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道】 第二集 借势横行 第三章 烛光斧影

【逆天道】 第二集 借势横行 第三章 烛光斧影

烛光斧影

在关云轩家住了两天,明臣舜父子终于要上路了,当然,关云轩也决定和他

们一起进京面圣。平时关云轩对于家事根本不怎么管,所以,只让夫人蔡雪琼多

注意保重身体,便没有多说,倒是对管家「裴松」叮咛了几句。看着裴松那略显

呆滞的目光,明臣舜心中暗喜,自己以秘术将裴松制成了傀儡,时间有些紧迫,

许多地方都有不足,可竟然瞒过了关云轩和明克成这样的高手,看来这「手艺」

是过关了!关云轩很看重明臣舜,而明克成更高兴,自己本来就是想先给儿子

荐引荐,让认识这位干爷爷,以方便日后有事时有个照应。可没想到这小子竟然

头脑清醒,思路明晰,还会如此被关云轩看重,这实在是好得有些出乎预料。

蔡雪琼也很「关心」明臣舜,她一直没孩子,看到有这么一个「聪明伶俐」

的半大小子叫自己奶奶,怜爱之心迸发也不稀奇。关家上下,连同明克成都差不

多这么想,可他们却没有意识到,明臣舜和蔡雪琼告别时,看似只是依恋之情流

露,其实,在众目睽睽之下,明臣舜借着身体的遮挡,竟然将左手探入了蔡雪琼

衣内!蔡雪琼又惊又怕,却更加不敢声张,明臣舜得意,在蔡雪琼胯间密处好一

番拨弄。本来蔡雪琼就被吓得不轻,可明臣舜却毫不理会,蔡雪琼越发害怕,可

她的身体却跟她的心情完全相反,只被拨弄几下就热液横流,身心俱软,险些趴

到明臣舜怀里……

二奶奶放心,孙儿自会照顾好二爷,无需挂怀。」

关云轩怡然自得的捋了捋须髯,笑道:「哈哈哈哈哈,好好,有这孩子照顾,

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安心在家,少则十日,多则半个月,也就回来了!」看明

臣舜这么「懂事」,明克成也十分欣慰,心想,自己这番苦心算是没有白费,这

孩子真是有眼色,会说话。可他们都没注意到,蔡雪琼脸上一闪而过的红晕…

…「嗯,我放心!你……也要照顾好自己……别,别让人挂念。」说到最后,别

让人挂念时,声音已经非常小,明克成关云轩都没有在意,只有明臣舜笑嘻嘻的,

说道:「放心,为夫小心的。」他说得也是十分含混,只有蔡雪琼听明白其意思,

差点要扑到他怀里,总算是控制住,没有露馅儿,但满目含春之色,明臣舜是明

白的……

关云轩在帝国地位超然,所以,即便是已经归隐致休在家,排场依旧不小。

两面开路牌引路,八个人敲锣打前,八抬大轿描金画银,透着华贵。虽然以三人

的武功,根本也不惧什么匪寇之类,但依旧带了两队卫士随扈,要的就是个排场。

关云轩坐轿,明克成父子骑马,队伍走出好远,蔡雪琼还不舍得回去。明臣舜也

「留恋」的朝她挥舞着汗巾,可看见汗巾,蔡雪琼脸上红晕更重,那淡粉色的汗

巾正是她的骑马汗巾,二人在浴室行云布雨,醒来后,明臣舜非要留作信物。没

想到他竟然这么堂而皇之的拿出来,还向自己招动,也就是别人不明就里,否则,

肯定有麻烦……

好容易队伍消失在远方,关家众人也就准备回府,蔡雪琼脸色一寒,看了一

眼神色有些呆滞的「裴管家」道:「裴管家,老爷进京我还是不放心,家里也没

什么事,你去给老爷打前站吧。」「是!」裴管家「恭恭敬敬」的应诺后,也不

多问,让下人背马,抄近路去给关云轩打前站。看他离开,蔡雪琼才反身回府,

脸上闪过一丝让人不寒而栗的冷笑,好在没人注意到。从关家到京城最多两天的

路程,要是着急,一天也能赶到。可关云轩要排场,一支队伍浩浩荡荡的,当天

到了京城南门外十二里的南礼驿下榻。

外省进京官员人等,首次进京为了不失礼仪,会被安排到京城外围最近的驿

站休息一夜,也就是让先学学入的礼数。帝京修建时,在东西南北四城外,十

二里处,各设立了一个驿站,南部的就是位于丰河堡的南礼驿!关云轩到来,少

不得驿馆上下一通忙活,等这位贵比王侯的老爷安顿好了,司礼官才安排明克成

父子学习礼仪。明家算是武爵,礼数上简单许多,看大致没错后,司礼官也就应

付差事的没有再理会。当时,走的时候,少不得明臣舜塞上一把火烫的银币,乐

得「大人」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去的……

吃过晚饭,关云轩遣人来请,明克成不敢耽搁,忙带着儿子过来。

「让你们过来是有件机密事情要告诉你们……」关云轩开门见山,不失武将

本色,说道:「本来,此事老夫是想带进棺材的,可现在看来,还是该有个人托

付才成。」本来明克成以为他就是说几句朝中之事,可这么一说,乃是非常重要

之事,当下也肃容道:「叔父有命,侄儿必竭尽全力,可就怕自己里有不及,让

叔父失望……」「不,不是让你们去办什么,是让你,还有这孩子知道!」关云

轩道:「此事重大,事关当今皇帝登基是否名正言顺!」「呃……」明克成真是

皱眉了,「叔父,这是朝中之事,为何要告诉小侄……」「哎,思前想后,只有

告诉你们了!老夫并无一子半女,你婶婶虽然是大家出身,可终究是女流之辈,

若我有什么不测,你们就要好自为之了!」

当下,他将一段闱辛秘娓娓道来!

