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姊妹和男人的性爱记事2

美女的请求哪有人会拒绝呢,尤其是阿志这个大色狼。眼看这个喝醉的美女

提出这种要求阿志马上一口答应,便把车停在新公园外面,两人便在新公园散步

。阿志陪着她走着不发一语,他想这也不办法,于是便开始搞笑,讲一些冷笑话

,终于让她笑了出来,开始嘻嘻哈哈打打鬧鬧起来,并追打她到了新公园的角落

「嘘!那里好像有人的样子!」阿志向采蕙比了比,两个人基于好奇便偷偷

的往草丛走去。

原来是对男女趁着沒人在打野炮,两人完全沒注意到有人来,还在激情的交

合,随着男生肉棒的进出女生更大声的淫叫着。

阿志看到这一幕下体的肉棒更加坚挺,其实早在骑车时,让采蕙几乎是完全

贴在自己的背上,不时地剎车来让采蕙尖挺的乳房触碰背部。

采蕙似乎看得津津有味一点也不想离开的样子。

「那女生好像很舒服的样子!」采蕙脸红的说着。

「还好吧!我看那男的也只是普通而己!」阿志似乎沒什么的说着。

「说的好像自己很厉害的样子,我才不信!」采蕙伸手一抓抓在阿志的裤子

上。阿志两手也老实不客气的抓着采蕙的胸部。

「哇!看你个子不大怎么那么大一根啊!」采蕙感觉到阿志的小弟弟正不安

的跳动着,而且自己的一只小手还抓不住。

由于喝了酒再加上这一幕活春宫,两人的情慾早己按耐不住,但又怕被那对

男女发现不好意思,两人便偷偷的到另外一边的树林去了。

一到树林两个便像热恋的情侣抱在一起亲吻了起来,两人的嘴像是吸住一样

不停的亲吻,阿志更把舌头伸入采蕙的口中,两人的舌头像是蛇一样的在嘴里不

断的纠缠着,吻了许久两人才不捨的分开分开时口水还牵成一条缐。

「人家的小穴好痒……快点帮人家止痒一下嘛……」采蕙靠在树上把裙子掀

起露出早己被淫水湿透的内裤,阿志二话不说马上把拉链拉下肉棒一下子就弹了

出来。阿志把采蕙的蕾丝内裤脱到了小腿,然后用左手把采蕙的右脚抬了起来,

肉棒贴在采蕙的小穴口磨了起来。

「阿志……不要……求你………」采蕙嗲嗲的哀求着不可能停止的淫兽。阿

志的肉棒对准小穴用力一顶。

「喔…………好大…………」采蕙娇唿着。

「大,还有一节耶……」阿志调侃说。采蕙当然知道还有一节,可是已经快

顶到子宫了。

「喔……阿志的…好大……阿志……你的肉棒好……大……啊…………已经

到了…………到人家的花心了……」

(虽是初尝人事,但受了酒精跟活春宫的刺激,采蕙像个淫娃般的大声浪叫

着)

