默下来。

看到回来的肖强回来趴在桌子上,秦天就去结账,把肖强扛在身上,对李洁

说:「学姐,我扛他回去吧。」李洁应声,带着秦天往学校边上走去。

学姐,我们不回学校吗?」

「我们现在在学校外面住的。」

「哦。」秦天想,原来学姐和强哥都同居了啊。

到了住所,秦天一看,是个两居室的房子。有个客厅,沙发电视什么都有。

学姐,这的环境不错啊。蛮小资的。」

「还好了。」说着打开卧室,「把他扔床上吧。」

秦天把肖强放在床上,看了下睡死的肖强,就出去一下倒在沙发上。「强哥

还挺重的。累死了。」

「辛苦你了,你先坐下,自己倒水喝。不用客气。我去帮他擦擦。」

「好的。」

一会功夫,李洁也忙完了。出来坐在秦天的身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跟秦天聊

着。

学姐,不早了。我得回去了,等下就回不去宿舍了。」

「这有个空房间,你就到那先睡吧。等明天你就搬过来住吧,你一个人的,

在这姐姐也可以照顾你。」

「呃,这样不好吧。会打扰你跟强哥的。」

「没事的。难得认得一个弟弟,嘿嘿,多照顾下是应该的。」

秦天推脱不过,也只得答应下来。于是,李洁把他带到客房:「这都没人住,

但是我也会打扫,不脏,你先将就一晚。明天等你把东西带过来,我在帮你收拾

下。」

「额,谢谢学姐了。」

「你去外面浴室洗洗吧。洗完早点睡咯。我也回房了。」说着就推门出去了。

「既来之则安之,不管那么多了,就当李洁是自己姐姐吧!」想着,秦天就

去外面浴室冲了个凉。回到房间,就一条裤衩也不盖着,就躺下睡觉。

正要睡着,就传来了敲门声。秦天还没应声,门就打开了。

学姐?」

「小天,还没睡啊。你强哥打呼噜,我睡不着,过来看看你。」

「哦,那姐姐等下,我穿衣服。」

「没事。」说着,李洁把灯打开。

只见,李洁穿着一身绸缎的性感睡裙,衣角还不到膝盖,随着走动,裙角摆

动,那雪白修长的大腿若隐若现。也不顾只穿裤头的秦天,就坐在床边。

「呃…学姐…」秦天从没见过这样春光,只愣着结结巴巴。

「小天,陪姐姐说说话吧。」

「嗯好。」

「那时你为什么对我无动于衷啊?」

「呃…」秦天尴尬的不知如何回答。

「哎,当初你可是真的伤透了我。那么多人追我,我却偏偏喜欢你,可是你

却不要我。」

姐姐,不是的。是我家里,我当时好怕我家里。我喜欢你也不能跟你在一

起当时!」秦天辩解到。

「原来是这样啊。哎,造化弄人啊!」

姐姐,别郁闷了。现在你不是找到一个好男人啊。」

「是啊。可是当时没有得到的心里终会有遗憾的。」

「是啊,是一种遗憾。」

忽然,李洁转身低头一下扑在秦天赤裸的身上,低声怨道:「可是这么久还

是会老想起你,老觉得对不起肖强,可是今天一见到你,我又是不由自主!」

秦天愣了一下,伸手揉住李洁,安慰着:「姐,别难过了。我们虽说不能在

一起了,现在不是好姐弟吗?」

「嗯,以后我就要好好的欺负你这个弟弟了。」说着,伸手在秦天腋下挠痒。

秦天吃痒,忍不住笑着,用力把李洁的手抓住。李洁想挣脱来,也使劲得扭

着继续挠着秦天。秦天受不了了,一把把李洁往床上一拉,双手把李洁连同着双

手抱住。

一霎那,秦天忽然停住了笑声。原来,一番嬉闹,李洁的睡衣凌乱,那衣角

被拉起,到了大腿根部,差点就能看到隐密处。而胸前随被睡衣掩盖住,但是一

看就知道是没穿胸罩,两座大山的尖角微微突起。对于秦天这个处男,那情景就

好比倒了火焰山上,让他身上迅速燃烧起来。

秦天忍不住低头下去,而李洁也配合的闭上眼睛。静静的一吻上去,时间仿

佛停止住了。两人那动作保持了两分钟,忽然,李洁把舌头申了出来,伸进了秦

天的嘴巴。秦天的舌头刚一触碰上那丁香小舌,就一发激动,开始纠缠起来。而

身体一转把李洁压在身下,赤裸的身体抱住李洁,跟着柔软的睡衣抱着柔软的女

性身体,让秦天思想模糊起来。

「弟,抱紧我,吻我!」李洁动情了起来。秦天吻着,忽然感觉到了胸前的

柔软,想到了那两座山峰。于是抽出手来就要去抓,可是李洁比他动作快,一把

抓住他伸出的手,继续与秦天舌吻着。

秦天以为没戏了,可是一会儿,李洁却拉着秦天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前。秦

天手一握,果然里面没穿东西,布料后面就是那团软软的东西,而中间还有一点

坚挺。一下子,秦天感觉自己的身下就快涨爆了。只得压在李洁的小腹。

李洁或许感受到了秦天的坚挺,在灯光下,小脸通红,眼睛紧闭。嘴上却说:

