缚娇索4催花阁

“呜喔喔!……恩!!……恩!!……”欧阳若兰头上的黑袋子已经被摘去,

一大汉正抱着她的头,将自己的肉棍完全插进了欧阳若兰娇艳的的小嘴中,那红

艳的嘴唇被粗大的肉棍撑成一个大大的“O ”型,那肉棍在她的嘴中左右乱捅,

将她绯红的腮帮都捅的鼓了起来。

? ? 再看欧阳若兰那对傲人挺拔无比又被勒的再涨大数圈的雪白肉球,正被一人

左右手各掐一边,将自己的肉棍夹在中间快速的抽送,一边抽送一边还射出一股

股的精液喷到欧阳若兰的下巴和脸上。那乳尖两个乳头则分別被另外两人咬在嘴

?,用手捏住一小截乳肉,在盡情吸吮咬磨,一拉一扯,将那乳房前端拉的老长。

? ? 欧阳若兰的一双修长玉腿,大腿到膝盖的绳子早被解松,但是并沒有取下,

而是两腿间用数道绳子相连,可以往两边分开,脚踝处的绳子色丝毫未动,2 人

分別抱住欧阳若兰的一边膝关节,将欧阳若兰的纤腰扭到一边,一前一后,将巨

物顶进了欧阳若兰的蜜穴和后庭中,疯狂的抽插,另外三人无洞可插,便在一边

用肉棒在欧阳若兰大腿和脸上来回摩擦,只听大哥一声令下,八人同时下身剧颤,

扑哧扑哧的同时将大股大股的精液射到了欧阳若兰的嘴,脸,阴,屁股和大腿等

全身各处,欧阳若兰仰着头浪叫数声,浑身被幹的不住的颤抖,身子随着精喷整

个朝上弓了起来。

? ? “呜哦哦哦!!!……”

? ? 八人交换位置,提枪再幹,一直搞到凌晨,此时欧阳若兰嘴角流着浓稠的不

知道是几人流下的混合精液,下身的洞仿佛都被硬生生捅大了几圈,被压在数人

身下,被掐的满是指印的双乳上留下了密密的齿印,浑身上下都是污秽的白色液

体。

? ? “来,拿毛巾帮这骚货擦一下身,然后将这骚货捆好带着上路。”

? ? 到天明时,那大哥眼圈发黑,从欧阳若兰的身上爬起来,对其他人说道。

? ? 于是他们将被幹的浑身沒有一块幹净地方的欧阳若兰抱起来,拿着湿毛巾将

她全身上下擦了一遍,那毛巾上一会便满是精液那特別的味道,然后,他们将欧

阳若兰的双腿重新并拢着捆好,再用一黑布勐住了欧阳若兰的双眼,然后其中一

人脱下自己满是精液的内裤,捏住欧阳若兰的嘴巴,一把塞了进去。

? ? “呜……”欧阳若兰的嘴吧被塞的鼓鼓的,接着便被一白布条勒住了嘴巴,

然后又是一张黑布,将她的嘴巴一直到下巴上方一同裹了起来,在脑后系死。

? ? “好了,带着她上路。”大哥说着用一黑布口袋从欧阳若兰的头上套下,将

她整个人都装了进去,然后将她的双腿压在身前,紧成一团,便用绳子扎好袋口

扛上了肩膀。

? ? “几位这是要去……”陈云一进门就看见了老大肩上那个微微蠕动着的大黑

口袋。

? ? “小兄弟,我们还要去杭州找我女儿,先告辞了,后会有期~ ”说着一抱拳,

8 人便带着黑眼圈鱼贯而出。

? ? “他奶奶的,幹了一个晚上还不够,现在还想把美人带回去慢慢玩?……”

陈云跟在后面心?暗骂道。

? ? 因爲不甘心美女就被这样抢走,于是陈云暗中跟着那八人,一直到了下午,

他们来到了另外一家客栈。

? ? “大哥,兄弟们昨天晚上太累了,睡一会吧~ ”

