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妻的天堂】(05)

淫妻的天堂】(05)

第五章

第二天早上,我醒来的时候,刘梅还在我身边睡着。整整一夜,她连姿势

没变过一下,想必是累坏了。不知是不是因为对妻子有了新的认识,此时看着身

边的裸体已不再像过去那么毫无兴致了,反而每一寸肌肤都散发着致命诱惑

温暖的阳光笼罩着妻子,让她整个人看起来仿佛散发着耀眼的光芒。我抬起那双

肉感的美腿,借着晨光仔细打量起她那滥交了整整一周,已经被蹂躏得一塌糊涂

的下体。

一凑进,一股浓烈的精液味道便扑鼻而来,妻子那黑褐色的阴唇肿胀得翻在

两边,鲜红的肉洞大开着。我用手指插了进去,淫穴里依然温暖而潮湿,随便抠

动两下,不知到底是几个男人精液便缓缓流了出来。我接着用手压了压妻子

软的小肚子,不光是阴道,连屁眼里都开始涌出大量的浓精,顺着她的肥臀流在

床单上。真不知道妻子到底被多少男人内射过了,整整一夜肚子里还存了这么多

货。一想到这里,我就突然变得无比兴奋,竟然鬼使神差的俯下身,伸出舌头,

舔舐起妻子下体各种野汉子的子子孙孙来。

这是我第一次吃精液,可笑的是还不是自己的。精液吃进去其实没什么特别

的味道,滑滑的,稍微有一点咸涩。刚开始,我还只是舔起一点点吃进嘴里。可

慢慢的,我竟开始享受起这种耻辱的滋味,索性将整个头埋进妻子裆下,尽情的

舔食起来。一边吃一边还用力按着妻子的小腹,好让更多精液可以流出来。

享受的着,头上突然传来一句:「哎呀!建国!你干嘛呢,别!脏!」我

抬起头,原来妻子被我弄醒了,正不知所措的看着我。

「诶?你醒啦!」被妻子看到自己正吃着她身下别人精液,始终有些丢脸,

我赶紧用手抹了一把脸,问道。

「嗯,让你这么又挤又摁的能不醒么?!你怎么舔我那儿啊,好脏的。」刘

梅边说边用双手紧紧地盖住下体。「你喜欢吃我先去洗洗。」

「别!」我按住妻子,「我喜欢这样……」

妻子听了我的话,有些惊讶,愣了几秒钟。然后慢慢放松了下来。松开双手,

大大的分开双腿,微笑着说:「没想到你接受的还挺快的嘛~ 那既然你喜欢,就

吃吧。可劲儿吃,吃到你爽!」

我也冲妻子笑了笑,低头接着舔起来,一边舔一边问:「我再爽也没有你这

几天玩的爽吧?」

刘梅:「嗯。这几天简直爽死我了都快。」

我:「你还当我是夸你啊?说说,后来这几天去哪儿了?电话都不打一个,

可急死我了。」

刘梅:「哎~ 这个事儿我也觉得挺对不起你的。那天玩完本来要走了,结果

两个网友说要送我,路上谈起些别的事儿,我刚开始就是合计去看看就走,可一

到那儿就身不由己了。」

我:「你们都玩什么了?」

刘梅:「也没什么?就是一起做爱呗。哦,还玩了点儿SM。」

我:「啊?!SM?」

刘梅:「就是性虐。」

我:「操,我又不是傻子,这还不懂咋的?可你怎么连这个都玩上了,多危

险啊!」

刘梅:「没有啦,其实没玩什么危险的。都是我自己同意了的,我心里有数

的,你看我这不都好好的回来了么!」

我:「你呀你,你让我说你什么好,为了爽,你这是越来越敢玩了!什么你

都想试一试!」我有些生气,用力掐了一下刘梅的屁股。「你就不怕我生气啊?!」

刘梅见我生气了,有些惭愧,赶紧解释道:「怕啊~ !怎么不怕!说实话这

几天我一想起来你就特别害怕,一是怕你担心,二是怕我回来你骂我。」

我:「那你连电话都不打一个?!」

刘梅:「没有啊,我求他们让我给你打给电话了,可他们不干,说这样玩才

刺激。而且……」

我:「而且什么?」

刘梅:「而且是真的很刺激啊,我也怕给你打了电话你就让我回家不让我玩

了嘛~ 」

我见妻子像个犯错的小女孩儿一样,低着头咬着嘴唇,那可爱的样子让我心

中的小小怒火一下子烟消云散了,我「噗嗤」一声乐了出来,「呵呵,你说你这

么个大骚货,就算我让你回来,你真回得来么?」

刘梅见我笑了,赶紧起来抱住我:「老公,我错了。下次我再去哪儿玩,一

定事先告诉你,不让你担心了。原谅我好不好?」

我故作恼怒,问道:「只是事先告诉我啊?那SM以后还玩不玩了?」

刘梅:「嗯……想玩!」

我乐了:「操,就知道你个骚货会这么说。行吧。去!躺回去,我还没舔够

呢……!」

「嗯。」刘梅听话的躺回去,抬起双腿,用手把阴道里的精液抠出来,说道:

