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教你的温柔

墙角边,两支银色的立灯散发出柔和的鹅黄灯光,温暖着约莫二十坪大的主卧室。

房中屡屣嶂嵷,榙榛榬樆深褐色的胡桃木地板有种沉静又幽雅的味道,上头铺着一张价值不菲的安哥拉羊毛地毯熏熆荧熀,磁禡禚禛那纯白的毛料柔软无比,女人赤裸裸躺在上面嫦嫮嫢孷,墏墘塶塴乌亮的髮丝像扇子似铺开,那张迷乱又泛红的小脸显得特別可爱。

「我们……为什么不、不到床上去……」陆倩儿无助吟哦着碞碢碳碪,郑鄦鄫鄩白嫩嫩的胴体在男人强而有力的压迫下,早染开一层漂亮又极端诱人的红晕。

彷彿觉得她的问题好可爱,男人如魔鬼般英俊的五官浅浅笑开,沙哑说:「因为我想在地毯上要妳。」

「可是我们以前都是……都是在床上……」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总是要玩一点新花样,不是吗?」

「可、可是啊……唔……」秀气的双眉无辜地拧着,她还想说些什么,却因为男人粗扩大手忽然罩住她丰满的乳,用一种折磨人的方式揉捏着、挤压着,她难受地把身子挺向他,张开的玉腿磨蹭着他两边削瘦的臀。

男人低低又笑。「才短短三个月,妳已经学会勾引人了。」

「这样不好吗……」她微喘地问,小腹兴起熟悉的空虚感,腿间的神秘之地潮湿不已,渴望得到充实。

「沒有不好。」男人恣意把玩她的美乳,让顶端的红梅儿傲然挺立,让她的纤腰如水蛇般在他身下扭摆,无言乞求他的给予。

「倩儿,我喜欢妳这个模样。」他眼神充满慾望,俯视她曼妙的裸体,低柔又说:「那表示我是一个很好的老师。」

他这个「好老师」宣战经验丰富,有本事让底下的小女人抛开一切有形与无形的束缚,享受男女间最自然也最狂野的性爱。

「总经理……」被男人吮得红润水泽的唇低低嚅着,陆倩儿不知道自己想说些什么,体内的火越烧越旺,修长玉腿更是主动环上男人强健的腰身。

「我说过,这个时候要喊我的名字。」他带笑说着,粗犷双掌扶着她的蛮腰,调整姿势。

陆倩儿酥胸起伏地喘息着,受教地轻喃:「克……克毅……」

「乖女孩。」他赞赏地爱抚她的俏臀,享受那粉嫩臀瓣的触感,哑声又说:「这么乖,该给妳奖赏的。」语毕,他捧高她的粉臀儿,健腰往前一挺,瞬间埋进她潮湿的幽穴里。

「啊──」「唔……」

亲密结合在一起的两具身体勐然战慄,陆倩儿因突如其来的充实感动得全身发抖,红唇不禁逸出轻唿,美妙的胴体反射性顶向男人强悍的热源,渴望把那团狂火含得更深。

男人喉咙中磙出粗嗄喘息,那女性天鹅绒般温暖的天堂吸住他,紧紧吸住,她是如此的潮湿、紧窒,足以把圣人逼疯。

「倩儿,老天……放松一点,妳里面太小了。」他可不想一下子就弃械投降,还沒让她快乐似神仙,就在她体内狂洩。她是他一手调教出来,如果败在她手里,不是很好笑吗?

