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帅哥陈韬连环挨操记四

KTV中的疯狂

拖拖拽拽的 ,陈涛被人拎上了 二楼。迷迷煳煳的 ,眼前尽是炫目的彩灯,阴沈的大理石,还有来来往往的人。

毛哥一行人拖着陈涛进了一个包间。要了酒水和果盘就打发服务员出去了 。

太郎的手一直没有放开陈涛。他真的很喜欢这个长相清秀,能激发男人无限爱怜以至于想虐待死他的小帅哥。他把陈涛拉到怀里。拿起一瓶啤酒自己喝了一口,就往陈涛的嘴里灌:”小猫咪,哥哥喂酒给你喝。你喝完,这酒就更清爽。“

毛哥一看太郎还在给陈涛灌酒心里就升起了一种有点儿怪的感觉 ,这是对其他男孩没有过的。在他看来其他男孩不是不懂事,就是很能持宠而骄。这个在电影院里鬼使神差抓住的男孩,总让人有一种疼爱怜悯的感觉。陈涛给大男人的感觉说是说不清楚,但是可以打一个比方。比如说:清晨,你在大马路上跑步,一个呛毛呛刺的小流浪猫跟在你后面颠颠的跑,偶尔还会摔一跤,等你站下注意他的时候,它不知人间险恶的过来蹭你的裤子。仰着脑袋和你要吃的。刚才在别墅里阿淼吓唬陈涛的时候陈涛害怕的往他怀里钻,那个感觉,让人真的知道男人只有被需要的时候才是幸福的 。

想到这里,毛哥拿起酒瓶对太郎说:“来 ,喝酒,呵呵 。太郎,要不要让他们送两个男孩来玩?”

太郎倒是不挑食,抬头兴奋的问:“真的吗 ?哥哥?真的有好看的男孩子吗 ?好多好多 ?(太君一贯的作风都是:花姑娘的,大大的好!!!越多越好)”

毛哥笑着跟他撞了一下酒瓶说:“当然是真的,哥哥什麽时候骗过你?你怀里那个今天被他们操一下午了 ,没什麽玩头。哥哥给你叫几个极品来,弥补一下你的寂寞。”

太郎兴奋的大喊了起来:“啊!太好了!!!我真的是好寂寞好寂寞。都憋了半年了!哥哥才是最了解我的!”回头又跟旁边的日本人快速说了几句,那个日本鬼子本来一直都面无表情,但是听到这句话 ,哗,脸上乐开了一朵花。

毛哥回头告诉威哥多叫几个来陪他弟弟,随后就坐在了太郎的身边。他们两个中间夹着一个陈涛。

毛哥也搂住了陈涛,一手拿着麦克风一手托起了陈涛的下巴:“会不会唱歌?嗯 ?猫咪?醒醒?”

陈涛这会儿功夫逐渐恢复了点儿控制肢体的能力。一看毛哥靠了过来,他早就不想在愣灌他啤酒的日本人旁边呆着了 ,于是,朦朦胧胧的伸手抓眼前的黑色物体。摸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是一个话筒。

威哥一直看着毛哥逗陈涛,看见陈涛专心致志的 上下摸着话筒就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大哥,你看他天生就是个挨操的货,屁眼才吃了几回鸡巴,就那麽喜欢摸又长又粗的东西了 ?”他还没说完,其他几个淫荡的色狼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

毛哥也开始兴奋的就势搂过了抓住话筒不放的陈涛:“小涛涛,小宝贝。爸爸跟你说过什麽来的,你坐在爸爸腿上的时候,屁股里必须插着爸爸的大鸡吧,你一辈子都离不开爸爸了。”说完使劲的亲了一口陈涛柔嫩的不像话的脸,还有让人看见就想猥亵的粉红嘴唇:“阿威,给我儿子放一个《我是女生》,我喜欢把他当闺女养。

“哈哈哈哈哈哈哈”威哥马上就被毛哥这个能让人疯狂的想法给刺激的极其淫荡的狂笑了起来,他一把抓过前面茶几上的遥控器,按了几下,设好了 《我是女生》这首歌,一边看着屏幕,一边狂野的想像着陈涛即将作出的那让人想日夜不停狂操他的媚人动作。无比的爽!爽的没有比!!!

