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教师与高校生_0

第二学期已开始星期六学校下课后, 校园里还是热烘烘的, 因为太阳还高高褂在那里照射着。

历史悠久, 创校于明治期间的K高校, 校园里有一个道场, 它的历史和学校的历史差不多, 从那时候创立到现在还保存着。

K高校三年级的学生南藤达也正在道场内练着剑道。一阵一阵的嘶杀声使的场内有很多人正在注视着。莲见翔子现在也正在看看他们在练习剑道。

莲见翔子是K高校的英文教师, 今年二十六, 还是独自一人。长得很漂亮而且身材也很好, 是男人眼中的美女。

此时莲见翔子正在回想她与南藤达也是如何认识, 如何如何, 一直在她的脑海中浮现着。

莲见翔子和南藤达也是在一次道场表演时, 彼此注意到的, 那时后, 达也打败另一位对手, 获得翔子的鼓励, 因而注意到她, 后来就时常地利用下课时间,翔子教达也英文, 帮他加强英文, 于是发生了言一段令人不可思议的事。

达也这时候又在道场里练习着, 他看见翔子慢慢地走过来, 心中又暗自喜悦起来, 他暂停现在的动作, 准备要休息了。

在道场的后面有很多已经废弃不用的仓库等, 学生绝少到这里来。可以说是校内的死角, 因此也长出很多杂草, 到处还看到很多狗大便。太保学生们有时候来这里吸烟, 偷偷吸烟是很适合的地方。

达也靠在体育用品仓库的墙上地点燃香烟, 看看手表, 距离下午上课时间还有四十五分钟。

当翔子从体育馆的旁边出现时, 达也的烟还没有吸完。站在阴凉处的达也,看到阳光下浅蓝色的洋装, 显得特别耀眼, 翔子在杂草堆好像很难走路的样子,达也用脚媳灭烟蒂。

『真是的, 在学校里冠冕堂皇地吸香烟。』翔子瞪大眼睛。『被其他老师发现怎模办, 不会轻易放过你的。』翔子来这所学校还不久, 因此不知道达也是吸烟的前科犯。

达也不理会她的忠告, 伸手说。『仓库的钥匙。』『带来了。有什么用?』翔子很怀疑地问的达也。

『怕有人到我们两个在这里, 我是没关系, 老师是不方便吧, 快给我钥匙。

像抢似的把在小木版上的钥匙拿过来, 打开门两个人进去, 再从里面锁上,这样就不会有人进来了。

里面有刺鼻的灰尘味, 墙上贴着『保持清洁』的标语, 各种帐蓬, 运动会使用过的器材, 旧的跳箱堆积在墙边。

达也坐在有破洞的垫子上, 拍一拍自己的旁边, 要翔子也坐在那里, 扬起一阵灰尘。

『做什么, 我没有太多的时间。』翔子站在那里说, 表情有一点紧张。

『不要说了, 来这里吧。』达也对着翔子说着, 一边说着, 一边拿出手帕铺上。翔子做出无可奈何的样子坐在旁边。达也搂她, 靠近嘴时, 翔子把脸转过去。说『我不要在这种地方。』『为什么?』达也用着质疑的眼光看着翔子说。

『没有那种心情, 这一点要分清楚, 在学校的时候我们是普通的教师和学生的关系, 不可以把个人的关系带进来。这一点一定要做到。』『大致是不行的。我在上班时间是学校的一名教员, 有各种责任。下班后回到家里, 才能恢复做一个叫翔子的女人, 我和你的关系是个人的, 和教师无关,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关系。所以我们在学校的时候, 更要把这一点分清楚,你要明白啊。』『那么, 就以教师的责任和义务没收我的香烟, 向主任报告南藤达也吸烟怎么样?』『照我个人的想法, 只要注意到烟蒂或火, 不要在教室里吸烟, 就没有什么太大关系。在法律上禁止未成年人喝酒或吸烟, 所以校规也跟着严格, 但我觉得十八岁以后就让他们作自己得判断, 而且在校内管得再严, 到学校外吸烟是没有办法知道的, 我看到会警告, 但不会把事情闹大。』『那是因为, 吸烟的人是我的关系吧。』达也的手抓住裙摆, 翔子压住他的手。