「哼……我、我沒办法,人家好热……你你……啊──」

他忽然律动起来,底下的女人话也说不完全了,只能发出绵软又无助的呻吟。

他用一次次进出她体内的方式减轻压迫,同时享受那舒张与紧缩之间带来的快感,那滋味美妙得不可思议,把两人渐渐推向极致。

「克毅……克毅……啊啊──」陆倩儿长髮散乱,小脸红通通,雪嫩的美乳因激烈的运动晃摆不停。

男人抿唇不说话,只专注要她。

在几下深长的撞击后,他改变结合的姿势,让她一边的玉腿抬高、架在他宽肩上,然后他长满硬茧的大手则扳开她另一边大腿,那朵晶莹泛红的女性娇花对着他满绽。大美了。

这样的景致和这样的滋味,真的太美了。

他腿间的火杵迫不及待又一次冲进她体内,让那朵娇嫩的小红花盡情含住他、吸吮他,他粗吼了声,要她的力道加倍狂野,彷彿不把她整个吞进肚子里极不甘心似的。

陆倩儿尖叫起来,小手先是激动地扯着地毯柔软的长毛,一会儿又捧住自己晃动不止的胸脯,跟着抓住他黝黑的铁臂。

「不行……啊──克毅,求求你……不要……太快了……啊──」那疯狂的节奏把她整弄得头晕目眩,她跟不上啊。

「倩儿,放开自己,盡情享受,別怕,妳知道怎么做的。」他沒有放缓速度,仍继续用力地在她腿间进出,把自己狠狠餵入那幽谷中,在里面搅弄摩挲,深入浅出,一遍又一遍。

陆倩儿不晓得自己是否哭出来了,也弄不清楚是否做到男人希望她做的,总之,她不再抗拒,把一切交给他,由这个佔有她身体的男人带领着、主宰着,她深信不疑,他会让她尝到最「惊人」的美好,体会到所谓的高潮。他从来沒教她失望过啊。

「倩儿,对,就是这样……妳知不知道,这模样的妳……很美啊……」

男人低沉嗓音断断续续传进她耳朵里,陆倩儿迷煳地哼声,心里偷偷兴起欢愉,只因为他说……她很美……

在他眼里,她也是美女吧?

虽然他生活週遭充斥着各式各样的美丽女子,她真的好希望,他是真心觉得她美,真心喜欢她,真心对她好,觉得她是特別的……

「克毅……爱我,求求你,我、我需要你……」她大胆乞求。

「亲爱的,我当然会好好爱妳……」男人爽快的允诺,忽然拉起她绵软的身子,让她跨坐在他大腿上。

他炽热的一部分仍坚硬地嵌在她柔软里,两人如连体婴般紧紧相连。

他搂住她的腰,埋首学着婴儿吸吮母奶般舔吮着她丰盈的美乳,来回润湿那两点娇艷的乳尖,把她逗弄得腿间又洩出一片湿腻。

「我甜美的倩儿,妳这敏感的小东西……我会好好爱妳,用一整晚的时间好好爱妳……」他的唇往上移,捕捉她喘吁吁的小嘴,两人的唇舌瞬间缠绵起来,深入彼此的嘴里,你来我往大打「舌战」。

男人所说的「爱」,其实仅是肉体交缠,单纯得很,完全不涉及到感情的层面。这一点,陆倩儿心里清楚得很,但是听他说出那个字,她内心还是激动不已,感情澎湃如海涛。

谁教她在许久以前便已爱上这个男人,爱得无法自拔啊。

不能让他察觉出来,她不想造成他的困扰,悄悄爱着他就足够了。

真的……悄悄爱着他就好,她不奢求呵。

「克毅……不要放开我……」近乎卑微地哀求,她的臀儿下意识蠕动起来,索取他的强悍。

男人好看的薄唇咧出性感无比的笑,那双眼漂亮到堪称邪恶。

他扣住她的腰,在她发烫的耳畔低低喷气,揉进笑意地说:「小傻瓜,我这个时候哪里捨得放开妳?」

他拉下她的腰,健臀随即往上顶,又深又狠地进攻。

在她张唇要叫喊时,他突然野蛮地封住那张可爱的小嘴儿,吻得她意乱情迷,不知今夕是何夕。

夜晚还长,充满激情的戏码正上演。

温暖的房中,男人与女人谁也不放开谁,紧紧交缠拥吻,在一波又一波的慾望狂潮里沉沦……

对朝九晚五的上班族来说,星期一早晨应该得很,但是对陆倩儿而言,只要能见到辛克毅,待在他身边、听他说话的声音、看见他俊朗的笑容,每一天都是如此美好。

叩、叩!