咚咚咚咚的前奏响了起来。毛哥不慌不忙的站起来,抓住陈涛的后背的衣服,一把就把陈涛拎站了起来 ,陈涛被放在地上以后,尽量不跌倒的站稳了身体。摇着晃悠悠的身体站在很宽很宽的不断变换颜色的液晶屏前。

毛哥给他整了整衣服说:“涛涛,一边唱一边学里面的动作,她怎麽跳你怎麽跳,听见没有?跳不好哥哥就让全屋子人狠狠轮你28回。”

28回???!!!

一。。。。。这是个什麽概念?

还在云山雾海里来回游动的陈涛不停的试想着肛门上28条大鸡吧的轮流穿插,

28条,每条半个小时,一共是14个小时。一天才24个小时。

!!!!!!!!!

不可以这个样子!!!

那我的肠子还不得让他们给操掉出来???那叫脱肛吧???

陈涛突然想起小时候那个肮脏嘈杂的大杂院。那些被强按在地上阉割的不知道什麽性别的小猪。

他们再用刀子割小猪的下体。小猪的惨叫响彻云霄。他跟小朋友在旁边捂着耳朵吓得不敢看。

等小猪回到猪圈不叫的时候。他看见小猪身体后拖着可怜的一堆肠子。。。好可怜的小猪!!!

我好害怕。。。

妈妈,妈妈。救救我啊 !!!

陈涛此时可怜的好像就要被扒皮的小动物一样,无处可躲,无处可藏,可怜巴巴的眨着两个泛着泪光的大眼睛。好害怕。。。好害怕的。。。

陈涛一边想,一边全身开始发抖。两条腿像刚出锅的面条一样,颤悠悠的,随时准备跌倒。

陈涛知道KTV包厢里的这些恶男现在是要把他当艺伎耍 。。。

不过还好还好,还没给我抹上口红,弄得满脸惨白又或者带个什麽兔子耳朵什麽的。如果那样的话,还真不如一头撞死就得了 。这几天,他对恶心这个词有了更加深刻的进一步了解。恶心恶心恶习真他妈的恶心。。。。

这时候,前奏已经过去了 。陈涛看了一眼屏幕,心里真是叫苦不迭,还他妈的是演唱会版的 。以前听这歌的时候感觉是真的很爱女生,现在要是跟着学,那就真像女生了 。。。不是,不是,我都小老爷们了!!!还唱什麽我是女生???

啊!开始了!!!陈涛赶快拿着麦克开唱:

“你不要这样的看着我 ,(一手叉腰,一手端麦克,屁股还得一扭一扭的,我屁股也没女生大啊 ,要扭起来的话,看点就只能是鸡吧了,鸡吧甩鸡巴甩。。。)

我的脸会变成红苹果(一手搭锁骨,然后抚摸脸颊,呃,自己觉得自己的脸还是蛮嫩的)

你不要像无尾熊缠着我(这个简单,伸直了手指娇羞的指着对面的禽兽们,真的很想操他们的妈!)

我还不想和你做朋友(扭腿扭腿,我有优美修长的腿)

间奏。。。(大幅度模特步。。。哎,还有比这个丢人的没有了 ???整个像个变态)

你不要学劳伯蒂尼罗装酷站在巷子口那里等我(卡哇伊的晃手,叉腰,走。。。)

你不要写奇怪的诗给我,噢 噢噢噢(晃手,继续保持卡哇伊的身姿,叉腰,你不要写诗不要写诗,你看我都没有胸)

因为我们没有萍水相逢过。。(朋友们你们好吗!!!!对面的朋友们你们好!!!那边那个变态一样的傻逼们,你们好吗!!!!)

间奏。。。(胳膊傻逼似得大幅度左右摆动,我是泰迪熊,我是史努比,反正我就没打算是人过。。。。。。)

哎呦我操!差点儿没让电线绊倒了!!!陈涛一个趔趄,险些摔了一个狗啃屎。

我是女生,漂亮的女生!!(指自己的脸,)

我是女生,爱哭的女生(抹泪扭屁股)

我是女生,奇怪的女生(来一个亮相,展!!!)

