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小子与艳妇的合体

 九七年的夏天,一个令人无法忘记的夏天,记住的不只是那个夏天的闷热, 也记住了一段永远铭记在心的艳遇。

那是一个与往常一样闷热而又潮湿的傍晚,我一个人在小摊吃过牛缐,习惯 性的往街上的舞厅走去。我会跳舞,却在舞厅很少跳,我去是为了避暑。沒有工 作,住的处所是我以前实习的厂。

宿舍里热得只想发疯。

与平常沒什么两样,舞厅里还是这几掇人,熟悉的旋律,熟悉的面貌,我也 还是做在老位子。然而安静就在一剎那被打破了。两个女人,我沒记错的话应当 是闯进来的,因为她们做在我旁边的时候还在大口喘气,后来我也想过应当是她 们第一次来舞厅紧张才喘气吧。我略带厌恶的看了她们一眼,因为很显然她们打 断了我观赏舞池里的美好舞姿,而且我这张桌子沒有其它人,她们坐下的时候似 乎应当问一下有沒有人。然而我创造坐在我旁边的一个女人,应当是少妇吧。长 得出乎意料的俏丽,身材苗条,皮肤白晰,而迷人的瓜子脸似乎还带着一点点忧 郁,最让我着迷的是她的门牙是两颗小鼠牙,十分可爱。另外一个应当是女孩子 吧,长得却丑了点,这也应当合理吧,俏丽的女人旁边最好有一个丑一点的做陪 衬。

而故事也就这样开端了。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是个略带内向的人,虽然内 心充满了邪恶,但是表面却从来不表现出来。我回过火来持续我的观赏,沒有再 看她们。但令我沒有想到的是,在一曲结束的时候,那个少妇却主动问我,嗨, 你会跳舞吗?不会跳舞来这里做什么。那你教我好吗?眼神中充满着期望,我按 捺住心脏的激烈跳动,好吧,分明看到另一个女子嚥了一下口水。

一曲并四开端了,我过去很自然地牵她的手,很奇怪,这么凉快的处所我的 手心怎么还会汗?更怪的是,她竟然真的不会跳舞。我在教过她怎么走步后,问 她,你这里第一次来吗,对啊。沒来过。那以后经常来玩,跳舞蛮好的。分明而 又自然的勾引。她却沒有答覆。

过了一会儿她才说,我是和老公吵架才跑出来的,他老是出去跳舞,叫我在 家看孩子,烦逝世了。我警惕地看看了四周。他是老去公园那边的舞厅的。那个 人是谁啊,我头往丑女方向一点。哦,那是驾驶员的妹妹,做饭的。我一时摸不 着头脑。也沒问。一曲结束了,下一曲是慢四,怎么办,要动手吗,还是等等?? 你还教我跳吗,可以啊,我淡淡地说。音乐开端了,再过三十秒灯就沒了,按惯 例,跳这个舞都是灯灭了再上去跳的,可今天情况不一样了,我拉过她的手,不 顾众人虚伪的眼力,先教她跳起来。渐渐地对方的眼睛含混起来。旁边的人也多 起来了,渐渐地,邪恶的念头却清楚起来。怎么这么暗啊,本来就是这样的,你 看人家都是抱在一起的呢。沒有答覆。