抬起秀腕,她礼貌地敲敲那扇挂着「总经理室」牌子的红木门。

「进来。」沉稳的男音穿透门扉,她的心震了震。

深吸口气,她推门进去,见男人身影立在落地窗前,耀眼的阳光在他浓密发间轻跳,剪裁考究的手工西装强调出他挺拔的身形,宽阔的肩缐,修长有力的双腿,乍见之下充满文明气息,实际上却蕴藏着教人疯狂的魅力,当他愿意给予时,即使是圣女也会在他的拥抱和亲吻中沉沦……

噢!停!她想到哪里去了?现在是上班时间啊!陆倩儿忙拉回纷乱的思绪。

「总经理,这是您的早餐。」她把手中的小袋子搁在那张偌大的办公桌上。

闻声,辛克毅浓眉微乎其微挑了挑,整个人转过来面对她,幽柔地道:「谢谢妳。倩儿。」

陆倩儿秀美的鹅蛋脸染开嫣红,咬咬唇嚅着:「不客气……帮总经理准备早餐,本来就是我的工作。」杏眼迅速瞥了他一眼,像是突然想起什么,又说:「我们不是说好了,上班的时候,別喊对方的名字……总经理应该称唿我『陆秘书』才对。」

听到他温柔地唤着她的名字,陆倩儿怕内心要把持不住,以为自己真的跟他在交往,是一对陷入热恋的男女。

不能这样。太贪心会遭天谴的。

她要的太多,最后会伤得更重啊。

想起和辛克毅之间的变化,陆倩儿内心幽幽淡笑。

他是「璀丽珠宝」的总经理,虽然是从父亲手中接下家业,但短短三年间就把「璀丽珠宝」推向国际市场。

他大胆网罗初出茅庐的珠宝设计师,一连推出好几款迎合年轻人前卫思想的珠宝饰品,也设计出不少传统中见新意的高档饰物,成为国内外贵妇们争相订购的品牌。

她则是就读高中时就在「璀丽」当打工小妹。那时公司规模不大,员工也才十来位,董事长辛正东对她这个小女生的印象一直不错,后来她大学毕业,很自然就进入「璀丽」成为正式员工,从助理秘书开始做起。

董事长辛正东退休后,把她留给辛克毅。

她跟在辛克毅身边三年多了,默默照顾他,当他称职的万能秘书,却在不知不觉间对他倾心。

感情的事一向不由人,更何况她几乎是与他朝夕相处,而像辛克毅这样的男人,成熟、俊朗又事业有成,要对他交出芳心真的太简单了。

她原本把爱慕深藏心底,不去作那些不切实际的梦,凭他如此优异的条件,期盼他青睐的名媛淑女多得是,她不会不自量力教自己丢脸,进而破坏她和他之间的主雇关系。

然而,三个月前那个情人节的夜晚,好多事在那一夜过后全变得不一样了。

那晚天气挺凉的,下班时间一到,同事们走得精光,不是陪老婆或老公共享甜蜜晚餐,要不就是和男朋友或女朋友去庆祝情人节,连辛克毅也有约会,近百坪的办公室就只剩下她一人。

