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娉婷袅娜】(11)

【娉婷袅娜】(11)

第十一章

第二天,小娜也从公司宿舍搬回了我们租的房,正式开始了我们的婚前「同

居」生活,而我,也开始偷偷的策划着求婚,虽然在这个城市连婚房还买不起,

但一直以来小娜包括她的父母也并没有介意,就这一点,现在这个社会,确实快

绝种了。但钻戒却偷偷准备好了,而我一直也不是浪漫的人,想破脑袋都无法想

出一个甚至连自己都满意的求婚仪式。

而很奇怪的是,强哥后来两天也并没有微信问我当晚后来的进展,虽然小娜

上班的时候会见到强哥,但小娜不可能透露给强哥,她也根本不知道我和强哥有

联系。难道强哥就一点都不好奇?相反,他不问,却弄得我心痒痒的。

小娜大姨妈来时偶尔会有痛经的毛病,所以我被没有要她夜夜帮我打飞机

才睡,我也没那么强的能力天天想要,心里其实也盘算着好好养精蓄锐,只等亲

戚走呢。

晚上一起在外面吃过饭,散散步聊聊天,小公园里偶尔只有林木深处一两对

同样的情侣,低头窃窃私语。

「我高中的闺蜜小妍要结婚了」小娜不经意的说,难道是暗示我开始求婚

动了。

「真的吗?那到时候一定要去祝贺祝贺」我其实早有准备,就等时机呢,所

以故意装傻。

「他们不办婚宴,说累死人,直接去蜜月旅行」小娜道「这样也挺好,我们

也好久没有出去旅行了」是啊,还得策划好蜜月旅行去哪。

「我是想和你商量下,他们第二站准备来我们这玩,你看我们是不是接待下」

小娜确实是商量的语气。

「这有什么好商量的?闺蜜嘛,你全权决定就好了,到时候需要我出席,你

就提前打个招呼,我要是出现妨碍你们,我就搬宿舍几天就是」有可能我在场她

闺蜜不熟,叙旧反而不尽兴。

「不是,他们也想认识认识你,可是……」小娜欲言又止。

「可是什么?你可不是这么婆婆妈妈的人,坐下说吧」在一处僻静的椅子上,

拉小娜坐下。

「她……现在……的老公,是锋,如果你觉得不方便,我就跟他们说忙」小

娜如蚊子哼一般,如果不是公园静悄悄的,还真听不见。

「那有什么?没什么不方便」我一时没听出来。「锋啊?你前男友?」小娜

很少提起以前的事,我也不是八卦的人,听着她前男友的名字,一时没反应过来。

「嗯!如果你不想见,我就说忙不过来」前男友闺蜜在一起了?难道就是

小娜之前分手的女友

「没什么,毕竟是你以前的事了,我不介意。」高中,都哪个陈芝麻烂谷子

的时候了。「他们怎么在一起了?」女友闺蜜前男友在一起,顿时我也八卦

了。

「你一直不怎么问我以前的事,我以为你挺介意的」小娜道。

「我看你一直不怎么提以前的事,以为你不愿意提,所以就不好问呗」我们

相视一笑。

「那我今天可就八卦一下啦,你们到底咋回事啊,又是闺蜜又是前男友的,

贵圈好乱哦」

「啊~ 疼……」被小娜拧了一下胳膊。

「什么叫贵圈好乱啊,我们可是清清白白的」小娜愠怒道,不过一看就是假

装的,更显可爱

「好啦,我就纯粹好奇,再说一直知道你有个前男友,我还挺好奇这位前辈

是哪方的神通呢」又被小娜拧了一下,不过没有用力。

「说了你不许介意」小娜有点娇羞。

「你吊足我胃口不说我才介意」难得能有机会知道小娜的过去,他们到底像

不像强哥说的那样了。

「小妍比我大半岁,和我是一个班读幼儿园、又一个班读小学、再一个班读