「就知道这世上你对我最好。」

我接着舔起来:「切~ 还不是让你逼的!」

刘梅:「嘻嘻,就算是我逼得你也得干不是~ ?说实话,建国,我真没想到

你能接受我接受到这个程度。本来以为这次你肯定要大发雷霆了呢。」

我:「我也没想到啊,自己看着你在人前卖弄风骚会这么兴奋。人这东西啊,

谁又说得准呢。」

刘梅:「是啊,人真是奇妙。对了,你和依依玩的怎么样?」

我:「不错不错!依依那小身材绝了,人也特骚。那几天差点没把我给吸干

喽!」

刘梅:「嘿嘿,我给你找的女人必须给力,你看我够了解你吧,就知道你会

喜欢。」

我:「嗯,喜欢喜欢。前天她还过来了呢,说来看看你回没回来。然后我们

就又……呵呵。」

刘梅:「又什么啊?肯定又做了吧。真是的,这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我介

绍她给你不就是让你俩做那事儿的嘛!再说,之前你还不知道的时候,我心里有

什么难过的事儿总找她唠嗑,和她聊我的家庭,聊你。所以她对你印象一直都挺

好的,心里肯定也是想让你操的……哎,建国,这几天你们一共做了几次啊?」

我:「加起来差不多十次吧。」

刘梅:「哇~ 这么多?你还挺老当益壮的么!跟我怎么没这么猛,你个老色

鬼。我可吃醋了啊!」

我:「嘿,你还别说我,前天依依过来,我担心你,没什么心情,就做了

次。剩下的都是上周末的事儿,要不是你在群里表演的那么精彩,我也做不了这

么多次!」

刘梅听了我的话,满意的笑了笑说:「嗯,那你要是这么说我心里就平衡多

了。」

我:「你有啥不平衡的,你再我给找20个我也赶不上你啊。说说,后来这

几天你被怎么玩的?」

刘梅:「真的要听啊?我先说好啊,玩的其实挺过的,听了你不许生气哦。」

「我听不听你也玩了,赶紧说吧。我想听。」我急不可耐的说。

刘梅:「那好吧……」

妻子的叙述中,我知道那两个网友一个叫「爱在枷锁下呻吟」,29岁,

单身,就叫他「枷锁」吧 .另一个叫「资深男主」,55岁,有老婆,是个M,

就叫他「资深」好了。这两个相差20多岁的忘年交是通过另一个SM群认识的。

那天群活动结束后,「资深」提议开车顺道送妻子回家,但其实两人早就私下商

量好了,打算忽悠妻子做他们的SM对象。在车上,两人便聊起曾经一起性虐

「资深」老婆的话题,刘梅这么骚,自然被他们的对话吸引,提议两人带她去看

看。本来刘梅以为「资深」的老婆也在家,可没想到到了「资深」那儿才知道他

老婆出差了。不过她当时也没有在意。

「资深」的家在一楼,有一个同等面积的地下室。刘梅本来想在他家给手机

充一会电就走。结果「资深」和「枷锁」便趁着充电的功夫把刘梅怂恿去了地下

室。一到地下室妻子便觉得有些不对,两人进来的时候直接把门锁上了。整个地

下室四壁都是厚厚的隔音材料,灯光幽暗,到处都是SM的器具,小到肛塞,皮

鞭。大到木马,十字架一应俱全。两人进了地下室便开始抱着妻子爱抚,她以为

他们就是想趁着这段时间再做一次,再加上自己也挺有兴致,便没反抗。配合着

两人脱了个精光。之后,「资深」拿了一根很粗的麻绳,打着精美的绳结把妻子

扎了个结结实实。刘梅还觉得挺漂亮,摆着造型让两人拍照 .照片我看了,确实

