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秦记嫪毐篇1~10

第十章(完整版)

? ? 第二日一大早原来自从昨日嫪毐将纪嫣然琴清带走之后他心中久久不能平息诶誏诵语,网绲緀綡晚上和乌延芳、

赵致几女欢愉也索然无味铥铫铑铬,蓖蒸蒻菣其内心深入却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腽腿膂膈,箐箛箍箌自己似乎

在期待着什么。于是一早便匆匆交代手下后就秘密来到嫪毐府邸。

? ? 嫪毐本还在搂着朱姬唿唿大睡浒沪荥潀,愻怄慛慖听到家僕来报项少龙来访骰骯髦髧,劀划劂劁正在思考项少龙

来意摸摷摍搂,诱誧诬误犹豫间朱姬却道:“主人蒟蒺蒙莳,翟翡翥翞哀家看来项少龙定是内心纷乱彷徨,今日你既

然把纪嫣然赏给国兴一日禒禈禠稰,殠殒殟毄我看不如……”

? ? 嫪毐贼眼一亮,伸手在朱姬豪乳上捏了一把,嘿嘿淫笑道:“太后言之有理,

去让项少龙在偏厅等候,本候稍后就到。”

? ? 不多时,嫪毐就在偏厅见到了项少龙,他正在偏厅中来回踱步,似乎正心烦

意乱,见到嫪毐和朱姬出来,连忙过来见礼道:“项少龙见过主公,太后”

? ? 三人分主从分別坐下,项少龙马上道:“主公本让在下七日之后再来,只是

在下担心两位夫人所以冒昧前来,请主公恕罪。不知嫣然和清儿可有给主公添麻

烦?”

? ? 嫪毐还未说话,朱姬马上答道:“项将军真是夫妻情深,哀家好生羡慕,嫣

然妹妹和清儿妹妹甚好,昨日和哀家相处甚欢,项将军不必担心。只是……”

? ? 项少龙知道嫉妒乃是女人的天性,何况朱姬一直对纪琴二女心存芥蒂,闻言

马上问道:“只是什么?”

? ? 朱姬修长的凤目中射出不怀好意的目光,笑道:“只是武士行馆的国兴先生

与纪才女似乎有些旧怨,于是纪才女自愿今日代你爲国兴道歉,陪他一日,以弥

补你们和武士行馆的关系,项将军今日来的正是时候哦。呵呵。”

? ? 项少龙虎躯一震,却张口无言,半响才到“这……,武士行馆都是一些粗鲁

莽汉,甚至一些流氓地痞,嫣然这样不知是否会有危险。”嫪毐听到这里,心里

早就笑翻了天,贼眼一转淫笑道:“项兄无需担心,这样吧,我们今日先在暗中

看着,如果有危险我们马上出面阻止,你看可好?这武士行馆人才诸多,乃是本

候一大助力,你和他们搞好关系也是非常必要的,嫣然正是明白这一点,所以自

愿与他们修复关系,何况他们可是对嫣然垂涎已久啊,这个机会很难得,也可以

让嫣然好好锻炼一下,以后更好的爲本候效力。”

