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小丑与七个小美人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美丽的王国。治理这美丽璀璨国家的国王,便是被传

说中年轻貌美的白雪女王。白雪女王的继位沒有任何人赞赏与祝福,她父皇的去

世实在太过意外,逼迫着这位年仅16岁时的女孩继承皇位。

但年幼的白雪女王并沒有将国家陷入泥潭,相反她为人谦和,睿智而又聪慧,

备受臣民的喜爱。国家越来越富饶,百姓生活也是越来越好,成为了远近闻名的

桃源圣地。

而白雪女王的美貌更是远近闻名,慕名者连绵不绝。

白雪女王皮肤白里透红,黑色的秀髮长至腰摆,五官端正似如瓷娃娃般精緻。

丰满的巨乳与她那盡显尊贵的皇族服饰,给人一种不可亵玩的高贵。

直到白雪女王年至20岁,她与一位英俊帅气的贵族结为夫妇,两人快乐的

生活在这富饶的国家里。

「我希望我们的女儿就叫白雪公主,她的皮肤似雪一样白嫩,头髮长得就像

这窗子的乌木一般又黑又亮!」白雪女王抱着怀里的小婴儿,与她帅气的丈夫说

道。

丈夫回答道「会的会的,一定会的。我们的女儿一定会茁壮成长的。我将会

把全世界最好的东西都给她摘来,便是天上的星星,只要她想要,我也会搭上云

梯将其取下。」

「我来送你最好的祝福吧。」在门外,白雪女王最好的朋友——女巫、三位

小妖精以及神圣的女骑士围了上来,她们站在白雪公主摇篮的旁边,给她送上祝

福。

白雪女王「啊,是你来了!我还以为见不到你了呢。」

女巫「我怎么会不见我最好的朋友呢?」

说完,女巫便将神奇的金粉洒在了白雪公主的额头上「这个金粉可以保护白

雪公主在16岁前不受任何的伤害,这是我给她最好的祝福。」

女圣骑士在白雪公主的脸蛋上画着小小的圆圈「我祝福白雪公主的身体健康

而长寿,不被疾病所侵害。」

三位小妖精纷纷过来亲吻这白雪公主的脸蛋「我们祝福白雪公主永远快乐、

善良、乐观。」

「谢谢你们,我的朋友们。」听着朋友们的祝福,白雪女王感动的哭了起来

「你们永远都是我最好的朋友。」

在众人的祝福之下,白雪公主无忧无虑的慢慢长大。

但很可惜,在白雪公主4岁的时候,她帅气的父亲、白雪女王挚爱的丈夫,

因为意外离开了人世间。

亲王的离世是如此的突然,国民们纷纷自发哀悼着他的死亡。在他葬礼的时

候,守护观望的人超过万计,他们低着头,默默送他最后一程。

而在其葬礼的日子,皇宫中竟然出现了一个诡异而滑稽的人。

「哦吼,哦吼吼吼吼?」那位滑稽的小丑站在皇宫外表演着他那尴尬的蹩脚

的表演,似乎一个无耻之徒索要钱财般的丑陋「听说亲王大人死于非命,我这小

小丑角想要给亲王大人送行。」

但是驻守的门卫直接将其堵在门外道「无耻鼠辈,猥琐丑角,就凭你也敢来

亲王的祭殿之中?」

只见门卫手持长枪,似要将其乱棍打出。

此时善良的白雪女王看到这一幕,拦住了门卫,并让他们放心「任何人都有

资格送亲王一程,便是小丑也理所应当。让他进来吧,不过表演结束,就请您离

开。」

小丑的表演并沒有什么特色,只是蹦蹦跳跳演着那俗套无比的滑稽戏。而在

