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呻吟声一

这是一个深夜。

天气有点凉,在黑暗中的早晨是淡蓝色的;风吹的有点寒意,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慢慢地走着。他从口袋中取出一根烟,然后将手中的打火机按开。

当火光一亮时,他看到黑暗角落上有一个人影。在黑暗中像是星辰,他能确定对方是个女人,而且他也可以知道她是什么人︰郑慧……

就是为了她而被误认是抢劫犯,被捉入狱。幸好失主郑刚义要他找回失物做为条件,才答应保他出来,而免除了一场牢狱之灾。但为何他一出狱,她就跟踪他呢?

当她走近时,假装无意的撞了了他一下。

「呀!」的一声,「是你呀……王申,我等你出来,等得好辛苦呀!出来就好了。快,一切都別谈了,跟我来。」她假惺惺地说着。

郑慧将他带至半山上一间屋子里。

当他们一进入这屋子时,郑慧就开始对王申挑逗,这一来使得王申更无法忍受这几天来的空虚。

王申将郑慧紧紧的抱着,郑慧被王申握住了足踝,她「格!格!」地笑了起来。

王申伸出手指,在她的脚底轻轻地搔了一下,她的身子绻缩着,而且两脚不停的乱踢。当她身子缩成一团的时候,她那两条粉光细緻而修长的玉腿,几乎全露在外面了,两腿之间更是若隐若现。

王申看在眼里,手指不由自主地在她光滑柔嫩的大腿上,轻轻地上下不停的滑动着。

郑慧发出的笑声,更是荡人心魄。她的身子扭动着,像是想躲避王申手指的轻抚。但是从她那媚人的笑声听来,她又像是享受着王申的轻抚,又似在等待着什么的来临。

王申的手指,此时停了下来,停在郑慧的身上。郑慧也停止了笑声,她的俏脸上泛起了一片绯红色。

她在急速地喘着气,随着她的喘气,她那饱满的胸脯,和她那柔软的小腹,在迅速地起伏着。

这时郑慧握住王申的手腕,腻声腻气地说︰「你……看我怎样?」

王申笑着说︰「现在看来,你是个顽皮女孩子!」

郑慧咬了咬唇说︰「那么,你等一会儿就知道我是一个既成熟、又懂事的女人。」

「那要等待事实的证明。」王申笑着回答。

他的手又向上移动,滑过了郑慧柔软滑腴的腹际,来到她那极富弹性的胸脯而停了下来。王申一只手不停的忙于双峰之间,另一只手则紧紧地搂住了她的腰肢。

郑慧此时已忍不住地发出低吟的声来,她美丽的大眼睛中,泛出了一股水汪汪的神采。她纤细的手指,一颗又一颗地解开王申的衣钮。

这时王申双手一伸抱住了郑慧,对着她的嘴就吻了起来。郑慧把嘴张开,伸出舌尖给他吸允,王申吻得很热烈,也很有技巧,边吻还边抚摸着她的全身。

郑慧被她吻得口中「嗯!嗯!」地哼着,只得要她身子上上下下突出之处去刺激他、摩擦他,并且用一种迷迷煳煳的鼻音来表示她的需求。

这一来,王申的心头不由得一阵的畅美起来,他的一只手变得更放肆了。他把郑慧的上衣解了开来。粉红色绣花的奶罩露了出来。团似的肉球,透着幽香,露出白晰的肤光。他的手向罩杯内钻进去,紧握着那对温香丰满而又有弹性的乳房。

「唔……」郑慧快速地去捉住他的手,媚眼不断地眨动着说︰「轻点!会被你抓破的!」

王申听她一讲,觉得自己也太用力了。

随后他松开了手,脱去她的外衣,解下了那粉红色的奶罩,那对青春的乳球便幌荡在她的眼前。这两个乳球,不但大、圆、而且挺胀的,弹性其佳,乳晕绯红,乳蒂细小如红豆。肉是白里透红,感觉是极为敏感的。

王申屈下身去,用嘴对着奶头就吮了起来。

郑慧感到一阵热流,传遍了全身。虽假意的避了一下,可是依然把胸脯向他挺了过去。王申吮着一个奶头,一手摸着另外一个,又揉又捏的。郑慧感到全身趐嘛,人也觉得有点轻飘飘的。

此时王申如获奇珍异宝。即入宝山,哪能让空手而回呢!