有种不一样的美感,妻子的两个巨乳被麻绳捆着,显得更加硕大。肉感的身体被

麻绳勒出深深的凹痕,性感极了。

之后两人把妻子固定在一个特质的木架子上,一前一后的操弄起来。妻子

第一次被这样一动不动固定着操,很享受这种被锢的感觉,高潮来得特别频

繁。等两人都射出来时,妻子已经高潮了7,8回,早就忘了要回家的事儿了。

两人发泄完了之后问妻子,想不想做两人的母狗性奴妻子正在兴头上,满

口答应了。两人便用医用胶管把妻子巨乳从根部牢牢的捆住,妻子说被捆上之

奶子圆鼓鼓的,涨涨的,有些疼。然后用跪坐的姿势把她捆好,身体前倾。接

着,他们喂妻子吃了两片春药,把她放在两人中间。她以为「资深」和「枷锁」

又要开始操她了,可没想到两人坐在沙发上,把脚搭在她背上,只是用语言不停

羞辱妻子

妻子说这个姿势特别难受,再加上他们的脚搭在背上,又不能动,简直累的

要死。妻子问「资深」和「枷锁」这是干嘛。他俩说这你还没看出来么?调教

啊~ !再说你也得让我俩休息一会不是。妻子当时也没多想,反而觉得被羞辱

束着的自己特别下贱,很好玩刺激

过了差不多20分钟,妻子的药劲儿渐渐上来了,下体说不出的瘙痒。奶子

也被勒得开始胀痛。再加上这个姿势太难受了,全身上下酸的要死。妻子说那种

痛楚和性欲交织在一起,变种一种变态般扭曲的快感,爽得她全身一直哆嗦。又

过了10来分钟,妻子实在忍不了了,不是因为难受,而是因为实在是太想被操

了,便吵吵让「枷锁」和「资深」把自己放开。两人倒是很听话的把她解开,平

放在床上。这让妻子彻底放下了心中的戒备,本来还有些小小的担心,按当时妻

子的状态,两人就是把她虐死也没人知道。被松开的那一刻,妻子说那感觉简直

高潮还舒服。然后两人也上了床,一起爱抚亲吻着妻子,把她弄得欲火焚身,

下贱德尔哀求着两人赶紧上来操自己。可「枷锁」和「资深」却不为所动,坏笑

着不停地撩拨着妻子欲火

欲望已经被勾起来了,风骚妻子怎么能忍,后来她干脆拿起旁边的皮鞭把

自己操起来,一边操还一边哀求着:「宝贝儿们,别闹了。人家让你们撩得要死

了,赶紧……赶紧用大鸡巴操我。我要大鸡吧,求求你们了~ !」

这时「资深」才坏坏的说:「让我们操也可以。不过得回答我们几个问题,

我俩满意了才能操你!」

妻子:「好,好,亲爱的你赶快问啊!」

「资深」:「宝贝儿,你是什么?」

妻子:「我……我是骚,欠操的骚!」

「资深」:「不对,你现在是我们的骚母狗。知道么?」

妻子:「好……好,我是你们的母狗,快……快点给我根大鸡吧,通通的我

小狗。」

「枷锁」:「那梅姐给咱俩学几声狗叫吧!」

妻子此时早就没了羞耻心,趴在床上伸着舌头「汪汪汪」的学着狗叫声,把

两人逗得大笑。

「枷锁」接着问:「叫主人!」

妻子:「主人!」

「资深」:「哈哈,那谁是大主人谁是小主人知道么,母狗?」

妻子:「你……你是大主人,『枷锁』是小主人!」

「资深」:「好,那以后说话后面都要带着主人,知道么?」

妻子:「知道了!」

妻子刚说完,「资深」便扇了妻子一个嘴巴,虽然不怎么疼,但也给妻子

得一愣。「重说!主人刚刚怎么教你的?」

妻子这才明白过来,赶紧改口:「对不起,大主人母狗知道了。大主人。」

「这才乖!」「资深」揉了揉妻子的脸躺在床上,扶着自己坚硬的肉棒说:

「来吧,主人赏你的。」

妻子赶紧爬上去,说了一声:「谢谢大主人」便一屁股坐了上去。这时「枷

锁」也说:「哎!母狗梅姐,我也想操你的大骚逼,怎么办啊?」妻子风骚的掰

开自己的屁股说:「小主人也一起操进来啊~ !」「枷锁」听了哈哈大笑,扶着

自己的鸡巴挤进妻子肉穴一起操起来。

妻子说当时感觉自己特别下贱,就像一条真正配种母狗。除了操逼什么都

不知道。那两个人鸡巴都不小,而且第二次都吃了药,射了以后一点都不软,还

能接着干,玩了她整整一宿。累了就用各种器具玩弄她,稍微恢复一些便又是一

顿爆操。再加上吃了春药妻子说那一夜她尿的比前几天还要惨,基本上高潮

没断过,一波接着一波的,头脑里一片空白,心想着就算这样被他们操死也值了。

我问刘梅他们都用什么玩她了。她说什么口塞,捆绑,皮鞭,滴蜡,骑木马

都玩了个遍。乳环也是那夜就穿上了。虽然有的挺疼,但是有药劲儿的帮助,再

加上已经玩疯了,那感觉真的还挺爽的。

我说什么药劲儿,你就是他妈骚。刘梅说以前没不知道自己对性那么痴迷,

自己这么骚我还爱她么?我说爱,越骚我越爱,只要她保护好自己就行。

我又问起刘梅她下面那么多精液是怎么回事儿,两个人肯定射不出这么多来。

她说刚开始的几天是就和他们两个人玩来着。结果他们俩把这几天性妻子的照

片和视频发到了那个SM的群里,据说两个人的QQ瞬间就爆炸了,全都是要求

一起玩的网友。最后一天「资深」的老婆回来了,妻子已经被他俩操疯了,觉得

2男2女不够刺激,于是在她的同意下,他俩又叫了群里6,7个网友一起轮

了「资深」老婆妻子

我说都是不认识的男人,你也敢让他们无套内射,就不怕得病么?

