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scueme救我

妻子优雅而端庄的样子总是让我沈迷,她这时候在门口穿着高跟鞋,低下腰

浑圆挺翘的屁股让我知道每月健身房那些钱沒白花。昨晚做爱的时候,我的鸡巴

在她艷红的花蕊里进进出出,把她红艷艷的唇皮儿泛着白色腻沫儿,顺着我肉棍

进出的样子格外淫靡。

穿好高跟鞋,妻子看着我色狼一样的眼睛盯着她的样子,得意的笑了笑。她

照了照穿衣镜,理了理上身的制服和我说:「老公,我出差了啊,你在家乖乖的,

记得今晚去我妈那里接君君。」

我站起来,帮她拎着行李。妻子去北京参加一个她们银行的培训会议,这年

头各行各业有各种莫名其妙的培训,妻子最近一年来培训也格外频繁。上海的,

北京的,香港的,每次最长一个星期,最短三天左右。

在小区门口帮妻子叫了一辆的士,和妻子温柔的抱抱亲亲,妻子推开了万分

不舍的我,哄着我说:「乖啊!在家乖乖等我回来,回来了奖励你!」

说完,妻子挑逗一般的舔了舔嘴唇。我的火立马就上来了,这是我们之间口

交的信号,妻子只有在我每年生日,结婚纪念日等不可多得的日子里才会给我做

这个。

挥手送妻子走了,我去对面买了一碗热幹面,正提着走回家的时候,突然听

到一声疾唿:「方哥,方哥!」

我转头一看,是我们公司的小陈,小陈手里拿着一个文件袋对我大力的挥舞

着。

他气喘吁吁的跑到我面前,上气不接下气的说:「方……方哥,卢总的,的

文件忘带了。他给我打电话让你送到机场。」

我皱了皱眉:「我今天休假啊,你自己去不行吗?」

小陈忙做出拜托的样子:「方哥,你是我亲哥!你知道,我们组今天在验收,

我实在是离不开啊!求亲哥一次,一条龙我包了还不成吗?」

我拿了文件,给妈打了个电话说有时暂时不能去接女儿出去玩了。女儿在旁

边大声嚷嚷爸爸不讲信用,说再也不和我好了。

我开着车,给副总打了个电话,副总听到了很高兴,安全第一,慢点开车。

领导的事肯定不能耽误,我一路安全第一合乎交规的最大速度赶到机场,把

文件递给了副总,并且鞍前马后伺候副总登机了。

想起老婆这时候应该还在等飞机,我掏出电话给她打了一个,准备给她来点

惊喜。

「餵,老婆快登机了吗?」

电话接通得有点慢,老婆笑着说:「还沒有呢,我还在等飞机,你接到君君

了吗?」

我顿时调皮起来:「对呀,君君还在和我抱怨说妈妈怎麽沒有来呢!」

老婆那边顿了顿,语气里有些不好意思:「是呀,太忙了,都好久沒陪女儿

了。」

我哈哈笑道:「沒事沒事,老婆是我们家赚钱的主力,我要努力做好后勤服

务工作。」

老婆呸了一声:「好了,不说了,和同事在一起呢!」

我朝着机场VIP 室走去,我和老婆一般坐飞机都会在VIP 等飞机,她喜欢拿

着她的Kindle在里面读读书,喝一杯咖啡什麽的。

刷了信用卡进去,我举目看了一圈,沒有看到老婆的身影。我找了一个角落

坐下来,正准备再给老婆打电话的时候,突然看见门口老婆亲热的挽着一个四十

来岁,一看就事业有成的男人走了进来。两人开心的说着什麽,老婆还主动在那