表演结束后,小丑也如之前与白雪女王的承诺一致,离开了祭殿。

但随后发生的事情,看上去就沒有那么「正常」了。

半夜,葬礼刚刚结束,白雪女王的卧室中便传来了阵阵淫叫声。

「白雪女王,我和亲王的鸡巴相比,是谁的更威武坚挺啊?」如今的小丑已

经卸去了他的妆容,但是他面额的猥琐味从未少半毫。

他揉着白雪女王的大白腿,如野马一般勐烈的敲打着白雪女王的子宫,把白

雪女王艹的淫水直流,淫叫声绵绵不绝,响彻了整个宫殿。

「小丑先生,当然是您,您的鸡巴可比亲王要大多了!」如今的白雪女王,

为了祭奠亲王的趋势,穿着代表着祭奠的黑色衣裙,而正是这黑衣的承托,使得

她白嫩的肌肤更显魅力。

小丑「说得很好,我要玩死你个贱货。」

白雪女王「玩死我吧,小丑先生,我的身体从未感觉过如此美妙的疼爱。」

原本尊贵的面容因为小丑鸡巴的勐烈攻击下,已经有些变形。嘴角不挺流淌

着因为性慾刺激而导致不受控制流下口水,整个人更是淫叫声不断。

白雪女王与小丑现在以正常体的姿态性交,小丑毫不留情的抓着白雪女王的

黑丝袜大腿不停抚摸,玩到兴奋之时还会敲打她的屁股,让白雪女王白洁的肉体

上增加一些红色的掌印。

「呵呵,白雪女王,看来你平时并沒有被亲王怎么恩爱过啊。」小丑勐烈地

挺着他的腰,爆艹着白雪女王的小穴说道「这下面的肉也是在是太紧了,可把我

的大肉棒给夹爽啊。」

「因为,亲王,他要忙于工作。」白雪女王一遍喘着气一边说道「我,毕竟

是这个,国家的女王,所以,我也很忙,沒有什么时间。特別是白雪公主生下以

后,我就,更沒时间了。」

「那么美的肉体竟然不拿来玩弄,这亲王也是在太不懂风趣了。」小丑越玩

越嗨,插抽的速度也是越来越快「不过沒关系,以后你就是我的玩物了,只要我

想我就会日日干你夜夜幹你,在房间里幹你,在皇位上幹你,哪怕你出门在大马

路上也干死你,你说这可好不好呀?」

「这可,真是,太荣幸了,小丑。」白雪女王直接双腿夹住小丑的腰部,就

似怕他逃走一般「我愿意,愿意被您日日夜夜干,走哪幹到哪的生活!」

若问本在亲王葬礼的日子,白雪女王为何会做出如此不雅的事情,这还要说

起小丑的能力。

此小丑并非普通小丑,而是一位拥有高级巫术的催眠小丑。他苦练巫术多年,

日夜学习着巫术的奥秘,终于在这一天他梦想成真,练成了他梦寐以求的催眠术。

既然学得催眠,若不拿来玩弄全世界最美的女人,怎么想也是亏。正因为如

此,小丑还制作出了一面问则必答,答则必对的魔镜,来寻找世界上最美的女人。

在刚学的催眠术的时候,小丑便问道魔镜「魔镜啊魔镜,这世界沒被我幹过

而又最美的女人是谁?」

魔镜「是白雪女王,小丑大人,她是这个世界上沒被你幹过而又最美的女人。」

「原来是她啊。」小丑看着魔镜里显现白雪女王的容貌,不免让其下跨紧绷

「那就让我好好爱爱她,让她成为我的女人吧。」

「妈妈,妈妈,你在幹嘛呀?」时间又过了三年,如今的白雪女王27岁、

而白雪公主也已7岁。这一天小丑正如往常一样在王座上玩弄着白雪女王与她的

美女僕从。

只见小丑坐在王座上,让白雪女王就这么将她的小穴直接套入在自己的鸡吧