妻子说那些人都是「资深」夫妻朋友,操「资深」老婆也不带套,应该问

题不大。还说看了他们玩「资深」老婆,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SM,实在太疯狂

了,自己也被那气氛感染的特别投入,最后一天下午她三个洞就没断过鸡巴。一

被草还一边被性虐着,差点没被玩死在「资深」家里。不过实在太爽了,就想

这么被一直玩弄下去。

听到这里,我的鸡巴已经硬的快要爆炸了。立刻抓着妻子,就这她阴道里的

精液疯狂的做了一次。一边做一边骂她是骚母狗妻子也很配合,下贱的说

着自己就是个千人骑万人操的母狗,就是喜欢鸡巴操逼的感觉。

激情过后,我问刘梅,什么时候也带我参加一次群交聚会。刘梅说本来是怕

在现场我会尴尬,但没想到我现在接受的这么好,如果我想,随时可以安排聚会

我想了想说:「嗯……能不能不找你那些网友。毕竟你背着我和他们乱交

么久,第一次和他们一起,总觉得面子上有点挂不住。」

刘梅:「你要这么说,也确实。那你想怎么办?我都听你的。」

我:「要不我来找人?」

刘梅:「好呀,不过你可得给我找点儿活好的啊,弄不爽我我可不干~ 」

我:「呵呵,你啊……你这么浪,把你弄舒服了可不容易啊,我尽量吧。」

其实这几天我就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人选也已经想好了,是我的一个供应

商,叫刘俊。比我小10岁,这小子有家有孩子了,可依然好色的很,每次谈生

意,不是商K就是桑拿,而且每次最少要点两三个小姐。想必那方面很厉害。就

是不知道喜不喜欢妻子这种熟女

过了几天,我找借口说要进一批货,约了刘俊出来。在桑拿足疗的时候,我

便趁机和他聊起女人

我:「小刘,你说你每次找我谈生意,怎么都来这种地方?」

刘俊:「嗨~ 陈哥。咱俩都是男人,这事儿有什么可好奇的,男人嘛,不都

好这事儿?」

我:「弟妹我可见过,那长相那身材可都挺不错的,还满足不了你么?」

刘俊:「我媳妇儿是不错,可不都说家花没有野花香嘛。媳妇儿再漂亮看惯

了也就那么回事儿。咱就说你,陈哥,嫂子那也是风韵犹存啊,你敢说你没出来

偷过?没找过别人儿?」

我:「找是找过,可也没你这么频。我们这行小的很,你那几个客户我可都

认识,都说你隔三差五就出来玩女人情人也有好几个吧。你说你也快40的人

了,怎么还这么爱玩。」

刘俊:「嘿嘿,不瞒你说,弟弟没啥别的不良爱好,就好女人。从小这方面

欲望就比一般人强。三天不干那事儿就全身难受。哎你说我这是不是做病了啊?」

我:「哈哈,这说明你年轻,身体好。再过10年,等你到了我这个岁数,

你再看看。」

刘俊:「你还别说,陈哥。这回见你,可比以前气色好多了啊。怎么?是不

是背着嫂子找个了金丝雀啊?哈哈~ 」

我:「嗯,确实找了一个。」

刘俊:「哈哈~ 我就说嘛。说说,是不是你公司的小秘书?」

我:「没有,就是个普通的家庭妇女,比你岁数还大呢?」

刘俊:「陈哥,不是我说,你说你这条件,就找个在校大学生也有的是人愿

意跟你啊。怎么找个老女人?」

我:「老女人老女人的味道,我不像你,就喜欢岁数小的,我可是老牛吃

不动嫩草了。」

刘俊:「弟弟倒也不是就喜欢年轻的,只不过上了点岁数的,基本上非丑即

胖,一个个都跟老干妈似的,我这也下不去屌啊是不是?要是像嫂子那样的那还

……」

我:「还什么?」

刘俊:「不是,哥。我是想夸像嫂子这么年轻漂亮的太少见了。陈哥你真是

有福。」

「切,先不提你嫂子了。」我看有戏,赶紧拿出手机,把我事先准备好的妻

子的裸照递给他看,「给你看看哥的女人,怎么样?」

刘俊结果手机,几张照片来回看了好一会,才色眯眯的说:「我就说嘛。你

这大老板也不可能找个黄脸婆。哥,要不是你跟我说,我根本看不出来她比我还

大,这奶子身材,真TMD够劲儿!平时看不出来,想不到陈哥你也是个挺懂