孤独感挥之不去,浓浓包裹她全身,亲人都住在南部,她北上求学、工作,一直都孤单一个。

在那当下,她也好想、好想要有个温暖的情人,能在那个双双对对的节日里,抱抱她、亲亲她,陪她说说话。

她自动留下来加班,替赶着赴约的同事们做完手边的工作,一直到将近晚上十点,她还不回去,即便回去也是冷冷清清的一个,只会更感伤。

她不晓得为什么会哭得那么凄惨,总之,情绪说来就来。

或者是瞭解自己心有所属,偏偏心上人永远不会属于她,想逼迫自己放弃,无奈又做不到,气自己的无可救药,这才气到流泪吧。

她伏在桌上哭得昏昏沉沉,根本沒发觉有人走近,一直到一只温热的大手轻轻抚上她颤动的肩头,她吓了一跳,抬起湿润的水眸一看,又不知所措极了。

她沒想到竟然会是辛克毅。

她还记得他那时的眼神,深邃怜惜,担忧地望着她。

「妳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很难受是不是?我送妳去医院好不好?」说着,他的大手已主动探向她的额头,试了试额温,跟着又好温柔、好温柔地擦掉她腮边的泪水。

她有种被捧在手心里呵护的感动。

就算是她多想了,那一剎那已成永恆,永远存放在她心底,让她回味再回味,一生一世也不可能忘记。

「沒有发烧啊。妳哪里痛?肚子吗?」见她泪水像是怎么也擦不完,辛克毅脸色微变,立刻要拉起她身子,「走,我们去医院。」

她连忙摇头,泪水继续奔流,哽咽地挤出声音,「我、我沒有生病,我只是……只是想哭而已……我不去医院。」

他怔了怔,深究地盯着她几秒,问:「为什么想哭?」

她脸蛋通红,咬着唇不愿再说,连忙转换话题,「总经理怎么回来了?今晚是情人节,总经理不是和『长富集团』的宋欣妮小姐一起烛光晚餐吗?」

胸口扭痛,痛得险些喘不过气。

他和人家千金小姐约会,还是她这个万能秘书帮他排时间、打电话约人、送花、准备小礼物、订法国餐厅的。

辛克毅耸耸肩,嘴角有些似笑非笑。

「我和宋小姐吃完饭就送她回去了。我是回公司拿份资料的。妳呢?怎么这么晚还留在这里?应该沒这么多班要加吧?」

他顺手抽来两张面纸轻拭她的脸。

陆倩儿脸蛋发烫,连忙抓下面纸,低声说:「谢谢……我、我自己来就好。」咬咬唇,她垂下小脸,不太敢看他。「我沒事了,我也差不多该回家了……」

她正要起身,男人的大掌忽然牢牢握住她细瘦臂膀。

她心脏咚咚乱跳,沾着泪水的翘睫儿一扬,望进辛克毅那双漂亮的深瞳中,听见他低幽地问:「今天是情人节,妳沒有约会吗?」

「啊?!我、我我我……」原就发烫的脸更是涨得通红。

辛克毅又说:「我可爱、甜美又能幹的陆秘书应该有很多追求者才是,今天上班时间不是有三、四束花都是送给妳的吗?怎么不从当中挑个男伴,一起去吃情人大餐?」

因为那些男人都不是她想要的啊!

她要的、想的、爱的男人就在眼前,她只要眼前这一个,只想他来爱她、当她的情人、送她玫瑰花啊!

陆倩儿咬咬唇,好多话藏在心底说不出口,被他如此问着,只觉得心里好苦,害她眼泪控制不住又顺着香腮滑下。

「嘿!」辛克毅吓了一跳,赶紧放开大手,略急地说:「我沒有恶意,別哭、別哭啊!唉唉……究竟发生什么事了?我还是第一次见妳这样,妳该不会是跟暗中交往的男朋友分手了吧?」

「我沒有男朋友啦……」她哭,转开身不愿让他看见。

他固执地绕到她面前,低头打量她,有些不知所措又笨拙地安慰着,「好、好,沒有男朋友就沒有男朋友,也不是什么天大的事。」

沒想到他的话适得其反,把她惹得眼泪汪汪。

「呜呜呜……这当然是天大的事,我、我沒有男朋友……呜呜……今天是情人节,大家都出去约会了,就我沒有情人,我很想要有一个情人啊,呜呜呜……我好想要有人抱抱我、亲亲我,难道也是奢求吗?呜呜呜……为什么沒人肯抱我、亲我?为什么?呜呜呜……我不要啊……」

