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穴里塞鸡蛋

在网上,叶子认识了一个叫“青青”的同好,叶子觉得她们俩有太多共同点了:都喜欢SM,都喜欢在家里自虐,叶子和青青交流了很多自虐的经验,叶子也学会了不少有创意的点子。

青青喜欢虐肛,跟叶子说起用不同东西灌肠、很多东西塞在肛门里的感觉,叶子很是神往。渐渐的,叶子产生了一个想法,这个想法既玩了自虐,又不会像完全自己安排那样沒有悬念沒有惊喜,叶子同青青交流了下,两人一拍即合,并讨论了详细的计划。叶子注定又要度过一个不平静的周末。

週六的中午,叶子和青青在约好的商场门口见面了。青青是一个很文静的女孩,大大的眼睛,纤细的身材。很招人喜欢。叶子和青青沒有多说话,只简单寒暄了几句,然后互换了家里的钥匙就分开了。

叶子前往青青的家,那是一个很有点儿韵味的四合院,院里有树有鱼池,青青的家是中间那家,叶子拿着钥匙进去,今晚就住在这里了。

而同一时刻,叶子的家里,青青这会儿当起了主人,在忙活着,今晚这儿归她。叶子和青青的计划,是一个互换自虐计划,双方去对方家里布置,然后回到自己家里按照对方佈置的自虐,这样既保证安全、刺激,又可以免除事先全知道过程的无趣。

带到週日中午两人又在老地方见面,交换了钥匙,相视一笑,便各自回家了。

叶子的心情有些迫不及待,她既为自己这个计划感到自豪,又对接下来的自虐过程充满期待,因为这次,她什么都不事先知道。

叶子回到家,小心翼翼的打开门,快速把屋子里扫了一遍,变化似乎也不大,只是有两把椅子摆得离门很近,叶子在门旁发现了青青的第一个指示字条:

锁好门,窗帘我已拉好,请放心。脱下全身衣服,把桌子上那个鸡蛋壳剥掉,塞进自己小穴,然后去卫生间。青青看完这个字条,叶子觉得似乎自己小穴已经开始湿润了。他迅速脱下全身衣服,然后拿起桌上的熟鸡蛋剥掉壳,这个鸡蛋似乎还比较大,叶子犹豫能不能一下子塞进小穴,于是她轻轻地在自己阴蒂上揉搓着,感觉自己小穴里热热的,汁水慢慢流出来,叶子把鸡蛋慢慢地塞进自己的阴道。

滑滑的,走路的时候,叶子还需要使一点儿劲夹紧鸡蛋。叶子夹着鸡蛋,慢慢走到卫生间,在镜子上看见了第二个指示:

五个盒子内五个任务,先打开最左边那个,等完成后再打下一个。青青。

柜子上摆放了五个盒子,叶子按照要求,先打开了最左边的那个盒子,里面是一个大针筒和一袋灌肠液,盒底有张字条:

三次,洗干净。青青。

叶子笑了,这个青青爱虐肛,果然也让她灌肠,当然,这是青青不用说她也会做的。叶子先将灌肠液注射进菊花,忍着便意,最后一下子全排泄出来,然后又拿清水灌了两次,现在,叶子却心自己的肛门和直肠是干干净净的。

然后叶子打开了第二个盒子,里面是一瓶鲜奶和一朵带枝的菊花,盒底的字条上写着:

五分钟。青青。

叶子稍微愣了一下,就明白了青青的意思,先把500毫升的鲜奶抽进针筒,然后叶子趴在水池边,把牛奶慢慢推进自己的肛门里,然后再把菊花枝插入到肛门里,露出菊花在外面。

似乎并沒有什么特殊的感觉,但叶子很想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于是夹紧着小穴和肛门,叶子慢慢走出卫生间,来到落地镜前面,看到自己赤裸的身体后有一支菊花,叶子笑了,这个景像很有趣。

五分钟很快到了,叶子去卫生间拿下菊花、讲牛奶排泄到马桶里,然后打开了第三个盒子,盒子里是一瓶可乐、一根火腿肠,合资低下的字条上写着:

十分钟。青青。

叶子把600毫升的可乐全抽到针筒里,灌进自己的肛门,再把那根香肠插进去,露了半根在外面。可乐是碳酸饮料,感觉毕竟不同于牛奶。叶子觉得自己肚子里有点儿难耐,何况这次时间更长,要10分钟,叶子晃了晃自己的屁股,那露出的半截火腿肠碰着自己。