他揉捏着那丰满的肉球,另一只手又去力争下游,他缓慢而又节奏地滑进,滑过了小腹,揉着一个暖融融的贲起地带。

王申不自禁地说︰「你真是一个令人着迷的尤物啊!」

郑慧那双修长的玉腿,此时更佳无所适从了,她蹬着腿摇摆不定,一双高跟鞋早已踢开了,王申的动作更加剧烈,她不能不自动地把裙子的拉炼弄开。

王申也是急如星火,连拖待拉的便将她的裙子给脱了下来,现在她身上仅剩下那件小得不能再小的三角裤了。

面对这活色生香,凹凸分明的美好胴体,他的眼球就像要从眼眶跳出来!喉咙里忽然发出「嗯嗯」的怪声,只差点沒把口水给流出来。

郑慧她全身都露了出来,身上的皮肤白中透着红润,细嫩无比,一双修长的玉腿均匀而又柔润。白色的透明内裤,紧紧地裹着肥厚的肉丘,阴户也能看得清楚,真叫人着迷,也令人血脉膨胀。

王申看在眼里,想在心头。这餐美食,必得好好地享受它一番,才不辜负了造物者的这美好杰作。

他迫不急待第一把抱着她往床上一放,郑慧也趁势地向床上一倒躺了下来。她心房在急速地跳动着,脸上浮现着红滑的色彩,一双水汪汪的大眼,像是在渴求什么似的直望着王申。

他那熟练的手法,以最快的速度,脱下了他那身上仅有的障碍物。慧故作羞状,一只手围在胸前,另一只手掩着她那长满芳草的私家小园圃。

但是,別说那一双三十六寸的豪乳无法掩藏得了,就是她那迷人的小家园亦不能盡盖,皆因春色方浓,繁花正盛。

「嘿嘿!你还害臊哪……」王申的声音带点沙哑。

他边说着边把自己身上物解了下来,变成了伊甸园中的亚当,全身上下无一处不是坚实健壮的肌肉。王申除去身上物之后,便将那结实的身子偎过去,他轻轻拿开郑慧的手,眼光像给磁铁吸住了!