初中、高中,大学虽然分开两地,但还是时时有联系」

「那关系肯定不一般啦」

「嗯,读书那会几乎是形影不离,连课间上厕所都要拉着一起的」小娜继续

道。

「所以后来就找了同一个男朋友?」我故意调皮道,又被小娜拧了一下。

「你还想不想听了?」我不敢再造次「他们是我们分手以后才开始的」

「那你和锋呢?也是青梅竹马吗?」其实我更多只是想知道小娜和前男友

事。

「不是,高中时他是隔壁班的,篮球队的,一次我和小妍课后从篮球场边过,

被他们一个球砸到,锋过来捡球,跟我们道歉才认识的」

「这么巧,呵呵,他肯定是故意的,没理由和美女搭讪。同学,这个篮球是

你掉的吗?」我故意贬低他。

「呵呵,看来你上学时没少捡别人篮球啊」小娜笑道。「嗯,后来锋也承认

是故意的」

「是啊,结果只有你一个人应我啦」我也故意玩笑道「然后呢」

「那时候学校管的严,我父母也管得严,但锋经常晚自习下课后在学校门口

等着,看见是我和小妍两人也不来搭讪,只是远远的跟着」

「也许人家是跟着小妍呢,没想到你这个电灯泡总是跟屁虫一般」

「小妍比我先到家,等小妍到家了,他每次还是远远跟着我,直到我回家了,

他才折回,你说呢」

「两个小女生被一一面之缘的高大男生半夜尾随,锋可够吓人的」我估计我

是不会干这种事,被人当色狼打了。

「我们那小地方治安还挺好的,不过才开始也有点怕,后来次数多了,也就

知道他不会怎样了,他估计也知道我们知道他跟在后面呢」

「然后呢?你对他什么感觉?他怎么对你表白的?」这才是我急于知道的。

「开始时怕他有什么企图,不过时间久了,也挺有好感的」小娜温柔的道,

乌黑的眼珠里似有似无的闪烁着丝丝怀念。

「哼,人家在放长线钓大鱼呢」小娜的好感让我确实有点嫉妒。

「吃醋了?」小娜察觉到我的异样。「没呢,都多少年前的是了,早过去了」

我自己辩解,有点口是心非。「然后呢?」

「然后,然后终于有一天,等小妍回家后,他终于追上来几步,说了句好巧

啊,一起走吧?」

「哈哈,好傻好可爱」我笑道「嗯~ 」小娜淡淡的笑道,表情中带着一丝甜

蜜,是啊,谁的初恋开始不是甜蜜的呢。

「估计你都等不急了吧,那傻小子跟那么久都不行动」我打岔道。

「讨厌~ 」小娜从回味中醒来,愠怒道。

「然后你们就在一起了?」我迫不及待想知道下面的事。

「经过一个小公园,就跟这样的小公园差不多,锋说和我在一起的时间过得

太快,要进去坐坐」后面肯定有故事

「然后你就跟他进去了?」我有点紧张,虽然事情已经过去很多年,当仿佛

就像即将发生在我身边,而我无能为力一样。

「嗯,然后他就一把抱住我,强吻了我」靠,我女友的初吻就这样被强行剥

夺。

「你没有反抗?」废话,怎么可能反抗,再说一个小女生如何反抗的了一个

打篮球的男生。

「我就知道你会吃醋」小娜摇摇头。「还是不说了吧」

「不要,我想知道,再说那会哪有我什么事」确实有点吃醋,但我更想知道

小娜的一切。

「然后就在一起了」小娜轻描淡写道。

「还没表白就强吻,然后就在一起了?」连句话都不用……

「有些事情是不用语言说清的,语言有时候太苍白」小娜慢慢道,这个我信。

不过他们还是挺有默契的?

「他没乱摸你?」我更关心这些。

「谁像你这样猴急啊。」小娜又拧了我一下。「没啦」在一起高中几年,一

直没有?

