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男友的出现

(上)

熟悉的周六,熟悉的聒噪的声音。

「小年啊,快点起床,中午壹起吃个饭后去找妳的长腿妹开黑啊。」胖子表现出

了无与伦比的积极,即使是在带坑比打游戏上,让我不禁感慨美女总裁的魅力。

只是,距离胖子和林若溪相识才三个星期,我却慢慢的觉得我有点不认识他们了。

胖子大大咧咧的声音又打断了我的胡思乱想,「餵餵,年哥,年哥,妳在听吗?

中午壹起吃饭啊。」呵呵,壹起吃饭我买单。每当死胖子叫我年哥时,我的钱包

都会遭殃。不过毕竟十几年都这麽过来了,总不能甩了这个发小不认了吧。想到

这,我突然打了壹个机灵。

我问胖子:「胖子,假如哪天我们喜欢上了同壹个女生怎麽办?」我盡可能用听

上去轻松的语气问了胖子我心中极其认真的问题。盡管知道死胖子很多时候说话

如同放屁,但是我还是在如同等待什麽承诺壹样。

果然胖子的回復沒有让我失望,他不假思索的回了我,「卧槽,年哥妳这是什麽

问题?是看不起我赵大霸了吗?女人对我如内裤,穿着屌舒服,不穿也沒啥屌事

。年哥妳是我的真手足啊。別说我不会喜欢年哥的妹子,就算年哥看上了我的女

朋友,我二话不说,就把她扒光了送到年哥床上。」很好,他斩钉截铁的回答如

同我预料的壹样,我莫名舒缓了壹口气。

「还算妳有点良心。中午香辣蟹走起,吃完了我们还得去网咖占包间,免得大小

姐又发了脾气。」这真不是我编排林若溪,她大小姐脾气大的狠,毕竟是顶尖富

二代,还是身家百亿的女总裁,我其实壹直都挺疑惑她为什麽沒有买下她壹直常

去的这家网咖。

「可以可以,年哥大气。」胖子照旧的恭维了我壹句,「但是年哥妳有了喜欢的

女生吗?是谁啊?不会是长腿妹林若溪吧!」

我心头不由壹紧,林若溪怎麽了,难道胖子真的对她有了想法。是的,如果沒有

想法,那我之前看到的那些聊天记录又会是怎麽回事呢。我连忙否认,「不是啊

,妳別乱说啊。若溪家境不壹般,哪是我这种屌丝配得上的。」

「唿,那就好。」胖子居然喘了口气,这是暴露了他自己吗?「年哥妳不要太妄

自菲薄,但是林若溪这个女人真的是不适合年哥妳的。先別说人家现在已经有了

男朋友,就说她那长相,不是家裏有个几个亿的富二代,都护不住这种红颜祸水

的。更何况,年哥妳说的对,这年头,尤其在魔都,要讲究壹个门当户对的啊…

….」

是啊,胖子的话如同锤在我胸口的巨锤,我只不过是个小小的金领,有何德何能

可以娶这种女神回家呢?是最近我们越来越温情暧昧的相处,给了我熊心豹子胆

吗?胖子又餵餵起来。

「年哥妳怎麽又发呆了,卧槽,妳不会真喜欢上她了吧。妈的,我年哥看上的女

人,有男友又怎麽样,我非得帮年哥妳把她撬了。再说了,娶不娶是另外壹回事

,这种极品的女人,能上个几回也不亏了啊。年哥加油,兄弟我就是妳的狗头军

师给妳出谋划策。」

我赶紧摇了摇头,矢口否认,「好了,別瞎鸡巴扯了。我真不喜欢她,妳別乱猜

了。妳又不是不知道我喜欢小鸟依人型的小家碧玉,结婚后可以温温馨馨过日子

的传统女人,怎麽会给自己在头上找个大爷呢?妳別老想着天天破坏別人情侣的

感情,以后生儿子沒屁眼的。」

「嘿嘿,那就行。年哥加油找个女朋友啊,我都替妳急着呢。赶明我让圆圆给妳

介绍下她们学校裏的乖乖女,这种未出校门的女大学生最好骗了。至于林若溪,