? ? 项少龙本想再说什么,听到嫪毐开口,也只好吶吶接受下来,于是三人跟随

嫪毐一道,打开一个府内秘道,来到一处密室之中。

? ? 这密室不算大,却毫无气闷之感,里面只有一张很大的床,不用想就知道肯

定是嫪毐平时淫乐之用,密室最大的用处竟然是可以透过孔洞看到府内所有主要

房间内的情形,于是几人同时看向纪嫣然所住的卧房。

? ? 纪嫣然和琴清住在一个长廊的两头,各自有独立的小院,此时时间还甚早,

琴清似乎还未起来。而纪嫣然已经起床正在院内练武,这是纪才女长久以来保持

的一个习惯。

? ? 只见此时纪嫣然发鬓简单的挽起,俏脸并未施胭脂,只是因运动而红扑扑的

俏脸使得冰肌玉骨宛若天成,身着紧身的月白色武士服将一身性奴内衣包裹在里

面,只有修长雪白的脖颈上那个黑色的皮质项圈露了出来,更添邪异魅力。此时

手持飞龙神枪正在舞出阵阵枪影,那修长健美的性感身形配合伶俐的枪势,真是

宛如女武神下凡,赏心悦目之极。

? ? 嫪毐偷窥着口水都要流出来了,邪笑道:“嫣然的身材,啧啧,真是完美之

极啊,项兄好福气,哈哈,诶,国兴来了,这小子真是猴急,一点时间都不想浪

费。”

? ? 只见一个粗豪的大汉正边鼓掌边走入院内,正是武士行馆的第一剑手—国兴,

此时他丑脸上露出淫邪的笑容,道:“纪才女的枪法更胜往昔,国兴佩服。”

? ? 纪嫣然闻言收枪亭亭玉立着娇声道:“国先生来了一会儿了吧,嫣然这微末

之技何足挂齿,让国先生见笑了。”说完还用手拢了拢耳边略微散乱的发鬓,那

妩媚的风情让国兴眼睛差点都瞪了出来。

? ? 国兴楞了半响才灵魂归窍,那口水都快流出的丑态让纪嫣然芳心十分不喜,

但是面上依旧巧笑嫣然道:“国先生稍后,嫣然去换身衣服再来相陪。”说完准

备回房换衣。

? ? 国兴连忙道:“不用不用,纪才女这身服装十分额……十分好看,俺很喜欢。”

纪嫣然现在穿的武士服正是和以前在宴会上击败他时穿的一样,在他心中,虽然

恨纪嫣然让他彻底丢了面子,但是内心深处却深深埋下了纪嫣然那美丽性感的身

影,使他对纪嫣然现在的打扮有种特殊的迷恋。他本是一个粗人,想附庸风雅实

在是爲难,形容半天才憋出一个好看来。在纪大才女面前又丢了一次老脸。

? ? 纪嫣然何等聪颖,看到国兴的样子多半猜到了他的想法,噗哧一笑,真如牡

丹盛开美不胜收,看着国兴尴尬的样子媚笑道:“如此,嫣然就失礼了。国先生

来的如此之早,可否用过早膳?”看到国兴表示沒有后接着道:“那么让嫣然伺

候国先生用膳吧,先生请。”说完引国兴进了屋内……

? ? 项少龙看着国兴和纪嫣然进屋,回想起以前纪嫣然温柔的“伺候”用膳的滋

味那可是真个销魂。如今那个粗鲁的莽夫也马上也要享受到了,心中有种说不出

的滋味,失落难受中带着兴奋和期待。于是马上换到另外一个偷窥孔中想纪嫣然

屋内看去。

? ? 此时国兴正襟危坐于桌前,看着纪嫣然将各种精致的食物呈现上来,心中拘

谨,但是旋即想到今天这个绝色佳人,项少龙最爱的老婆完全属于自己,不禁又

十分期待。眼前万种风情又高贵略带矜持的绝世佳人很难和昨日操干她的时候,

那放浪淫荡的样子联系起来。真觉得宛如做梦一般的不真实。

? ? 纪嫣然看着国兴呆头呆脑的傻样,虽然芳心不喜,但是爲了主人嫪毐,还是

娇笑着坐到国兴身边道:“国先生,这些都是嫣然自己做的小菜,请品尝。”

? ? 国兴拿起筷子每样挨个品尝,一边大口嚼吃一边贊不绝口,粗鲁的吃相和一

旁纪嫣然那优雅的姿态成了鲜明的反比,让纪嫣然略微皱了皱黛眉。

? ? 国兴在纪嫣然面前本来有些自卑,又爲纪嫣然高贵的气质所摄,一时倒是有

些放不开,突然看着纪嫣然皱眉的样子,立刻刺激到了他,心中恶念顿起,突然

一拍桌子,粗声道:“妈的,你这骚货,老子对你客客气气,你却看不起老子,

老子粗人一个,今日主公将你赏赐给老子一天,你就好好伺候老子,不要敬酒不

吃吃罚酒。哼!”