「一直没有?」

「说了,你会不会不高兴?」小娜听出我的怀疑迟疑道。「开始几次当然不

会」

「怎么会不高兴,毕竟是过去的事了,我只是想知道女友的过去」这是实话。

「可是我怕你觉得,我不是你想象中那么好,那么完美」原来这是小娜的顾

虑。我轻轻吻了她额头一下。

「傻瓜,怎么会?人哪有完美的?但即使你的缺憾我也会一样接受的,你在

我心里都是一样好的。」这也是我的实话。

「哼,男人甜言蜜语都是一套一套的」小娜有点不屑「天地良心」小娜也不

再是那个懵懂的高中女生了,不会轻易相信一个男人的嘴,我突然更加羡慕锋,

在小娜懵懂的少女期,有幸和这样的女孩谈一场铭心刻骨的恋爱。小娜看出我的

惆怅,一只手一把按住我的裤裆,里面的小弟正在沉睡。「你们男人只有这里最

诚实」笑道。

「那锋的小弟是如何诚实法的?」被她这么一调戏,我也不正经了。「你也

这么调戏他的?」

「小女生,哪敢这么没脸没皮啊,都是你们男人主动,人家半推半就而已」

是啊,那个对男人半推半就、欲拒还迎,娇羞无限的小女生该怎么让男人

动啊,可惜,我是看不到了。这也许就是初恋美好吧。不过现在的小娜其实更

显成熟女人美丽

「那锋他怎么主动法?」终于回到正题。

「学校那会早恋抓的严,我们又是隔壁班,在学校根本不敢像现在的小孩那

么大胆,面对面走过,都装作不认识」

「其实心里小鹿乱撞吧」我笑道。

「只有晚上放晚自习,偷偷离学校远了,才敢走在一起。后来小妍也自觉的

早早不跟我一起回家了,有时候周末跟锋出去约会,小妍还帮我在父母那里打掩

护呢。」

「这闺蜜,还是真够不错的。」

「嗯,那会我只知道和锋卿卿我我,现在想想,其实也许那会小妍也早就喜

欢上了锋」

「那个小公园,自然就成了你们的老地方咯?」我环视了一下四周笑道。锋

会不会在眼前一样的小公园里,深更半夜、孤男寡女的……想到这里裤裆里的阴

茎不自觉跳动了一下。你们男人只有这里最诚实,那么小娜见过的第一个男人

阴茎,也一定是锋的了。

「在想什么呢?」小娜的手很敏锐的察觉了我裤裆的变化。

「在想,你是怎么知道锋的那里最诚实的?」我笑道。

「讨厌~ 」又拧我一下,不过不是在胳膊,而是在裤裆上,并不痛。「你们

男人不都是这样套路吗?先是亲人家,然后动手动脚,然后就拿下面隔着衣服在

人家身上蹭来蹭去。」小娜放在我裤裆上的手,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蹭来蹭去,虽

然隔着裤子,但让我舒爽无比。

「他怎么动手动脚了~ 」我的手故意从衬衫的下摆伸进胸部,隔着文胸摸着

酥软的乳房

「他那会可不敢手直接伸进来……」小娜低头笑着我的手。「都是得寸进尺,

见人家没反对,就胆子越来越大」听得我格外刺激,在衬衫里一把把两个罩杯推

高,两团高耸的乳肉一下弹了出来,连两粒小乳头都已经勃起了。

「那会你有没有这么大了?」我想象着一个小男生在半夜无人的小公园了,

抱着还是小女生的小娜,凭着对女性的懵懂认识,互相抚慰着对方的原始渴望。

「高中哪个女生会这样大,那会都怕胸大,上体育课跑步男生的眼睛都直勾

勾的看着你胸前两团肉跳啊跳,羞死人了,那会小妍就差不多是这种,我比她要

小一号呢」听得我更加刺激,不自觉挺动腰部,让阴茎在小娜的手上蹭来蹭去。