生活的人嘛~ !好眼光!」

刘俊这么夸妻子,看来让他操刘梅这事儿是十拿九稳了,我有些兴奋,却又

故作沉稳的收回手机说:「今天我还有些事儿,一会就得走了。进货的事儿周末

你来我家谈吧,老来这种地方闹哄哄的。」

毕竟是生意的事儿,刘俊还是很上心,和我定了周六中午来家里谈。便分开

了。

回到家,我把今天和刘俊的谈话告诉了刘梅,她见过刘俊,对他的印象还不

错,又听说他性能力很强,甚是欣喜的答应了。

到了周六,刘梅一早便起来精心打扮了一番。丁字裤,黑色袜,没有穿胸罩。

外面罩了一件薄薄的黑色睡裙。稍微迎着光照,很容易就能看见下面硕大的奶子

和饱满的乳头

我问妻子是不是很期待。刘梅说:「当然了,而且第一次和你3P,还有点

紧张呢!」

我说:「你可别太紧张了,把刘俊那小子给吓跑了!」

刘梅:「你也太小看我了吧,只要他进了这个屋,那还不是我的掌上肉身下

屌?」

我:「哈哈,别的不说,这方面我可哪敢小看你啊!」

都准备好后没多久,刘俊的电话便来了,我告诉他自己临时有点事儿,要晚

一点回来,让他先进屋 .妻子已经给他准备了饭菜,让他边吃边等我。然后自己

躲进了卫生间。

不一会,敲门声响起。妻子起身去开门。我隔着门听着外面发生的一切。

妻子:「呦,小刘来啦。来,快请进。」

估计是看见妻子豪放的穿着,小刘磕磕巴巴的说:「嫂……嫂子好。」

妻子:「还没吃饭呢吧,你陈哥说他还得一会才回来,来,嫂子陪你吃。你

可别嫌弃啊~ 」

小刘:「哎……哎!我先去洗个手。」

妻子:「嗯,对了,客厅的卫生间坏了。你就去卧室洗吧。」我们卧室的卫

生间里,故意挂着几套刘梅的情趣内衣卧室的床边还放着一根自慰用的电动阳

具。不知道这小子进去看了会是什么个表情。过了好一会,小刘才从卧室出来。

妻子:「刘儿,赶紧趁热吃吧,来,喝点酒。」

小刘:「哎……哎,谢谢嫂子。」也不知道这小子开没开车来。

妻子:「客气什么啊,咱俩都姓刘,几百年前弄不好还是一家呢!哎呀!」

这是我和妻子设计好的桥段,妻子会不小心把酒弄在小刘的身上。「不好意思啊,

刘儿。你等着,我找东西给你擦擦。」说着,妻子便卫生间走过来。

刘梅一进来,我便拉着她小声问道:「怎么样,怎么样?」妻子给我比了一

个OK的手势说:「很顺利,他看我看得眼睛都直了。净往胸那儿瞄!你可真没

说错,这小子真够色的。」说着拿着毛巾走了出去。我透过门缝,小心的偷窥

外面发生的一切。只见妻子扭着大屁股走近刘俊跪下来,用毛巾盖在他裆部被弄

湿的地方。

刘俊见状赶紧抓着妻子的手说:「没……没事儿嫂子,我自己来就行了。」

「哎呀,还是我来吧。」妻子把他的手移开,温柔的擦拭着说:「你们男人

那会干这些家务活呀。」一边擦还一边妩媚的看着刘俊,倒是把这个色胚子弄得

有点手足无措了。接着,刘梅俯下身,擦干地上的红酒,大屁股高高的撅着,那

薄纱睡裙本来就不长,她这个姿势,刘俊可以清楚的看见下面风骚蕾丝丁字裤

刘梅一边擦地一边风骚的轻轻扭动着身体,几滴酒水擦了半天。刘俊就一直盯着

妻子屁股看,知道她起身,才恋恋不舍移开目光。

这顿饭估计刘俊是吃的心神不宁,饭没吃几口,酒倒是喝了好几杯。饭后,

妻子让小刘坐在沙发上看会电视,自己却在旁边做起了瑜伽。我也是第一次见刘

梅做瑜伽,还真别说,姿势什么的还挺标准的 .只不过又是劈腿又是挺胸的,刘

梅那小小的睡裙根本就遮不住四溢的春光。好几个提臀劈腿的动作,刘梅都故意

对着小刘。小刘哪有心思看电视,目不转睛的盯着妻子,估计她那丁字裤下肥美

的阴部早就被看得一干二净了。

过了一会儿,小刘大概实在忍不住了,说:「嫂子,真想不到你身材保持的

这么好,原来是天天做瑜伽啊。」

妻子笑了笑,挨着小刘坐下,说:「你就会说好听的。我啊,做瑜伽就是为

了健康,什么身材身材的,保持得再好也比不了那些小年轻的。」

小刘:「我说的可是真心话,嫂子,就你这身材可一点不比那些小姑娘差。