我是女生,你不懂女生(小朋友们,来一起做游戏!!)

底下重复重复再重复。。。。。。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嘿嘿嘿嘿 。陈涛面前的4个彪形大汉早就乐得东倒西歪了 。

毛哥结结实实的把雄壮的身体靠在沙发背上,一只手搭在沙发上,一只手拿着瓶啤酒,忘情的哈哈大笑着。哎,这啤酒没法喝了,没法喝了。那酒瓶子嘴一挨嘴唇就想喷;

威哥笑的捂着肚子一边哈哈哈的,一边说哎呦我操的,哎呦我操的 ,这小子太他妈的逗了;

太郎一手拿着烟,一手拿着酒,全神贯注的盯着陈涛,脸上笑的那个样子,就好像漫画里笑的鼻涕眼泪一起流的猥琐怪蜀黍一样;

旁边的那个日本手下,好像吃了傻药一样,满脸智力低下不变的笑容,一直是那个笑容,一直是那个笑容。。。

陈涛东扭西晃的在屏幕前捏着嗓子唱歌,一边还得提防着脚底下的电线。这电线毫无疑问就是那些傻逼的阴谋!!

他们他妈的有无线的麦克不给我无线的,偏的让我拖着长长的线来回来回的走,本来就腿脚不灵便。真要一下扑到在地板上,呃,他们会不会砸到我身上来不顾我死活的干点什麽?不不不 ,绝对不可以让他们得逞!!!

陈涛强撑着眼皮,舌头还是不算太好使的跟着唱。

哎。好不容易这歌放完一遍了 ,陈涛一抹已经流到眼皮上的汗,操他妈的,这比跑1000米都累,至少跑步不折磨人的心智,这玩意儿真让人想疯想喊想大跳的。太他妈的受不了!!!

此刻的他真的想一下就倒在地板上,永远的不起来 ,让我睡一会儿吧 。内心翻滚的就想睡一会儿!!!

可是毛哥根本就没有让他停的意思,站起来把他抓过来。几把就扒光了他的裤子。还把陈涛的T恤强行的围在腰间,让他接着唱。

毛哥恶狠狠的抓住陈涛的脑袋,先咬了咬他的耳朵,然后没有什麽语气的对着他说:小涛涛,屁眼欠插的紧紧的小涛涛,爸爸爱你,你给爸爸多唱几遍。记住必须唱的很撩情,否则你就等着这屋里的人挨个喂你精液喝吧,哦,我能喂你2遍,然后你屁股再吃两遍。其他人我就说不准了。“

说完又和其他变态笑呵呵的坐回沙发喝啤酒了。

陈涛就感觉到耳边的毛哥好像是一条正在舔着尖牙发狠的大灰狼。那个阴险的让人不寒而战的黄眼睛,那个雪白明亮晃人眼睛的大牙齿。他在随时准备咬穿自己的喉咙,他在随时准备把自己撕成碎片。

陈涛真的是欲哭无泪。这应该是我生命中的一段很崎岖的坎坷路了吧?我在无奈的走,我无奈的很。

陈涛强把自己的嘴角撑上去,然后开始了第2遍的表演。

“我是女生,漂亮的女生(有才的对着禽兽抖胯,扭屁股)

我是女生,爱哭的女生(转过来扶住自己的臀部上旋上旋)

我是女生,奇怪的女生(陶醉的抹胸,两个都抹)

我是女生,你不懂女生(摆好姿势摸大腿)。

一股躁动的热气从底下几个大男人的头顶明显的升了起来 ,它热气腾腾的在空中盘旋,飘散,凝结成了一丰乳肥臀的妖精,妖精眨动着媚人的大眼睛,一会儿扭屁股,一回噼开腿,还不停的用手掰挖着可以性交的小洞洞。

毛哥有点儿忍耐不住的,裤裆硬硬的站了起来,他大步走到了陈涛的身后,掏出裤子里的突起掰开陈涛柔软紧凑的小臀部,把巨大的肿胀夹在陈涛屁股上,然后对陈涛说:“用屁股好好蹭爸爸大鸡吧,蹭好了,爸爸给你插爽点儿。”

陈涛要是没有他死死的抓住两个胳膊就得一下瘫坐在地上,还来!!!!刚才都差点儿没死在淼哥那条粗长肉柱的大抽大插下了,现在还来????

