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同床

我要说的故事发生在九十年代初,那时候还不懂什么叫3P,人们也沒有象现

在这样开放,那些事可以算作我搞女朋友以外的女人最初的事,时间很遥远了,但

印象很深刻,而且那时候自己刚参加工作,现在生活的各个方面都很凌乱混沌,也

就更加怀念那些事了。

我大学毕业以后被分配到了一个大机关财务处的会计室,室里只有三位大姐,

一个比较老,也是负责人,就不提她了,另外两个一个姓周,三十来岁,大我十岁

,还有一个姓黄,大我五,六岁,先说一下这两个人大致的情况。

周姐结婚有几年了,有一个男孩,四岁了,周姐的老公是外国人,在海运局工

作,常年跑海运,那时候和老外通婚的不算多,所以周姐本人在我们整个机关也就

成为了一个话题;黄姐住机关的单身宿捨,有一个同居了两年多的男友。

她们俩的长相都一般,说好一点中等偏上吧,周姐皮肤保养得很好,一看就是

那种对自己的仪表很在意精致的人,也很会穿衣搭配,身材的女人特征很诱人,黄

姐则是走路扭屁股,穿着很前卫的那种办公室女人,她那时候穿的衣服放在现在应

该是很保守的了,但在当时却已经足够使机关的男性流口水了。

我和她们的事发生在我进机关大约一年以后,我们彼此混得比较熟了,尤其是

我对周姐,非常迷恋她的身材因而渴望她的身体,在日常接触中也总有些有意无意

的身体擦碰,好在双方都互有好感,一切也就不言中了。

黄姐家在郊区,一个星期回一次家,这天是周一,黄姐从家里带了些海货给我

们﹝我们都比较讨厌那个负责人,所以也就沒她的份了﹞,大家约好中午休息的时

候去黄姐的宿捨,由周姐主勺为我们露两手解解谗。那天下雨,看看沒什么事周姐

十点多就上楼去忙乎了,等我和黄姐到点下班休息赶回她的宿捨,周姐的几个菜也

搞好了,三个人还喝了点酒,吃得差不多了,黄姐说她累了,先上床躺着去看电视

了。

双人床上只有一张大被,我和周姐还调笑着问黄姐,只有一张被你和小新﹝小

新是黄姐的男友﹞怎么睡呀?黄姐和我们对侃了一会,究竟一个人聊不过我们两个

就说不理你们了,自己扭过身看电视了,当时的电视里好象是什么文艺晚会,是蔡

国庆还是解晓东什么的在唱歌,黄姐就看得更专注了。我和周姐又说了一会话,挺

无聊的,周姐对我说小凯你最小,你洗碗吧!我也去躺会了,说着就上床钻进那张

大被里,躺在黄姐的身后,两个人一起去欣赏帅哥了。这时候大家还不要多想,当

时是夏天已过秋天还沒太深的北方季节,她们两个当然是沒脱衣服了。

这时候外面的小雨刷刷的下,本来应该是我乖乖地洗了碗,然后和別的科室的

男同胞们去打牌下棋什么的,可当时我想应该是酒精的作用,再有也是贪恋她们两

个的身体已久,尤其是周姐的,当时我连碗也沒洗,自己在饭桌旁寻思了一会,就

大着胆子也上了床,钻进了那仅有的一张被子里躺在周姐的身后。

其实呢!这种事沒有女人默契地有意纵容,我也是根本不可能得逞的。当时她

们两个也沒有吃惊呀责怪什么的,周姐竟然对我说,小凯你怎么和我们一个被窝躺

呀,不怕你女朋友知道啊!这时候我的右手已经搭在了周姐的腰上,我说你们累,

不许我累啊!我就躺一会,等会还要去下棋呢!我搂着她的腰,她也沒说什么,我

知道这是最好的认可了。我就开始越来越放肆了,沒过一会手就伸进周姐的衬衣里

摸她的乳罩,周姐也开始把一只手向后伸,摸我的大腿,然后放在我的裤裆部位就

不动了。

表面上还假装在看电视,我们俩这么折腾,黄姐也是过来人了,沒可能不发觉

,她始终沒回过头来看,只是真假参半的说着,你们俩可別在我的被窝里乱来啊!

我记不太清了,她后来又唠叨了些什么!只记得她过了一会什么也不说了,开始低

声的喘上了。我靠,我半撩起一半被子往前一看,黄姐的裤子和内裤都脱到膝盖处

了,周姐的左手搂着黄姐在摸她的奶子,右膝盖顶着黄姐的阴部在那儿蹭来蹭去的

。我感到脑子一片空白,胆子更大了,等一会两点还要去上班,也许随时会有人推

门进来什么的都抛在身后了,我只想到了我们开始进入了一个肉欲的时刻。

沒过多久周姐和黄姐都开始哼哼上了,我们的衣服也都脱得差不多了,可我们

一直都是盖着被子在进行着一切活动的。我记忆最深的就是周姐的底下非凡湿乎乎

的,我真沒想到平日里这么庄重文雅的女人会这么骚,后来我们混得久了,我才知

道她经常这样的,关于这事说起来挺多的,放在后面再写。我的鸡吧被周姐也撸得

越来越粗了,她把我的鸡吧放在她的大腿间然后夹着它,我也沒急于插进去,就那

么被夹着感觉挺好,只是涨得有些难受!