这个曲大概是十分钟吧,我应当在后几分 钟再动手,不能惊跑了哦。手中却稍微加了一点力,使得彼此更靠近。六七分钟 过去了吧,沒有反抗的迹象。我突然松开她的手,两手又迅速地从她的两腋插过 去,围绕在她后背,然后稍用力,将她拥在怀中,可能有稍微的一点反抗吧,她 应当只是迟疑了那么半秒,就很屈服地把脸埋在我胸口,我安慰她,都是这么跳 的,沒什么的,沒有答覆。我却越抱越紧了,甚至分明地听到她的喘气了,我稍 微松了一下,把嘴唇轻轻地靠在了她的耳边,姐姐你好俏丽,让我亲亲你好吗, 沒有答覆,只是把头埋得更紧。我不顾一切地在她的耳朵,脖子及额上蜻蜓点水, 而舞池里这时也达到高潮了,女人的呻吟声,甚至尖叫声此起彼伏,(我到现在 仍怀疑那略带无助的哀求的尖叫是怎么产生的,是用手吗,甚至有一段时间还同 情过这尖叫,后来一个朋友说,那是活该,沒什么可怜的,我也不置可否)我从 新抱紧了她,尽量把她的胸往上托,以更贴进我的胸膛,我想我可以感到到她的 心跳,而她也必定感到到我下体坚硬的障碍了吧。最后我轻轻地吻着她的唇,沒 有丝豪的反抗,不能再进攻了,我告诫自己。我享受着她嘴唇淡淡的香甜味,问 她,你以后真的不会再来了吗。明天你会来吗,她急切地问,哦,后天吧,明天 我要出差,沒空。以退为进,要钓钓她的胃。那后天你必定来,我也来好吧?行。

出舞厅了,我说送送你吧,千万不要,被我老公看到会打你的。那,那好吧, 那我走了,后天不要忘了。不会的。旁边的丑女分明笑了一下。而那少妇也分明 捏了一下那个丑女。

第二天我还是照旧来了舞厅,她果真沒来,我凉快了一个晚上,静静地而又 急切等候着明晚的到来。

第三天,我坐在老位子上,方向却换到了对门。和几个熟人打过招唿后,一 个熟悉而又陌生的人影涌现了,苗条的身子,外面是一件薄纱的连衣裙,里面的 文胸若隐若现。看出来她今天特意打扮了,可能还扑了点粉,脸上看上去更加白 晰,多想上去咬一口啊。她径直向我走来,我站起来等她,而旁边的熟人却不适 时的拉我,问我,喂,是你新女朋友啊。还鬼笑。我沒理会。她到了我旁边冲我 笑笑,就坐在了我边上。

我们坐边上的位子吧。那里安静点,其实边上是情侣沙发座。更隐蔽点罢了。 我拉着她的手,在边上熟人爱慕的眼神中走了过去。

七点四十五,舞池准时生却起来。而我们却赖在沙发里沒有动,我勇敢地抱 过她,一只手也搭在了她的胸口。连衣裙,为什么是连衣裙,撩起来多烦啊,唉。 终天挨到慢四的时候了,她似乎也早已按捺不住,把头靠了过来,该逝世的灯今天 怎么老半天不暗啊,好像等了一个世纪才慢腾腾地灭下来。狂吻,还是狂吻,如 果沒有衣物的遮挡,我会从她的头吻到她的脚,而此时我一边吻着她,一只手却 往下去撩她的裙子,她的一只手却过来阴挡,似乎是更加增长情趣,几个回合过 后,终于撩了上来,我抚摸着的她的腿,哇,好滑啊,又凉,我甘心一直这样摸 下去,直到逝世。可是怎么行呢,运动还要持续啊,另一只手在裙外抚摸她的郛房, 隔着一层轻纱,一层薄棉,她的郛房更显得生动,饱满。

我不顾一切地将连衣裙 撩到她腰部,手伸了进去,哇!真实的乳房。沒有摸过比这更美好的乳房了,我 两手轻轻地捏着她的乳尖,提了一下,她轻微的呻吟了一下,更加令我心旷神怡, 激动的我把全部脸藏在了她的胸口,像一个饿极的婴儿,拼命地乱窜,而她呻吟 地更厉害了,听起来有点无助的感到,我勇敢地直接褪下了她的内裤,一摸就知 道是那种半透明或透明的……一直褪到她的脚脖子,多么湿润的处所啊,我用一 颗中指在中间重复轻轻地搓,一手却更加紧紧地抱着她,吻她,多么软弱的身材 啊。过了一会儿,中指摸到上部的小米粒,开端集中一个处所轻轻地转起圈来, 呻吟声更加动人了,喘息声也更加粗重了,而令我意外的是,当我抓过她的一只 手,按在我蠢蠢欲动的兄弟的上面的时候她却坚决的拿掉了,几次都是这样,我 只能放弃。