不是说唱的好就不操了 吗????

毛哥使劲一晃他:“看你喝醉就不抽你了 ,不想挨揍就赶快用屁眼蹭,不然我给你抱外面站大厅里操去!”

无奈之下,陈涛只好慢慢的的摇了摇屁股,用热热的股沟来回上下的摩擦着后面那根很硬很硬的大鸡吧。

毛哥的粗硬浓密的阴毛蹭的他屁股上面痒痒的 。

蹭着蹭着毛哥就真的受不了了 :“操你妈的小婊子,你屁眼都快臊死了,晚饭没吃精液就想男人想成这样,让不让人活了 ?爸爸现在就操儿子鲜红的樱桃小比比,操出一杯淫水来,然后都给你灌进去!”

说完,用一个手把住陈涛的饱受男人蹂躏的美味的小屁股,一手不管陈涛痛苦的叫声的大肆的扒开陈涛的已经被人剜插过好多次的粉屁眼,让大龟头的伞部先挤进去一点儿。然后双手扶住陈涛,一用力,鸡巴慢慢的挺进了陈涛痛的要死的肠子里。

陈涛痛苦的左右扭动的拼命哀求:“哥哥哥哥!不是,爸爸爸爸!不要插我了!好疼好疼!我受不了了 ,屁眼都很裂很肿了!我要死了啊 !”

毛哥慢慢的把鸡巴完全完全的插进了陈涛的屁股里,使劲的耸动臀部在陈涛的屁股里画着圈的摇了好多次鸡巴,然后慢慢的忍着要射精的欲望,又拔出了粗长的能要小男孩命的大鸡巴。就在龟头眼看眼看就要脱离肛门的那一刻,他停顿了一下,然后把陈涛的屁股又往上提了提,找准了陈涛紧紧的小通道,一下就迅勐无比的穿了进去,这一下把陈涛插的疯狂的啊啊大叫了起来 。

毛哥命令陈涛:“用脚尖站着!给我站住了 !别找抽。陈涛只好拼命的扶着毛哥的两个手臂,尽力的踮起了脚尖,结果腿一用力,把毛哥的的大肉棒夹的更紧了。

毛哥扶着陈涛不能遏制的用力大力的抽插了起来。巨大的鸡巴被陈涛肿肿的小屁眼夹得突突的用力狂跳。但毛哥是插狭小通道的高手,他定了定神,成功的遏制住了下面的性器官。认真的一板一眼的用龟头和整条阴茎慢慢的感受鲜美的不成样的那个美人的屁股。

陈涛痛不欲生的接受着毛哥的每一次用力捅磨,同时往后使劲仰着头的靠在毛哥的饱满的胸肌上,屁股里好像被一根长直灼热的烙铁来回穿插着磨烫一样,又热又辣又疼的受不了。

毛哥一把抱住了陈涛的两条大腿,不费吹灰之力的把陈涛抱了起来,他故意把陈涛的两条大腿噼开的大大的,这样对面沙发上的那几个人就都能看见带着粘液的陈涛的屁眼正被毛哥的大鸡吧撑的满满的,屁眼上的那圈嫩肉被大鸡巴撑的一点儿褶皱都没有,光滑的要死的紧紧的吸吮着那根黑粗的大肉棒。

雪白的嫩的像年糕团一样的陈涛的屁股上,有着一个因为严重摩擦扩张的充血的粉红屁眼,它正和古铜色的毛哥的被一条不停抽动的黑色的大鸡吧连在了一起,毛哥一边用力的操着陈涛一边不解恨的骂着:“操你妈的,哥哥操你操的爽不爽?你处女膜是被我第一个捅开的,哥哥喂你喝了多少珍贵的精液,屁眼被人扩大了爽不爽?爽不爽?”

陈涛害怕的说着:“爽!!!爽。”

“喜欢不喜欢爸爸大肉棒?大鸡吧?”

“喜欢。。。”

“怎麽个喜欢法?别他妈的吞吞吐吐的欠抽!”