『有没有换了, 是什么式样的。』达也对着翔子说着。

『我是那样没有信用的女人吗?我内裤当然没有换。』小声地说, 连耳根都红了。

『我要亲眼看到, 我觉得我要亲眼看到, 才能够相信你。』『不相信我!』『先给你看我的, 我也会照约定把裤子还你, 你看。』达也解开腰裤, 准备把穿在外面的长裤脱下来。

『不要这样, 在这里不可以。』翔子很快地对着达也说。

虽然急忙阻止, 但达也不理她的话, 脱下学生长裤在翔子面前采立站姿。

勉强包住下腹部的女用三角裤, 好像很勉强地支持着, 达也的那根肉棒看得很清楚。翔子看到那里显出很紧张的样子, 达也对她说是因为刚才并肩靠在一起坐的关系。

翔子红着脸转开视线, 可是就这样来到翔子的身边。

『有人看到怎么办, 快穿上裤子吧。』翔子立即要达也把裤子穿好, 以免别人看见。』『你真担心。门已经锁上了, 现在轮到老师了。』要撩起裙子时, 翔子拒绝, 身体向后退, 但是达也却把翔子抓住。

『你要我还穿裤袜的, 所以不行。』『你骗我, 没有穿。对不对, 你没有照约定的穿, 是不是。』『我穿了, 我已经穿了, 你一定要相信我。』『那么, 给我看, 你这样逃避我更怀疑, 一定是说谎的。』达也的口气是一定要亲眼看见。

『你真过份, 好吧, 我让你确定, 拿手来。』翔子拉达也的手进入裙子里, 从腰部让他的手进入裤袜里, 不让他直接摸到身体向下滑去, 裙子撩起后露出丰满的大腿, 达也的东西澎胀的几乎痛的程度。

『这里, 不是有前面的开口吗?』确定是男人的肉裤, 这位女教师竟然遵守那样愚笨的约定, 达也非常感动,用空着的一支手抱住翔子的身体, 迅速把嘴压在红唇上, 翔子张大眼睛好像受惊似的摇头逃避, 但并不是真正反抗, 立即闭上眼睛, 放松身体上的力量, 自从看到达也的字条, 内心里早已想到, 至少会接吻。

停留在裤子里的手, 从内裤的开口向里侵入, 这下使翔子感到慌张, 拉住达也的手表示绝对不可以, 但对方绝不是轻易接受的人, 达也强迫进入, 摸到的是丘岭地带的草原, 是目标的上方。

『求求你, 不要这样。』翔子用着轻柔的声音对着达也说着。

『停止不了啦。』达也用着很镇定的口吻回答着翔子。

『你应该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我刚才说的话, 你一句也没听进去, 我拜托你要把公私分清楚的, 不要这样!』然后把手指插进去。

『太好了, 刚才太好了。』『啊!』翔子发出惊慌的声音, 这也难怪, 手指只是进去一点就沾满蜜汁,翔子的身体是已经那样兴奋了, 产生性欲的不只是达也而已, 翔子所以会拒绝他的手指进入, 碰到时会发出狼狈的声音, 理由就是怕又道自己的身体已经湿润,感到难为情的关系。

伸进去的手指没有能到达溪谷底, 翔子是坐在垫子下, 秘处的大部份是和垫子密接, 再加上双腿是并在一起, 达也只好摸弄上面小小的突出部份。

『等到晚上!』声音在颤抖, 膝头也轻轻抖缩, 可是翔子并没有逃避的样子, 只是采取保守势而已。嘴里还不断地说这里是学校, 不可以在中午休息时做这种事唿吸急迫地说几次同样的话, 禁忌的念头离不开翔子的脑海, 上班中的教员在神圣的校内和学生沉迷在淫荡的行为里, 这样的罪过远超过学生在校内吸烟,翔子受到道德感的折磨。