 当我的手指,慢慢地进入,感到到异常温暖且湿滑的时候,我站了起来,迅 速地褪下了自己的裤子,不由分辨地将她的两腿分了开来,很自负地顶了进去。 一阵长长地呻吟,似乎听到了满足和愿望,沒有多少时间了,快啊。我记忆中我 从来沒这么英勇过,几十次抽插过后,我停了一下,差点就出来了,不甘心的。 而她此时必定时闭着眼在享受吧。脸也必定红了吧,我摸了摸她的乳房,更加高 耸挺涨。让我冲刺吧!我尽量离开擡高她的腿,两手撑在她腿下,用力顶到最里 面,停了半秒左右,随即开端了猖狂的最后三十秒,舞池的呻吟和尖叫声适时的 响起了,与我们的呻吟声掺杂在一起。我射到了她的最里面,也分明感到到了她 有节律的抽动。灯慢慢在亮起来,我迅速穿好裤子,她也穿好了裤子,并从随身 带的包里拿出一包纸巾,问我厕所在哪里,我指了指方向,她飞快地跑去了,而 和她一同跑去的还有四五个女子吧。我突然想起,我刚才看到她的脸彷彿透着一 丝桃红,比刚进来的时候更加迷人了……从舞厅出来,她问我住哪里,我说就那边一个厂的宿舍,你有空来好了!哦, 那我回去了,她笑笑对我说。你也回去吧。

真是很奇怪,接下来一个星期吧,我天天去舞厅等她,却再沒来过,我对自 己变得很沒信心,可能自己太差了吧,人家玩了一次就不要了。奶奶的。

那天晚上,我和三个同事,其实都是下岗小伙子,在宿舍里搓麻,到十二点 结束时我多了一百多块钱,喜滋滋地去沖凉了,也就在宿舍旁的个水龙头上乱洗 吧,突然看到楼道那边有个身影,咦,全部三楼的人都在这里啊,还有谁啊,楼 道裏又沒灯,我也看不清是谁,等走近了,我呆了,是她。我愣了一下,她看到 我却一笑转过身去不往前走了,我立刻穿上裤叉,才走到她面前,她头髮有点乱, 精力可能也不是太好,却更显得楚楚动人,让人怜悯。她很轻却很渴望地说,你 有沒有空……还沒听完,我就走回宿舍,取了件衣,拉她下楼了,后面的声音大 叫,回来帮我们带点炒牛缐!小子赢了这么,都是我的钱!!!!

出了厂门,她说,和老公吵架了,你陪我好吗,好的,可是我们去哪里呢, 先乘车再说啊,一辆TAXI很聪慧地停在了我们旁边,我开门让她先进去,然 后我坐在了她旁边,创造她手里还拿着个塑料袋,不知道是什么。十二点多了, 去哪里啊,先到市中心再说吧。车刚开沒一会儿,她突然提出和我换位子,不由 我分辨,藏到了我身后,还问我那个门口有沒有人,我往外看了下,那边只有一 家是私房,其它都是小店,有一个矮壮的男人正站在门口叉着腰,脖子里一根项 练好粗啊,那就是她住的处所吗,那就是她老公?不会吧,简直是牛粪啊。

我不 信任。我说有一个男人在门口,是谁啊,她沒说话。却躲得更紧。都开过了,你 怕什么啊,我假装沒看到司机从后镜反射过来偷窥者般的眼力,对她说。她才从 我身后出来,头却还是靠在我身上,我也不失机会地搂住了她。快到市中心的时 候,我看到路边有个通宵舞厅更闪着诱人的灯光,我闪过一个念头。到市中心下 车后,我才知道那个袋子里是钱,怎么不拿个包啊。我想。紧紧地拥着她,她也 不说话,我们就这样走了一会儿,她就问我,有什么处所可以去,我假装想了一 会儿,说那边可能有个舞厅可能还在营业,要不就去那里坐一会儿吧。她就随我 去了。她给我钱买了票,两人刚要走进门,门口的两臭保安说话了,喂!!!自 带零食不可以带进去的!!什么???你看看明确,这是零食吗,这是钱!!!! 她朝两臭保安扬了扬塑料袋,拉着我往里走,两保安就像两被戳破的汽球。我也 狐假虎威地瞪了他们一白眼。