上,给她来一场皇宫中的性爱。

而旁边的侍卫与女僕也是如此,一个个早已穿戴好了小丑嘱咐的色情衣装,

下面的小穴与上衣的乳房全都露在了外面,随时准备着被小丑给临幸。

但唯有白雪公主不是这样,她疑惑地看着她的妈妈以一种奇怪的姿势坐在小

丑的前面「你幹嘛要做在小丑叔叔的大腿上?」

白雪女王笑道「我实在,和小丑,叔叔,交配呢。」

「等你长大了,小丑叔叔也会和你交配的。」小丑淫笑着看着白雪公主「我

可忍不住好好爱你呢。」

「不要,我不这种,我很讨厌。」白雪公主头也不回离开了宫殿。

如今的小丑已经用他的能力,控制在了整座城市的人。只要有人进入此城,

就会自然而然的变成小丑的奴隶。

但白雪公主并沒有,白雪公主因为女巫的祝福,无法被小丑的催眠控制。而

她又获得了神圣女骑士与三位小妖精的祝福,若是使用外力伤害白雪公主,只会

被她们知道自己的存在,最后被这些强大的人给杀害。

「抱歉,我的女儿不懂事情。」白雪女王含起小丑的手指说道「请让我来代

替她接受惩罚吧。」

小丑回应道「沒事,我不介意,我愿意等,等白雪公主成年后再把她吃掉。」

『不过在这之前,我必须给白雪公主好好洗洗脑,在她幼嫩的心中留下我的

好印象。』小丑一边淫笑一边抚摸着白雪女王的乳房「以后这座宫殿不准男人进

去,也不准白雪公主离开宫殿。」

但事情并沒有如小丑所幻象的那样,就在白雪公主16岁生日前的一週,白

雪公主突然消失在了皇宫之中。

「可恶,这是怎么一回事情!」培养了那么多年的小宝贝突然消失,莫名的

挫败感从从小丑心中涌出。

他急忙跑到魔镜的面前,对其问道「魔镜魔镜,快告诉我!白雪公主去哪了?」

魔镜回答道「在山的那一边,在绿色的树荫下,白雪公主正被女圣骑士拐走

离开。」

「哼,好一个女圣骑士。」小丑生气的推开了桌上的杂物,连忙把白雪女王

叫唤出来。

白雪女王身穿性感的白色内衣,慢慢来到小丑的房间,身材妖娆的说道「怎

么了,小丑大人。」

「哼,你是怎么当吗的。」小丑直接给白雪女王摆了脸色「你女儿被女圣骑

拐走了,你都不知道!」

「小丑大人,是我让白雪公主走的呀。」白雪女王说道「不知为何,我总觉

得在白雪公主16白雪公主岁生日之前,不能再让白雪公主待在我身边了,所以

才特地叫女圣骑把她借走。」

「嗯?竟然还有这种事情!」听到白雪女王这么说,小丑内心倍感不妙『莫

非白雪女王早就摆脱了我的催眠,又或者是单纯的母爱导致的结果呢?』小丑

「也罢,就先不管这细节之事了。赶紧派出人马,把白雪公主给我追回来。」

女巫「真沒有想到,这座城市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在山的那头,女巫与女圣骑见了面。女圣骑将手中仍在沈睡的白雪公主交付

给了女巫「只可惜白雪女王也陷在了小丑的催眠之中,已经不可能去救她了。赶

紧把白雪公主带到你的家中,不要让她被小丑所发现。」

「那你呢?」女巫问道「你和我一起走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不,我就算了。」女圣骑摇了摇头说道「我答应过要守护这个国家,更何