「看来前辈没少把玩啊,现在发育的这么好」我的手在衬衫里不自觉的捏来

捏去。

「吃醋不?」小娜羞怯的笑笑。

「哪会,他该吃我的醋才是,现在他的前女友成了我的女友了」我笑道,

「那会青涩的果实现在变成熟透的水蜜桃了」我故意用力捏了下乳肉。

「真的不吃醋」其实我听得挺兴奋。「还有更多哦?」

「说来听听?」更多?我口干舌燥。

「你猜啊~ 」小娜突然欲言又止,吊足了我的胃口。其实也没什么好猜,少

少女卿卿我我,在之后无非是亲亲小娜的乳房,摸摸她的小穴。但小娜的欲言

又止,让我想象力承载着欲望空前暴涨。

「把衬衫解开~ 」我没去猜。

「你疯了,这里可是公共场所,而且离家不远,被熟人看见,我还怎么做人

啊」小娜抗议道。

「在放学路上的小公园里,敢和小男生卿卿我我,现在却不敢了?」我调笑

道。

小娜环顾了一下四周,除了暗淡的月光,四周几乎一片漆黑,远远的只有一

两对情侣也在低语。但公园不大,几百米外的栅栏围墙外就是车来车往的马路。

小娜还是缓缓解开了衬衫的纽扣,两只丰满乳房在玉盘般的月光下更显白皙

我忍不住一口含住,猛吸一口。

「锋是不是也是这样?」我问道。

「他都不问我,都是直接拉开衣服的」小娜在故意气我,却让我亢奋的受不

了。拉开裤链,让早起充血的阴茎解放了出来。小娜顺从的帮我握住。

「哦~ 」冰凉的玉手让我滚烫的阴茎舒爽不已。

「而且他手也不老实,老是往人家内裤里面钻」小娜故意在诱惑我。要不是

小娜大姨妈还没走,我早把她内裤扒下来就地正法了。

「是不是把你摸得内裤都湿了?」我也故意顺着话题。手故意拉高小娜的裙

子,虽然有人远远的看过来,未必真能看见什么,但即使这么黑也能看到一个衣

衫不整的女人偎在男人怀里。

「嗯~ 」小娜并没有反对。「我是不是特别容易受刺激?」小娜悄悄在我耳

边道「其实我……现在……就已经湿了」

「你就仗着大姨妈护着你吧,看过几天我怎么收拾你」我假装生气道。

「过几天?锋可是当场就要收拾我呢……」小娜嘴里这么说,却不停下抚慰

阴茎的手。

虽然知道结局,但我心里依然一紧。「你让他进去了?」我故意紧张道。

小娜一把握紧我的阴茎,停了一会,然后松开「你希望是?还是不是啊?」

虽然明知道不是,可被她这么一问我却突然不知道怎么回答。虽然不出意外,再

过几天,我即将成为小娜的第一个男人,可是重要吗?我只是第一个捅破她那层

膜的男人而已,不是第一个走进她心里的男人,也不是第一个和她有亲密接触

男人。其实潜意识里突然期望小娜不是处女就好了,不是处女了,我就不会现在

如此在意那层膜,如此在意她还是处女,听起来是如此矛盾。

「我希望他进去了!」我如实回答。小娜楞了一会,可能没想到我如此回答。

「我希望你早就给了锋,这样我就不会如此在意你还是处女,但,即使你不是处

女,我依然会像现在这样珍惜你。」很拗口,我不知道自己是否明确表达出了自

己的意思,或者小娜是否听明白了我的意思。

小娜用唇封住了我话,行动表面她明白我的意思。手里依然没有停下取悦我。

「没关系,我已经决定好了,不管你在不在意,过几天,我整个人都是你的,你

一个人的」小娜在我耳边低语。

「他没有进来,我那会也太小,虽然懵懵懂懂,但也害怕,不敢再有更深的

发展」我知道答案。

「那他就那么憋着?」我发现自己问的幼稚