「弟,我好热!好难受。」

「姐,我也难受!」边说,却吻向了李洁的脖子,手还在揉在她胸前的大山

上。

李洁边扭动着身体,而另一只手把身上睡衣往下拉,一下子露出那雪白的玉

肩,而胸前的软肉裸出大半,感觉乳头随时就要跳出来。而另一只手把睡裙往上

拉,一双迷人双腿完全的露了出来,而蕾丝内裤的春光也若隐若现了。双腿

秦天的双腿互相缠绕着,直把未经人事的秦天蹭得欲火焚身。

而同时,秦天也继续向下吻去。无师自通的他隔着薄薄的睡衣一下子含住一

乳头,一下子李洁颤抖着低吟了起来。一会功夫,秦天估计感觉不过瘾,而睡

衣从肩头却拉不下来。于是索性伸手下去,把睡衣完全掀起,把李洁的头给盖住。

这下,一对傲人的双峰完全的展现在秦天面前。而秦天一点都控制不住,低

头就埋了下去。那柔软的嫩肉散发的香气让秦天想把它吃下去。而手却不停着,

没有忘记抚摸那双迷人大腿。那柔滑的肌肤完全没有瑕疵,一直颤抖着。

「弟,爱抚我。吻我全身!」

秦天听言,听话的开始深吻李洁的肌肤。双手却不放弃,一起抬手把那两对

乳房握在手上不停的揉。而慢慢的吻了下去。这时,秦天才看清小腹的情景。那

是一条性感的黑色蕾丝内裤,那中间居然是镂空的,神秘小径上的杂草一大部分

都申了出来。这下秦天放下那对乳房,开始探索起下面的秘密。手不停的抚摸着

小腹,另一只手却在双腿的根部抚摸。而低头在那毛丛中不停的蹭着,未经人事

的秦天哪知道怎么处理啊,只得本能的活动着。只弄得毛毛上满是口水。

「弟,我好痒啊!……唔…唔……」大概是秦天的生疏,在李洁的阴道周围

的触碰,更使得她奇痒难耐。

终于,秦天估计是受不了那屏障的阻碍了,就想一睹春光。把那性感的小内

内从屁股上慢慢的拉下,终于那隐秘蹊径开始渐渐出现。秦天把李洁的双腿用力

分开,只见那毛丛下一条微微闭合着的小细缝,而那流出点点的爱液的小细缝边

上却没有一丝杂草,应该是李洁把那小穴边上的毛毛都刮干净了。秦天也不知挑

逗,只是猛的一下子就把嘴巴凑了上去,就吸允起来。

「啊……啊……」李洁扭着身体,被秦天的舌头磨得轻声而有节奏的叫了起

来。

「弟,别弄了,姐姐难受啊~ 」

可怜的秦天一听,以为李洁还真的是难受,于是停止了亲吻小穴穴,探上身

去又把李洁抱住,又与李洁亲吻起来。而这下,秦天那未事的小将军却正好压在

李洁的小腹上。

亲吻了一会儿,秦天低头向李洁那洁白无暇的圣女峰上吻去,一口含住一颗

粉红的乳头,双手却抚摸着李洁那身体各处。这一低身,小秦天却滑了下去,刚

好就顶上了李洁小穴的洞口,秦天本能的向前一用力,顶在了小穴花瓣上方的豆

豆上,而穴口却也撑了开了,小阴唇下的密径已然可见。而李洁这一受力,身体

猛的颤抖「啊」了一声。却忽然把秦天拉开,起身坐起。

「弟,我们不能这样。虽然我现在还是喜欢你,但是强哥对我很好,我不想