况我已经沒有地方可以逃了。」

女巫「但是。」

「沒有关系。」女圣骑说道「一定要把白雪公主藏在连我也不知道的地方,

否则当我也被催眠时,会把所有情报都说出来的。当然啦这也是以防万一,我可

拥有圣光的祝福,任何毒物与诅咒都对我无效,更別提我的实力了。作为百年的

老对手,你还信不过我吗?」

「好吧,请你多保重。」女巫摸着白雪公主美丽的脸蛋,就似看着自己的女

儿一般的柔和「善良仁爱的白雪公主应该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吧。不过沒关系,

这样也好,这也她受的伤害也会比较少。」

「赶紧离开吧。追兵还不知道白雪公主在你的手上,你很容易就能逃脱。」

女圣骑士驾着白马,从另外一侧奔驰而去「记住,要躲在小丑绝对找不到的地方。」

「哼,好个圣骑,你以为你不说话我就问不出白雪公主在哪里了吗?」小丑

用白雪女王与这个国家的百姓作人质,这女圣骑便是多么强大,也不可能在此情

况下突破,最终选择了束手就擒。

「別想用你的催眠对我产生作用。」女圣骑如今被小丑关在审判房里,她的

整个衣服早就被扒光,双手被上方的锁链强制竖着挂起。

她的身体被定时注射肌肉松弛剂,房间密不透风,不让她吸收任何光芒获取

力量。使得女圣骑便是有逃脱的力量,也绝无可能脱离这里。

「我知道催眠的力量对你沒有效果。」小丑抚摸着女圣骑膀胱处的皮肉说道

「但你不会认为这几年我什么都沒做吧。」

说完,小丑的抚摸着女圣骑的手慢慢发出萤光,似如在她身上刻印着什么。

「你,对我做了什么?」在小丑的抚摸下,女圣骑的身体竟然变得越来越燥

热,似有无盡的慾望从她的体内倾泻而出。

「淫纹,不知道你有沒有听说过。」小丑露出舌头,舔着他在女圣骑的子宫

处刻印的淫纹「我可是一直在思考哦,思考该怎么对付像你这种不怕催眠的人。」

「想来想去,突然想到一个好方法。」小丑越说心情就越为亢奋「只要让你

们自己主动求我不就行了吗?唿唿唿唿,哈哈哈哈哈!对啊,我真是笨蛋,连这

么简单的事情都沒有想到。」

「垃圾。」女圣骑的慾望愈发强烈,以至于她都情不自禁的用自己的大腿摩

擦着自己的私处。明明沒有任何刺激,但是下面的水却氾漤成灾,看的小丑越发

感觉好笑。

「好啦好啦,我知道你等不及了。沒事,我会好好爱你的。」说完,小丑直

接抱住了女圣骑的一只大腿,让她的膝盖弯曲夹在自己的右肩上。

「唔……」因为这强行的拉扯,女圣骑的私处就被强行打开,肉唇微微颤抖,

渴望着男人来践踏它。

「我听说,女性的圣骑拥有强大的力量与无限的青春,今日一看果然名不虚

传。」小丑拉出了他的阴茎,将龟头贴在女圣骑的阴唇上「这下面可真是粉嫩出

水啊,是个男人都想进去。」

「你別妄想了,就你是不可能让我屈服的。」淫纹的附加使得女圣骑骚痛,

恨不得小丑的阴茎赶紧进去。但她知道,如果自己的精神都屈服了,那么一切都

晚了。

「哦?那你可要努力啊。」说完,小丑腰部奋力一顶,直接将阴茎塞入到女

圣骑的最里面。

「啊啊啊啊!」这下攻击所带来的快感远超过女圣骑所以为的极限,在小丑

阴茎塞入的那一刻,大量快感送入她的身体之中,每个细胞都似乎渴望着肉慾一

般散发着热量。

「不行,停,不下来了。」小丑只是将阴茎塞入女圣骑的体内,女圣骑整个

人就立马脱力,大量液体似如喷泉一般从她体下喷射而出。

「什么嘛,我连动都沒动,你就不行了嘛。」小丑一遍捏着女圣骑富有弹性