「啊……好紧……阿志你的肉棒好大…把人家小穴的塞的满满的…………人

家吃不消了…人家的穴好紧………我要来来了……不行了…不行了…人家要来了

…………」采蕙居然撑不了两三下,就自己洩身了,软软的摊在阿志的身上。

阿志的性慾才刚被挑起,怎么可以放过这个小美人。他把采蕙反过来背对自

己,扶住采蕙的屁股,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挺起肉棒就往采蕙的穴插进去。这一插

,可让采蕙吃不消了。

「啊……阿志慢一点…人家受不了………停一停啊……我的穴………人家的

穴好紧…啊…啊……又痛又爽的…啊…人家酥了……………人家的小穴都酥了…

……」采蕙在阿志的抽插下,不禁又发起浪来了。

「啊……啊……天啊………阿志……………我的大肉棒哥哥……………插妹

妹………用你的大肉棒………………插妹妹的小淫穴…………妹妹湿了…………

…湿透了…………」采蕙已经肆无忌惮的淫叫了。

过一会儿采蕙开始习惯阿志的肉棒,更是加速的套弄,享受起来了。

「啊……哥哥的肉棒………………是我见过最大的……………好爽喔……啊

………到花心了………舒服死了…………妹妹又要来了……………高潮了………

妹妹爽死了…………」

眼看采蕙又要洩身,阿志毫不客气,八长的大肉棒,一次次狠很的往采蕙的

小穴中用力抽插,每次都直顶花心,插的采蕙全身酥麻,淫水直流。

「啊……啊……狠心的亲哥哥……………大肉棒哥哥………你要插死妹子了

……用力插妹妹的穴……用力幹吧……幹死亲妹妹的小浪穴…………」

「你还真是个小骚货。」阿志说,更加用力的抽插起来。

「对………妹妹是骚货……………插死妹妹……幹死妹妹吧………………这

次不行了………妹妹要洩了………啊……喷了……妹妹喷淫水……………啊……

……喔…………妹妹酥了……」

采蕙说完,一股阴精从穴中喷出,直冲向阿志的龟头,从小洞的细缝中,顺

着大腿,流到地上。

阿志在采蕙的阴精刺激下,一时肉棒暴涨就要喷了,而采蕙觉得阿志的肉棒

突然涨大,知道他快射精了,更是死命的摇着屁股。

「阿志……来啊……喷给采蕙……喷在我的穴里……用力啊…………」阿志

在这样的挑逗下,一股浓浓的阳精就喷进采蕙的小穴中了。

阿志拔出射精后的肉棒,采蕙马上把肉棒含入口中把剩下的精液全吞了进去

,然后拿出卫生纸清理自己的小穴,阿志看到这景象忍不住又吻起采蕙。

「唉!你別鬧了啦,要不是喝酒要不然你才沒机会呢。」采蕙娇滴滴的说着

阿志只好牵着采蕙的手往大门口走去,刚好看到之前那对男女在对面的商店

,两人面对面的笑起来,阿志送采蕙到家门后两人亲吻了许久才依依不捨的离开

自从采蕙与阿志交往后,采蕙的功课可说是一落千丈,她们班的导师是个有

点肥又丑又严谨的老师叫做江庆德,刚受到学校的重视,接到一班当班导师相当

高兴,中年稳重的他受到A片内容老师强姦女学生的影响,开始注意到班上的美

少女,很不巧的采蕙在新公园那夜被江庆德瞧得正着,那天他刚好参加完他妹妹

的婚礼,感叹自己未何还沒有对象结婚独自到新公园散心解闷,也恰巧他用车上

去参加婚礼的V8,把阿志和采蕙的情状完完全全录了下来,并告知采蕙,要她

独自一人在放学后到无人的体育器材室。

采蕙并不是故意晚来,一定是要等到其他同学都回家以后,且摆脱阿志之后

才敢起身行动。

「很好!过来,要不要喝点酒?」江庆德说着。

「不要……」

「如果想马上得到影带,赶紧把衣服脱光,让我真正浏览一下你的春光。」

江庆德不仅外表丑陋还是个色魔。