? ? 纪嫣然芳心一震,连忙赔罪道:“国先生息怒,嫣然并无此意。国先生乃是

真性情之人,嫣然只是有点不习惯罢了,国先生放心,今日嫣然定让国先生满意

而归。”

? ? 国兴这才面色稍霁的哼了一声道:“这还差不多,不知道平时嫣然和项少龙

进膳的时候是怎样伺候的啊,今天老子也要享受一下。”

? ? 纪嫣然略一犹豫,看到国兴脸色又阴了下来,暗付道:“今天不拿出诚意来

怕是过不了关了,还要受到更多的羞辱。何况以前还和这些人有旧怨,罢了,爲

了主人,便宜了这厮。”想到这里,纪嫣然旋即媚笑道:“国先生真讨厌,盡让

人家做些害羞的事情。”说完起身带起一阵香风坐进了国兴的怀里。

? ? 国兴大感兴奋,闻着纪嫣然迷人的体香,一手环绕着纪嫣然的蛮腰在她娇躯

上抚摸捏玩,一手继续拿着筷子不停往嘴里送着食物,心里乐得不行,付道:

“这项少龙真会享受,天天搂着这么漂亮的老婆吃饭,操!”

? ? 纪嫣然放松身体,任由国兴的大手在身上玩弄,伸出如玉搬的纤手放在国兴

不停夹菜的右手上,俏脸凑在国兴脸前吐气如兰的娇声道:“国先生,我夫君项

少龙最爱嫣然喂他吃哩”说完张开香唇将国兴筷子夹的食物吃进嘴里,然后吻住

了国兴的大嘴,伸出小香舌将食物送进国兴的大嘴里。

? ? 国兴这粗人哪里享受过这种香艳的阵杖,玩女人都是直来直去,就算是朱姬

也不会给他这种待遇。兴奋的略微发抖,将嘴里的食物囫囵吞了下去,立刻吮住

纪嫣然的小香舌品尝起来,纪嫣然配合的用一双玉臂缠住他的脖子,与他唇舌交

缠,纪嫣然秀鼻中发出若有若无的动情娇哼,更是刺激了国兴,两人相互吸吮着

对方的口水良久才分开。

? ? 纪嫣然用手掠了一下微乱的秀发,娇舔道:“国先生,你弄疼嫣然哩,嘻嘻,

这样的伺候可让国先生满意?”

? ? 国兴嘿嘿傻笑道:“娘的,项少龙那王八蛋真会享受,老子以前可真白活了,

要是他现在看到老子这样享受他老婆,不知道会怎么想,嘿嘿嘿。”

? ? 说者无心,闻着有意,他和纪嫣然可都不知道项少龙现在正和嫪毐朱姬一起

看着屋内的事情,密室内项少龙听着虎躯狂震,也不知道是愤怒还是兴奋……

? ? 一边的朱姬饶有兴趣的看着项少龙的样子,突然伸出玉手探向项少龙的胯间,

握住那半硬的肉棒,娇笑道:“项将军,你兴奋了呢,噢哈哈哈。”朱姬一面发

出女王式的笑声一面用手缓缓套动项少龙的肉棒,欣赏着他的表情,心里充满了

报复的变态快感……

? ? 这时纪嫣然娇声不依道:“国先生,嫣然代夫君赔罪好生伺候你,可是你不

能这样侮辱他,以后我们同爲主人办事,看在嫣然的份上,既往不咎可好?”

? ? 国兴嘿嘿淫笑道:“那就要看纪大才女的诚意了?恩?”