但同时, 这种禁忌的念头愈强, 犯禁忌的快感也愈强, 像毒药一样使翔子的理智麻庳。嘴里不断地说着不行, 可是敏感的肉丘被摸弄时不久就陷入陶醉状态。

翔子的脸靠在达也的肩上, 红润的脸颊显得非常艳丽, 达也拉开披在脖子上的头发, 在那里亲吻。从出口处的窗户射进来的阳光, 使雪白的脖子更增加性感看看表, 中午休息时间只剩下二十分钟, 达也开始脱她的内裤, 翔子不是很合作, 但是没有特别抵抗, 总算脱下一条裤袜, 露出雪白的大腿, 达也忍不住用力抓。

『啊!』翔子抬起头轻轻叫了一声。

看达也的眼睛是湿润的, 那是有欲火的眼光。

垫子的大小像单人床, 有足够的空间让两个人躺下来, 可是有很多灰尘, 翔子表示不愿意, 达也不能太强迫她, 要她到腿上来, 翔子也表示不愿意, 可是在脱下内裤后的现在, 只能算是表面上的拒绝, 禁忌的念头早已经输给肉欲的诱惑『快一点吧!』达也急得声音也粗了, 垂下头的翔子总算抬起屁股。

『不要紧吧?』好像不安地回头看。

达也面对面地抱住她的腰。

慢慢地骑上大腿坐下, 达也拉起洋装的衣摆, 重新抱好细腰, 翔子的手抱住达也的脖子, 出汗的脸和脸靠在一起, 从下面对正位置后催她, 翔子皱起眉头,先抬起屁股然后战战兢兢地下, 里面的蜜汁没有滴下来已经让人感到奇怪, 这个湿润的花瓣, 在达也挺直的东西上, 包住的范围愈来愈大, 快感从后背向上冲。

用自己的体重坐下去后抱紧达也的脖子, 达也的脸是紧靠在洋装的胸部两个隆起物的中间, 闻到女人特有的芳香。

『啊!』达也听到叹气的声意后, 感到翔子的身体在动, 那不是真正的动作, 而是调整结合部的内部状。刚开始时很紧的秘洞里, 现在已经成为很适合的情形。

翔子责备自己是坏女人, 不够资格的教师, 对翔子的自言自语达也没有办法回答, 而且也没有时间陪女老师这样感伤, 达也开始活动。

翔子还是坐在那里任达也活动, 所有的体重都压在那里。

『老师。』催促她做骑马姿的动作。

在也的催促下, 不得不抬起身体, 达也在下面鼓励和引导, 不习惯自己主动的翔子无法持续做下去, 不能保持节奏就坐在达也的腿上, 坐在那里活动, 而且这样的动作也愈来愈小, 到最后只剩下摇动的程度, 不过她本人唿吸仍旧是那么急促, 偶尔还忍不住发出哼声。

就好像在松弛的弹箕上上发条, 指一下她的屁股时, 立即开始做上下的运动, 可是功力又很快消失, 一直重覆这样的情形。

这是因为翔子的身体还没有到会享受最高境界快感, 只要和达也结合, 好像就得到相当大的满足, 露出感谢的眼光, 难为情地说。

肉棒已经到达极限。拉开两个肉丘就露出湿淋淋的花瓣, 达也好像迫不及待地一下就插到底。

『我不行了, 不行了。』肩膀被拍了两下, 翔子才深深叹口气。

『要我做什么样的表情回教员室呢?我根本没办法上课。』翔子对着达也说着。

『可是, 迟到了还是不好, 先离开这里再说。』达也说着。

『不要。你不要管我, 你一个人先走吧。』翔子现在反而改了自己的态度。

简直像小孩一样地撒娇。当达也要开始整理衣服时, 翔子又抱紧达也。

『你不要走!』翔子把达也紧紧地抱住。

『怎么回事, 不像你过去那样。』达也很怀疑的口气对着翔子说着。

『不错, 我是已经没有资格做老师的女人, 是谁使我变成这样的女人。』沾满泪珠的脸紧贴在达也的脸上, 又疯狂般吻达也的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