还是留给那些富二代吧。更何况,娶回家办不到,但是想要搞点其他的可不难嗷

~」死胖子猥琐的声音着实恶心了我,我很反感別人对林若溪的编排。

「別瞎鸡巴扯了,出门吧。老地方香辣蟹见。」

「得令!唉哟妈的,年哥妳不知道我最近有多惨,最近壹直加班跑业务,上周末

都tmd跑到萧山去出差,还沒有加班费。这壹行越来越难幹了………」我懒得听胖

子长舌妇壹般的抱怨,直接挂上了电话,准备洗漱洗漱出门。

只是壹路上我仍在想着我和林若溪的关系。我和她越来越熟络也越来越像好知己

了,甚至用当前的话来说,我就是她的男闺蜜。林若溪似乎沒有朋友,唯壹的壹

个好友秦婉如也是其下属,而她的正牌男友,Storm,陪伴的时间加起来沒我这个

“师傅”零头多。这壹个多月的相处过程中,我已经从游戏裏的陪伴慢慢渗透到

她的生活,在外人面前她是霸道无情的冷酷女总裁,在我面前,好吧,在我面前

大部分也是这样,但是时不时的融化却给了我春回大地般的温暖。最近这壹周,

我已经彻底忘掉老巫婆上司的告诫,每天上班时间几乎全部呆在总裁办公室,哪

怕不陪她打游戏也在那陪着她,担任起“小秘书”的兼职。

那麽林若溪心裏对我真正的定位又是什麽呢?已经到了香辣蟹还在胡思乱想的我

突然被壹个大手狠狠的拍了肩膀,直接把我砸的壹个踉跄。我转身壹看,破口大

骂:

「妈的,妳找死啊,死胖子。」

沒错,给我搞了突然袭击的人就是死胖子。他嘿嘿的咧着嘴沖我笑道,「年哥妳

都被过往的美女勾走魂了,我把妳的魂勾回来而已。」

妈的,这什麽破理由,我仍要不依不饶时,壹声「年哥好」把我註意力吸引了过

去。卧槽,居然是暴躁靓妹,不对,是圆圆。她站在胖子身边,甜甜地沖我打了

个招唿。只是,这打扮也太吸人眼球了吧,她穿着壹件黄色的紧身吊带小背心,

外面披着蓝白花纹的时尚薄外套,下身是白色的到大腿根的超短三分裤,加上壹

身无处不在的少女小配饰,青春靓丽的气息扑面而来。不对,这下作的乳量,扑

面而来的何止青春靓丽,还有性感风骚啊。我看了看这个被胖子强奸过两次就落

入胖子魔掌的青春女孩,脑海中不禁想起胖子发给林若溪那麽多张她的裸照,完

全回忆不起那个在网吧包间沖着胖子大骂的嚣张跋扈的气焰。

「走吧走吧,吃饭去,我都饿死了。」胖子壹手搂着圆圆,壹手推着我,往店内

走去。「圆圆我和妳说,年哥可是年薪高达五十万的金领,中午妳想吃啥盡情点

,不用客气,对了,妳有沒有好朋友是小巧玲珑的乖乖女啊,介绍给年哥,年哥

这种优质股还单身呢…….」

壹顿大吃大喝,买完单后,胖子打着饱嗝再次拍了拍我肩膀,夸张的奉承我,

「年哥永远是我大哥,我就是年哥最忠实的小弟。怎麽说,咱们接下来直接去网

咖等着吗?」我躲开了胖子油腻的大手,拿出手机给林若溪打了个电话。胖子见

状,在旁边嘲讽起来,对圆圆说我恭敬的表情在跟老佛爷请安壹样。连拨了好几

遍,都沒有打通。我直接做了决定,准备先去网咖开个包间等她好了。

结果还沒走几步路,林若溪给我回了过来,我连忙接通了电话,「餵,若溪,我

们在去网咖的路上,准备先把我们常用的包间占了。嗯,还有胖子和他女友。」

「嗯,我刚结束健身。那妳让他们俩先开着吧,妳来接我,开我的车去。上次坐

的那个出租,味道难闻死了。」林若溪居然壹点都不诧异胖子也在,浑然忘了自

己对我说过的以后不要叫他的话。只是,我沒有驾照啊!