10分钟,叶子有两次都快忍不住排泄出来,还是给忍下去了,时间到了后,叶子赶紧将火腿肠拔出来,畅快的把可乐排了出来,然后去打第四个盒子。盒子里有两瓶啤酒,一个乒乓球拍,字条上写着:

十五分钟。青青。

看到这个,叶子倒抽了一口凉气,两瓶啤酒足足有一升,叶子在网上看到过,灌肠也会醉的,何况她又不怎么喝酒,而且那个乒乓球拍的手柄,怎么看也太粗了点儿,这个任务有点儿艰鉅。叶子首先抽了一瓶啤酒,慢慢的灌进去,冰凉的啤酒让叶子觉得有点儿不适,然后再把另一瓶灌进去,叶子觉得肚子已经鼓胀了,再强忍着把乒乓球拍塞进去。

哦~~,叶子总算完成了,可接下来还有十五分钟的考验,叶子不敢站着了,小心翼翼的走过去趴在床上,盡量放松着肛门处传来的感觉。不久,一阵便意袭了上来,叶子赶忙握住乒乓球拍,才沒有喷出来,把一股便意压了下去。渐渐的,叶子发现自己有些醉了,脸似乎有点儿热,平时基本不喝酒的她一下子灌进去两瓶啤酒,还是有点儿多了。

但时不时的便意一直在冲击着叶子,叶子经常得握着乒乓球拍才能压下去。

快十五分钟时,叶子急不可耐的走向卫生间,拔出乒乓球拍,叶子肚子里的啤酒汹涌而出,叶子舒服的出了口气。还有第五个盒子,叶子既期待又害怕,打开后,是一个大瓶果汁、一个狗尾巴状的大号肛塞、一个狗项圈,字条上写着:

二十分钟,完后看反面。青青。

叶子松了口气,即使二十分钟,果汁也沒那么可怕,但当她打开瓶子时才知道自己错了:一股醋味冒出来,里面竟是兑了水的醋!叶子这才明白,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忍受的。

既然玩,就玩到底,再说青青那么爱虐肛,应该有数的,叶子想。于是她还是开始了,首先戴上狗项圈,然后分两次把那瓶醋水注进了自己肛门,再塞上那个肛塞。

从液体进入叶子身体那一刻起,叶子就觉得难以忍受,肠子里是火辣火辣的感觉,似乎一刻都无法忍受,不断地想排泄的慾望侵蚀着叶子的神经,让叶子沒坚持一秒钟都觉得十分困难,难道这就是真正灌肠的感觉?叶子已无法迈开步,也不敢再到床上,因为她怕随时会喷出来,就在浴缸里,叶子忍受着这折磨,并得用手紧紧握着肛塞,才能保证不喷出来。

忍耐,忍耐,叶子觉得整个肠子都要被侵蚀掉,现在她像狗一样趴在浴缸里,身后的假狗尾巴飘荡着,鼻子上还戴着狗项圈,像极了一只可怜的小母狗。叶子不知道自己能忍多长时间,终于,手一软,叶子爆发了,肚子里的液体全部喷在了洁白的瓷壁上,叶子顿时软了下来,摸了摸头上,竟出了不少汗。

休息了一会儿,叶子才缓过来,稍微清洁了一下自己身上,灌肠的任务应该是完成了,叶子记得去把第五个盒子里的字条反过来,上面写着:

取出鸡蛋,去靠近门口的椅子上。青青。

叶子这才记起来小穴里塞着的鸡蛋,赶忙取出,可能是刚才灌肠时候太用力,竟然被叶子夹破了,上面还沾着叶子的淫水。把鸡蛋取出来后,叶子的小穴和菊花里都空了,叶子觉得有一种空荡荡的感觉,需要东西填入,尤其是菊花,经过经过多轮调教,特別需要填充。下一个任务会是什么呢、会不会让我得到满足?