个男人的嘴唇上啄了一下。

我脑袋里一下一片空白,下意识的低下了头,我也不知道我为什麽要低头。

我心跳很快,我感觉我手机都拿不稳了。

好半天,我才慢慢擡起头,悄悄扫视一圈,发现两人就在离我不远的地方坐

着。

两人面对面坐着,妻子背对着我,他们手紧紧的牵着,偶尔妻子还对着那个

男人撒撒娇,男人亲呢的捏捏她的脸蛋。

我斜靠在墻壁上,拿出手机,偷偷拍了好多张他们牵手,亲呢,接吻,安检

的画面。

我在车里想了很久,我开不了车,直到晚上我才缓缓发动汽车,以最慢的速

度开回去。回到家里,我沒了以往的意气风发,感觉自己像老了五六岁一样。

我疯狂的在家里找各种东西,妻子是学财务出身,出了名的谨小慎微,金融

系统工作多年而沒有半点漏洞的人。

家里很平常,什麽都沒有,沒有我沒见过的性感内衣,更沒有所谓乱七八糟

的日记什麽的。

我在煎熬中度过了七天,第七天的时候我按照约好的时间来机场接妻子。妻

子看见我了很高兴,上车后埋怨我这段时间电话打得少,然后又关心的问我是不

是最近单位工作太忙,有沒有按时吃饭註意身体。

我一如既往热情的回应她,但我心里对她这种表演在冷嘲。她吻了一下我,

发现我沒有趁机吻她她还楞了一下。我解释说有点累了,她点点头,笑着说本来

还想着今晚给你出发之前说好的福利,既然你累了,那就算了喽。

我实在沒什麽心情和她说这个,想着这个婊子可能出差七天和那个男人做了

七天,嘴里不知道含了那个男人肉棒多少次,阴道里不知道灌了多少次精液我就

心痛欲绝。

这七天来我有无数次想着买张飞机票去妻子所谓开会的城市,把这一对奸夫

淫妇堵在酒店的房间里,大鬧一场让那个奸夫身败名裂。

但,我还是颓然放弃了。

妻子察觉到我的情绪不高,她牵着我的手,我放了一首金泰妍的rescue me

在车里,这是我这几天很喜欢的一首歌。

到了家里,妻子开始整理行李箱。我暗中观察,行李箱里什麽都沒有,很正

常。然后妻子开始脱衣服准备洗澡,妻子身上也沒什麽印记都沒有。她看着我目

不转睛得看着她时还不好意思的侧了侧身子,我走上前去抱着她,她嘻嘻一笑:

「乖,我身上脏死了,让我先洗澡好吧。」

妻子进去洗澡了,手机放在桌子上。我紧张的拿过她的手机,按密码解锁。

手机也很幹凈,微信群里热情的讨论着培训的内容,剩下的都是聊工作,和闺蜜

聊逛街,化妆品,衣服,和房产经纪人聊房子……

房子!

我楞了一下,沒想过要买房子啊我们!

我往上划了划,里面也沒什麽有价值的信息。我点开这个经纪人小董的朋友

圈,随手翻了几下,在一个位置上停了下来。

点开,妻子和那个男人笑颜如花儿一般的一左一右站在那个小董两边,小董

在朋友圈里写着:感谢玲姐(我妻子的名字)购买XX新城房子一套,面积186 平

米上下复式,总价680W……

我已经看不下去了,我颓然把手机锁上放在原来的位子。

妻子买了一套那麽大面积的房子,我不知道;妻子和一个男人那麽亲密,我

不知道;妻子和那个男人多久了,我不知道;妻子银行卡里有多少钱,老实说我

也不知道……

我知道什麽?

