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中缘

第一话

在夏天中的一个大雨日,我还得冒着豪雨往外跑,只因为那天正好就是大学的考试成绩揭晓日。哗!考得都还真不错啊!十几年来所花的努力沒有白费,终于顺利地考上第一选择的医学系,可以暂时把所有的事都抛到脑后,好好地轻松一阵子了!

天空仍然下着雨,而且似乎下得更大更狠,连眼前的情景都是一片矇眬。是老天在悲哀着那些考得不好的学生们吧?

我为了想赶紧回家,打电话给正在北京大陆公幹的母亲,好让她也分享这好消息,便撑着伞往停车场的方向快步奔走去。突然,一个从侧边冲过而来的人把我给撞上,两人都跌倒在地。

我正想破口大骂,但见对方竟是个女的,怒火也就消了许多。我赶紧捨起了伞,爬起身来。那女的却还愣呆在那儿,以双手撑着,半躺在路面上。

「喂,小姐!你沒事吧?」我怕她受了伤,便走了过去扶起她,并关心地问候着。

仔细一看,嘿!这不就是那中文系的许雅琦吗?她可是许多男生都想要亲近的一位冰山大美人啊!但可能因为她的内向、有意无意的避开和不跟人开口说话,沒什么人缘,导致常常一个人单独的往来。我也老早就对她有意思,然而基于互相不同系、不太熟,而她又老是冷冰冰的,所以都一直沒有机会採取行动。

此时,只见她的美丽的脸蛋流满着水,但从她那双又红又肿的大眼睛看来,那上面不只仅仅是雨水。她肯定是哭了!

「是不是受了伤啊?很疼是吗?来,让我开车带你到附近的诊所…」

「不,我…我沒…沒事!」她说着,但跟着又哭了。

看她如此痛哭,我更加坚定她是受了伤。我也不理会她的抗拒,一手撑着雨伞、一手搭着她的肩膀,硬扶着她走向我停泊在前边的车上。

上了车,我从后座拿了一大串的纸巾,递了给她。

「来,用这先擦干身上的水吧!」我说着。

她接了过去,但仍旧保持令人尴尬的沉默。

「我是阿庆…你叫许雅琦是吧?我曾听朋友提过你。」凡事起头难,为了打破这种沉默,我硬着头皮说点话。先是自我介绍、嘘寒问暖。

「嗯……」 她白析脸上还是沒有笑容、只浅浅的回应了一声。

「哦,我看你刚才那样痛哭,还是先到诊所看看比较好。」

「我都说沒事啦!我沒受伤啊!」雅琦有些儿激动的大声叫道。

又是一阵尴尬的沉默。

「阿庆,对…对不起,我的心情不大好,不该对你吶喊…」这次是雅琦自己先打破了沉默。

「沒关系!那…我先送你回家好吗?你住在哪儿啊?」

「不,我不想回家!我…我…」她又开始流下泪珠。

雅琦这时才在泪洒中缓缓地把事情说出。原来她的会考成绩极为糟透了,很可能需要留级呢!难怪她刚才会哭着奔向雨中而不小心与我碰撞。她此刻不想回家,因为不知该如何面对、以及向父母交代。

「哪…你现在想到那里呢?」我轻微地问着。

「我…我也不知…我心里好乱…好乱…」雅琦用双手蒙着脸,直摇晃着头说着。

我就这般静呆呆地陪着许雅琦在车中又坐了数分钟。

「嗯,真不好意思,碍着你了…」又是雅琦打破了沉默。

「那里的话?我也沒什么事,本只想回家打电话告诉母亲我考入了医学系的好消息!噢,对…对不起,我不该在这时候还说这些…」我尴尬地悟起对雅琦说这些话是不恰当的。

「不…不…恭喜你了!我…只能怪我自己,不明白的部份也不敢问讲师,又不跟其他的同学一起讨论,不然的话…也就不会…」她叹声自责着。

「哎哟,沒关系的啦!最多明年再好好来过。只要你肯努力,知道此次失败的因素,还怕会再考不好吗?」

「嗯……」她咬紧了牙,应了一声,双眼向前凝望,似乎有了觉悟。

看到她的神色有了点好转,我也欣慰得多了。

「阿庆,我可以先到你家待一待吗?我希望回家时能更冷静地向父母作个交代…」雅琦突而其来冒出这句话。

「嗯…沒…沒问题!到我家坐也总比待在这车内看着雨滴来得好。」

我脸上虽然假装有些委屈,但是心里却小鹿乱撞高兴得要命。我老早就希望有这么的一天了。

——————————————

第二话

在这倾盆大雨的路上行驶可真苦啊!把车驾入家中的停车道时,已经是整整半小时后了。

进入屋内,我不知怎么地全身感到特別寒冷,可能是先前在校园淋漓了满身的原故,想必此时雅琦也是一样的感觉吧!我于是赶紧跑进房里找了一件较为适合雅琦体型的T恤和裤子,然后交给她。雅琦似乎感到心中一阵暖意,用手来接过时,二人四眼相对,我似乎看到她深遂美丽的双眼正熘熘的转着。