的乳房,一遍慢慢提臀,开始糟蹋这她的身体「我倒要看看,你什么时候才会束

手就擒。」

「可恶,可恶,为什么这么舒服,为什么!!」女圣骑小嘴已经因为快感无

法別和,小舌头随着小丑身体的起伏开始上下襬动,舌尖上沾染的口水让这原本

圣洁强大的女圣骑变成淫乱而可笑。

一天以后,在小丑的细心照顾下,除开双手仍然被锁链紧绑之外,女圣骑的

身子早已沾满了小丑的精液,脱力的跪在地上。

她的乳头上被夹子给夹住,屁眼里也塞入了的肛门,身上偶然出现的小血痕

足以证明他们的玩法有多狠。

「怎么了,这就打不过了吗?」小丑拿着他的阴茎,用力甩拍这女圣骑的脸

蛋「如果想要认输的话,愿不愿意主动被我催眠。」

「哼,沒用的。」女圣骑有气无力的说着「你还是早点收心吧,我是不会服

从你的。」

「啊呀,这高潮了那么多次,竟然还不服输。」小丑将自己的魔镜摆在了女

圣骑的面前说道「估计你是自认为白雪公主已经安全,所以才如此放心了吧。也

好,就让我灭了你的心思。」

说完,小丑拉扯着女圣骑的头髮,让她正面对着魔镜,并说道「魔镜魔镜,

你告诉我白雪公主在哪里?」

「在山的那一边,在那绿色的树荫下,有三位小妖精与女巫建造的小房屋,

森林被下了魔法,房屋由女巫看守。

而白雪公主,她就躲在那里。「小丑「那我怎么能破除封印呢?」

魔镜「三位小妖精住在森林边缘的三个角落,呵护着这片森林。只要你控制

住三位小妖精,森林的结界自然就会消失。

「怎么会这样!」听到魔镜把所有的信息都说了出来后,女圣骑自知自己的

一切都毫无意义,扬天长嘆昏死在了小丑面前。

「唔,这怎么可能。」女巫从她的床上醒来,而她的旁边便是微微酣睡的白

雪公主。

女巫满身被冷汗浸湿,显然她刚刚的梦境并不美好。

「这是,预知梦吗?」女巫的神色非常慌张「但这梦也太噁心了。」

在女巫的梦中,她已经被小丑给抓住。若只是这也还好,女圣骑、白雪女王、

白雪公主、三位小妖精,总计七人全部都被小丑收入囊中。

她们贪婪的吸嘬这小丑的每一次肌肤,似乎将他的肉体似甘露一般互相抢夺。

特別是小丑的那根阴茎,所有女人看到后全都欣喜若狂,纷纷张开自己的大腿,

将私密部位给他欣赏,希望他能够将其塞入自己体内。

「这可不行。」女巫知道,如果事情再任小丑发展,结果就会真如梦境所述,

所有人都会变成他的奴隶。

说完,巫女抚摸着沈睡着的白雪公主,一个人孤身前往地下室。

「这是我最强也是最毒的巫术。」巫女拿出了三个诡异的物件——一条红色

丝绸、一个木制木梳以及一个鲜红的苹果。

女巫将三个物件以此放在桌上,面容却充满着惆怅与无奈「披上这红色的丝

绸,身体的每一寸皮肤都会慢慢溃烂;碰到这小木梳,身体便会变成木头用无法

行动;拨开红色苹果的果皮,千米内的生物全都会中毒而亡。这是我最强大的法

宝。虽然会因此死掉不少人,但只要干掉小丑,这一切都会值得。」

说完,女巫便捏下了三片树叶,这三片小叶子瞬间化为一只只硕大的飞鹰

「我现在还不能离开白雪公主,去吧,把这三样法宝送到小妖精那边去,我相信,

它们一定会成功的!」

在女巫的法宝下,小丑派去的军队几乎全军覆沒,存活下来的士兵也早已不

承认也,浑身溃烂等着死亡。

小丑又急又气,连忙拿出魔镜问道「魔镜啊魔镜,告诉我怎么破得小妖精的

法宝,把她们全都抓来。」

魔镜「女圣骑百毒不侵,不受任何诅咒影响,你可以让她帮你抓来这三个小

妖精。」

「哦哦哦,你不说我都要把她给忘了。」如今小丑早吧调教女圣骑的工作交

给了白雪女王,掐指一算时间也算差不多,他可好过去看看情况。

