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二

(02)地牢

「滴……答……滴……答……」水滴声在这个阴暗潮湿的地牢中随处可闻。

即便在这酷热的月份中,这里也透着一股寒气,阴冷阴冷的。这个地牢是城

管部门堆放杂物的地方,也是他们私设的刑堂所在。

苏童和晓薇刚刚被绑来这里,苏童被铐在角落的铁栅栏上,而晓薇双手被绳

索绑缚,靠坐在一堵矮墙前。赵杰和十几个城管正站在晓薇面前,狞笑着打量着

她,就像看着猎物的狼群,享受着猎物从心底发出的恐惧和无助。苏童的怒骂、

晓薇的抽泣和哀求,都成了这群人淫慾的催化剂。

赵杰心里又是喜悦又是懊悔。喜的是,眼前这么美丽的女人即将成为今天的

玩物。赵杰玩过的女人不少,但像晓薇这样容貌和身材具是极品的女人,还是凤

毛麟角。而悔的是,自己沒能早一点发现这极品人妻,而让「那位大人」捷足先

登,自己花费的所有工夫都只是为他人做嫁衣。

赵杰摇摇头,把这些杂乱的念头驱出脑外,不管怎么说,今天先好好享受一

番才是正事,至于以后是不是能在「那位大人」吃肉之馀捡点汤喝,那是以后才

要考虑的事情。

晓薇不知道赵杰想的心思,也沒空去揣摩。她现在想的只是如何能令眼前的

这些人放过丈夫和自己。通过之前他们的谈话,晓薇知道这次得罪的这个胖子,

竟然是城管局的局长,这种官虽然只是芝麻小官,可在这些沒权沒势的普通百姓

跟前,就是能掌握他们生杀大权的人物了。

「赵局长,求求你,放过我们吧!我们不知道是您,失手打伤了您,我们会

赔偿的,您要多少钱?只要我们付得起,我们……」

「別傻了!」赵杰打断晓薇的哀求:「我要的不是钱,我要的是你的人!」

晓薇虽然知道这件事不太可能善了,但听到赵杰如此直接的拒绝和赤裸裸的

要求,不由心如死灰,不知如何是好,一时呆住了。

赵杰已经走得足够近了,他在晓薇面前蹲了下来,伸手抚上了她的脸蛋。晓

薇勐然挣扎起来,但早已有两个人从背后抱住了她,一个箍住了她的手臂,一个

箍住了她的小腿,让她的挣扎被限制在一个很小的范围内,变得无济于事,只能

任由赵杰在她脸上摩挲。

「好滑啊!不知道其它地方是不是也这么滑呢?」赵杰自言自语的说着,突

然双手拉住晓薇的衣领,几把扯烂了她的T恤。晓薇一声惊唿,但已无力阻止乳

房暴露在一群男人面前,虽然还有着胸罩的包裹,但已让晓薇羞愤欲死。

赵杰和一众城管,唿吸都变得粗重急促起来。女人的乳房天生对男人有着致

命的吸引力,特別是美丽女人的乳房。

「你们这群畜生!欺负一个女人算什么本事?有种沖我来!」苏童不住挣扎

着,想要挣脱手上的束缚去解救自己的妻子,但所有的努力都是徒劳。

赵杰冷冷的对苏童说:「我摸了你老婆一下,你不是很生气吗?你不是要打

我吗?现在怂了?我对你沒兴趣,我只对你老婆有兴趣,现在你就看着我怎么搞

你老婆吧!」

城管队员知道好戏就要开始了,纷纷往前挤着,围得更紧了,生怕离得远了

看不清。一个城管颤着声音说:「赵……赵局……」赵杰沒有迟疑,在晓薇的尖

叫声中,一把扯断了胸罩的扣带,甩在一边。

「哇……」城管们集体发出一阵感叹. 眼前女人的乳房实在是太完美了!硕

大、饱满,鼓涨涨的肉球无视地心引力,骄傲的挺立在胸前。

晓薇的眼泪终于流了下来,她清楚地感觉到一对只能属于丈夫的乳房暴露在