有经验的人一看就知道,这哪是什么舞厅啊,就是个给人偷情的处所,今天 是来对处所了,全部舞厅不过七八平米吧,边上一间一间陋开的小包间倒围了一 圈。沒有跳舞,却有很多似有似无的声音不知道哪里传过来,我们进了一个小包 间,立刻就有一个服务妹推着小车来了,两位要点什么,她把小塑料袋往我手里 一塞,随便拿吧。我警惕地拿了两瓶矿泉水,还有牛肉干之类的东西,可能要五 六十块吧,先生,一共是二百七十块,什么!!!!把我当洋葱斩啊!我操着本 地话,她拉拉我,买吧,哦。我打开袋子愣了一下,里面乱七八糟放了好多大票 小票,也不知道有多少,你做什么拿这么多钱啊!服务妹走了以后,我拥着她问 她。我和老公吵得厉害,随便抓点钱就走了,那个门口的就是你老公吗,是啊, 你怎么会嫁个这么……还沒说完,她眼泪就下来了,我老家是Y市的,家里穷, 兄弟姐妹四个,我最大,他是我我们乡裏最有钱的,有一个车队,十几辆卡车, 就是自己会御的那种,一天一辆车就挣五百块钱。他看上我给我家里好多钱,我 也沒措施。这种事,我书上看多了,真实地却就在旁边。你不知道他性格非常不 好,动不动就打人(一点不懂怜香惜玉,这种女人也打)还要出去跳舞,特別是……她对着我的耳朵说,他做那个事的时候,从来不 考虑我的,就知道自己舒服。不像你……带着眼泪轻轻笑了一下。我心旷神怡地 想,我不就是遇到了个怨妇加艳妇嘛!呵呵……上次在舞,做事的时候是在暗里, 今天有亮光了,让我好好观赏你吧。

想着就开端动手摸她,开端她好像沒这个心思,不怎么动情,我轻轻地咬着 地的耳垂,用两粒牙轻轻地磨,用舌慢慢地舔她全部耳括,甚至将地全部耳朵含 在嘴里,慢慢地她开端配合了,两手也抱住了我。并开端主动吻我脸,我又慢慢 地解开她的上衣扣,很轻松地将她的文胸拉了上去,两只小玉兔立刻就蹦了出来, 多么白啊,我把其中一只含在嘴里,另外一只用手轻轻地抚摸着,她略微地昂起 头挺起胸,以让我更好地享受。轻轻地呻吟随即而起,和着外面曼妙的舞曲,更 让我不能自己。沒有想到和她的第一次是在舞厅,第二次仍将产生在舞厅。不知 道下次是在哪里了,我暗想到。

今天她穿了件过膝的黑裙,撩起来比上次方便多了,她也相当配合,自己慢 慢地就将两腿离开了,我突然好想吻她的妹妹,只是不知道,她会不会反感,试 试吧,当我裉下她淡红色内裤到她的脚脖子时,顺势蹲了下去,她轻轻地问,做 什么,我沒答覆。却将她的腿擡了起来,全部阴部就全露在我脸前了。很少的一 小撮阴毛,在阴唇周围更是只有了了数根,阴唇却微闭着,似乎等候着我的开启, 舌尖慢慢地靠了上去,她略微抖了一下,沒有反抗。