? ? 纪嫣然芳心一嘆,脸上依旧巧笑嫣然,她坐直上身将武士服的衣襟解开,露

出了里面的风光,一堆怒挺的豪乳被解放了出来,两粒樱桃般粉嫩的乳头微微上

翘,还微微颤抖着,贴身的性奴内衣更是频添了无限的淫邪遐思,使纪嫣然那高

贵妩媚的气质瞬间变的淫邪诱惑了起来,仿佛瞬间变化成了一个欲望女神。

? ? 国兴一双粗糙的大手立刻一手一个攀了上去捏弄把玩了起来,纪嫣然的豪乳

让他一手无法掌握,但是手感极好,弹性俱佳在他手里幻化成了各种不同的形状。

? ? 纪嫣然任由他把玩了自己的豪乳一阵,才腻声道:“国先生,我夫君项少龙

最爱这么吃,平时我都不让哩,今天就好好让国先生享受一下。”一手将那对豪

乳托住向内夹紧,一手用筷子夹住各种食物放在那深深的乳沟之中,然后讲一对

豪乳凑到国兴面前,媚眼如丝的腻声道:“国先生,请~。”

? ? 嫪毐看到这里,捶胸顿足的嘆道:“他妈的,老子还沒这么享受过嫣然的伺

候,到时便宜国兴个小子了,明天一定要让嫣然这么伺候老子。”

? ? 朱姬这个时候从背后抱住项少龙,一边伸出香舌舔着他的耳朵,一边用手缓

缓套弄着那越来越硬的肉棒。看着项少龙有些发呆的样子眼里盡是恶毒的快意。

? ? 这时国兴已经完全爲纪嫣然的艳色风情所迷,眼里放出兽性的光芒,好像很

不的将纪嫣然那对如同艺术品般的完美豪乳吞进肚子里。他迫不及待的楼主纪嫣

然的蛮腰,用力一口咬住她右边的乳头吃的啧啧有声。

? ? 国兴的兽性让纪嫣然有些吃痛,却又有些刺激。她腻声娇唿道:“讨厌,国

先生,不要那么用力咬嫣然的奶头啦……啊…

? ? …不是……不是哪里啦……。“

? ? 而纪嫣然的娇唿轻喘无疑更助长了国兴的欲望,他两口就将纪嫣然夹在双乳

中的食物吞下肚里,又将纪嫣然的乳房舔了个遍,使其整个胸部都是国兴的口水。

那野兽一般的侵略性同样让纪嫣然感受到了异样的刺激,下体已经起了本能的反

应开始湿润了。

? ? 国兴已经完全兴奋起来了。头脑活络了不少。他三下两下将自己脱光,下体

的大鸡巴已经一柱擎天,虽然不能和嫪毐相比,但是和项少龙的尺寸差不多,也

是难得的巨屌。

? ? 国兴看着纪嫣然倚在桌上媚眼如丝的慵懒模样,晃动着自己的鸡巴大笑道:

“嫣然,今天老子就是你的夫君,记住!”

? ? 纪嫣然看着国兴的神情,知道今天是幸免不了了,芳心暗嘆中应道:“是,

国先……夫君。”

? ? 国兴满意的点点头,随即眼珠一转,一个恶毒的主意涌上心头,嘿嘿淫笑道

:“嫣然,爲夫刚才吃饱了,但是你还沒吃什么,让爲夫十分过意不去,来爲夫

也来喂你。”

? ? 说着国兴竟然将食物放在自己的怒挺的鸡巴上还将酱汁摸在上面,然后对纪

嫣然大笑道:“嫣然,快过来,爲夫喂你,哈哈哈。”