「啊,小丑大人,您怎么来了?」当小丑刚进门的那一瞬间,白雪女王连忙

冲了过去,抱住了她的小胳膊「卑奴听小丑大人您的话,一心一意调教着女圣骑,

随时等着您来接收成果。」

只见如今的女圣骑早已被白雪女王进行了肉体捆绑,大腿和手臂被皮带给捆

在了一起。她的双目给带戴上了黑布、耳朵将其堵住、嘴巴放进了口塞,除开触

觉以及嗅觉以外,屏蔽了女圣骑所有的感官。

白雪女王则是一身调教者的样子,白色的性感内衣配合着白丝吊带袜,颇有

一种寝卧贵族的感觉。而手上的黑色马鞭与其内衣的打趴,使得她有一种纯情与

淫色混合的独特魅力。

「你这下作的骑士,小丑大人来了,你还不你还不叫唤几声?」说完,白雪

女皇便狠狠的用马鞭在女圣骑的屁股上拍了下去。

女圣骑也因为这马鞭的刺激,小穴微微收缩,似在渴望着什么一般蠢蠢欲动。

「別急,我还有事情要问女圣骑。」小丑走到女圣骑的旁边,把她的耳塞与

口塞拿了出来。

「快,求求你快干我,我下面好痒,痒的受不了了。」当口塞从她嘴里挪开,

她第一句话便是向小丑求爱。很显然,白雪女王的调教非常成功。

「那你是不是该认输了?」小丑淫笑着捏了捏女圣骑的小穴,并说道「主动

放弃抵抗,让我催眠你,我便同意你的要求。」

「是你,我还以为是白雪女王。」听到小丑的话,女圣骑不免有些忧虑。

白雪女王拿着夹子,直接夹住女圣骑的乳头「哼,你还敢挑剔!」

「不不不,我不敢。」乳头的痛麻让女圣骑更是忍耐不住「我愿意,我愿意

主动被小丑催眠,我愿意成为小丑的性奴!」

「很好。」小丑笑了笑,拍打着女圣骑的脸蛋说道「那么你可別忘了你的承

诺。」

「我的王,您说的小妖精我已经全部抓住了。」待女圣骑被小丑收服后,便

只身一人前往森林处,将小妖精一个个抓走。

三个小精灵虽然年有千岁,但她们的体型却似娃女一般娇小可爱,有一种青

春而昂扬的感觉。

「呸,你这个恶魔,控制女圣骑来抓我们。」红衣服的小精灵看到小丑后,

连忙张嘴骂道。

「住嘴!」听到红色小妖精的话,女圣骑连忙拉住她的翅膀,让她疼的说不

出话来「王在说话,你怎么可以插嘴?」

「不错女圣骑,你做的不错。」小丑看到女圣骑将三位小妖精全部捆好带到

他面前后,喜笑颜开,连忙上去拥抱女圣骑「你可真是帮了我大忙啊。」

女圣骑被小丑这么一抱,身体也不免发热。她的淫纹只对小丑有反应,这也

是小丑特地设置的「谢谢,全靠王的恩赐。」

「今天晚上我会好好奖励你的。」小丑摸着女圣骑的屁股「不过现在请你先

退下。我要好好审问审问这些小妖精。」

「你,要对我们做什么?」绿衣服的小妖精害怕,她知道小丑拥有可怕的力

量,会把她们陷入他的魔爪,成为他的玩具。

「不用怕,我们身体内有毒素,他不敢碰我们。」蓝衣服的小妖精非常冷静,

她面无表情的看着小丑。

「呵呵,你们身体内的毒素我早就知道了。」说完,小丑拿出了一个诡异的

瓶子,里面装着诡异的液体。

小丑慢慢的将液体倒在小妖精的身上,那些液体碰到小妖精的身体后里面沸

腾,三个妖精也似被火焰灼伤一般,痛苦的叫唤着。

「呵呵呵,这个感觉舒服吧。」小丑看着三个妖精痛苦的样子,不免笑出身

来「我早就知道克制你们的方法了,对我而言这并不算什么。」

不过多时,三位妖精便因为痛苦而昏厥了过去,头髮也慢慢的掉落,变成了

三个秃头而丑陋的怪物。

但小丑知道这只是暂时的,等小妖精们恢復后,她们的身体就会恢復原状。

因而现在是对她们释放催眠术最好的时候。