我想可以开端了吧,先轻轻 地在阴唇周围,慢慢地移到中心的细缝,用舌尖挑开细缝,伸了进去,高低移动, 她的呻吟声勉励我不要停,在我时而轻时而重,又时而急时而慢地挑逗之下,她 的眼神开端迷离了,甚至当我停下来看她的时候,她的眼睛也只是微微地张开, 似乎在问,怎么停了?我又开端挑逗她那微微崛起的阴唇最上部的小米,已经 充血坚硬了,还是舌尖,混着不多的口水,轻轻地触碰,她开端摇晃了,似乎吃 不消我这样的举动,而我更用力地擡着她的腿,用双唇含住了她那俏丽充血的阴 蒂,一阵发抖,以及略带哀求的呻吟。我保持了十秒左右,才轻轻地松开。我放 下她的腿,开端观赏她的媚态,她的眼神更加迷离了,脸色也不像刚刚苍白,而 像略施薄粉般白里透红,越发显得她的俏丽。我托起她的下巴,对她笑了笑,她 却把两片唇贴在我的嘴上,轻轻地磨,我稍探出舌尖,她即捕捉到,随即含在嘴 里拼命吮吸。差点让我緻息。

记得上次,我拉她的手放在我小兄弟上,她逝世也不肯,那让她为我口交,更 加沒盼望了。所以我虽然有这个想法,却不敢说出来。干脆做吧,不要乱想了, 我褪下我的裤叉,把桌上的东西,全移下来,正筹备抱她上去的时候,她却按住 了我,同时蹲了下来,我创造她的脸真的好红啊,她问,不髒吧。不髒的,我刚 洗过澡啊。我从来沒做过,有点怕,不用怕的,就像吃棒冰一样的啊。你试试啊, 不行就不要啦,好吗。好吧。她第一次捧起了我的小兄弟,似乎怕摔坏了似的, 警惕翼翼,两手托着,还居心肠看了看,又看看我,然后闭起了眼睛,伸出了她 的小舌头,到底是沒经验,只是乱碰,我又说,你像吃棒冰一样就行了,我怕啊, 你那么大。不要全进去啊,能到哪里到哪里。我急啊。她微微张开了嘴,我往前 顶了顶,刚进去一点点,她就吐了出来,我急忙说,你就舔外面吧,她像征性地 乱舔了几下,就站起来扑在我怀里。好长时间不动。唉,算了,不能勉强。

在抱她上桌子的时候,我在她耳朵边轻轻地说,我们今晚做时间长一点好吗, 随你。褪下她的黑裙和内裤,我小兄弟就不客气地顶了进去,温暖立即包裹了小 兄弟全身,又衍伸到我的全身,神仙过也不如此吧,人生最美好的时刻不就是现 在吗。我开端了我的抽插。我创造站着真好,可以看到她的表情,也可以看到小 弟弟妹妹的动作。使我更加有抽插的愿望。大概弄了,十分钟左右经过了各种 抽插磨之后,我拉起她的手,示意她下来,她可能沒懂得。当我将她的身材转 过去之后,她好像明确了,很自觉地将上身俯在桌上,而将两只圆圆的屁屁裸露 在我的面前。我轻轻地打了一下小屁屁。她却嗯了一声。将小屁屁又往上顶了一 下。我对后插是又爱又怕。后插我感到是最舒服的,却也是最容易洩的。不管它 了,反正有的是时间。呆会儿还可以做的。我顶了进去,直到沒根。另外一种异 样的感到瞬时包围了我全身。我不禁啊了声。差点就出来。喘了口吻,才敢持续。 在做做停停几次后,有次有感到又要出来,想停的时候,她却肯求说不要停,不 要停,好舒服。那就只能出来了,激烈的几十次抽插过后,我拔了出来,全射到 了她的小屁屁上,她过了好长时间才长长地舒了一口吻,似乎高潮般。但我知道。 这种姿势女的是很难有高潮的。不过舒服也是有的。

重新相拥在怀里。许久都沒有说话,彷彿都在回味刚才的甜蜜。而睡意也乘 机袭来。我们就相拥睡了一会儿。抱着她。我又在想,这般美人抱一辈子又何妨?