鸡吧自己开始乱挑乱动,前面的黄姐也真的是一个淫逼,她这时竟然问了一句

,是不是插进去了?然后嗷地叫了一声,我想不是周姐掐了她的屁股就是拧了她的

奶子,这时候周姐沒说什么,只是动静很大的欠了欠身子,屁股也扭了两扭,我知

道这是她很想要了。我也沒用手去扶,鸡吧自己乱顶了两下就很顺畅地插了进去,

周姐重重地哼了一声,然后我就开始操她了,这时候也沒听到黄姐再说什么。

我俩闷头干着,大概是我们太专注了,只顾着享受了,我根本沒注重什么时候

电视的屏幕里的镜头换成了是A片的一男一女也在干着,我猜是黄姐自己用来跟小

新^做...助兴的私人珍藏品吧,周姐叫床的声音越来越大,我想她到高潮了;

那边黄姐应该是被周姐用手在抠,给抠得也是呻吟不停,两个女人的叫声和A片的

镜头并沒有使我坚持的时间更长,反而是操了周姐5,6分钟吧,在A片的男主角

射精之前我就射了,这个时候假如女人不提戴套的事你就不用担心,这方面她们是

最有把握的,不是安全期就是已经做了结扎,所以我也就很舒适的射了。

随着我们的动作和周姐的叫声停下来,黄姐的声音也慢慢小了,这时候她第一

次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然后细声细气的问着周姐,怎么样?舒适吗?周姐的脸

都红了,什么也不答她,把头埋在黄姐的肩膀上,这时黄姐又开始大声的叫了起来

,我又撩起一点被子来看,只见周姐的几个手指头在快速的抽插着黄姐的阴道,我

也把身子向前倾了倾,用右手食指去揉黄姐的阴蒂,一男一女两只手伺候她,很快

地黄姐也到了高潮,等她不叫了,我们互相抚摩了一会,周姐对黄姐说,我们先去

上班,让他睡会吧,周姐这么疼我,还算我沒看错人,我以后一定好好地操她。

后来我跟周姐成了长期性友大约维持了三年多直到她跟老公出国了。这三年里

我们沒少干,有时是去她家,等孩子睡了,我们就做,完事了我再回家,她那里总

是那么湿,我们在办公室也做过,挺刺激的,也有时去黄姐的宿捨做。关于她的那

里总是那么湿我问过她,我先是问你总这么湿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她不理我,用

手抓着我的鸡吧反问我它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硬的,这女人挺有意思的,我又问她为

什么总是这样,她也沒告诉我,后来我听黄姐说,周姐老公经常从国外给她带些性

玩具,所以推测她有可能那里经常插着东西的。

黄姐说她见过一次,表面都是颗粒状的象鸡吧的塑料玩具,我是一次沒见过,

可见周姐还是在我面前挺在意自己形象的,我想象不到她会是那么骚的女人,但有

一点可以肯定,周姐只有我一个婚外男人,我想她图我一是年轻二来同科室的比较

可靠。

至于我和黄姐,那天沒有上她,后来很长一段时间也沒得手,我挑逗过几次也

是不盡人意,我想这大概是她一直在怪我为什么那天只上了周姐沒有上她,应该是

女人的天性吧。其实黄姐是和周姐有很多不同的女人,黄姐表面穿着时髦,但终归

是那个年代的坐机关的女性,可黄姐的骨子里是很淫荡的,她很懂得勾引男人,也

懂得应该勾引什么样的男人才可以满足自己,她的性伙伴很多的,小新呢?在我们

机关也是大家公认的活王八头。我一共干过黄姐三次,每次都是戴套的,她不担心

我,我还担心她呢!

相比较来说,周姐伺候男人鸡吧的功夫要比黄姐强很多,说到这还想起件事来

,有次周姐用皮尺量我老二硬起来的长度,我问她比她外国老公的谁长,她开始笑

,后来告诉我说他老公的鸡吧硬不硬都是差不多长,射完了还可以插她那里,而且

鸡吧还有弯,干起来挺爽的,但是沒有我的鸡吧硬,还说我的比较直,更象一个粗

橛子插她,我也不知道这是夸我还是贬我,但我想以我所熟悉周姐的为人,她沒有

贬我的意思,只是比较客观地两个一起夸贊,呵呵。我也和周姐提过几次想看她老

公鸡吧插进她逼里,她都用拳头捶我,我也一直沒能如愿。

我操黄姐的第一次沒啥非凡的,顺便写两笔吧,我们机关男的两三个月轮流值

一次夜班,那次正赶上小新出差,我等到晚上十一点多了,肯定沒什么事了,才去

了她的宿捨,开始还別扭了一会,最后还是让我给操了,射的时候拔了出来,射了

她一胸口,她还笑呢,还有两次一次是看完电影回她宿捨干了她,一次也是小新出

差干了一次,当然这些都是瞒着周姐做的,我和黄姐都不知道为什么要瞒着周姐,

虽然我们都是偷食,虽然我和周姐的第一次是我们三人同床。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