「不好意思小宝贝们。」小丑露出了他一如既往猥琐的笑容「就等着你们苏

醒的那一刻了。」

红衣小妖精「小丑小丑,你的大肉棒怎么那么的好吃。」

等三位小妖精全都甦醒了以后,如小丑所述,她们的身体全都瞬间恢復成了

原样,但是她们的心灵早已成为小丑的傀儡。

三个小妖精围成一团,一同舔舐着小丑的阴茎。

红衣的小精灵头正摆小丑胯下正当这,佔据着龟头马眼的位置,用舌头拼命

舔舐着龟头给她的味觉刺激。

绿衣小精灵与蓝衣小精灵则左右各佔一位置,舔舐着小丑龟头下面的污垢。

在她们的口中,这可不是什么阴茎,这是蜂蜜一般甜美的食物、是她们热爱

的美食、是她们慾望的源泉。

小丑用手抚摸着舔舐他龟头小妖精的脸蛋,笑道「和你们一起性交,有种吃

下青涩苹果般的背德感,这种感觉可实属难得啊。」

蓝衣小妖精一边舔舐着小丑的睾丸,一边问道「咦,小丑大人,您不玩幼女

的吗?」

「哈哈哈,主要是上档次的太少了。」小丑将蓝衣小妖精抱了起来,一边玩

弄着她的乳头一边说道「想当年白雪公主在我身边却无法玩弄的时候,可別提我

有多难受了。」

「那可以玩弄我们啊。」绿色小妖精主动怕到小丑身上,用她可爱的小奶子

擦碰这小丑的身体「你怎么玩我们,都是可以的。」

小丑左揉着蓝衣小妖精,右抱着绿衣小妖精,同时还感受着红衣小妖精的小

嘴口交「哈哈,这是自然,那我们好好乐乐,然后再仔细思考怎么对付那可恶的

女巫!」

时间匆匆,一週以后,在女圣骑与三位小妖精的帮助下,女巫森林的结界完

全被破除,女巫最终也落到了小丑的手上。

女巫跪在地上,她的身上沾满这精液。她的正下方早已淫水氾漤,地上那摊

水污可谓女巫的杰作。

而如今,女圣骑与三位妖精正在做清理工作,女圣骑似如与女巫百合一般,

抚摸着她半硬起的小乳头,还不时亲吻她的脖子。而三位小妖精则在小丑的身边,

似如求偶一般在空中跳着淫荡的舞蹈「哼哼哼,我答应过白雪女王,会保护她女

儿不受到任何伤害。哪怕你抓到了我,你也沒法碰触白雪公主一丝毫毛。」女巫

此话并非虚言,如今的白雪公主沈睡在以水晶棺材之中。而最可怕的是白雪公主

的身上散发着一种奇怪的蓝色淡雾,这雾无色无味,但就是让人无法碰触。

「这是我用自己的性命下的诅咒。」虽然一脸狼藉,发情的神色全都照应在

女巫的脸上。但对于白雪公主的事情,她有一种坚定且自信的底气「哪怕你用阴

招把我催眠了,也沒办法接触白雪公主的诅咒,因为这个诅咒唯一解除的方法,

就是小丑你的死亡。」

「哼,嘴巴可真硬啊。」说完,小丑将身边的小妖精全部支开,用他的阴茎

拍打着女巫的脸蛋道「沒事,你不知道沒关系,我有能够知晓一切的宝贝,问它,

我就什么都知道了。」

小丑回到宫殿之中问魔镜「魔镜魔镜,快告诉我,怎么才能把白雪公主给叫

醒。」

魔镜回答道「只要小丑大人你死去,白雪公主就会醒来。」

「啧。」小丑不耐烦的问道「难道就沒有別的办法了吗?」

魔镜「有的,我的主人。」

小丑连忙问道「什么,快告诉我!」

魔镜「让白雪公主最爱的异性,吻她。那魔咒无法阻隔白雪公主爱人的亲吻。」

小丑接着问道「那她最爱的异性是谁?」

魔镜回答道「就是您,我的主人!您来到白雪公主后的12年来,无时不刻

侵犯着她身边的女性,又不准宫殿中出现男人。快乐、善良、乐观的白雪公主,

将肉体的慾望与精神的怜爱联繫在了一起,因而你是她心目中最爱的异性!」

「可真是如此?」小丑听到,有些无法相信。

「真是如此。」魔镜回答道。

小丑「好吧,既然如此,就让我这个白马王子来吻醒白雪公主吧!哈哈哈,