在四半左右,我们胡乱吃过点零食之后,又着实做了一次,时间虽然不长, 但她最后那一次相当撕心烈脾的尖叫,却让全部舞厅彷彿停顿了一秒。然后彷彿 多米诺骨牌般。此起彼伏地响起了好几声高声呻吟。使我至今记忆尤新。

接连下了几场雨,闷热的气象才凉快一点,无所事事的下午,我经常会躺在 床上看书,最近正在读凡高传,凡高那穷苦悲惨的一生深深地打动了我。

记得那天下午刚下了一场雷雨,我照例倘在床上。一手拿书,眼睛却打起磕 睡来。半梦半醒中,虚掩的门好像动了一下。我含混地问了声,谁啊?门开了, 本来是你!我一屁股坐起来。上次和她整夜一起,到今天有半个月了吧,沒想到 今天她会来找我。我笑着说,你坐啊。

其实我那个宿舍只有两张床,凳子都在另外一个房间,搓麻用的。我拍拍我 的床沿,示意她坐下。今天她穿了件淡绿紧身的无袖上衣,下面是中裤。一双黑 红相间的凉拖鞋,烘托着她娇小可爱的小脚,脸庞依旧那么楚楚动人。一双眼睛 却只看着地下,并不看我。但我分明从她的眼睛里读到了,她好像有话要对我说。 有什么事吗,我轻声问她,沒有啊,就是来看看你在做什么。她答覆地很干脆。 我知道有事,但她不说,我也不想勉强,日后你总会说的。

我坐起来从后面抱住了她,把头靠在她肩上,轻声软语地说,好想你啊。虚 伪得连我自己都想抽自己两嘴巴。而女人最吃这一招。她笑了笑,回过火来吻了 我一下,我也想你,才说谎要到超市买东西,来看你。你看我对你好不好。我抱 得更紧了,嘴唇在她的脖子上乱亲,趁势把她搂在我身上,而我又躺了下来。她 依从地躺在我身上,我毫无顾忌地抚摸她的双乳,虽然隔着衣服,却还是能分明 的感到到她乳房的饱满与骄挺,她轻轻地打了一下我的手,然后把手放在我的手 上,我手里依旧不停地抚摸,嘴也含住了她的一只耳朵。含混不清地说,这几天 我真的好想你啊,几次想去找你,却又怕。看不到你,我饭都吃不下了。她又打 了一下我的手。

过了一会儿,她搬开我的手,自己却解起上衣扣子来,我却忙中 添乱,一只手从她衣服的下襬伸上来,五指放平在她的一只乳房上,另一手从上 面捏住了她的另一只乳房,并轻轻地捏住了上面的葡萄,轻轻地挤。她已经支撑 不住了,解扣子的动作也不禁停了下来,瘫软在我的身上,任我作为了。我帮她 把剩下的几粒扣子剥开来,又将她扶起,帮她把外衣和文胸脱了下来,并让她躺 倒在床上。她还是娇媚地把头歪在了一边,并微闭起双眼,不看我。我俯下身, 将全部脸埋在她乳沟中,像个小孩子般,拱来拱去。她屈服地两手围绕住我的头, 细细的呻吟也及时响起了,我不禁心神荡漾,擡头凝神望瞭望她,随即开端在她 脸上乱亲起来,两手也时不时地揉搓她两个饱满高耸的乳房,当嘴唇触碰嘴唇时 我用舌尖撬开她微闭的牙齿,撩拨着她的舌头,真的有一股淡淡的甜味,多么美 好的味道。我不由分辨,将她全部香舌含在了嘴里,自己的舌头也在她的舌头上 百般安慰。在我的领导下,她微微地擡起了下巴,把嘴张得尽量大,两手环住了 我的脖子,两只乳房却在我身下,那个爽,真是不言而喻。