「快,你可以到我房里的浴室去换掉身上湿透了的衣裳,我先去准备一些热咖啡暖暖身。」我指示她说道。

咖啡在三分钟内就弄好了。我把它拿捧进房里时,雅琦还在浴室内。我彷彿感到有一种女孩特有的奇异香味在我房内飘漾着。

我也该把身上的湿衣服给换了吧!在雅琦还沒出来之前,我赶紧把上衣给脱去,而裤子正脱到一半时,浴室门竟然就在这时候打了开来。雅琦一出来就看到我半裸着,惊诧得吓了一跳。我更是慌得把脚跟给钩到了裤管,整个人给绊倒,不偏不倚地撞在书桌上的一角,整个人竟晕了过去。

也不知昏迷了多久,醒过来时竟然发觉已经是躺在床上了。一定是雅琦看我晕倒了,便盡了不少力才把我给扶上了床的。

我并沒有立刻显示我已经清醒过来,只悄悄然地半开着眼睛,瞄着雅琦,看看她在幹什么。只见她就坐在我身旁,手拿了一条湿手巾握放在我那肿了个大包包的头上。然而,她的眼睛居然一直凝视着我内裤的那端,脸蛋儿红红地…

她突然把头转了回来望了我一眼,我立刻假装还昏睡着。当我再度缓缓地张开双眼时,竟看到雅琦把头靠了过去我下身那儿,右手正悬放在我的内裤上方,似乎是在模拟做着抚摸的动作。想不到她居然对我魁梧的身躯起了兴趣,尤其是我的下半身!

我此时性慾突起,沉睡在内裤里的肉棒已经惊醒,立即地膨胀勃起!雅琦被那内裤里突而挺立起的大肉棍给惊吓得把手立刻缩了回去。在她惊心未定的时刻,我的手已经立即伸出,一把地抓着她那还未完全来得及缩回的手腕,便硬生生地拖着它按压在我的内裤上。我肯定雅琦感应到里头那肉棒的热能!

只见她吓得把头转回来,很有默契的二人再度四目相接!在一片刻的沉默后,虽然心理想说些什么,但是嘴唇确不听控制,索性股起勇气冷不防地就用手搭着她的肩膀。

雅琦似乎有点震惊,肩头抖动了一下,但并沒有反抗的意思,只是低头不语。我用眼角的馀光偷偷瞄了一下她低着的头,看得出原本微微红晕的耳朵己经热得像红透了的熟苹果!昏暗的微阳光映在她脸上,照着那白净的滑脸蛋,此时此景将使任何男人都会想上她的慾望。

我已经忍耐不住地将她拉倒在我的怀里。二个人睡在一张单人床上,虽然有点挤,但是倍感温暖,翻了个身看见雅琦白里透红的脸、樱桃透红的小嘴、微微闭着的眼睛、髮际传来阵阵的髮香,不禁地便往她的双唇间吻去…

只听到她喉咙传来一下非常短暂的闷哼声,似乎被这无法防备的举动所震惊,但却又沒有任何反抗的意愿,只是顺从着我的唇而反应。从我的唇传来一种软软的、像是豆腐或麻薯的感觉,但是又沒有豆腐的冰冷和脆弱或是麻薯的黏滞感。虽然这不是我第一次亲吻,但地确是第一次有如此莫名的感觉。

雅琦依然闭着双眼,我索性地把舌头给伸入她的嘴里去,而左手依着我脑波的使唤,从雅琦的T恤底下往上探索;先是轻轻抚摸着肚子,再缓缓的往乳房上伸去,此时可以感觉到雅琦的心跳加快了许多,唿吸也开始急促,直到手摸到雅琦的酥胸,意外的感到一手难以掌握,比想像中的还要大而且丰腴!

当然,我的右手也沒有闲着,开始拉上那T恤,当拉至胸口前时,突然雅琦把手靠过来似乎想要阻止我继续往上脱,但又放弃了。把T恤拉掉了以后,看到的是雅琦那一件少女用的丝柔胸罩,还有些儿湿湿地,是先前被雨水润透的吧!

平时只看到衣服以外的肌肤,就己经如此雪白了,如今看到衣服内的肌肤,更显得白细柔嫩。我轻轻的解下了胸罩,感到二颗富有弹性的肉球并跳出来,一时间令我暂时停止了唿吸,但心却跳的飞快。我的眼神真的离不开此时的美景,冲动地以双手往雅琦的双乳抚摸;一时是轻轻着像是轻抚着水面、一时又使力按压着像是想捏爆它们一般…

由于无法一手掌握,因此抚摸起来格外酥柔,看着雅琦紧闭的双眼和满脸的红晕的可爱样子,我的双唇又不禁往她脸上凑去亲吻,先是脸颊,再是耳垂。当用舌头碰触到耳垂时,她不禁哼了一小声,看来这是她的性感带之一,我多花了少些的时间在那儿轻轻地舔咬着。雅琦似乎非常的受用,开始了一连连的呻吟。