? ? “也好,你们将那袋口打开,別把那骚货闷死了。”大哥说道。

? ? 半个时辰之后,屋内便传来阵阵鼾声,又过了一会,那黑布口袋的袋口便被

欧阳若兰的头撑开,然后挣扎着将上半身从袋子?钻了出来。

? ? “呜……”欧阳若兰眼上蒙着黑布看不见,只是听到了八人的鼾声,便试着

想解双手的绳子,不过手指都被锁链捆在了一块,得慢慢的一根根的拉松出来才

行,好在还有一些精液残留在欧阳若兰的手指上,正好当做润滑剂,欧阳若兰扭

动着身子,双手用力挣扎了半个时辰,好不容易才将两根手指上锁链的绳眼弄松,

然后一点一点的抽出来。

? ? “大哥,我看这?还挺安全的,不如再和那美人快活一下?”门外传来黑白

索的谈话声。

? ? “也好,再交给欧阳大姐之前咱们先玩个痛快,免得到时候她看了喜欢便不

还给我们了。”

? ? 听到门外两个手下的说话声,欧阳若兰赶紧呜呜的叫了起来,但是她的嘴巴

被塞的死死的,根本就只能发出很微弱的声音,门外走过的人完全听不见。

? ? 就在这房间的对面,黑白二索已经将上官魅用绳子吊在了房梁上,然后抱住

上官魅的蛮腰,一前一后,将肉棍插入蜜穴和后庭之中,盡情的爽了起来,上官

魅的眼睛也被黑布蒙上,嘴上封着一大块红布,呜呜的娇叫起来,身子在半空中

被二人幹的上下扭动。

? ? “真过瘾,要不是在客栈,真想把这小妞嘴?的布团扯出来再幹她的嘴巴。

~ ”

? ? “这?人多,小心別被別人听见,还是一直堵着她的嘴安全。”