? ? 纪嫣然已然认命,略一犹豫还是跪在国兴面前,伸出小香舌先从侧面轻舔,

将酱汁先吮如嘴里,然后慢慢舔向龟头,张嘴将龟头同食物一同吃进嘴中,国兴

看着自己的肉棒慢慢沒入纪嫣然的香唇之中,感觉到那小香舌在自己的鸡巴上细

吮轻舔,好像放进了一个温热的水壶之中,看着那国色天香的绝美俏脸,这个曾

经让自己备受屈辱的绝世美人,现在正乖乖吃着自己用鸡巴喂给她的食物,其中

滋味实在是无法言表,最后只能归结爲一个爽字。直到纪嫣然细细吮吸干净才吐

出鸡巴,然后张开小嘴让国兴看过嘴里的食物后才将食物咽下,接着娇声道:

“谢谢国先生……夫君”赏赐。

? ? 国兴得意的哈哈大笑起来,接着突然问道:“嫣然,项少龙以前有沒有这样

喂过你?”

? ? 纪嫣然羞红这脸,在国兴追问下才轻声应到:“回夫君,少龙他也想这样,

但是嫣然不许,所以……”

? ? 项少龙看到这里,拳头握的紧紧的,嫣然竟然叫国兴夫君,还有自己以前多

次想尝试这种玩法,纪嫣然皆不许,现在倒是让国兴这个莽夫抢得头筹,实在有

些气的够呛,但偏偏还有种阴暗的刺激感,加上朱姬那技巧高超的纤手一直在套

弄着他的鸡巴,几乎让他忍不住一下要射了出来,项少龙立刻深吸一口气,平复

心情又有些期待的看了下去。倒是一旁的嫪毐有些痛心疾首,又被国兴抢了次先

……

? ? 得到了纪嫣然的答复。让国兴的心理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接着他有如法炮制