原来到头来结果反而是这么的简单!」

女雪女王、女巫、女圣骑、三个小妖精,全都在小丑得命令之下,来到了白

雪公主得旁边。

白雪女王看着她的女儿,心情似乎非常复杂「小丑,你一定要救出我的女儿。」

三个小妖精则一如既往得向小丑求爱,渴望着与他交配「等白雪公主救出来

以后,我们继续交配吧!」

女圣骑如一个战士一般,保护着所有人的安全「如果小丑殿下您出现了什么

问题,我一定会第一时间救你的!」

而女巫则在小丑刻意的安排下,留下的她原本的意识。只不过她不能对別人

求救,只能受到这永无结束的屈辱「可恶,希望你就这么死掉!」

而小丑就这么默默站在装有白雪公主的水晶棺材里,白雪公主面色红润,栩

栩如生,似如一位美妙的睡美人一般永远沈睡着。

「希望魔镜沒有说错。」小丑慢慢的打开水晶棺材的盖子,将自己的嘴唇对

准白雪公主。

而实际情况正如魔镜所述,白雪公主身上淡淡的迷雾避开了小丑的嘴唇,小

丑就这么吻到了白雪公主。

白雪公主被小丑吻了嘴唇之后,便马上醒了。

她茫然问道:「我这是在哪儿呀?

王子回答说:「你好端端地与我在一块儿,你忘记今天是什么日子了吗?」

接着,摸着白雪公主的脸袋说道:「今天是你16岁的生日,白雪公主。现在,

我要给你最好的生日礼物。」

白雪公主「啊,今天已经是我的生日了吗?我原来已经昏睡了那么久,是什

么礼物?」

「变成我的女人!」小丑淫笑道。

在那一天,巫女召唤了一大群白鸽,这些白鸽都含着一支花朵,将花围成花

圈,戴在了白雪公主的头上。

松鼠们聚集在一起,看着白雪公主死去处女的那一刻。

鸟儿们齐声欢唱,歌颂着白雪公主这特殊的生日。

女圣骑召唤了圣光,让这篇本来暗淡的森林甚是辉煌。

小妖精们让树木舞蹈,摆动着肢体来为白雪公主的第一次祝福。

「来,白雪公主,妈妈来帮你。」白雪女王主动抱在了白雪公主的背后,用

手拉开了白雪公主的双腿,将她的私密处露了出来。

「妈妈,听说第一次都会很痛,是真的吗?」白雪公主不安的摸着白雪女王

的手,眼神中充满着好奇与恐惧。

白雪女王安慰道「別怕,小丑先生已经把你的痛觉屏蔽掉了,你能感受到的,

只有那无限的美好。」

白雪公主「是真的吗?小丑先生!」

「那是当然。」小丑拿出他的阴茎,将她的龟头抵在白雪公主小穴的正前方

「你将会感觉到,这世界最美的体验。」

说完,小丑直接挪动下跨,将阴茎往白雪公主的身体里面送去。

「16岁小姑娘的下面,果然紧致。」小丑并沒打算怜惜,而是直接用他的

阴茎捅破了白雪公主的处女膜。

只见白雪公主的下体顺着小丑的阴茎流出了血液,慢慢沾染在了绿地上。

但白雪公主如她妈妈白雪女王所述的那样,沒有感觉任何疼痛,反而感觉到

了成人欲望的美妙「我感觉,身体麻麻的,全身都,酸酸痒痒的,不知道,怎么

形容。」

「这就是肉慾的舒适啊,我的女儿。」白雪女王抱着白雪公主,用她的双手

抚摸着白雪公主的乳房「这是你在人世间最美好的事情。」

催眠小丑日夜玩弄着白雪公主、白雪女王、女巫、女圣骑与三位小妖精的身

体,沒日沒夜的享受着肉体慾望的美好。

他时不时会开群P排队,让所有人一起翘着屁股,让他玩弄。又开集体澡会,

和这些小美人们一起在浴室中玩弄。晚上就来个群P寝宴,一直玩到第二天清晨。

催眠小丑和七个小美人天天歌舞昇平,美满的生活充满了欢乐和幸福,他们

一辈子都快快乐乐地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