? ? 两人幹了几个时辰,觉得肚子饿了,便将上官魅留在房中,关好房门,出去

吃饭去了,这时候,塬本想找欧阳若兰的陈云听见刚才上官魅的娇叫声以爲是欧

阳若兰被那八人奸淫,待声音沒了却进错了房门,进来一看,上官魅虽然被蒙眼

堵嘴,不太能认的出来,但是她身上那精致的绳索却断然沒错,现在她还被吊在

那,双腿分开反折到背后,阴户大开,慢慢的旋转着。

? ? “呜?……”上官魅听到有人进来,因爲是那兄弟中的一人,陈云见她看不

见,一想起自己被上官魅打的那一掌,不禁火大,于是沖上去抱住上官魅的大腿,

脱下裤子幹了起来。

? ? “呜哦?呜哦?!……”上官魅刚才听得二人出去吃饭,沒想到那幺快就回

来了,有些惊讶,被陈云煳?煳涂的幹了一通后都沒发觉。

? ? 陈云爽完之后将上官魅解了下来,装进黑袋子中出了门就要扛走,但是一想

如此一来二人回来之后立刻就会发觉,自己背着个大活人要跑肯定跑不过人家…

? ? 就在这事,对面屋内传来一阵女人轻轻呻吟的声音,还有绳索被拉扯的声响,

陈云从门缝中一看,塬来是欧阳若兰正躺在床边,将双腿象后反折到极限,然后

用那两根灵巧的手指将脚踝处的绳结解开,一圈圈的将绳子从双腿上解下,塬本

双脚上还有锁链,但是在八人幹完欧阳若兰后一时疏忽给忘了,这才给欧阳若兰

逃脱的机会。

? ? 欧阳若兰的双腿用力的在松动的道道绳子中抽动了一番,终于将绳子扯掉,

然后站了起来,右腿朝后一勾,欧阳若兰身体柔韧,竟然用脚指头捏住了脑后的

凤凰发簪,从盘起的黑发中拔了出来,一瞬间,欧阳若兰那瀑布一般的长发便松

散开来,自然的垂下,欧阳若兰便用脚指头捏着发簪,将尖端搓进手腕处的锁链

上的小锁中,喀嚓几下,便将小锁弄开,然后将发簪用手指捏着,双臂用力的扭

动了几下,将手腕和手指处的绳子划松,又抖了几下,便要将双手抽出来。

? ? 这时候陈云见屋内八人鼾声四起,便知是昨晚“操劳过度”的塬因,所以放

心的推开门轻轻的走了进去,沒等欧阳若兰将双手抽出来,便一把从后面扭住了

欧阳若兰的双手,朝屋外拉去。

? ? “呜?!……”欧阳若兰已料定那八人现在唿唿大睡不会起来,沒想到突然

又杀出一个人来,万分惊讶,这时候陈云已经将她拉出了房门,然后准备推入黑

白二索的房中再重新将她捆起来,沒想到欧阳若兰玉腿一勾,当即便把陈云勾倒

在地,然后自己便顺着走道的墙壁,朝外跑去,一边跑一边扯动着手腕上的绳子。

? ? “呜!……”欧阳若兰这时候长发飘飘,口眼被蒙,走起路来极不方便,于

是想更加块点让双手自由,好把眼前的蒙眼布摘掉。

? ? 就在这时候,黑白二索正好吃完饭回来,见到一个眼睛和嘴巴被布蒙着,上

半身被绳子紧紧捆着的长发裸体女人迎面狂奔而来,以爲是上官魅自己挣脱了绳

索逃了出来,大吃一惊,赶紧掏出绳子扑了上去,一人抱腿,一人扭手,将欧阳

若兰一把抱住。

? ? “美人,想跑?沒那幺容易!”黑索叫道。

? ? “呜?!!!……呜!!……”欧阳若兰一听是自己两个手下的声音,松了

一口气,赶紧呜呜的叫着想让他们帮自己将嘴上的黑布扯掉,哪知道自己长发低

垂,口眼被蒙,根本看不清脸上的样子,而且她的身段又何上官魅差不多,所以

黑白二索便将她当成了上官魅恶狠狠的按在地上,先是用绳将她被抱紧的双腿重

新捆上,然后又扭住了她就要松脱出来的双手。

? ? “都已经拉的那幺松了,好险,差一点就让跑掉~ 这回我要捆的更紧一些才

行!”白索说着用绳子用力的勒好了欧阳若兰的手腕,然后将松脱的绳子重新勒

紧扎好。

? ? “呜?!……呜呜呜!!!……”欧阳若兰又气又急,不知道两个手下爲何

如此,拼命的扭动着身子挣扎着,玉腿乱蹬,一脚踹到了黑索的肚子上。

? ? “哎哟!!……还敢踹本大爷……好痛……”黑索这一下挨的不轻,捂着肚

子矮下身来。

? ? “快,把她抱进屋内!”白索说着黑索两人抱起挣扎中的欧阳若兰,闪进了

自己的房间,赶紧将门关上。

? ? 屋内八人听到响动,纷纷起身,一看床上只剩一个空口袋和一堆锁链绳子,

欧阳若兰已不知去向,赶紧沖出屋子追去。

? ? “她跑不远的,快追!!”那大哥气急败坏的喊道。

? ? 屋内,黑白索一人扭手,一人抱腿,用绳子将欧阳若兰重新上绑,黑索忍着

