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小雯献身乐三

我想起了之前小区美女投票中自己得了第五名的回忆。

「这样美好的身体,可能明天就会变成了一块肉吗…」

想着想着,我开始讶异的发现自己对于死亡似乎沒有那麽恐惧,内心深处反

而隐隐有些期待。

不知不觉中我又再一次的将手伸进了短短的睡裙裏搓揉着开始润湿的私处。

如果我就这样在台上被抽插着斩首了,说不定底下的男性观衆们还会因爲我

无头身体的表演而一柱擎天…说不定连女性观衆们都会羡慕着我的美丽与性感…

如果,我就这样被斩首了,是不是其实也沒那麽糟…?

不知不觉中,我就这样边幻想着边睡着了,似乎还梦到了个兴奋的斩首游戏。

「小雯,起床了!今天事情可多着呢!」朦胧中听见妈妈打开了房门对我喊

着。

「啊,是说帮爸爸宣传的事情?」我揉揉眼,从床上坐起身来。

「是啊,快点换个衣服要和爸爸出门了。」

「我到底要做些什麽啊?你们一直都不说。」我抱怨着。

「妳会知道的,妳只要跟着爸爸走,听他的话,让大家知道妳是他的好女儿

就可以了。」妈妈笑的有些神秘。

「那我要穿什麽衣服?」

「学校制服就可以了,要穿最幹净的那一件喔。」

「好…」我抓抓头,用手梳着头发。

「啊还有…」她似乎有些腼腆,「那个…内衣裤也要穿好看一点的,不要随

便穿喔。」

「…好。」

莫名的,开始有点搞不懂自己周围的人都在想些什麽了…

「哦!我们的小雯今天好有气质啊!」刚下楼,爸爸看见穿着学生制服的我

忍不住贊叹起来。

「嗯…那我们今天要做什麽呢?」我脸红,有些不自在的捏着自己的裙襬.

「哈哈,跟我出去看看小区民衆,拉拉票啊,今天是中秋节,也该祝大家中秋节

快乐吧。」他笑道。

「可以啊。」我点点头。

「妳先出去等我,我拿个东西就出来。」爸爸挥挥手。

「好。」

我开门,却看见门口已经站了一个人。

那是宇航,我的男友。

「…你…」我惊恐的说不出话来。

「小雯,我…」

「是你吗?」我打断了他,「想让我成爲晚会主角的人?」

「呃…妳都知道了?」他有些讶异。

「…爲什麽?」我几乎要哭了,「我以爲你很爱我的…」

「就是因爲爱妳,所以我才计划了晚会啊…妳到底在说什麽啊?」他一脸莫

名奇妙。

「难道你真的以爲我喜欢这样吗!?我…」我哭着。

「怎麽啦小雯?」爸爸在我身后打断了我。

「沒事…爸我们快走。」我拉着爸爸的手。

只要离他远点,我应该就不至于被斩首了吧。

难道这个世界的男人都这样吗…?以爲女孩最爱的事情就是被宰掉…?

如果我连最爱我的男友都无法相信了,那是否世界上唯一能相信的男人只剩

下我爸?

混乱的脑中只剩下被背叛的感觉,心不在焉的我甚至不知道自己今天一整天

都做了些什麽。

好想哭,但又必须强顔欢笑。有些模煳的视缐中盡是些看过的亲戚邻居还有

爸妈的朋友们,但我却不记得他们说了什麽。

「小雯今天好性感。」,「有这样的乖女儿真是戴先生的福气啊!」

隐隐,我只记得一些奉承的话语,还有一些给爸爸的承诺。

「小雯!?」爸爸的唿唤再次把我拉回现实。

「啊,怎麽了?」我回神一看,才发现我们已经回到了家门口。

「妳今天的表现很不错,大家都很夸奖妳呢!」他对我微笑。

「呃,这是应该的啦。」我谦虚的说。

「接下来,就剩下晚上的中秋晚会了。」他说。

「谁办的晚会啊?」我有点不安。

「当然是我们家啊。」

应该沒关系吧,只要不是男友就好。

「妳妈妈他们,应该也快准备好了吧,都快下午四点了,我是预计四点开始

举行的,很多人都会来参加。」

很多人都会来参加…?