「呵呵,是你你愿意吗?」我肯定不愿意。「还不是和你一样死乞白赖要人

家打飞机」一听小娜果然有替锋打飞机,我居然兴奋的不行,肉棒在小娜手中连

着跳了几下。当然逃不过小娜的法眼。

「就只有打飞机?」我还是期待更多。

「有时候」小娜停下撸动的手,掀起裙子,跨坐在我腿上,缓缓的坐在我的

阴茎上,力道刚刚好,前后扭动起腰部,隔着内裤,用她的阴阜摩擦着我的阴茎

「锋更喜欢我这样」好爽,这样让我的阴茎很受用。随着小娜的扭动,胸前两个

小白兔跳动着,两粒小葡萄也跟着上下跳动。,两只手一把抓住张嘴含住。

「啊~ 」小娜娇喘了一声。低下头,在我耳边轻语「没穿内裤的」

靠,真会玩,那锋的阴茎不是毫无屏障的摩擦着小娜的阴阜……我想着这画

面无比的刺激,我两只手抱住小娜扭动的丰臀,我故意掀起小娜的裙子,让阵阵

凉风吹袭着小娜的裙底,远处望过来就如同女坐上位一样的。

只要小娜愿意,阴茎的体部一样能挤开两瓣肥美的大阴唇,纵向的摩擦着小

娜的阴蒂小阴唇。如同一张小嘴横着含住肉棒,两片小阴唇如舌头舔弄着肉棒

「那锋的肉棒上不全是你的淫水?」我故意取笑道。

「嗯,能感受到他下面粗壮滚烫的肉棒要挤开我的蜜壶,一动就不停的流水」

小娜继续帮我意淫着那画面,也感觉她的阴阜更用力的挤向我的阴茎

「最后他整个棒棒、阴囊、阴毛上都是我的淫水」小娜羞怯的说。

「你好骚啊……」话刚说出口,我就后悔了,怕小娜生气。

「嗯~ 锋很喜欢我这样骚,他总说我是闷骚型的」小娜没生气。「你喜欢吗?」

喜欢,越骚我越喜欢……」小娜紧紧的压着我的阴茎,摩擦的更用力,有

时甚至有点痛,但更多的是爽。肉棒在淫语和压迫的双重刺激下开始不停跳动。

「想要射了吗?」小娜敏锐的察觉到我的变化。看来和锋的经验不浅。腰部

开始前后左右胡乱的扭动,让我的肉棒无所适从。

时而特别刺激,时而毫无感觉。但如同挠痒痒一样,让你正好挠中的那一下

倍加止痒。

如此胡乱的扭动,在锋和肉棒和小娜的门扉都被淫液湿润的如此润滑时,一

个用力,龟头整个挤开小阴唇,直抵处女膜,甚至可能在龟头即将捅破小娜处女

膜的极限时,被小娜夹紧的阴唇阴道刺激的激射而出,一股股浓浊的精液

处女膜孔灌满小娜未经人事的阴道,亿万小精虫涌向子,争先恐后的向着生命

初生地进发,也许输卵管的尽头,有一颗成熟的卵子正等着他们的到来,他们中

的佼佼者,会涌向那个卵子……而其它失败者也不会白来,他们会葬身这里,我

的这些千军万马,带着锋特有的遗传信息,每一个蛋白质、每一个分子都被小娜

阴道、子完全吸收,变成她身体的一部分。

那万一怀孕了,还依然是处女。我被自己的胡思乱想刺激的再也把持不住

一股股的精液喷射而出,设在小娜的耻部的内裤上,如果没有内裤姨妈巾的阻

挡,我这些精液一样是射在小娜毫不设防的阴唇上、阴道口,甚至一些调皮的精

液直接喷射进小娜的阴道

「你就让锋这样射出来啊?」我都有点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万一……有一

些射进去怎么办?可能会怀孕啊」

「嗯~ 当时年纪小,压根不懂这些,以为不让男人的棒棒进去就不会怀孕

小娜一边整理衣服一边道。「也许运气好,没有遇到排卵期吧」

那小娜是没有否认确实有被锋的精液射进去过咯?