「那个,若溪,我不会开车啊。我连驾照都沒有考。」我苦笑的回復了美女总裁

的要求,心中其实也在吐槽大小姐的架子,妳懒得开车就打车啊,不可能所有的

出租裏都是烟味吧。然而胖子突然大叫起来,「什麽,开车!长腿妹是在叫妳开

车去接她吗?我来啊,我会开车啊!」

「胖子在妳身边?」林若溪也听到了胖子的声音。

「对,我们刚壹起吃完饭,还有她女友。」我正解释呢却不妨胖子大手直接把电

话夺了过去,

「餵,长腿妹啊,我是妳霸哥。啊,电话还给小年,哎呀,妳有啥和我说壹样的

。小年他沒驾照的啊,他科二考了五次,吓得整个驾校沒有教练敢教他了啊。再

说,我们也沒车去接妳啊。什麽,妳自己有车?那妳自己开过来呗,妳还真是千

金大小姐的架子呢。行了行了,霸哥我今天行行好,我去当妳的司机好吧。就这

麽说定了,我们马上就到!」

我怒气沖沖的看着胖子,拿回了自己的手机。胖子完全意识不到自己的举动多麽

无理,反而振振有词,「年哥,我就看不惯妳惯着那个女人的样儿!她是漂亮不

假,但是还真把自己当公主把妳当佣人了?我和妳说,男人在女人面前永远都不

能低声下气!」

我是真的对这个厚颜无耻的死胖子沒有办法了,只好问胖子林若溪怎麽说。胖子

说:「还能怎麽说,去接她呗。真不知道这个小妞是多高贵的命,出租都不愿意

坐,那要是哪天让她挤地铁,她不得自杀?」

我懒得和胖子解释林若溪是霸道女总裁的事实了,沒好气的拦了壹辆出租车。胖

子也嘿嘿的开了车门,拉着圆圆上来。

「师傅,汤臣壹品。」我刚对师傅说完目的地,胖子鬼唿了起来。

「卧槽,汤臣壹品。长腿妹居然住那,她那麽有钱吗!壹套房子上亿啊!沒想到

游戏裏唯唯诺诺的小坑比,居然是深藏不露的富二代!」胖子壹下子震惊了,反

而引起了司机师傅的不屑,「哎呀,汤臣壹品而已啊,真正的有钱人都在畲山住

別墅的」。胖子仍然壹副被震傻了的样子,「年哥,妳说我们这辈子有沒有几乎

挣到壹个亿啊。我们老总号称身家上亿,但是全部家产拿出来也不够在汤臣壹品

买房的。长腿妹,原来是这麽粗的大腿。」

我还在考虑要不要告诉他林若溪的真实身份其实是金融公司身家百亿的女总裁,

胖子又开口了,「年哥年哥,要不妳在前面下了吧,先去网咖把包间占了。今天

周六人多,咱们总不能让长腿妹这个亿万富翁坐在大厅吧。」死胖子这时候语气

要有多谄媚就有多谄媚。我沒好气的说,「我不去妳知道她住哪啊」。

「这不是知道了吗!汤臣壹品啊!」胖子还壹激动的拍了拍大腿,「更何况这不

还是有手机,问她住哪栋吗。」

我想了想死胖子的话确实有道理,今天周六人这麽多,万壹沒抢到包间,我说不

定还真得去清人。而且,我们就胖子壹个人会开车,总不能让圆圆壹个小女生去

帮我们占座吧。于是我就在网吧附近下了车,先开了壹个包间,然后就百无聊赖

的等了起来。等了足足有壹个小时,他们终于过来了。先进门的就是如同壹堆肉

山壹样的胖子,他直接向我扑来,抱住椅子上的我,夸张的大喊着,「年哥,年

哥,我开过保时捷了!呜呜呜,我赵大霸达到了人生的巅峰,我也是开过保时捷

的男人了。」妈的,妳到达了人生巅峰不假,妳再不松手就把我勒死了。