当今皇帝未登基前,只是个普通皇子,并非太子。太子乃是皇帝的哥哥,而

且是皇后嫡出,天资聪颖,文武双全,十分得皇帝心思。太子办事妥当,朝廷上

下一致认同,都觉得日后登基了,一定会是一代明君。可天有不测风云,西疆漠

胡造反,纠结了突厥,罗刹,云羌,鬼蛮各部,共计四十万大军突袭。西疆守将

郎思龙畏战怕死,率领十万大军不战而逃,只半个月功夫,西疆各部联军就席卷

了八百余里疆土。皇帝震怒之下,命关云轩为帅,太子为监军,领兵二十万御敌。

至军前,关云轩先斩杀了临阵脱逃的郎思龙,震慑军心,然后太子亲自擂鼓助战,

以弱势兵力将优势敌军击溃,并连续追击,几乎将失地全部收复!就在举国上下

欢心鼓舞时,太子突然率部返回京城,威逼皇帝让位,更是让国人都傻了眼。

除了关云轩率领的十万追缴军,没有服从太子命令返京外,出征时候的二十

万御林军为基础的精锐之师都杀了回来,皇城内外人心惶惶。众人都以为,太子

韬光养晦多年,就是为了让皇帝对其放心,然后趁机夺位。当时京城附近只有不

足两万的城防军,如何能顶住太子的威胁?就在僵持不下之时,现在的皇帝,也

就是当年的六皇子挺身而出,主动请缨出战。而关云轩在追击西疆联军多日,将

带头作乱的漠胡首领斩首,威慑其他各部再次归降后,也率军返京。太子见事情

要生变,抢先在外省勤王之兵到来前,攻打京城。可关云轩之威名已经让叛军胆

寒,更兼皇帝一向无大过,作乱心里发虚,故而叛军势力虽大却没几天就被击破,

太子逃跑未成被抓入天牢。

知道自己所犯乃是大罪,太子没等到审问就自尽而死,太子之位也就落到了

表现出色的六皇子头上。但受此事打击太重,不久,皇帝便得了重病,过世,太

子登基也就是当今皇帝。这是外间尽人皆知的事情,可关云轩却说:当年太子不

是无故返京,是接到密旨,让其回京平乱。也就是这样,关云轩才会允许他带走

大部分兵力,否则,以关云轩的威望,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但来人虽然出示

了皇帝金令,却并没有出示圣旨,只是皇帝的口谕。这样的大事怎么会只是口谕?

可正因为是大事,所以,关云轩不敢怠慢,太子关心父亲安危,更加不敢怠慢,

这才有了太子率部返京的事情。

但太子返京后不久,关云轩就又接到皇帝的圣旨,说是太子起兵谋反,并告

知他,自己并未有什么让其返京平叛的密旨。太子是监军,可自己是统帅,太子

这么从自己这里骗走的兵马去作乱,自己肯定脱不了干系。关云轩情急之下,刚

平定西疆便立即领兵进京追击,并大破太子兵马。但事后,他总觉得事情有些牵

强,不久之后,他的一个部下,当时的御林军统领张扬来找他,竟然说出实情。

太子收到的密旨,确实不是皇帝所发,而是六皇子安排的。之所以去的人有皇帝

金令,乃是皇后从皇帝那里偷的!太子是皇后所生,六皇子也是,可在关云轩记

忆里,皇后一直喜欢太子不怎么重视六皇子。张扬后来说的事情更惊人,他说,

自己受六皇子好处,为其办事,六皇子曾经趁皇帝大醉之时,入,强皇后

并且,他判断,皇后最后生的十二皇子,很可能就是六皇子的种!

就是有了这些关系,皇后或是受六皇子要挟或是自愿,才帮六皇子弄到的金

令。太子被投入天牢时,皇帝早就气病,无暇搭理。六皇子便趁机让人投毒害死

了太子,这才有了后来皇帝传位给他的事情。而皇帝虽然病了,但最后给皇帝用

药的御医都是六皇子的人,所以,皇帝之死,是病死还是另有原因,没人知道!

张扬之所以来找关云轩,就是因为他知道的事情太多,怕新帝容不下他灭口,才

来找这位德高望重的老上司,算是给自己留个后手。

此后不久,张扬就被以功高跋扈抄家灭门,关云轩是先帝的臣子,看新君如

此态度更加不满,但没等他找皇帝,皇帝竟然微服到了他府上。也没隐瞒,承认

了太子是自己害的,皇帝之死也和自己有关,杀张扬,也是要灭口。「太子庸懦,

大破罗刹却力主不加追罚,剿灭东蛮,却准许其复国,现在帝国边患最大者,这

两家都有份,可是能感化的吗?」虽然对六皇子所为愤慨,可对于他的话关云轩

也无言以对,因为当年太子的主张他也反对!所以才有了新君后来的承诺:「若

卿愿辅佐朕,则朕准卿在出征期间独断专行,无需禀报朕!」关云轩已经有平定

多处边患的策略,可关键就是个权力问题,他需要有完全的权力,在战场上临机

专断,才能真正出奇制胜。而这件事,他没有对任何人说过,怎么新君会知道?

莫非自己身边也有新君的人?

关云轩虽然是位高权重手握重兵,但如果要废立新君,则他也要考虑一个闪

失则身败名裂的下场。所以,在审时度势,权衡之后,他决定,和新君妥协!