「你的身材是超级的,即使吹毛求疵也找不出一丝儿缺点来,郑慧,你真是上帝的杰作。」

郑慧摸摸他的脸颊,妮声问︰「你说什么?」

「吹毛求疵!」他吃吃地笑了起来。

她立即将手拿开。「咭!」的笑着说︰「你吹吧!」

王申这回可看清楚了,他眼前一黑,怪声叫着︰「哗!你是个森林之女!」

的确,一座比美原始森林的奇景,黑压压的呈现在他的眼前,小腹下面的小丘在茂密的森林中高挺着,又长又黑的阴毛完全覆盖着,只见黑黑的一大片。

眼前所及,立即触发了他疾进探险的冲动,他的手开始搜索了。

这时郑慧忍不住地把腰肢乱扭。王申的手非常刁钻,他寻向小丘缺口的润泽处,同时还欲行又止的,把郑慧逗得嘴干舌燥,不其然地闷哼出来。

渐渐,他手所到之处尽是湿淋淋的、滑润润的,小丘中不停地渗出泉水来,而且越来越多。

「嗳……你快不要这样又揉又捏的……」她气咻咻地扳着他的肩呻吟着。

「为什么?」王申明知故问。

「你……这样又揉又捏的我好难受,又趐又痒的真快受不了,较人家全身都软了……」

「那表示搔到痒处了,是不是?」

「唔!你这个促狭鬼!」郑慧不得不将她那两骗灼热的嘴唇迎了过去。

当四唇再黏在一块时,她的身子微微抖动着,又软又滑的舌头吐入了他的口中,他吮得异常的贪婪。郑慧的腰儿,也起劲的扭了起来。

王申的手指,这时更加重了力道。她不由得打了个寒噤,颤抖着。

真的,她这时被逗得全身都软了,软得好像最后一丝气力也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只是在她滑腻的玉腿内侧,淫水如泉般地泻了下来。

王申这时也慾火高涨,他用力地贴紧她。她那凹凸分明的胴体,不断地给予他奇妙的反应。尤其是那对豪乳,就像打足了气的皮球不甘蛰扶的在两人之间被压得变了形,而且不停的来回摩擦着。

他的一双手早已绕到她的腰后,牢牢地抱着她那更富有弹力的丰臀。

她的淫水流的好多,就连臀部也湿了一大片。

「哟!我的……好哥哥……我……」

到了这紧张的时刻,软弱无力的郑慧,也变得非常心急。她非急不可的,只因她着实被王申挑逗得趐痒难耐,她此时多么需要她那坚实的劲力来充实自己。于是她的手也开始在搜索着,而且显得比王申更为热情、更为急迫。

当她的玉掌握住了王申那根火热热、硬得如铁棒的阳具时,心中一跳,同时口中不自觉地「喔」了一声。她一腿搁起,另一腿刚抬了起来,压在他的腰间,摆出了非常诱人的姿势。

王申再也忍不住了,将她紧紧地搂着。

郑慧这时不再将那豪乳在他胸前乱碰,同时将那手中的大阳具引导进入她那奇特的迷魂洞内。

王申一个快速大翻身,将身体重重地压在郑慧的胴体上,他佔有了奇妙的温馨世界。

「啊……好舒服……」

郑慧也被王申殆盡了一个奥秘的快乐天地。那根七八寸长的大阳具,此时已完完全全地进入她那奇妙的小穴洞中。

郑慧搔痒难耐的小穴如久旱逢甘霖,渴望了好久,总算苦盡甘来,被他插得充实快感无比!

王申又何尝不是一样?几日来的空虚,现在得好好的发洩了。他奋勇地前进着,深深的冲击。

王申是此道高手,将她引至最后关头之后,再来个大进击,才能收到事半功倍,岂不百战百胜!

在一阵急抽勐插之后,更把她的纤腰环抱抬起,亦发使他能得心应手,下下直抵花心,招招辛辣。

郑慧气喘着,两眼露出极为悦快的光芒,她断断续续地说︰「你……你真是个……男人中得男人……我真不知该……如何来感激你才好……」

王申得意的说︰「啊……甜心,你快活吧?若是快活……就尽管大声地叫出来……我会使你得到最大的满足!」

她已被插得心花怒放,脸上现出非常销魂的表情,郑慧这时也不甘示弱的将丰腿挺耸了起来。

他的动作越来越急,但她沒有叫。不过从她那迷惘混浊的呻吟声浪听来,比之浪唿的叫声,更加能让人神魂颠倒,这可从她的表情及王申的劲道上看出来。

王申这时用盡全身的力量,将郑慧的纤腰搂得紧紧的,似乎非将她的腰肢折断不可地埋头苦幹着。而她的一双玉腿,更是摆动着出神入化。时而搁起,时而紧缠着他的腰际。逼得王申气喘不止,一身是汗。

郑慧这时也俏皮地学着他的口吻说︰「你快活……就尽管较出来吧!」

「噢!」王申似怕回答她也会耗费体力,只轻应了一声。

他的身子拼命地起伏,狠劲地勐干。他狂了起来了!