「好了,丢人不丢人,赶紧起开,妳都把小年脸勒红了。」林若溪清冷的声音解

救了,胖子赶紧松开手,谄媚的用手臂虚擦了键盘和椅子,「大小姐您坐,大小

姐您坐。」我懒得看胖子这种奴颜婢膝的耍宝样,打量起今天的林若溪。这,这

,这不就是加强版的圆圆吗?林若溪不知道因为什麽啥,穿着打扮几乎和圆圆壹

模壹样,紧身小背心,运动薄外套,白色三分裤。这是刻意和圆圆撞衫吗?我才

发现林若溪似乎解放了自己的巨乳,看起来不再是以前藏着的样子,让人感觉只

有C或不到。今天的她完全释放了自己的性感,白色的紧身小背心颤颤巍巍的裹着

壹看就足D的圣女峰。她如同为自己正名壹样,大大方方的将性感惹火的身材显

露了出来。盡管看过了她的裸体,我还是被头壹次见到的如此性感的林若溪深深

的吸引住了。或许是我的目光太炽热,林若溪敏锐的感受到了我正目不转睛的盯

着她上半身的雄伟,脸上泛起壹丝羞红,然后拉起了运动外套的拉链。我半是遗

憾不是欣慰的舒了壹口气,这才是正常的林若溪嘛。

「哎呀,拉上幹嘛?妳忘了我怎麽和妳说的吗?」壹旁的胖子看到林若溪拉上外

套拉链,把紧致优美的身躯藏起来,突然急了起来。难道,林若溪这种打扮是因

为胖子,胖子和她说了什麽。

林若溪沒搭理他,径自打开了游戏。这时圆圆沒好气的声音响起,「楞着幹嘛,

还打不打游戏。」我往圆圆看去,才发现小美女的脸色奇差无比,似乎下壹秒就

要克制不住愤怒,又要回归那个暴躁老妹了。

「好好好,打游戏,哪那麽多事,人家公主不急妳侍女急」胖子嘟囔着嘴回刺了

圆圆壹句,仍然在舔着林若溪。看来林若溪冰山壹角的财富显露,就已经完全降

服这个世俗的死胖子了。

只是,沒过多久,胖子的脸色变越来越差,对林若溪的口气也慢慢改变,不復之

前的谄媚,游戏裏暴躁的本性渐渐无法被遮掩住了。

「沒事沒事,大小姐妳沒死就好。」

「唔,林若溪啊,这波不该上的。」

「哎呀,长腿妹妳控他啊!妳多交壹个技能他就死了!」

「哎哟我去,妳这什麽瞎子走位。」

「妳是猪吗妳是猪吗!妳个笨蛋,沖啊!」

四把游戏下来,胖子已经忘却之前对林若溪的卑躬屈膝了。游戏裏仍然是神坑的

她也失去了让胖子畏惧的“亿万富翁”光环的加成,壹直饱受胖子的批评diss。

反而游戏水平真的很高的圆圆,越来越开心,找回了被林若溪同款穿着压着的气

势,也开始不痛不痒的刺着林若溪起来。壹直打着圆场的我,看了看林若溪的神

色不復清冷,反而带着些局促和沮丧,能让壹个冰山女总裁变成唯唯诺诺游戏妹,

或许这就是竞技游戏的魅力吧。

「好了好了,大家休息下吧。我去给妳们买些饮料,妳们都要喝什麽。」老好人

的我站了出来,我并不是很想看林若溪被胖子还有圆圆轮流指责,觉得先休息壹

会,然后让这个死胖子想起林若溪不只是游戏菜鸟,而是土豪才行。

「芋泥燕麦奶茶。」林若溪率先开口,「辛苦妳了,小年。」女神对我还客气了

壹下。

「他不辛苦,玩个三号位畏畏缩缩,上不敢上,跑又跑的不果断,他辛苦什麽。

我要两杯咖啡,最苦的那种,我要提下神。」胖子窝火的提了要求,还若有所指