「二爷没有为先帝和太子报仇,孙儿以为却是最佳处置!」明臣舜越发觉得

自己这趟耽搁值得,说道:「现在的皇帝夺位,说到底是皇家之内的事情,二爷

与先帝再亲,终究是外人。历来拨乱反正,废掉篡权夺位皇帝的功臣,要么谨小

慎微惶惶而终,要么稍有失当便被借故重办,下场都算不上好。」说到这些,关

云轩叹了口气,明臣舜所说,确实都是历史上,各朝各代都有过的事情。「不错,

废立之事确实不可轻易涉及,只是老夫身受先帝厚恩,却不能为先帝报仇,心里

总是有些过意不去。」关云轩神色更加黯然,说道:「后来,老夫每每用兵,皇

帝也如约没有加以钳制,而且,还赐下金牌十二道……」「可二爷,为什么您会

突然隐退?难道真的是担心功高震主吗?」明臣舜突然道:「二爷军功宇内无人

能及,可罗刹虽然大败,也只是伤了元气,并未动根本。漠胡,突厥等也只是迫

于大军之威,不得已而上表称臣,随时会反。难道皇帝会看不出这些,要对二爷

下手?还是这其中有其他什么内情……」明臣舜说的迟疑,明克成却怕关云轩生

气,训斥道:「小小年纪胡说什么?你二爷为人坦荡,自然是不想那么费周折才

归隐的……」

「不,臣舜说的对,确实有隐情!」关云轩微笑着,手捋长须,眯着眼,赞

赏的看着明臣舜,说道:「你猜的不错,当初,皇帝确实知道轻重,不敢动我。

可,我却知道了一个消息,让我心灰意冷,弃官归隐。」「我大破罗刹,罗刹国

主乞和。当时,由于有你爷爷相助,我已经将二十万罗刹兵打得落花流水,我军

三十万精锐士气正盛,此消彼长,若是一路打下去,就是打到罗刹京城也不是不

可能的!可皇帝在接到我的奏表后却突然强行下旨,准许罗刹和谈,并要我连夜

进京说有要事。不得已,老夫也只有奉旨而行。唉,心里那个不甘啊……」关云

轩脸上也是不甘,可见此事纵然过了几十年,依旧让他难以释怀!「我一路进

虽然有部下劝我,当心皇帝对我不利,可我却不怕。御林军的统帅都是我的门生,

而你爷爷也先我一步入潜伏,真有危险,定会出手……」说到这里,他突然摇

了摇头,道:「唉,我们都多虑了,皇帝并没有准备害我,而是……真的有事情,

他难以解决的事情……」

原来,皇帝弑父夺位,众人惧怕其威势,没有敢说什么的,所以,一直也算

顺利。可最近,却有一桩烦心事,让他难以抉择,那就是立嗣!皇帝登基前,几

个妃妾已经给他生下四个儿子,两个女儿。按祖制,无重大动乱之时,直接立长

子为太子就可以了。可皇帝的长子生母却出身低贱,乃是当年王府中一个婢女

被还是皇子的皇帝临幸后,便有了孩子。当时,皇子正妃,也就是现在的皇后

还只生了一个女儿,并无儿子皇后张氏,乃是西凉太守之女,张家在西凉是世

家,自帝国开国以来,不止西凉,连河西,西北各道太守正官几乎都是出自张家

或其亲眷。所以,现在就有了麻烦,若是立皇后所生三皇子为太子,则皇子幼小,

且真要是等太子登基了,张家作为外戚又是豪族,岂不是更加坐大?而且,废长

立幼也有违祖制,自己皇座得来的名不正言不顺,百官本就不服,这样往他们嘴

里送口实,不是要聒噪个没完吗?但张家的势力摆在那里,又不能不顾。

按照皇帝的想法,先把立嗣之事往后放放,毕竟自己正年富力强,何必急在

一时?但不知皇后是怎么了,突然跳出来,成天跟他嚷嚷要立嗣,皇帝暗中派心

腹去打探,才知道底细。竟然是皇后已经知道皇帝和生母也就是太后乱伦之事,

并且,被封为梁王的十二皇子乃是皇帝和生母乱伦所生,皇帝之所以不肯立太子,

是想有机会传位给名为自己兄弟,实际是儿子的梁王!这下皇帝头大了,毕竟,

皇后知道自己和生母的丑事,一个不好捅出去,那绝对是一场大风波。虽然知道

罗刹大败,只要再让关云轩追击一下,就会有不世奇功,自己那名不正言不顺的

皇位,也会在世人眼中成为一代明君。可眼下的情况却更危急,如果皇后的事情

不处理好,那自己死无葬身之地也不是不可能!