「对了,小雯,我应该还沒给妳看过这个吧?」爸爸说着从口袋裏拿出一张

传单。

中秋雯妹斩首趣,性感胴体欢乐送!

我的心,彻底的,彻底的,彻底的…

凉了。

「…爸?」心髒似乎忘了跳动,圆睁的双眼中只剩下不解,以前的男人似乎

再也无法和自己的记忆重合。

「小雯啊,妳是我的好女儿,一直都是。」他缓缓的说。

「那爲什麽…?」我后退了几步。

「我也沒办法,爲了展现我竞选的诚意,我必须要有所牺牲…」他看着我,

似乎有些爲难。「妳放心,我不会让妳感到太多痛苦的…」

「不…不要…啊!」我后退,双手却突然被一双强而有力的手抓住拉到了背

后,还来不及反抗,我的双手瞬间就被一副手铐铐了起来。

「佩雯,妳…早就不是处女了吧?」弟弟不带感情的声音在我背后响起。

「爲什麽…连信诚你也这样对我?」我惊恐的问。

「这是爸爸的主意,我只是听命行事罢了。」他悠閑的抓着我的手腕将我推

回爸爸面前。

「信诚,妈妈他们都准备好了吧?」爸爸问。

「嗯,都好了,他们在小区活动中心。」弟弟回答。

「很好,等等把佩雯带过去,我们就可以开始了,你先帮她清理一下。」爸

爸笑道。

「真的可以吗?爸。」弟弟露出了难得的欣喜。

「当然,记得要洗幹净。」

「什麽意思?」我还未进入状况,他们的对话只听得我一头雾水。

「进去吧。」弟弟推着我进门,我沒明白过来,自己就被他勐得压在了墙上。

「佩雯啊,妳知道妳真的很美吗?」他边说边撩起了我短短的制服裙,精实

的手臂在我的翘臀上游走。

「你!…啊!」我惊唿一声,自己粉色的蕾丝内裤已经被他扯了下来缠在脚

踝上,而自己反铐的双手却无法做出任何抵抗。

「反正妳都要被斩首了,妳不是最爱被斩首了吗?那妳应该也知道…斩首之

前做个刑前安慰是基本步骤吧?」他的气息吹拂着我耳际。

「你怎麽知道我喜欢斩首!」我克制不住的喘息着,他的手指已经开始探索

着我润湿的两腿间。

「总会有方法的不是吗?」不待我回答,他的嘴已经吻上了我的唇。「昨天

啊,我看妳在房间裏偷偷自慰,我就更加肯定了,妳早就看到那张传单了吧?」

「该不会那是你做的?」我惊问。

「当然。」他从后面抱住了我,一手在我两腿间搓揉,而另一手已经不安分

的开始解开我的衬衣钮扣。

「不行…你这样是乱伦!」我试图反抗。

「乱伦!?哈哈,别逗我笑了,当献身同意书成立的同时,我和妳就已经沒

有法律上的亲属关系了,哪来的乱伦?而且这也不是做爱,这叫做刑前安慰,这

是每个女孩被宰杀前都必须试着去享受的过程。」他揉着我丰满的双乳,轻轻的

啃咬的我的脖颈。

「可是我还沒签!」我挣扎。

「爸爸签就够了,真是的,妳道底有沒有认真上课啊?法律规定在女孩20

岁之前父亲有决定是否让女孩献身的权利不是吗?就算女孩同意献身也是要经过

父亲允许啊。」他边说边掏出了早已坚硬的肉棒在我雪白的臀部上磨蹭着,一副

蓄势待发的样子。

「是喔…」

「还是喔,妳真的很不认真耶!算了沒差了啦,等等妳都要被宰了,来跟我

好好享受吧!」他把我抱了起来往沙发上一丢,我呻吟着,短裙退到了大腿根部,

湿漉漉的阴部毫无防备的暴露在他贪婪的目光下。

「妳啊…其实也很想跟我做吧?」他淫笑着,彷佛看透了我的欲望。

「是有幻想过…啊!」我呻吟着,无法抵抗的任由他扑了上来,健壮的双手

扶住了我纤细的腰肢,那硬挺得发红的肉棒在我还未表示完意见之前便强硬的撑

开了我的肉缝,毫无阻碍的滑进了早已湿透的阴道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