到最后,陆倩儿可怜兮兮的哭嚷其实已透着任性的意味,她只觉得好难堪,小手狼狈地摀住脸蛋。

真是丢脸丢到家了。她又想转开身子,但下一秒,无比温暖的胸膛忽然贴靠过来,男人强而有力的双臂密密抱住她,彷彿她是无价之宝,任何力量都不能夺走她。

陆倩儿吓了一跳。

秀美的小脸陡然抬起,发现辛克毅也垂下眼睛瞧着她,四目交接,距离近得让她脸红心跳。

「总经理……你你你……」她瞠目结舌,连泪水都挂在颊边忘记掉下了。

那张英俊得几近罪恶的性格面容温柔一笑,声音低沉,「我能幹的陆秘书,妳不是希望有人抱抱妳、亲亲妳?」

「我、我……」她的舌头八成被猫叼走了,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响应。

「或者,我有办法为妳做到。」他带笑又说。

「嗄?」她瞪大的眼睛突然看见他的脸倾近过来,那两片男性薄唇跟着就亲密地贴住她的小嘴儿了。

「唔唔唔……」她微张的嘴轻易地让他佔领。

他的舌头不由分说地奔进她唇齿间,灵巧无比地纠缠着她的丁香小舌,在那细緻又柔软的口中汲取她的芬芳。

她瞪圆的杏眼里充满惊疑,一时间搞不清楚究竟出了什么事,思绪变得模煳迟钝,全身的力气也彷彿被抽光殆盡,要不是他两只臂膀牢牢拥住她,她八成要瘫软在地上。

或者,我有办法为妳做到……

他拥她入怀,热烈地亲吻她,他应允了她的要求。

然后,接下来的发展远远超出他们所能想像。

他温暖的拥抱变得火热起来,像团狂烧的烈焰吞噬着她。

他友善又怜惜的亲吻也变了质,渗进疯狂的因子,情慾在彼此之间发酵,催动心里那份巨大的渴念,忍不住要得更多、更深。

男人和女人之间的相互吸引如火山般爆发,谁也阻挠不了。

陆倩儿同样控制不住自己,当男人开始爱抚她柔美的身体,她心跳加速,热情地凭着本能响应,虽然笨拙却惹人心痒难耐。

那迷乱如幻的一晚,她毫无抗拒地让他抱进总经理办公室后的小套房。

他粗犷的大手脱去她的衣裙,用手、用嘴膜拜她细緻的身段,她的青涩和热情让他讶异,却也激发出雄性的骄傲,让他更加卖力去取悦她,让她为他彻底湿润,在他的摆弄下娇啼呻吟。

那一晚,他硬如热铁的力量贯穿她的柔软,以自己的身体和慾望进行一场「教学」,让她体会到爱慾缠绵的极度快感。

刚开始他还可以小心翼翼进出着,呵疼着她的柔嫩,让她慢慢适应他的巨大,到最后实在忍不住了,她湿热又敏感的里面紧紧吸吮着、绞紧他的粗大,带来不可思议的痛快。

他捧高她的俏臀,冲刺再冲刺,她弓起身子哭喊出来,尖叫连连。

那缠绵不知持续了多久,他终于抵达临界点。

一阵如野兽般的吼叫中,他既深又重地埋进她最深的地方,健美身躯战慄着,火热的前端往那美妙的禁地里射出浓灼的欲种,他彻底佔有她,也将一部分的自己给了她……

那一夜啊,彻底打乱了他与她之间单纯的主雇关系,也让陆倩儿明白,这辈子要再想爱上別的男人,已经不可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