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老板家的大奶家政

大概2013年冬天,老板的好朋友家~更大的老板,就是标题的某老板。

他房子是近郊的別墅,很大很大,在裏面会迷路那种。老板让我去帮忙,此事很

轻松,但我要在这半天时间。

到了密码开锁,地下室到四层每层晃一圈,三层上四层时听到衣帽间异响,

推门一看,一个家政小姐姐站在凳子上够着擦衣柜的上柜,我俩都吓一跳,她明

显吓的更厉害。

交谈得知,她每周二周六来打扫卫生,只是某老板不记得,所以沒告诉我。

我好啰嗦.....直入主题吧!

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几句,我就下楼车裏玩游戏了。

过一小时,再进去,她在二楼卫生间擦地,可能幹活幹热了,羽绒服脱了,

穿一件高冷的羊毛衫,袖子撸着,哥们一眼就找到了操点,这位小姐姐胸巨大,

不是C的那种规模,估计E或F,手臂雪白,无毛,皮肤怎麽形容呢,凝脂?应

该差不多。

小弟弟不受控的微微一抖!

此女当时应该也就30出头,嘴有些尖,脸型有点方,长相靠近60分吧,

其实如果学历高点,气质好点,养尊处优点会打扮点,是能达到80分的....

好在操点明显,你可以煳弄自己,但小弟弟从不,他有反应!

于是开撩。

我问:妹子,你四川的吗?

女:谁是妹子!你才多大呀!我贵州的。

我:川云贵不分家,我猜对了,哈哈!

女:我们口音是很像。

我:我不是听出来的,是看出来的。

女站起身,带点疑惑,用表情问我。

我笑笑:第一呢,你们那边空气幹净湿润,所以皮肤好。第二,山路多,人

挺拔、腿长。

女很夸张的撇撇嘴:哟!你很厉害嘛!还会看相!

我:最重要的是三,丰满。

女略楞一下,说:色狼,不学好(贵州话)。

我也学着她口音说:哪裏有不学好撒,贊美你嘛!

女又蹲下接着擦不理我。

我靠着门槛站了会,她幹活开始有些拘谨了。

过了一会,她说:你快出去嘛,看得我沒法幹活!

我蹲下,调笑的说:再看你一会。

女扬了扬抹布作势打我,嘴裏说:看你妈哟看!一把年纪有啥子好看!

机不可失,我顺势抓住她手,色色的说,我爱看!

女用极大的力气挣脱,我用更大的力气控制,手腿并用,半分锺后的架势大

概是这样的:她躺在地上,两手被我摁着,我半坐在她腿上,她腿还一直拱我,

但基本无力挣脱。

我也不知道事情怎麽发展成这样的,以及她到底值不值得我如此,但骑虎难

下事已至此,必须继续下去!

然后电视剧裏的经典台词出现了,她红着脸大义凛然的说:你再不松开我叫

人了啊!

我:你叫不到人的!这裏一个人都沒有!

短暂的空气凝滞。

我也不知道该怎麽进行下去,停手吧不可能了,我盡量温柔的趴下来,用嘴

找她的嘴,她甩着头躲我,一时无法得逞。

我试着松一只手摸她胸,结果她不是用被松开的手反抗,而是紧紧的抱在胸

前挡我。于是好玩的场景出现了,她捂左边我揉右边,她捂右边我揉左边,俩人

快速左右切换着,如同武侠片裏出招与拆招,如此往复多次,气氛忽然变得很诙

谐,我忍不住笑着说:你学过武术吧?

女:学过你妈!地上冰死了,你快点给我起来!

我想了想放开了她,站起并拉起她,四目相对憋着笑,我说:你力气真大!

她侧头斜眼笑着瞄着我,恶狠狠的说:强奸判十年!

笑的我前仰后合,笑完我说:七年吧?

她也大笑起来,然后正色道:你一定是强奸被抓过,不然那麽清楚!

我双臂勐抱住她,并直接亲向耳后,说:那我真强奸你,看他妈的到底判几

年!

女的沒啥反抗,只是隔着外套掐我胳膊,嘴裏说着:判你个无期徒刑!

我抱起她,走到一个卧室,直接扔在床上,秒脱自己外套和裤子,然后扑上

去。

女说:打扫个卫生,遇到你个不要脸的(贵州话)。

我看不像要再反抗了,直接扒光自己,再扒她,配合的擡胳膊擡腿,瞬间白

花花的全光了,她闭眼侧头不看我,我对着一对大奶咽口水。真他妈大,一滩,

乳头黑长,乳晕不大,有些下垂,下部被钢圈勒出深深的红痕,手感很软,热水

袋一般。

揉了几把,弟弟已梆硬,掰腿,顺从分开蜷起,按着龟头插入,不热,凉凉

的,还算滑,一杆子捅到底!

女大叫:我日你妈!棒槌吗!楞个大!

我平趴她身上,慢慢捅着,轻轻说着:驴鞭,你要不要?

她勐睁开眼,眼珠红的,却有笑意,她定定的看我的眼,忽然带着笑声蹦出

一句:驴逼,你日不日!

我说:日!专日驴逼!

然后俩人笑成一团,笑的一发不可收拾。

笑毕,女说:既然被你幹了,你就认真点,把老子弄舒服!

我去,真他妈豪放。其实农村女的更看得开,一旦突破了道德枷锁,不就日

一下吗,谁日不是日!她当时应当是这样的心理状态。

于是天雷勾地火,关公战秦琼!你上我下你下我上,跪着撅着,趴着躺着,

站着坐着,掰着挺着,此起彼伏应接不暇。底层人民在性方面不比任何人缺想象

力与创造力。

记忆最深的一个姿势,她让我像女人那样躺着,抱起双腿,她压在我腿上抽

插,竟忽然体会到了女人在性事中的感受,感觉有洞的是我,我是被插的!以至

于那一刻,都分不清鸡巴是谁的。

昏天黑地折腾了半小时以上,最后以传统体位勐烈沖刺结束,结束前问,射

哪裏?

女叫着:日你妈,想射哪裏射哪裏!

我:你安全吗?

女:幹都让你幹了,你还管我安不安全!

好吧,不射裏面都对不起你,火山喷发,喷的腿都抽筋了!

事毕,我问:你打算判我几年?

女:帮我把活幹了,不告你!

我也是事后圣如佛,弟弟一软衣服一穿,再看那张脸,40分都给不了了,

但总要演一演吧,问她:要不要再吃我一鞭?

女:炸了吃炸驴鞭。

我:你舍得炸?

女揉了揉我档:不舍得也不是自己家裏的!

哈哈,皆大欢喜的奇葩一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