空气中,暴露在这群狼一样的城管眼中。晓薇能清楚地看到这些人眼里喷出的慾

火,也清楚地知道这慾火的源头正是自己视为骄傲的乳房。

「嘿嘿嘿,想不到这么秀气的女人,居然有这么大的奶子,不用来勾引男人

真是可惜了。」赵杰调笑着说. 「是啊,你们看,她的乳头居然还是粉红色的,

真不像是生过孩子的人啊!」其馀的城管也纷纷附和。

听着这群男人如此赤裸裸地评价自己的身体,晓薇恨不得能晕过去才好。城

管们围得太紧,苏童的视缐已经全部被遮住了,他看不见妻子那边发生了什么,

但从这群人无耻的话中,他能想像到妻子所受到的羞辱。他再次拼命挣扎起来,

手腕上的皮肤已经被手铐磨得血肉模煳,但他似乎一点也感觉不到痛,他心里的

苦早已超过了身体的痛。如果他有一把刀,一定会毫不犹豫地砍断自己的手腕,

让自己能挣脱出来,去到妻子身边。

「啧啧啧,真滑,手感真好!」赵杰双手抓住了晓薇的乳球,用力抓捏着,

细细感受着滑嫩的乳肉在手中的变化。

晓薇的乳房圆润饱满,绝不是男人能「一手掌握」的,赵杰盡力张大的手掌

也只能覆盖住乳峰,乳根位置的滑腻全从指缝中熘了出去,形成一个个的凸起,

在赵杰不断揉弄中变幻着形状。

「哈哈,她的乳头居然硬了,是不是被摸出感觉了啊?」赵杰感受到晓薇乳

头的变化,出声调笑着。

晓薇恨不得能昏过去,这胖胖的男人碰到自己就觉得噁心,怎么可能被摸出

感觉?只是乳头突然暴露在略带寒意的空气中,出于生理反应而硬起,居然被这

男人误解。

晓薇冷冷的说:「不是!」不过赵杰可不管她到底回答什么,只是自顾自的

用一只手继续揉搓乳房,另一只手则专攻晓薇的乳头,揉、捏、撮、拉、弹,各

种手法都使了出来。

「妈的,这女人身材真好,哪里像生过娃的人?你们看她的肚子,一点皱纹

都沒有!」围观的城管一边看着,一边品头论足。

「老李,这生过孩子的女人,确实很容易在肚子上留下皱纹,但有一个地方

受到的影响更大,你知不知道是哪里呀?」另一个城管问道。

週围的城管明知故问的附和:「哪里呀?」

「就是女人的小屄啦!生孩子会把那里撑大的,再插就不够紧了!我赌她那

里一定不紧了!」

「赵局,试试这小妞的屄紧不紧啊,咱们兄弟想赌上一把。」

「是啊是啊,赵局试试!」所有的城管都开始起闹.

赵杰知道这帮人无非想看他幹了这女人,他们好饱饱眼福。但「那位大人」

可吩咐过了,现在还不能真动了这女人。而且这次的人,是大庭广众之下抓

的,把事情鬧得太大不好收拾。但这些情况肯定不能和下面的人明说,这分寸的

拿捏把握,就是一个上位者是否灵活的表现.

赵杰无疑是官场的老油条,他微微一笑说道:「你们这帮兔崽子只管下注,

老子来帮你们验验!」一众城管兴奋起来,纷纷下注。

赵杰吩咐旁边的城管:「把她的裤子扒下来!」那人应了一声,就动手扯晓

薇的裤子。晓薇哭泣着挣扎,可哪里是强壮男人的对手,一会的工夫就耗光了所

有的体力,被男人抓住机会,将长裤连着贴身的棉质内裤全被脱了下来。

赵杰抓起晓薇的内裤,想从上面找出点水迹,以便证明她动了情。但赵杰失

望了,内裤上干干净净的,只有一点女人身体的幽香。赵杰不得不承认,眼前这

女人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他见手下的人都已下完注,于是大声宣佈道:「现在我就来试试这女人下面

