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游戏

我和女友交往两年,也发生多次的性关系,我最喜欢射精在她嘴里或是在她脸上。虽然她并不十分喜欢殒殟毄毃,馝馻馺馽有时为了迁就我而任我摆布,如果当天她不愿意伙夤梦夺,鳱麧么鼻我也不会强迫她。〈其实看女友清洗掉脸上精液是很爽的,因为沒有多少A片会拍清理精液实况。〉

最近女友过生日唛哔啧嘕,誋誫誖诶我们一起喝酒庆祝,酒过三巡诫诱誧诬,碣碤硕碞精虫上脑,我表明要和她做爱。

她不怀好意笑笑说:「今天我生日,我是主角,你要听我的摆布。」男人色慾当头,什么话都会答应的。

回到我家后,女友叫我先到房里等她,她去“准备”一下。我不知她要搞什么鬼,但我已迫不及待地冲到床上,快手快脚地脱光,等待欢乐时光到来。

眼见阴茎高高勃起,一抖一抖,约五分钟后,女友终于来了。只见她手拿数根绳子和一盒我放置文具的小盒子。

「今天我们玩女王密令,我是女王,你是奴隶。」我们还沒玩过捆绑,沒想到一玩就是我被绑。女友将我四肢绑在四端床架上,绑的力道恰好,不会太紧造成缺氧,也不会太松,让我有机会挣脱。我现在的情况就像一个“木”字。

女友脱下外衣,剩下纯白的内衣裤。这种代表纯情的白色系内衣,穿在“女王”身上,更显风情。女友跨在我身上,温柔的对我说要给我一个神秘礼物,接着就用眼罩把我给蒙起来。在一片漆黑,四肢动弹不得,阴茎暴露下,心理又是恐惧又是极度兴奋。

阴茎被温柔的手触摸,湿热的口含者龟头,舌尖扫钻马眼,女友一手抽送茎部,一手抚搓睾丸,口手齐下把我弄得舒畅无比。后来她的手口速度越来越快,力道也越来越大,我开始招架不住。我叫女友不要弄了,再弄就出来了,沒戏唱了。

谁知她变本加厉,几乎用全力抽送阴茎,天啊!真的不行了,我发出嚎叫,身体剧烈扭动,想要阻止她,无奈四肢被捆,只能把床架拉扯得吱吱作响。

就在我要射精的那一刻,女友突然把嘴离开,我感觉她好像拿着一个小罐子,刚好套着我的龟头,一手拼命抽送,把精液全数射进罐里。女友继续抽送一分钟,看来她务必要让我的精液一滴不剩地进入罐中。

女友终于把罐子移开我的龟头,又抓着我的阴茎在罐口刮拭,看来〈其实我现在被蒙眼,什么都看不到。〉她要收集我的精液。只听得女友笑说:「好多啊!」当然啦,在这种非常情况下射精,怎会不多。

等等!她收集精液到底要幹啥?在我疑狐当儿,我的鼻子被胶布粘住,接着嘴也粘住了。天啊!谋「精」害命啊!就在我快要窒息时候,贴嘴胶布「刷~~」的一声被撕开,我大口大口的唿吸,怎料才不过唿吸三口,嘴中又被塞进硬物,胶布重新封住嘴巴,但鼻子的胶布撕开了,总算可以唿吸了。

但是,不唿吸还好,一唿吸就不得了!一股极浓的膻腥味冲鼻而出,原来女友把那罐「饮料」倒塞进我嘴里,又多又浓的精液流入嘴里,要吐又吐不出来。女友说话了:「怎样,味道不错吧,赶快吞进去,不然久了会臭的。」这句话还是我以前第一次射精在他嘴里后对她说的话,沒想到现在报应来了。

由于嘴被塞住,吞嚥困难,我好不容易把精液吞完,然后发出唔唔声,要她把罐子拿掉。只是她温柔地摸着我的脸说:「別猴急,等下一回合我才拿走。」什么!?还沒结束吗?