的讽刺了我壹下。

「我要茉莉绿茶,不加糖的,怕胖。」圆圆刚趁势说了自己想喝的饮料,胖子吼

起来了。

「想喝什麽自己去买!懂不懂点礼貌,怎麽,我年哥也是妳的仆人啊,他尊称我

两句霸哥妳就把妳当成他嫂子了!」胖子看来真的很生气,憋了两周沒玩,上来

先体验了下四连败,火气也牵连到发挥还不错的圆圆身上了。

「啊,年哥对不起,我去买吧我去买吧,年哥妳喝什麽」,圆圆对生气了的胖子

很是畏惧,如果是壹般女生被自己男友这麽哄,不发脾气才怪。圆圆却异常的听

话,完全看不出其是 个酷girl。老好人的我继续打了圆场,先批评胖子別这麽

和女朋友说话,然后再次揽过这个跑腿的活。胖子再次沒好气的吩咐了圆圆,

「沒点眼力劲什麽的,和年哥壹起去啊。」

我带着委屈巴巴的圆圆壹起出发。刚出了网咖,圆圆就抱怨道:「年哥妳人真好

,不像胖哥,见到那个冰山老女人就走不动了路。」呵呵,这不是正常吗,好色

如命的胖子见到天仙般的林若溪能走动的路才怪。不过我还是佩服胖子,能狠的

心教训如此绝世的美女,确实男子汉气概十足。我正准备编几句胖子的好话来安

慰圆圆,圆圆又嘟囔道:「那个老女人有什麽好的,打游戏菜脾气还差。除了那

脸蛋壹无是处。何况看似高冷圣洁,实际裏可不知道骚成什麽样了呢?」

唉?妳骂胖子就算了,编排我纯洁的美女总裁我可就不乐意了。我正准备教训这

小丫头片子说话註意点,想到第壹次见到她时和胖子对骂的吵架功力,话到嘴边

变成了:「呵呵,妳个小女生,知道什麽就乱说。」

圆圆见我不信她,反而来劲了,「真的,年哥,妳別不信。我到她家时,看到这

个女人见到胖哥的眼神就不对。这女人刚洗完澡,裹着浴巾就给胖哥开了门。年

哥妳说说,正常女人哪会裹着浴巾就给陌生男人开门让他进家呢?」

呵呵,正常女人确实不会,可妳还第壹次认识胖子,就被他在女厕所裏操服操昏

,还操成了他女友呢,更何况,只裹着浴巾算什麽,林若溪早就把自己全身拍的

光光发给胖子了。想到这我就心烦意乱,打断了圆圆。

「好了,妳们都上门了,怎麽算陌生男人呢?她要是不给妳们开门才不礼貌吧。」

「可是她学着我的打扮是什麽意思嘛,还不是胖哥这个老色批挑的。」圆圆仍旧

嘟囔着。什麽意思?林若溪让胖子给她挑的打扮?不行,我得打听下这是什麽情

况。

「啊!我还纳闷妳们俩怎麽会这麽巧撞衫了呢。」不好奇不质疑不提问,这是想

让八卦的女人主动开口的最好办法。

「对啊!明明是我先这麽穿的,怎麽可能会是巧合吗?我们本来在客厅坐着等这

个女人换衣服的。结果我突然肚子疼,就去上了个洗手间。回来后就发现胖哥不

在客厅了,我摸到这个女人房间外,就听到胖哥说,对嘛对嘛,不要藏着自己的

大奶子,妳和人家穿壹样的才能真正的和人家比较嘛。胖哥就壹直在巴拉巴拉的

给她挑衣服,这件不行,那件不行,壹个女人都让男人给她选衣服。她和我壹样

是胖哥女朋友吗?保不齐胖哥给她挑衣服时,她光着自己的身子让胖哥看了个精

光呢?」

原来林若溪今天这身大胆的打扮是胖子给她选的!那,岂不是胖子全程看她在换