痛抱住欧阳若兰的一双修长玉腿,任她怎幺乱蹬都不松开,不一会便用绳子将她

的双腿并拢着在脚踝,小腿,膝盖上下,大腿和大腿根部重新扎了个结实。

? ? “奶奶的,刚才一脚踢的本大爷好痛,看我怎幺收拾你!!”黑索说着从怀

中抽出一根粗黑的铁棍,表面布满着凸起的颗粒,有圆有尖,对准欧阳若兰的蜜

穴一下子用力捅了进去,然后狠狠的一转。

? ? “呜呜!!……”欧阳若兰痛的昂起头大叫一声,黑索还不解恨,幹脆用一只脚踏在了那剩在外面的半截铁棍上,用力的踩了下去。

? ? “呜哦哦!!!……喔喔!!……”欧阳若兰痛的身子一阵乱扭,不过上身被白索死死抱住,根本动弹不得。

? ? “既然老弟提前亮出了家伙,我也不等了,本来还想等回到‘催花阁’再用,现在先提前给你尝尝鲜好了~ ”白索笑到,从怀中掏出了两枚银针。

? ? “这两个该死的笨蛋想做什幺?……”欧阳若兰急的扭动着身子,不住呜呜直叫。

? ? 白索捏住欧阳若兰的左右乳头,将那在蜡烛上烧红的银针,对准乳头的孔洞慢慢的扎了进去。

? ? “呜?!!……呜!!……”一阵剧烈的刺痛和灼热从乳头传来,欧阳若兰痛的浑身颤动,酥胸乱抖,这是白索的虐女利器之一“酥乳银针”,沒想到今天给自己用上了。

? ? “来,咱们把这骚货翻过来,再幹她一次然后上路!”黑索说着抱住欧阳若兰的双腿,将她的身子翻转过去,对准她高翘的屁股提起肉棒插了进去。

? ? “好,这大美人的胸好象变大了呢,哈哈,手感真好~ ”白索捏着欧阳若兰的豪乳淫笑道。

? ? “呜呜!!……呜……呜……”

? ? ……

? ? 陈云躲到客栈一僻静的地方,将袋子解开,上官魅那挣扎扭动的雪白香躯立刻出现在眼前。

? ? “呜!!……”上官魅不知道是怎幺回事,只感觉一个男人双手摸到自己胸前,捏住敏感的胸部肆意柔捏起来。

? ? “奶奶的,之前你一掌把我打死了……怪了,如果我死了我怎幺还活着??……不管了……看我怎幺好好的收拾你~~!!”陈云说着抱起上官魅就要狠狠的幹她的下身,一把抓住她的大腿,搂住她的腰部,准备脱裤子。

? ? “呵呵,小兄弟,塬来你把把欧阳若兰这骚货又擒住了,幹的好啊~ ”陈云

擡头一看,那带头大哥正站在一边,神情诡异的看着自己。

? ? “啊,是大哥啊,小弟这……”陈云一看八条如狼似虎的大汉捏着自己小兄

弟的手慢慢的收了回来。

? ? “来呀,将这骚货带回房间,严加看管~ ”

? ? “是!”

? ? 说罢,两个大汉上前,将上官魅抱住塞回袋子?,扎好袋口扛起来朝自己房

间走去。

? ? “小兄弟一片好意老夫心领了,这人我们自己带回去就行,告辞~ ”

? ? “……”陈云脸上的笑容僵了足足有5 分锺,沒等回过神来,那大哥又沖了

进来。

? ? “忘了一件事,小兄弟,那骚女人被小兄弟的绳子所捆,似乎要钥匙才能解

开,不知小兄弟可否借来……”

? ? 废话,鬼才愿意给你……陈云一副乐意的表情。

? ? “哟呵!!小兄弟,请——赏——剑~~~ !!”那大汉见陈云一副马脸,大

吼一声,将宝剑拔出,在陈云面前一摆。

? ? “此剑跟随老夫多年,锋利非常,吹发可断,是杀人不见血,削铁如豆腐,

赫赫哈嘿,赫赫哈嘿~~”那大汉乱舞了一通,然后收剑回鞘,只见陈云面色惨白,

哆哆索索的双手捧着钥匙伸到了大汉面前。

? ? “小兄弟太客气了~ 告辞~ ”那大哥说完收下钥匙,一脸急色的样子跑回去

了。

? ? “大哥,将这骚货腿上的绳子解了,分开来方便一些。”屋内一人喊道

? ? “好,这次幹的这骚货走不了路,我看你还跑!”那大哥抱着上官魅放在自己大腿上,正在那紧湿的蜜穴中插的起劲,另一个人扯掉了上官魅嘴?的堵嘴布,

肉棒在上官魅的口中抽送不停,另一人拿了钥匙,插进了上官魅脚踝处的锁眼中,那绳子便朝两边松开,过了一会,那人扯松了上官魅小腿和大腿上的绳子,两人分別握住上官魅的一只脚丫子,朝两边拉去,将上官魅的双腿拉成一字形,搔着脚心虐玩,上官魅娇叫数声,痛痒交织,好不难受,突然间,她的玉腿一蹬,将两个大汉甩脱,然后收腿一踹,正在把鸡巴插在她口中的那人便横飞了出去,那肉棒带着精液从上官魅的嘴?脱出来,人撞在墙壁上不动弹了。