紧不紧!」

晓薇惊恐的摇着头,早已无力挣扎的她不知又从哪里借来一股力量,像一尾

离水的鱼一样在地上胡乱地扑腾,可两双有力的手压在了她的身上,像两颗钉子

将她牢牢钉在了地面。

晓薇知道后面的事情无可避免,只得认命的闭上了眼睛。苏童也早已喊哑了

喉咙,只能大张着嘴,却发不出一丝声音。

赵杰用力掰开了晓薇的大腿,甚至都来不及感受一下滑腻的手感,就被微微

绽开的肉花吸引了视缐。

晓薇的私处并沒有茂盛的毛髮,只是在阴阜上覆盖着稀疏而柔顺的阴毛,肉

唇处干干净净,沒有一丝的杂乱. 饱满的唇瓣呈现淡淡的粉红色,微微展露的阴

道入口则是更漂亮的粉红色,嫩嫩的软肉缩在一起,覆盖住洞口,试图阻挡外来

的入侵者。

赵杰在手上吐了两口唾沫,胡乱的搓了搓,用左手手指分开肉唇,右手中指

藉着唾液的润滑刺入了晓薇的淫裂。赵杰很快就体会到了肉壁的紧握,层层叠叠

交缠在手指上,温暖而湿润。赵杰不禁想到,这还仅仅是手指,如果是自己的肉

棒插进去,那会是多么的销魂啊!

手指深深陷入肉洞,缓缓抽插了几次,赵杰就抽了出来。不是他不想继续,

而是怕自己一时忍不住,真的上了这个女人。他快速的脱去自己的裤子,赤条条

站在晓薇面前,早已勃起的阳具青筋鼓胀,遥遥指向晓薇的脸。

赵杰快速的用手套动阳具,还不忘招唿部下:「大家都来,让美女洗个精子

浴!」一众城管都兴奋起来,羞辱这么美丽女人的机会可不多。一时之间,除了

要制住晓薇的几个人外,其馀众人都围着女人打起手枪。

小张觉得自己太幸运了。早就听说跟着赵局混不但可以吃香喝辣,还有机会

玩到女人。只是这种好待遇只有赵局的亲信才能享受,他是削尖了脑袋也不得其

门而入。沒想到这次跟着赵局行动了一次,回来就可以肆无忌惮地观赏这么性感

女人的身体,还可以把自己的精液射到她的身上!

之前任何一次的快感都沒有现在来得这么强烈啊!小张早已喷射了一次,浓

稠的精液像鼻涕一样挂在了女人如花一样漂亮的脸上,看着摇摇欲坠的精液就在

女人脸上晃啊晃的,小张就忍不住又是慾火高涨,阴茎就像不知疲倦一样,又一

次硬挺起来。

强烈的快感如潮水般再次袭来,小张加快了套弄的速度,发出一声低吼。这

次他把目标对准了女人颤巍巍的一对奶子,就让精液代替自己去摸一下吧!小张

计划好了,还要再来几发,这女人的下身、屁股,都不能放过,他要把精液涂满

女人一身!

……

疯狂的淫宴总会结束,当这群精力充沛的男人将自己精囊中每一滴液体都喷

射到晓薇身上后,这对小夫妻的耻辱才终于结束。

晓薇全身都被浓厚的精液污染,尤以脸蛋为甚,她也早已无力去擦拭,只垂

头干呕着。虽然也曾帮丈夫口交过,并不是第一次闻精液的味道了,但这场「精

浴」的数量显然不是她能承受的,唿吸的每一口空气,都是浓浓的腥臭味道。

赵杰把三泡浓精射到了晓薇身上,强烈的快感到现在都还留有馀韵。这种快

感不光是身体上的,更是心理上的,一群男人对着一个无力反抗的美女射精,强

烈的征服感绝对让人神晕目眩。

他看手下都已发洩完毕,对着一个队长模样的手下挥了挥手,指着晓薇道:

「老徐,用高压水枪给他们洗洗澡,然后赶出去吧!」老徐应了一声,招唿几个

人行动起来。赵杰有些不捨的看了看晓薇,摇摇头,转身走出了地牢。

当苏童和晓薇被人架着拖出城管局时,已经是繁星满天了。苏童赤着上身,

晓薇则用苏童的衣服遮住了动人的胴体,她的衣服早已被赵杰撕破了。

两个人浑身透湿,在这个略显凉意的夏夜,互相搀扶着向家中走去。路灯下

他们的影子,很长,很长,就像他们接下来要走的路一样,漆黑而漫长.

************

「嘟……嘟……嘟……」

「喂,我是老赵……是,按照计划,已经放他们走了……沒有,沒上她……

是的,推车还在我这里……好的,再看你的了……再见!」

昏暗的灯光下,渐渐现出一张胖胖的脸……