虽然关云轩早已知道皇帝和太后之事,但终究只是传说,皇帝当着面说出来,

他也一时没有应对之法。思虑再三,才问皇帝,到底要自己如何做。这种涉及

闱秘事,后干政的情况,外臣必须要慎重,自古如此……

「但皇帝说的话让我真的寒心,或者说,是心寒!」关云轩神色越发冷酷,

说道:「他要我立即出兵西凉,将张家满门抄斩,在我出发五日后,他会将皇后

处死!这样,就不会有问题了。」听了关云轩的话,明克成,明臣舜都没有说话。

当年,在西凉屹立不倒上百年的张家,突然被以谋逆之罪,满门抄斩,诛灭九族。

连出身张家的张皇后都受牵连,被打入冷,不久就传出皇后忧郁而死的消息。

当时朝廷公布的张家罪证非常充分,合谋人,盟誓血书,私自铸造的兵器,准备

起事散发的文告等都有,可谓人证物证俱全。世人都以为,张家在西凉一带作威

作福久了,土皇帝想成为真皇帝,才准备谋逆造反。可现在竟然听到,这完全是

一场阴谋,明克成自然是一时反应不过来的。明臣舜也陷入沉思,但他想的却和

明克成完全不同……

「二爷,张家在西凉经营日久,难免会有不臣之心,以这个罪名诛杀,也不

算太冤枉。可皇帝为了掩饰自己的……丑行,就这么轻易的将其抄家族诛,这手

段也实在是太残忍了些。」说完,明臣舜看着关云轩,后者点了点头,道:「所

以,我心灰意冷,才辞官归隐。我不想被皇帝惦记,可如果皇帝真要敢动我,老

夫也有自保之策!」明臣舜点了点头,道:「皇帝也知道这一点,所以,才一直

对二爷十分优待,既向二爷示好,又笼络了那些不安的大臣们。」「二叔,若是

皇帝还想暗算你,这……这该如何是好?」明克成有些焦虑的问:「说到底,皇

帝想算计您,实在是容易啊。」

「哈哈哈哈哈,他若是敢来算计老夫,老夫纵然身死,也有办法让他的丑行

公之于天下!」说完,关云轩看了看明臣舜,后者没说话,却挂着「和善」的笑

容,都开怀大笑起来。

明克成父子是受皇命入见驾,又有关云轩在旁边镇着,一路上谁敢为难?

出了南礼驿,也就是三四里,关云轩便命收起道队倚仗,快马加鞭的赶赴京城。

虽然帝国祸事不断,皇帝苛政盘剥百姓,可作为帝国首都,京城还是一派繁华景

色。高大的城墙,述说着帝国的威严,熙熙攘攘的人群,显得那么富足无忧。酒

楼茶肆,赌馆妓院,各种买卖无论大小,应有尽有。关云轩看的怡然自得,明克

成也是跃跃欲试,明臣舜表面上第一次进京十分兴奋,其实,心里满是鄙夷!城

墙高大,可上面守卫的士兵一个个都是只会戳枪而立的废物,巡逻的队伍除了欺

压百姓拿手,稍有风吹草动保证比谁逃的都快。市井繁华,可高大的阁楼下,就

有乞丐躲在阴影里乞讨!而且,明臣舜随意的扫了一眼,就已经看出,这些买卖

家许多竟然都不是善类!

「二爷,京城果然繁华,可这些买卖家,怎么有的好像不是……」明臣舜欲

言又止,明克成其实也看出问题,看着关云轩,关云轩却点点头,不以为然的说

道:「帝国国运昌盛,自须弥幻界之乱扑灭后,许多邪魔外道改邪归正,也是正

常之事。哼,他们也别有什么心思!京中二十万御林军,都是身经百战的精锐,

精挑细选所得。且各正派都有门人弟子在朝中效力,邪魔外道要是敢放肆,弹指

间就会被碾成齑粉!」虽是不在乎,可老将言谈话语间,自有那种豪迈流露!

明臣舜心中大乐,皇帝好大喜功,竟然敢让这些东西就在自己眼皮底下?难

不成真以为自己的「皇气」能镇住他们?他心里有了计较,当下也不表露,跟着

关云轩向皇走去。

黄龙帝国的国都乃是当年被其灭掉的大周国国都基础上扩建而来。皇也是

将大周的皇翻新后,又进行了扩建所得。京城有内外两层城墙,皇外也有一

道城墙,被称为皇城。三层城墙保护,皇帝可高枕无忧的安心享乐。皇城内,是

皇帝后妃们的居所,还有皇帝和朝臣们商议国事的地方,十步一岗五步一哨,都

是衣甲鲜明的御林军守卫。看这些御林军,明臣舜心里暗自点头,确实是精锐,

眼中透出的都是杀伐之气,绝不是那些草包废物所比。此时早朝以散,明克成递

上圣旨后,关云轩又递出自己的金牌,关云轩何等人物?守门将官一个劲的告罪,

一边请老将军到旁边待诏房休息,一边派人去递金牌。不多时,皇帝旨意传出,

命明克成父子,关云轩觐见。

进入皇城,关云轩是司空见惯的,明克成父子却是各有心思。明克成心中忐

忑,能被皇帝召见,作为一个江湖人物,即便是有世袭的空头爵位,又怎么能不

激动?明臣舜心里却在想,这么大的皇城,竟然只让那么个废物住,岂不是可惜?

「关老大人,小的多句嘴,您今日面圣时,可要轻言轻语的说话,皇帝心里

正烦着呐。」走到一段僻静处,引路的太监突然不男不女的开嗓,关云轩却不领

情,冷冷的哼了一声,「老夫从来都是直言不讳,先帝在世时如此,现在老了,

更改不掉。好意心领!」「是是是,关老将军威震天下,自来也是皇恩浩荡不是?