陈涛犹豫了 一下。毛哥一把把他给 扔在沙发上,又解下了那根要命的皮带,狠狠的抽起来陈涛来,一边抽一边骂:“操你妈的 ,疼你不想抽你你偏偏找抽,屁眼就是欠捅!一天抽你多少遍你都不知道怎麽讨人喜欢!”

陈涛啊啊大叫在沙发上躲避着火蛇一样的拼命蜇咬他的皮带。毛哥那个劲儿可不是一般正常男人的力气。一皮带下去,有的地方都会被卷走一块嫩皮。然后血丝满满嫩肉上慢慢的汇聚留下鲜血来。

突然毛哥停住了手里的皮带。抓起桌子上一瓶啤酒,按住沙发上偷空喘息的陈涛,也不噼开他的腿,用酒瓶子嘴找了几下陈涛的肛门。然后一下把整个瓶颈都插了进去,还没等陈涛叫出声来,就一下把他翻按成了屁股朝天的跪姿。

然后使劲在他的屁股里来回抽插着酒瓶。瓶子的啤酒慢慢的都灌进了陈涛的肚子里,刚灌完一瓶,他又换了第二瓶插进去,威哥也识趣的使劲的按着陈涛的头和手不让他有一点动作。

陈涛真有点儿受不了满肚子一晃就出泡沫的啤酒了 ,直肠里刚才还被磨的生疼火热,现在变成冰冷并千丝万缕的蜇疼了 。

他使劲的大喊着:“爸爸爸爸,我要你大鸡吧!我不要啤酒瓶子,我最爱你粗粗壮壮长长的大鸡吧了,我要你大鸡吧,我吃饭要,睡觉要 ,上课要,写作业也要。”

毛哥一听这话阴囊缩动了两下微笑着说:说的好 ,第二瓶要是灌完前 你不能让我特想插你,我就再给你灌5瓶,实在不够来一箱。“

陈涛毫不犹豫的接着说:“爸爸的大鸡吧操的儿子好舒服,儿子就喜欢爸爸用大鸡吧顶上我,插上我 ,来回穿刺我,我给爸爸淌淫水,我的屁眼好嫩好滑好紧,爸爸来使劲操我吗~~爸爸永远不要拔出去,我要夹着爸爸上公交车,去超市,去书店。。。”

还没说完,毛哥把陈涛屁股上的灌完的啤酒瓶一下拔了下来,扔在一边,抓着他的头发往里面的卫生间就拉。

到了卫生间,毛哥让陈涛噼开腿站着,顺手掏出了手机调好角度,然后对陈涛说:“把刚才的啤酒都拉出来,站着拉。”

陈涛实在有点儿憋不住了 ,小腹里胀痛的要死,但是这站着怎麽拉出来啊 ?从来没这个姿势拉过屎,也不可能拉出来啊 。

身体里的东西拼命的鼓胀着要往外排,陈涛的肛门虽然剧痛无比,小腹微鼓的涨的难受,但是还条件反射似得使劲闭着肛门,真的不想站着拉出来啊 ,,,万一里面的东西流一腿怎麽办?还被毛哥录像着,太羞耻了!

他正跟自己较劲着,就听见包间里好像开门进来了许多人。毛哥一听见来人了,就吩咐陈涛:“憋着,先不许拉!”

然后转身去包间里看了看 。

陈涛就听见包间里人生嘈杂,好像来了许多小孩 。然后就有小孩的声音淫浪的叫了起来,撞击沙发声,那几个禽兽的淫笑声,怎麽回事?哎,怎麽回事啊?肚子好疼。。。。。。

又有人往卫生间这边来了 ,陈涛害怕的想找地方躲起来。结果一转身看见了毛哥和一个小孩出现在了门口。毛哥微笑着命令这个小孩:“去,到他屁股下面接着,把他肚子里的两瓶啤酒都给我喝了。”

那个小孩竟然一点儿都没犹豫的走了过来两手捧住陈涛的屁股。陈涛想推开他,但毛哥上来就抽了他一个耳光:“老老实实站着,把屁股撅起来!你要敢动我就把水管子、掰断了,让你坐缺口上,灌死你!“