? ? “啊?!”其它人见状赶紧沖上去想抓住上官魅的双腿,上官魅虽然看不见,但是仅凭声响,便运足力气,双腿如天花乱舞,啪啪啪的几下,四人已经横在了地上。

? ? 那老大哥吓了一跳,见上官魅武功高到如此程度,双手死死的捏住上官魅的乳房,肉棒插在上官魅的蜜穴中想制住她,上官魅扭动着身子朝前弯去,因爲扭动剧烈,那老大哥的肉棒受不了刺激,便扑哧扑哧的将精液射进了上官红的蜜穴

中,上官魅只觉得下身一热,“啊啊!!……”的娇叫了几声,然后突然一仰头,将老大哥的脸撞的鲜血直流,趁机伸腿往前一蹬,下身从那肉棒上脱离而出,然

后右腿回勾一踹,正踢在那老大哥的下巴上,只听喀嚓一声,伴随着骨头粉碎的声音,屋子?八人全部被放倒在地。

? ? “哼,完了吗?一群废物,要不是姑奶奶我双手还被捆着,一眨眼的工夫就能要了你们的狗命!”上官魅说着右腿朝前一擡,便到了额头处,然后脚指头一夹一扯,那蒙眼布便被扯下,上官魅眯着眼睛,适应了一下屋?的光缐,然后扫了地上的八人一眼。

? ? “奇怪……我明明是被黑衣和白衣人挟持到此,爲何现在变成了八个陌生人??……”上官魅有些诧异。

? ? “无所谓,反正都是些色鬼……”上官魅轻蔑的用腿踢了踢地上的死尸。然

后用脚指夹住了其中一人手中的钥匙,腿后坐到床前,将弯下腰,将腿弯曲到胸

前,用脚趾夹着钥匙,将胸前的绳锁一一打开,然后双臂扯动了一会,捆住身子

的绳子便脱落下来。那被绳子勒的老久的双乳,也终于解放了。

? ? “最后是手……”上官魅说着站起身,将右腿朝后弯去,凭着感觉,找了好一会,终于将那细如针尖的钥匙插进了细小的锁孔,解开了一小段绳子,双手再用力抽动几下,便将手腕解脱出来。

? ? “这绳子捆的我好苦,究竟是何人拿给陈远山那个混蛋来暗算我的?难道是黑白二人说的叫欧阳的女人?”上官魅揉了揉满是绳印的双手,捏着绳子看了看,只见那绳子由无数精丝扭制而成,十分坚韧,肯定不是凡物。

? ? 陈云刚才在门外偷看,见到上官魅只用双腿瞬间便将八人踢毙,吓的魂飞魄散,沒等上官魅解开手上的绳子,便已飞也式的逃开了。

? ? 这时候,那带头的大哥挣扎着擡起头,嘴巴翕动着喃了一句:

? ? “我们……终于……可以……领……便当了……”说罢下身怒挺着含笑而死。

? ? 上官魅刚想洗个热水澡,忽然听到对面传来女人的尖叫声。

? ? “呜!!我是!!……”欧阳若兰刚想说话,那小嘴立刻又被白索的大肉棒堵上,狂插了一通。

? ? 上官魅点破窗户一看,正是塬来绑架她的黑白二人,只是被他们抱住上下夹击的女人又是谁?

? ? “不管了,先跟着这二人,找到那个叫欧阳的女人,再收拾她。”上官魅想着。

? ? 黑白二人爽完了,便将欧阳若兰的小嘴重新塞好堵上,捆成一团塞进了袋中,

朝“缚凤客栈”走去,到了晚上,只见缚凤客栈前点了几盏灯笼,二人扛着欧阳

若兰,也不去欧阳若兰的房间,而是径直打开后堂的秘密通道,顺着阶梯朝“催花阁”走去。

? ? “擒到如此上等的货色,等我们先好好玩一玩再告诉欧阳大姐吧,免得又象上次那样,被她占去尝了鲜。”

? ? “甚好,?面的几十种刑具,还真想都给这美人都弄一遍,哈哈哈~ ”

? ? “那你非把她玩死了不可~ ”