江庆德站在房间的角落,迳自催促采蕙挺起的胸部,脱去衣裙。

「啊!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来!」采蕙好像失魂似地说道。

「难道你要大家都看到你淫荡的样子啊!快点脱掉!」江庆德又催促着。

采蕙感觉有点害怕,然后就开始脱去身上的衣服,当然,内衣与内裤还保留

着。

「沒时间隐藏了,连内裤也脱下来!快点结束,拿回带子,我则看见美少女

的躯体!」江庆德淫邪地笑着,让采蕙自己将衣服脱得精光。

不久,采蕙的内衣裤全脱下来了,她心虚的垂下眼帘,好像玩偶一样沒有思

考,任人摆佈,只感觉身体在动而已。当自己一丝不挂时,她紧缩着身体,想盖

住胸部与及下体。

「躺到桌上去,把腿张开,跟我们约定一样,让我完全看清你的阴部!」江

庆德说道。

采蕙慢慢地爬上桌上,然后紧锁着眉头,一副想哭的样子地仰躺着。

虽然她讨厌照着他的话做,但为了带子尚可忍耐,只是心里残留一些羞耻心

「再张大一点,让我看见你的阴唇和小穴。」江庆德将身体置身于采蕙的股

间。

「啊……啊……」采蕙急促的唿吸夹杂着断断续续的呻吟声,粉红色的花卉

也不断地流出透明的蜜汁来。

「够了…老师…」采蕙在江庆德手指的爱抚下,终于可以听得到淫液湿润所

发出的声音。

「小穴已经非常湿润了,想不想被舔呢?如果不开口求我,我看带子就免谈

了哦!」

江庆德唰唰脱下内裤,露出粗大勃起的肉棒。

「请你舔我……」采蕙不得已说了。

「舔哪里呢?你要将它说清楚。」江庆德将脸庞靠近她的下体,但是沒有碰

到,只是指示着。

「请舔我的……啊!」采蕙边说着,腰部不停地扭动着。

江庆德感到满足后,伸出手指将采蕙湿润的小阴唇左右分开。

「呜……」被摸到时,采蕙的肌肤一震。

充足的爱液早已弄湿了阴唇及手指,而采蕙更是将手指往更深处推进。小小

花卉上的内壁及可怜的膣口,涌出大量的蜜汁。下体笼罩着一股香味,是采蕙本

来的体味。阴蒂呈现耀人的光泽,被包着的耻丘也胀大不少。不久江庆德将鼻子

放在耻毛上,然后用舌头舔着那期待已久的裂缝。

「啊……老师……」

沒有任何温柔的技巧,只是身体一味地、贪婪地希望慾望能获得满足。舌头

舔着柔软的粘膜及蜜液,感觉有点酸。江庆德默默地动着舌头,然后用舌头轻轻

地压入阴道,固执地舔着蠢蠢欲动的阴蒂。

过了一会儿才抬起头来,手掌向上,用中指直接插入阴道。

「呜……啊……」狭窄的嫩肉很快地将手指吞噬,采蕙不断喘息地配合着,

希望它能更深入内部。

少女的洞较窄,虽有充份地润滑,但是会毫不抵抗地动着。指头在阴道内的

上部刺激着,然后将中指完全插入,直到摸到宛如栗子般的子宫。

「好痛……不要动……」采蕙哀求着。

「忍耐一下,还有更粗大的要进入呢!」江庆德说着。

江庆德将手指依然停在采蕙体内,然后将她的身体翻了过来,并且骑到她脸

上去。龟头先压到鼻尖后,在她尚未出声之前,就将粗短的肉棒插入其口中。采

蕙的舌头先在尿道口上徘徊着,然后一股味道直冲上鼻子。

江庆德一边用手指出入着,一边去吸吮阴蒂,然后将肉棒直插入采蕙的喉咙

「呜……呜……」由于喉咙的粘膜遭到刺激,采蕙的肌肉不自觉地打颤,而

且咳了出声,然后拼命忍耐,直到将肉棒含在嘴里面。

「很好!我要开始抽动了。」江庆德说着。

不久江庆德站了起来,将手指拔出来后,翻了个身,又换了另一种姿势。采

蕙在未到此之前,早有失身的心理准备,但仍感到紧张与不安。江庆德也不在意

她的学生心情,用手抓住她的双脚,并将它们撑的开开的,挺腰直进。在被唾液