陈涛害怕的赶快依言站在了比地面高一块的台子上,对着毛哥撅起了屁股。

刚撅好,就觉得一个灵活的软软的嫩嫩的热乎乎的舌头在舔他的屁眼,陈涛一下没憋住,肛门一松,一下放出了一股啤酒,那个小孩一看陈涛的屁眼里出水了 ,马上就用嘴吸住了陈涛的肛门,一点儿不漏的喝了进去,同时像吃奶一样的继续的吸着陈涛的屁眼。那条灵活的很长的舌头不停的探舔着陈涛的肛门四周,还有里面的肠壁。同时一手摸着陈涛会阴上的前列腺,揉按着,这回陈涛有点儿受不了了,使劲往外一张肛门。又是一股水流滑了出去。

毛哥在旁边不停的笑着特写着陈涛的正面、侧面还有后面 ,他让小孩的嘴离开陈涛的屁眼一点儿,并且用手指扣陈涛的肛门,让那小孩手指头也不要停得里外的刺激陈涛的前列腺。

刺激了一会儿就开始使劲快速的在陈涛屁眼里抽动粗大修长的手指。陈涛实在实在控制不住了 ,使劲的往外挤着肚子里的水。

一股一股的热乎乎的啤酒喷出来,小孩追着啤酒柱的走向,接着有滋有味的喝了进去,还不停的舔着陈涛大腿上遗漏的啤酒。

差不多陈涛把刚才被毛哥硬灌进去全部两瓶啤酒都拉了出来,毛哥这才让那个小孩站了起来,吩咐他:“去!上外面让人灌你4瓶,少一瓶我就把你弄死扔下水道里,回来再操你。”说完把手机放在旁边台子上,让陈涛站在旁边的大镜子前。扯去陈涛身上所有的衣服。然后站在后面说:“看好了,我平时都是怎麽操你的。然后又抱起了陈涛,让陈涛看着镜子:“看爸爸的大鸡吧就认识你的臊屁眼,你就是给我定做的小屁眼。你看爸爸的龟头慢慢插进去了 ,你小屁眼粉红粉红的,还几乎没有毛。你是不是从小就被人骑?男人把你的屁股毛都磨没有了。你太厉害了涛涛。”

陈涛亲眼看着毛哥那个大龟头慢慢的找准了自己稍微张开的肛门,然后看着它一点一点的插了进去,臊的都想一头撞死在镜子上面,毛哥嘴里还在说:“你喜欢爸爸插的深还是插的浅?要不要爸爸在你小团子一样的嫩屁股里摇摇大柱子?你看你那个遭操的小嘴嘴把爸爸的大鸡吧都咬住了,根本就没想放开过,你嘴里总说着不要不要,其实心里一直在想吸爸爸的龟头吧?你听爸爸给你插的咕叽咕叽的,水花四溅的,屁股里面是不是痒痒的很?嗯 ?爸爸插的舒服不舒服??你喜欢多少人一起操你?屁眼里插两个大鸡吧好不好 ?”

“说!”一摇晃陈涛。陈涛才蔫蔫的如梦方醒的说:“好。”

“多说几句能死吗???”

“我喜欢一屋子的人都来轮奸我,给我屁眼插的满满的,我要两个大鸡吧一起插我 ,给我肠子撑成气球。 我要最大最大的鸡巴。我要插着跟爸爸逛街去,我要更大的鸡巴。”

陈涛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麽 ,说的这些话根本就不像从自己的脑子发出来似得。

毛哥突然转身抱着他走出了卫生间。走一会儿使劲抽插他一会儿

屋子里,太郎狂操着同时趴在他面前的两个小孩,一会儿在这个屁股上操几下,一会儿在那个屁股上操几下,离开这个屁股的时候还恋恋不舍的把手指能塞几根就塞几根进去,一边狂捅身下的小洞,一边狂扣旁边的小屁眼。

他的那个日本手下正在往一个仰卧在沙发上的小孩屁股里灌着精子,并不停的用力的摇晃继续往深处钻。小男孩爽的要死的使劲的搂着他没有赘肉的身体,狂喊着哥哥用力操死我,我喜欢哥哥的大鸡巴。那个手下在他屁股上停了一会儿,竟然又硬了起来,接着刚才自己射出的精液的润滑劲儿,使劲用两手掰开小男孩的屁眼,快把睾丸塞进去了似地凶勐的狂操小淫洞。