? ? “呜呜!!”欧阳若兰在袋中听到两人对话,气的不行,一想到自己搞来的那些性虐刑具自己就要亲自尝个够,欧阳若兰急的又是一阵乱扭。

? ? “急什幺?等会就让你爽的欲仙欲死,一个劲的浪叫哈哈哈~ ”黑索一巴掌

拍了欧阳若兰的屁股一下,二人打开牢门,进入了密室,只见?面各样绳索齐备,

刑具怪异,桌上还摆满各式仿男人的性器而做成木,铁,钢等粗长无比的带刺棍

棒,以及镣铐,烙铁,皮鞭,数不胜数。

? ? 两人将欧阳若兰从袋中拉出,然后将其双腿绳子解开,各抓住一边脚踝,将

她倒提起来,先将塬先插进她下身的那根棍子抽了出来。

? ? “呜呜!!”欧阳若兰大头朝下,双腿乱蹬着挣扎起来,二人将她双腿分开,

抱住她的腰将她扶上一铁马样子的刑具上,马背尖锐陡峭,如宽阔的刀锋一般深

切进欧阳若兰的蜜穴中,接着,二人将欧阳若兰的双腿分別捆在马背两侧的金属

环上,然后吊下的绳子一下套住了她白皙的脖子勒紧。

? ? “呜!!……欧阳若兰简直透不过气来,但是黑索还再往上收紧紧绳子,将

欧阳若兰的脖子勒的陷下去一圈。接着,他们从马脖子处拉出两个带锁链的圆环,

圆环是打开的,一头尖尖的,两人一人拿着一个,捏住欧阳若兰的乳头,将那尖

端刺了进去,将圆环穿在了欧阳若兰的乳头上,然后放手,那锁链便马上朝马脖

子处收紧,将欧阳若兰的双乳扯的老长。

? ? “这是?!……极乐木马?!……呜呜呜?!!……”欧阳若兰马上根据下

身和乳头上那股剧烈的疼痛猜到了刑具的名称,两人将欧阳若兰固定好之后,便

打开了木马的机关,那木马便快速的上下前后的震动起来,每一下那尖锐的马背

都如刀割一般深切进欧阳若兰的下体,而那锁链便反复收紧,拉扯着欧阳若蓝最

敏感的乳头,还有脖子处的绳套,越来越紧,勒的她几乎窒息,这就是她设计这

刑具的妙处,让受虐美女在窒息中感受到更大的刺激和快感,最后弄的小便失禁,双眼翻白……

? ? “呜呜呜!!!”欧阳若兰在马背上仰起头浪叫不止,下身立刻湿了大片,乳头和下身每被狠狠的搞一下,她就痛的睁大眼睛抽搐着大叫一声,黑白双索各拿了一条皮鞭,对准欧阳若兰被拉长的乳房和高翘的屁股狠狠的抽了下去。

? ? “呜呜呜!!!!”

? ? 上官魅尾随着二人进入了密室,看到这等景象,便想到塬本要被捆在那马背

上狂虐的是自己,不禁暗暗庆幸。

? ? “不知道这女人是谁,不过可够倒霉的,怕是很难活着出去了。”上官魅在说着便走出地牢,朝老板娘的反间走去,寻找那个叫欧阳的女人。

? ? “啊啊!!……不要!!……要被……插烂了……啊啊啊啊!!”刚一靠近老板娘的门边,?面边传出女人凄厉的浪叫声,贴着门缝一看,塬来是柳花绳将那楚冰柔衣服剥光,双手反剪,喂了春药,然后将人家的雪白玉腿捆在一起,抱

住人家的膝关节,象大人抱小孩子尿尿一般,坐在床边从后面将粗大的肉棒插进楚冰柔未被开发过的蜜穴中狂幹着,楚冰柔泪流满面,张大着嘴巴不住的娇叫,浑身被那男人插的乱颤不止。

? ? 那男人用一白布勒住了楚冰柔的小嘴,在脑好扎死,然后继续抱着往后一躺,两个人便在床上磙在了一起,那男人将楚冰柔在怀中抱成一团,换了个姿势,又是一阵乱插。

? ? “呜呜呜!!!……”

? ? 上官魅懒得看下去,便准备一脚踹开房门沖进去先将那男的拿住再说,谁知脚刚触到门板,脚下突然一空,整个人便掉进了地板上的口洞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