我再慢慢的往下亲吻她的粉颈、胸口,一直到了那高挺的双乳。看着雅琦的乳晕,还蛮的一圈,带着少女的粉红色,非常好看诱人,令我忍不住想咬它一口。于是,我顺势地往那酥胸亲吻,并用舌头慢慢的轻舔双乳上的二粒红樱桃。

雅琦似乎很不舒服的样子,并用牙齿轻咬着自己的下唇,喉咙不停地闷哼着怪声。我看她如此着迷,更加地肆意轻舔着那双即硕大、又丰满的双乳,并且悄悄地把右手滑往雅琦短裤里去。

由于我的短裤较为宽大,所以很轻易便把它给褪下了。雅琦一点也沒有反抗,而且还很合作的弯曲一双粉腿,以方便短裤的褪下。我把头往下移去,只见雅琦的内裤和一般少女的沒有两样,但是在大腿根部似乎己经湿了一片,这次我肯定的说决不是雨水的关系,而是她的春情荡意所致!

我股起勇气,进一步地把手慢慢地伸进去雅琦的小内裤内,并温柔的将它拉下。此时雅琦的身体己经完全的裸露在我的面前,晶莹雪白又带有一点红嫩的肌肤,在微暗的光下依然是显得那样吹弹可破的细嫩感觉。

此时,窗外的豪雨还在继续不断地洒下…

—————————————-

第三话

「可以吗?…」我温柔轻声问着。

我要在最后关头确认一下。我可不想在进入医学院前夕时突然被指控一条强姦的罪行!

雅琦慢慢睁开双眼,似乎一时沒有会意过来这句话的含意。当她眼珠一转,会意过来时,脸脥上又是一阵红晕。她沒回答,只是含着羞地轻轻点了一点头。

一得到了许可证,我便粗暴地把她的双腿给噼开,手指往阴户里慢慢划圆,再使力地移往里面的小阴唇上下触摇,并不时的转动那怜爱的小玉珠,以增加她淫水的分泌,加以湿润阴道。

我的另一只手则伸往她的双乳搓揉,只听到雅琦的鼻息声愈来愈大,并小幅度地扭晃摆动着小蛮腰,似乎想要跳脱。雅琦不时地传出愈来愈加大的浪哼声。

嗯,是时机了!我于是快速地扒下自己的内裤,把己经怒火中烧的大肉棒握紧,在雅琦的阴户口边摩擦,以增加那蚌肉分泌的润滑度,然后便缓缓地朝向那缝隙间插进雅琦的阴道内…

雅琦的阴道口似乎非常的紧逼。我于是缩起屁股的肌肉,使劲地把肉棒很缓慢地移入、移入、再移入,最后用力的往前一挺之后便狂飚地勐烈抽送!雅琦狂叫了数声,并流出了眼泪来。

「对…对不起!你不要紧吧?」看着她的眼泪, 我知道自己的鲁莽,内心感到心痛与愧究地慰问道。

雅琦咬紧着嘴唇,摇了摇头,盡量装出沒事的样子。然而,从那阴道口流下一丝丝的处子之血看来,我知道这是她的第一次!而大部份女孩子的初次都是会感到疼痛的。

「嗯,盡量放松下身,我会温柔点的…对不起!我不晓得你还是…」

我的话还未说完,雅琦便伸出一根手指按在我的嘴唇上。我于是也不再多说,小心微缓地摆动着屁股,温柔慢慢地推入抽出,并同时用舌尖不停地安抚和挑逗着她挺立的乳头。

沒多时,雅琦渐渐的习惯了、并也进入了佳况。我便加快了腰部和屁股之间摇晃的速度。当速度愈加愈快时,雅琦再也安耐不住的开始越喊越狂,并用力地以双腿锁扣着我的腰间,双手的手指甲几乎都插入了我背部里的肉内,抓得我红痕纍纍…

一阵又一阵快速的活塞运动,肉棒传来无法形容的莫名快感。我此时已经完全疯狂了,野兽的性慾完完全全地爆发而出,死命地勐攻!

雅琦的身躯一次又一次的颤抖着、淫水也一波跟着一波地洩洒而出。把我的下身都弄得湿黏黏的,而床单更是湿透了一大片!再狂飚了数十下后,我也到了爆发的阶段,于是立即快速的拔出肉棒往雅琦的嘴里送去,浓浓厚厚的白色精液便一连连地喷射而出,把她整张嘴都沾得都是黏液。

雅琦尝试着吞些精液入喉,但几乎呕吐了出来。哈,看来她还需要些时间和经验才会适应吧!

过后,我俩便像是虚脱似地平躺在床上,也不理会床单上那淫水、精液和处女之血混合的淫秽液体。

雅琦喘喘不息的唿吸声终于渐渐地恢復了平静,但脸上的红晕依然未退。我抚摸着她的小脸,亲一下她的嘴唇,非常珍惜的抱她入怀里,并回味片刻前的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