继续用鸡巴喂了纪嫣然几次食物。看着纪嫣然低眉顺眼的吃着自己用鸡巴喂给她

的美食,每次吃的时候还顺带着轻舔细吮着自己的大肉棒,不时还用妩媚的眼神

挑逗着自己,心中的快感让他觉得快要爆了,这次他用鸡巴挑着美食喂进纪嫣然

的香唇后用手扶住她的螓首开始在她的小嘴里挺动,纪嫣然知道国兴想射进她的

嘴里,明亮的凤目丢了国兴一个媚眼,顺从的展开唇舌功夫含着食物温柔的吮吸

他的肉棒起来,还伸出纤手轻抚捏弄他的睪丸……纪嫣然的唇舌功夫以前就被好

色的项少龙好生调教过,她本就聪颖,对此又十分有天赋,放开心怀刻意讨好下,

爽的国兴直吸冷气,差点当时就丢盔卸甲。

? ? 国兴强忍着那无比销魂的快感,才沒有又丢一次人,他今天要好好的享用一

番纪嫣然的风情,并且打算好好的教训这个绝世美女一番,虽然不能过于伤害她

的身体,但是羞辱报复肯定是免不了的。他打算上午独自一人好好享用这个大美

人,下午叫上武士行馆的诸人一起凌辱玩弄她,让她知道自己的厉害。想到这里,

国兴加大胯间的挺动幅度,开始在纪嫣然香唇中操干起来,纪嫣然的唇舌温热柔

软,小香舌裹着食物和酱汁不停的在国兴的大鸡巴上缠绕舔舐,別具一番滋味,

一丝酱汁混着纪嫣然的香涎在吮吸中从口交溢了出来,更添淫靡之色。

? ? 密室之中项少龙看着爱妻纪嫣然顺从的跪伏在她以前的手下败将国兴胯间,

吃着他用鸡巴挑着的食物,还努力的用香唇吮吸着那邪恶的鸡巴,盡力的讨好着。

看来此时爱妻的情欲也被渐渐激发了出来,而国兴用手抓住纪嫣然的发鬓快速的

操干着她的小嘴,丑脸上的表情舒爽着快要爆掉。他也感觉自己也已经兴奋快到

了顶点,而这时朱姬也将螓首凑在他的胯间,退下了他的裤子,掏出那已经硬到

极点肉棒吸入丰唇间吃弄起来。还将他的大手放进自己的衣襟内让他捏玩自己豪

乳,这世上身份最高贵的女人之一的秦国的太后已经开始发情了,把项少龙和纪

嫣然这对秦国最耀眼的夫妻玩弄于手中让她充满了变态的快感……而一旁的嫪毐

一边流着口水目不转睛的盯着国兴和纪嫣然的“大战”,一边探出左手伸入朱姬

的裙下捏弄着她的丰满挺翘的雪臀和丝袜美腿,丝毫不在意朱姬和项少龙之间的

淫戏……

? ? 这时国兴在操干纪嫣然香唇几百下后已经再也忍受不住心里生理上的双重快

感,他加快速度挺动胯间那邪恶的大鸡巴攻击者纪嫣然的小嘴,嘴里发出低声的

嘶吼,纪嫣然知道他马上要射了,也加快了吮吸的力度和频率,小香舌更是集中

在他龟稜上舔舐缠倦,如玉的纤手也轻柔的挤压着他的睪丸,终于国兴在嘶吼中

虎躯不住的颤抖,将大量的粘稠精液的喷入纪嫣然的芳唇之中,而纪嫣然继续不

停的吮吸着,感觉到嘴里国兴的肉棒跳动了十几才停止喷射,大量的精液将她的

小嘴灌的满满的,还有少量从嘴角溢了出来,国兴等纪嫣然将的鸡巴舔舐干净后

才退出了她的小嘴,纪嫣然仰起螓首张开香唇,让国兴看着自己嘴里装满了他的

精液和食物酱汁混合在一起,还伸出丁香小舌搅拌了一下慢慢咽了下去,最后还

伸出小香舌将唇边的精液舔入嘴里,凤目中射出惊人的艳光,腻声道:“夫君,

嫣然的表现可否让您满意哩?”

? ? 国兴当然满意,显然这是他一生中最棒的一次口交,纪嫣然的媚态让他稍微

软下的肉棒立刻又坚硬如铁,国兴一把抱起纪嫣然,在她的娇唿声中,将她丢在

床上,又将她身上的武士服扒下,露出了里面的那让人喷血的性奴内衣。

? ? 国兴贪婪的在纪嫣然娇躯上下其手,弄的纪才女阵阵娇吟,然后自己仰躺在

床上,示意纪嫣然反身跪在他身上,形成了69的姿势。纪嫣然顺从的张开双腿

将整个蜜穴凑在国兴面前,纤手扶着国兴的大肉棒温柔的含进香唇之中吮吸起来。

? ? 国兴品味着纪嫣然温柔的口舌侍奉,两手握住她丰腻的雪臀揉捏一阵后向左

右分开,使纪嫣然门户大开,蜜穴完全暴露在自己面前,纪嫣然的蜜穴同样生的

极美,稀疏的芳草呈倒三角形分布整齐,那粉嫩的蚌肉紧紧闭合着只是因爲主人

兴奋的原因,露出一点香甜的蜜汁,显得淫靡异常。

? ? 国兴仔细欣赏着纪嫣然的美穴嘴里啧啧贊嘆道:“嫣然的蜜穴真是美丽啊,

同你的奶子同样是时间珍品,昨日沒有仔细欣赏,今天定要好好研究一番。”说

完伸出粗糙的舌头,讲纪嫣然香甜的蜜汁舔入嘴中,啧啧品尝了一下,用手指分

开纪嫣然粉嫩的蚌肉,将舌头伸入蜜穴搅动了起来……

? ? 纪嫣然被国兴舔弄的全身发抖,刚才激烈的口交本就让纪才女欲念高涨,加

上国兴的粗糙的舌头长而灵活,伸入到蜜穴之中挑拨游走,不多时就让纪嫣然喷

出大量蜜汁,达到了一个小高潮。

? ? 纪嫣然晃动雪臀腻声娇唿道:“夫君好生厉害……嫣然……嫣然已经受不住

了……啊……夫君……请夫君疼爱嫣然……”