「那锋……真的……射进去过?」我都能感觉到自己声音的颤抖「锋的精液

我还是想直接听到小娜的答案。

仿佛眼前的小娜就是学生时代的那个少女,在朦胧夜色下的路边的小公园

这样衣衫不整,羞涩的任锋欣赏着她的春色,那时候的月光是不是如今晚一样洁

白的铺洒在小娜白皙饱满的胸脯上,小娜是不是自己掀着裙角,张开双腿,把一

少女最羞耻、最私密的部分张开,那饱满的丘耻上也许只有丝丝缕缕刚刚生发

不久的细软绒毛,两瓣如掰开的馒头一般的大阴唇微微张开,馒头缝里一颗因发

情而从包皮里探出头的红豆,两片本应紧紧守护着少女最后防线的红润的小阴唇

因与男人最雄性的器官摩擦而红肿撑开,甚至可能是被男人粗壮的手掰开,娇嫩

红润的花蕊上少女怀春的甘露在月色下泛着光,如同日出时,一朵沾满露珠的鲜

花,本应是一个多么美的画面,但那上面亵渎着满是男人白浊、浓稠的精液,打

湿细细的绒毛,填满馒头的缝隙,流淌在每一道褶皱,涌向小娜最私密阴道

处……

「听着难受了?」小娜用手把我最后一丝精液阴茎里挤出来调皮的问道。

「应该……是,有几次,射进去过」

「什么叫应该?你自己没有感觉吗?」我更好奇。

「是,有感觉到,热乎乎的粘液进去过」小娜回想道。「我那时候哪知道这

就是精液啊,最开始我还以为是锋尿了呢」小娜俏皮的道。

那锋肯定是射进去过没跑了。我有点沉默「是不是听着难受了?」小娜发现

我的异样我心里那怪怪的感觉是难受吗?我有点回答不上来,如果不知道这些往

事,肯定就不会有这种怪怪的感觉,但不知怎么的,我确实渴望知道,渴望知道

关于小娜的一切。而且我「诚实」的下体告诉我他喜欢这种怪怪的感觉。

「你……会不会……有点……嫌弃我了」小娜看我没说话,更加紧张了。

「怎么会?」我赶忙回到「那都是过去的事了,谁还没个过去啊」

「真的吗?我也想向你完全坦诚,想让你了解我的一切,又怕你知道了会介

意」小娜温柔的道「到现在你还怀疑我的心,不管你怎样,我都要定你了,今生

我非你不娶」这也是实话,不过真是那样我心里会不会介意?

「哼,得了便宜就卖乖」小娜弹了一下我的脑门。「人家明明还是处女,所

以你就这样说」

枪没进去,子弹进去了。还能算处女吗?我心里想到,自己也没有答案,更

不敢说出来。那层膜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啊~ 就知道饱暖思淫欲,忘了说正事了。他们明天来,到底怎么办?」小

