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弟的真面目

星期五晚上从学校宿舍回到家中,发现难得一个人都沒有,才见到爸妈的纸条,说这周末他们要跟阿姨们以起去绿岛玩,我心想︰难得回家一趟竟然大家都不在家,那我回来做什么?无聊地打开电视开始看,到十一点的时候听到了开门声,原来是小弟回来了。「你沒跟爸妈一起去玩啊?」「上课啊!你以为我现在还有时间可以玩吗?」「说的也是!你都已经留级一年了,再不用功就沒有学校可以念了!」我嘴贱的刺激着弟弟的痛处。「是我自愿留级的,搞不清楚状况!猪头!」弟弟不满的回话后,转身就往厨房走去。「自己书念不好还老爱怪罪给別人,你永远都长不大!」我又再一次刺激弟弟的痛处。「……」弟弟在口中喃喃自语,我也听不清楚他说了什么。因为家里实在沒有什么可以玩的,连网路也沒有,所以只好继续看着电视,听见弟弟在厨房里面「铿铿锵锵」的不知道在弄什么东西来吃。过了一会儿,电视剧播映完毕,拿了换洗的衣物便上楼洗澡。洗澡时,弟弟过来敲门。「幹嘛啦?」「我要上厕所啦!」「我在洗澡,你等一下再上。」「我现在很急,快点让我上,我快要拉出来了!」「你不会再忍一下吗?我马上就好!」「不行啦!我真的快忍不住了!你让我进去,我不会偷看你洗澡啦!」「你等一下,我说可以你再进来。」我听到弟弟那声音,好像真的忍不住的样子,所以我就开了门锁之后,躲在帘子后面。「可以进来了!」弟弟开门进来之后就开始上厕所,可是只听到小便的声音,却沒听到拉肚子的声音。「你不是说你快要拉出来了?又沒听到你在拉肚子!」「可是肚子很痛啊!现在还拉不出来!我蹲一下,等一下看看。」「那你就快点出去,现在又不想上,等一下我洗好再让你好好上。」「好啦!好啦!」弟弟出了厕所之后,我马上又将门锁了起来,很迅速的洗好澡。「好了!你可以去厕所了!」「喔!」弟弟又慢慢的走向厕所。我洗完澡就上楼去睡觉了,可是翻来覆去还是睡不太着,想再下楼看一下电视。一到客厅看到弟弟正在看A片,弟弟看到我来了,很紧张的将电视关掉,不过我已经看到他在看A片了。「原来你不跟爸妈去玩的原因,是想留在家里看A片啊!」我又开始揶揄弟弟。「猪头!才不是这个原因呢!只是看A片放松一下身心,我现在这个年纪看A片是很正常的。」「哪你就看啊!当作我不在就好了!」「走开啦!」「我偏不要。」我就是看弟弟不顺眼,想跟他作对,看他还看得下去吗?「随便你!」弟弟不管我,又开了电视开始看。电视里女孩子被绳子五花大绑的绑在柱子上,男的用皮鞭鞭打着女孩子,女孩子痛苦地发出呻吟的声音,男的还不放过她,继续凌虐那女的,我看得心痒痒的,可是面对自己的弟弟又很尴尬。「原来你看的都是这样变态的A片啊!真是 心啊!」我故意说着揶揄弟弟的话来缓和这尴尬的气氛。「那又怎么样?你自己不也是看得津津有味!」「我哪有啊!」「不想承认就算了!反正我要看什么是我的自由。你不要看,那你就去睡觉啊!」「看的欲火焚身不要来找我啊!自己有手可以解决。」我又故意激弟弟。说完我就上楼去睡觉了。不过这次更睡不着,刚刚看的A片影像还留在脑海中,已经一个月沒跟男朋友做爱的我,憋的实在是很闷,自慰又无法满足,现在是我欲火焚身了,在床上翻来覆去,就是无法睡着。听见弟弟上楼的声音,我赶紧翻身假装入睡。弟弟在自己的房间又再弄东弄西,不知道在做什么,然后一切又归于平静。突然之间我觉得有气息就在我脸庞,我假装已经熟睡的样子,不知道弟弟要搞什么鬼。每次我回家他都会要跟我一起睡觉,然后一直跟我讲话,我实在懒的理他,装睡了他应该就不会再找我讲话了。弟弟突然将身体压在我的身上,然后拿出绳子把我的双手迅速地绑起来,我连挣扎的时间都沒有,双手就已经被绑住了。我正要张开眼楮的时候,弟弟又用布将我的眼楮 起来,我开始用双脚的力量想将他推开,可是徒劳无功,弟弟已经是个十八岁的高中生了,力量不知道比我大多少。然后弟弟将我的双颊用力捏住,让我的嘴打开,塞进来了一个塑胶球状的东西,让我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声音,现在我连求救都沒办法了。在这当中弟弟一句话都沒有说,只是手脚俐落的将我绑住,然后他将我的脚分別绑在床脚的柱子上,将我的手高举过头绑在床头上,他开始绑我的胸部,我感觉到我的胸部上下都被绑住,胸部像要弹出来那样的凸出,然后又在我身上缠上绳子,绕过胯下。他绑的手法十分迅速,似乎早已经做过很多次的样子。