而当我筹备下一步亲吻她全身时,她的举动却令我感到了吃惊,并欣喜不已。

她示意我睡到旁边,而她则翻身起来,并扒在我身上,头也像我刚才一样, 贴到了我的胸前,却还是和以前一样,又闭起了又眼,嘴唇摸索着探到我的乳头, 并将它含在了嘴里,又用牙轻轻地磨,我也不禁哼了一声。她却卟哧一声笑了。 我又将她的头按了下去,示意她持续,我两只小乳可从来沒有享受过这种待遇啊, 竟然不争气地硬了。此时她又伸出她的舌头,在我身上这一下那一下乱亲起来, 其实我是个怕痒的人,可是此时此景,只能咬紧牙关了。

过了一会儿,她又抓过 我一只手,叫我翻过身去,趴在床上,又要做什么啊。她扑在我背上,又开端了 乱亲,还到腋下去亲,我实在忍不住,身子扭了起来,她又笑了,开端亲我脖子 和肩膀的部位,正当我咬着牙享受时,不料想肩膀上突然被她一咬,还沒等我叫 出声来,她全部身材却已经紧紧地压在了我背上,不让我动弹,脸凑到了我的耳 边,轻轻地问我,你真的爱好我吗,真的啊。你呢?我反问,我好爱好好爱好你 啊,你是对我最体贴的人。我实在想不起来哪里对她体贴,正在想说点什么,一 滴很突然的液体跌落在我的耳边,接着又是一滴。????轻轻地抽泣声随即在 耳边响起,却差点震碎了我心灵,怎么啦?我努力翻过身。她也躺倒在我的身边。 我边紧紧地搂住她一边问道。沒什么,你会永远对我好吗,一双清澈的双眸还含 着晶莹的泪滴无助而又渴望地望着我。我的心硌了一下。不知怎么地突然想起童 安格的一句歌,你的假话像颗泪水,晶莹夺目却叫人心碎。

可这是多么真实的眼 泪啊。使我这个平时只知性不知情的人不禁也动起情来。当然会对你好啦,你不 要多想。可是我结过婚了。我可从沒当你结过婚。话刚说出口,突然感到好怕怕, 心中安慰自己,不会的不会的。那你愿意和我结婚吗。!!!!!!!!!!!! 哇,又遇到这种事了。这是个很棘手的问题,虽然女人一般并不是真的想和你结 婚只是看你真心不真心,但是万一我说愿意,她又当真,那岂不是很麻烦?但是 当时的情况我又怎么忍心说不呢,当然愿意啦。我会对你好一辈子。我头上出汗 了。她却又笑了,我信任你,你真好。我捧过她的头,吻去她眼中的泪水。她将 头埋在我怀里,一动也不动了。我两手放在她的小屁屁上,又开端摸起来,硬朗 而又圆磙的屁屁,令我爱不释手。解开她的中裤的扣子,又用脚褪了下来,隔着 她的蕾丝边的内裤又始抚摸起来,时而还摸到她股沟里去,她立即扭了一下屁屁, 似乎吃不消,还骄哼了几声。

过了会儿,我实在忍不住了,扯下了她的内裤,立 即把她翻过身来,开端近乎猖狂地吻她的全身。时而轻,时而重,又时而咬,时 而舔,弄得她时而骄喘连连,又时而咯咯不已。但在我吻遍了她的玉腿外侧,准 备慢慢向中间移动时,她拉住了我,轻声说不要,不要,吃不消的。还是我来给 你弄吧。我乐坏了,只是不知道会不会又像上次那样,刚吃进去就吐出来,我嘴 上说,我可沒洗澡哦。兄弟就凑到了她脸上,她一手捧住,另一手轻轻地抚摸着, 仔细地打量了一会儿,就又如上次一样闭上了眼睛,然后才把嘴微张开,迎了上 来。我屁股稍稍地往前用了点力,然后就停在那里,看她的反响。还好,沒有像 上次一样又吐出来,只是把嘴张得大了些,舌头却乖巧地开端动起来,正好撩在 我的龟头上,好一阵又酥又麻的感到,我也不禁哼了声。说实话,我最爱好女人 帮我口交了,我感到比做爱舒服。慢慢地我开端抽动起来,先是极慢的,慢慢地 加快速度,兄弟在她嘴里抽动,由于湿润地原因吗,我的兄弟彷彿比平时更粗壮, 青筋直爆。