? ? 国兴好哈大笑起来,眼珠一转淫笑道:“纪才女忍不住了,不过爲夫累了,

刚才你那销魂的小嘴让爲夫损耗颇大,现在爲夫要休息一番,夫人如果想要,就

拿出本事来,让爲夫大展雄风啊,哈哈哈,恩,不知道纪才女以前挑逗项少龙还

有那些手段,也拿出来让爲夫好好享受一番”

? ? 纪嫣然芳心暗骂道:“这厮真是得寸进尺,哼,今天就要你这莽汉知道厉害,

看最后谁来讨饶……”芳心之中已有计较脸上依旧丝毫不表露出来,娇嗔道:

“既然夫君如此雅兴,少龙以前倒是教过嫣然一些小把戏,就怕夫君不喜。”

? ? 国兴前面已经尝到项少龙“把戏”的甜头,哪有拒绝的道理。并不知道激起

了纪嫣然的“报复心”立刻点头如搞蒜,连声道:“不会不会,我对项少龙平日

的游戏非常期待,嫣然只管使出,爲夫定然喜欢。”

? ? 纪嫣然站起身来,媚道:“那么请夫君躺好来享受嫣然的伺候。”

? ? 国兴立刻乖乖听话,大刺刺的仰躺在纪嫣然的床上,两手桢在脑后十分期待

着纪嫣然的表现。

? ? 纪嫣然的身材高挑,比之一般男子也毫不逊色,更是无一处不美,此时穿着

高跟长靴,比之国兴还要高出半个头来,只见她轻移玉步风情万种的走到国兴头

侧,伸出一只如玉版的修长美腿,放在国兴面前,媚眼如丝腻声问道:“夫君,

嫣然的腿美吗?”

? ? 国兴看着那条裹在黑色丝袜中的修长美腿,加长及膝的高跟长靴使之整个曲

缐更加惊心动魄,越看越觉得着迷,以前他和韩竭令齐三个“淫友”一起时,老

是嘲笑令齐对女人的腿如此着迷,现在终于明白了。但是也只有纪嫣然这种

等级的美女,才有如此让人着迷的美腿。忙点头道:“美,真美,纪才女全身无

一处不美。”

? ? 纪嫣然满意的点点头,女人都是有虚荣心的,她一直对自己的美丽十分自信,

即使在项少龙所有夫人之中也算得上首屈一指,琴清虽然在美貌上足以和自己分

庭抗衡,但是在风情上还是差自己一筹,因此还是她最得项少龙宠爱。看到国兴

如此痴迷的看着自己,心中的虚荣心得到了小小的满足。

? ? 纪嫣然用优美的姿势将那黑色的过膝长靴慢慢的脱了下来,露出了那丝袜玉

足。过程自然是赏心悦目之极,国兴两眼放光,伸出大手轻轻抚摸着纪嫣然的丝

袜美脚,对接下来的“游戏”更是期待之极

? ? 偷窥中的嫪毐也一边啧啧有声的贊嘆着,一边将玩弄朱姬丝袜美腿的手刺进

了她的蜜穴指奸起来。而项少龙这是也明白了爱妻纪嫣然的打算,原来项少龙也

很喜欢美腿玉足,以前也和纪嫣然过完足交的把戏,只是缺少了丝袜所有略有不

足,如今嫪毐这“绝世淫才”盡然吧丝袜和高跟鞋都跨时代的“发明”了出来,

只是自己还来不及享受,又要被国兴先品尝了……想到这里,肉棒又兴奋的突突

跳了起来,朱姬感受到了项少龙的异常,吃吃淫笑着继续十分技巧的轻舔细吮着

他的肉棒,不时还舔弄他的睪丸,让项少龙更是兴奋,变态的快感让他也十分期

待爱妻纪嫣然的接下来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