娜不提,我确实差点忘记了。

「当然得接待。不能在闺蜜面前丢了地主之谊」我笑道「更不能在前辈面前

丢了面子」

「什么前辈?哼」又被小娜拧了一下,最近她变得暴力了,算了,大姨妈期

间,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的。

「愿意住酒店,就给他们开间酒店,愿意住家里,反正还空一间房呢,家具

都有」我道「请几天假带他们去附近景点转一转,愿意见我,我就出现,不愿意

见我,我就滚回单位宿舍」我嬉皮笑脸道。

「说不定是闺蜜 前男友来考核现男友的呢,你怕不怕?」小娜也笑道。

「老丈人、老丈母娘那关都过了,还怕他们不成」我也不示弱。

「是啦是啦,小心他们不过关,到时候我甩了你」小娜玩笑道。

「那我也死乞白赖的跟定你」小娜就吃我这死乞白赖的贱样。「你还没告诉

我后面的事呢?怎么分的手?又怎么和你的闺蜜小妍在一起了」

回家收拾房间啦」小娜自顾自拍拍裙子就走,月色下芊芊背影更显动人,

不过路人们看着这芊芊美女不会想到她的内裤上还留着我未干涸的精液呢。「他

们明天下午就到了」

回家收拾?这就已经决定要住家里了吗?人家新婚燕尔卿卿我我的多不方便

啊。算了,暂时惹不得。

……

上午回单位处理一些事,顺带借单位的车下午去接锋和小妍。强哥的信息总

算是来了。

「小娜要请几天假?你们也太猛了吧,下不了床?」这都哪跟哪啊,不过在

强哥三句话必不离OOXX,我也开始习惯了。

「她闺蜜来玩几天,好久没见,接待一下」我回道,看来小娜并没跟强哥说

是什么事。

闺蜜漂亮不?太不够意思了,也不介绍我认识」得,一提女人,强哥必

然感兴趣。

「人家是蜜月旅行,跟老公一起来的,请你算哪门子事啊?」

「有老公怎么了?你不是不知道我最喜欢这样的」靠,人无耻到了境界了。

「你移情别恋了?」发出去我就后悔了,这不调着强哥往小娜身上想吗?

「也对也对,开个玩笑嘛!你和小娜进展如何,这几天看小娜心情不错,兄

床上挺卖力嘛,注意保重身体哦」又是哪跟哪儿啊……

「哪壶不开提哪壶啊,小娜最近大姨妈来了,我都不敢惹她」昨晚上就被她

拧的青了好几处。

大姨妈……不能啊,以我对女人的了解,她这一天在公司的,都快哼着小

曲了」

「可能是闺蜜来访,心情不错吧」难道还有锋的到来?

「那你小子不是又临门一脚又没赶上?」强哥也只关心这个。

「迟几天还在乎这个?」自从昨天知道了小娜和锋那样的往事,突然觉得那

层膜确实不那么重要了。「你说到底怎样才算处女?」突然想听听强哥的想法。

「怎么突然问这个?」强哥也纳闷。

「你说像我和小娜这样,除了破了那层膜,什么都做过了,甚至隔着那层膜,

精液都射进小娜的阴道了。」虽然指的是锋的精液,但强哥不知道。

「假如和小娜分了手,在她未来男友看来,小娜还是不是处女呢?」

「晕……你让我捋捋,这绕的。她未来男友,如果不知道你们这些事,应该

还以为小娜是处女吧」估计强哥都有点晕。

「如果他知道呢?」

「严格来说,小娜的阴道并没有男人阴茎进入过」

「可是枪没进去,子弹进去了呢?也许不是一次两次,一点两点呢?」我满

脑子似乎都是锋龟头抵在小娜的阴道口,把他的一股股浓稠的精液射入小娜温

暖湿润的阴道深处。

「靠,兄弟,没想到你还这爱好。」强哥以为我说的是自己。「这你可难住

我了」

「不过真的这么在意这些吗?按你这么说不是带套做爱也不算插入了?」有

点道理。

「那你的意思,有过性接触,不管有没插入,都不是处女了?」那小娜其实

早算把处女给了他前男友了吧?

「晕……真的跟你说不清楚了?干嘛突然想起来说这些?」强哥估计自己也

很晕。

「你不是说我有处女情结吗?我现在有点连处女是什么的定义都模糊了……」

我确实模糊了,小娜到底还算不算处女,如果算,那她和锋那些算什么?如果不

算,那那层处女膜又算什么?