衣服?我吸了口气,告诉自己,不气不气,我也看过林若溪全裸呢,穿衣服而已

,穿衣服而已。

「妳呀,跟胖子在壹起后思想也被他带的骯脏了,胖子给个穿搭建议而已,怎麽

到妳这就变了味了呢?」我盡可能的避重就轻,不让圆圆发现我真正的关心点在

哪。

「哎呀,年哥!真的不是我骯脏,妳说说,哪有壹直在房间内提供穿搭建议的呢

!我可是看着他们两个人壹起出来的!胖子肯定全程在场看完了这个女人换衣服。

不知道这女人有多少被看光了呢,不要脸!」圆圆听到我说她思想骯脏不愿意了。

我真的想反驳了,想和她说汤臣壹品这种豪宅,卧室都是衣帽间的。但是,这有

什麽用吗?她都能容许胖子进她卧室,给她挑衣服,那麽我幹嘛还要自欺欺人的

相信胖子是个正人君子,不会看林若溪在衣帽间内换衣服呢?我呵呵了两声,不

知道是对圆圆的回应还是对自己的自嘲。

很快,我买完了奶茶,正要去较远的星巴克时,又打了壹个激灵。胖子把圆圆也

赶出来了,那麽包间内只有他和林若溪独处,他会幹什麽呢?不行,我得回去看

看。我找了个钱包可能丢在了路上的借口,打发圆圆自己去星巴克买咖啡,自己

匆匆的往回赶。壹路上我矛盾着祈祷着什麽都別发生却又跟认命了壹样潜意识告

诉自己肯定会有什麽发生。我回到了网咖,迅速的往包间靠着。这是这个网咖最

深也最清幽也最贵的壹个包间,也正是因为其安静少有杂音打扰,所以壹直得到

林若溪的偏爱。我轻轻的贴近了包间门,只听见键盘不断的敲击声,沒有任何人

说话?难道真的什麽都沒发生?我蹑手蹑脚的推开了壹点点门,往裏面偷瞄去。

原来林若溪在加班和胖子训练,真是刻苦的女神啊,盡管自己很菜,但是这个精

神让无数游戏老油条动容。只是,好像又输了,我回来的刚好是时候?

「对不起。」林若溪道歉的声音响起,看来不出意外又是她坑了胖子。

「妳都说了十遍了。」胖子此时壹点暴躁都沒有,但是声音已经是失望透顶了。

他肯定已经被林若溪的神坑把火气也消磨殆盡了。

「对不起」林若溪又重復了壹遍,看来她真的很在意输赢和自己的表现。我正想

要进去圆场,「把拉链拉开。」胖子声音响起了,莫得感情的像个杀手壹样,他

看林若溪楞住了,「光对不起有什麽用,我现在很烦,別逼我骂人。把拉链拉开

让我看看妳的奶子转移下註意力,平静下心情。」

麻痹的,如此厚颜无耻的要求说的如此认真,胖子妳真的是我大哥!林若溪会答

应吗?我还在想着林若溪会不会答应时,林若溪果断的拉开了运动外套的拉链,

露出裏面小背心包裹着的双峰。也是,都给人家发过全裸照,衣服也是人家选的,

拉开个拉链算什麽。只是妳还正对着身子,甚至还往前挪了挪,是什麽鬼啊。

「我说我要看妳的奶子!」胖子又叫了起来。妈的,人家美女总裁已经按照妳的

要求拉开拉链了,妳这不是看到了吗,还叫什麽鬼。「我说我要看妳的奶子,不

是看妳的背心,妳的背心我已经看过了。我要看妳的大奶子,妳的胸部,妳的乳

房,听懂了吗?」胖子似乎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我再次刷新了对胖子认知的下限。这可是在网咖,即使是包间,妳厚颜无耻的提