是咱家多嘴了,您多担待,呵呵呵呵……」关云轩不耐烦的转过头,不理他。明

臣舜却适时的掏出几个银币,悄悄的塞到太监手里,说道:「二爷也是心里烦,

多谢公公好意提醒。不过,公公可知道皇帝是因何而烦恼?我父子初次面圣,望

公公指点迷津……」火热的银子到手,太监一下子眼睛眯成一条线,「哎呀,小

爵爷也太客气了,能给爵爷效力,正是咱家福分才是,怎么还敢要赏啊?」说着

不敢,可银子已经直接揣进衣服中。耐着性子听他唠叨完,这太监倒也识趣儿,

悄声道:「下个月初,就是太后五十大寿,皇上已经提前放出话,今年要给太后

大办,各地的寿礼早已经陆续送来。可昨天传来消息,说是宁州送来的寿礼,刚

到庐州,就被强盗劫走了。皇上震怒,刚下旨要庐州宁州彻查此事,限期破案,

不然,两州官员一律革职查办。下午就又传来消息,说是海州的贡品,走海路,

竟然遇到了孽龙闹海,掀翻了船,那些贡品也不知所踪。强盗打劫,还可以查办,

这孽龙怎么办?所以,皇帝现在正在气头上,您几位还是要小心应对着……」

「哼!几个毛贼,就能劫了贡品?这毛贼胆子大,本事也够大才成!孽龙只

有脱去蟒皮化身为龙时,才会闹海,而且也是要到大海深处去闹,送贡品的海船

都是走近海航线,怎么会碰到?分明是地方官员搞鬼,一笔贡品至少是二十万两

白银,只要找几个替罪羊搪塞,就可以大发一笔,真是好买卖!」关云轩说得痛

快,太监却是一脸尴尬,明臣舜也明白他的意思,微笑着暗中朝太监示意无妨,

这才继续前行。

来到皇帝召见他们的小书房,太监对门口的侍卫通报后,唱礼道:「威武伯

父子觐见……」「镇国侯觐见……」「宣!」小书房确实不大,四壁都是书架,

中间一副书案,一个一身龙袍的男子正在低头写字,身旁一个老态龙钟的太监半

闭着眼睛昏昏欲睡。「臣关云轩,明克成,明臣舜,参见皇帝陛下,万岁,万万

岁。」「免礼。」皇帝的声音不大,但终究有一种皇家气势在里面,真有几分威

严。

「关老安度晚年,若非国事难断,朕也不会打扰。」「皇上严重,臣历受三

世皇恩,自当肝脑涂地已报。」说完,皇帝看了看明克成,又看了看明克成父子

说道:「威武伯果然忠于国事,听闻你舅兄刚刚过世不久,没想到你们这么快赶

来,真是辛苦了。」「臣家世受皇恩,不敢怠慢。」明克成慌忙跪下磕头,明臣

舜无奈也只有跟着跪下。他必须忍,皇帝身后的那个老太监看上去老态龙钟,似

乎随时会死,其实是个高手

京师藏龙卧虎,皇里更是高手众多,自己万万不可鲁莽。

皇帝给三人赐坐,也没绕圈子直接说起来。

「让威武侯父子前来,是朝廷有了一桩棘手的事情,正好关老也来了,也就

跟着给出出主意吧。」原来,自须弥幻境覆灭以来,朝廷对于江湖门派一直比较

放松。用皇帝的话说,只要不为非作歹,也就不会干涉。虽然偶有邪派兴起,但

都是小角色,成不了气候,或者刚一起势就被消灭殆尽。但现在有两个帮派比较

棘手,一个是江北的传花会,一个是江南的金舍帮。这两个帮会很相似,最初,

都是打着互助协作,扶危济困的旗号,施放符水,治病救人,组织义粮,赈济穷

苦。各地哪里有灾荒祸事,他们就会出现,会众发展很快。相互似乎有默契,均

以天鸿江为界,没有逾越。

要只是这样,也没有什么大碍,可最近,不知是否约定好的,这两个帮会的

人都出现在京城,分别招揽会众。只两个月,估计已经各发展了不下万人!在京

城有如此发展速度,在外省呢?如果他们要作乱,这该是多大规模?所以,皇帝

有意打压,下旨,不许随意设立帮会,凡以前固有之帮会,需要及时奏报当地衙

门统计,并且,朝廷会随时派人调查,看是否有不法之处。而各帮会在京中若设

立分点,必须提前奏报,否则按匪类论处!最重要的是,在京城附近不许有超过

千人的会众。

让皇帝哭笑不得的是,圣旨还没有传出京畿道,就有大臣来向皇帝进言,说

是此举不妥,有扰民之处,望皇帝收回成命。皇帝大怒,他暗中派人去查访,发

现,竟然许多大臣都成了两派弟子。根据在帮会级别高低,传花会,金舍帮会按

月给会众发放月例银子。地位越高,发放的银子越高。而在帮会的地位,是根据

会众自身地位权势来定的,官越大,地位越高,银子拿的越多。更恼的是,两个

帮会的财路,竟然是靠发放符水,圣果之类所谓有神效的福物获得。那些低级会

众,一个劲的献上银钱,领取福物,然后再招揽自家亲朋,让他们在自己这里领

取,并献上贡钱。

「若任由两会发展,岂不是要将百姓敲骨吸髓不成?」明臣舜一句话,皇帝

赞许的点点头,道:「所以,朕才要坚决打压他们。可大臣们反对之声太高,又

不能一意孤行……」「皇上,可有这两个帮会首脑的情况?微臣当为皇上分忧解

难!」皇帝很高兴,拿起一本册子,刚要交给明克成,明臣舜却道:「皇上,微

臣以为,只杀了那些首脑,怕是,怕是……」「怕是什么?」皇帝道:「但说无

妨。」「怕是不能将他们彻底消除……」

明克成吓了一跳,刚要阻止,皇帝却道:「说吧,你怎么看的。」明臣舜道:

「他们发放的符水之类,乃是毫无价值的东西,随手可得。可就是这些东西,竟

然换得如此多的钱财,真正是无本万利。试问,杀了他们的头脑,其他人会怎么

样?会收手?还是会继续做?」皇帝点了点头。「所以,微臣以为,若要打击,

必须彻底打击,特别是朝中与之勾结的大臣!至少要重办几个有地位的才成。同

时,对于各地帮会的头目,必须严惩,并揭露其伎俩,只有这样,才能彻底根治。」

皇帝眼睛一亮,关云轩也是十分欣慰,明克成则高兴,自己这个儿子看来真

是带对了。

明家父子,关云轩却被留下,只说还有事商量,让明臣舜明日早朝来面

圣。父子二人先到京城最有名的三仙居租了房子,吃过午饭后,明克成想去拜会

一下京中朋友,也再顺道给儿子铺铺路,这独自面圣可不是谁都会有的殊荣,明

臣舜却说自己昨天没睡好,困倦得很,想睡午觉。明克成也没有勉强,便独自出

去了。

明克成走后,明臣舜立即如变了个人似的,确定明克成已经离开,取出一个

纸鹤,默念咒语焚烧。不一会儿,一阵香风袭来,一道淡黄色身影一转,九尾仙

娘已经占在屋子中间,朝他喜滋滋的下拜。「婢子见过主人。」「我吩咐你的事

情办得怎么样了?」「都已经准备好!那个傀儡已经安排到了京城,一路上已经

让他杀了三个武林名宿,等晚上就让他去完成最后的大事。」明臣舜点了点头,

说道:「皇帝让我去打击传花会金舍帮,你了解这两个帮会吗?」

「这两个帮会?」九尾仙娘道:「两个帮会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她恨恨的

将个中辛秘娓娓道来!两个帮会首领都曾经是须弥幻境的老人,而且,曾经非常

得修龙宗信任,但在八大门派率领武林正道进攻须弥幻境时,他们竟然临阵脱逃,

导致本来就敌强我弱的局面更加雪上加霜。「主人,正好灭了这些叛徒,好让人

知道,背叛须弥幻境绝无好下场!」明臣舜没有说话,想了想,道:「也好,正

好借机让朝廷和那些名门正派对上!可惜人手太少,不然,就更加方便了!」

主人,上次婢子奉命去修复仙,已经招募了不少当年门中老人,今天怕

主人有用,就带来了几个,不知主人可否愿意召见?」九尾仙娘大眼睛一眨一眨

的,看得明臣舜也是心里一爽,道:「那就让他们进来吧。」说完,一拉九尾仙

娘,将这块充满肉香的软玉抱在了怀里。「哎呀,主人真坏……」九尾仙娘腻声

腻气的撒娇着,屋子中间突然又起了四个旋风,风停身现,是四个相貌各异的男

子。

「徐峰,朗杰,孔岳,罗明,见过门主!」「好好好!几位都是须弥幻境栋

梁,兴复之举就靠诸位襄助了。」「属下当效犬马之劳。」明臣舜保留了修龙宗

大部分记忆,对于这四个人,他还是知道底细的。徐峰,曾经的须弥幻境青龙坛

坛主,为人阴毒,残忍好色,曾经夜入峨嵋派宝光庵,一夜之间淫了峨眉派名

宿静岚师太以下十一个僧俗弟子,并将除了静岚师太以外的弟子全部先后杀,

遗尸宝光庵前!峨眉派上下引为莫大耻辱,静岚师太最终也羞愤自尽,徐峰本人

在名声大造后,也被峨眉派千里追杀,最终逃入须弥幻境才得以活命。朗杰,千

年狼妖,原形为一只野狼,在灵鹫峰下常年听经而得道,为祸西南三十年,吃尽

夜郎国军民百姓,终于惹怒了正道各派,被联合追杀,为出门办事的修龙宗所救。

孔岳,身高力大,乃是人熊成精。未得道时,袭击崆峒山下过往单身人等为

食,得道后,为祸更大,终于,因袭击崆峒派弟子,惹恼崆峒派,在被追杀时,

为修龙宗救下,成为其下属。罗明,本是采花大盗,在江南一带横行多年,被各

正派围攻,走投无路下,逃入须弥幻境。这四人都受过修龙宗救命之恩,虽然从

他们后来在各正派人马围攻时的表现看,忠心也是有限,但至少还没有想取代修

龙宗的位置的想法。

「晚上我会进见皇帝,我已经想过,咱们要先对皇帝效忠,借着皇帝的力

量,扫灭那些成天仁义道德挂在嘴上,却也龌龊卑鄙的正道门派!」明臣舜大喇

喇的,嘴上和四人吩咐,手上却不耽误,照样在九尾仙娘身上找乐子!「嗯…

主人……」九尾仙娘被明臣舜破去媚术心法,再遇到他就等于遇到克星,浑身

欲火越来越烈,难以自治。「主人,敢问我们几人该如何行动?」孔岳为人最为

粗壮,脾气也最急,他嘴里是讨教,可看他眼神,明臣舜知道,这四人并非对自

己真的臣服归心的!「明日皇帝单独召见我,我也要听听他的条件,这样吧,晚

上过了二更天,你们到皇后里来见我!」「皇后里?」四人对着望了望,连

九尾仙娘都有些不敢相信,皇高手众多,五个人自信,若是悄悄潜入,都不

会有问题,可明臣舜要去皇后里,还能做什么?这胆子未免也太大了。

「怎么?你们是不敢去,还是不信我能在那里召见你们啊?」看他们将信将

疑的样子,明臣舜心里高兴,这正是他要的!「周皇后乃是宰相大学士周德的女

儿,早听说她乃是闭月羞花之冒,这美皇后的滋味儿,还是要尝尝的……」说完,

明臣舜和几个人都淫笑起来。

晚朝散去,内监向皇后传达了皇帝今夜独自在御书房歇息,不召嫔妃侍驾的

旨意。看天色已经暗下来,皇后轻叹了一声,道:「唉……凝玉,准备热水,本

沐浴。」「是……」一个首领女应声后,自有两个侍女下去准备,女首

领则跟着皇后,来到梳妆镜前,服侍皇后除去衣服,散开了发髻。未出阁前,周

皇后乃是京城有名的大家闺秀,前来提亲者,上至王公贵族,下至达官显贵,她

父亲,宰相周德都没有答应。直到有一天,皇帝听说了她的美貌,直接下旨召

中。当日,便封做妃子!皇帝后,一般是东西两皇后,以下,四贵妃,

八淑妃,十六妃,三十二昭仪!这些是有位份的妃嫔,有独自的殿居住。再往

下,还有夫人,昭容,嫔,常伴这些位份虽然也是准备给皇帝最老婆女人,有

的也被皇帝临幸过,但却是比较低的,没有独自居住的殿,要依附于高位分的

妃嫔,每天早晚还要去和所住殿的主问安!