对不起他!」李洁懊恼的说。

姐姐,对不起,是我不好。没有控制好自己。」

「弟,别责怪自己了。我也是情不自了。」

「好了,姐姐,你早点回房休息吧。」秦天关心的说。

弟弟,你不难受吗?」

「难受?哦,是有点。忍下就好了。」

「听说男人这样忍不好的,姐姐帮帮你吧!」

「啊?这怎么帮啊?」

李洁不说话,伸手把秦天下身的坚挺握住,开始套弄起来问道:「舒服吗?」

秦天点了点头,身子一摊倒在床上,闭上了眼睛,一副很享受的表情。弄了

几分钟,秦天的鸡巴越发的胀大,而且越来越热。李洁看着秦天享受的样子,心

里一横,把头低了下去。

秦天正享受着,忽然感觉李洁的小手放开了,正以为李洁不弄了。忽然感觉

到自己的鸡巴被温暖的包裹了起来,而一小蛇围着自己的龟头打转转,好生舒服。

奇怪的抬头一看,看到的居然是李洁用嘴巴把自己的鸡巴含了起来,怪不得

那么舒服。李洁嘴巴一上一下的含着,小舌头继续不停的舔着,感受这秦天那坚

挺,心中却想着「想不到秦天下面有那么大,比强哥的都大。那要进去我身体里

面,那不要死了去啊?」正想着,只觉得嘴中之物迅速膨胀,滚烫滚烫的,来不

及疑惑,就感觉一股滚热的粘稠物喷将出来,一股一股。原来,秦天哪里受的了

这样的诱惑,没两下子就精关失守了。

「弟,你还是处男身吧?」李洁把口中的白浆吐在手中,边问道。

「额。」

「想不到我弟弟还那么纯洁啊。好了,你也泻火了,早点休息吧。」李洁把

手擦了干净,也不多说,把睡裙套上拿着内衣就出门。只留下秦天瘫在床上

「原来这种事是这种感觉啊,这么舒服。女孩子的身体那么美丽啊,怪不得

要谈恋爱。不行,开学后,我一定要找个女朋友,真正的做次那种事。」想着想

着,秦天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清晨,秦天被敲门声吵醒。原来是肖强起来了,「小天啊,睡的还好

吧。昨天哥喝多了,见笑了啊。哈哈!」

「强哥,你没事了吧?」秦天起身。

「没事的。哟,兄弟,你还喜欢裸睡啊?」

「……」秦天不好意思起来,不知道怎么解释,只得点头。

兄弟,别难为情啊,这有什么啊?走,起来穿衣服,你姐她把早餐弄好了。

赶快出来吃吧。」

秦天「哦」了一声,开始穿起衣服。

简单洗漱了一下,三人坐在小餐桌上开始吃早餐。

「小天,你姐说你会搬这来住?」

「呃。姐让我过来。」

「好,今天就搬过来。家里多个人多热闹啊,以后踢球,咱这也有个高手

腰了。哈哈!」肖强豪气的说。

秦天与李洁相视一眼,心里都跳将一下。

下午,三人一起把秦天的行李又搬了过来,从此,秦天的大学生活即将开始,

而不住寝室的他的经历也将拉开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