充分润湿后的龟头,为了确定位置,曾上下地在裂缝中摩擦着。然后对准阴道口

,腰部一用力,将整个肉棒插入。

「啊……」采蕙叫了出声,身体弓了起来。

肉棒完全进入润湿的内部,一股年轻热烈的体温,紧紧地包住江庆德。江庆

德将身体压在上面,将被干痛的采蕙紧紧地拥抱着。耻毛相互摩擦着,而富有弹

性的乳房在江庆德雄厚的胸脯挤压下,彷彿要被挤破一样。

不久,江庆德的腰部开始用力地动了起来。与其说是接触到狭窄柔软的内壁

,倒不如说侵犯美少女更来的让他满足。

「呜……拜託,別再动了……」采蕙哀求着这个失去人性的兽师。她喘息的

唇被塞住了,江庆德密密地封住她的唇,然后不容许反抗地继续抽动着。采蕙强

忍着剧痛,仍用力地吸吮着江庆德的舌头,并紧紧地用双手抓住他的背,但是这

与爱情毫无关联,只是一场暴风雨罢了。江庆德不停地抽动着,有时吸吮着采蕙

的嘴,有时双唇离开时,则用脸摩擦她的香肩。

「要出来了……夹紧一点……」江庆德在一阵急促的运动中说着。

不久,江庆德整个人都捲入快感的漩涡中。激烈的精液直接射入采蕙的子宫

中,阴道内全体快乐地畅饮他的精液。彷彿阴道里面有个舌头一样,一直吸吮着

他的肉棒,江庆德发狂地发射着。

采蕙已经再也沒有羞耻以及快感的感觉了,只是失神似地将手脚放在施暴者

身上而已。连最后一滴的精液都挤出来时,江庆德不再动了。满身是汗地压在骰

蕙的肌肤上,江庆德调整一下唿吸,抽出肉棒后,站了起来。

采蕙仍不断地喘息着,下腹也不断地起伏着,阴唇一片剧痛,逆流而出的精

液夹杂着粗暴弄的鲜血,白浊的粘液加红色的血丝,就是被凌虐的证据。

江庆德在获得快感后,很干脆地将带子丢给采蕙。只见采蕙脑中浮现了江庆

德凌奸的画面内心感到无比的伤痛,眼泪不禁从眼角流出。

「我的采蕙啊……虽然你拿到了上次的片子,嘿嘿……记得我的通知来拿这

次的片子……」

只见江庆德在角落取出了DV,采蕙更是泪流满面。

她知道自己已经摆脱不了他了。

刚结束了被凌辱姦淫的采蕙这阵子都会坐公车回家。

当她跑到公共汽车站就停在人龙的后面,可能是脚步声响太大,引得其他候

车人都回头望向她,顿时有点尴尬,两颊飞红起来。停下来时身上流出的点点汗

珠弄湿了校服,令整条橘色格子裙贴起身来,采蕙的美妙曲缐就玲珑浮凸的现出

来,丰挺的乳形亦清晰可从外边见到。

由于采蕙的天使面孔加上漫妙身材,在校内早就是有名的美女了,候车的男

同学都看得心猿意马,下体的裤裆都给硬起的肉棒拱起了一块。

放学的人潮散了不久后,往她住处的公共汽车已来到车站前,「叽」一声停

下来。这时公共汽车已差不多满座了。由于是繁忙时间的长程车,班数少而半途

落客也不多,所以采蕙都惯了做「沙丁鱼」。

当采蕙迫进车内,有阵阵浓烈的汗味和混浊的香水味瀰漫在空气中,她在慢

慢的迫进车内时,恍惚有很多男人手在摸她的胸部,最后她被迫到中央位置时才

停下来。

而在那位置,采蕙并不能伸手抓到车厢扶手,她唯有就给人夹人的站着。她

多希望半途有人下车,但最后也沒有发生。她就在所站的位置将书包放在车厢地

板上,同时预备做好保护要害的姿势。当车开行时,她用肩轻轻倚着其他乘客,

并想将两手提起护胸。突然有人从后压过来,她的手还未提起就给压倒在一位男

同学的胸口,两颗乳头及下体就面贴面的黏在一起。

抬头一看竟是阿杰,她感到情况很尴尬,想避却是沒有地方可移动,只得保

持现状站着。

「真巧啊……采蕙!!」

「阿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