所以,能够入就封为妃子,这样的情况确实是十分罕见的!而在周皇后入

的前三个月,皇帝留宿她处或者召她侍奉的日子,占了皇帝留宿后日子的一

半!三个月后,周皇后怀孕,足月产下一女,虽然不是皇子,可皇帝还是高兴的

将她晋位为淑妃!到她次年再次怀孕,后来产下一子时,皇帝册封她为贵妃,也

就顺理成章了。皇帝登基后,一直只有东,没有西皇后,就在众人都以为西

皇后非她莫属时,张家谋逆事发,满门抄斩,张皇后被打入冷,周贵妃直接

一步成为了东皇后

十六岁入,至今已经十八年。十八年间,虽然屡有美貌出众,才华过人的

女子,夺去她一时的荣宠,但时日一久,皇帝照旧会想起她来!一头乌黑的

秀发,如瀑布般垂落,光可鉴人。秀美的容颜,虽然已经不再年轻,却丝毫没有

人老珠黄之态,只是更显成熟华贵。而少了青春气息充盈的身体,又多了几分丰

润典雅。肌肤依旧是洁白胜雪,罕有的几丝皱纹更像是点缀!淑乳不算大,但却

饱满挺翘。雪臀并不突兀,但配合平滑的小腹,也是十分精致得体。「可惜了!」

服侍皇后的凝玉,一边抚摸皇后的身体,一边叹道:「这么好的身子,怎么能这

么荒疏呢?」

「哧……」皇后掩口轻笑,道:「贫嘴!还不快去准备?」「是!」凝玉含

笑退下,皇后走入浴室,云烟雾气,「你们都下去吧!有事叫你们!」「是…

…」侍女们都退了出去。皇后一步步踏入水池,温暖的池水立即涌上,将皇后

肢百骸依偎得无比舒爽!真舒服,就像当年……我刚入,独自在御花园散步。

那些人真可恶,郑贵妃的爹跟我爹有仇,她怕我得宠,买通那些人故意害我。

可就在御花园,我刚要摘下一朵玉兰,一个陌生的男人就闯了过来。他年纪不大,

看着我笑,我不想理他,这是皇,我怎么可能跟陌生男子说话?可他就是缠着

我,我跑不掉,他竟然把我抱起来,我吓得大喊大叫,可真奇怪,竟然没有一个

人来,这可是皇啊!

他把我抱到花藤下,放到桌子上,我吓坏了,又哭又闹,可他还是笑,还

……脱我衣服。我急了,趁他脱自己衣服时,推开她,要逃走,可他又追上我,

想把我拉回去。一着急,我咬了他,他也急了把我按到桌子上,他将他那个东西

硬插进我身体里,真疼啊……可看我疼他不再粗鲁,温柔的安抚我,告诉我他就

是皇帝,就是我的丈夫,他要让我做皇后。我就是要嫁给皇帝的,那么,跟他这

样就是对了?

后来,他温柔多了,但……忽然,沉浸在自己初次的皇后觉得有些不对,一

下子惊醒过来!身上,一双白皙略带稚嫩,却很有力的手,正在抚摸着自己的身

体。「啊!你是谁?来人!」皇后转过身,映入眼帘的,却是个年轻人,或者说,

是个半大小子!只见他笑嘻嘻的,也不理自己呼救,只是坏笑。不用说,他就是

明臣舜!

皇后叫半天没人前来,明臣舜也有些「心疼」,说道:「娘娘别白费力气

了!进来前,我已经在寝殿周围布下阵势,外面看这里,是黑漆漆的,和熄灯睡

觉无异。就是打雷,外面也听不到动静的!」周皇后眉头微皱,没有说话,心里

在想他的话真假。「你那个侍女首领也在外面睡着,不过,她刚才拿着这个东西

过来,难道是给娘娘用的?」说话明臣舜拿出一支黑色的棒子,尺把长,中间拴

着皮索,两端则是仿照男人龟头形状的凸起。

看见这东西,皇后大窘,这是她寂寞时,和凝玉用来互相慰藉解闷的工具,

「双头龙」!也就是可以两个女同用的「角先生」。看她娇羞之态实在是有意思

明臣舜也不着急,好整以暇的看着。「你……你到底想要什么?你说吧,本

满足你的要求,只要……只要……」明臣舜促狭的说道:「只要什么?」「只

要你马上离开,留下那个东西……」没等她说完,明臣舜脑袋已经摇的跟拨浪鼓

似的了,说道:「我好容易进来的怎么会离开?我留下了,你要这个东西又有什

么用?」听了他的话,周皇后一愣,但随即似乎明白他要做什么,大惊道:「你,

你要是,你要是敢对本无礼,我,我让皇帝将你抄家灭门!」她的话说得色厉

内荏,明臣舜咧嘴一笑:「笑话,皇帝冷落了你,我替他尽做男人的职责,他会

杀我?」

说着随手一挥,自己一身衣服竟然凭空消失,精壮的身体暴露在空气中,那

条粗大如人臂的鸡巴尤其显眼!皇后被吓得一个哆嗦,眼睛直盯着那大鸡巴,却

根本不知道还能逃到哪里。「这就对了!」明臣舜蹚着水,走向皇后皇后这才

醒悟,也不顾浑身赤裸了,湿漉漉的身体,转身就要跑。她笨手笨脚,连滚带爬

的爬上水池岸上,还没有站起身,后面腰部一紧,明臣舜的大手已经杀到将她死

死的抓住。这下好,成了皇后跪在岸上,将肥嫩的屁股撅向站在水池中的明臣舜

的大鸡巴!「你,你放开我!」任凭她左摇右摆的挣扎,也无法挣脱明臣舜的魔

手,只落得那肉感的屁股摇晃摆动,颤巍巍的,更加刺激了明臣舜。

「放开?那你会后悔的!」明臣舜放开皇后的腰部,但瞬间就又抓住皇后

脚踝,用力向两边一分,皇后彻底爬在水池边。「皇后?那朕来临幸了!」按住

皇后,明臣舜的鸡巴抵在她蜜穴口的肉唇中间,用力一顶。「哇……」皇后只觉

自己快要被撑爆了,巨大的鸡巴侵入自己身体,将玉道里每一丝空气都挤压了出

去,充实的感觉难以形容,只是,这鸡巴怎么像永远没有尽头似的?顶到自己花

芯处,还在试图往里挤?