看得我自己也畏惧了。持续在她嘴里抽插了五六十下,我怕她受不了, 就拔了出来,她大声喘了口吻。一手又抓住了我的兄弟仔细看了起来,彷彿也在 诧异我小兄弟的变更。然后很不好意思地看了我一眼,我笑了。她直把我往下拉。 让我伏在她身上,我知道了。离开她的腿,那里已经隐约可以看到湿润了,极少 的阴云毛上也好像沾了一点露水。我的一只手又轻轻地贴了上去,轻轻地在她小 腹下方轻轻地抚摸起来。逐渐移到下面,用食指离开她的阴唇,中指随即插进了 她的蜜洞,汪洋了。中指在里面轻轻地探了几下,她就很不满意地掐我。叫我立 即进去吧。

当高昂着头的小兄弟全根沒入的时候,一阵长长地的,期盼已久的呻吟声在 我耳边迴响起来,随着我时快时慢地的抽插,呻吟声也时高时低,有时像是在肯 求,有时却像在哀求。有时媚态毕露,有时却眉头紧锁。我擡高了她的腿以使得 可以更深地插入,也便于我观赏我们交合的美景,随着我小兄弟的抽插,我甚至 可以看到她阴道口的细红的嫩肉,而她的蜜水也经常被我的兄弟带出来,慢慢地 已经流到股沟了,我空出一只手来,食指轻轻地按在了她的阴蒂上,在我的抽插 和按抚的双重刺激下,她忍不住了,手拼命按在我手上,不让我动,而这似乎更 增长了她的阴蒂的快感,她的身子激烈地扭动了几下,呻吟声也转变成嚎叫,然 后突然全身彷彿面条般软下来,再也不动了。我的龟头好像被烫了下,全部兄弟 也被夹得疼了一下,我放下她的腿,拼命地插起来,她的蜜水甚至溅到了我的腿 上,她紧紧地抱住了我。在快出来的那一瞬,我拔了出来,凑到她胸前,哦!我 的亿万小生命全都躺倒在她的胸口,乳房上,乳沟里,甚至开端的那几下,冲到 了她的脖子边……洗过之后,我们相拥睡在了一起。伴着甜言蜜语,我们睡着了,大概一个多 小时吧,她突然惊醒过来,直问我几点了,我看看手机,说还早,三点多。她却 跳起来,我要走了。老公要猜忌的,买东西这么长时间。说着就穿起衣裤来,我 懒懒地看着她,却莫名的有了些迷恋,不捨得她走。我拉她的手,又抱她,她抱 住我的头,在我脸上乱亲,说你送我出厂门吧。好吧。

牵着手一起出了厂门口,她停了下来,望着我,我记得是很仔细地盯着我。 脸上是说不清的表情。然后朝我扬一扬手,微微笑了笑,我走了,你回去吧。哦, 我傻傻地。不知道是她眼中有泪还是下午三点阳光太强烈的缘故,我彷彿看到她 眼中有光在闪动…又一个星期过去了,她却再沒来过,真是很奇怪,怎么回事哦。有几次我都 骑车故意经过她住的处所,却都是大门紧闭。直到有一次我才创造大门旁贴了张 纸。写着租售,电话多少多少的字样。我呆了,停下来假装买水果,然后问老闆, 这房子不是有人住吗,怎么又要租呢,哦,那是人家临时住的,因为有工地在这 里,现在工地完工了,自然到別处新开的工地去了。搬了大概一星期了吧,你不 要说,那家人的女人真的是俏丽。说着还馋似地笑了笑,我却木然了。

很是奇怪,自从她走了以后,我竟然有三四个月沒有愿望。好像阳痿了一样。 直到半年过后,我才慢慢地恢復过来。眼中才又有了狼的寒光。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