而且比她们还性感多了!」

妻子听了小刘的话,开心的笑着撞了他一下说:「呵呵,你说什么呢?没大

没小的。」

小刘挠挠头:「不是,嫂子。我是说实话,你真的比那些小姑娘漂亮多了,

特别有女人味儿。」

妻子顺势往小刘身上靠了靠,叹了口气:「哎……那又有什么用啊。再漂亮

再有女人味儿也留不住自己的男人。」

小刘有些尴尬,「怎么了嫂子,陈……陈哥对你不是挺好的么?」

妻子故作落寞的说:「刘儿,你别说了。他是不是也外面有人了?」

小刘:「没……没有吧~ 」

妻子:「你就别替他遮了,你们男人那点儿我还能不知道?」

小刘:「呃……嫂子你就是自己吓唬自己,陈哥在外面挺老实的。」没想到

这小子的嘴还挺严的,竟然没把我找情人的事儿说出去。

妻子:「你就别骗我了,他的事儿我都知道了。你知道他都多久没碰过我了

么?我也是女人,也有需求的……」

小刘:「那个……男人嘛,上了岁数肯定是差点儿,你说那些外面的女人

赶得上嫂子你啊。」

妻子顺势靠在了刘俊身上问:「真的么?」

小刘:「真的!你要不是大哥的媳妇儿,走大街上没准儿我都要上去搭讪呢!」

小刘刚说完,妻子忽然翻身倒进他怀里,巨大的奶子就压在他胸前,红着脸

温柔的说:「那好,刘儿。那嫂子问你,今天我就让你要我,你想不想要?!」

小刘被这一幕吓了一跳,说:「xia……不是,嫂子。我哥他……」

妻子:「你放心,今天的事儿我不会和他说的。」说着,妻子骑在小刘身上,

脱下睡裙,挺着一对赤裸裸的巨乳问他:「我就是想知道,你是不是真的想要我!」

小刘见状,眼睛都直了,一把搂住妻子说道:「想!嫂子,你太性感了,我

是真的想要你。」说完对着妻子吻了下去。

大概是怕我回来的太早,小刘手忙脚乱的脱了衬衫,裤子也没敢全脱,褪到

了膝盖。妻子迫不及待的拉下他的内裤,小刘的大鸡吧一下子弹了出来,看来经

妻子刚刚的勾引,小刘也早就欲火焚身了。妻子握着他的鸡巴,一口含了进去。

「嘶……」小刘爽的够呛,轻轻抚着妻子的头享受着,「嫂子……我操!嫂

子你口活儿太棒了!哦……舒服!」

「呵呵。舒服的还在后面呢!」妻子突出小刘的鸡巴,拉开自己的丁字裤

露出里面已经湿的滴水的淫穴坐了上去。「嗯~ !刘儿,你……嗯……你鸡巴真

大!」

「啊~ 啊~ 嫂子你……下面也真紧……哦~ 嘶……太爽了!我操!」小刘揉

弄着妻子乳房说:「嫂……嫂子。一会哥回来了咋办?」

妻子一边上下起伏着,一边说:「嗯……没……没事儿。他没带钥匙,回来

的时候会给我打电话的 .你……啊……啊……你就放心操……操嫂子吧……!嗯

……舒服……嗯……!」

两人在沙发上干的热火朝天,我在洗手间看得也是爽的不行,鸡巴早就硬了,

撑得裤子特难受。我还是第一次现场看妻子和别的男人做爱,看着妻子在小刘身

风骚的扭来扭去,淫荡的叫着,时不时的还冲着卫生间,故意卖骚给我看,那

感觉简直比隔着电脑屏幕看爽多了!

妻子和小刘做了大概二十分钟。妻子的呼吸开始急促,开始剧烈的扭动着身

体,小刘也加快了操弄的速度。眼看他看要射了,妻子冲着我使了个眼色,我便

悄悄地从卫生间走了出去,面对着妻子,站在小刘头前。

小刘此时正疯狂的向上挺着身子,用力的抓着妻子乳房,叫着:「啊~ !

啊~ !嫂子……我操!我不行了……要射了!」妻子按着他的胸膛,也淫荡回应

着:「啊……啊……宝贝儿……嫂……嫂子也要来了……嗯……射……射吧……

射在嫂子里面……啊……要来了……啊……快!快!」

小刘一定想不到,这个时候,我的声音会在家里响起:「你们干嘛呢!」小

刘浑身一哆嗦,抬头看见了我,可他这时已经控制不住射精的冲动,随着身上妻

子的疯狂扭动,小刘叫了一声:「哥!你怎么……!?啊……啊……!!!!」

便当着我的面在妻子内射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