明臣舜也乐坏了,皇后生育过两个孩子,十多年来又一直没有被皇帝冷落过,

满以为必是残花败柳无疑。可没想到,刚一接战,就觉得虽然这玉道谈不上紧凑,

可也并不是松散得如康庄大道,还能充分的包裹住自己的鸡巴。兴奋之下,他根

本不顾皇后是否承受得起自己,大开大合的淫起来!一时间皇后得哇哇乱

叫,哭爹喊娘,明臣舜则怪声连连,自己了皇帝的女人,那自己岂不就是皇帝?

粗大的鸡巴每次侵入,都把皇后顶得手舞足蹈,双眼翻白,但抽出时,令人

窒息的空虚感,更是让人无法忍受!

得不过瘾,明臣舜直接将皇后爬着抱起,一边走,一边,来到皇后皇帝

交欢行周公之礼的凤榻,也不抽出鸡巴,直接将皇后翻转过来。终于面对面了!

皇后双腿被对折向身体,屁股自然上抬,明臣舜如打桩般,虎虎有声的将大鸡巴

插向皇后玉道最深处!

「混蛋……混,混,畜生,哇……」皇后不停的骂明臣舜,但其实根本就是

断断续续,一个字一个字的蹦,她已经被得上气不接下气,怎么能骂的出来?

不知过了多久,皇后已经不再骂了,嘴里还是不时的会发出声响,但已经是「嗯

嗯啊啊」的无字真经……已经被淫了两三个时辰,高潮泄身了不知多少次,起

初,每次泄身时,那灵魂出窍的感觉都会让她又期盼又羞愧,自己竟然被丈夫

外的男人,还这么快活?可到后来,她已经被吓怕,每次泄身,都觉得自己

魂魄离体,自己就要被死了。

其实明臣舜的欲火早就发泄完,可他发现外面阵势一阵波动,应该是那几个

下属到了,便有意卖弄,故意久战不泄,直到看皇后惨白的脸上再次浮现诡异的

潮红,才放开精关突出欲火!「哇……」皇后一声惨叫,螓首乱摇,手舞足蹈一

会儿,便脑袋一歪晕死过去。明臣舜发泄后,坐起身,也不擦拭,说道:「都现

身吧!」除了九尾仙娘,其他四人都是一惊,他们有意掩饰行踪,没想到明臣舜

竟然在极乐时还发现了他们,看来这年纪轻轻的少主,真不是冒牌货!

「属下见过门主!」明臣舜一摆手,「免了!」这时,九尾仙娘自觉的走到

他身前,蹲下身子,先抱起他那粗大的沾满爱液淫水的鸡巴吞吐清洁,然后又服

侍他,将他用法术褪去的衣服,逐件穿上。「我已经想好,先打击崆峒派和青海

派!这两派势力范围与我神门接近甚至重叠,而且,他们都和当年的张家有瓜葛,

所以,先打掉他们,这样,神门总坛复建就少了干扰。」明臣舜吩咐道:「孔岳,

你和崆峒派梁子太大,不便出面,所以,你负责协助徐峰,先在青海派布置。对

付崆峒派,由罗明主管,先安排人将崆峒派的名下的钱庄票号,以及其他各路财

源统计清楚!这些大派底蕴深厚,只有断其财路,才能让他们动真的。」说完罗

明,又对朗杰道:「你安排人混进御林军,最好是进入内廷卫!」「内廷卫是皇

帝亲卫,可只针对门厂,六扇门,这……」朗杰有些不明白,明臣舜道:「内

廷卫职责是针对门厂六扇门,可以皇帝之多疑,除了内廷卫,他会信赖别的人

马吗?」明臣舜一言,朗杰恍然。

「眼下神门刚开始恢复,正是困顿之时,诸位多费心。这些侍女,除了那个

侍女首领,你们各自挑喜欢的分了吧!」听他这么一说,四人当即面露喜色,争

抢着将已经晕过去的几个侍女平分带走。自古后争宠,后妃都怕自己年老色衰,

被皇帝冷落,所以,都会安排一些有姿色听话的侍女在身边服侍,以便日后自己

失意时,拉住皇帝。所以,皇后身边这些侍女都是周德精挑细选送进的,四人

都是色鬼投胎,见到这样的货色还能不欣喜若狂?

看他们走了,明臣舜对九尾仙娘道:「早朝后我还要去见皇帝,你服侍朕睡

一会儿吧!」九尾仙娘闻言大乐,喜滋滋的服侍他躺下,也不理皇后,自己依偎

在明臣舜怀里,陪着他睡着了。明臣舜做了个梦,梦里,自己的愿望全部实现,

自己有了许多女人,特别是,自己最在意的那个连同她的姐妹也都服侍自己…

…只是,躺在他身旁,刚刚被淫的皇后身体还在不时的痉挛抽搐,口角流涎,

浸湿了半个枕头,下边蜜穴随着身体的抽搐,一哆嗦一哆嗦的,挤出白浊的淫液,

谁能想到这竟然是堂堂的一国之母呢?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