女友拉一拉我那两粒睾丸,说道:「哎哟~~怎么缩起来了,舞会才刚开始呢。」她想把它拉长,无论如何当然是不成功啦。女友轻挑地说:「好吧,小贡丸害羞见人,那我就给你热情拥抱。」说完就离开房间,不知她要搞什么。

不一会儿,女友回来,我听到一些水声。「啊哟~~烫啊!」我大叫起来,但嘴被封着,只能发出依唔声。原来女友把经热水泡过的布敷在睾丸上,她想用热涨原理把阴囊皮拉长。布不热时,女友又泡过热水,扭干后再敷。

才敷两次,女友突然说:「不好意思,我的小油条,只顾着贡丸,把你给忘了。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大家一起玩吧。」说完就给了我的龟头一个香吻,又离开房间。她回来后,抓着阴茎,接下来阴茎好像插入一个瓶子状的物体。一插入,我马上剧烈的躬起身体。

那瓶子装的,全都是冰块。睾丸热敷,阴茎冰冻,两个极端的感觉全集中在下半身,「冰火九重天」的感觉真是又难受又舒畅。我发出沉重的唿吸声,享受这奇妙的快感。

睾丸敷了五次左右,皮也拉长了,女友抓住睾丸说:「这样才好玩嘛。」我感觉她用绳子放在睾丸下,绕过阴茎,回到睾丸中点,绳子用力一拉,两粒睾丸看起来像分开式的,绕过阴茎后,把右睾与阴茎绕几圈,再对左睾依样画壶芦,最后在阴茎根部与肚皮间打结。我的睾丸就这样分开了,女友分別吸吮左右双睾,把冰瓶子拿掉,重新抽送阴茎。

「好冷!」女友抽不到十下就放开她的手,之后她拿热毛巾包裹阴茎,继续抽送。给她这么一弄,我又兴奋起来。女友这时解开双脚绑在床尾的绳子,用力地推高我的屁股与背部,使我的背部几乎与床面成垂直。女友把我悬空的双脚绑在床头,我现在的样子,好像在练瑜珈。

女友终于把眼罩拿开了,只见我自己的阴茎怒气匆匆地,对准我的脸,好像要吃定我似的。

阴茎在兴奋时,也从来都不会管他的对象是谁,就算是他主人的脸,他也毫不在乎。我又看到被女友捆绑的睾丸,一边一个,煞是有趣。

女友用其身躯帮我挡着背部,一手抽送阴茎,一手拿着润滑油倒进我肛门里,再拿尖形画笔插入肛门抽送。由于睾丸已捆绑一段时间,必须松绑,以免缺氧坏死,女友解开后,揉一揉睾丸,再将两粒绑在一起,绳子稍微一紧,在阴茎根与肚皮间打结。女友继续一手抽送阴茎,一手抽送画笔,嘴里含者被捆绑在一起的睾丸,马眼正对者我的眉心。

我知道女友又要搞什么花样,她要我射精在我自己脸上。不用说了,下场你们也知道了。

女友放下我的双脚,又将双脚绑在床尾。解开睾丸的绳子,再把贴在嘴巴的胶布撕开,拿走之前装满精液的塑胶罐。我总算可以说话了。

我拜託她把我脸上的精液抹掉,她只是笑笑地看者我,并不理睬我的要求。

只见她用脚顶着我的下阴部,开始替我按摩,时搓时震,好不舒服。女友说要为我表演「新女性手淫」,她跨坐在我阴部,她的阴毛刚好就贴在我的阴茎根部,看起来她也有阴茎。

女友说:「为你介绍,这是我的阴茎,女性的阴茎。」天啊!那明明是我的阴茎啊。

女友说:「手淫表演开始。」就抽送“她”的阴茎。看着自己的女友用男性手淫的方法,实在是新奇的享受。真正爽的是我,可她也装出欲仙欲死的表情。由于之前我已射过两次,这次女友抽了大半天,加上用拇指顶着龟头,其他四指抽送的刺激法,又让我再洩了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