我很想开口骂他,无奈口中的球让我无法说话,非但无法说话,连吞口水都很困难,我感觉到我的口水流出嘴外,流到我的脸颊上。我一方面觉得十分的羞耻,一方面更有莫大的愤怒,想破口大骂。(这个家伙竟然敢对自己亲生姊姊乱来,真是不要命了,等到他放开我之后我一定给他好看,我管他是谁,我一定会告他!真是可恶,变态的家伙!气死我了!)「每次你都对我说那些刺痛我的话,我要让你知道对我说那些话的下场。」「嗯……」我只能发出呻吟的声音,原本想说的话也化成呻吟。我睡觉都是只穿着内衣裤,弟弟轻易地将我的内衣解开,然后开始舔舐着我的乳头。在我感觉到很舒服的时候,突然用力的咬住,我发出痛苦的呻吟声,扭动着身体,拼命的摇着头,希望弟弟不要再用力咬了。

我的希望似乎传达给弟弟了,弟弟停止了咬乳头的动作,可是却拿起鞭子,鞭打着我的胸部。我的乳头刚刚被咬过,已经是涨痛得很难过了,再加上皮鞭的鞭打,那样的痛我宁愿选择被咬,我又扭动着身体闪躲着皮鞭,可是无论如何闪躲,皮鞭就是狠狠的烙在我的胸部。「嗯……」呻吟的声音越来越大声,实在是疼痛难耐。「痛吗?这比起你给我的痛,根本不算什么!」说完弟弟又开始舔着我的胸部。红红涨涨的胸部在弟弟舌头的舔舐下,感到舒服多了,那样的快感比只有鞭打的感觉好更多。弟弟似乎十分了解,他反覆着鞭打然后舔舐的动作,一个多月已经沒有做爱的我,已经忍受不住的开始发出淫荡的呻吟声。「现在舒服吗?看你的样子似乎很享受呢!让我来检查一下。」弟弟将手伸进我的内裤里,摸着我的花蕾,我像触电一样的反应,让弟弟更得意了。「哇!想不到我的小姊姊这么淫荡,喜欢我摸哪里啊?」弟弟将手来回抚摸着我的花蕾,我对弟弟痛恶的感觉再度升起,我曲起膝盖夹住双腿,不让弟弟有空间可以触摸。「嗯?这样就受不了了啊?我要让你爽到要我幹你!」我用力地摇着头,我根本不想跟弟弟发生不伦之情,我不想跟弟弟乱伦,这个不要脸的畜生,竟然想上我!弟弟用力将我的腿扳开,将头埋在我的下体,开始吸吮,他舔的声音十分响亮,我开始害怕若是隔壁的邻居听到会作何反应?我的下体几乎都是弟弟的唾液和我的淫水,床上已经湿答答的一片,那湿润的液体流到我的臀部,滴在床上。我的身体已经舒服地迎着弟弟,将臀部擡高迎向弟弟的嘴,希望他再给我多一点。弟弟脱下了他的裤子,用他的肉棒拍打着我的脸,我转开脸闪躲着,可是却闪不开。然后他跨坐在我的身上,用他的肉棒在我的胸部上画圈圈,我又开始兴奋起来,可是理智却告诉我,不能让弟弟得逞,虽然我自认为自己还蛮淫乱的,不过要我做出乱伦的事情,我却不愿意发生。快感和理智在决斗着,我不自主的从喉头髮出呻吟的声音,弟弟似乎很得意的继续挑逗着我,我的肉体已经背叛我的理智,不断地回应着弟弟。弟弟将他的肉棒放到我的花蕾摩擦着,我的淫水像泉水一样不断地涌出,理智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然后他将肉棒放在我花蕾的入口,来回摩擦挑逗着我,我的理智已经无法控制肉体,擡起臀部迎向了弟弟的肉棒。一个多月已经沒有做爱的我,被弟弟挑逗得失去理智,弟弟插入之后开始摆动着他的臀部沖刺。年轻气盛的弟弟似乎是第一次进入女人的体内,性奋的抽动着,我也不顾一切回应着弟弟,希望获得更多大的满足。不过因为弟弟毫无经验,看A片学来的挑逗虽然让我欲火焚身,可是沒有实战经验的他,不到五分钟就倾泄而出,我还沒获得极度的快感就结束了。结束之后,我被强烈的悔恨包围着,理智回到我的脑袋,刚刚发生的一切让我懊悔不已。「淫荡的小姊姊,你竟然这么需要男人的宠爱啊!我沒有满足你对不对?看你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真是淫荡啊!」我悔恨的感觉已经让我不想再做任何的反应。「你知道,年轻人就是有本钱,我现在看到你淫乱的样子,又勃起了呢!你要不要摸摸看啊?还是你要用看的?」弟弟将我的眼罩拿掉,我看见弟弟的肉棒果然还是直耸耸的挺立着,我看了一点就闭上眼转过头去,不想再看到刚刚奸淫过我的肉棒。「哎呦!怎么不看了呢?是不是不好意思看了?应该不是吧!你这么淫荡,一定很喜欢男人的肉棒吧?怎么可能会不好意思看!」我愤恨的瞪着弟弟,弟弟嘴角却勾起一阵邪恶的笑容,我心里一阵寒意,难道他还有其他的方式要奸淫我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