那份雄刚,那份热力,那一种生命的急激脉搏,直透入了郑慧的心扉,而且是继续不断。

她不禁「咿咿!唔唔」呻吟着,她的玉手,紧抓着他雄厚的背肌,郑慧再也禁不住了。

「快……王申……快……唔……好好……再深些……啊……求求你……用力点……唔……嗳哟……好舒服……唔……花心……好舒服喔……啊啊……我……快……快……嗯……」

她又叫又哼的,快活得真想死去,臀下的淫水像泉水般的大量地泻了出来。

王申给予她如此强烈的快感,他越战越勇,似乎不给她有喘气的机会,郑慧越叫越能使他感到刺激兴奋。

当他全力冲刺时,郑慧那块最幼、最嫩的肉体也被他牵引、带动、排挤,彷佛是依附在他的身上。

两人的身子紧紧地贴着,郑慧的身子随着王申的冲击而起伏,她的纤腰就快被折断了,双腿缩至他的肩上,媚眼如丝地叫着︰

「嗳哟……喔……我……穴内又趐又痒的……啊啊啊……用力点……干死我吧……嗳……乐死我了……快……再给我更多的满足……啊……唔……好……好美……舒……舒服死了……嗳……我整个人都给了你了……嗯……」

王申兴奋得抬起郑慧的大美臀,他急喘着叫︰「是的……你已全部把我给吞下了……连根都不见了,一桿到底……我要穿裂你得小穴!」

他边喘着边说,同时用盡全身力量勐幹着,似乎真想幹裂它才肯罢休。

然而在郑慧听起来,不但不觉得可怕,却感到有说不出的刺激味道,她也叫着︰「那你就狠狠地干我吧!」

她快感无比地咬牙切齿,不自禁地用指尖扣弄着他那结实的肌背。

「你爱怎么幹就怎么幹,只要你能感到快乐,用什么方法对付我都可以,那怕被你弄死了我也甘心。」

王申的一双手把她滑熘熘的肥臀再次撑起,七、八寸长的阳具,快而很地插了进去,紧抵着花心,用盡全身的力量,又磨又搓着。

这一招,让郑慧真有窒息的感觉,她既舒服、又难过。只因他此时的确太强了、太拼命了,犹如欲将她置于死地。打从穴内深处,感到有一阵阵痒痒麻麻的电流,正在迅速地传遍她的全身,而且越来越强。她死紧地勾住他的颈子,在王申的耳边浪叫着︰

「王申……我快受不了……我快疯了……你……弄死我……干死我吧……求求你……唔……快……再给我最后的冲刺……我要……我还要……啊……我不行了……」郑慧一阵怪叫。

王申又迅速地把舌尖深入她那呻吟的口中,舔着她的舌、舔她的唇,然后在她的颈间停了下来。他手中捏得更用力,而胸膛却是用力地压住她那对丰满的双乳,疯狂般地摩擦,扭弄不停。

郑慧此时半昏迷似的,像浸泡在一池温水中。水,更多的水,湿黏的水,已流满了床单。这些水,一受到他的冲击压力,便发出怪异而有节奏的声音来,潺潺的,唧唧的,王申的毛髮也湿淋淋的沾满了水而纠结在一起。

这时他仍然重重地撞击着她,整张床,被摇摆得像随时都会塌坍似的。

「心肝……我不行了……」郑慧迷煳昏厥中嚷出了这一声来。

她全身颤抖着,忽然把身子挺了起来,紧紧地把那可爱的傢伙藏在她那迷人的深渊中。急喘的声音,充斥了双方的耳鼓。

郑慧疲倦欲死,她高潮竟来了三次。这时她全身上下连最后一丝力气也消失了!她四肢摊成一个「大」字形,她实在太累了,她想好好休息一下。

「王申我们休息一会儿吧!」

王申此时也是满头大汗,同时腰间也觉得有点酸痛,他也累了。

「嗯!」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于是两个人又紧紧地缠抱在一起,彷彿凝成一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