着这种要求,不被拒绝才怪。

「这裏是网吧……..」林若溪的声音居然带着壹点颤抖。她居然沒有直接拒绝,

妳在想什麽,我的冰山总裁!胖子突然转身面向了林若溪,因为他背对着我,我

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气氛似乎都凝重了起来。

短暂的沈默后,我从缝裏看到林若溪的表情壹变再变,直到她抿了抿嘴,手缓慢

的从腹部撩起小背心,将其掀到胸口,露出了黑色的蕾丝胸罩。黑色的胸罩与雪

白肌肤的颜色碰撞,让我从这个包间门的缝隙裏都能感受到情欲的沖动,她却继

续将手伸到了背后,摸索着。她这是幹嘛?她是在解胸罩吗?胖子还沒说话啊!

我多想大喊女神住手,内心却不愿放弃再次能够看到女神赤裸乳房的大好机会,

仍呆在原地。

看到了!又看到了!林若溪两只大白兔挣脱了胸罩的束缚,弹动的完全展现在了

面前这个猥琐死胖子面前。两人的关系此时已经完全从大小姐和仆人司机的身份

倒转了过来,死胖子似乎是恶棍大少,霸道女总裁林若溪是被逼无奈的侍女,顺

从的完成着在暴走边缘的少爷的命令。我想恨不得立刻沖进去给林若溪披上衣服

,但是眼睛完全被美女总裁的白嫩娇乳死死的吸引住。我看不到胖子的表情,但

我猜想应该也是满脸猪哥相口水都流了下来吧。

胖子似乎对林若溪的自己很满意,也静默的看着女神赤裸的双乳。林若溪天仙般

的容颜泛起了红晕后又退了下去,似乎这种小事不值得女神失态,她两手抓着背

心底部停在胸口上壹动不动,大大方方的将双乳完全显露给胖子看。我看着女神

神色自如的展露着自己的私密部位,甚至感慨起这就是总裁该有大大心脏大城府

吗?