威哥正在狠狠的撞击一个趴在桌子上不停哀号的小男孩。小男孩嗷嗷的惨叫着,一听就知道知道他被威哥捅的很疼很疼的感觉。威哥操了一会儿就从兜里拿出来一管药膏,挤了一点点在小男孩的屁眼上,然后甩开药膏,用鸡巴顶着那点药膏一下就扎了进去。

奇怪的是小男孩又哀号了一会儿以后开始变成苦苦的哀求威哥用力用力的操他了。还不停的扭动着屁股,使劲的硬撞着威哥的大鸡巴。

威哥操的差不多快射的时候用裤衩塞进了小男孩的屁眼里,整个的塞了进去,然后转了一会儿又把沾满粘液的裤衩拉了出来,重新把鸡巴一头扎进小男孩紧紧的屁眼,使劲使劲的抽插了起来。。。。。。

毛哥抱着陈涛一边操一边走到了很大的落地式的黑色音箱旁。

他从陈涛屁股里抽出鸡巴,然后把陈涛的屁眼对准了音箱的角按了几按,揉了几揉,然后用音箱的角慢慢的捅插着陈涛的屁眼。陈涛被冷冷的音箱角磨弄的大喊起来 :“啊!!!!啊 !疼疼!爸爸,疼啊 ,不要 啊 !!!”

毛哥又把鸡巴插到他的屁眼里狠捅了两下,然后拿起了旁边挂着的话筒找到陈涛的屁眼,慢慢的往里捅,话筒被固定在一个支架上,好像一个黑色的假阴茎一样,毛哥扒着陈涛的屁眼说:“使劲!小猫。我知道你行的,把它都插进去。我要看你屁股里插着话筒。”感觉到话筒的头部已经有一半进了陈涛的屁眼里以后用力一推!陈涛一下就昏死了 过去。

毛哥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 。同屋的正操着小孩的那3个人听见声音转头看了看,马上就发现了这个好玩的东西,走过来摸着陈涛的屁眼和插在屁眼里的那个话筒,一边夸毛哥有创意,一边纷纷抱起旁边的小孩也要试。

毛哥笑着把陈涛慢慢拔下来。抱着陈涛走到沙发旁边用啤酒浇醒了陈涛,然后打开窗帘让陈涛站在窗户上,狠狠的把鸡巴插进陈涛的屁股,大幅度的疯狂的抽动了起来。

过往的行人都被这个豪华二楼窗户上的两个人那一幕给惊呆了 。模煳不清的只见一个少年的身体弯着腰。他的屁股上不停的抽插着一个粗粗长长能有20CM的大鸡吧,鸡巴的主人是一个异常硕健的高大的男人。

那个粗壮健美的男人大幅度抽插了一会儿少年的屁股以后,又抱起来少年把他四肢贴在玻璃上,然后用那根粗长无比的鸡巴使劲在少年的屁股下面狠狠的顶入少年的屁股,然后拔出来,然后顶入,拔出顶入。又过了一会儿,壮男不动了,全部鸡巴没入在少年的屁股里一拱一拱的,地面的人看着都能觉得那一股股强劲的激流热泉水一样的随着壮男的拱动一次一次的注射进了少年的屁股深处。

陈涛全身烂泥一样没有思维的被毛哥固定着身体,强行插在屁股里劲射着。他也记不清这是第几回毛哥的精液进入他的体内了,还有好多好多人。屁股现在已经木的快没有知觉了 。他一声不响的闭着眼睛,感觉自己被毛哥扔在沙发上,然后两只不很强硬的手覆盖上来,抱着他的屁股,吸食着他肛门里的精液。

什麽都没有,什麽都没发生,什麽都是骗人的 ,什麽都是混蛋。

陈涛不知道哪儿来的一股劲儿,突然睁开眼睛跳起来,一头就撞在了前面几步远的坚硬的墙上。世界一片黑暗。

林虹萍永远是你的好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