「你钻牛角尖里了吧?想这些有意义嘛?就为了那些以前和前男友若有若无

的接触,就让你耿耿于怀,每次和小娜做都会阳痿吗?」

阳痿倒不至于,也没有耿耿于怀」

「那不结了,你就当小娜那天醉酒,被我破处了,第二天去重新做的修补,

小娜现在早就不是处了,行了吧」强哥有点不耐烦。

「少胡说八道了,不过那晚你后来到底做了什么没有?」其实我现在还真不

是介意,强哥那晚有没有对小娜做什么呢。

「哎,就知道你。吓唬你的,什么也没做,就是回去后怕小娜吐了,去她房

间睡了一晚上沙发,连被子都没掀过了」

「哦,没想到你还真有好男人的一面」我是有点失望吗?

「你是不是有点失望?要是我真做了啥,你真的不介意?」强哥果然猜出我

的心情。其实就是强哥那晚和小娜做了,又如何,她前男友不是连精液都射进小

娜的阴道了吗?

「其实我也无能为力,只是希望小娜自己愿意才行,确实没那么重要。」我

不想承认,更不想对强哥承认,可是觉得也只有强哥才能懂我。

「那万一以后呢,如果小娜自愿和我……你介意吗?」强哥还真会顺杆上。

「介意」这是实话「但如果小娜自愿,我不会拦着,也拦不住」这也是实话。

其实我也不知道强哥所说的事情有一天会不会发生,但其实我潜意识已经不再拒

绝承认它可能发生了。

兄弟,你变化挺大啊,受什么刺激了?」强哥意识到我和平时不太一样。

「其实,小娜的前男友也要来。」

前男友?不会是闺蜜的老公吧?」强哥果然一猜就猜中。

「嗯,就是小娜的初恋男友

「你害怕他们再续前缘,她前男友不是都结婚了吗?」

「不是害怕他们再续前缘,感情上我还是信的过小娜的」

肉体上信不过?」强哥一如既往的直接。

「其实也没啥好介意的啦,人家谈恋爱时连都在小娜阴道里面射精呢」

「你刚刚说的原来是他,我还以为说你自己呢」

「这绿帽子戴的深吧?」我有点自嘲。

「人家谈恋爱时,你都还不知在哪呢,也不算绿帽,最多算前辈,哈哈」强

哥居然也用前辈这个词。

初恋,如果没能在一起,多少心里会有些遗憾吗?不管是小娜还是锋」我

妄自揣测。

「如果我能再见到初恋,条件允许的话,我也会打一炮」强哥说出了男人

心声。

「所以这就是我的不安咯」

「奇了怪了,刚刚还说不介意我和小娜,她和前男友你反而介意了?」

「我没说我不介意好吧?一切看小娜的意愿,她是人,有自己的想法的,不

是东西,不是说给你们就给你们的」

「那不结了,看小娜自己呗,你是想她下次跟你做的时候,因为遗憾想着前

男友呢,还是一心一意和你做呢?」说的有点道理。

「小娜毕竟不是你女友,和其他人反正你也没什么感觉」强哥肯定不会介意。

「我宁愿小娜仅仅给你们打飞机,而不是真正去做爱」我继续道。

「那你没想过小娜自己的需要吗?让她换盘菜尝尝又何妨,我可没有把小娜

当成泄欲的工具,而是想带她一起高潮

「或者你想成为小娜泄欲的工具」

「这我倒不介意,所以我也不介意小娜拿其它工具泄欲。」仿佛其它男人

只是成为小娜的一个选择,选择来满足她的欲望而已。「她如果乐在其中,自然

也会让她的工具满足」强哥补充道。

「互相满足,不是仅仅满足某一方」我回道「对,如果小娜心里真有那么一

个缺憾,你不更应该去弥补她吗?」我明白强哥指的是什么。

「不说了,该去接他们了」心里其实更加乱糟糟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