两人保持着诡异的姿势静止持续了很久,胖子先忍不住了,伸手向壹只大白兔抓

去。林若溪似乎沒有想到胖子不守默契突然袭击壹样,娇唿了壹声身体往后倾斜,

想要躲开胖子的安禄山之爪。但是纯洁的小白兔怎麽能躲过狡猾的勐虎扑食,壹

只白兔还是瞬间沦陷在大手裏,变换着形状。

「妳怎麽这样…..」林若溪刚开口想要斥责,胖子抢过了话题,「这星期教妳的

有成效沒?妳男友有沒有对妳上心点?」狡猾,大大的狡猾,胖子甩出了这个话

题转移林若溪的註意力,让她暂且无法顾及自己乳房上作恶的壹只手。

纯洁的小白兔听到关于自己挚爱的话题,还是上了钩:「有壹些效果,但是还是

效果不大。可能是因为他刚组完队天天要训练磨合,沒有时间吧。」林若溪忽视

了被胖子袭胸的事情,开始和胖子讲着她和男友的聊天记录以及男友的回应,只

是又红起来的脸蛋证明了她并不是很平静。

「嗯….」不断变换姿势,揉捏着林若溪大奶子的胖子听完女神的倾诉后沈吟了壹

阵,只是手上的动作仍然沒停。「这个方法可能还是有点不对,毕竟聊天不比真

实在壹起。妳等我想想有沒有其他的法子,回去想好了再教给妳。」

「嗯,谢谢妳」林若溪低着头对胖子道了谢。他在玩弄着妳的乳房妳居然还对他道

谢!我不禁看的无名火气。

「哈哈,有啥好谢的,刚刚摸妳的大奶子就当报酬了。」胖子居然收回了自己作

恶的大手,「我可是感情大师,妳和妳男友的事情就交给我好了。」胖子这是以

退为进吗?可我在这周的林若溪聊天记录裏,沒有窥视到这些内容啊。这是什麽

情况,我回去得好好研究下。

林若溪似乎也诧异胖子为何会突然停手,但是她仍老实的掀着背心,大白兔,不

,壹只大白兔,壹只被揉红了大红兔还在空气中暴露着。

「嘿嘿,这麽好玩的大奶子沒人把玩是真的暴殄天物。妳男友沒时间玩,找我好

了。」胖子恬不知耻的嘿嘿笑道,这是在发出约炮邀请吗?「我不行妳还可以找

小年啊,女人的胸可是越揉越大的啊!」胖子怎麽把话题扯到了我身上,死胖子

我和妳有仇有怨吗?

此时林若溪听到我的名字反而皱了皱眉,反手戴起来了胸罩,这是怎麽回事,这

是厌恶我吗?连我的名字都不想听到,她声音回復了清冷,甚至还带着点警告的

意味,「不许提到小年,也別拿他开玩笑。」

胖子似乎诧异了壹下,说:「穿什麽啊,我还沒看够呢?再说,等小年回来也让

他看看啊。小年给妳鞍前马后的跑了这麽多腿,妳总不能连福利也不给人发壹个

吧。」

啪!壹声清脆的耳光声打断的胖子的胡扯,穿戴整齐的林若溪直接给了胖子壹耳

光。只是这个耳光有些不合时宜,迟的有些过分。

「我说了,別提小年,別拿他开玩笑!」霸道女总裁回来了,这语气中的杀气如

同我这周在她办公室听到她当面通知壹个公司高管走人时如出壹辙。胖子也被这

个迟来的耳光打醒了,「好好好,不提他不提他,长腿大奶妹,我们再来壹局还

是怎麽?」

「小年也快回来,等他吧。」林若溪清冷的回復着,转身回向着电脑,关掉了游

戏。

门外的我壹头雾水,完全搞不懂裏面两个人到底怎麽回事,但是我只知道林若溪

不仅露出自己的双乳给胖子看,还允许他把玩了壹会。我蹑手蹑脚的往外退了几

步,然后迈着正常的步子走进了包间。两人似乎刚刚什麽都沒发生壹样,沒有壹

丝慌乱的迎接了我。我随口编了个理由解释了下为什麽自己先回来圆圆去买咖啡

了。满头雾水的回到自己位置上坐下,呆呆的看着小口吸着奶茶的林若溪走了神。

----------------------------------------------------------

结束了壹下午的惨痛连败,大家都饿着肚子往楼下美食壹条街走去。我和胖子正

在盘算晚上找谁来当枪,和我们凑齐壹个班子打勇士联赛。林若溪突然接了个电

话,惊喜的叫了出来。

「亲爱的~」

这种甜的发腻的声音绝对是我从来沒有听过的!什麽冰山女神,霸道总裁,在真

爱面前也不过是个甜甜的小女生罢了。

「什麽,妳今晚沒训练,偷偷跑出来找我了?我这就去找妳!」

「不是,妳要来找我!好啊好啊,我马上回家,要我派人去接妳吗?」

「我在幹嘛?我在和几个朋友正准备去吃饭啊!妳当然可以来,妳来吧妳来吧」

「不不不,我去接妳,哎呀,妳让人家去接妳嘛~就这样了,乖弟弟听话,mua,

姐姐马上就到!」

林若溪面带红光的挂掉了电话,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对胖子说:

「开车,去接我真正的男朋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