卫生间里水哗哗滴流着,想着妻子偶尔请假和我说晚一点回来。我知道她工

作忙,可能很多时候晚一点回来都是真的在加班,但我现在会情不自禁的想她是

不是在约会。

哗啦,门开了。妻子笑瞇瞇的走出来,看着我说:」快去洗澡吧!记得洗幹

凈一点哦!「我点点头,进去心不在焉的洗了几分钟。

出来的时候妻子正在看手机,她穿着一件粉红色的睡袍,衬得她雪白的皮肤

闪闪发亮。

妻子见我出来马上关了手机,我过去,笑着把手伸进她的睡袍里,她露出渴

望的表情来,奶头很快就硬了。

我捏了捏她的奶头,她侧身躲了一下:」坏蛋,疼啊!「我心里有些发狠,

这次我沒理她,掐住另外一个奶头又捏了一下。

妻子看了看我,擡起头来吻吻我,柔声的说:「今天看见你就不对劲,是不

是不开心?老婆帮你好不好?」

说着,她撩开我的睡衣,握住我半软不硬的肉棍,慢慢往嘴里放进去。

妻子技术一般,但她每次给我含的时候我有特別大的满足感和成就感。

等我全硬了的时候,妻子松开了嘴。

我不太想做,抱着她躺在她身边。妻子疑惑的看着我,我盯着她。

她更疑惑了,我只是看着她,不说话。

过了一会儿,她脸色一下子白了,我点了点头。

我心里暗嘆妻子还是一如既往的聪明,她从大学我认识她起就是颜值与智慧

并存,我们工作以后她也是班上发展最好的学生,能在江城这种省会安家落户买

房买车有一大半的功劳都是我老婆的。

妻子的嘴巴颤抖了起来,我有些不忍,伸出手去握住了她的手。她一下紧紧

握住了我的手,眼泪如断缐的珠子一般磙了出来。

我嘆了一口气,主动说:「老婆,我们读书就在一起了,我知道我上辈子一

定是拯救了银河系才能和你恋爱,结婚,有了我们的女儿君君。我知道的并不多,

但我希望我们开诚布公的谈一次好吗?」

妻子点点头,嘴里小声说着对不起。

我把机场拍的照片给她看,妻子眼泪更多了,我慢慢讲述着那天的经过,给

她抽着纸巾。妻子眼泪止不住的流,然后我又打开她的手机。她似乎想阻止一下

我,但随后又放弃了。

我解锁了她的界面,一个微信聊天界面上写着:「小宝贝,到家了吗。」老

婆则回了一句:大哥哥,我到了。

我嘆了一口气,突然间觉得自己做的这些好沒意义。

老婆一下哭出声音来:「老公,老公,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和他联系了。」

我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关了这个对话框,把经纪人小董朋友圈的照片调出来

给她看。

老婆沒说话,只是哭。

我把手机锁上,递给老婆。老婆摇摇头,我随手丢在一边:「谢玲,我知道

的就这麽多,我沒看到你们磙床单。这七天以来我无数次想我要不要坐飞机去你

在的城市,但……」

老婆哭的稀里哗啦,我嘆了一口气:「算了,你不想说就不说吧。」

妻子用纸巾使劲轰了轰鼻涕,抽抽噎噎的和我说了起来。

那个男人是新来的总经理,背景深厚位高权重。他对妻子特別好,妻子当然

很快察觉了这个男人的居心,不过这个男人很厉害,有钱有閑位高谈吐幽默经歷

丰富。不得不说,妻子和他在一起,他指点了妻子很多做业务的方法,妻子业绩

越来越好,做事的能力越来越厉害。

接下来就是很老套的故事了,一个聚餐的夜晚,那个男人和我的妻子借着酒

劲在酒店的房间里纠缠在了一起。妻子说对他有好感,但还到不了爱,只是觉得

好奇。好奇能害死猫,也能让我的妻子跟着一个不是她老公的男人上床。

这段关系他们保持了半年多,公司里居然风雨不透。主要是男人做事成熟内

敛,妻子聪明谨慎,公司里什麽人的八卦都传,但唯独沒有传过他们两人。

这一次,我也是凑巧,凑巧发现了他们。

我不知道妻子说了多少实话,我问妻子:「你想要和我离婚了去找那个男人

吗?」

妻子惊恐的握着我的手,连连摇头。

我想了想,继续问她:「那你想要怎麽样?」

妻子有些犹豫,我问:「是不是不想和他分开?」

……

第二天早上,妻子站在门口的玄关处低下腰穿着高跟鞋,挺翘的屁股一如既

往的让我觉得健身房沒有白去,物有所值。妻子有些怯生生的看着我,我对她笑

了笑,过去抱了抱她。妻子有些胆怯的样子平和了一些。

我吻了吻她,这张艷红的小嘴昨晚含着我的鸡巴,让我积累了七八天的精液

射进了她的嘴里,逼着她全部吞下去。

妻子挥手和我告別,我看着她出了我们楼栋,慢慢走出小区大门。她走路的

样子真好看,这麽美的女人被觊觎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妻子说新买的房子我们可以搬过去了,我们可以住大房子,君君去读大房子

附带的好学区了。

妻子也会收入更高,职位在公司里更高一些。

而所有的这一切,仅仅只是那个四十来岁,背景深厚的男人偶尔玩一下我的

老婆。

我很开心,我看着窗外走出小区的老婆流下了眼泪。

心突然好空,金泰妍的rescue me 在我耳边想了起来:立ち止まった

show window,眩しいガラスに映る,私の中には私はもういな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