叶子期待着。

门口的椅子叶子这才仔细打量,是两把椅子并在一起,中间露出一道缝隙,下面摆放着性交机器,叶子一看到就想立刻坐上去。椅子上有张字条:

戴上塞口球,夹上乳头夹,把两只腿捆在椅子腿上,身体捆在椅背上,调整好你的两个洞洞,开动性交机器,再把手铐在上面垂下的手铐里。青青。

于是叶子迫不及待的戴上塞口球并勒紧,让口水慢慢流下来,然后把带铃铛的乳夹夹上,胸前传来一阵痛意,接着坐在椅子上,让自己的小穴和菊花正对着那条缝,叶子发现性交机器换了一个双头的假下面,可以给两洞齐入,不禁一阵高兴,把自己的两个小穴和菊花都对好位置,然后用绳子把自己的双腿紧紧地帮在椅子腿上,再拿出一段绳子,把自己身体绑在椅背上,绳子在胸前把自己的乳房高高的累了出来。

下面就要开动性交机器,然后铐手铐了,叶子往上看,一条绳子垂下来,末端捆着一个手铐,旁边还有条细缐,如果性交机器一旦打开,叶子铐上手铐,手就被高高的举起来,叶子整个人就处于拘束状态,怎么解开拘束呢?青青却沒说。

叶子也不知道最后是怎样的,万一沒法解开就太有风险了,但下身的空洞感让叶子不再想这么多,她很快打开了性交机器,然后举起双手,把自己的手铐了起来。

两根假下面一起进入了叶子的身体,叶子感觉很充实,不断地进入满足了叶子的感觉,叶子的身体被整个带入了畅快的感觉,只可惜塞扣球塞着,她无法叫出来,但扭动还是可以听到清脆的铃铛声。两洞齐入的感觉果然不同凡响,叶子此刻什么都不想,只“呜呜”的闷叫着,享受这种感觉。

记不清有多长时间,机器插了多少下,叶子身体绷紧了起来,快感在身体里开始爆发,一股阴精也在叶子的小穴里爆发了,快感让叶子越来越堕落。高潮过后,不断地抽插又在酝酿下一次高潮,但叶子的脑袋开始清醒起来,又想起怎么解开拘束的问题。

唯一的办法只有先解开手铐,否则別的地方都被绑得紧紧的,动也动不了,叶子快速思索了一下。解开手铐就只有把钥匙拿到手里,可是叶子现在手被吊起那么高,就算有钥匙,又如何到手上呢?

沒容叶子思考清楚这个问题,积蓄的快感又开始佔领叶子的大脑,叶子又开始云里雾里的了。突然,一阵敲门声把叶子惊醒:“请问叶子小姐在家吗?”

叶子的心几乎跳了出来,怎么这个时候有人来敲门呢,虽然门锁着,但叶子就在门后,全身赤裸,正被机器折磨着,假如是个小偷呢,见家里沒人撬门进来,,一进门就能看见叶子的样子,叶子不敢再往下想,一下子把快感忘到了脑后,现在只有惊吓。

外边的人又问了两声,便不再说话了,然后叶子看见一封信从门下塞了进来。

叶子脑子里顿时开始快速思索:从来沒人以这种方式送过信,这会是谁呢?这个时间,再看看信封,莫非就是青青算好了时间,让人送的钥匙过来?叶子这才松了口气。

可即使钥匙送过来了,也自能拿得到吗,她现在手被铐着,腿被捆着,整个身体也被牢牢地缚在椅子上,怎么才能拿到钥匙,叶子想了好几个办法都不可行,这可怎么办,假如拿不到钥匙,就要这样一直下去,可怎么办,叶子急得背上出了一身汗。

快感又渐渐上来了,叶子明白,如果又被快感佔领的话,她就沒时间思考了,就要一直被机器折磨下去,她必须抢在完全迷失之前想出办法,叶子着急了。无意间,叶子动了一下手铐旁边的细绳子,发现绳子好像还连着什么东西,叶子赶紧抓住绳子晃了一下,原来绳子还有另一头,上面繫着东西,就在门旁边。叶子仔细看清楚,原来系的是一块磁铁,叶子恍然大悟,知道了青青给她设计的脱身之策了。

于是她忍住一下下的抽插,牵动绳子让磁铁慢慢朝信封移动,一下、又一下,也自小心翼翼的,终于成功地把信封连钥匙一起吸住了,接着叶子双手交错拽着绳子,把磁铁和信封拉起来,慢慢落到她手里。终于拿到了钥匙,叶子的心放下了,她把自己的手铐打开。

沒有了担心,叶子又觉得底下火热热的,一阵一阵的快感又开始上头。反正沒有拘束了,叶子可以好好的享受这种感觉了,叶子踏实的坐在椅子上,任性交机器一下下进入她的小穴和菊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